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婉兒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已重新導向自 上官婉兒)
前往: 導覽搜尋
上官婉兒
唐代才女 唐中宗昭容
Shangguan Wan'er.jpg
百美新詠圖傳》中的畫像
國家 唐朝武周
上官姓
婉兒
位號 昭容
出生 664年
長安
逝世 景龍四年七月二十日
710年7月21日(46歲)
長安
諡號 惠文
親屬
父親 天水郡公上官庭芝
母親 沛國夫人鄭氏 (太常少卿鄭休遠之姊)
唐中宗李顯
夫之父 唐高宗李治
夫之母 武則天
夫之元配 和思皇后趙氏
夫之正室 中宗皇后韋氏
其他親屬 曾祖: 上官弘
祖父: 楚國公上官儀
情人:武三思崔湜
表弟:王昱
經歷
掌管宮中制誥,設立修文館
著作
《彩書怨》,《游長寧公主流杯池二十五首》

上官婉兒(664年-710年7月21日)[註 1]又稱上官昭容,生於長安,唐朝陝州陝縣人(今河南三門峽),祖籍隴西上邽(今甘肅天水[註 2]女官、女詩人,唐中宗妃嬪,唐高宗時期宰相上官儀的孫女。上官儀獲罪遭誅後,上官婉兒隨母親被發配入內庭為奴,十四歲時,因聰慧善文得武則天重用,掌管宮中制誥多年,有「巾幗宰相」之名。中宗年間,封為昭容,執掌朝綱,權勢日盛,左右朝政,期間大設修文館學士,代朝廷品評天下詩文,一時詞臣多集其門。唐隆之變時,被李隆基下令處死

生平[編輯]

早期[編輯]

麟德元年(664年)冬,祖父上官儀因「離間二聖、無人臣禮」的罪名被殺,連累全族獲罪,其子上官庭芝也被誅殺,兒媳鄭氏帶著剛剛出生的上官婉兒配入掖廷為奴。鄭氏本是太常少卿鄭休遠之姊,有一定的文學修養,婉兒在母親的教導下熟讀詩書,不僅能吟詩著文,而且明達吏事,聰敏異常 [1][2]。有觀點認為上官婉兒在宮廷內接受過系統、嚴格的教育。[3]

武則天時期[編輯]

儀鳳二年(677年),武后召見了上官婉兒,當場出題考較。婉兒對答如流,文章須臾而成,武后甚是喜歡,免去奴婢身份,令其掌管宮中詔命。墓誌載其十三歲為才人,可能是武則天免去其奴婢身份而給予的名份[4]

武后稱帝之後,詔敕多出其手者,時稱「內舍人」,期間曾因違逆旨意被處以黥刑,但此事並未影響武則天對她的信任。萬歲通天元年(696年)或聖歷元年(698年)後上官婉兒受命處理百司奏表,參決政務,權勢日隆[5][6][7]

唐中宗時期[編輯]

神龍元年(705年),張柬之等擁護李唐宗室的大臣發動神龍革命,武則天被迫退位,唐中宗復辟[8]。上官婉兒進拜為九嬪之一的昭容,代中宗掌詔命,類似於顧問或秘書[9]。她與韋后安樂公主亦多往來,並把自己的情夫武三思引薦給韋后,在韋后和上官婉兒的支持下,武三思成為司空,位列三公,武氏家族再次專權於朝堂。婉兒還向中宗、韋后進言,修改服役制度,減短服役時間,為「出母」服孝三年等,此後又給中宗加尊號為「應天」,給韋氏加尊號為「順天」,帝后同朝理政。

隨著韋、武勢力的坐大,太子李重俊的處境非常不利。景龍元年(707年)七月,李重俊聯合魏元忠李多祚等發動重俊之變,殺武三思武崇訓父子,並要攻入宮中索拿婉兒等人。中宗、韋后等人皆驚慌不已,婉兒十分鎮定,她對中宗言「觀太子之意,是先殺上官婉兒,然後再依次捕弒皇后和陛下」,並請求中宗登上玄武門,佔據有利地形閉門自守,等待援兵,李重俊終兵敗被殺[10]。上官婉兒親近武氏、韋后,這讓她的表弟王昱十分擔憂,他向婉兒母親鄭氏進言,這樣下去必將給上官一族帶來災禍。起初婉兒並不在意,但在李重俊兵變未遂後,她開始轉向李唐宗室[11]

上官婉兒深得中宗信任,專秉內政[12][13],祖父一案也被平反,上官儀追贈中書令秦州都督、楚國公上官庭芝追贈黃門侍郎、岐州刺史天水郡公,母親鄭氏封為沛國夫人。她建議中宗擴大書館,增設學士,廣召當朝詞學之臣,多次賜宴遊樂,賦詩唱和。上官婉兒每次都同時代替中宗、韋后和安樂公主,數首並作,詩句優美,時人大多傳誦唱和。對大臣所作之詩,中宗又令上官婉兒進行評定,名列第一者,常賞賜金爵,貴重無比。朝廷內外,吟詩作賦,靡然成風。母親鄭氏去世後追諡為節義夫人,婉兒上表將自己的品級降為婕妤以示哀悼,不久之後恢復。她還在宮外置辦門第,穿池築岩,修建庭院,窮極雕飾。亭台閣宇、園榭廊廡,風雅盛極一時,常引大臣宴樂其中,並與崔湜淫亂,為其謀取官職。上官婉兒酷愛藏書,曾藏書萬餘卷,所藏之書均以香薰之。百年之後,其書流落民間,依然芳香撲鼻且無蟲蛀[14]

其墓志銘記載,婉兒曾四次向中宗進諫,反對立安樂公主為皇太女,從檢舉揭發,到辭官不做,再到削髮為尼,都沒有得到唐中宗准許,最終以死相諫。喝毒藥後,太醫緊急救治,才得以保命[15]

死亡[編輯]

景龍四年六月(710年7月),中宗突然駕崩,韋后將台閣政職、內外兵馬大權以及中央禁軍等全部安排了自己的黨羽和族人,朝政大權盡落韋氏之手。上官婉兒與太平公主起草了一份遺詔,立李重茂為皇太子,李旦輔政,韋后為皇太后攝政,以平衡各方勢力,然而宰相宗楚客、韋溫更改詔書,勸韋后效仿武則天[16]。得到消息的臨淄王李隆基與太平公主商議,決定先下手為強,7月21日李隆基發動唐隆之變,以禁軍官兵攻入宮中,殺死韋后、安樂公主及所有韋后一黨,擁立其父李旦[17]。上官婉兒執燭率宮人迎接,並把她與太平公主所擬遺詔拿給劉幽求觀看,以證明自己是和李唐宗室站在一起的,劉幽求拿著遺詔求李隆基開恩,但李隆基執意殺之[18]。死時年僅四十六歲。

景雲元年八月二十四日,由睿宗下詔恢復昭容的稱號[註 3],依禮制安葬於雍州咸陽縣茂道鄉洪瀆原,太平公主非常哀傷,派人去弔祭,並出錢五百匹絹[19]。景雲二年(711年)七月間,追諡「惠文」。太平公主還上表請求為上官婉兒編集文集[註 4],文集二十卷,張說作序,今軼。《全唐詩》收其遺詩三十二首。

文學貢獻[編輯]

《歷朝名媛詩詞》中的畫像

上官婉兒在詩歌方面繼承和發展了祖父上官儀的文風,重視詩的形式技巧,對聲辭之美較為看重,擅長體現事物圖貌的細膩、精巧。中宗年間,因其政治地位的影響,「綺錯婉媚」的詩風逐漸影響了宮廷詩人乃至其他士人的創作方向,「上官體」也成為了上流社會的創作主流[20]王夢鷗在《初唐詩學著述考》中記載「尤以中宗複位以後,迭次賜宴賦詩,皆以婉兒為詞宗,品第群臣所賦,要以采麗與否為取捨之權衡,於是朝廷益靡然成風」 。

上官婉兒設立修文館,廣召當朝詞學之臣,大力開展文化活動。婉兒在這期間主持風雅,與學士爭務華藻,寫詩賽詩,對文人提拔獎掖。近代文藝理論家謝無量稱「婉兒承其祖,與諸學士爭務華藻,沈、宋應制之作多經婉兒評定,當時以此相慕,遂成風俗,故律詩之成,上官祖孫之力尤多矣」 。[21]

此外,上官婉兒還在開拓唐代園林山水詩的題材方面多有貢獻,如《游長寧公主流杯池》,突破了以往寫景狀物的宮廷詩歌形式,寓情於景,卻更具有自然山水味,對盛唐山水詩的形成具有一定的意義[22]。清代文人陸昶在《歷朝名媛詩詞》中稱讚道「昭容才思鮮艷,筆氣舒爽,有名士之風」。

逸事[編輯]

紅梅妝和劉海[編輯]

唐代小說家段成式在《酉陽雜俎》中記載「今婦人面飾用花子,起自上官昭容,所制以掩黥跡」[23],說的是上官婉兒違背了武則天的旨意因而被罰在額頭上刻字以示懲戒,後她為掩飾這傷疤在額頭處刺了一朵紅色梅花,誰料更顯嬌媚,宮人紛紛效仿,名曰「紅梅妝」;也有說法是武則天在婉兒額頭上刻的就是梅花,婉兒從額頂梳下一些頭髮遮住印記,稱為「劉海」,也被很多女子效仿而流傳開來[24]

關於上官婉兒為何受黥刑則有多種說法,唐人段公路在《北戶錄》中有記載「天后(武則天)每對宰臣,令昭容(婉兒)臥於案裙下,記所奏事。一日宰相對事,昭容竊窺,上覺。退朝,怒甚,取甲刀札於面上,不許拔。昭容遽為乞拔刀子詩。後為花子,以掩痕也」[25]。在情色小說《控鶴監秘記》中描述她與男寵張昌宗偷情調謔被武則天發現因而受罰[26]

稱量天下士[編輯]

據《新唐書》記載,婉兒將生時,其母鄭氏夢見一巨人,交予她一秤,並稱「持此稱量天下士。」鄭氏聞之想所懷必為一男孩,等其成年後必可稱量天下人才,豈知生下來是一女兒,鄭氏故而不樂。但這女嬰清新秀麗勝過其母,及滿月時,鄭氏把婉兒抱在懷中戲語道:「汝能稱量天下士麼?」這襁褓之兒竟能呀呀地相應。待唐中宗年間,婉兒專秉內政,代朝廷品評天下詩文,果然「稱量天下士」。[27]

木門寺題詩[編輯]

相傳李賢被母武則天貶為庶人,流放巴州,途經木門(今四川廣元市旺蒼縣木門鎮),曾與木門寺內方丈在石上曬經,巨石上刻有佛像700餘尊,曰「曬經石」,他寫下「明允受謫庶巴州,身攜大雲梁潮洪,曬經古剎順母意,堪嘆神龍雲不逢」的詩句為自己感到惋惜。後來上官婉兒去巴州看望李賢,行至此地,聞李賢被害,就在「曬經石」上修建亭子(惜毀於戰火),題寫《由巴南赴靜州》一詩於亭上,懷念李賢:「米倉青青米倉碧,殘陽如訴亦如泣。瓜藤綿瓞瓜潮落,不似從前在芳時。」[28][29]

墓葬[編輯]

2013年8月,陝西省考古研究院在西咸新區空港新城園區南大道項目建設用地的考古工作中發現了上官婉兒墓,位於咸陽市渭城區北杜鎮鄧村北,東南距西安咸陽國際機場4.2公里,距唐長安城遺址約25公里[30]。墓地規模不大,陪葬品也不多,出土墓誌蓋題「大唐故昭容上官氏銘」,志文楷書,近一千字,記載上官昭容世系、生平、享年、葬地等信息,可以確定墓主人的身份。根據墓誌記載,上官婉兒葬於唐景雲元年(即公元710年)8月,與史料記載相符。該地在唐朝為「雍州咸陽縣茂道鄉洪瀆原」,是北朝晚期至隋唐時期京師長安附近重要的墓葬區。

墓葬的等級較高,整個墓是一座斜坡墓道多天井和小龕的單室磚券墓,水平全長36.5米,由墓道、5個天井、5個過洞、4個壁龕、甬道和墓室等部分組成。在墓道和墓室內沒有壁畫,墓室系明壙磚券夯築,正方形,邊長4.5米,最深達10.1米,頂部全部塌陷,鋪地磚全部被揭起,四壁殘餘部分最高1.38米,未發現棺槨痕迹,甬道內有墓誌一合,墓誌蓋上以篆體書三行、行三字,題:「大唐故昭容上官氏銘」,墓誌內文則用楷書題寫。墓葬曾遭大規模毀壞,據專家分析很可能是古時的「官方毀墓」行為。[31][32][33]

2014年1月7日,陝西省考古研究院對外正式公布了墓誌內容,墓誌題為《大唐故婕妤上官氏墓志銘並序》,共982字[4]。墓誌的公布引發了媒體高度關注和網友熱議[34],上官婉兒墓亦入圍了2013年度中國十大考古新發現初評[35]。2014年5月,上官婉兒墓被列入陝西省第六批文物保護單位[36]

評價[編輯]

正史多抨擊其淫亂和操控朝綱[37][38],指其私通外臣,攀附韋、武。但據墓誌記載,上官婉兒與太平公主關係密切,並非韋後一夥,有觀點認為李隆基為了免除後患,在倉促之中將婉兒殺害[4]

時人多讚譽其文才和政治才能:「兩朝兼美,一日萬機」[39]、「二十年間,野無遺逸」[40]、「博涉經史,精研文筆」[41][42]

後世文人則多推崇其文學才華:「英奇女子也」[43][44][45]。亦有觀點認為上官婉兒有功於文壇,有恩於詩人,加上地位顯赫,對其詩歌造詣的評價溢美偏高[46]

淫亂宮闈的疑點[編輯]

正史多指責她與武三思、崔湜通姦(最早見於《舊唐書》),但流傳下來的唐朝文獻中並無此方面的確鑿記載。《景龍文館記》中「而晚年頗外通朋黨,輕弄權勢,朝廷畏之矣。」這個「通」字可以是私通,但結合相關史料,更合理的解釋是朋黨之間的交接往來,故有理由懷疑《舊唐書》把一種可能存在的事當成了言之鑿鑿的史實[47]

相關作品[編輯]

電視劇[編輯]

     為第一主演

年份 電視劇名 飾演者 備註
1984年 武則天 劉紅芳
1985年 一代女皇 貝心瑜
1986年 一代公主 貝心瑜
1990年 唐明皇 凌宗英
1995年 武則天 茹萍
1998年 大唐御史謝瑤環 陳昱
1998年 上官婉兒 阮丹寧
1999年 鏡花緣傳奇 黃宇詩
1999年 大明宮詞 白雪
2003年 護國良相狄仁傑 劉玉婷
2003年 至尊紅顏 張丹露
2006年 無字碑歌 廖曉琴
2009年 盛世仁傑 唐寧
2011年 武則天秘史 鍾欣桐
2012年 太平公主秘史 孫耀琦塗黎曼
2013年 唐宮燕 陳秀麗
待播出 大唐文宗 李芯逸
待播出 上官婉兒 侯夢瑤

電影[編輯]

年份 電影片名 飾演者 備註
1963年 武則天 丁寧 李翰祥執導
2009年 大明宮 周丹妮 金鐵木執導的紀錄片
2011年 狄仁傑之通天帝國 李冰冰 片中名:上官靜兒

文學[編輯]

年份 書名 作者 備註
1962年 女帝奇英傳 梁羽生
1993年 上官婉兒傳 田原 ISBN 957949567x
1996年 絕代才女上官婉兒 寧業高
2006年 來自大唐的情人 西嶺雪 ISBN 7538721428
2007年 上官婉兒 趙玫
2011年 紅顏宰輔 李靖岩
2011年 多才風雅上官婉兒 王德英 ISBN 9787546350127
2011年 四大才女之上官婉兒傳 許廣陵 ISBN 7511304052
2013年 日月當空 黃易
2013年 醉枕江山 月關
2014年 巾幗宰相上官婉兒 於賡哲

戲劇[編輯]

首演年份 劇名 類型 主創 備註
1962年 武則天 話劇 北京人民藝術劇院
1988年 粉黛冤家 豫劇 鄭州市豫劇二團 劇作者另創作有《亂世才媛》[48]
2001年 武后與婉兒 豫劇 台灣國光劇團豫劇團 由《粉黛冤家》改編[49]
2003年 上官婉兒 高甲戲 廈門市金蓮升高甲劇團 李莉 飾演
2007年 武則天 京劇 北京京劇院 [50]
2011年 上官婉兒 蒲劇 陝縣蒲劇團 [51]
武則天與上官婉兒 潮劇 廣東澄海市潮劇團
2012年 無字碑 京劇 湖南省京劇保護傳承中心 [52]

注釋[編輯]

  1. ^ 舊唐書·卷五十一·列傳第一·上官昭容》:「父庭芝,與儀同被誅,婉兒時在襁褓,隨母配入掖庭。」《新唐書·卷一百一十八·列傳第三十·上官儀》:「麟德元年,坐梁王忠事下獄死,籍其家。」麟德元年為664年,此時婉兒尚在襁褓,可推測其出生年為664年。
  2. ^ 《舊唐書》、《新唐書》載其祖父上官儀為陝州陝人。墓誌《大唐故婕妤上官氏墓志銘並序》載上官婉兒為隴西上邽人,應為祖籍。
  3. ^ 《唐會要·卷八十》:「惠文,贈昭容上官氏。景雲二年七月追諡。」《資治通鑒·卷第二百一十》:「秋,七月,癸巳,追復上官昭容,諡曰惠文。」但據2013年9月出土的墓志銘可以確定上官婉兒是被葬於唐景雲元年八月,其墓誌蓋上已刻上了「大唐故昭容上官氏銘」,即可確定在上官婉兒死後不久,也即被葬的時候就已經恢復了其昭容的稱號而不是史書上記載的死去一年後的景雲二年七月。
  4. ^ 《舊唐書·卷五十一·列傳第一·上官昭容》:「玄宗令收其詩筆,撰成文集二十卷,令張說為之序。」《新唐書·卷八十九·列傳第一·上官昭容》:「開元初,裒次其文章,詔張說題篇。」史料記載唐玄宗主持收集上官婉兒的文集,但據張說所著《唐昭容上官氏文集序》:「鎮國太平公主,道高帝妹,才重天人,昔嘗共游東壁,同宴北渚,倏來忽往,物在人亡。憫雕管之殘言,悲素扇之空曲。上聞天子,求椒掖之故事;有命史臣,敘蘭台之新集。」和上官婉兒墓誌內容推測,收集文集一事應該是太平公主提出來的。

參考文獻[編輯]

  1. ^ 《舊唐書》. "及長,有文詞,明習吏事。" 
  2. ^ 《新唐書》. "天性韶警,善文章。" 
  3. ^ 杜文玉. 上官婉兒的才華應得益於嚴格的宮廷教育. 中國文物網. 2013-09-23 [2013-10-13] (中文(簡體)‎). 
  4. ^ 4.0 4.1 4.2 上官婉兒墓誌揭秘:經歷堪比武則天. 華商報. 2014-01-08 [2014-01-08] —通過新浪. 
  5. ^ 《舊唐書》. "自聖歷已後,百司表奏,多令參決。" 
  6. ^ 《新唐書》. "自通天以來,內掌詔命,掞麗可觀。" 
  7. ^ 太平廣記·卷第二百七十一》. "自通天后,建景龍前,恆掌宸翰。其軍國謀猷,殺生大柄,多其決。(出自武平一《景龍文館記》)" 
  8. ^ 《舊唐書·本紀第七·中宗》. "神龍元年正月,鳳閣侍郎張柬之、鸞台侍郎崔玄暐、左羽林將軍敬暉、右羽林將軍桓彥范、司刑少卿袁恕己等定策率羽林兵誅易之、昌宗,迎皇太子監國,總司庶政。乙巳,則天傳位於皇太子。丙午,即皇帝位於通天宮,大赦天下,唯易之黨與不在原限。" 
  9. ^ 崔瑞德. 《劍橋中國隋唐史》. 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 : 320. ISBN 7-500-40561-8. "(上官婉兒)憑藉真正的本事,升到了類似武后私人秘書的地位。由於她的經驗和才智,她被推薦給新主子,名義上被冊封為昭容,不過她的作用是顧問和秘書性質的。" 
  10. ^ 《新唐書·卷七十六·列傳第一·上官昭容》. "及舉兵,叩肅章門索婉兒,婉兒曰:「我死,當次索皇后、大家矣!」以激怒帝,帝與後挾婉兒登玄武門避之。會太子敗,乃免。" 
  11. ^ 資治通鑒·卷第二百九》. "鄭氏以戒昭容,昭容弗聽。及太子重俊起兵誅三思,索昭容,昭容始懼,思昱言;自是心附帝室,與安樂公主各樹朋黨。" 
  12. ^ 《舊唐書》. "中宗即位,又令專掌制命,深被信任。" 
  13. ^ 唐會要·卷五十七》. "後上官昭容在中宗朝,獨任其事。" 
  14. ^ 呂溫. 《上官昭容書樓歌》. "君不見洛陽南市賣書肆,有人買得《研神記》,紙上香多蠹不成,昭容題處猶分明,令人惆悵難為情。" 
  15. ^ 《大唐故婕妤上官氏墓志銘並序》. "先帝自存寬厚,為掩瑕疵,昭容覺事不行,計無所出。上之,請擿伏而理,言且莫從;中之,請辭位而退,制未之許;次之,請落髮而出,卒刀挫釁;下之,請飲鴆而死,幾至顛墜。先帝惜其才用,慜以堅貞,廣求入腠之醫,才救懸絲之命,屢移朏魄,始就痊平。" 
  16. ^ 《資治通鑒·卷第二百九》. "太平公主與上官昭容謀草遺制,立溫王重茂為皇太子,皇后知政事,相王旦參謀政事。宗楚客密謂韋溫曰:「相王輔政,於理非宜;且於皇后,嫂叔不通問,聽朝之際,何以為禮?」遂帥諸宰相表請皇后臨朝,罷相王政事。" 
  17. ^ 《舊唐書·本紀第八·玄宗上》. "至六月,中宗暴崩,韋後臨朝稱制。韋溫、宗楚客、紀處訥等謀傾宗社,以睿宗介弟之重,先謀不利。上益自負,乃與太平公主謀之,公主喜,以子崇簡從。於是分遣誅韋氏之黨,比明,內外討捕,皆斬之。乃馳謁睿宗,謝不先啟請之罪。" 
  18. ^ 《資治通鑒·卷第二百九》. "及隆基入宮,昭容執燭帥宮入迎之,以制草示劉幽求。幽求為之言,隆基不許,斬於旗下。" 
  19. ^ 《大唐故婕妤上官氏墓志銘並序》. "皇鑒昭臨,聖慈軫悼,爰適制命,禮葬贈官。太平公主哀傷,賻贈絹五百匹,遣使弔祭,詞旨綢繆。" 
  20. ^ 王盧生. 上官婉兒和她的詩. 人民政協報. 2014-01-16 [2014-03-13] (中文(簡體)‎). 
  21. ^ 謝無量. 《中國大文學史》·第四編 近古文學史·上官體與四傑. "上官儀出,益為綺錯,更立六對之法。逮夫沈宋,又加精切,雖屬詞浮靡,然美麗可觀。婉兒承其祖武,與諸學士爭為華藻。沈宋應制之作,多經婉兒評定。當時以此相慕,遂為風俗。故律體之成,上官祖孫之力尤多矣" 
  22. ^ 李宜蓮. 《上官婉兒與中宗文壇》 廣西師範大學 2010. "組詩《游長寧公主流杯池》連續吟詠25首,主要描寫流杯池周圍景色,卻饒有深山幽谷的雅趣。鍾惺指出, 「非久習林園靜思高寄,不能知此況味。」該組詩語言詞采清麗新穎,境界深幽奇特,已具有唐代山水詩的典型形態,因此,美國學者史蒂芬·歐文先生說:「正是在適合於表現這一場景的返璞歸真與平淡自然的風格中,上官婉兒開啟了王維《輞川集》中的那些名篇佳作」的先河。在五言絕句中,她也表現了同樣的場景,只是在風格上更接近於後者。" 
  23. ^ 段成式. 《酉陽雜俎》·卷八·黥. "今婦人面飾用花子,起自昭容上官氏所制以掩點跡。大歷已前,士大夫妻多妒悍者,婢妾小不如意輒印面,故有月點、錢點。" 
  24. ^ 李誠. 上官婉兒·麗人行. 周末報. 2011-09-28 [2014-03-15]. 
  25. ^ 段公路. 《北戶錄》·卷第三·鶴子草. "一說:上官昭容自製花子,以掩黥處。又云:天后每對宰臣,令昭容臥於牀桾下,記所奏事。一日,宰相李對事,昭容竊窺,上覺,退朝,怒甚,取甲刀劄於面上,不許拔,昭容遽為《乞拔刀子詩》,後為花子以掩痕也。" 
  26. ^ 張垍. 《控鶴監秘記》. "婉兒心動,裙下皆濕,不覺手近昌宗。後大怒,取金刀插其髻曰:「汝敢近禁臠,罪當死。」六郎為哀求,始免,然額傷有痕。故於宮中常戴花鈿也。" 
  27. ^ 《新唐書·卷七十六·列傳第一·上官昭容》. "初,鄭方妊,夢巨人畀大稱曰:「持此稱量天下。」婉兒生逾月,母戲曰:「稱量者豈爾邪?」輒啞然應。後內秉機政,符其夢雲。" 
  28. ^ 廣元新聞網. 古今木門. 2009-11-29 [2014-02-10]. 
  29. ^ 王愷. 大唐才女的眼淚. 洛陽晚報. 2013-08-14 [2014-02-10]. 
  30. ^ 我院在咸陽市渭城區發掘唐昭容上官氏墓. 陝西省考古研究院. 2013-09-11 [2014-01-10]. 
  31. ^ 上官婉兒墓中未見棺槨,亞太日報,2013年9月12日
  32. ^ 燕趙晚報. 空墓難覓麗影上官婉兒何在. 新浪新聞. 2013-09-13 [2013-09-13]. 
  33. ^ 山東商報. 上官婉兒墓葬內部照片曝光 未見棺槨(圖). 新華網. 2013-09-13 [2013-09-14]. 
  34. ^ 上官婉兒墓誌引髮網友熱議. 青年時報. 2014-01-15 [2014-01-23] —通過網易. 
  35. ^ 上官婉兒墓入圍2013年度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初評. 人民網. 2014-03-13 [2014-03-15]. 
  36. ^ 上官婉兒墓列入陝西第6批文保單位 此次共選232處. 新華網. 2014-05-27 [2014-06-08]. 
  37. ^ 《新唐書·卷七十六·列傳第一·上官昭容》. "婉兒與近嬖至皆營外宅,邪人穢夫爭候門下,肆狎昵,因以求劇職要官。" 
  38. ^ 《資治通鑒·卷第二百九》. "上官婕妤及後宮多立外第,出入無節,朝士往往從之游處,以求進達。" 
  39. ^ 張說. 《唐昭容上官氏文集序》. "敏識聆聽,探微鏡理,開卷海納,宛若前聞,搖筆雲飛,成同宿構,古者有女史記功書過,復有女尚書決事言閥,昭容兩朝兼美,一日萬機,顧問不遺,應接如意,雖漢稱班媛,晉譽左媼,文章之道不殊,輔佐之功則異。" 
  40. ^ 武平一. 《太平廣記·卷第二百七十一》. "二十年間,野無遺逸,此其力也。" 
  41. ^ 全唐文·卷十六·起複上官氏為婕妤制》. "而賢明之業,經濟之才,素風逾邁,清輝益遠。" 
  42. ^ 張鷟. 《朝野僉載》. "博涉經史,精研文筆,班婕妤、左嬪無以加。" 
  43. ^ 呂溫. 《上官昭容書樓歌》. "工詩能賦千載同、不服丈夫勝婦人。" 
  44. ^ 許顗. 《彥周詩話》. "計之必一英奇女子也。" 
  45. ^ 袁枚. 《小倉山房詩集》·卷二·上官婉兒. "論定詩人兩首詩,簪花人作大宗師。至今頭白衡文者,若個聰明似女兒?" 
  46. ^ 丁啟陣. 上官婉兒的詩歌造詣. 騰訊. 2013-09-13 [2014-03-15]. 
  47. ^ 趙炎. 上官婉兒與人通姦純屬臆測 卻作為正史沿襲下來. 文化中國網. 2012-02-06 [2014-02-10]. 
  48. ^ 《亂世才媛》榮獲「田漢戲劇獎」一等獎. 西部在線. 2012-12-04 [2014-03-15]. 
  49. ^ 張新秋. 武后與婉兒. 《東方藝術》. 2010 [2014-03-15]. 
  50. ^ 京劇《武則天》. 中國網. 2008-01-30 [2014-03-15]. 
  51. ^ 蒲劇經典劇目《楊玉環》《上官婉兒》亮相. 藝術中國. 2012-07-31 [2014-03-15]. 
  52. ^ 中國文化報. 《無字碑》劉曦飾上官婉兒. 鳳凰網. 2012-09-12 [2014-03-15]. 

外部連結[編輯]

Wikisource-logo.svg 您可以在維基文庫中查找此百科條目的相關原始文獻:
  1. 昭容上官氏碑銘
  2. 唐昭容上官氏文集序
  3. 大唐故婕妤上官氏墓誌銘並序
  4. 舊唐書/卷51
  5. 新唐書/卷076
  6. 資治通鑑/卷208
  7. 全唐文/卷0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