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步詩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七步詩》是曹植所作的一首詩,最初見於南朝劉義慶的《世說新語·文學》。


原著[編輯]

據《世說新語》記載,魏文帝曹丕妒忌曹植的才學,命曹植在七步之內作出一首詩,否則曹植將被處死。曹植沒走到七步,便吟出諷刺骨肉相殘的《七步詩》:

煮豆持作羹

漉豉以為汁

萁在釜下燃

豆在釜中泣

本自同根生

相煎何太急

但此詩是否系曹植所作,至今仍有爭議。有觀點認為,六朝時期文壇還未流行五言絕句詩體,《七步詩》為後人之作;另一觀點認為,此詩體並非五言絕句,或許是建安文學所流行的五言體。

目前流傳更廣的《七步詩》是出現在《三國演義》和《世說新語》裏描寫同一事件的一首詩:「煮豆持作羹,漉菽以為汁。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此詩是經後人更改的,其原詩為出自《三國演義》的《兄弟詩》:

煮豆燃豆萁

豆在釜中泣

本是同根生

相煎何太急

但無論如何,《七步詩》廣為流傳,後來亦出現了「七步之才」、「七步成詩」等成語。所以「七步成詩」等成語是形容人的文思敏捷。

引用[編輯]

後人引用曹植《七步詩》寫出了一些佳作,如魯迅周恩來郭沫若等。

魯迅[編輯]

1920年代,北京女子師範大學校長楊蔭榆段祺瑞政府推廣復古教育,迫害進步學生。魯迅為表達對此的不平,依《七步詩》原韻,寫了《替豆萁伸冤》:「煮豆燃豆萁,萁在釜下泣。我燼你熟了,正好辦教席。」

郭沫若[編輯]

《七步詩》讓千餘年來人們對曹植抱著深切的同情,同時對曹丕則多懷厭棄的情緒。而郭沫若對「抑丕揚植」的看法不甚贊同,他認為曹丕在文藝批評和七言詩的發展史上占有開山地位,為三國時期重要的詩人,他還舉南朝文學理論批評家劉勰所說:「文帝以位尊減才,子建以勢窘益價」,他認為這是較公允的評價。郭沫若指出:「站在豆的一方面說,固然可以感覺到萁的煎迫未免為火燒火;如果站在萁一方面說,不又是富於犧牲的精神的表現嗎?」

因此,1941年郭沫若仿《七步詩》寫下了一首「翻案剝皮詩」——《反七步詩》:「煮豆燃豆萁,豆熟萁已灰。熟者席上珍,灰作田中肥。不為同根生,緣何甘自毀?」

參見[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