卡爾·馬克思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已重新導向自 Karl Marx)
跳到: 導覽搜尋
卡爾·海因里希·馬克思

馬克思(1875年,倫敦)
西方哲學
19世紀哲學
出生 1818年5月5日
 普魯士王國特里爾
逝世 1883年03月14日(64歲)
 大英帝國倫敦
學派 馬克思主義共產主義社會主義黑格爾哲學
主要領域 政治學經濟學哲學社會學歷史階級鬥爭倫理學
著名思想 馬克思主義的創立者之一(另一創立者為恩格斯),剩餘價值,發展了部分勞動價值理論異化與對工人的剝削,《共產黨宣言》,《資本論》,歷史唯物主義
簽名 Karl Marx Signature.svg

卡爾·海因里希·馬克思德語Karl Marx,1818年5月5日-1883年3月14日),早期在中國被譯為麥喀士馬克思主義創始人。猶太德國人,政治學家哲學家經濟學家社會學家革命理論家記者歷史學者革命社會主義者。對於當時大多數對工人和資本家關係的理解以及後來的諸多經濟思想,馬克思在經濟學上所作的工作都為它們奠定了基礎。馬克思亦是社會學社會科學的鼻祖之一。在他的一生中,他出版了大量的著作,而其中最著名的當屬《共產黨宣言》和《資本論》。

馬克思出生在萊茵省特里爾一個富裕的中產階級家庭,就讀於波恩大學柏林大學。在大學期間,他開始對青年黑格爾派的哲學觀點產生興趣。畢業以後,馬克思為科隆一家激進的報紙供稿。與此同時,他也開始形成他的歷史唯物主義理論。1843年,馬克思移居巴黎,繼續為其他持激進觀點的報社寫作,並在此時遇見了恩格斯——馬克思一生的朋友與支持者。1849年,馬克思被流放,便與妻兒一起遷居到倫敦。到達倫敦以後,馬克思依然繼續着寫作工作,同時也開始構建他關於社會經濟活動的理論。馬克思還積極參與社會主義運動,並很快成為第一國際當中的顯赫人物。

馬克思關於社會、經濟與政治的理論被統稱為馬克思主義。根據馬克思主義的觀點,人類社會是在控制生產資料的統治階級與被剝削的勞動階級間不斷的階級鬥爭中得到發展的。在馬克思看來,國家是為維護統治階級的利益而運轉的,而統治階級的利益卻常常被視為大眾的共同利益;他同時也預言,同之前存在過的社會經濟體系一樣,資本主義的內部矛盾會導致它自身的滅亡,並會被一種新的形態——社會主義——所取代。馬克思認為,在資產階級和無產階級之間存在的矛盾,將會隨着工人階級奪取政權並最終建立由工人的自由聯合體所管理的共產主義社會,而終結。馬克思還積極地實踐他的理論,指出工人階級應該有組織地發動革命,推翻資本主義,改變社會經濟體制。

馬克思被認為是人類歷史上最有影響力的人物之一。世界範圍內的許多知識分子、工會和政黨都深受馬克思主義的觀點的影響,並發展出許多的不同派別。

生平[編輯]

早年[編輯]

馬克思的父親是海因里希·馬克思,母親名叫亨麗埃塔·普萊斯堡。1818年5月5日,馬克思出生於特里爾的Brueckenstrasse 664號,而此地後來歸屬於普魯士王國下萊茵省。馬克思祖上是猶太人,他的外祖父是一個荷蘭拉比,而他的父系自1723年以來也一直擔任着拉比的職務,一直到他的祖父梅爾·哈勒維·馬克思。馬克思的父親原名赫歇爾,是家族裏首個取得世俗學位的人;後來,赫歇爾成為了一名律師,過着相對富足的中產生活,家裏還擁有一大片摩澤爾河的葡萄園。在兒子馬克思出生之前,他為了逃避反猶主義的迫害而從猶太教而改信新教路德宗——在德國佔多數的教派,同時也將名字從赫歇爾改成了意第緒語的名字——海因里希。

不太篤信宗教的海因里希是一個啟蒙主義者,對於康德伏爾泰等人的思想十分感興趣。同時,他也以一個古典自由主義者的身份,參與到要求君主專制普魯士王國進行憲政改革的運動中來。1815年,他開始從事代理人的職業。1819年,全家搬到了靠近尼格拉城門的一套十居室房產內。而他的妻子,一個荷蘭猶太婦女,亨麗埃塔·普萊斯堡,把大部分之間都花在家庭事務和做清潔當中。她有一些識字能力,據說還曾「深受母親溺愛之苦」。她來自一個富有的從事商業的家庭——後來創建飛利浦公司的飛利浦家族。她的弟弟,本傑明·飛利浦是一個有錢的銀行家和實業家,以至於後來馬克思和燕妮在倫敦流亡期間還要常常依靠他的借款來維持生計。與丈夫不同的是,亨利埃塔保持了她的猶太教信仰。

馬克思在特里爾的出生地。1928年,德國社會民主黨 購買了此處,現為馬克思紀念博物館。[2]

對於馬克思的童年,人們所知不多。馬克思本是九個孩子中的第三個,但在1819年他的哥哥莫里茨死去以後,馬克思變成了老大。小馬克思在1824年8月接受了路德教派的洗禮。他存活着的兄弟姐妹們(蘇菲、赫爾曼、亨列特、路易斯、艾米莉和卡羅琳)亦洗禮為路德宗。馬克思小時候受的是來自父親的家庭教育。1830年,馬克思進入特里爾中學,而校長雨果·維滕巴赫還是馬克思父親的朋友。由於聘用了諸多人文主義人士來中學作老師,校長招致了保守的政府的不滿。最終,在1832年,警察突襲了這所學校,並發現自由主義的文學作品在學生中廣為傳播。政府將這些作品的傳播視作嚴重的煽動行為,並在馬克思就讀的這段時間裏撤換了學校里的許多職員。

1835年10月,17歲的馬克思到波恩大學旅行,並萌生了想在此學習哲學和文學的想法。可是他的父親堅持認為學習法律對馬克思而言是個更加實際的選擇。由於某種胸悶疾病,馬克思18歲時被允許免去兵役。在波恩大學就讀期間,馬克思加入了詩人俱樂部——一個抱有被警察嚴密監控的激進政治觀點的組織。同時馬克思還是一個名叫「特里爾客棧」的愛好飲酒的俱樂部的一員,甚至還一度作為組織的副會長。除此之外,馬克思還參與到了一些爭論當中,其中有些甚至愈發嚴重:1836年8月,他捲入了一場同大學裏一個普魯士軍人的決鬥。儘管馬克思在大學的第一個學期成績不錯,但是後來迅速下降。因此他的父親不得不讓他轉學到學術風氣更好的柏林大學

在特里爾度過了夏秋兩季之後,1836年, 馬克思開始嚴肅地考慮起他的學術與生活來。他與燕妮訂婚了。燕妮受過教育,還是來自普魯士統治階層的女男爵。她小時候就認識馬克思。燕妮是取消了與一位年輕貴族的訂婚關係後,才與馬克思訂婚的。又因兩人民族和所屬階層存在差異,馬克思和燕妮的關係備受爭議。但馬克思與燕妮的父親,一個開明的貴族路德維希·馮·威斯特法倫交起了朋友,後來還獻出了自己的博士論文給燕妮的父親看。1836年10月,馬克思到達柏林,開始就讀於柏林大學法律系。馬克思還在這裏的中央大街租了一間房。儘管專業是法律,馬克思依舊着迷於哲學,還想着要將哲學與法學結合起來。馬克思認為「要是沒有哲學,什麼也做不到」。他對逝世不久,在歐陸哲學圈裏引起了廣泛爭論的德國哲學家黑格爾深感興趣。在施特拉勞的康復期這段時間,馬克思加入了博士俱樂部,一個探討黑格爾思想的學生小組。小組成員後來以激進的政治觀點和被看作「年輕黑格爾派」而聞名。他們總是圍繞在路德維希·安德列斯·費爾巴哈布魯諾·鮑威爾周圍,同時馬克思與阿道夫·魯滕貝格發展出愈發親密的友誼。像馬克思一樣,青年黑格爾派的成員們對於黑格爾在形而上學上的斷言抱持着批判態度,但也接納黑格爾的辯證法觀點,從左派的觀點出發評論既有的社會、政治和宗教體系。馬克思的父親1838年5月去世。這導致馬克思的家庭收入越發收緊。馬克思同父親的情感聯繫緊密,直至父親死後也銘記不忘。

1830年代的燕妮

1840年,普魯士新國王腓特烈·威廉四世即位,迫害異議份子,要求所有出版物都必須通過嚴格審查,大學失去學術自由,新國王任命的柏林大學教授F.W.von Shelling將會審查馬克思的博士論文,但馬克思博士論文裏哲學高過神學的立場不可能被反黑格爾的教授所接受,所以馬克思將博士論文改寄給薩克森-魏瑪-艾森納赫大公國耶拿大學審查博士資格。1841年馬克思以論文《德謨克利特的自然哲學和伊壁鳩魯的自然哲學之區別》申請獲得耶拿大學哲學博士[3]。畢業後擔任《萊茵報》主編[3],1843年《萊因報》發行許可被普魯士國王撤銷,因為馬克思在報上發表了一篇批評俄國沙皇的文章,引發俄國沙皇尼古拉一世的不滿,普魯士國王接到沙皇的抗議後下令查禁萊因報,馬克思因此失業[3]。在此期間內,馬克思認識了弗里德里希·恩格斯。恩格斯是富家子弟卻十分欣賞馬克思的主張,經常出錢贊助馬克斯的活動與生活費,馬克思做學問思考認真嚴謹但生活隨性,經常拖延要交給報社的文稿,恩格斯常協助馬克思的工作並代筆部分文章。

1843年6月19日,馬克思與等了他7年之久、生於1814年的德國貴族家庭出身的燕妮·馮·威斯特法倫結婚[3]。1843年秋,年輕的馬克思夫婦一同被流放到巴黎[3]。在此期間他着手研究政治經濟學、法國社會運動及法國歷史,並因此最終成為一名社會主義者[3]。1844年9月,恩格斯到訪巴黎,兩人一同開始了對社會主義的研究,並結成了深厚的友誼[3]。馬克思完成《哲學經濟學手稿》,這份手稿直到1933年才被發現並發表,被稱為1844年哲學經濟學手稿

中年[編輯]

1845年,張通和馬克思參與編寫《前進周刊》(Vorwärts!),在其中對德國的專制主義進行了尖銳的批評。普魯士政府對此非常不滿,並要求法國政府驅逐馬克思[3]。同年秋,馬克思被法國政府派流氓毆打,驅逐出境,被迫來到比利時布魯塞爾。1845年12月,馬克思宣佈脫離普魯士國籍。其後和恩格斯一起完成了《德意志意識形態[3]。書中批判黑格爾辯證法費爾巴哈唯物主義的不徹底性,從而首次系統地闡述他們所創立的歷史唯物主義,明確提出無產階級奪取政權的歷史任務,為社會主義由空想到科學奠定了初步理論基礎。1846年初,馬克思和恩格斯建立布魯塞爾共產主義通訊委員會。1847年,馬克思和恩格斯應邀參加正義者同盟。1847年6月,同盟更名為共產主義者同盟,馬克思起草了同盟的綱領《共產黨宣言[3]。此後1848年革命席捲歐洲,也波及到比利時。1848年3月,馬克思遭到比利時當局的驅逐[3]。在法國臨時新政府的邀請下,馬克思夫婦回到法國巴黎,恩格斯也抵達巴黎[3]

1848年4月,在德國無產者的資助下,馬克思和恩格斯一起回到普魯士科隆,創辦了《新萊茵報》[3]。隨後幾乎所有的編輯或遭司法逮捕,或遭驅逐出境[3]。1849年5月16日,馬克思接到普魯士當局的驅逐令。5月19日,用紅色油墨刊印的《新萊茵報》最後一號第301號出版[3]。6月初,馬克思又來到巴黎。他被迫選擇或是被囚禁於法國布列塔尼,或是再次被驅逐[3]。8月,馬克思被法國政府驅逐,前往英國倫敦。從普魯士派駐英國的密探報告提到馬克思似乎從不刮鬍鬚來看,馬克思在英國仍被普魯士政府所監視。在倫敦,馬克思度過了一生中最困難的日子。在5年時間裏,馬克思因為經濟和債務問題,精神焦慮,受疾病所苦情緒不佳,由於境遇潦倒,他四個孩子中有三個在此期間死亡[4]。但在這期間,馬克思寫出了他的最重要著作——《資本論》(第一卷)[3]

晚年[編輯]

1864年9月28日,馬克思參加了第一國際成立大會,被選入領導委員會。他為國際起草《成立宣言》、《臨時章程》和其他重要文件[3]。1867年9月14日,《資本論》第一卷出版。後兩卷為在馬克思死後,由恩格斯整理其遺稿,分別在1885年、1894年出版。1870年10月馬克思與移居倫敦的恩格斯再度相聚。由於被許多國家驅逐,到處流亡,他曾自稱是「世界公民」。

1881年12月2日,燕妮·馬克思去世。1883年3月14日,馬克思在倫敦寓所辭世[3]。後與燕妮合葬於倫敦北郊的海格特公墓內。

馬克思學說[編輯]

馬克思的學說的範圍包括了政治、哲學、經濟、社會等廣泛的領域。也因為如此,這世界上存在着許多不一樣版本的解釋和陳述。就如美國近代馬克思主義學家卓普(Hal Draper)所講「在人類歷史上,少有學說像馬克思思想一般被不一樣的人嚴重扭曲」。許多分支的學說都認為自派學說為馬克思的正統繼承。如今,比較有影響力和主要的分支主義包括:列寧主義(包括托洛茨基主義斯大林主義毛澤東思想等亞分支)、西方馬克思主義(包括弗洛伊德主義的馬克思主義後現代馬克思主義新馬克思主義存在主義的馬克思主義法蘭克福學派等)、自由馬克思主義青年馬克思派等等。 其中,列寧主義(東方流派)與西方馬克思主義流派的分歧來源於20世紀初歐洲革命的失敗。盧卡奇柯爾施等學者認為列寧的「庸俗經濟決定論」是失敗的成因,因而轉向就馬克思思想的人道主義人文主義關懷和人類中心主義方面闡發;而馬克思的著作《1844年哲學和經濟學手稿》中的勞動異化理論成為了他們的主要理論構成。

社會[編輯]

德國人的解放就是人的解放。這個解放的頭腦是哲學,它的心臟是無產階級
哲學把無產階級當做自己的物質武器,同樣地,無產階級也把哲學當做自己的精神武器。
——卡爾·馬克思,《〈黑格爾法哲學批判〉導言》

馬克思認為哲學是人類思想的解放,也就是說,它是無產階級挑戰社會制度的精神武器。惟有正確的哲學,才能有效帶領無產階級脫離矛盾社會的惡性循環並獲得解放。哲學,本身應具有不可被挑戰的真理。馬克思的哲學追溯到人類的本性:他認為人區別於動物的地方,就在於人可以有效的計劃出他們賴以生存的生活數據和生產數據,因此,人一旦進行了有計劃的勞動生產,他就同其它動物根本區別開來了;而因為要勞動,人們必須事先結成生產關係以及其它社會關係。人們的勞動生產力制約着他們在其中進行活動的生產方式,而有什麼樣的生產方式,便有什麼樣的社會關係。人們的生產方式、社會關係等構成了社會的基本架構,並決定着人們的社會意識。社會意識一旦形成,便反過來成為制約著人的活動的客觀力量。可見社會的發展是建立在勞動人口的勞動行為,勞動人口造就了自然規律。社會的發展從表面上看像是雜亂無章,其實它同自然界一樣也是有內在客觀趨勢的規律。因此,馬克思的哲學普遍被認偏向無神論唯物論

馬克思在德國特里爾的故居,現在是馬克思博物館。

馬克思在年輕的時候深受德國當時知名哲學家黑格爾辯證論的影響,一同認為萬物皆由演變而成。但不同於黑格爾唯心論點,馬克思的思想比較偏向科學化的唯物思考模式。兩個論點最大的差異在於對物質與意識的看法,唯心論者認為意識決定物質,換句話說,人的意識決定對物質的看法與解釋,人因為意識的改變,改變對物質的定義;而唯物論者認為,物質決定意識,人在週遭所遇到的事物,決定了人對物質的定義,人通過自己的物質實踐活動認識世界和改造世界,而人自身也在這種實踐活動中得到改造,獲得自己的新的質量和素質。因此,馬克思認為世界上大部分的人活在恩格斯所敘述的虛假意識(False consciousness)中,這種意識只是由家庭文化民族等外在物質因素交錯成型的產品。久之便成為社會意識,制約著人的活動的客觀力量。但意識會隨着外在因素的演變而改變,人類社會就是在類似的思想改變中持續的演化着。就此,馬克思把黑格爾的辯證論與自己的唯物論做了個整合,而成就了獨出一格的歷史唯物論——相信總有一天,經過演變,人類將因無產階級思想而徹底解放,完成對人的本質的真正佔有,完成從必然王國到自由王國的飛越,而人類的生產模式也隨之改變,全人類進入「各盡所能、各取所需」的共產主義社會。

經濟[編輯]

在原始積累的歷史中,對正在形成的資本家階級起過推動的作用的一切變革,都是歷史上劃時代的事情;但首要的因素是:大量的人突然被強制地同自己的生存資料分離,被當作不受法律保護的無產者拋向勞動市場。對農業生產者即農民的土地的剝奪,形成全部過程的基礎。
——《資本論

一個國家社會的經濟,代表着一個國家社會的勞動力。但馬克思認為此一觀點被資本主義給扭曲,他認為在資本主義的架構下,勞動力已經成為一種消耗性的日用品,傳統的商人藉由轉手買賣賺取商品的差價,而資本家卻是靠壓榨勞工的方式,降低製造成本來賺取利潤,勞工的成本越便宜,資本家的利潤也就越高。資本家為了賺取更大的利潤,將無所不用其極的降低勞工成本來博取更大的利益。因此,根據馬克思的想法,資本家唯一關心就是如何用最低成本養活勞工來幫他勞動生產,勞工的待遇自然也就不是資本家所會關心的事了。馬克思也不外乎的承認,資本主義是歷史上最具生產力的社會結構。但他認為資本主義最大的缺陷在於資本家為了更大化的生產力與利潤,勢必投資更多的金錢與資源於科技的研發,而勞工的利益也將因為科技的進步而貶低。日後,勞工勢必日用品化,進而異化了無產階級勞工本身的人類特質,成為資本家的人肉機器。根據馬克斯的歷史唯物論,他意識到此一現象是一種階段性的演變,資本主義將物極必反,無產階級必將因為思想的解放,逐漸取代資產階級,就有如當初在封建時代末期,資產階級推翻王室貴族階級一般。而勞動人口也將成為主角,帶動國家經濟的發展。

政治[編輯]

位於倫敦海格特公墓的馬克思墓
在無產階級和資產階級的鬥爭所經歷的各個發展階段上,共產黨人始終代表整個運動的利益。因此,在實踐方面,共產黨人是各國工人政黨中最堅決的、始終起推動作用的部分;在理論方面,他們勝過其餘的無產階級群眾的地方在於他們了解無產階級運動的條件、進程和一般結果。
——《共產黨宣言

基於對於資本主義的種種分析,馬克思認為無產階級應當團結。一同與馬克思的階級鬥爭理論緊密相關的,是無產階級政黨理論。 在馬克思看來,無產階級階級鬥爭需要由無產階級的政黨來領導,而無產階級政黨則是無產階級的先鋒隊。這個黨代表着組織、領導和宣傳作用。從階級及階級鬥爭的理論出發,馬克思認為私有制社會中對立階級之間的鬥爭具有不可調和的特點,統治階級需要以強制性的方法來治理被統治階級。而這些強制性的方法往往成為統治階級對被統治階級的榨取和剝奪之工具。統治階級為了保持階級之間的平衡,把階級關係維持在符合統治階級利益的秩序和範圍之內,就形成了國家法律無產階級要想獲得自由的解放,就要必須團結起來,進行思想革命,以革新包括無產階級資產階級的舊有價值,最終消滅剝削,邁入無階級的共產主義社會。

舊的國家是一種『以其無處不在的複雜的軍事、官僚、宗教和司法機構像蟒蛇似地把活生生的市民社會從四面八方纏繞起來的中央集權國家機器』。
——卡爾·馬克思,《法蘭西內戰》

階級鬥爭[編輯]

全世界無產者,聯合起來!Proletarier aller Länder, vereinigt euch!
代替那存在着階級和階級對立的資產階級舊社會的,將是這樣一個聯合體,在那裏,每個人的自由發展是一切人的自由發展的條件。
——《共產黨宣言[5]

馬克思認為,在人類歷史上,科技的進步提高了勞動生產率,從而剩餘生產物增多,使得人類有可能在自身中實行腦體分工。這種分工一方面大大促進了生產力的發展和文明的進步,使人類從原始社會的野蠻階段走了出來,進入文明時期;另一方面,腦體分工本身就是最初階級劃分的基礎,由於分工和私有制的出現,使壟斷精神生產的剝削階級分子與承擔全部體力勞動的勞動階級處在根本利益相互對抗的關係之中,人類自此進入階級社會。階級社會幾千年的發展,不過是剝削階級對勞動人民剝削的程度以及勞動人民對剝削階級依附的具體方式的變化。馬克思認為,人類歷史發展的階段中,階級鬥爭是不可避免的,階級鬥爭本身就構成了人類歷史發展的一種推動力量。只有聯繫生產力發展以及由生產力決定的社會關係結構的變化,才能徹底解決階級鬥爭的問題。馬克思在關於階級的理論中,特別強調階級是一個經濟範疇——現代階級關係的產生源於勞動者同自己的生產數據的分離,但階級一旦產生,又會把階級利益對立的烙印打上文化宗教等領域。在這個意義上,階級有時是一個社會範疇。人類社會的階級關係從早期的簡單走向複雜,然後又走向現代社會的簡單化。馬克思指出,講究功利的資本主義社會必然生發階級的對立;而和平式的協商辦法無法完全解決階級間的對立,因此,在進入共產主義之前,無產階級將進行短暫的無產階級專政,進行多層面的革命,盡一切的可能重新分配社會資源。所以一般認為,馬克思並不反對暴力革命;馬克思認為無產者不是被這個資本家剝削,就是被那個資本家剝削,部分人認為無產階級經過某種方式取得政權之後會轉化為有產階級,指出階級轉化的情況他沒有提供很好的理論解釋。

影響與評價[編輯]

正面評價[編輯]

在我們這個時代,對一個受教育的人來說,對馬克思和恩格斯的著作有一定程度的了解幾乎是不可或缺的...因為經典的馬克思主義...已經深刻影響了歷史學社會學經濟學、文化和政治方面的觀點;當然也對社會探究的本質產生了影響...無法切實建立在馬克思和恩格斯的著作之上也就無法充分與現代思想相協調,同時也在一定程度上將自己排除在當代大多數社會成員自由探討重要問題的持續辯論之外。
——羅伯特·C·塔克,《馬克思恩格斯讀本》,1978,[6]

馬克思被廣泛認為是歷史上最有影響力的思想家之一,並且對世界政治及學術思想產生重大影響。[7]同時,他的思想、主張也對十九世紀中後期至今的人類社會產生了巨大的影響。馬克思傳記的作家弗朗西斯·惠恩認為「20世紀的歷史」是「馬克思的遺產」[8],而澳大利亞哲學家彼得·辛格則認為馬克思的影響可以與世界上兩大主要宗教的建立者,耶穌基督穆罕默德相比。[9]辛格指出「馬克思的觀點導致了現代社會學的產生,使歷史研究發生轉變,並且深刻影響了哲學、文學以及藝術。[9] 斯托克斯認為馬克思的觀點「使他直到20世紀60年代一直是歐洲和美國知識分子的寵兒」[10] ,並且對各種學科產生影響,其中包括:考古學人類學、媒體研究、政治科學以及戲劇、歷史、社會學理論 、文化研究、教育學經濟學地理學、文學批評、美學批判哲學以及心理學[11]

此外,馬克思的哲學、政治經濟學社會主義理論仍被大部分的共產黨視作「指導思想」(如美國共產黨法國共產黨俄羅斯聯邦共產黨等),以及被多數社會民主主義政黨視作理論來源之一(如德國社會民主黨英國工黨等)。直至今日,信仰馬克思主義的人依然遍佈世界各地,馬克思主義在各國的產業工人中產階級和左翼知識分子中擁有很大的影響力;但總的來說,馬克思及其主義的影響相較20世紀初已經有所式微。

1999年,由英國劍橋大學文理學院教授及BBC廣播公司發起的對「誰是人類紀元第二個千年『第一思想家』」這一問題的全球互聯網調查中,馬克思超越愛因斯坦成為第一。[12]2005年11月28日,德國電視二台投票評選最偉大的德國人,馬克思名列第3位,康拉德·阿登納馬丁·路德分別位列榜首和次席。

馬克思的哲學思想被普遍認為是西方現代哲學的重要來源。他對近代哲學的形而上學理性主義的批判,同尼采弗洛伊德的學說一道構成新哲學的基礎,對西方馬克思主義現象學運動、結構主義(包括後結構主義)等產生影響。海德格爾稱他「體驗異化時深入到歷史的本質性維度中去了,因此,馬克思主義的歷史觀優越於其他的歷史學。」「無論是現象學還是存在主義都沒有達到可能與馬克思主義進行建設性談話的這一維度。」[13]盧卡奇葛蘭西根據他的理論,構架起早期的西方馬克思主義。在二戰後,基於馬克思的《1844年哲學和經濟學手稿》,出現了法蘭克福學派布達佩斯學派等有影響力的西馬流派,他們在馬克思的反資本主義立場上提出對人類現存資本主義制度和社會的批判性理論,如馬爾庫塞哈貝馬斯霍克海默阿多諾阿爾都塞本雅明弗洛姆薩特詹明信德里達等。[14]

馬克思的親密戰友恩格斯說:「馬克思在談到七十年代末曾在一些法國人中間廣泛傳播的『馬克思主義』時也預見到會有這樣的學生,當時他說:『我只知道我不是馬克思主義者』。可見,馬克思本人並不贊成『馬克思主義』的提法。他更願意把自己的學說稱為『新唯物主義』、『共產主義』或『科學社會主義』。[15][16]

馬克思對於人類社會的發展和社會意識的形態推斷仍然受到相關學者的質疑,就馬克思所言人類社會必然會進步到共產主義階段,但是未來不可知,馬克思思想的正確性仍然有待時間的檢驗。但不可否認馬克思於人類文明和社會發展,以及經濟文化方面,都有不可磨滅的貢獻。

馬克思的著作,如資本論等都對後世有着重大的影響,其理論至今仍受到大眾的重視[17]。近年來,由於西方金融危機等因素的影響,閱讀馬克思著作和研究其思想的熱潮在歐美世界顯現[18],包括特里·伊格爾頓[19]、德里達[20]等在內的西方哲學家紛紛著書對馬克思的思想貢獻肯定,《資本論》等馬克思著作也在西方熱銷[21]。馬克思和恩格斯的革命友誼一直是人們津津樂道的典範[22],生活上恩格斯經常接濟馬克思[23],學術上兩者共同合作完成了《共產黨宣言》,《資本論》。

負面評價[編輯]

同時,馬克思也受到來自各方廣泛的評價和批評。有人聲稱階級並非歷史上最根本的不平等,而馬克思認為依賴於階級不平等的父權種族問題實際上是獨立存在的,並呼籲對這些問題給予關注。另一方面,無政府主義者一般反對馬克思主義,即便是自由傾向最顯著的馬克思主義流派。無政府主義者認為馬克思主義太過專制,而且過於關注經濟問題,缺乏對於國家力量不可缺少的基本反抗。

奧地利經濟學派諸學者,從哲學、倫理和經濟等方面全面批判馬克思和恩格斯的學説,包括辯證唯物主義歷史唯物主義階級鬥爭學說,勞動價值理論,等等。如路德維希·馮·米塞斯[24][25]以及弗里德里希·哈耶克所著。

家庭[編輯]

馬克思育有子女

  • Jenny Caroline(1844–1883)、
  • Jenny Laura(1845–1911)、
  • Edgar(1847–1855)、
  • Henry Edward Guy(1849–1850)、
  • Jenny Eveline Frances(1851–1852)、
  • Jenny Julia Eleanor(1855–1898),

還有一個男嬰在馬克思給他起名前逝世。

另外有傳言稱他與Helene Demuth有一私生子。[26]。對於馬克思於一八五一年與蘅琳Helene Demuth (在馬克思被迫遷往布魯塞爾之前為隨燕妮陪嫁女僕,之後解除主僕關係)育有一私生子的傳聞,一百年之後有學者發表文章進行考證。[27][28][29]

其他[編輯]

中國共產黨從創建起就進行宣傳和紀念馬克思的活動。1922年馬克思誕辰104周年時是第一次大規模紀念活動,印發了2萬本小冊子。在對馬的生平介紹中曾出現過馬克思在大英圖書館苦讀將地板磨出腳印的不符合事實的說法。[30]

馬克思一生對數學感到興趣,在倫敦著述《資本論》期間,為了工作需要,曾複習過代數、解析幾何、微積分,他尤其關心微積分和辯證法的關係。1968年蘇聯數學史家索非亞·雅諾夫斯卡婭編輯出版了《馬克思的數學手稿》[31]

主要作品[編輯]

注釋和參考資料[編輯]

  1. ^ Mehring, Franz, Karl Marx: The Story of His Life (Routledge, 2003) pg. 75
  2. ^ Wheen 2001. pp. 12–13.]]
  3. ^ 3.00 3.01 3.02 3.03 3.04 3.05 3.06 3.07 3.08 3.09 3.10 3.11 3.12 3.13 3.14 3.15 3.16 3.17 3.18 Frederick Engels, Andy Blunden. Biography of Marx. MECW. 1892,. Volume 27 (in theHandwörterbuch der Staatswissenschaften): 322 (English).
  4. ^ Achille Loria, Eden Paul, Cedar Paul (1920),73頁。
  5. ^ Achille Loria,Eden Paul, Cedar Paul (1920),57頁。
  6. ^ Kenneth Allan. The Social Lens: An Invitation to Social and Sociological Theory. Pine Forge Press. 11 May 2010: 68 [25 March 2011]. ISBN 9781412978347. 
  7. ^ Craig J. Calhoun. Classical sociological theory. Wiley-Blackwell. 2002: 23–24 [5 March 2011]. ISBN 9780631213482. 
  8. ^ Wheen 2001. p. 01.
  9. ^ 9.0 9.1 Singer 1980. p. 01.
  10. ^ Stokes 2004. p. 133.
  11. ^ See Manuel Alvarado, Robin Gutch, and Tana Wollen (1987) Learning the Media: Introduction to Media Teaching, Palgrave Macmillan.
  12. ^ 馬克思:千年第一思想家
  13. ^ 《海德格爾傳》第538頁,[德]薩弗蘭斯基
  14. ^ 在「西方馬克思主義」旗下對資本主義社會的全面批判
  15. ^ 馬克思曾說他自己不是「馬克思主義者」. 林堅 馮景源. 揭陽新聞網. [2011年12月9日] (中文(中國大陸)‎). 
  16. ^ 馬克思:「我不是馬克思主義者」. 鳳凰網. [2010年5月17日] (中文(中國大陸)‎). 
  17. ^ 金融危機「捧熱」《資本論》(於2009年9月17日查閱)
  18. ^ 假如馬克思還活着……. 中國青年報. [2013-03-17]. 
  19. ^ 特里·伊格爾頓. 馬克思為什麼是對的. 新星出版社. 2011. ISBN 9787513303125. 
  20. ^ 雅克·德里達. 馬克思的幽靈. 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 2008. ISBN 9787300091822. 
  21. ^ 金融危機「捧熱」《資本論》(於2009年9月17日查閱)
  22. ^ 迦郡. 一生挚友恩格斯:伟大友谊险毁于第一次接触. 新浪讀書. 2006年7月13日 [2009年9月11日] (中文). 
  23. ^ Achille Loria, Eden Paul, Cedar Paul (1920),77-78頁。
  24. ^ SOCIALISM: An Economic and Sociological Analysis
  25. ^ Marxism Unmasked: From Delusion to Destruction
  26. ^ Francis Wheen. Karl Marx. W. W. Norton and Company. 2000: 173. 
  27. ^ 馬克思性醜聞考證. 開放雜誌. [2010年8月1日] (中文(中國大陸)‎). 
  28. ^ 子虛烏有——關於馬克思「私生子」的考證. 開放雜誌. [2010年1月26日] (中文(中國大陸)‎). 
  29. ^ Marx’s ‘Illegitimate Son’or Gresham’s Law in the World of Scholarship. 開放雜誌 (美式英文). 
  30. ^ 馬克思在大英圖書館腳印的真相. 通遼日報. [2013-03-17]. 
  31. ^ Joseph Dauben, Marx, Mao and Mathematics: The Politics of Infinitesimals

延伸閱讀[編輯]

  • Achille Loria; Eden Paul, Cedar Paul. Karl Marx. G. Allen & Unwin ltd. 1920 (英文). 

參看[編輯]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