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人民共和國法律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已重新導向自 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
前往: 導覽搜尋
Confusion grey.svg
提示:本條目的主題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法治
Flag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svg

中華人民共和國社會系列

人口人口列表
民族 · 宗教 · 教育
語言 · 流動人口 · 民工
戶籍制度 · 人口普查 · 分布 · 密度
殘疾人 · 人口普查 · 計劃生育
人權 · 法治 · 社會問題
衛生保健 · 社會保障
社會結構 · 生活水平
文化
文學  · 藝術與娛樂
節假日 · 電影 · 音樂
媒體 · 電視廣播 · 網際網路
體育 · 環境 · 旅遊
編輯
National Emblem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svg
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與政治
系列條目

中華人民共和國法律包括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制定和修改的基本法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制定並修改的其他法律。在某些情況下,「法律」廣義地相當於「憲法和法律」,但憲法不在本條目內容範圍內。

中華人民共和國法律必須服從《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憲法法律效力高於行政法規地方性法規自治條例單行條例、國務院部門規章地方政府規章司法解釋。中華人民共和國法律體系隨著時代轉變,亦有所不同,但建國以來一直採用成文法系統,法律淵源均表現為制定法,不包括判例法

法律體系[編輯]

中華人民共和國在立國的初期,奉行計劃經濟體制,社會發展由政府行政機關主導。其後在文化大革命期間,社會秩序大亂,文化經濟受到嚴重破壞,人們開始認識法治法律的重要。1979年,隨著社會秩序恢復和對外開放,中國政府開始制定各式各樣的法律以配合社會發展。1992年末,中國共產黨召開全國代表大會,決定中國經濟體制改革的目標是建立具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也即是說,行政命令式的計劃經濟正式被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取代。

現今世界上大部分國家的法律體系,可粗略分為普通法系大陸法系兩大類。由於歷史的因素,中國大陸和兩個特別行政區各自使用自己原來的法律體系,分別如下:

法律體系的分別,會對司法及法律的解釋權帶來重大的衝擊。舉例說:就單就法官的職能這方面來看,中國內地也跟大部分大陸法系國家的制度一致。見比較普通法系和歐陸法系。但在香港,法官判案的案例,會成為同級及下級法院的規範,成為法律的延伸。制度保障法官在判案時不會受任何(特別是來自政府及政黨)的影響。而另一方面,一但下級法官判錯案件,法院亦要依從一個非常嚴格的制度,從法律觀點上駁斥。

在每個國家的法律體系中都分為憲法實體法程序法,中國也不例外。其有三大基本實體法和三大基本程序法,三大基本實體法是民法刑法行政法。三大基本程序法是民事訴訟法刑事訴訟法行政訴訟法

基本法律[編輯]

基本法律指只有全國人大有權制定的法律(不包括憲法) 現行憲法第62條規定:「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制定和修改刑事、民事、國家機構的和其他的基本法律」

  • 香港基本法、澳門基本法屬於該地區的所有法律的基本框架
  • 刑法、民法通則等屬於諸多相關法律的框架

全國人大立法程序[編輯]

普通法律[編輯]

現行憲法第六十七規定:「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制定和修改除應當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制定的法律以外的其他法律;在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閉會期間,對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制定的法律進行部分補充和修改,但是,不得同該法律的基本原則相牴觸。」

全國人大常委會立法程序[編輯]

法律解釋[編輯]

全國人大常委會的法律解釋權[編輯]

  • 《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六十七條規定,全國人大常委會「(一)解釋憲法;(二)監督憲法的實施;(三)解釋法律」(註:近年,全國人大常委會設立了常設違憲審查機制,但尚未適用。)
  • 《中華人民共和國立法法》第二章第四節對全國人大常委會的法律解釋作了具體規定。

全國人大常委會解釋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編輯]

《香港基本法》第一百一百五十八條、《澳門基本法》第一百四十三條分別規定:

  • 《基本法》的解釋權屬於全國人大常委會。
    • 全國人大常委會授權特別行政區法院在審理案件時對《基本法》關於特別行政區自治範圍內的條款自行解釋。
    • 特別行政區法院在審理案件時對本法的其他條款也可解釋。
      • 但如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在審理案件時需要對本法關於中央人民政府管理的事務或中央和特別行政區關係的條款進行解釋,而該條款的解釋又影響到案件的判決,在對該案件作出不可上訴的終局判決前,應由特別行政區終審法院請全國人大常委會對有關條款作出解釋。如全國人大常委會作出解釋,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在引用該條款時,應以全國人大常委會的解釋為準。但在此以前作出的判決不受影響。
    • 全國人大常委會在對《基本法》進行解釋前,徵詢其全國人大常委會所屬的特別行政區基本法委員會的意見。

司法解釋[編輯]

中國內地司法解釋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最高司法機關對司法工作中具體應用法律問題所做的解釋。司法解釋分為最高人民法院審判解釋最高人民檢察院檢察解釋和這兩個機關聯合作出的解釋。當審判解釋和檢察解釋有原則性分歧時,應報請全國人大常委會解釋或決定。

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於加強法律解釋工作的決議(節錄)
1981年6月10日

  一、凡關於法律、法令條文本身需要進一步明確界限或作補充規定的,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進行解釋或用法令加以規定。

  二、凡屬於法院審判工作中具體應用法律、法令的問題,由最高人民法院進行解釋。凡屬於檢察院檢察工作中具體應用法律、法令的問題,由最高人民檢察院進行解釋。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檢察院的解釋如果有原則性的分歧,報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解釋或決定。

其他法規及文件[編輯]

Wikisource-logo.svg
維基文庫中相關的原始文獻:

中國的法律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及其常務委員會審議通過。同時也存在著若干種「法規」或「准法律」。

法規[編輯]

以下是由《中華人民共和國立法法》規定的除全國人大或全國人大常委會制定的法律之外的其他法規,這些法律均不冠以「法律」之名:

  • 國務院制定的行政法規。不可以冠「法律」的名字,但在與法律不衝突的情況下具有完全的法律效力。
  • 級人大或較大的市的人大制定的地方性法規,在本地區內有法律效力,法院裁判案件時可以參照執行,不是必須執行。在某些案件審理過程中,人民法院可以不以地方性法規、行政規章為依據。比如在認定合同無效的案件中,人民法院應當以全國人大及其常委會制定的法律和國務院制定的行政法規為依據,不得以地方性法規、行政規章為依據。民族自治地方的人民代表大會有權依照當地民族的政治、經濟和文化的特點,制定自治條例和單行條例,在本民族自治地方內有法律效力。
  • 由中央各部門以及省級或較大的市地方政府制定的規章。法院裁判案件時在它們與現行法律不衝突的情況下可以作為裁決的參考,但不是必須執行。國務院部門規章效力涉及全國;地方政府規章只在本地有效。

行政法規[編輯]

適用於全國,指國務院發布的各種命令、規定、條例、實施細則和文件,包括以國務院令發布的實施條例和實施細則;

地方性法規[編輯]

《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100條規定:「省、直轄市的人民代表大會和它們的常務委員會,在不同憲法、法律、行政法規相牴觸的前提下,可以制定地方性法規,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備案。」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立法法》第七十二條:

「省、自治區、直轄市的人民代表大會及其常務委員會根據本行政區域的具體情況和實際需要,在不同憲法、法律、行政法規相牴觸的前提下,可以制定地方性法規

設區的市的人民代表大會及其常務委員會根據本市的具體情況和實際需要,在不同憲法、法律、行政法規和本省、自治區的地方性法規相牴觸的前提下,可以對城鄉建設與管理、環境保護、歷史文化保護等方面的事項制定地方性法規,法律對設區的市制定地方性法規的事項另有規定的,從其規定。設區的市的地方性法規須報省、自治區的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批准後施行。省、自治區的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對報請批准的地方性法規,應當對其合法性進行審查,同憲法、法律、行政法規和本省、自治區的地方性法規不牴觸的,應當在四個月內予以批准。

省、自治區的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在對報請批准的設區的市的地方性法規進行審查時,發現其同本省、自治區的人民政府的規章相牴觸的,應當作出處理決定。」

自治州的人民代表大會及其常務委員會可以依照本條第二款規定行使設區的市制定地方性法規的職權。」

「省、自治區的人民政府所在地的市,經濟特區所在地的市和國務院已經批准的較大的市已經制定的地方性法規,涉及本條第二款規定事項範圍以外的,繼續有效。」

需要注意的是,上述規定的省級或市級制定的地方法規,是不能與憲法、法律、行政法規、(所屬的省級)地方性法規相牴觸,不能「變通規定」。

按上述規定,設區的市制定的地方性法規,報省、自治區人大常委會審查,是對其實質性內容與上位法規是否「牴觸」的審查。對於地方性法規的規定是否適當、立法技術是否完美、文字表述是否優美,不作審查。由於設區的市制定的的地方性法規是經省、自治區人大常委會批准的,因此,其法律效力應當與省、自治區地方性法規相同(但適用地域不同)。省、自治區人大常委會在審批設區的市制定的地方性法規過程中,如果發現與本省、自治區人民政府的規章相牴觸,可以根據情況作出相應處理。

廣東省、福建省、海南省、以及「經濟特區所在地的市」制定的在經濟特區內適用的地方性法規,可以對法律、行政法規、(所屬的省級)地方性法規做出「變通規定」,這一立法權限並不是源自《立法法》,而是源自全國人大常委會對上述省、市人民代表大會及其常委會的單獨的授權決定。但經濟特區法規在經濟特區所在地的市的非經濟特區範圍內不能適用(2011年起,國務院把經濟特區地域範圍擴大到其所在地的市的全境)。例如,珠海市人大常委會2005年5月27日制定的《珠海經濟特區道路交通安全管理條例》,在當時,該地方法規僅適用於珠海經濟特區,而不適用於屬於珠海市但不屬於珠海經濟特區的轄域。

2015年修訂的《立法法》「第七十四條 經濟特區所在地的省、市的人民代表大會及其常務委員會根據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的授權決定,制定法規,在經濟特區範圍內實施。」

自治條例和單行條例[編輯]

《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116條規定:「民族自治地方的人民代表大會有權依照當地民族的政治、經濟和文化的特點,制定自治條例和單行條例。自治區的自治條例和單行條例,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批准後生效。自治州、自治縣的自治條例和單行條例,報省或者自治區的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批准後生效,並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備案。」

《中華人民共和國立法法》第六十六條第二款對自治條例和單行條例的立法權限作了特別規定,即「可以依照當地民族的特點,對法律和行政法規的規定作出變通規定,但不得違背法律和行政法規的基本原則,不得對憲法和民族區域自治法的規定以及其他有關法律、行政法規專門就民族自治地方所作的規定作出變通規定」。

可見,民族自治地方的人民代表大會制定的自治條例和單行條例,必須報全國或自治區或省的人大常委會批准後生效。民族自治地方的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不具有制定權力。

只有自治區自治州自治縣才是民族自治地方。市、在設區的市設立的區、在縣以下設立的民族鄉,都不是民族自治地方。自治區、自治州下轄的市,普通的縣,也不屬於「民族自治地方」。例如,新疆的石河子市,不屬於法律概念的「民族自治地方」。[1]這些隸屬於自治區或自治州的縣、市、區的人民代表大會,沒有制定自治條例或單行條例的權力。

另外,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立法法》第六十三條:自治區的人民代表大會及其常務委員會,自治區首府所在的市也可以制定地方性法規。但是,地方性法規必須不同憲法、法律、行政法規(和本自治區的地方性法規)相牴觸,不能「變通規定」。自治區人大及其常委會制定的地方性法規,不需要報全國人大常委會批准後才能生效,而是僅需要報全國人大常委會備案。

國務院部門規章[編輯]

適用全國,指國務院直屬各部、辦、委,以及全國性政府組織如證監會、銀監會等發布的各種規定、條例和實施細則等,根據現行的《國家行政機關公文處理辦法》,國務院部門規章必須以部長命令形式發布。

地方政府規章[編輯]

地方政府規章指省、自治區、直轄市和較大的市的人民政府,就執行法律、行政法規、地方性法規以及本行政區域具體行政管理事項所制定的規範性法律文件的總稱。

國際條約和協定[編輯]

國際條約或協定是指中華人民共和國作為國際法主體同其他國家或地區締結的雙邊、多邊協議和其他具有條約、協定性質的文件。

司法解釋[編輯]

司法解釋」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法律淵源的一種,在司法實踐中具有法律效力,除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外,其他機關無權制定司法解釋。

行政規範性文件[編輯]

地方各級政府的紅頭文件,這些是各級政府在執行公務過程中發布的行政規範性文件,不是法律,不得與法律相牴觸。在與法律牴觸的情況下,它們會通過一定的程序被撤銷。法院在判案時可以作為一種參考。理論上它的效力較法律、行政法規、規章要弱。

這些准法律和中央的法律有時存在著衝突,所以可能通過一定的程序來撤銷;一些中央制定的法律又是必須通過行政命令(紅頭文件)等形式才能得到落實。法律往往需要政策來支持執行。

參考文獻[編輯]

  1. ^ 國家民委的民族自治地方列表

參見[編輯]

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法律法規層次
從高到低依次分為:
地方性法規、自治條例、單行條例的法律地位是平等的。

在法律的適用上,如果部門規章和地方性法規有衝突,需要提請國務院裁定適用問題。部門規章之間的衝突也需要國務院裁定解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