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關係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中華人民共和國-美國關係
Map indicating locations of China and USA

中國

美國
1975年美國福特總統訪華事件,開拓關係正常化。

中美關係美中關係,是指中國美國之間的國家關係。一些媒體將中美關係稱為21世紀最重要的雙邊關係。[1][2][3] 2011年的《中美聯合聲明》確認中美雙方將共同努力,建設互相尊重、互利共贏的中美合作夥伴關係。這是中美雙方對中美關係的最新的定位和表述。

目錄

看法與印象[編輯]

兩國關係的複雜之處主要在於兩國由於歷史、文化等原因對彼此的不同看法,總體講,是合作多於衝突,共同利益遠大於彼此分歧。

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目標是發展成為一個富裕、強大、統一的中國。美國的目標則致力於將自由與民主的理想散播到全世界,同時保持國家安全。因此,中國大陸目前的政治系統、意識形態直接與美國的設想和利益衝突。因此不少人戲稱為「美中不足」。

清廷與美國的關係[編輯]

美國駐津領事館懸掛過的國旗
  • 1784年,僅成立不到半年的美國,為開拓被英國所封鎖的海外貿易路線,派遣戰艦所改裝的武裝商船中國皇后號載著以人蔘皮毛為主的貨物,出發前往澳門港與清廷進行貿易。船隻進港後嗚砲十三響作紀念,並掛起13星的美國國旗,是為美國國旗第一次在中國範圍掛起。也很有可能是第一批擁有美國國藉的人進入中國範圍。是為中美關係之始。
  • 1843年,顧盛擔任首任駐華專員,駐地澳門。1844年,顧盛簽署了美國與中國的第一個條約《望廈條約》。
  • 1862年,美國在北京東交民巷建立駐華公使館。
  • 1878年,大清國在美國華盛頓設立永久性駐美公使館,首任公使陳蘭彬
  • 1902年,美國政府抗議俄國在義和團運動之後拒不撤兵滿洲違反了門戶開放政策。
  • 1905年日本在日俄戰爭後取代俄國取得滿州南部,美國和日本共同承諾要維持在滿洲的平等,但美國承認日本在華特殊利益(藍辛-石井協定)導致減低門戶開放政策的約束力。在金融上,美國努力維護門戶開放政策,成立了一個國際財團。中國的鐵路貸款通過它實現各國貨幣之間的兌換。

中華民國與美國的關係[編輯]

北洋政府時期(1912-1927年)[編輯]

參見中華民國-美國關係

二戰時期美國對一名國民革命軍士兵的宣傳畫,表明中美兩國的同盟關係。
二戰期間的中美同盟,共同合作對軸心國作戰。

1913年5月2日,美國承認以袁世凱為大總統的中華民國,開始與北洋政府建立外交關係。

1921年11月11日至1922年2月6日,召開華盛頓會議,簽署九國公約,再次確定了通過門戶開放政策維持中國的領土完整。然而,這一次由美國、英國、日本、法國,以及中國共同簽署的協定無缺乏任何的實施細則,但1931年日本侵略了滿洲並建立起滿洲國,門戶開放政策也隨之不存在了,使各國減少了約束力。

國民政府時期(1930-1940年代)[編輯]

1928年4月4日,在國民政府與美國政府就南京事件分別在南京和華盛頓發表《寧案中美協定》。7月25日,美國駐華公使馬慕瑞國民政府代表財政部長宋子文在北平簽訂《整理中美兩國關稅關係之條約》,條約的簽訂意味著美國已正式承認國民政府。二戰時期,美國對華進行援助。

1941年後美國與日本談判,希望促使中日議和,蔣介石電告美國政府不得犧牲中國以謀求對日妥協,要日本從中國撤兵及歸還侵佔中國之土地。美國政府隨後停止對日本供應戰略物資,並要日本只承認蔣介石領導之國民政府,無條件退出全部中國領土。

1943年1月11日於華盛頓簽訂《中美平等新約》,分為中文及英文版本,兩文效力相同。美國朝野普遍認為中國政府是中國民主化之希望所在。雖然中國推行訓政與美式民主差距很大,但由於同為同盟國盟友,當時美國政府、國會、一般民眾對於中國頗有好感;此時,中國抵禦日本獲列強正視與欽佩,國際地位提升。美國認為中國政府是重要盟友,可牽制日軍,但相對於美國對英國援助,中國得到美國軍援物資很少。蔣介石與美國駐華聯絡官約瑟夫·史迪威關係惡化,羅斯福以阿爾伯特·魏德邁接替其職,但中國與美國政府之間因此產生間隙。

1948年1月3日於南京簽定《中美經濟援助協定》,分為中文及英文版本,其中最特別是美方代表司徒雷登以中文簽名。8月5日協助成立中國農村復興委員會,即今中華民國行政院農業委員會前身。

1949年8月5日,美國國務院發表《中美關係白皮書》,正式名稱為《美國與中國的關係:特別著重一九四四年至一九四九年的階段》,書中表示,國民政府在國共內戰的失敗,是中華民國政府本身的領導問題,與美國無關,美國在戰後中國情勢已盡力而為,最後失敗應由國民黨負起全責,是為「袖手旁觀」政策。白皮書發表後,美國停止對中華民國的軍事援助,嚴重打擊了中華民國政府戰鬥的士氣。

台灣戒嚴時期(1950-1987年)[編輯]

1950年1月5日,美國總統杜魯門於發表「不介入台灣海峽爭端」的聲明。2月10日,美國國務院正式聲明:美國政府承認中華民國政府為中國的政府;美國國務院反對在台灣實行公民投票,以決定台灣是否繼續為中國一個省,或交付託管,或成為一獨立國。[4]。3月15日,美國參議院及眾議院外交委員會,通過5,000萬美元援華案。[5]6月25日,韓戰爆發。[6]6月27日,美國總統杜魯門宣佈第七艦隊協防台灣。[6]美國決定把台灣納入西太平洋防禦體系。7月29日,美國國務院指任命藍欽(Karl L. Rankin)為駐華公使。7月31日,援韓聯軍統帥麥克阿瑟計自東京來訪台,蔣介石兩度接見會談,並分別發表聲明,蔣發表談話謂與麥帥會談已奠定中美共同保衛台灣與軍事合作之基礎。[6]

1951年5月1日,美國軍事援華團正式成立,5月2日在台北開始辦公。[7]6月2日,美國國務院1950年有關台灣前途文件,參議院調查通過發表。[8]1953年2月27日,宣布任命藍欽為美國第36任大使。

1954年12月2日於華盛頓簽訂《中美共同防禦條約》,分為中文及英文版本。

1957年3月20日在陽明山「革命實踐研究院」擔任職員的男子劉自然,在駐台美軍上士雷諾的住宅門前,遭雷諾連開兩槍斃命,但在兩個月後,負責審理此案的美國軍事法庭卻以「殺人罪嫌證據不足」為由,宣判雷諾無罪釋放,引發台灣民眾反美衝突,史稱「劉自然事件」。

1959年,美國在台新聞處遷入日治時期「台灣教育會館」,新聞處原位於台北中山堂附近,因劉自然事件遭破壞。是1960年代台灣當時獲知歐美消息的重要管道,台美斷交後,改為非官方性質的美國文化中心。

1965年8月31日於台北簽定《美軍在華地位協定》,因應劉自然事件,規範美軍在台灣司法適用管轄範圍。

1969年1月11日,成立亞太地區肥料技術中心協定,由日本、南韓、澳大利亞、中華民國簽署。1971年5月22日,建立亞洲蔬菜研究及發展中心協議備忘錄,由南韓、菲律賓、泰國、美國、越南、中華民國簽署。

1979年1月1日,美國正式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美方與台北中華民國政府斷絕外交關係,並於3月1日撤離駐台美軍。同年美國國會通過《台灣關係法》,為美國國內法,美國政府應給予台灣政府(在1979年1月1日前美國承認其為中華民國)與其他主權國家(foreign countries, nations, states, governments, or similar entities)同等待遇。美國的政策如下:

  • 一、維持及促進美國人民與台灣之人民間廣泛、密切及友好的商務、文化及其他各種關係;並且維持及促進美國人民與中國大陸人民及其他西太平洋地區人民間的同種關係。
  • 二、表明西太平洋地區的和平及安定符合美國的政治、安全及經濟利益,而且是國際關切的事務。
  • 三、表明美國決定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外交關係之舉,是基於台灣的前途將以和平方式決定這一期望。
  • 四、任何企圖以非和平方式來決定台灣的前途之舉—包括使用經濟抵制及禁運手段在內,將被視為對西太平洋地區和平及安定的威脅,而為美國所嚴重關切;
  • 五、提供防禦性武器給台灣人民。
  • 六、維持美國的能力,以抵抗任何訴諸武力、或使用其他方式高壓手段,而危及台灣人民安全及社會經濟制度的行動。

美國在台協會(American Institute in Taiwan)於1979年1月1日美國政府改變對台灣的外交承認後不久成立。美國國務院提供大部份經費及運作指導,美國國會擔任監督角色。有華盛頓總部(AIT/Washington)。美國在台協會台北辦事處(AIT/Taipei),職員超過450人,從事商業、農產品、旅遊服務、文化交流、華語學校、貿易中心、圖書館,在高雄設有分處(AIT/Kaohsiung)。3月1日中華民國行政院成立北美事務協調委員會

雙橡園於1937年至1978年間為中華民國駐美國大使的官邸及財產。在美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前夕轉賣給民間團體自由中國之友協會。1979年4月通過台灣關係法,根據該法條,美國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之舉,不應影響台灣當局(即中華民國政府)在1978年12月31日之前或之後取得或特有的有體財產或無體財產的所有權。1986年2月5日美國內政部列為古蹟。

1980年代,以雷根為首的美國政府默許及支持台灣黨外運動,但同時支持蔣經國領導的中華民國政府

1984年10月15日,華裔美籍作家劉宜良(筆名「江南」)在美國遭到中華民國情報局僱用的台灣黑道份子刺殺身亡,史稱「江南案」,之後中華民國和美國關係緊張,中華民國方面承認江南案為該國情報局官員主使,但強調乃情報局官員獨斷專行所致,並逮捕情報局長汪希苓、副局長胡儀敏、第三處副處長陳虎門等人。

台灣解嚴後民主化時期(1987年至今)[編輯]

1994年10月10日,由中華民國外交部掌管、設立於美國之代表機構更名為駐美國台北經濟文化代表處(Taipei Economic and Cultural Representative Office in the U.S., TECRO)。

1995年6月,時任中華民國總統李登輝以私人身份訪問美國,並於母校康乃爾大學歐林講座發表題為「民之所欲,長在我心」的演講,成為中華民國臺灣)第一位訪問美國的現任國家元首,美國國會議員和康大校方都稱呼他是台灣總統。[9][10][11]

1996年,中華民國舉行第一次公民直選總統前夕,3月8日,江澤民領導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發射地對地M9型飛彈,分別落在高雄西南約44公里和基隆東邊解放軍設定的目標海域。美國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行動違反了1972年簽定的《上海公報》等3項關於和平解決台灣問題的協議。美國總統柯林頓派遣以日本橫須賀為母港的第7艦隊的「獨立號」戰鬥群前往台海,另在印度洋待命的「尼米茲號」航母也率8艘艦艇駛向台海。

2004年6月15日,美國總統小布希簽署法令推動中華民國成為世界衛生組織的觀察員,授權國務卿擬定計劃,在世界衛生組織年會上支持並為中華民國取得觀察員地位。

2008年9月19日,美國駐聯合國代表團第一次以聲明方式明確「支援台灣有意義參與聯合國專門機構」。該聲明指出,為配合美國的一個中國政策,美國支援中華民國參與不需要國家資格就能成為會員的組織,包括世界貿易組織亞太經濟合作會議

2008年10月4日,美國國防部宣布對中華民國軍售改善中華民國的防衛能力,維持政治穩定,但不會改變地區軍事平衡,強調這六份軍售合約符合《台灣關係法》規定。

2010年1月29日,美國國防部公布向中華民國出售武器的計畫,總值超過60億美元,包括114枚愛國者導彈、60架黑鷹直升機、魚叉反艦導彈、獵雷艦和防衛通訊設備等,但是不包括中華民國要求的F-16戰機。這是歐巴馬行政當局首次出售武器給中華民國。

2011年3月11日,因應日本宮城縣大海嘯及福島縣核能發電廠起火,將美國公民撤僑到台灣作為過境地點。

中華人民共和國與美國的關係[編輯]

多數觀察家認為,中美關係十分複雜。長期、全局來看,既非敵人又非夥伴;短期、局部來看,敵對與合作並存。但是毫無疑問的,中美關係是決定21世紀世界發展方向的主要因素之一。

中美關係始終不穩定。特別是在蘇聯解體後,美國最大的敵人消失,中華人民共和國失去了其制衡的作用,美國成為世界上唯一的超級大國,主導世界的發展。很多美國人對打著共產主義旗幟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不信任,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將會成為東亞的霸權國家,挑戰美國在全球的領導地位。也有人質疑中國人權狀況,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一個人權保護薄弱的國家。美國反對中華人民共和國行使對台灣的主權,這裡有意識形態和軍事戰略雙重因素。同時,許多中國人認為,美國有意削弱、分裂中國,美國通過對台軍售、飛彈防禦系統等方法來確保中華人民共和國不會對美國構成威脅,並有強烈的反美情緒。

雖然兩國之間有很多分歧,兩國關係還是有許多保持穩定的因素。中美兩國是主要的貿易合作夥伴,在反對恐怖主義、防止核擴散方面有著共同的利益。雖然冷戰的結束使兩國失去了共同的目標,反恐戰爭的開始則令恐怖主義成為兩國的新敵人,一定意義上起到了改善兩國關係的作用。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編輯]

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在頭三十年中,美國並未外交承認這個政府。美國繼續與在台灣的中華民國政府保持外交關係,並維持承認中華民國政府是全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

朝鮮戰爭[編輯]

1949年中國人民解放軍進入華南之時,美國的駐華大使館也隨中華民國政府一起撤往台北,不過部分駐華領事官員們仍留在中國大陸,直到1950年才全部撤離。1950年6月25日,韓戰爆發,中華人民共和國與美國建交的可能性也隨之破滅。

朝戰後,中美兩國關系急速惡化,但雙方都意識到對方的存在,1954年到1970年,中美之間在瑞士日內瓦以及波蘭華沙共舉行了136次大使級會談。

1970年代[編輯]

1960年代末,由於蘇聯的威脅,美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領導人都意識到,改善雙邊關係符合兩國的共同利益。1969年,美國總統尼克森上台後,為了希望改善與中國的關系,下令宣布放寬對華的貿易限制。

1972年,中共中央主席毛澤東會見到訪的美國總統尼克森

上海公報[編輯]

1971年7月15日美國總統尼克森宣布,他的國家安全顧問亨利·基辛格博士已經對北京進行了一次秘密訪問,而他本人已經受邀訪問中華人民共和國。

1972年2月,尼克森總統訪問北京杭州以及上海。尼克森返國前,美中共同簽署了《上海公報》,這是一份表達雙方對外交事務看法的聲明。在公報中,兩國承諾會為外交關係的完全正常化努力。美國認識到海峽兩岸都堅持一個中國,(並對此不表異議,)支持和平解決兩岸問題,將逐步減少在台美軍設施和武裝力量。這使得兩國之間關係正常化的障礙——台灣問題——被暫時擱置,使得重新開啟兩國在貿易以及其他領域間的接觸與合作成為可能。

成立聯絡辦事處[編輯]

1973年5月,在兩國恢復外交關係的努力下,美國政府在北京設立在華聯絡辦事處,而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也在華盛頓設立類似的辦事處。從1973年至1978年間,大衛·布魯斯喬治·布希托瑪斯·蓋茨倫納德·伍德科克等美國大使級外交官先後擔任過聯絡處負責人。

建交公報[編輯]

1975年福特總統訪華,再次確定美方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外交關係的意願。1977年卡特總統上台後不久便重申上海公報的重要性。1978年12月15日兩國政府宣布,美利堅合眾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商定自1979年1月1日起互相承認並建立外交關係。[12]

1979年1月1日的《中美建立外交關係聯合公報》中,美國宣布斷絕與中華民國的外交關係,轉而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美國再次重申上海公報中所提到的一個中國政策,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中國唯一的合法政府;中華人民共和國則表示同意美國人民繼續與台灣人民保持商務、文化以及其他非官方的往來。美國國內的《台灣關係法》則對現行法律進行修改,以鼓勵台美之間的非官方往來。

中美建交也對中華民國造成了巨大的衝擊。國民黨召開11屆3中全會應對此次衝擊,決定與中共誓不兩立、反共復國到底[13]

1979年1月,鄧小平訪美,開啟了兩國之間一連串重要、高級別的交流,這些交流活動一直延續到1989年,期間是兩國關系最好的時期。兩國之間簽署了多個雙邊條約,特別是在科技與文化領域的交流活動以及貿易交流。自1979年初開始兩國就在《科學技術合作條約》的框架下進行了數百個合作研究項目。

1979年3月1日,兩國正式在北京和華盛頓設立大使館。1979年8月,美國副總統沃爾特·蒙代爾對鄧小平的訪問進行回訪。這次訪問使得兩國在1980年9月簽署了在海洋領域、民航連接等方面的一些條約。

中越戰爭[編輯]

1969年3月中蘇爆發珍寶島衝突,中華人民共和國與蘇聯持續處於敵對狀態,而中美關係則開始正常化。1978年6月29日,越南加入蘇聯為首的經濟互助委員會(COMECON),1978年11月3日與越南簽訂了帶有軍事援助性質的《蘇越友好合作條約》,支持越南在中南半島的擴張。美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於1979年1月1日建交與中華民國斷交,鄧小平於1979年1月訪問美國,中華人民共和國1979年2月17日至3月16日爆發中越戰爭

1980年代[編輯]

817公報[編輯]

1980年代,直到1989年前,期間是美中關系最好的時期。隨著1980年雙方高層與工作層級接觸的加深,兩國開始在更廣泛的議題上進行對話,包括全球與地區戰略問題、政治、軍事問題、裁軍問題、聯合國以及其他多邊組織事務等。兩國的關係在1981年美售中華民國武器後出現短暫危機,中華人民共和國方面強烈反對美國出售武器給中華民國。1981年6月美國國務卿亞歷山大·黑格訪問北京,試圖解釋美國在與台灣維持非官方往來方面的政策。1982年5月,副總統老布希再度訪華。兩國在1982年8月17日簽署的聯合公報。在這第三個公報中,美國承諾將逐漸減少對台的武器出售,而中方則承諾和平解決台灣問題是中方的基本原則。1984年美國總統雷根與中國國務院總理趙紫陽進行了互訪。

元首互訪[編輯]

1985年7月,中國國家主席李先念訪問美國,這是中國國家元首對美國的首次訪問。1985年10月副總統老布希再度訪,並且設立了美在華的第四個總領事館(美國駐成都總領事館)。1985年至1989年間雙方進行了多次內閣層級的交流,1989年2月美國總統老布希再度訪華。

美中之間所進行的文化交流活動令兩國人民都對對方的文化、藝術以及教育成就都有更深的認識。許多中方的訪問學者以及官派留學生到美國進行學術交流。

六四事件[編輯]

1989年6月3日夜至6月4日凌晨,中國人民解放軍首都戒嚴部隊對在天安門示威的學生及市民進行武裝鎮壓,史稱六四事件。此後,絕大多數國家通過各種途徑對中國政府的行為表達了強烈譴責。美國停止高層和官方的交流,禁止出售武器給中華人民共和國,宣布對中華人民共和國實施多項經濟制裁。在1990年夏天的七國集團高峰會上,西方國家敦促中國在政治經濟領域進行進一步的改革,特別是在人權領域。

六四事件使得很多投資者對中國政府喪失信任。美國政府也在1989年6月5日和20日頒布命令與法令,停止了與中國的部分投資、貿易活動。部分制裁以立法通過,一些是行政命令,包括:

美國貿易與發展局(TDA):自1989年6月起停止在中華人民共和國開展新的活動。這項禁令直到2001年1月才由柯林頓總統宣布撤銷。 海外私人保險公司(OPIC):1989年6月起停止在華開展新活動。 發展銀行貸款/IMF貸款:美國不支持銀行以及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對中國進行貸款,除非要求貸款的項目與改善人權狀況有關。 軍需品出口:不向出口到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軍需用品發出許可令,除非出口被認為有利於美國國家利益。 武器進口:禁止從中華人民共和國進口武器、酒、煙草以及槍炮;這項禁令在1994年5月26日被解除。

1990年代[編輯]

人權問題[編輯]

台灣海峽危機[編輯]

1996年3月23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在中華民國第一次總統直接選舉前夕舉行軍事演習,被解讀為試圖干預在中華民國總統選舉——亦有人認為是表達對李登輝的不滿。選舉期間美國出動了兩個航空母艦艦群到台灣海峽。在台海危機解除後,兩國關係也開始逐漸好轉,高層交流增加,雙邊會談取得進展,雙方在人權、核不擴散以及貿易領域進行雙邊談判。

1997年江澤民主席訪問美國,這是六四天安門事件以來中華人民共和國元首首次訪問美國。次訪問中雙方簽署了官員貫徹1985年的和平利用核能源合作的有關協議等多份協議。1998年6月柯林頓總統回訪中國,走訪了中國多個城市,並與中國人民直接接觸,發表演說,向中國人民傳播美國的理想與價值觀。

中國大使館被炸事件[編輯]

1999年5月美國轟炸中華人民共和國駐貝爾格勒大使館,引發中華人民共和國民眾遊行示威。直到1999年末雙方關係才恢復。1999年10月兩國就賠償傷亡家屬及財物達成協議。美國僅承認是由於使用三年前的衛星地圖導致誤炸,但是大陸民眾普遍認為以美國的軍事、科技實力不會出現如此低級失誤,並不接受誤炸的解釋。

中美撞機事件[編輯]

2001年4月中國一架殲-8II戰鬥機監視美國EP-3E偵察機對中國的偵察活動,兩架飛機在南中國海區域相撞,美方偵察機迫降於中國海南省,中方戰鬥機撞毀,飛行員跳傘後失蹤(後經確認喪生)。經過磋商後美國總統布希寫信慰問當時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江澤民,即「兩個表示遺憾的信件」。美方人員在被拘留11天後返國。兩國關係也隨著此次事件的降溫以及此後的一系列事件而重新恢復。

2000年代[編輯]

美國911事件[編輯]

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民、美國總統小布希夫婦合影(2002年10月25日)

911事件後中美關係從本質上發生變化。中華人民共和國公開強烈支持打擊恐怖主義的戰爭。中國在聯合國安理會投票支持安理會第1373號決議,支持美國等聯軍對阿富汗的軍事打擊,並在塔利班政權垮台後向阿富汗提供了1.5億美元的人道救助。911之後中美開展了反恐方面的雙邊對話。

利益相關的參與者[編輯]

在美國恐怖襲擊後,美國不再將中華人民共和國看作是最大的潛在威脅,轉而注重中東局勢以及恐怖主義威脅,美國認識到東亞局勢必須保持穩定。2005年開始,美國提出中美兩國是「利益相關的參與者(Stakeholder)」的論點,著重強調雙方的可合作性。

在中華人民共和國也意識到美國在阿富汗以及伊拉克的軍事行動,令美國無法再在東亞製造針對中國的行動。部分民眾在事件發生後有慶祝活動或言論,指事件是美國政府和人民咎由自取,亦有另部份人察覺911所帶來的巨大破壞,並對事件深表同情,亦有部份僑胞在事發後參與救援及協助工作(其中一名華人曾喆因熱心參與救援工作,而獲得紐約市政府以他的名字為一條街道命名以作紀念)[14]。由於伊拉克局勢以及反恐方面美國必須尋求中國的合作,中華人民共和國民間的反美情緒有些微減緩但微不足道,亦有部份民眾和保守派領導層傾向由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自行作出反恐行動,不跟美國等國家合作。

台灣問題的再燃和朱成虎發言[編輯]

台灣問題依然是有待解決的問題,但是中美在這個問題上的合作也開始顯現。中華人民共和國越來越倚賴美國向台灣政府施壓,以避免直接威嚇所可能帶來的反效果。美國始終督促台灣方面信守四不一沒有的承諾。 2005年7月14日在一場由香港明天更好基金會主辦、北京政府協辦的記者會上,朱成虎回答有關中國如何回應美國介入台海衝突的問題時以英語發表核武攻美言論,內容為:

「世界人口在無限制地迅速增長,在本世紀內就要達到爆炸的極限,而地球上的資源是有限的,核戰爭是解決人口問題最有效最快速的方法。

我國政府應該丟掉一切幻想,把所有的力量集中起來全力發展核武器,爭取能夠在十年之內,儲備足夠消滅掉全球一半以上人口的核武器...如果美國人將他們的飛彈或制導武器對準中國領土內的目標區,我認為我們將必須以核武反擊。如果美國人決心干預,我們就決心反擊。我們已經做好犧牲西安以東所有城市的準備。當然,美國人將必須做好犧牲數以百計的城市的準備。在核大戰中,我們失去的只有一百多年來的沉重負擔,而我們得到的將是整個世界。中華民族必將在核大戰中得到真正的復興!」

朱成虎並說,中國領土包括台灣和中國的船艦和飛機。該言論隨後引發美國眾議院反應。

朝鮮核問題[編輯]

中華人民共和國和美國也共同在地區問題上合作。中華人民共和國在朝鮮核問題上與美國進行緊密合作,中方在朝鮮宣布退出核不擴散條約後表示強烈反對。中華人民共和國並希望維持朝鮮半島無核化。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努力下,朝鮮與美國開始了有關核問題的多邊談判。

中美政治和安全領域關係[編輯]

2006年胡錦濤布希白宮的會面。
中美軍事參訪

中美安全領域的共同利益[編輯]

中美在安全領域的共同利益主要指防止核擴散、全球反恐合作、維護地區穩定和避免台海衝突等方面。

中美政治關係的核心問題[編輯]

1979年之前,美國所承認的中國為中華民國。1979年美國與中華民國斷交,轉而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目前美國的官方政策是通過與台灣的《台灣關係法》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三個聯合公報,而構成美國自身的一個中國政策,此一個中國即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然而美方雖未正式承認中華民國,但亦根據《台灣關係法》,出口大批武器給中華民國,以作為中華人民共和國攻擊台灣之用。在美國有不少支持中華民國的聲音,主要是由於台灣對於美國在太平洋地區有極高的戰略利益。

雖然中國大陸仍期望盡量以和平方式解決「台灣問題」(台灣問題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稱呼,美國以台灣議題issue稱呼),但中國大陸亦宣稱必要時不排除發動戰爭,[15] 所以台海兩岸一直存在著爆發戰爭的可能性,更甚者將會牽動整個東亞局勢,引發各國加入戰局。

現階段無論是中國大陸還是美國都盡量避免因台灣問題而大幅影響兩國關係。美國認為東亞局勢的動蕩不利於整體國家利益,而中華人民共和國則致力於經濟發展且軍力仍受限、鄰邦諸國隨時警戒在側的情況下,亦不敢輕啟戰端,出兵台灣,影響中國大陸的整體國家利益。

中美軍事關係[編輯]

中美兩軍在韓戰越南戰爭期間曾互為對手。

中美建交後,兩軍機制性不斷發展。1997年,建立「中美國防部防務磋商機制」,至今已舉行十次防務磋商。此機制使得中美兩國國防部門增進了解、建立互信、鞏固交流與合作。中美兩軍還在海上軍事安全磋商、人道主義救援與減災和軍事環保等方面建立了定期磋商機制。2001年,撞機事件使中美兩軍關係降到「冰點」。中美兩軍的交流障礙在於:美國對中華人民共和國缺乏戰略信任,美國國會通過的《2000財年國防授權法》、《迪萊修正案》等限制美國軍隊的交流範圍。特別值得一提的是, 2005年10月,拉姆斯菲爾德首次以美國國防部長身份訪華,訪問了第二炮兵司令部,這是外國軍隊領導人首次參觀中國戰略飛彈部隊。 美軍太平洋總部司令法倫在2005年9月和2006年5月兩度訪華,並首次邀請中華人民共和國代表團觀摩美軍關島軍事演習。2007年5月,美軍太平洋司令基廷訪華,並參觀了直接對台海作戰的南京軍區,在訪問其間表示理解中國建造航空母艦的願望,並願意提供相關協助。

2014年,中國派出了「海口」號飛彈驅逐艦、「岳陽」號飛彈護衛艦、「千島湖」號綜合補給艦和「和平方舟」號醫院船等組成中國海軍水面艦艇編隊分別從三亞市、舟山市軍港起航,前往夏威夷珍珠港參加「環太平洋—2014」多國軍事演習,這是中國首次參加這一類型的軍事演習,而中國派出的艦隊規模僅次於東道主美國。

中美經貿關係[編輯]

中美經貿關係是中美關係中最重要的方面之一,經常左右著中美關係的大局,主要涵蓋投資貿易匯率知識產權保護等方面。

中美投資關係[編輯]

美國在華投資涵蓋了極其廣泛的領域,幾乎每個領域都能看到美國人的身影,美國已經成為中國外資的主要來源地。美國企業在中國設立了超過2萬個合資企業獨資企業。中國一些大公司正在成為跨國公司,也在美國有投資。

中美貿易關係[編輯]

2006年人民幣匯改對美元匯率中間價走勢圖,5月15日跌破8
時至今日,中國生產(made in china)商標已經佔據世界民生商品20%以上,成為世界工廠

根據中國海關總署統計,美國對中國的貿易逆差從2001年的281億美元增長到2011年2023億美元。中美貿易總額已經從1992年的330億美元發展到2011年的4466億美元。由於統計口徑差距,美國商務部統計數據,對中國逆差從2001年830億美元增長到2011年2955億美元,貿易總額增長到2011年5032億美元。

美國對勞動密集型產品的需求超過其國內同類產品的產出。有觀點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為保護國內市場對外國產品施行很多貿易限制,包括貿易壁壘、進口、投資缺乏透明度、進口產品需要許可、法律法規對外國企業的不平等以及要求外國企業通過輸出技術以換取市場等。中華人民共和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後部分限制已經取消,但仍存在一些貿易壁壘。

影響中美經貿關係的核心政經人物[編輯]

美國方面[編輯]

中華人民共和國方面[編輯]

中美經貿關係中美國的主張[編輯]

  1. 美國希望中華人民共和國能夠融入全球經貿體系,擴大互惠的經貿關係
  2. 美國希望中華人民共和國能向外國投資者開放壟斷性的行業,如郵電、基礎設施、電信、金融服務
  3. 美國希望中國大陸能在中國國內市場有效地保護知識產權
  4. 美國希望中華人民共和國能夠提高人民幣匯率,以此削減美國對華貿易逆差

中美經貿關係中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主張[編輯]

  1. 中華人民共和國希望美國能進一步開放美國國內市場,取消貿易壁壘,允許中國物美價廉的消費品進入
  2. 中華人民共和國希望美國能對中國中西部的投資加以關注
  3. 中華人民共和國希望美國能理解中國在保護知識產權上所作出的努力並支持在此方面取得的成果
  4. 中華人民共和國希望美國能夠理解人民幣的匯率改革是個漸進的過程,重點在於人民幣市場匯率的形成機制的完善
  5. 中華人民共和國希望美國能夠理解大幅度提高人民幣匯率無助於解決美國對華貿易逆差,只能使其他發展中國家的廉價商品代替大陸製造的產品進入美國

最惠國待遇問題[編輯]

中美貿易逆差問題[編輯]

低端組裝工業從亞洲新興工業國家轉移到中華人民共和國,中華人民共和國已經逐漸成為加工產品鏈條中的最後一環。由於美國對進口產品只計算總價格,很多台灣日本韓國的產品在中國進行加工最後一道工序後才出口到美國,其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增值的部分被高估。

進入21世紀中美貿易逆差問題成為影響中美經貿關係的主要問題,並由此涉及人民幣匯率問題

美國對中華人民共和國貿易逆差,2011年達到2023億美元(中國統計數字)或2955億美元(美國統計數字)

中美貿易逆差的美國國內原因[編輯]

中美貿易逆差的產業結構原因[編輯]

美國對華貿易逆差是全球貿易失衡的一部分,根本原因是深度的經濟結構問題。全球化時代中已開發國家為實現生產要素優化配置,把落後產業轉移到勞動力成本較低的發展中國家,其產品因具有價格競爭優勢深受已開發國家消費者歡迎,已開發國家對此類產品進口需求巨大,由此導致已開發國家發展中國家勞動密集型產品的巨額貿易逆差。中華人民共和國和東盟國家就是這類發展中國家的典型。

而中國的加工貿易政策是世界上最寬鬆的,原產地證發放標準極低,有大量已開發國家跨國公司利用這項政策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加工出口基地,經由香港再出口發展到第三國(地區)的迂迴貿易。

中美貿易逆差統計差別的原因[編輯]

主要在於通過第三方(主要是香港)的轉口貿易是否計算進入中美貿易逆差中。

中美經貿關係中的美國決議、報告[編輯]

使領館[編輯]

中華人民共和國駐美國大使館位於華盛頓;總領事館位於芝加哥休斯頓洛杉磯紐約舊金山

美國駐華大使館位於北京,總領事館位於上海廣州香港成都瀋陽武漢

被喻為兩國集團[編輯]

兩國集團G-2G2)是中國美國之間的一個非正式特殊關係,由弗雷德·伯格斯滕最初提議,在歐巴馬政府上任後以此術語作為中美關係的中心,外交政策專家開始對此進行更廣泛的研究和認同。比較有名的倡導者有美國國家安全顧問茲比格涅夫·布熱津斯基、前美國常務副國務卿羅伯特·佐利克世界銀行首席經濟學家林毅夫、英國歷史學家尼爾·弗格森等。

有人認為世界上兩個最具影響力的國家,中國和美國應儘快建立兩國集團來為現今問題制定出解決辦法[16]

參考文獻[編輯]

  1. ^ 汪洋:中美關係像夫妻 不能離婚收場,亞太日報,2013年7月12日
  2. ^ http://news.bbc.co.uk/2/hi/americas/7891511.stm
  3. ^ http://china.usc.edu/ShowArticle.aspx?articleID=1021&AspxAutoDetectCookieSupport=1
  4. ^ 張之傑等《20世紀臺灣全紀錄》,台北錦繡出版社,1991年。
  5. ^ 張之傑等《20世紀臺灣全紀錄》,台北,錦繡出版社,1991年,第309頁。
  6. ^ 6.0 6.1 6.2 陳布雷等編著,《蔣介石先生年表》,台北,傳記文學出版社,1978年6月1日,第65頁
  7. ^ 張之傑等,《20世紀臺灣全紀錄》,台北,1991年,錦繡出版社,第326頁
  8. ^ 張之傑等,《20世紀臺灣全紀錄》,台北,1991年,錦繡出版社,第327頁
  9. ^ 總統李登輝訪美國康乃爾大學,臺灣民主受推崇, 行政院新聞局
  10. ^ 民國84年李登輝總統於康乃爾大學歐林講座發表演講, 國家圖書館 (中華民國)
  11. ^ 李總統訪美與民進黨初選座談會紀實,台灣教授協會通訊,1995年7月
  12. ^ 茅家琦《蔣經國的一生和他的思想演變》,台北,臺灣商務印書館,2003年,第397頁。
  13. ^ 當時的台灣電視新聞視頻
  14. ^ http://www.brightonambulance.org/zhezackzeng.htm
  15. ^ 中華人民共和國反分裂國家法 第八條
  16. ^ Boston Study Group on Middle East Peace. Foreign Policy Association: Resource Library: Viewpoints: Moving the G-2 Forward. Fpa.org. 2009-05-14 [2010-06-27]. 

外部連結[編輯]

參見[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