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國旗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中華民國國旗
中華民國國旗
類別 FIAV 111111.svg 海陸通用國旗
比例 2:3
啟用日期 1928年12月17日
形式 紅底,左上角為藍底白日的旗幟
設計者 陸皓東
中華民國
中華民國國旗 中華民國國徽

中華民國政治及政府
系列條目


其他國家·圖集
政治主題

中華民國國旗中華民國的國家象徵之一,建國時採用五色旗北伐後被現今設計取代。其由孫中山提議,將陸皓東設計之青天白日旗置於紅旗的左上角而成,故又稱「青天白日滿地紅」;後經國民政府立法定為國旗,並在國民政府完成北伐後頒行全國。

中華民國憲法》第一章總綱第六條明定:「中華民國國旗定為紅地,左上角青天白日」。旗上三色分別象徵自由平等博愛之精神,同時亦代表中華民國以三民主義立國之初衷。除中華民國各級政府機關必須懸掛外,亦使用於其邦交國及外交使節訪問、或遇特殊慶典等。

意涵[編輯]

中華民國國旗由三色組成,單就色彩而言,分別象徵自由平等博愛之精神,以及民族民權民生三民主義。若配合色彩的形狀,青天則同時又象徵中華民族光明磊落、崇高偉大的人格和志氣;白日象徵光明坦白、大公無私的純正心地與思想[1]

中華民國政府更賦予該旗幟以中華民族獨立自由的含義,蔣中正曾在1949年10月公開宣布「只要有一面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插在我們中國領土之上,那就是我黃帝子孫獨立自由的標識。」[2]

中華民國國旗涵義[3]
國旗要素 色彩涵義 形狀涵義 抽象涵義
青天 民族、自由 蔚藍無際、純潔和平的自由追求 中華民族光明磊落、崇高偉大之人格
白日 民權、平等 ⒈白日光芒,示民主自由光華四射
⒉光芒尖鋒,示革命精銳為民前鋒
光明坦白、大公無私之心地與思想
紅地 民生、博愛 ⒈鮮血滿地的革命先烈
⒉遍滿國土的博愛精神
⒈犧牲奉獻、勇敢奮鬥的革命精神
⒉人人為我、我為人人的博愛精神

設計[編輯]

飄揚風中的青天白日滿地紅旗
高雄燈塔的青天白日滿地紅

中華民國國徽國旗法》對國旗的製作規格有如下規定[4]: 第四條

  1. 旗面之橫度與縱度為三與二之比。
  2. 青天為長方形,其面積為全旗之四分之一。
  3. 長方形之青天中置國徽上之白日青圈及十二道白尖角光芒,其白日體圓心位於長方形青天縱橫平分線之交點上。
  4. 白日體半徑與青色長方形之橫長為一與八之比。
  5. 青圈與十二道白尖角光芒之位置及尺度比例,準用關於國徽之規定。

其中左上角四分之一區的青天白日區塊,則沿用該法規對國徽製作之規範 第三條

  1. 青底圓形之圓心為白日體之圓心。
  2. 白日體半徑與青底圓形半徑,為一與三之比。
  3. 白日體圓心至白尖角光芒頂,其長度與白日體半徑,為二與一之比。
  4. 白日與十二道白尖角光芒間之青圈,其寬度等於白日體直徑十五分之一。
  5. 每道白尖角光芒之頂角為三十度,十二角為三百六十度。
  6. 白尖角光芒之上下左右排列應正對北南西東方向,其餘均勻排列。

第五條 搭配旗幟則必須使用白色旗竿,配上金黃色澤的圓頂。

名稱 法定尺度(厘米)及使用 中華民國國旗繪製方法
一號國旗(常見於放置桌面的小國旗尺寸) 24 × 16 Republic of China(Taiwan) sheet.png
二號國旗 36 × 24(內政部建議懸掛於汽機車前方專用)
三號國旗(慶賀節慶時在牌樓上方用) 48 × 32
四號國旗(陸橋和中央分隔島上使用) 72 × 48
五號國旗 96 × 64
六號國旗 144 × 96(依據國徽國旗法懸掛於建築物外使用)
七號國旗 180 × 120(依據國旗覆蓋靈柩實施要點專用)
八號國旗 240 × 160(大禮堂及會議廳使用)
九號國旗 288 × 192(大禮堂及會議廳使用)
十號國旗 360 × 240(大禮堂及會議廳使用)

雖然《中華民國憲法》與《中華民國國徽國旗法》並未規範國旗之配色標準,但根據中華民國內政部之建議,繪製國旗時應求顏色純正,故有後列之配色參考[5]

標準 青天 白日 紅地
CMYK C100-M80-Y0-K20 正白色 C0-M100-Y100-K5~10

使用[編輯]

中華民國監察院在大門上設置旗桿
室外懸掛

第 八 條室外懸掛國旗之時間,自日出起,至日落時止。

第 十 條 政府機關、學校、團體及軍事部隊,應於適當地點樹立旗桿,每日升降國旗。

第 十三 條 天雨時,除特殊情形,必須懸掛國旗外,應將國旗降下。雨停後,再行升 上。其不在規定升降時間內,不必舉行儀式。

  • 特殊情形如下:一、遇國家紀念日時。二、依照國際禮儀及慣例,外國元首抵國境訪問時,應普懸國旗以示歡迎,但僅限於其所到之處。三、奉政府核准並通知應該懸掛國旗時。
  • 依據《紀念日及節日實施辦法》第3條:「前條各紀念日,全國懸掛國旗」。屬於上述第一點與第三點,雨天不降國旗。
中華民國自由地區懸掛節日
日期 說明
1月1日 中華民國開國紀念日(即元旦)
2月28日 和平紀念日(降半旗)
3月12日 國父逝世紀念日
3月14日 反侵略日
3月29日 革命先烈紀念日
農曆4月8日 佛陀誕辰紀念日
7月15日 解嚴紀念日
9月28日 孔子誕辰紀念日
10月10日 國慶日
10月24日 聯合國日
11月12日 國父誕辰紀念日
12月25日 行憲紀念日
  • 國旗下半旗實施辦法係本部於95年12月8日以台內民字第0950187830號令發布施行,實施下半旗之相關規定及決定皆屬上開政府核准之範疇,爰實施下半旗時,如遇天雨,仍需懸掛國旗。
  • 正式升(降)國旗時,依據第十一條:一、全體肅立。二、唱國歌。三、升 (降) 旗-敬禮。四、禮成
室內懸掛

第 六 條 政府機關學校團體及軍事部隊,應於禮堂及集會場所之正面中央懸掛國旗於國父遺像之上。

  • 中華民國國軍中山室
  • 各級中央、地方政府機關、學校之正廳或司令台、禮堂暨慶典場所、會議廳
  • 公私立學校、民意機關(團體)、國軍軍事部隊、公司
  • 中華民國在海外之大使館、辦公室、協會、領土或是領島。


中華民國籍船舶上

依據國徽國旗法第十五條  駐外使領館,海軍艦隊暨船舶之升降或懸掛國旗,依本法規定辦理,並依國際慣例行之。

  • 各級公立、私立、國軍各單位、海巡署之艦艇船隻

降半旗[編輯]

總統府降半旗,以悼國殤(2014年8月6日)。

相關規定[編輯]

  • 依據國旗下半旗實施辦法
  • 第2條規定現任總統、副總統逝世時依規定降半旗:總統(自逝世之日起至安葬之日)、副總統(安葬之日)
  • 第3條 每年228和平紀念日
  • 下列人士逝世,經總統決定者,下半旗:一、對國家有特殊勳勞或偉大貢獻者。二、對世界和平或人類進步有偉大貢獻者。三、現任友邦元首。
  • 第6條因天然或人為災害造成重大傷亡時,依災害類別,由中央災害防救業務主管機關報請行政院決定下半旗。但屬國際災害事件者,由外交部報請行政院決定。
  • 第8條下半旗時,應先將國旗升至桿頂,再下降至旗身橫長二分之一處。降旗時,仍應升至桿頂,再行下降。
  • 第9條下半旗時,與國旗並列懸掛之旗幟,其高度不得高於國旗。
總統府降半旗,228和平紀念日當天。
  • 國旗下半旗實施辦法係本部於95年12月8日以台內民字第0950187830號令發布施行,實施下半旗之相關規定及決定皆屬上開政府核准之範疇,爰實施下半旗時,如遇天雨,仍需懸掛國旗

實例[編輯]

國旗使用歷程[編輯]

革命的青天白日旗[編輯]

光緒19年(1893年),革命先烈陸皓東寄住於尢列四大寇之一)在廣州家中的「聽濤閣」時,設計一面「青地、中有白日」的青天白日旗,預備作為革命的旗幟。

光緒21年(1895年),興中會總部在夏威夷成立,孫文召集革命同志舉行其首次幹部會議,通過了以青天白日旗為革命軍旗,此後多次起義皆以此旗為標幟號召,揭示「光明正照」、「自由平等」之義。

光緒26年(1900年),第二次革命時,鄭士良舉義於惠州,正式使用青天白日旗為軍旗。

討論未果[編輯]

光緒32年冬(1906年),中國革命同盟會討論國旗之形式,孫中山主張沿用青天白日旗,以紀念已犧牲之設計人及其他興中會先烈;廖仲愷提議、並連同黃興共同支持使用井字旗井田天下九州的寓意;另有人提出用金瓜鉞斧旗,以發揚漢族精神;用十八星旗,以代表十八行省;用五色旗,則可以順應中國歷史中華文化之習慣。黃興贊成用井字旗,認為青天白日旗不甚美觀,且與日軍軍旗旭日旗近似,為此,孫中山產生了在青天白日旗中,加上紅色的構想,使旗幟顏色多樣化,並如法國國旗般涵蓋自由平等博愛三種意義,此想法也成為「青天白日滿地紅旗」的濫觴。唯當時意見紛歧,國旗選用未解決而擱置。當時同盟會南洋分會副會長張永福之妻陳淑字(一說淑宗)依孫中山「加紅色的新構想」,縫製了四種國旗草案,其中的草案一即仿自美國星條旗的設計,以五條紅線作為青天白日旗的襯底。然而該草案始終未被採用。

草案一
草案一
草案二
草案二
草案三1925年成為中華民國陸軍旗
草案三
1925年成為中華民國陸軍旗
草案四1912年成為中華民國海軍旗1928年成為中華民國國旗
草案四
1912年成為中華民國海軍旗
1928年成為中華民國國旗

國旗多次更易[編輯]

武昌起義後,中華民國於民國元年(1912年)1月1日在南京肇建,臨時參議院於1月28日成立。在討論中華民國國旗的問題時,因各省革命軍使用的旗幟並不一致,引起各省代表的爭執。其中,湖北湖南江西共進會使用鐵血十八星旗,代表十八行省江蘇浙江安徽省的同盟會卻使用五色旗,以代表滿族的共和;廣東廣西福建雲南貴州省則沿襲同盟會傳統,使用青天白日旗陳炯明惠州舉兵時曾採用井字旗,會師廣州後,未再使用。

1912年2月15日,臨時參議院選舉袁世凱臨時大總統,議決臨時政府仍設南京,並電袁前來受職,在未受任前,政務仍由總統繼續執行。2月20日,臨時參議院經激烈辯論定以五色旗為國旗,鐵血十八星旗為陸軍旗,青天白日紅旗為海軍旗,井字旗為元帥旗(方藍井白)及副元帥旗(方白井藍),並咨請總統頒行,孫中山先生認為五色表示五族取義不確,將五色上下排列亦不平等、仍有階級,未可遽付頒行,遂函覆參議院可俟諸民選國會成立後,再經由國民公開表決。

參議院准袁世凱北京受職及宣誓後,袁於1912年3月10日在北京正式就第二任臨時大總統;4月1日,孫中山在南京解任,4月2日臨時政府遷往北京

5月10日,參議院討論國旗統一案;5月14日,參議院議決以五色旗為國旗,以十八星旗為陸軍旗(1912年6月11日改為十九星旗),海軍旗不變,商旗適用國旗;6月8日,此案由臨時大總統袁世凱公布施行。

北洋政府的各類旗幟[編輯]

五色旗作為國旗 (1912年—1928年)
五色旗作為國旗
Civil and state flag, civil and state ensign 被取代的舊旗幟;歷史旗幟(1912年—1928年)
十八星旗作為陸軍旗 (1912年5月14日—1912年6月11日)
十八星旗作為陸軍旗
War flag 被取代的舊旗幟;歷史旗幟(1912年5月14日—1912年6月11日)
1912年6月11日改以十九星旗作為陸軍旗 (1912年6月11日—1928年)
1912年6月11日改以十九星旗作為陸軍旗
War flag 被取代的舊旗幟;歷史旗幟(1912年6月11日—1928年)
青天白日滿地紅旗作為海軍旗 (1912年—今)
青天白日滿地紅旗作為海軍旗
Naval ensign 標準、目前使用的旗(1912年—今)
方藍井白滿地紅井字旗為元帥旗(1912年—1928年)
方藍井白滿地紅井字旗為元帥旗
被取代的舊旗幟;歷史旗幟(1912年—1928年)
方白井藍滿地紅井字旗為副元帥旗(1912年—1928年)
方白井藍滿地紅井字旗為副元帥旗
被取代的舊旗幟;歷史旗幟(1912年—1928年)

青天白日滿地紅[編輯]

南京中山陵墓室頂部的青天白日滿地紅

1921年5月5日,孫中山廣州就任非常大總統,以五色旗乃前滿清官旗、五色代表五大民族之分配代色取義不確、及五色上下排列違背五族平等等理由反對五色旗,以青天白日紅旗為國旗;但北洋政府仍為當時統治全國的政權,五色國旗仍然廣受認同。

1924年6月30日,中國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會決定以青天白日滿地紅旗為中華民國國旗。1925年,國民政府廣州成立,1926年進行北伐,所克之處,皆豎青天白日滿地紅旗。1928年12月,國民革命軍北伐結束,中國東北奉系將領張學良在12月29日宣佈東北易幟,廢五色旗,立青天白日紅旗。國民政府名義上統一中國大陸,青天白日滿地紅旗亦隨之用於全中國各地,國旗的認同逐步建立。

但也有許多名流不承認其正統性,如在1936年,國學大師章太炎逝世的時候,只願以五色旗覆蓋,不承認青天白日紅旗[7]

1946年12月25日,制憲國民大會通過《中華民國憲法》,明文規定『中華民國國旗定為紅地,左上角青天白日』,將國旗入憲。

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北京建政後,採用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確定的五星紅旗作為其國旗,退守台灣中華民國政府則繼續沿用青天白日滿地紅旗,此後青天白日滿地紅旗僅於台澎金馬地區普遍使用至今。

使用狀況[編輯]

抗戰之前[編輯]

懸掛在香港青山紅樓孫逸仙博士紀念碑兩側的中華民國國旗
懸掛在廣州孫中山大元帥府紀念館會議室的青天白日滿地紅旗

1928年國民革命軍北伐成功後,該旗作為代表中國唯一法定國旗,普遍使用在公家機關及國民黨單位,但直至抗戰以前,中國民眾對青天白日滿地紅旗的認同感有限,這與當時的中國整體環境有關;而中國共產黨在1927年第一次國共合作失敗後則多使用中國共產黨黨旗中華蘇維埃共和國國旗,至1937年第二次國共合作開始,才開始普遍使用青天白日滿地紅旗。

另外,1933年19路軍福建發動閩變時,建立了中華共和國,採用上紅下藍,中嵌黃色五角星旗與國民政府對抗。

儘管如此,由於當時國民政府已經在表面上取得了中國的統一,所以即便是山西閻錫山廣西李宗仁白崇禧廣東陳濟棠青海馬步芳還有寧夏馬鴻逵等國民黨地方派系,也陸續掛起了青天白日滿地紅旗,以象徵中華民國的再度一統。所以無論是1930年的中原大戰,還是1936年的兩廣事變,交戰各方均使用一樣的國旗,以爭奪孫中山繼承者的正統地位。

西方媒體與歷史學者習慣以Nationalist China(國民黨中國)來與先前使用五色旗的Chinese Republic(中華民國)在意義上進行區分,而青天白日滿地紅旗在當時的西方人眼中具有相當強烈的黨旗色彩,故成為這種區分的標誌物之一。

抗戰時期[編輯]

國軍第一軍持行國旗遠征印度的畫像
懸掛在北京宛平城中國人民抗日戰爭紀念館內的青天白日滿地紅旗,與其並列的是蘇聯國旗
為了建立國際公法的制度,聯合國於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被構想了出來。中間則有中華民國國旗

1936年西安事變後,國共兩黨結束了對立關係,國民黨內各地方割據勢力也在團結抗日的口號影響下,陸續團結到了中央政府的旗幟之下,從而使得青天白日滿地紅旗成為了中華民族主義的象徵,也廣泛的受到了當時中國愛國知識份子的認同。

1937年8月,國民政府同意將中國工農紅軍改編為國民革命軍第十八集團軍,延安也將中華蘇維埃共和國解散,改編為中華民國陝甘寧邊區政府,懸掛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8]

八年抗戰期間中華民國的國旗被海內外人士視為中國人民團結一心抵禦外來侵略者的象徵,尤其是1937年10月29日,在上海四行倉庫持續抵抗日軍進攻的八百壯士們,因為升起了由女童子軍楊惠敏所攜帶的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而使得中國軍人洗刷了長年以來遭遇外國軍隊時,只能被動挨打的恥辱,並贏得了上海租界內外籍人士的肯定。

陳納德率領的飛虎隊在抵達遠東展開戰鬥之後,由於隨時可能會遭到日本飛機或者地面砲火的擊落,因此國民政府也頒發了上有青天白日滿地紅旗的血幅(Blood Chit),上書:「來華助戰洋人,軍民一體救護」。隨後包括取代飛虎隊駐華空軍特遣隊以及第14航空軍等美軍正規作戰部隊的飛行員,也持續的使用這份文件作為保命的護身符。由於大多數的美國飛行員在遇險之後,多能依靠血幅獲得不同政治勢力,甚至是親日政權部隊的幫助而回到後方,因而使得中華民國國旗連帶著血幅一同受到了當時同盟國軍方高層的肯定。因為這個緣故,中華民國國旗不但成為了中美友好的歷史象徵,直到今日也都還為許多美國的二戰軍事迷所收藏。

日本扶持下的汪精衛政權國旗仍使用中華民國國旗,以表示其繼承國民政府法統。為與重慶國民政府相區別,同時為湊齊五色旗中五色緩和日軍爭執,在中華民國國旗上另加帶「和平反共建國」六字黃地黑字三角旗。1943年後移去三角旗。

在二戰後臺灣之使用[編輯]

台北街頭慶祝光復情景,國旗掛反,顯示當時台灣人民對中國陌生的程度。[9][可疑
懸掛在台北總統府內的國旗

1945年二戰結束後,中華民國國旗在台灣開始使用至今,目前也是一些國際官方及非官方場合用來標識台灣的旗幟。多數的台灣人對中華民國國旗仍有認同感,也認為青天白日滿地紅旗為代表中華民國和台灣的旗幟。一般來說,台澎金馬地區的政府機關、公共建築物或車站都會懸掛中華民國國旗;每當有重大節慶活動,國人也都會手持國旗參加代表對國家的認同。在國際場合尤其顯著,台灣人參加國外聚會多會帶著國旗。另外,儘管在英文中有時將中華民國國旗稱為台灣的旗幟「Flag of Taiwan」,但在中文語法中,將中華民國國旗稱為「台灣國旗」則可能會同時冒犯雙方支持者。綠營支持者早期在臺灣境內反對中華民國國旗,甚至不承認其代表臺灣,但為了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抗衡,逐漸接受在國際場合、官方駐外機構以中華民國國旗來代表臺灣。在早期台灣,一般中、小學生每天朝會必須參加升旗儀式,對其行標準或稍加改變的禮儀,同時以樂隊伴奏,唱《中華民國國歌》或《中華民國國旗歌》。

現行中華民國法律條文對國旗的使用時機、場合、地點、尺寸、擺設方式、原料選用有詳細的規範,甚至為維護國家尊嚴,亦禁止變造國旗樣式或添加圖示等作為。[4]

1949年後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編輯]

懸掛於廣州高等師範大禮堂——國民黨第一次全代會會址內的青天白日滿地紅旗。

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北京成立,並設計了五星紅旗作為中國大陸新的中國國旗。中華民國國旗在中國大陸被視作歷史舊物。目前其主要出現於南京總統府中山陵等有關中華民國史中國國民黨史的紀念館和陳列館,中國人民抗日戰爭紀念館等有關抗日戰爭史的紀念館和紀念地,以及歷史電視劇電影等文藝作品中。在其他場合,雖然沒有明文禁止,但一般情況不會公開展示或使用。在中國大陸電視台的台灣新聞節目畫面中出現中華民國國旗時一般會被用馬賽克屏蔽。中國大陸一些民間政治團體,如中國泛藍聯盟曾公開展示中華民國國旗[10];此外,部份台灣學生也於雙十節等中華民國節日在宿舍等地點私下展示中華民國國旗、中國國民黨黨旗,並唱中華民國國歌[11]。 隨著海峽兩岸的交流日益開放,許多來自台灣的商品,也會以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作為包裝的樣式,在中國大陸的公家機關進行販售。包含家樂福在內的大賣場,也會在自己世界各國的分店介紹中,打出中華民國國旗,以介紹自己在台灣所開設的分店。[12]

2012年8月,香港及中國保釣人士搭乘啟豐二號成功登上釣魚台,同時揮舞五星旗及青天白日滿地紅旗時被日本《讀賣新聞》記者拍攝到。該照片中的青天白日滿地紅旗被一些大陸媒體裁剪、覆蓋甚至塗改,[13],然而代表大陸當局立場的《環球時報》、《新華網》等媒體卻將圖片完整刊出。在同年9月的中國民間反日示威中,曾有群眾揮舞中華民國國旗。[14]

也有部分中華人民共和國人士認為台灣人在公共場合展現中華民國國旗有台灣獨立思想,不過青天白日滿地紅在台灣通常代表反台獨的立場,支持台灣獨立的民進黨對於國民黨制定的青天白日旗當然持負面立場。但這也說明了青天白日旗的意義非常不穩定。[15][16]

二戰後的香港[編輯]

香港七一遊行中,群眾用青天白日滿地紅旗象徵對北京政府及其治港政策的不滿及反對
香港重光儀式上,英國國旗(左)與中華民國國旗(右)飄揚在和平紀念碑附近的廣場上

香港自1842年後即為英國所統治,中華民國雖然在歷史上不曾實際統治過香港,且英國於1950年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但在香港對一個主權的認同下,中華民國國旗不時可見。

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初期,雙十節孫中山誕辰記念日等日子在香港亦經常可見到中華民國國旗。在1956年三合會發動的雙十暴動就是因為中華民國國旗被撕去而引起的。

以往於調景嶺等較多中華民國支持者聚居之處,可看到大量飄揚著的中華民國國旗。[17][18]但在調景嶺拆除重建,1997年,香港主權移交給中華人民共和國之後,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雖然未明文禁止中華民國國旗的公開懸掛展示,但是香港警察曾以「佔用政府空間」為由把街上懸掛的「青天白日滿地紅」旗拆除[19]

此外,雖香港特區政府無制定相關規定,多數香港新聞媒體在用語上以「青天白日滿地紅旗」代替「中華民國國旗」六字。[20]

此外,在香港特區政府的宣傳和大力推行國民教育下(例現時每日傍晚在全港大部分電視台報導新聞前播放的《心繫家國》廣告),有市民和學生認為五星紅旗是唯一代表中國的國旗,除了香港親台團體(如神州青年服務社)聚會和少數遊行活動外,公共場合已難看到中華民國國旗。[來源請求]屯門中山公園是香港少數長期公開展示中華民國國旗的地方。

世界各國[編輯]

海外華人社區亦可見到青天白日滿地紅旗,圖為2004年拍照的紐約華埠勿街
舊金山唐人街上空飄揚的青天白日滿地紅旗、五星紅旗以及美國星條旗。

由於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在第二次世界大戰被視為中華民族主義的象徵,許多在朝鮮半島、菲律賓、新加坡、馬來亞以及越南的華僑與華人,在日本投降時都陸續懸掛出了中華民國的國旗,以象徵自己對自己母國的擁護與認同。

至於在大韓民國,由於蔣中正於20世紀初曾經協助過金九所推動的獨立運動,因而曾經一度在南韓獲得相當崇高的地位。即便在台北與漢城斷交之後,由於過去冷戰時代反共盟友的關係,現今首爾當局在紀念朝鮮戰爭的相關活動時,仍會掛出中華民國的旗幟。

1945年新加坡華裔慶祝抗日戰爭勝利的遊行

1970年代以來,多數國家相繼承認並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外交關係和中華民國退出聯合國後,並受到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個中國原則外交協議且不承認中華民國主權。此後中華民國國旗不能在非邦交國的官方場合使用。但傳統華人社區及國際非官方場合,仍有繼續使用中華民國國旗的情況。尤其在中華民國國慶雙十節期間,傳統華人社區都遍布青天白日滿地紅旗。

1990年代後期,海外華人社區分為三大派,中華民國國籍者和泛藍支持者在外國放置中華民國國旗,中華人民共和國國籍者和其支持者在外國放置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旗,而支持泛綠的台灣僑民則使用民主進步黨黨旗或是世界台灣人大會台灣旗台灣共和國國旗等。

但在台灣出國留學的年輕學子和非官方部分運動比賽,有許多人攜帶中華民國國旗出去,實行「國民外交」。有時候留學在各國學校聯誼時,還可以看到中華民國國旗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旗一起出現的畫面。2010年中國漁船與日本巡邏船釣魚島相撞事件之後,華僑到日本駐外使領館抗議時亦有抗議人士相鄰持中華民國國旗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旗。

中華民國國內政治影響[編輯]

2004年中華民國總統大選時,泛藍陣營支持者在台北景福門揮舞中華民國國旗

由於泛藍泛綠的政治立場衝突,中華民國國旗在台灣的象徵意義有些許改變。由於歷史傳承因素,中國國民黨的黨旗沿用過去革命軍的青天白日旗,與國旗上的青天白日比例一致,在過去一黨專制的政治領域自然無所紛爭,但1987年起因解除戒嚴,各政黨陸續籌備或成立,國旗的歷史意義因政治因素捲入今日政黨競爭。

對於歷史上傳承自國家的中國國民黨,雖在制度上並未完全延續掌管國家的獨權,集會時仍會依照慣例豎立國旗,而對中華民國國旗不太認同的民主進步黨,則經常僅用民進黨黨旗或世界台灣人大會旗,但近代為了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抗衡,逐漸接受在國際場合、官方駐外機構以中華民國國旗來代表臺灣。雙方曾因此以國旗、台灣旗幟作為愛國議題,引起政治騷動,亦曾於選舉期間,辯論中國國民黨是否應撤銷與國徽相同的黨旗。對於支持台灣獨立者,如前總統李登輝等人便建議廢除中華民國國旗,但更改國旗勢必觸《中華民國憲法》,由於修憲門檻高且爭議不休,至今未能實現。

2006年12月,在中華民國陸軍司令胡鎮埔的要求下,陸軍戰備部隊在右臂配戴國旗臂章,以強化國軍官兵對國家認同的觀念,增強官兵對擔任戰備任務的光榮與使命感,也具有宣示「軍隊國家化」意涵,未來將逐步推廣至全軍官兵。

國際政治影響[編輯]

東京巨蛋棒球場外持國旗與看板為臺灣參戰2013年世界棒球經典賽加油的球迷們

由於中華民國外交政治乃至於運動參與在國際上屢受中華人民共和國干預,令中華民國國名於國際場合使用備受限制,幾經中華民國政府官方研討後,採取數種名稱進入國際舞台,其中對中華民國國家或有效治理領地代表的稱號變化甚多,在其它方面,則以「梅花旗」在運動場合最不受北京政府等政治情況影響,而中華民國國旗在國際運動活動場所亦多被抑代。

另公股民營的航空公司-中華航空公司,早年在垂直尾翼漆上中華民國國旗(俗稱「揹國旗」),1970年代後在國際航線航權談判上,常受到北京政府干擾,因此有些航線需由其子公司華信航空代飛。1995年起,為確保能在香港主權移交後持續保有航權,改用國畫水墨風格的國花-梅花為新商標或國家象徵,而卸下「揹國旗」的重責。

以國旗為基底的官方旗幟[編輯]

1928年北伐完成後,官方先後啟用了7面以國旗為基底的旗幟,分別是:1929年海關旗(同海關艦艉旗)[21]、商船旗[22]、鹽務旗[22]、警艇旗[22]、1931年海關旗(同海關艦艉旗)[22]、護漁巡艦及漁業調查試驗等船旗幟[23]、1947年警察旗[24]

海關旗、海關艦艉旗(1929 - 1931年)
海關旗、海關艦艉旗(1929 - 1931年)
海關旗(1931 - 1976年)、海關艦艉旗(1931 - 1975年)
海關旗(1931 - 1976年)、海關艦艉旗(1931 - 1975年)
警艇旗(1929 - 1949年)
警艇旗(1929 - 1949年)
警察旗(1947 - 1975年)
警察旗(1947 - 1975年)
商船旗(1929 - 1966年)
商船旗(1929 - 1966年)
護漁巡艦及漁業調查試驗等船旗幟(1935 - 1949年)
護漁巡艦及漁業調查試驗等船旗幟(1935 - 1949年)
鹽務旗(1929 - 1949年)
鹽務旗(1929 - 1949年)

相似旗幟[編輯]

1927年成立的臺灣民眾黨黨旗便仿中華民國國旗設計。另外薩摩亞國旗、1974年版緬甸國旗相似,納米比亞國旗越南人民行動黨黨旗中的黃色太陽造型也與中華民國國旗的白日極為接近。 2008年北京奧運中,北京奧運官方在有中華民國國家隊參與的比賽中,限制攜帶中華民國國旗與五星紅旗進入賽場。 有台灣棒球迷將當時的緬甸國旗帶入棒球賽現場為中華成棒隊加油。[25]

台灣民眾黨黨旗
台灣民眾黨黨旗
薩摩亞國旗
薩摩亞國旗
緬甸國旗(1974 - 2010年)
緬甸國旗(1974 - 2010年)
納米比亞國旗
納米比亞國旗
巴基斯坦俾路支省解放軍旗
巴基斯坦俾路支省解放軍旗
越南人民行動黨黨旗
越南人民行動黨黨旗

歷代國旗[編輯]

中華民國(鄂軍都督府)1911年-1912年
中華民國(鄂軍都督府)
1911年-1912年
中華民國(含中華民國臨時政府、北洋政府、護法軍政府)1912年-1928年
中華民國(含中華民國臨時政府北洋政府護法軍政府
1912年-1928年
中華民國(含廣州中華民國政府、中華民國陸海軍大元帥大本營、國民政府)1921年-至今
中華民國(含廣州中華民國政府中華民國陸海軍大元帥大本營國民政府
1921年-至今

參考文獻[編輯]

Wikisource-logo.svg
維基文庫中相關的原始文獻:

引用[編輯]

  1. ^ 全球旗幟
  2. ^ 中華民國三十八年國慶紀念告全國軍民同胞書
  3. ^ 楊敏華,中華民國憲法釋論,台北:五南圖書出版公司,2002
  4. ^ 4.0 4.1 (中文)中華民國法務部全國法規資料庫《中華民國國徽國旗法》全文
  5. ^ 國旗懸掛禮儀網 - 中華民國內政部
  6. ^ 《國旗下半旗實施辦法》第三條
  7. ^ 《憶辛亥革命前後先父章太炎若干事》中國評論學術出版社
  8. ^ 1947年陝甘寧邊區新聞簡報
  9. ^ 《解讀二二八》,李筱峰,玉山社,1994年。
  10. ^ 中國泛藍聯盟峨眉山、樂山還願,打出中華民國旗幟
  11. ^ 北大台灣留學生在宿舍裡掛出黨旗和國旗(圖). 聯合報. 2009-10-11 [2010-01-09]. 
  12. ^ 大陸超市發現中華民國國旗
  13. ^ 陸媒移花接木 青天白日國旗從釣魚台島上消失. ETtoday. 2012-08-16 [2012-10-12]. 
  14. ^ 中國反日 竟揮我國旗. 蘋果日報. 2012-09-16 [2012-09-27]. 
  15. ^ 台灣人民真的愛青天白日滿地紅旗幟嗎?. 中國評論新聞. 
  16. ^ 青天白日旗成為台獨的同盟軍?. 今日導報. 2013-11-19. 
  17. ^ 馮道仁. 香港回歸千日風雲. 新天出版社. 1997 [8 January 2013]. ISBN 978-962-7176-30-5. 
  18. ^ 黃河清. 中國沒有明天: 試論制度、文化與人性. 開益出版社. 2007 [8 January 2013]. ISBN 978-962-7123-13-2. 
  19. ^ 香港移交後之爭議事件
  20. ^ 李少南. 香港傳媒新世紀. Chinese University Press. 2003: 62– [8 January 2013]. ISBN 978-962-996-083-4. 
  21. ^ 總稅務司梅樂和1929年1月24日發布第3848號通令
  22. ^ 22.0 22.1 22.2 22.3 1929年國民政府公布《各項船舶旗幟圖》
  23. ^ 1935年4月10日國民政府公報第1712號公布
  24. ^ 1947年7月22日內政部(36)安一字第11809號訓令發布
  25. ^ 球迷揮緬甸國旗 挑戰官方尺度

書籍[編輯]

網頁[編輯]

參見[編輯]


前任:
Flag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 1912-1928.svg
五色旗

中華民國北京政府
中國大陸地區國旗
Flag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svg
青天白日滿地紅旗

1928年1949年
繼任:
Flag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svg
五星紅旗

中華人民共和國
前任:
Flag of Japan.svg
日之丸

大日本帝國日屬台灣
台灣地區國旗
Flag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svg
青天白日滿地紅旗

1945年
現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