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崇拜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1986年羅馬尼亞電視台對尼古拉·齊奧塞斯庫進行個人崇拜的節目

個人崇拜指以大規模宣傳手段將某個人在一個社群中塑造成崇拜對象,通常都通過媒體手段將其人格形象理想化、英雄化甚至神化。當利用大眾媒體、宣傳及其他方式予以不質疑的奉承和頻繁的頌揚,將某一在世的政治領袖塑造為理想化、英雄化、神化的公眾形象,則會產生個人崇拜。個人崇拜與人類本身具有的英雄仰慕心理類似,區別在個人崇拜必須伴隨大量的一邊倒的媒介宣傳。

詞源[編輯]

個人崇拜的英文是Cult of personality,Cult的本意是:培養、塑造,轉意為「狂熱的崇拜和迷信」,這樣Cult of personality最接近的中文詞是「造神運動」。Cult of personality在英文世界裡出名是源於1956年蘇聯共產黨中央委員會第一書記的赫魯雪夫的一篇秘密演講<關於個人崇拜及其後果>,Robert Service發現赫魯雪夫史達林時期的個人崇拜使用的"культ личности" ("kul't lichnosti")準確的翻譯是 cult of the individual「把一個人塑造為一個狂熱的迷信對象"。[1]

特徵[編輯]

崇拜者對偶像充滿信賴、敬畏,甚至願為之獻身。他們又把偶像視作認知對象,試圖理解偶像發出的訊息。他們的理解可能互有不同,他們對外部世界的看法與行為亦會因此而有所不同。[2] 通常個人崇拜現象有以下表徵,但下列特點既非判定個人崇拜的必要條件,也非判定的充分條件。

  • 崇拜對象個人及其理論被絕對化、神聖化、教條化
  • 崇拜對象以「救世主」或「解放者」的形象出現,人們對其不再具有批判、質疑的權力
  • 崇拜的程度達到迷信的程度
  • 由政客群體、社會群體共同參與的,有時甚至包括所有社會成員
  • 被崇拜者通過一切手段來鞏固和強化,並利用人們的崇拜來維繫他的地位與權利
  • 對異見者處以逮捕、酷刑、禁錮甚至死刑

弊端[編輯]

個人崇拜需要不斷地統一宣傳並排斥不協調意見的流行,這需要一些機構和政治群體來維護,當這些機構和群體是個人崇拜的受益者時,他們有足夠的動力維持現狀。但當崇拜對象死亡或發生意外時,容易使得政治形勢劇烈變化而發生動蕩,這是個人崇拜不如傳統宗教神權穩定的主要原因。

歷史背景[編輯]

古代的君主和帝王形象一般都有著極高的社會敬畏和宗教崇拜,擁有一種稱之為「君權神授」的光環,配合當地的宗教系統,使得統治者地位神聖不可動搖。這在古代的古埃及日本印加帝國西藏泰國等都很常見。羅馬帝國甚至認為他們的帝王是具備「神性」的。

在18至19世紀,隨著民主自由思想和世俗思想在歐洲和北美洲的傳播,那些中世紀的帝國發現他們很難再保持君王「神權」的光環。但之後由於傳媒廣告、影音技術、電影、電台等出於商業目的的大眾傳媒技術的發展,還有公共教育的建立,使得一些政治家和政客發現這也給他們進行個人政治宣傳提供了很好的技術條件,這也是個人崇拜在20世紀得以迅速發展起來的原因。個人崇拜因此屬於出於政治目的的「宗教形式」。

典型範例[編輯]

二戰時期是個人崇拜滋生的年代。交戰雙方,無論是以美利堅合眾國英國自由法國[來源請求]蘇聯中華民國等為主組成的同盟國軍事聯盟,還是以納粹德國大日本帝國義大利王國軍國主義國家為主組成的軸心國集團,其國內都存在著對其國家領導人的強烈個人崇拜。其中有些還在二戰後深化,如史達林、毛澤東、蔣介石等。這些個人崇拜曾在戰爭中及戰後起到過一定的積極作用。但由於其帶來的負面影響更為深遠,所以受到了當今社會的普遍抵制。

最著名的個人崇拜事例是發生在蘇聯的對列寧史達林的個人崇拜,它導致了悲劇性的後果。從其形式、規模和後果上來說,納粹德國希特勒的崇拜、 法西斯義大利墨索里尼的崇拜、波蘭畢蘇斯基的崇拜、大日本帝國天皇的崇拜與對東條英機等軍部高層的忠誠,羅馬尼亞社會主義共和國之於齊奧塞斯庫保加利亞共和國之於季米特洛夫捷克斯洛伐克社會主義共和國之於哥德瓦爾德蒙古之於蘇赫巴托喬巴山的個人崇拜,中國共產黨毛澤東的個人崇拜以及台灣國民黨統治前期對蔣中正的崇拜,也與蘇聯的個人崇拜類似。文化大革命紅衛兵對毛澤東的崇拜、朝鮮金日成金正日的崇拜等將個人崇拜演化為登峰造極的神化運動。

範例[編輯]

中華民國[編輯]

懸掛在天安門的蔣介石像
慈湖陵寢正門牌樓。牌樓上「蔣公」二字之前方使用挪抬,以示對其之個人崇拜。
總統 蔣公,您是人類的救星,您是世界的偉人。

台灣蔣中正威權獨裁的時期,就延續了其在統治大陸時期的個人崇拜政策,當時蔣的生日10月31日被視為全國性節日必須慶祝,台灣的小學國文課本當中就有大量稱頌蔣中正「愛國」、「忠勇」、「自強不息」、「不怕勞苦」、「偉大」的課文,而且這些課文為了表達對蔣中正的敬意,在「蔣總統」之前都使用挪抬。1949年之前的中國大陸以及之後的台灣都曾有相當一部分的馬路學校以「中正」命名,蔣中正在1974年10月31日生日時更仿效中國大陸發行毛主席像章的做法發行「蔣總統萬歲」徽章讓台灣民眾佩戴[3]。在1987年台灣解除戒嚴後,對蔣中正的個人崇拜逐漸開始淡化,2000年民進黨執政後更開始了大規模的去蔣化運動,許多學校、公共場所中蔣中正的銅像陸續被移除和拆毀,以至於紀念蔣中正而建的中正紀念堂曾在2007年一度更名為台灣民主紀念館,廣場前方的牌坊「大中至正」亦改名為「自由廣場」,2008年國民黨重新執政後改回原名稱中正紀念堂,維持自由廣場的變更。

1975年蔣中正去世後,台灣大權交給其子蔣經國繼承,但蔣經國曾指示當局不要為他立碑立像,並改變以往的威權作風;雖然蔣經國時期的政治在1980年代末為止尚未完全民主化,但蔣經國本人仍親自下鄉關注台灣民眾的生活,因此台灣民眾對蔣經國的反感遠較蔣介石為少,甚至認為他是歷任總統中最好的一位。中華民國台灣有不少地區的街道稱作「經國路」,但相對於「中正路」和「中山路」的數量則少很多。隨著政治的民主化,社會自由主義和個人主義的盛行,現在民間對蔣的尊崇相較於過去已經相當淡薄、甚至消失。進而演變成反感,一般的台灣人大多厭惡和反對個人崇拜[4],更不時發生破壞銅像的事件[5][6][7][8],或不當一回事。

中華人民共和國[編輯]

全世界人民心中最紅最紅的紅太陽,偉大的導師,偉大的領袖,偉大的統帥,偉大的舵手,我們最最最最敬愛的毛主席,萬壽無疆,萬壽無疆,萬壽無疆!
——文化大革命時期口號[9]

毛澤東的個人崇拜始於1940年代的延安(中共七大時由劉少奇樹立毛澤東主義作思想指標)。1957年毛澤東號召黨內外民主人士對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工作中的缺點提出意見。其中一些意見認為,共產黨實行一黨專政對中國不利,建議在中國實行多黨政治。這一行為被毛澤東宣布為右派向党進攻,是政治陰謀。有人認為毛澤東鑒於蘇聯赫魯雪夫史達林的個人崇拜及其後果提出的尖銳的批評,對於自己的地位有所擔心。

通過鄧小平所領導的反右運動,從1958年起,中國形成了一個以毛澤東為最高權威的個人崇拜時期。在三年困難時期後,毛曾一度退居二線,較少出現於公眾視野。但文革開始後,毛的個人崇拜達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在中國大陸的文化大革命中,所有的文章,包括科學論文,都要包含依據來自《毛主席語錄》的引言,而所有來自毛澤東的話在書中都是用黑體突出表示。

毛澤東時代結束前後,除了國家的門面天安門常態性的掛著毛澤東畫像以外,當局並在天安門廣場中央建立毛澤東紀念堂,內有毛的水晶棺供人瞻仰遺容。

1976年毛澤東去世後,他的繼承人華國鋒繼續推動對毛澤東的神化工作,同時開展了對華國鋒本人的個人崇拜,華國鋒的畫像隨處可見。直到1978年中國共產黨十一屆三中全會。1981年的中共十一屆六中全會鄧小平胡耀邦起草發表《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對毛澤東的歷史地位重新作出了對其個人崇拜的評價,毛澤東和華國峰的畫像不久大都被移除。

前蘇聯/俄羅斯聯邦[編輯]

莫斯科書店裡的普京畫像
「光榮的堅如磐石的列寧主義者」、「優秀的列寧主義者」、「光榮的、不屈的、偉大的領導人和戰略家」。
——史達林宣傳頭銜,聯共(布)第十七次黨代表大會[10]

蘇聯統治時期,曾將城市改以蘇共政治人物命名,如列寧格勒史達林格勒,並在前蘇聯各地廣設列寧、史達林塑像;後來隨著蘇聯解體東歐劇變,各個原加盟共和國實施了去共產化運動,其中以烏克蘭喬治亞最為徹底。

然而俄羅斯與其他加盟共和國的獨裁者,包含俄羅斯總統普京吉爾吉斯總統阿卡耶夫巴基耶夫土庫曼總統薩帕爾穆拉特·阿塔耶維奇·尼亞佐夫別爾德慕哈梅多夫哈薩克總統努爾蘇丹·納扎爾巴耶夫亞塞拜然總統蓋達爾·阿利耶夫伊利哈姆·海德爾·奧格雷·阿利耶夫白俄羅斯總統盧卡申科烏茲別克總統卡里莫夫喬治亞總統謝瓦爾德納澤薩卡什維利烏克蘭總統亞努科維奇等人都,大部今曾在蘇聯時期擔任各加盟共和國內的領導職位,即使蘇聯瓦解,仍然使用蘇聯時代大力鼓吹個人崇拜的作法塑造個人形象。

羅馬尼亞[編輯]

1986年羅馬尼亞街頭的海報
「羅馬尼亞科學進步、世界和平和國際合作的卓越貢獻者」、「黨和羅馬尼亞的光輝命運的先鋒戰士」、「廣受愛戴的羅馬尼亞人民的女兒」
——埃列娜·齊奧塞斯庫宣傳頭銜[11]

羅馬尼亞共產黨領導人尼古拉·齊奧塞斯庫在其執政後期推行對他本人和妻子埃列娜·齊奧塞斯庫個人崇拜。在其執政期間大量含有個人崇拜內容的歌曲、詩歌和繪畫出現在大眾媒體上。其生日亦被作為普遍慶祝的日子。妻子埃列娜則在宣傳中被塑造成化學領域具有世界名譽的科學家。「黨、齊奧塞斯庫、羅馬尼亞」(Partidul, Ceausescu, Romania)這一口號在羅馬尼亞也頻繁出現。[12]

南斯拉夫[編輯]

二戰戰後,南斯拉夫聯邦成立,而狄托成為南斯拉夫的開國者;後來狄托史達林交惡,蘇聯共產黨南斯拉夫共產黨逐出共產黨情報局,而狄托實施了狄托主義,除了個人崇拜外,還有以他為名的城市狄托格勒(現今蒙特內哥羅的首都波德戈里察)。

阿爾巴尼亞[編輯]

刻在山上的「恩維爾」一詞

恩維爾·霍查掌權期間推行個人崇拜,其姓名被廣泛用在組織名、標語和宣傳品中。他被宣傳為阿爾巴尼亞的救星和偉大導師。在阿爾巴尼亞國內修建了關於他的博物館,全國各地樹立了大量帶有其語錄的宣傳牌和他的雕像。[13]

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編輯]

平壤萬壽台的金日成(左)、金正日(右)父子像
擁戴全民族和全世界敬仰的偉大的金日成同志為永恆的領袖,這是我國人民最大的光榮、驕傲和子孫萬代的幸福。
——《偉大的金日成同志是我們黨和我國人民永恆的領袖》[14]

1948年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成立後,開國者金日成向來被朝鮮國民以「太陽」或「父親」敬稱,彰顯其至高無上的地位與成就,並在各地繪製金日成肖像或建立金日成雕像;而金日成的紀念歌曲則常態性的在朝鮮中央電視台播出。1994年金日成46年的統治生涯畫下句點,並由金正日繼位,確立金日成的「主體思想」、「先軍政治」等國策,更追封金日成為「共和國永遠的主席」,同時創立「主體曆」(以1912年金日成誕辰為主體紀元元年)。而金日成死後,當局為其建立了「永生塔」做為紀念,並下令在各地興建縮小版的永生塔,讓朝鮮國民能無時不刻的感受到金日成的存在。

然而金正日更為變本加厲的擴大實施自己的個人崇拜,除了大舉播送金正日將軍之歌等愛國歌曲外,電視字幕、出版品、文宣、官方文書、手機簡訊、網頁等文字媒介,凡是提到金日成或金正日姓名皆必須以粗體顯示;金正日和金日成的誕辰日(「太陽節」)也被定為假日。朝鮮官方也編造了一連串金正日的神話故事。

2010年金正恩出線成為平壤高層「欽定」的未來接班人,並冊封為朝鮮人民軍大將,當局也為金正恩量身打造了一連串的宣傳活動、宣傳歌曲、宣傳肖像與影帶。

2011年12月19日,當局對外發布了金正日的死訊,各地除了舉辦金正日的遙祭儀式外,同時朝鮮勞動黨正式由金正恩接班,並由身兼朝鮮中央軍委的金正日妹妹金敬姬與夫婿張成澤,以及參謀總長李英浩等與金正日關係密切的中央黨政軍成員在旁輔佐;而朝鮮黨中央則在金正日死後宣佈「全體國民與黨政軍全力擁護與服從金正恩的領導」。

中東國家[編輯]

利比亞卡扎菲突尼西亞布爾吉巴班阿里土耳其凱末爾葉門沙雷伊拉克海珊伊朗魯霍拉·穆薩維·霍梅尼阿里·哈梅內伊埃及納賽爾沙達特穆巴拉克敘利亞阿薩德等專制領袖,除了在國內高掛領導人肖像外,並配合官方媒體與教科書進行個人崇拜運動;其中以利比亞卡扎菲的《綠皮書》為代表性的個人崇拜文宣。

非洲[編輯]

辛巴威穆加貝象牙海岸費利克斯·烏弗埃-博瓦尼馬拉威海斯廷斯·卡穆祖·班達厄利垂亞伊薩亞斯·阿費沃爾基喀麥隆阿赫馬杜·阿希喬保羅·比亞蘇丹巴希爾多哥納辛貝·埃亞德馬加彭奧馬爾·邦戈安哥拉阿戈什蒂紐·內圖若澤·愛德華多·多斯·桑托斯烏干達伊迪·阿敏中非博卡薩衣索比亞門格斯圖梅萊斯·澤納維馬利穆薩·特拉奧雷剛果民主共和國蒙博托·塞塞·塞科洛朗-德西雷·卡比拉幾內亞艾哈邁德·塞古·杜爾迦納誇梅·恩克魯瑪肯亞喬莫·肯亞塔坦尚尼亞朱利葉斯·尼雷爾等開國總統或軍事強人多以高壓統治與洗腦教育鞏固政權。

越南[編輯]

越南共產黨領袖胡志明戰勝法國人並使越南獲得獨立後,緊接著發生了越南戰爭,而胡志明領導的越南人民軍不但打跑了美軍,還勢如破竹的打下南越首都西貢,並將西貢改名為胡志明市,同時佔領了曾為南越總統府的獨立宮並改名為統一宮,胡志明的聲望攀升至前所未有的高峰;然而胡志明在越戰戰勝之前就去世了,後來胡志明死後移靈至越南首都河內胡志明紀念堂

柬埔寨[編輯]

西哈努克在執政初期曾推行個人崇拜,並以「祖國的長明燈,民族的保護者」宣傳。紅色高棉時期波爾布特曾模仿毛澤東大量製作半身雕像。

亞太地區[編輯]

南韓國父金九與開國總統李承晚、軍事強人朴正熙菲律賓總統馬可仕印尼總統蘇加諾蘇哈托馬來西亞總理馬哈迪新加坡總理李光耀緬甸翁山奈溫印度國父甘地與首任總理尼赫魯巴基斯坦國父真納孟加拉總統謝赫·穆吉布·拉赫曼等政壇強人與民族英雄於領導獨立及執政期間透過個人魅力或威權統治使政治決策或經濟建設得以鞏固並且執行,使人民產生敬畏與崇拜心理。

中南美洲[編輯]

20世紀中南美部分國家處於軍事獨裁時期,國家領導人除了以槍桿子鞏固政權並自詡為對抗外侮的化身外,也廣泛使用官方文宣以讓全國民眾對其效忠;典型的例子如古巴巴蒂斯塔卡斯楚切·格瓦拉墨西哥波菲里奧·迪亞斯委內瑞拉戈麥斯馬科斯·佩雷斯·希門內斯查維茲、巴西的瓦加斯翁貝托·德·阿倫卡爾·卡斯特略·布朗庫奧米利奧·梅迪西、阿根廷的裴隆魏地拉加爾鐵里、祕魯的胡安·貝拉斯科·阿爾瓦拉多阿爾韋托·藤森、玻利維亞的烏戈·班塞爾、智利的皮諾切特、巴拉圭的阿爾弗雷多·斯特羅斯納、巴拿馬的諾列加、尼加拉瓜的索摩查、海地的杜瓦利埃、多明尼加的拉斐爾·特魯希略等軍事獨裁者。

德國[編輯]

納粹德國領導人希特勒在統治初期,利用其滔滔不絕的雄辯之才和豐厚的國家資源,以及其手下的國民教育與宣傳部部長戈培爾為希特勒一手打造的文宣活動,成功說服了蒙受一戰戰敗陰霾籠罩的德國人民為其死心塌地賣命與效忠,在當時盛行而後來遭德國聯邦法令禁止的納粹舉手禮就成為希特勒塑造個人崇拜的主要特色,其他法西斯主義國家如義大利王國首相墨索里尼西班牙國佛朗哥亦採取相同類似的手法進行宣傳。

德意志民主共和國時期受蘇聯影響,瓦爾特·烏布利希埃里希·昂奈克兩個東德領導人進行了一定程度的個人宣傳,在學校和國有單位大量懸掛個人標準像。

後來在納粹和東德兩個極權主義政權先後瓦解後,德國當局正式立法禁止一切形式的納粹主義活動、禁止使用納粹的相關圖騰、並且「無限期追訴」殘餘的納粹和統一社會黨員。

參看[編輯]

參考來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