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销独裁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推銷獨裁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行销独裁:当代中国的文宣与思想工作》
Marketing Dictatorship: Propaganda and Thought Work in Contemporary China
Marketing Dictatorship.jpg
作者 安玛丽·布莱迪
出版地  美国
语言 英语
类型 政治
出版者 Rowman & Littlefield Publishers, Inc.
出版日期 2007年11月28日
媒介 精装书
页数 246页
ISBN 074254057X
978-0742540576

行销独裁:当代中国的文宣与思想工作[参 1]Marketing Dictatorship: Propaganda and Thought Work in Contemporary China,中国大陆又译《专政的市场化运作:当代中国的宣传与思想工作》)是纽西兰坎特伯雷大学(University of Canterbury)政治与传播系副教授安玛丽·布莱迪(Anne-Marie Brady)的著作。书中描述中国共产党在中国大陆以维持一党专政为目的,使用各种手段对中国人民进行政治宣传,全面控制包括网际网路在内的所有传播媒体,以专职人员筛去不利自己的新闻,美化中国的经济成长,丑化美国和西方人民的生活,主导舆论,一再重申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运用网路评论员即时驳斥反动言论,作全体人民的思想工作;另一方面,提供大众喜好的电玩游戏和娱乐新闻,使得网际网路成为大陆人民的“虚拟的心灵监狱”[参 2] [参 3]

当代中国的文宣与思想工作研究计划[编辑]

书中内容是纽西兰皇家学会马思登基金于2005年一笔634,000纽西兰元的研究经费支持的一项研究计划的成果之一[参 4][参 5]。此项名为“当代中国的文宣与思想工作”的研究计划是由能说流利中文纽西兰坎特伯雷大学政治与传播系副教授安玛丽·布莱迪主持,她也是独立完成本书的作者。

该计划并支持博士后研究员与硕士学生。曾因六四天安门事件被捕判刑13年,后于1994年获“保外就医”赴美国的王军涛于2006年获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博士学位后,亦在2006年10月担任此计划的博士后研究员,研究解放军的宣传。硕士班学生Stephen Hoare-Vance亦受到此计划的资助于2008年2月起研究孔子学院与中国的外交政策与海外政治宣传的关系[参 5]

虽然中华人民共和国已非斯大林式或毛泽东式的独裁政权,中国共产党期望永远不以西方的民主政治来统治中国,维持一党专政,再度创造一个“新中国[参 5]。在这种情势下,政治宣传与思想工作成为重要的核心政策。

简介[编辑]

中共式的公共关系[编辑]

在布莱迪精简的230页的书中解释中国共产党如何自六四事件中再生,扩展加强它的宣传机器。布莱迪在书中展示中国共产党如何在面对网际网路资讯充斥,传真机手机电邮通讯发达的时代掌控群众。她认为中国共产党已借由巧妙的使用通讯工具提升它掌控群众的能力,进而增加它的与合法性与正当性。因此中国共产党已大大的增强了未来继续统治的可能性而不须要进行民主改革。

布莱迪的书挑战两种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政治发展的想法,一种乐观的认为中国将发展成为多党派的民主制度,另一种则认为中国共产党固执的紧握著权力不放。相信群众压力能引导中国更开放的提倡人权的人士与自由派人士会因阅读本书而觉醒。能认清现实的人士也会为布莱迪研究下发现的中国共产党强大而有效的宣传机器而感到惊讶[参 3]

一般西方学者在六四事件以及苏联解体以后在一种胜利的气氛中盲目相信中国终将被西方价值观同化,例如美国克林顿政府主管东亚与太平洋事务的副助理国务卿谢淑丽(Susan Shirk)在《中国:脆弱的超级大国》(China: Fragile Superpower)书中对中国领导的建议是建设在假设党的目标是引进西方的价值观的基础上。布莱迪的书中认为这是非常天真而且与事实差距极大的想法。

安玛丽·布莱迪总结中共的手段为:

  • 提倡积极思想,强调中共的成就。
  • 重大节日或敏感时间不报导坏消息。
  • 不提无法解决的问题。
  • 大幅度报导中国经济高速成长数字。
  • 丑化美国
  • 不提倡敌人的观点。
  • 筛选国际新闻,只报导有利中国政府的新闻。
  • 控制特定主题的用词。
  • 一再重申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参 3]

人数众多的中国人民在经济高度发展的环境下,缺乏资讯,没有理由对当前的政府不满。

另类的中国制造业[编辑]

一个典型的例子是中国共产党自1989年以来在关键领域中的政治宣传手法。随着毛泽东主导的政治运动告终,中国共产党转向西方学习公共关系和大众媒体的技术,用以主导舆论制造和谐社会。在《行销独裁》一书中,安玛丽·布莱迪总结了中共的手法:

  • 强调已取得的成就。
  • 在重大节日或是敏感日期(包括6月4日)不登坏消息。
  • 不提失业,贫富不均等无法解决的问题。
  • 美化经济成就。
  • 丑化美国。
  • 像《一九八四》一书中一样使用官方新闻用语(例如提到共产党时不用“党国体制”而一律使用“执政党”;不用通货膨胀而用流动性过剩)。
  • 在新闻报导中挑拨人们站在中国的立场反对西方势力。
  • 在自然灾害时举行党领导的几近宗教性的悼念仪式以凝聚民族情感。
  • 一再重申“台湾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在营利商人的帮助下,这些手法使中共能运用媒体、讯息甚至娱乐为渠道,让政治宣传无孔不入。

互联网已经证明是一项重要的渠道,因为它的用户主要是年轻,受过良好教育的城市男性,这种群体,如中共所指出的,在塞尔维亚格鲁吉亚乌克兰推动了颜色革命。中共使用控制和监视手法拦阻大多数中共所不想让人民看到的信息,主导网上辩论只朝对它有利的方向进行。这样一来,没有不利中共的资讯,但有很多好玩网路游戏的互联网已成为布莱迪所称大陆人民的“虚拟的心灵监狱”。在2000年,科林顿说,试图控制互联网是“想尝试将果冻钉到墙上。”但中共似乎已经成功的作到了。

这让将希望寄托在中国民主化的西方人非常难过。也没有任何迹象显示中国的知识分子们会像89民运时能体会与关切贫穷同胞们的苦难。不断壮大的中产阶级似乎不怕遭到曾经与资产阶级斗争的共产党蹂躏,反而更害怕人数众多的贫民。因此,中共的一党专政没有遭遇全国性的挑战。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在未来尚须满足日益增长的医疗保健和教育的需求,像1989年那样领导层的分裂也可能在当前中共面临1989年以来的最大经济考验时危及一党专政,但目前中共正顺利的航行在历史的潮流中[参 6]

北京能否扭转历史错误方向[编辑]

纽约时事政治评论家孟玄在《世界日报》的《世界周刊》的“风向”专栏中提到书中“解释控制宣传,主导舆论阵地的手法,例如去年四川大地震,全国举行哀悼仪式,凝聚在党领导下抗灾救人,团结人心[注 1];美化中国经济高速成长数字;敏感时间避谈无法解决的大陆失业问题,贫富差距扩大;不时乘机丑化美国和西方人民现在找不到工作机会,希望中国百姓有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心态。青年人成天挂在上,当局了解他们的生活喜好和习惯,就是要紧密监控‘网路虚拟世界’。青年人喜欢电玩游戏和娱乐新闻,当局多提供这类网站,淡化青年关注敏感政治话题,筛掉不利自己新闻,还雇用许多论件计酬的网上写手,即时驳斥反动言论。可以说,北京成功创造‘虚拟的心灵监狱’,其适应外界的能力,不是西方一厢情愿希望中国和平演变者所能想像[参 2]。”

注释[编辑]

  1. ^ 中国政府四川大地震中展现了对媒体开放的态度,如今地震届满一个月,却传出外国记者被拘留并赶出都江堰的事件。纽约时事政治评论家孟玄6月13日对多维社表示,中国政府最怕失去孩子的家长串连起来,在这个地震报导热已过的时机缩紧媒体管制,是中国政府高明的一面。……‘地震刚发生时,新闻报导可以表现中国好的一面,如救灾、总理前往灾区勘查、追悼等的画面,但越到后头,问题会一一浮现,尤其是那些死难孩子的家长,任何人都会同情他们的。’孟玄说。‘因此中国政府唯一的办法就是不要让这些家长串连起来,家长目前是分散在各地,还没有串连,散开来中国政府比较容易处理。’孟玄解释,中国政府最害怕的就是串连,带着感染力量与愤怒力量的家长一经串连、联合起来冲撞,再加上新闻报导,终将形成一种风暴,然而未来中国还要搞奥运,当然不希望这件事一直下去。法新社的报导称,这次的驱逐外国记者事件透露出一个信息:中国地方政府对大地震导致学校倒塌而引发大批父母的怒火爆发,有一种不安感,因为众多死难孩子的父母们都认定,政府和教育部门的腐败问题是导致学校校舍成为‘豆腐渣工程’的根源。……”[参 7]

参考文献[编辑]

  1. ^ Marketing Dictatorship: Propaganda and Thought Work in Contemporary China (Asia/Pacific/Perspectives) (Hardcover). 亚马逊公司. [2009-06-08] (英文). 
  2. ^ 2.0 2.1 孟玄. 北京能扭转历史错误方向?. 世界新闻网. 2009-06-07. 
  3. ^ 3.0 3.1 3.2 Simon Cartledge. 行銷獨裁:共產黨式的公共關係 Marketing Dictatorship: PR, Communist-style. 中国思想论坛转载. [06-08-2009] (英文). 
  4. ^ 安瑪麗·布萊迪(Anne-Marie Brady. 坎特伯雷大学. [2009-06-08] (英文). 
  5. ^ 5.0 5.1 5.2 Propaganda and Thought Work in Contemporary China. 坎特伯雷大学. [2009-06-07] (英文). 
  6. ^ Banyan. The party goes on. 经济学人. 2009-5-28 (English). 
  7. ^ 柯宇倩. 专访孟玄:中国此刻紧缩媒体,高明?. 木子网引用多维新闻网. 2008-06-14. 

外部链接[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