義勇軍進行曲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轉到: 導覽搜尋
義勇軍進行曲
March of the Volunteers.png
澳門第5/1999號法律附件四的義勇軍進行曲樂譜

中華人民共和國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
作詞 田漢,1935年
作曲 聶耳,1935年
採用 1949年9月27日(代國歌)
1982年12月4日(國歌)
1997年7月1日(香港)
1999年12月20日(澳門)
2004年3月14日(憲法地位)
音樂試聽
Flag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svg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歷史
1949 -
 1949 - 1978
 1978 - 1982
 1982 -
義勇軍進行曲
 原歌詞
 重新填詞
 原歌詞

義勇軍進行曲》現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1935年(民國24年)由田漢作詞、聶耳作曲。聶耳當年寫作的是只有簡單伴奏的主旋律譜,由賀綠汀請當時在上海百代唱片公司擔任樂隊指揮的蘇聯作曲家阿龍·阿甫夏洛莫夫配器,不久就成為電影風雲兒女》的主題歌。目前,各類樂隊演奏此曲以及為合唱伴奏時,大多依照李煥之為此曲寫作、1953年定稿的管弦樂總譜。這首歌在抗日戰爭時期已經很流行,曾被戴安瀾將軍任師長的國民革命軍第五軍200師定為該師軍歌[1]。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時,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一屆全體會議通過《義勇軍進行曲》為代國歌;1982年12月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將其正式定為國歌,2004年3月寫入憲法

歷史[編輯]

《風雲兒女》主題曲的誕生[編輯]

田漢(右)、聶耳(左),1933年於上海
歌曲唱片

這首國歌的正式歌名現在叫做《義勇軍進行曲》,它最初是上海電通公司於民國24年(1935年)拍攝的故事影片《風雲兒女》的主題歌,由田漢作詞,聶耳譜曲,在今上海徐家匯百代小紅樓內創作出來[2]。它誕生在一天比一天緊迫的日本軍國主義侵略危機的特定背景之下。

918事變後,在中國東北大地上燃起了民族自衛抗爭的烽火。東北抗日義勇軍各軍紛紛興起。不到1年的時間,東北抗日義勇軍已達30萬之眾。2月起,部份東北各抗日武裝力量改編為抗日聯軍,繼續在各地區進行抗日鬥爭。在抗聯艱苦抗戰的時候,一首歌曲從上海的一座監獄裡傳出:這是作家田漢為當時的電影《風雲兒女》寫的一首歌詞,由聶耳譜曲,它就是《義勇軍進行曲》;這首歌一經面世,立刻引起轟動,被一直傳唱到今天。

被選為國歌經過[編輯]

1949年7月4日,在中南海勤政殿第一會議室主持召開了第六小組第一次會議,葉劍英推選郭沫若田漢茅盾錢三強歐陽予倩等5人組成國歌詞譜初選委員會,郭沫若為召集人。8月5日,第六小組第二次會議決定,聘請四位音樂專業人士馬思聰賀綠汀呂驥、姚錦為國歌詞譜初選委員會顧問。由郭沫若等人起草的《徵求國旗國徽圖案及國歌詞譜啟事》經周恩來毛澤東修改審批,分別在《人民日報》、《天津日報》、《光明日報》等各大報紙連續刊登8天。同時中國國內、香港和海外華僑報紙也紛紛轉載。

截止到8月24日,籌備會收到有關國歌稿件350多篇。同日,第六小組第三次會議在北京飯店舉行,對應徵的國歌歌詞進行分析,認為應選者很少。9月14日,第六小組第四次會議上,馬寅初提出國歌在正式大會趕不出來。9月17日,新政協籌備會第二次全體會議召開,同意擔任此項工作的第六小組直接向政協第一屆全體會議主席團提出工作情況報告。9月21日,第六小組共收到應徵國歌632件,歌詞694首。當天,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一屆全體會議在北平召開,55人組成的國旗、國徽、國歌、國都、紀年方案審查委員會成立,馬敘倫為召集人。

9月25日在中南海豐澤園,毛澤東、周恩來召開國旗、國徽、國歌、紀年、國都協商座談會,郭沫若、茅盾、黃炎培陳嘉庚張奚若馬敘倫、田漢、徐悲鴻李立三洪深艾青馬寅初梁思成、馬思聰、呂驥、賀綠汀等18人出席。馬敘倫等建議用《義勇軍進行曲》暫代國歌,徐悲鴻、郭沫若等許多委員表示支持。有的委員認為歌詞里「中華民族到了最危險的時候」不妥,郭沫若、田漢等建議歌詞修改一下,郭沫若並擬就了3段;但張奚若、梁思成反對,以法國的《馬賽曲》為例,他們認為這首歌曲是歷史性的產物,為保持其完整性,不應修改詞曲。黃炎培也不贊成修改。周恩來建議就用原來的歌詞,因為「這樣才能鼓動情感。修改後,唱起來就不會有那種情感。」最後經過毛澤東拍板,與會委員一致贊同用《義勇軍進行曲》代國歌。[3]隨後,毛澤東、周恩來和與會者一起合唱《義勇軍進行曲》,座談會結束。9月27日,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一屆全體會議正式通過《關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國都、紀年、國歌、國旗的決議》:「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歌未正式制定前,以《義勇軍進行曲》為國歌。」

1949年11月15日,《人民日報》發表了關於國旗、國歌和年號「新華社答讀者問」:「《義勇軍進行曲》是十餘年來在中國廣大人民的鬥爭中最流行的歌曲,已經具有歷史意義。採用《義勇軍進行曲》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現時的國歌而不加修改,是為了喚起人民回想祖國創造過程中的艱難憂患,鼓舞人民發揚反抗帝國主義侵略的愛國熱情,把革命進行到底。這與蘇聯人民曾長期以《國際歌》為國歌,法國人民今天仍以《馬賽曲》為國歌的作用是一樣的。」

文革時期[編輯]

《義勇軍進行曲》作為國歌唱了17年。在1966年開始的「文化大革命」中,田漢被打成「右派」,於1968年含冤去世。其作品亦被認為有「政治問題」,所以《東方紅》變成非官方國歌,也禁止演唱用田漢作詞的《義勇軍進行曲》。特別是1970年全國大規模地批判田漢、周揚夏衍陽翰笙四條漢子」,作為「四條漢子」之一的田漢在1975年被以「組織」的名義宣布為「叛徒」,並被「永遠開除黨籍」。從此,他作詞的歌曲不能再唱了,正式場合只能演奏《義勇軍進行曲》,不能唱出來;群眾集會時也只是高唱對毛澤東個人崇拜的《東方紅》和《大海航行靠舵手》。

文革以後[編輯]

「文化大革命」結束以後,當時中共中央認為,在華國鋒的領導下,已進入了新的歷史時期,《義勇軍進行曲》的歌詞已不能反映變化了的現實。1978年,全國人大成立了國歌徵集小組。最後確定由李煥之配的詞提交大會代表討論修改。最後,考慮到國歌不同於一般歌曲,為保持國歌的穩定性,只寫「聶耳曲、集體填詞」,一律不署編配者的姓名。1978年3月5日,中華人民共和國第五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一次會議以舉手表決的方式,通過集體填詞的《義勇軍進行曲》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中國人民郵政1979年發行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30周年紀念郵票,編號J.46(1-1),面額人民幣8分,就有集體填詞的《義勇軍進行曲》和歌譜。[4][5]

中國共產黨十一屆三中全會以後,1979年,原中央專案組對田漢的「結論」被推翻了。田漢得到昭雪平反,1979年4月25日在北京八寶山革命公墓為他開了一個遲到的追悼會。1982年12月4日,第五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五次會議通過關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的決議,撤銷1978年3月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通過的歌詞,恢復田漢作詞、聶耳作曲的《義勇軍進行曲》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2004年3月14日第十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二次會議正式將《義勇軍進行曲》作為國歌寫入憲法

憲法第四章章名「國旗、國徽、首都」修改為「國旗、國歌、國徽、首都」。憲法第一百三十六條增加一款,作為第二款:「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是《義勇軍進行曲》。」
——《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修正案(四)》第三十一條

2005年5月26日,國家版權局答覆中國音樂著作權協會表示,從文藝創作角度而言,國歌與其他文學藝術作品並無本質差別,應當同等地受到《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保護。[6]

歌詞[編輯]

現行版(原版)[編輯]

風雲兒女》電影片段,包括著名插曲《義勇軍進行曲
田漢 詞 聶耳 曲[7]

起來!不願做奴隸的人們!
把我們的血肉,築成我們新的長城!
中華民族到了最危險的時候,
每個人被迫著發出最後的吼聲。
起來!起來!起來!
我們萬眾一心,
冒著敵人的炮火,前進!
冒著敵人的炮火,前進!
前進!前進!進!

儘管曲譜中標註的詞作者只有田漢一人,實際上,孫師毅、聶耳也參與了作詞。孫師毅把田漢原詩的「冒著敵人的飛機大炮」改為「冒著敵人的炮火」,去掉了原作的語病,並更加簡潔和富有象徵性;聶耳將「冒著敵人的炮火,前進!」重複一次,並新增「前進!前進!進!」作為結尾,強調了呼號感,使得這篇歌詞更符合漢語歌曲對腔詞關係的要求。

集體填詞版(1978年-1982年)[編輯]

聶耳曲、集體填詞[8][9]

前進!各民族英雄的人民!
偉大的共產黨領導我們繼續長征。
萬眾一心奔向共產主義明天,
建設祖國保衛祖國英勇地鬥爭。
前進!前進!前進!
我們千秋萬代
高舉毛澤東旗幟,前進!
高舉毛澤東旗幟,前進!
前進!前進! 進!

使用情況[編輯]

中國大陸[編輯]

舉行升旗儀式時,國歌為必奏歌曲,另外,每逢國慶節的國慶盛典,外交場合和中國代表隊在國際性體育賽事奪得金牌時,也要奏國歌(見下文「其他法規」)。

此外,中國中央電視台(外語頻道、付費頻道除外)、中央人民廣播電台(每周二凌晨4:00前)[10]中國教育電視台開台之前(24小時播出頻道在每日6點鐘左右播放),亦會播放國歌以表示對國家的尊重。

香港[編輯]

自從1997年7月1日香港回歸起,《義勇軍進行曲》即在香港特別行政區作為國歌使用及受到保護,國歌可適用於升旗儀式、紀念二次世界大戰捐軀者活動或其他場合,如國際會議、太陽計劃同根同心慶回歸大匯演和特區政府就職典禮。在香港大學的重要儀式如開學典禮[11],全體師生皆會誦唱義勇軍進行曲的英文版本。國歌也會在香港一些電視台以《心繫家國》宣傳片的形式播放。

澳門[編輯]

Wikisource-logo.svg
維基文庫中相關的原始文獻:

自從1999年12月20日澳門回歸起,《義勇軍進行曲》在澳門特別行政區作為國歌的使用及保護以第5/1999號法律(Lei de Macau 5 de 1999)訂定。該法律第七條規定國歌應依照本法附件四的正式總樂譜的準確規定進行演奏,並且不得修改國歌的歌詞。依據第九條,演奏國歌時蓄意不依歌譜或更改歌詞,構成對國家象徵的不尊重。第九條也規定,以言詞、動作或散佈文書、又或以其他與公眾通訊的工具,公然侮辱國家象徵,又或對之不尊重者,處最高3年徒刑,或最高360日罰金。雖然中文及葡萄牙文都是澳門官方語文,但附件四的正式總樂譜僅有中文歌詞,沒有葡萄牙文翻譯。另外澳廣視各頻道亦會在部分時段播放國歌。

中國大陸各少數民族自治地區[編輯]

中國大陸各少數民族自治地區在官方活動場合演唱本曲,習慣上都使用漢語。不過,理論上該曲的少數民族語言版本與漢語版本是可以並行使用的。另外,在中國國歌是被列入小學課程的,少數民族學校的課本一般只有少數民族語言的版本。但是老師一般也會教漢語版。

朝鮮語版[12]
의용군 진행곡

종살이 원치 않는 사람들
피와 살로 새 장성을 쌓아가자
중화민족앞에 위기는 닥쳐
사람마다 외치는 최후의 함성
모두 일떠나라
철석같이 뭉쳐 적의 포화를 뚫고
전진!
적의 포화를 뚫고
전진! 전진! 전진진!

國際影響[編輯]

抗日戰爭期間,美國黑人歌王保羅·羅伯遜在紐約聽到《義勇軍進行曲》後,非常喜愛,不僅用英語四處演唱,還在莫斯科舉行的紀念普希金誕辰150周年大會上用漢語演唱,並用漢語灌制了唱片,取名《起來!》。[13][14]

保羅·羅伯遜演唱的英文版本[15]

March of the Volunteers

Arise!You who refuse to be bound slaves!
Let's stand up and fight for
Liberty and true democracy!
All the world is facing
The change of tyranny,
Everyone who wants freedom is now crying:
Arise!Arise!Arise!
All of us in one heart,
With the torch of freedom,
March on!
With the torch of freedom,
March on and on!

另外,斯洛維尼亞的樂隊亦演奏電子版,用英語和漢語演唱[16]英國歌手戴蒙·亞邦參與了著名中文小說《西遊記》所改編舞台劇的作曲,便使用了該曲的曲調。[17]

第二次世界大戰將要結束時,美國國務院曾提出:在反法西斯戰爭勝利之日演奏的各戰勝國音樂時,選定《義勇軍進行曲》作為代表中國的音樂[18]

其他法規[編輯]

Cquote1.svg

(一)國歌可於下列場合奏唱:
 (1)重要的慶典或政治性公眾集會開始時;
 (2)正式的外交場合或重大的國際性集會開始時;
 (3)遇有維護國家尊嚴的鬥爭場合。
(二)國歌不得在下列場合奏唱:
 (1)私人婚喪慶悼;
 (2)舞會、聯誼會等娛樂活動;
 (3)商業活動。
(三)集會奏唱國歌時,應肅立致敬,不得交談、擊節或鼓掌。
(四)國歌不得與其他歌曲緊接奏唱。但遇舉行接待國賓的儀式和國際性的集會,則可連奏有關國家的國歌。

Cquote2.svg
——《中共中央宣傳部關於國歌奏唱的暫行辦法》

另外,軍人在奏唱國歌的場合應立正,行舉手禮,軍容要嚴整,表情要肅穆。   

中共中央宣傳部還規定:國歌要求人人會唱。小學要將教唱國歌列入課程,應根據歌詞的內容對學生進行愛國主義教育。從歌中體會中華民族苦難深重的歷史和中華先烈不屈的戰鬥精神,從而激發民族責任感,從小樹立為祖國奮鬥、獻身的堅定信念。而《愛國主義教育實施綱要》提到:

Cquote1.svg

29.進行愛國主義教育,需要提倡必要的禮儀,特別要提倡有助於培養對國旗、國歌、國徽崇敬感的必要禮儀,增強人們的愛國主義情感。
32.唱國歌是公民表達愛國情感的一種神聖行為,在升國旗儀式和大型集會等活動中,要奏國歌,而且要提倡齊唱國歌。奏、唱國歌時應莊嚴肅立。在國際體育比賽的頒獎儀式上,升中國國旗、奏中國國歌時,運動員要向向國旗肅立,唱國歌。
34.成年公民和小學三年以上學生都應當會唱國歌,並能理解國歌的內容和國旗、國徽的涵義。

Cquote2.svg
——《愛國主義教育實施綱要》

參考文獻[編輯]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