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庸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中庸》是儒家經典的《四書》之一。原是《禮記》第三十一篇,內文的寫成約在戰國末期至西漢之間,作者是誰尚無定論,一說是孔伋所作(子思著《中庸》),載於另一說是秦代漢代的學者所作。宋朝的儒學家對中庸非常推崇而將其從《禮記》中抽出獨立成書,朱熹則將其與《論語》、《孟子》、《大學》合編為《四書》。

「中庸」在字面上的解釋即是「中道及常理」之意。[1]而執中又當求「中和」,在一個人還沒有表現出喜怒哀樂時的的平靜情緒為「中」,表現出情緒之後經過調整而符合常理為「和」。其主旨在於修養人性。其中關聯及學習的方式(博學、審問、慎思、明辨、篤行),做人的規範如「五達道」(君臣、父子、夫婦、昆弟(兄弟)、朋友之交)和「三達德」(智、仁、勇)等。中庸所追求的修養的最高境界是「至誠」。而三字經云:「中不偏,庸不易。」

中庸提出,「天」賦予萬物「性」。「性」是萬物之所以存在的「理」。按「理」而生活,完成天所賦予的使命,就是「道」。《中庸》指出道對於人來說是各有不同的。區別,調整各種不同的使命,使之成爲大家都遵守的原則,被稱爲「修道」,即「教」。「性」、「道」、「教」之論指出了人被「天」賦予使命以及使命的重要性。這也是全篇的宗旨。[2]強調「」的重要,誠即是《大學》中所述說的「誠意」。「誠」是人先天的本性,「明」是與「誠」相生的。由誠而達到明,再由明至於誠。[3]不誠無物」,至誠的人才能充分的發揮本性與感化人群,進而成為人們的最高典範。《中庸》一文中多次引用孔子的言論及《詩經》的篇章以解釋其理念。

爭議[編輯]

作者[編輯]

傳統說法認為《中庸》是由孔子之孫子思(即孔伋)所作, 以下是對作者身分的幾種說法及其論據。

論據 :《 史記孔子世家鄭玄禮記》目錄,朱熹《中庸章句》,均作此說。

論據 :清代袁枚認為,《論語》、《孟子》提及山嶽之名,均稱泰山,而《中庸》獨稱華嶽,疑出於西京儒士依託。

清崔述洙泗考信錄認為:

    • 孔孟之言,均平實切用,惟中庸探賾索隱,欲極微妙之致。
    • 《論語》之文,應該是曾參門人所記,正與子思同時。《論語》文句簡潔易明,《孟子》文句通暢詳盡,然而中庸文句則繁複隱晦。
    • 「在下位」以下十六句,亦見於《孟子‧離婁》。傳統認為是孔子的言論,子思述說並傳予孟子。但孔子名言甚多,孟子引述時,必稱「孔子曰」,為何偏偏在這裡不同?


  • 部分孔伋作[4]

論據:日本學者武內義雄子思子考:

    • 《中庸》本《子思子》首篇(隋書音樂志引梁沈約:「中庸:取子思子」)
    • 《中庸》上卷(一至十九章)及下卷(二十章以後)思想、文體、內容均異。上卷尚有子思舊文,應寫於戰國初期,下卷則寫於秦末。

中庸一詞的意思[編輯]

宋明理學傳統闡述中庸的字面意思是:「中者,不偏不倚、無過不及之名;庸,平常也。」然而也有一些學者[誰?]認為宋明理學傳統對於中庸的闡釋有所錯誤。他們[誰?]認為先秦「中庸」一詞所謂的「中」乃是指「心中內在」的修持功夫,而非是指「不偏不倚處於中間」的行持處事。這兩方的思想差異可以參考下述外部連結的相關資料。

再參照《大學》:「此謂誠於中行於外。」二者其實兼而有之,「心中內在」的修持工夫若不失其正,其行止自然「不偏不倚處於中間」。

注疏[編輯]

參見[編輯]

註釋[編輯]

  1. ^ 鄭玄《禮記正義》庸,常也。用中為常,道也。
  2. ^ 朱熹《中庸章句》右第一章。子思述所傳之意以立言:首明道之本原出於天而不可易,其實體備於己而不可離,次言存養省察之要,終言聖神功化之極。蓋欲學者於此反求諸身而自得之,以去夫外誘之私,而充其本然之善,楊氏所謂一篇之體要是也。其下十章,蓋子思引夫子之言,以終此章之義。
  3. ^ 《中庸》自誠明,謂之性;自明誠,謂之教。誠則明矣,明則誠矣。
  4. ^ 4.0 4.1 4.2 陳耀南. 典籍英華上冊. 臺灣: 臺灣學生書局. 1982年5月: 55 (中文). 

參考文獻[編輯]

外部連結[編輯]

Wikisource-logo.svg
維基文庫中相關的原始文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