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法律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轉到: 導覽搜尋
中華民國
中華民國國旗 中華民國國徽

中華民國政治及政府
系列條目


其他國家·圖集
政治主題

中華民國法律分為憲法法律命令三個層級,以《中華民國憲法》為基礎,所有規範皆不可違背在其上位階的規定。法規架構主要採行大陸法系體系,民事訴訟、刑事訴訟、選舉訴訟歸一般法院,而行政訴訟歸行政法院;至於軍人,則受軍法規範,時另由軍事法院負責。法律的制定主要以《中央法規標準法》作為通則。

法律體系[編輯]

概說[編輯]

中華民國是大陸法系國家,以成文法Statute Law)為法治基礎,與以判例法Case Law)為基礎的英美法系不同。

依《中央法規標準法》第2條之規定,法律的名稱分為4種:法、律、條例、通則。原則上法為一般的規定,條例為特別規定,律則是適用於戰時(如戰時軍律,現已廢除),而通則規範組織。法律需經過立法院立法程序,經由總統公布後施行。

命令則為行政機關發布之具體辦法,不得違反憲法與法律的規定。依其性質稱為規程、規則、細則、辦法、綱要、標準或準則(《中央法規標準法》第3條),以上名稱僅為例示規定,若採其他名稱亦不失其命令之效力。

另外,地方政府可在其自治範圍或依中央法律、法規之授權,制定自治法規,分為自治條例自治規則二種。前者需地方議會通過,後者僅需地方政府發布即可。

法規體系[編輯]

中華民國法律一般可分為:

歷史淵源[編輯]

歐洲大陸法[編輯]

中華民國法律屬於大陸法系,其法規、法律原則等自然與近現代大陸法的源頭德法兩國脫不了干係。 法治國家(rechtsstaat,法律作為統治的途徑)以及成文法(code civil des francais)等特色均源於以上兩國。 大陸法系的主要法源是成文法典、前國家性法律條理、行政機構的自律規則等。

相對的,英美兩國採用的是普通法制度,判例法以及習慣法作為法源的比重非常之高。 其思想則著重於法之支配(即法律高於一切)。

日本法[編輯]

中華民國之採用大陸法而非英美普通法是因為現代法律的主要制度以及知識在二十世紀初由日本傳來。

採用原因包括當時在中國法政界不少舉足輕重的人物、不論學者、作者或立法,均在日本接受教育,對英國西敏寺體制、美國華盛頓體制生疏,故而偏好日本的法制。其中包括孫文。其次,當時學界普遍認為由日本政客精心打造的日本法較於適合中國的風土民情、傳統,故予以效仿。

至今,日本法的影響處處可見,形式上最為明顯的是民國的法典、法律的合集本同日本仍稱六法全書。 思想上,直到1991年民國憲法增修條文,台灣法仍保有上世紀明治憲法的特色,如專制以及行政主權等。

法院體系[編輯]

憲法法院[編輯]

中華民國的司法機關中,並無一個被稱為「憲法法院」的法院存在。其性質相同者應為司法院大法官司法院大法官這個名稱可以指其成員,亦可以指該機關名稱。依據司法院大法官審理案件法,有權解釋憲法、統一解釋法律和審理政黨違憲解散案件的機關正式名稱為司法院大法官,以「會議」之方式合意解釋憲法和統一法律解釋,採取「集中審查制」的方式來進行違憲審查;以組成「憲法法庭」的方式來審理政黨違憲之解散案件。另外,依據中華民國憲法增修條文第2條,關於總統、副總統的彈劾案,亦應由司法院大法官組成憲法法庭審理之。

普通法院[編輯]

一般民事以及刑事案件由普通法院管轄,採三級三審制;但部分訴訟案件,例外採二級二審制。

普通法院體系按照正常訴訟程序,依序為:

專業法院:除一般普通法院外,為因應專業案件,得視情況設置專業法院。目前有臺灣高雄少年法院,負責審理高雄縣市兒童及少年觸犯刑罰法律事件,其位階等同地方法院。依據《智慧財產法院組織法》於2008年7月1日成立的智慧財產法院,負責審理智慧財產案件,其案件包含第一、二審之民事、刑事智慧財產案件與第一審之行政智慧財產案件。

行政法院[編輯]

行政訴訟由行政法院管轄,採二級二審制:

  • 高等行政法院:高等行政法院為行政訴訟案件第一審管轄法院,目前設有台北台中高雄三所高等行政法院。
  • 最高行政法院:設於台北市。

為配合司法院規劃將行政訴訟由現行二級二審改為三級二審,於地方法院設立行政訴訟庭審理簡易訴訟程序及交通裁決等事件,立法院於2011年11月1日及4日分別三讀通過行政訴訟法、行政訴訟法施行法、智慧財產案件審理法、智慧財產法院組織法、法院組織法、行政法院組織法及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等7項法律修正案。為便利民眾訴訟,並使公法爭議事件能回歸適用行政訴訟程序審判,使實務與學理歸於一致,司法院經審慎評估後,規劃將行政訴訟改制為三級二審,於地方法院設置行政訴訟庭,辦理行政訴訟簡易程序、保全證據、保全程序及強制執行等事件,並將不服交通裁決之事件改由地方法院行政訴訟庭依行政訴訟程序審理。

2012年9月6日,行政訴訟由二級二審制改為三級二審制,於地方法院設置行政訴訟庭。

軍事法院[編輯]

依《軍事審判法》之規定,軍事法院隸屬於國防部,而非司法院。軍事法院分為最高軍事法院、高等軍事法院以及地方軍事法院,除最高軍事法院應設於中央政府所在地外,均由中華民國國防部視部隊任務需要設置。

且需注意的是,最高軍事法院雖然名曰「最高」,但並非表示其為軍事案件的終審機關。關於最高軍事法院所做出的判決,在釋字436號解釋之後,可以依案件性質上訴至普通法院中的高等法院或最高法院。

檢察體系[編輯]

檢察體系制度上於各法院設置檢察署,分為最高法院檢察署、高等法院檢察署以及地方法院檢察署,各置檢察長檢察官,負責對刑事案件的偵察與起訴。雖然檢察署均附屬法院設置,但檢察體系乃獨立於法院體系運作,由法務部主管,不受法院的指揮管轄。

檢察總長是檢察體系的最高首長,同時是最高法院檢察署的最高首長。

相關爭議[編輯]

戰後的中華民國法律體系常被質疑有所偏頗,如法院體系被質疑為特定政黨的禁臠[1],檢調體系也發生過「奉命不上訴」的情事。但建國廣場負責人傅雲欽於2009年9月23日諷刺:「戒嚴時期,『黨外人士』說『法院是國民黨開的』,有道理;在民進黨也輪替執政過的現在,綠營人士還說『法院是國民黨開的』,已不符合事實。如果硬要說法院是誰開的,對於我這個無黨無派的人而言,我覺得法院是國民黨和民進黨合夥開的,國民黨股權佔七成,民進黨三成。民進黨人也常分到法院的『股利』。最近不是有幾件國民黨公職人員被法院判當選無效的案子(如張碩文廖正井)嗎?怎麼還說『法院是國民黨開的』呢?」[2]律師魏千峯於2012年2月2日說:「坦白說,民進黨對司法態度相當傳統:對自己不利的,就說是司法不公;對自己有利的,才會尊重司法。」[3]

國民黨與民進黨掌權時都企圖影響法院的運作與案件的偵辦,中華民國臺灣基本法連線更於2011年12月19日諷刺「政黨輪替,法院輪開」[4]

2013年8月15日,台灣國際研究學會會員蔡百銓說,司法單位「辦綠不辦藍,或是重判綠、輕判藍」,但是司法單位遇到民進黨新潮流系頭目就會轉彎:馬英九就任總統後,邱義仁涉及的安亞專案,法院一審判決無罪,檢調單位不再起訴;邱義仁涉及的巴紐案,涉案人金紀玖仍然逃亡美國,檢調單位卻宣布不起訴邱義仁;吳乃仁賤賣台糖國土案三審定讞,吳乃仁判刑三年半,但吳乃仁聲請再審,「再審必須重新開庭,推翻原判的機率微乎極微」,吳乃仁可以逍遙法外[5]

2013年12月6日,國民黨發言人楊偉中諷刺:長期以來,民進黨習慣以雙重標準看待司法,只要判決結果不利於民進黨就是「司法不公」,民眾早已厭倦這種說詞;台灣經過兩次政黨輪替與長期的司法改革,已初步建立司法的公信力;任何政黨與政治人物面對司法,都應該回歸司法案件的事實,積極維護司法的公正與公信力,不應動輒用「辦綠不辦藍」等政治語言轉移問題焦點、傷害司法公信;民進黨對柯建銘涉入司法關說案幾乎未置一辭,甚至縱容涉案當事人利用國會職權羞辱司法人員,這才是真正的打壓司法、干涉司法[6]

注釋[編輯]

  1. ^ 大台北地區台北市台北縣基隆市)共設有台北士林新北基隆4個地方法院。

參考文獻[編輯]

  1. ^ 楊和倫. 〈許水德語出驚人:法院也是執政黨的!〉. 《新新聞周刊》第437期第25頁. 1995年7月. 
  2. ^ 傅雲欽. 〈陳水扁應付官司荒腔走板〉. 2009年9月23日. 
  3. ^ 魏千峯. 〈民進黨不應自以為代表閩南族群〉. 《台灣蘋果日報》. 2012年2月2日. 
  4. ^ 中華民國臺灣基本法連線. 〈管他政黨輪替 法院不能輪開〉. 中華民國臺灣基本法連線新聞稿. 2011年12月19日. 
  5. ^ 蔡百銓. 〈2012年大選誰出賣蔡英文?〉. 《台灣守護周刊》第83期. 2013-08-15 [2014-03-23] (中文(台灣)‎). 
  6. ^ 中國國民黨文化傳播委員會. 〈國民黨:請民進黨停止霸凌司法〉. 中國國民黨文化傳播委員會新聞稿. 2013-12-06 (中文(台灣)‎). 

法律資源[編輯]

Wikisource-logo.svg
維基文庫中相關的原始文獻:

憲法[編輯]

公民投票法[編輯]

其他[編輯]

參見[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