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逢甲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轉到: 導覽搜尋
丘逢甲
大清工部虞衡司主事
丘逢甲.jpg
籍貫 福建省臺灣府淡水廳銅鑼灣
祖籍廣東嘉應府鎮平縣(今梅州市蕉嶺縣
族裔 漢族客家人
原名 丘秉淵
字號 仙根,號蟄仙
出生  大清同治三年十一月二十八日
(1864年12月26日)
福建省臺灣府淡水廳後壟堡銅鑼灣
(今臺灣苗栗縣銅鑼鄉竹森村)
逝世 中華民國 中華民國元年(1912年)2月25日
廣東省鎮平縣(今梅州市蕉嶺縣
親屬 (子)丘念臺
出身
  • 光緒十五年(1889年)己丑科同進士出身
著作
  • 《柏庄詩草》
  • 《嶺雲海日樓詩鈔》
位於臺中市豐原區丘逢甲紀念公園內的「丘逢甲進士碑旗桿座」

丘逢甲(1864年12月26日-1912年2月25日),譜名秉淵仙根[1],號蟄仙,晚號倉海君,又作滄海君清朝官員、詩人教育家臺灣府淡水廳銅鑼灣(今苗栗縣銅鑼鄉竹森村)客家人,祖籍廣東省嘉應府鎮平縣(今梅州市蕉嶺縣)。光緒十五年進士,曾參與臺灣民主國抗日運動,擅長詩文,有《柏庄詩草》、《嶺雲海日樓詩鈔》。

生平[編輯]

因父親丘龍章受聘講授漢文,丘逢甲於同治三年(1864年)在福建省臺灣府淡水廳後壟堡銅鑼灣(今臺灣苗栗縣銅鑼鄉竹森村)出生。幼聰穎,六歲能文,14歲即考取秀才,得到巡撫丁日昌的賞識,譽為「東寧才子」。25歲赴福州鄉試中舉。次年(光緒十五年(1889年)),至燕京赴試,考中進士,同年五月,著主事,分部學習[2],被任命為工部虞衡司主事。但丘逢甲無意在京師做官,以「親老需侍」為由返臺,受臺灣望族,原籍漳州筱雲呂氏(今稱神岡呂家)禮聘講授漢文。其兄丘先甲也因辦理鄉勇團練、開墾土地等因素,舉家遷往臺中

丘逢甲曾到臺中「衡文書院」任主講,後又於臺南嘉義舉辦新式學堂。光緒二十年(1894年),甲午戰爭爆發,丘逢甲奉旨督辦團練。次年,清軍戰敗,李鴻章日本簽訂《馬關條約》,割讓臺灣,臺灣人民激憤,丘逢甲呈文,反對割臺。條約生效後,丘逢甲倡立民主國,率紳民奉旗、璽及總統印,獻於巡撫唐景崧,並聲援義軍反抗。5月23日,唐景崧發表《臺灣民主國獨立宣言》。5月25日,臺灣民主國成立,年號「永清」,唐景崧出任總統劉永福大將軍李秉瑞為軍務大臣,丘逢甲為義勇軍統領。[3]唐景崧駐守臺北,丘逢甲奉命駐兵南崁策應。[4]

5月29日,日軍登臺,進佔基隆,守軍不敵。6月4日,總統唐景崧棄職,乘商輪船逃往廈門。丘逢甲見局勢不可為,便返回臺中,攜家眷內渡廣東嘉應州。離臺前有詩:「 宰相有權能割地,孤臣無力可回天;扁舟去作鴟夷子,回首河山意黯然。」,傳頌一時。[5]

丘逢甲內渡唐山後,先後主講潮州韓山書院、潮陽東山書院、澄海景韓書院,並與三弟樹甲共同成立嶺東同文學堂。

1896年6月丘逢甲於首次到廣州萬木草堂,其時草堂已被清廷取締,屋宇也早也歸還丘家。丘逢甲在此先後拜見了廣東巡撫許仙屏翰林院編修劉葆貞菊坡精舍山長梁詩五等。許仙屏上奏朝廷,陳述丘逢甲抗日護臺的良苦用心和義烈舉動,請求朝廷褒揚錄用,朝廷批覆「歸籍海陽」。這也是丘逢甲第一次到廣州,在邱氏書室寫下了《鎮海樓》、《珠江書感》等20多首詩。1903年,被中國現代教育奠基人何子淵等聘為興民學堂首任監督。光緒三十年(1904年)再赴廣州,任廣東學務公所參議,長住萬木草堂。三十二年(1906年),被兩廣總督岑春煊聘為兩廣學務處視學、廣州府中學堂監督、商業職業學校監督。1907年,與辛亥革命元老、同盟會嘉應州主盟人何子淵等秘密籌劃潮州黃岡起義,並參與營救遇險的革命黨人。三十四年(1908年),被推為廣東教育總會會長。宣統元年(1909年),廣東諮議局成立,丘逢甲當選議員,既而被推舉為副議長。

丘逢甲積極支持姚雨平鄒魯等人的反清革命活動。宣統三年(1911年),武昌起義爆發,各省響應,廣東宣佈獨立,推胡漢民為都督。丘逢甲被選為代表,選舉孫文中華民國臨時大總統。

民國元年(1912年),丘逢甲因積勞成疾,請假南返。2月25日,卒於廣東鎮平縣(今梅州市蕉嶺縣)員山裡門第,遺言「葬須南向,吾不忘臺灣也」。[6]丘逢甲出殯時,「執紼而哭者數千人」,有輓聯曰:「憶當年,禍水滔天,空拼九死餘生,雙手難支新建國;病今日,大星墜地,只剩二三遺老,背面同哭故將軍。」

紀念[編輯]

1961年中臺灣士紳由丘逢甲之子丘念臺監察委員楊亮功等議,在中部地區興建一所大學,為紀念丘逢甲而命名為逢甲工商學院。1961年,學校正式創建於臺中市北屯區大坑今中臺科技大學校址,大坑原為丘逢甲之兄丘先甲開發居住及墓園所在,丘逢甲本人也曾短期待過此地。而後逢甲工商學院遷往西屯區現址,1980年改制為逢甲大學

2006年5月,丘逢甲在廣東省蕉嶺縣文福鎮逢甲村的故居被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核定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7]

丘逢甲墓至今尚存,和逢甲紀念亭,皆為梅州市文物保護單位[8]

歷史評價[編輯]

正面評價[編輯]

  • 丘逢甲少年得志,卻棄官返臺從事教育工作;乙未割臺時,他首倡獨立抗日;內渡大陸後則獻身推廣新式教育,為國家培養元氣。終其一生始終對國家抱有高度的期望,具有強烈的愛國情操[9]
  • 丘逢甲的詩文曾獲得諸多學者高度的評價:錢仲聯曾評其《嶺雲海日樓詩鈔》曰「七律一種,開滿勁弓,吹裂鐵笛,真成義軍舊將之詩[10]。」柳亞子謂「時流竟說黃公度,英氣終輸倉海君,戰血臺澎心未死,寒笳殘角海東雲[11]。」梁啟超則譽為「詩界革命鉅子」、「天下健者」[12]

反面評價[編輯]

盜臺軍餉,盜粵軍裝,軍法總能逃,事變兩番成大盜
非清人物,非漢人材,人言終不息,心甘一死莫知非

爭議事件[編輯]

  • 關於是否逃亡
    • 反割臺運動期間,丘逢甲在馬關條約簽訂後屢次刺血上書,反對割臺;臺灣民主國成立時痛哭表示:「吾臺孤懸海外,去朝廷遠,朝廷之愛吾臺,曷若吾臺人之自愛。官兵又不盡足恃,一旦變生不測,朝廷遑復相顧。惟人自為戰,家自為守耳。否則禍至無日,祖宗廬墓擲諸無何有之鄉,吾儕其何以為家耶?」[21]乙未戰爭剛開戰,唐景崧逃亡。丘還痛罵唐景崧不戰而逃,宣稱:「吾臺其去矣!誤我臺民一至此極!景崧之肉,其足食乎!」[22],結果在七月末(景崧六月三日內渡,逢甲六月初五)內渡[23]逃往福建泉州[9]連雅堂在《臺灣通史》便作總評為「成敗論人,吾所不喜,獨惜其為吳湯興徐驤所笑爾。」[24]
    • 有大陸學者在書中表示,丘逢甲曾經率兵抗戰二十日,[25][26]但二十日之逃,竟敢笑人,又何異於五十步笑百步?
  • 關於是否支援唐景崧
    • 根據<讓臺記>及<中國近代史資料叢刊續編>所載述,日軍登臺後,唐景崧曾經兩次派電報「千急速速赴援」、「萬急速速赴援」(讓臺記中電文內容略有不同 「萬急急速赴援」 與 「千急急萬急急速赴援」)要求丘逢甲北上支援[27][28],但丘未予理會。
    • 其一,丘逢甲已成為日軍搜捕的重要對象,藏身困難。[29]。其二,幫辦呂賡虞的叛變投敵使義軍難以為繼。[30]。其三,也是最主要的,乃是丘逢甲深感自己無力回天,眼前又找不到像鄭成功那樣的偉人,實難扭轉危局,只有等待時機再圖恢復。[31][32]

親屬[編輯]

  • 姪女陳邱阿慎(邱欽洲的姐姐)曾任臺中市議員,其夫陳彩龍曾任臺灣省臨時省議會第三屆議員,長子陳端堂曾任第七屆臺中市市長,孫為陳文憲是前臺中市市長張溫鷹的夫婿。

相關條目[編輯]

註釋[編輯]

  1. ^ 光緒己丑科會試同年齒錄
  2. ^ 《大清德宗同天崇運大中至正經文緯武仁孝睿智端儉寬勤景皇帝實錄》(卷二百七十):光緒十五年。己丑。五月。丙午朔。……○乙卯。引見新科進士。……葉祥麟、劉如煇、鮑琪豹、士魁、徐心泰、王世琪、羅鳳華、周來賓、陳庚經、陳澤霖、曹允源、夏聲喬、丁寶銓、賀濤、張其鎡、張景旭、高樹、瑞賢、丁述曾、沈瑜寶、賴紹濂、鄒洪緯、陳恩壽、鮑心增、趙蔚坊、陳春瀛、袁用賓、王鐵珊、王為相、魏有聲、唐烜、金蓉鏡、趙繼泰、陳昌曇、高增融、何文瀾、孟瀅、張頡輔、梁於渭、李登雲、錢鴻文、林國贊、萬和錫、羅厚焜、劉錦榮、張允言、曾光岷、熊起渭、王敟、陳金臺、楊芾、陳寶森、郭集琛、黃榜書、劉華、朱懷新、易貞、費道純、唐宗海、於宗潼、王祖武、魏秀琦、雷光第、陳三立、毛慈望、張用賓、劉寶森、周秉道、高永孝、任廷揚、連培型、趙曾棣、鈺昶、邱逢甲、張立德、武瀛、武鑣、趙金壽、周朝槐、鄭籛、俱著分部學習。
  3. ^ 《臺灣通史·卷四》:初二日,紳士邱逢甲率人民等公上大總統之章。景崧受之,建元永清,旗用藍地黃虎。以兵部主事邱逢甲為義勇統領,禮部主事李秉瑞為軍務大臣,刑部主事俞明震為內務大臣,副將陳季同為外務大臣,道員姚文棟為遊說使,使詣北京,陳建國情形。
  4. ^ 《臺灣通史·卷四》:當是時,全臺之兵,土、客、新、舊為數三百數十營,每營三百六十人。景崧既駐臺北,以逢甲率所部戍附近,備策應。
  5. ^ 《臺灣通史·卷四》:十三日,日軍以一大隊迫獅球嶺。臺人請景崧駐八堵,為死守計,不從。營官李文魁馳入撫署,大呼曰:「獅球嶺亡在旦夕,非大帥督戰,諸將不用命」。景崧見其來,悚然立,舉案上令架擲地曰:「軍令俱在,好自為之」。文魁側其首以拾,則景崧已不見矣。景崧既入,攜巡撫印奔滬尾,乘德商輪船逃。將出口,砲臺開砲擊之;適德兵艦泊附近,以其擊己船也,亦開砲擊。當是時潰兵四齣,劫藩庫,焚撫署,土匪亦乘發,鬥死者五百餘人,哭聲滿巷。如是兩晝夜。林維源、林朝棟、邱逢甲相率去。
  6. ^ 《民國丘倉海先生逢甲年譜》
  7. ^ 陳斌華,抗日護臺志士丘逢甲故居獲定為全國文保單位,新華網
  8. ^ 梅州市各級文物保護單位 中國遺產網
  9. ^ 9.0 9.1 《丘逢甲傳》第214頁
  10. ^ 《夢苕庵詩話》第89頁
  11. ^ 《柳亞子詩選輯》第30頁
  12. ^ 《梁任公先生年譜長編初稿》第94頁
  13. ^ 《臺灣通史·卷三十六·列傳八·丘逢甲傳》:「...十三日,日軍迫獅球嶺,景崧未戰而走,文武多逃,逢甲亦挾款而去,或言近十萬雲。」
  14. ^ 《四魂集,魂南集》:「...林朝棟、 楊汝翼、主事邱逢甲皆擁巨資, 棄師潛逃。」
  15. ^ 《讓臺記》:「...丘逢甲,各領餉銀三個月。楊汝翼拔隊至大甲,聞變逗留不前,乘間逃回福州,將餉銀席捲而去,於勇在臺輾轉無依。」
  16. ^ 《臺海思痛錄》:「...數月之間,逢甲領去官餉銀十餘萬兩,僅有報成軍一稟而已。」
  17. ^ 《我的奮鬥史(嶺海微飆)》第68頁
  18. ^ 《丘逢甲的一生》第2-3頁
  19. ^ 《丘逢甲先生的生平》第35-39頁
  20. ^ 有人認為可能是由寄鶴齋詩話中所述舉家內渡後因領不到軍餉使得部隊怒燒邱家屋舍事件,跟臺北官署最後還剩十餘萬兩的兩件史事經傳聞混合與誇張所致。
  21. ^ 清稗類鈔 忠藎類
  22. ^ 《丘逢甲與臺灣歷史文化學術研討會文集》,第90頁
  23. ^ 丘逢甲傳p71 徐博東 黃志平
  24. ^ 《臺灣通史·卷三十六·列傳八·丘逢甲傳》:連橫曰:逢甲既去,居於嘉應,自號倉海君,慨然有報秦之志。觀其為詩,辭多激越,似不忍以書生老也。成敗論人,吾所不喜,獨惜其為吳湯興、徐驤所笑爾。
  25. ^ 廖隆盛〈剖雲行日:丘逢甲傳〉
  26. ^ 《近代中國》48期,1985年8月,頁218-224,見頁221
  27. ^ 讓臺記
  28. ^ (中國近代史資料叢刊續編)第12冊p68p69
  29. ^ 《中日戰爭》(中國近代史資料叢刊續編)第12冊,中華書局1996年版,第74—75頁
  30. ^ 林蔾《臺灣名人傳》:「日軍懸賞六十萬元來購買丘逢甲的頭。」丘逢甲〈重送頌臣〉詩中言及「人情易翻覆,交舊成鬼蜮」即指舊部呂某叛投日人事
  31. ^ 《丘逢甲文集》,花城出版社1994年版,第251—252頁
  32. ^ 丘逢甲離臺內渡考 戚其章

參考書目[編輯]

Wikisource-logo.svg
維基文庫中相關的原始文獻:
  • 連橫,《臺灣通史》
  • 鄭喜夫,《民國丘倉海先生逢甲年譜》,臺灣商務印書館,1982年版
  • 楊護源,《丘逢甲傳》,臺灣先賢先烈專輯,臺灣省文獻委員會,1997年6月
  • 錢仲聯,《夢苕庵詩話》,齊魯書社,1986年
  • 柳無非等,《柳亞子詩選輯》,人民文學出版社,1959年
  • 丁文江,《梁任公先生年譜長編初稿》,世界出版社,1958年1月
  • 易順鼎,《四魂集,魂南集》
  • 吳德功,《讓臺記》
  • 思痛子,《臺海思痛錄》
  • 丘念臺,《我的奮鬥史(嶺海微飆)》,海峽學術出版社 ,2002年5月再版
  • 蔣君章等,《丘逢甲的一生》,中外圖書出版社,1975年11月
  • 郭兆華,《丘逢甲先生的生平》,逢甲工商學院出版,1980年3月
  • 徐博東、黃志平,《丘逢甲傳》,秀威資訊出版,2011年3月再版
  • 司馬嘯青,《東寧才子:丘逢甲》(上下冊套書),秋雨文化出版,2011年2月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