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魯木齊七·五騷亂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烏魯木齊七·五事件
新疆問題英語Xinjiang conflict的一部分
烏魯木齊市在中國的位置
烏魯木齊市
烏魯木齊市
烏魯木齊市在中國的位置
日期 2009年7月5日
UTC+8
地點  中國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烏魯木齊市
形式 反政府、民族
死亡人數 至少197[1]
受傷人數 1721[2]

烏魯木齊七·五事件[注 1]於2009年7月5日在中華人民共和國(通稱中國)西北地區的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首府烏魯木齊市爆發,是連續數日的一系列暴力騷亂事件。騷亂的第一天,起初從一場示威演變成以漢族人為主要對象的暴力襲擊,當天有至少1000名維吾爾族肇事者[4]。中國當局出動了人民武裝警察,兩天後數百名漢族人與警方以及維吾爾族人雙方發生衝突。根據中國官方報導,這起事件一共造成197人死亡[1],另外1721人受傷[2],以及大量車輛、建築物被摧毀;然而,維吾爾族流亡組織卻表示有更高的死亡人數。騷亂髮生後的幾天,警方進行大規模的掃蕩,不少人因而不知去向、下落不明。人權觀察組織記載了43起類似個案[5],並指出實際失蹤英語Forced disappearance人數很可能要高出很多[6]

此事件發生的幾天前,中國南部的廣東省韶關市發生一起鬥毆事件,有兩名維吾爾族人在鬥毆事件中喪命,這引發了維吾爾族人在烏魯木齊舉行街頭示威,警方上前與對方對峙,進而使示威升級為騷亂[7]。不過有觀察者對於示威擴大為暴力襲擊的起因提出不同看法。中國中央政府指責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和其領袖熱比婭·卡德爾在境外策劃這起騷亂事件[8],而卡德爾否認為了爭取維吾爾族「自決權」而煽動暴力[9];維吾爾族流亡組織聲稱暴力襲擊是因警方過度使用暴力所致。

中國媒體廣泛報導七·五事件,與2008年西藏騷亂相比有過之而無不及。當騷亂事件爆發的時候,通信立即被切斷。在接下來的幾個星期裡,官方消息顯示有超過1000名維吾爾族人遭逮捕及拘留,清真寺也被下令暫停開放。截至2010年1月,武裝警察仍然駐留烏魯木齊,新疆全區也繼續實施通信限制[10]。到2009年11月為止,已有400多人因為參與騷亂而面對刑事起訴。有9人在同年11月被處決,到了隔年2月已有不少於26人被處死。

目錄

背景[編輯]

中華人民共和國(通稱中國)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位於中亞地區,區內有45%的居民來自少數民族維吾爾族,另外有40%是漢族[11]。該區之首府烏魯木齊高度工業化,其人口多達230多萬,有大約75%是漢族、12.8%是維吾爾族,其他民族占人口的10%[11]

總體而言,維吾爾族人以及主要由漢族組成的政府對於新疆地區在歷史上的民族歸屬看法不一:維吾爾族人認為自己是該地區的原住民,不過政府的立場是,新疆自約公元前200年以來就是中國固有領土[12]。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政策,維吾爾族被列為該國的少數民族而非原住民——換句話說,維吾爾族並不被視為新疆的原住民,在法律上對新疆領土也不擁有任何特殊權利[12]。該國負責讓上億的漢族人移民到新疆,並在其經濟以及政治領域佔主導地位[13][14][15][16]

儘管中國目前基於平權法案的少數民族政策增強了維吾爾民族身份認同,使其獨特於佔主體的漢族認同[17][18],可是部分學者卻認為,北京當局非公認地偏好基於漢民族的單語、單文化的治理模式[19][20],當局也會鎮壓看似構成分離主義的任何活動[18][21]。當局所實施的這些政策,再加上維吾爾族和漢族長期以來的文化差異[22],時而會使維漢兩族之間產生「怨恨」[23]。一方面,漢族人的遷居以及政府實施的政策導致維吾爾族人的宗教自由與發起運動的自由受到限制[24][25],而多數維吾爾族人也認為政府有意淡化他們的歷史和傳統文化[12];l另一方面,也有漢族人對於維吾爾族人獲得特別待遇感到不滿,比方說擁有被大學錄取的優先權、豁免計劃生育政策等等[26],也認為維吾爾族人「懷藏分離主義的理念」[27]

維漢兩族之間的緊張局勢導致近幾年來的一陣陣示威活動[28]。新疆長時間以來都爆發暴力以及民族衝突事件,譬如1997年的伊寧二·五事件、2008年的喀什襲擊事件北京奧運會揭幕之前爆發的大規模動亂,以及無數小規模的襲擊事件[13][29]

起因[編輯]

中華人民共和國官方聲明[編輯]

事件發生後,中國的新疆地區政府很快將它定性為「典型的境外指揮、境內行動,有預謀、有組織的打砸搶燒嚴重暴力事件」,並認為幕後主使是熱比婭·卡德爾為首的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並稱相當一部分維族暴徒是來自一千五百公里之外的喀什和田東突厥斯坦獨立運動比較盛行之地[30]。同時地方政府認為是境外三股勢力後來大肆炒作了旭日玩具廠事件,煽動上街遊行示威;而境內持不同政見者則與其遙相呼應,在網路上呼籲在烏市南門、人民廣場舉行示威遊行。此外,官方表示熱比婭在7月5日同國內通了電話,煽動了該次事件;而維吾爾在線、Biliwal等網站亦大肆煽動宣傳、傳播謠言。[31]

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聲明[編輯]

Three people seated in a small room. In the centre is a middle-aged woman with black hair in braids, a red shirt and a Uyghur doppa hat.
採訪熱比婭

然而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和其議長熱比婭[32][33]否認策劃騷亂,指示威者是不滿中國對維族人的政策。在韶關的維族員工遭上萬名漢人攻擊,「因此,烏魯木齊人民走上街和平抗議,為死者討回公道。」[34][35] 同時世維大會表示將在全球示威,抗議中國「向和平示威的維族民眾開槍」,又呼籲國際社會對事件展開真相調查[36]

西方媒體新聞分析[編輯]

  • BBC分析:從1949年開始到中國改革開放前,中國共產黨一直實行一種淡化民族性的政策,來加強少數民族對新國家的認同。但是這種民族政策隨著毛澤東時代結束而被忽視。非政府國際組織人權觀察報導,在新疆的漢族人口,從1949年包括軍隊和家屬佔當地總人口6%,增加到2007年的不包括軍隊、家屬以及未註冊登記的流動工人,卻占當地總人口的40%的地步。與此同時,中國政府一直拒絕承認少數民族集體訴求的正當性,把民族問題簡化成經濟發展問題,認為少數民族地區的經濟發展了,人們生活水平提高了,民族矛盾也就迎刃而解了。[37]
  • 彭博通訊社的報導說:「中央政府根據2000年制定的開發西部戰略,到2005年為止,已經在這裡的70個基礎設施項目上花費了1萬億元人民幣。」「中國開發新疆資源的活動促使大批人湧入新疆,引起維吾爾族人的憎恨,他們抱怨受到歧視和政治、文化壓迫。」 2006年留德的維吾爾學生Kurban Haiyur表示維族從來沒有政治權力,一直無法享有與漢人相等的地位[38]
  • 基督教科學箴言報》7月8日的報導說:「在西藏和新疆,當局鎮壓宗教活動的方式在中國其它地方聞所未聞。在這兩個地區,例如,政府工作人員不得參加宗教活動;在新疆,18歲以下的男孩子不得到清真寺朝拜。」報導說:「維吾爾族和藏族原來都享有自治,他們都憎惡過去半個世紀大量漢人移民進來,影響越來越大。」「(漢族移民)在毛澤東統治期間(1949-1976)受到推動,最近由於經濟利益的驅使,漢族人在這個自治區的人口比例從6%上升到40%以上。」「喬治城大學的新疆事務專家詹姆斯·米爾沃德說:『他們(指中國)沒有弄明白主要問題,也就是維吾爾族真正關切的是在中國社會裡受到的對待。』中國失去解決問題的機會。」[39]
  • 美聯社7月8日的評論說:「許多講突厥語的維吾爾族人認為,最近這些年湧進這片荒蕪、正在迅速發展的地區的漢人想把他們擠出去。漢人則說,維吾爾人落後,對於經濟發展和現代化沒有知恩圖報。」[40]
  • BBC7月8日的分析說:中國現在不檢討少數民族政策,把矛頭對著熱比婭,就是想要把問題焦點從國內轉向國外。但是中國一直形容熱比婭為"黑手",很可能會引起反效果,反而增加了熱比婭在維族人心中的分量。[41]
  • 自由電台報導,7月5日事件的導火線為兩名維吾爾族人在10日前發生的韶關旭日玩具廠群體鬥毆事件中身亡的刑事案件[42]

參與者[編輯]

聯合早報》記者的調查將參與者分為三類:以大學生為主體的維吾爾族和平示威者、裹脅到打砸搶行動的起鬨者,以及暴力犯罪的主體——從南疆喀什、和田等地組織來的敢死隊[43]

維族的一位記者海來特則認為組織者不是世維會和熱比婭,熱比婭最多只是唆使者。騷亂髮生時他在街上聽到有人呼喊建立政教合一國家的口號,於是推論真正的組織者是在新疆地區活躍的地下極端宗教組織「伊扎布特[44]

過程[編輯]

媒體報導[編輯]

  • 7月6日《南華早報》報導稱,自稱參與了早前抗議的當地一位名叫古麗尼沙·買買提(Gulinisa Maimaiti)的32歲維吾爾族外企女僱員稱,超過300人——其中大部分是維吾爾族——聚集以要求對6月25日發生在韶關資玩具工廠的維吾爾族和漢族工人之間的致命的鬥毆事件進行調查。據報導有2人在上月發生的這起工廠毆鬥中喪生,但抗議者們堅信死亡人數更高。她說,起初,這300人在烏魯木齊市人民廣場進行了靜坐示威。她接著說,對後來暴力如何開始發生有不同說法,但暴力看來發生在後來圍觀人員的人數增至1000人且拒絕散去之後。[45]
  • 7月6日鳳凰衛視報導獨家連線一位家住烏魯木齊的漢族女士李小姐,她是該事件的目擊者。據李小姐描述,暴徒使用長棍等兇器毆打過路行人和乘坐巴士的乘客,受害者多屬弱勢群體如老人、婦女和孩子等。有維吾爾族人勸阻其本民族暴徒打人行為時也被這些暴徒毆打。警車接到民眾報警電話後開來時也被暴徒砸毀。打人從約晚8點持續至10點到11點,之後在她所在地點暴徒就散去不見了。由於120救護車亦受到暴徒攻擊,不敢出車運送傷員,故直到警車開來,傷者才被運走。她親眼所見的趴在地上不知生死的受害者便有3名。由於5日巴士受到攻擊,乘客受到毆打,故6日公交車數量不多且乘客稀少。[46][47]
  • 亞洲週刊》報導了7月5日當天烏魯木齊的詳細情況:據當地人回憶,當天下午,烏魯木齊的維吾爾族姑娘紛紛戴上頭巾,這在當地的習俗中意味著將有重大事情發生。當晚6點20分左右,有兩百多人在人民廣場聚集,其中有不少維族學生,但被勸離。有現場目擊者稱當時的維族遊行隊伍四周均有本族人控制,最初沒有與鄰近漢族群眾發生衝突,趕到現場的警察開始也只是封鎖交通,並未干涉遊行。之後遊行者中的七十多名帶頭鬧事者被警察帶走,其餘則被驅散。被驅散的維族人轉而向解放南路二道橋、山西巷片區聚集,高喊口號,秩序混亂。在當地維族學生最集中的高校新疆大學,維族學生喊著口號在小賣部集合,然後衝上街頭,之後他們點燃了新疆大學門口的兩輛汽車。19點30分時,上千名維族人在山西巷婦幼保健醫院門前聚集;40分時,又有三百多人在人民路、南門一帶堵住道路。打、砸、搶在晚上8點18分左右開始,暴徒們推翻街道護欄,砸碎三輛公共汽車的窗玻璃。8點30分左右暴力升級,暴徒們開始在解放南路、龍泉街一帶焚燒警車,毆打過路行人,約七、八百人衝向人民廣場人民解放軍進軍新疆紀念碑,沿廣場向大小西門一帶有組織游躥,沿路打、砸、搶、燒、殺。在北灣街,暴徒首先襲擊了一輛橫過來的小車,然後將小車掀翻橫擋在馬路當中,堵住巷子,後面開來的11輛車來不及躲閃,也無法調頭,最終全被燒毀,只剩下車架子。暴徒們點燃了黑甲山前街一家糧油店,店主一家四口被活活燒死;在二道彎路盲人學校附近,上百居民為了保護家園,拿起棍棒與已經瘋狂的維族暴徒對峙。報導稱這是一起直接針對漢族人的暴力犯罪事件,在事件中除了維族人開的店面,其他店面全被砸毀。暴徒的暴行也波及到其他民族,一些回族人的商店被砸。一名維族計程車司機稱,他曾將車停在山西巷附近,也被暴徒砸了。到了晚上9點多,約兩百名維族青年在自治區黨委辦公區東門附近高喊口號,企圖闖入未遂。政府調集了上萬名警察進入廣場、南門、團結路、賽馬場、新華南路、新疆大學、紅雁池電廠等事態嚴重的地點善後。但在警力照顧不到的地方,暴力持續進行。暴徒們分多路、多股行動,製造血腥事件。不少過往行人在背街小巷遭受襲擊,無路可逃。市民說:「維族暴徒把漢人拉到巷弄裏殺害。」後來官方公布死亡數字時指出,至少有五十七具屍體是從背街巷道中發現的。種種跡象表明,利用「和平示威」作為掩護的恐怖襲擊事件是經過精心策劃和準備的。暴亂前曾運磚進城。一名受傷的婦女說:「在烏魯木齊市區,很少找得到磚頭,暴徒當天用來打砸的磚頭是用卡車一車一車拉過來的」。[48]
  • 據7月8日《明報》在烏魯木齊的報導,許多維族人認為當時「正在進行和平的示威遊行,後來中國武警先行動武才引發事件」,又批評中國政府不給維族人說話的權利。採訪中一位名叫木拉的維族青年反問:「一邊是棍棒和石頭,一邊是衝鋒槍和催淚彈,你說誰的傷亡大?」。他迴避了記者關於為什麼死難者多為漢族公民的提問。[49]
  • 日本東京電視台於7月11日播放記者小林史憲10日下午3時50分在烏魯木齊的採訪報導,鏡頭上出現中國公安在馬路的一旁對示威的多名維吾爾族青年施暴。中國公安要求停止拍攝,繼續攝影的小林遭到約8小時的拘留,直到當天晚上12時左右才獲釋。西班牙和荷蘭的記者亦遭到拘留[50]
  • 2012年5月27日《亞洲周刊》二十六卷二十一期刊登了加藤嘉一的文章稱,「尤其是對「七五」的來龍去脈有了一定的了解之後,我重新認識到恐怖分子策劃之周密,手段之狠毒,堪與襲擊美國的基地組織(蓋達)相比。」[51]

各方反應[編輯]

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反應[編輯]

  • 2009年7月6日中午,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黨委、政府舉行新聞發布會。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政協主席、公安廳長柳耀華,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人大常委會副主任、烏魯木齊市委書記栗智介紹了該事件的有關情況。[53]
  • 2009年7月7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舉行例行記者會,發言人秦剛在回答記者提問時對中國駐外使領館受到東突分子的破壞表示譴責。他還就新疆局勢、引渡熱比婭、記者採訪等問題回答了記者的提問。[55]
Wikisource-logo.svg
維基文庫中相關的原始文獻:
  • 2009年7月8日中午烏魯木齊市委市政府舉行新聞發布會。烏魯木齊市委副書記、市長吉爾拉·衣沙木丁,烏魯木齊市委書記栗智介紹了黨委、政府對事件的處理及善後工作,表示已採取措施保證生活必需品的供應,並已開始對不明身份的死者進行DNA鑒定以確認身份[57],同時市政府已調撥1億元撫恤資金準備給予死傷者及受財產損失的民眾。[58][59] 烏魯木齊市委書記栗智表示,該次事件是一起恐怖事件,是以熱比婭為首的三股勢力策劃的。對於那些僅僅參與了遊行、鬧事的學生,只要沒有參與嚴重的打砸搶燒行為,則立足於教育、挽救,不能因為這件事情而斷送他們的年輕的前途。但是,「對於那些手段殘忍、殺人的分子,我們甚至要對他們處以極刑。」「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不管是什麼人,只要以身試法,實施打砸搶燒的暴力犯罪行為,我們一定嚴懲不貸。」他還表示,此前幾天各級黨和政府領導都多次發表講話,呼籲各族群眾特別是漢族群眾保持冷靜,不要上三股勢力破壞民族團結和社會穩定的當。[60][61]
  • 2009年7月8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安部部長孟建柱在赴烏魯木齊市看望「7·5」受傷群眾和遇害同胞家屬時強調,「對那些殘害我各族同胞的兇手,要堅決依法嚴懲,絕不手軟!對打砸搶燒骨幹分子,絕不姑息;對不明真相、受矇騙上當參與遊行鬧事的年輕人,要立足教育挽救。」[62][63]
  • 2009年9月5日,新疆公安廳廳長柳耀華被免職、烏魯木齊市委書記栗智也被免職。

世維會反應[編輯]

熱比婭說事件「完全是中國政府對維族的歧視性民族政策和鎮壓造成的」[64],中國當局有意讓維族人到沿海地區工作,讓漢族人來新疆,「這個事情不是我做出來的而是中國政府自己做出來的,維吾爾人在中國的控制下,毫無民主,人權,宗教自由,在自己的國家成為了二等公民」。[65]

世維大會下屬組織美國維吾爾協會的主席塞托夫說,「這次暴亂是中國當局多年來對維吾爾族人壓制政策的必然結果,而把罪責歸咎於他人是他們的一貫伎倆。問題的根源在於中國政府,這是他們多年來對維吾爾自治區採取的壓制政策的後果。而推卸責任也是他們的一貫手法,比如3月拉薩發生了類似的抗議事件,中國政府也把罪責推卸給境外的丹增嘉措。」[65] 迪里夏提稱中國政府提出「操縱」指控的目的是轉移視線。[66] 塞托夫認為把罪責推卸給熱比婭是荒謬的,他說:「熱比婭熱愛和平反對暴力,三次得到諾貝爾和平獎提名,她再三重申反對任何形式的暴力。熱比婭說她對這次暴動中維族和漢族的受害者都寄予深切同情。」[65][67][68] 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發言人迪里夏認為7月7日漢人手持武器向維族尋仇,其實是「中國政府在幕後有組織的計畫和煽動」。他說中國當局以長住戶口誘使外地漢人上街。[69]

西藏流亡政府反應[編輯]

各國政府反應[編輯]

  •  加拿大:加國外交部長表示,解決不滿和防止事態進一步惡化是需要對話和善意的。加拿大發出旅遊指引,表示前往新疆的遊客(應該)高度警惕,並通知了駐中國大使館。
  •  法國:外交部發言人表示關注,並表示可能會有歐洲國家回應此事。
  •  英國英國首相布朗發言人稱關注事件,呼籲雙方(both sides,指示威者與當局)對話解決問題。
  •  日本:外務副相表示日本政府表示極度的關切。
  •  中華民國:行政院院長表示,給予嚴厲的譴責;對於因此造成的傷亡,也要表示遺憾與高度的關切。我們呼籲相關方面均應儘量保持冷靜與克制,以和平、理性的溝通方式處理後續問題,也同時要求中共當局應保護臺灣居民在當地居住、經商、旅遊的人身及財產安全。
  • Flag of Kazakhstan.svg 哈薩克斯坦:官方在中國當局同意下暫緩前往新疆的簽證。
  • Flag of the Netherlands.svg 荷蘭:荷蘭政府對於示威遊行給中國大使館建築物帶來的損失深表遺憾。[73]
  • Flag of Turkey.svg 土耳其:7月6日土耳其外交部發表聲明說,他們對事件「沉痛哀傷」(deep sadness),他同時希望中國政府將肇事者捉拿歸案並繩之以法(to find the perpetrators and deliver justice)[74][75]
    • 土耳其議員促請土耳其政府向中國施壓使其「停止鎮壓」(stop the crackdown),他們表示,「土耳其政府必須採取堅決的行動以立刻停止(中國政府)對我們維吾爾兄弟的襲擊,並且要就此事向中方展開對話」,因爲「(此事)深深地使土耳其這個國家不安」。
    • 土耳其總理雷傑普·塔伊普·埃爾多安7月8日表示,「我們居住在土耳其的維吾爾同胞和土耳其人民心中感到萬分悲痛,舉行抗議要求制裁相關事件。我們一向視我們維吾爾同胞是土中之間的橋樑。因此,歷史上我們的國家一直保持著聯繫。(中國)必須採取必要的措施,制止這一野蠻行徑。2009年至2010年,我們是聯合國安理會非常任理事國,我們會將此事遞交安理會審議。[76][77]
    • 7月9日,土耳其總理埃爾多安承諾,向流亡美國的世界維吾爾人大會主席熱比婭發放簽證。[78]
    • 7月10日,土耳其總理形容新疆騷亂為「屠殺」。[79]
    • 7月11日,土總理促請中國停止同化維族,並再次敦促中國停止同化其維吾爾少數民族,就如前一天他所形容的「就如種族滅絕」。[80]
  •  美國白宮發言人羅伯特·吉布斯表示美國對事件中逝去的生命表示遺憾[81],並且表示對事件深切關注,同時呼籲各方(all sides)保持克制[82]
    • 美國國務院發言人凱利(Ian Kelly)7月9日表示,美國繼續對新疆動亂局勢深感關切,但至目前為止並未獲得中國在新疆有對民眾鎮壓的訊息。凱利說,美國注意到當地警察採取高度安全警戒措施。美國除呼籲各方自製之外,也希望中國當局在執行恢復秩序行動時,尊重人民的合法權利。[83] 7月13日,美國國務院發言人凱利在新聞發布會上回答記者提問時說,以熱比婭為首的「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的確從美國全國民主基金會獲取資金援助,而美國全國民主基金會的資金來源是美國國會[84]
  •  俄羅斯:俄羅斯外交部新聞局7月8日發表評論說,新疆發生的事情屬於中國內政,希望中國政府依法採取的行動能夠在短時間內實現這一地區的穩定[85]
  •  阿富汗:阿富汗外交部8日發表公報表示,阿支持中國領土完整和獨立,支持中國為打擊恐怖和分裂勢力所作的一切努力[86]
  • Flag of the Federated States of Micronesia.svg 密克羅尼西亞聯邦:密聯邦政府譴責近日分裂主義勢力在中國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烏魯木齊市製造的暴力犯罪事件,對無辜受害者表示深切哀悼,堅決支持中國政府為維護穩定、恢復社會秩序、保護人民生命財產安全採取的措施。
  •  新加坡新加坡外交部對暴力的發生和人身傷亡表示遺憾,呼籲雙方保持克制,並希望事態可以通過對話來解決[87]
  •  越南越南外交部發言人黎勇(越南語Lê Dũng?)表示,越南密切關注事態發展,並相信中國政府會採取妥善的方式來重建公共秩序和穩定[88]

各國際組織反應[編輯]

  • Flag of Europe.svg 歐洲聯盟歐盟表達了對事件的關注,並促請中國政府在處理「抗議」時要保持克制。[81]
  • Flag of OIC.svg 伊斯蘭會議組織:譴責「比例失衡的武器使用」,促請北京迅速公正對待要對事情負責的人並循著事件發展的原因來尋求合適的解決方法。

中國民眾反應[編輯]

  • 新華網報導事件發生後中國各族各地民眾紛紛強烈譴責暴力事件[92],在廣東韶關工作的新疆女工阿提古麗·吐爾迪表示:「我堅決反對這種暴力行為,我也不允許別人打著我們的名號搞破壞[93]。」
  • 另有報導在烏魯木齊,居住在多民族同胞合住小院的買爾艾力·艾木杜拉表示,鄰裡間一直相處和睦,根本沒有想到會遭遇如此慘絕人寰的暴力恐怖事件。他說:「這些暴徒見人就砍,見車就燒,簡直喪失人性!」在暴力事件中被擊傷頭部的23歲的維吾爾族女青年卡德里亞在病床上回憶道:「5號我正坐在106路車上準備回市區山西巷的家,晚8時許,公交車快到山西巷時,前面的路口因為暴徒打砸路上行駛的汽車開始發生堵車,司機打開車門讓我們立即下車,就在這時,車裡發生騷亂,我正準備走出車門,後腦就被木棒一樣的東西狠狠擊中,急救人員把我送到醫院才轉危為安。這些暴徒傷了我的身體,真看不出他們的所作所為哪一點是在為維吾爾族同胞造福?![94]
2009年8月,烏魯木齊市中國電信營業廳、烏魯木齊市電信局大樓,紅色豎幅上寫著「維護法律尊嚴,嚴懲犯罪分子」
  • 有人質疑熱比婭在事件發生後以她的名義在《華爾街日報》上發表了一篇用英語寫的「維吾爾人的真實故事」的長文,指出千里之外的熱比婭不可能知道詳細情況,或這正表明了她策划了這起事件。[95]
  • 針對熱比婭「中國對維吾爾人壓制」的觀點有網友表示「她(熱比婭)有11個孩子,證明維吾爾族人並沒有受限於中國的計劃生育政策。」「事實上,這也僅僅是少數民族在教育、就業和其他社會和經濟領域享受的優惠之一。」這位網友接著說,熱比婭的出身家庭沒有什麼背景,但她從路邊小攤開始做生意,直到成了新疆地區最富的人,這說明維吾爾族人可以通過努力獲得經營上的成功。他還引用熱比婭的政治經歷來表明維吾爾族人根本沒有被排除在中國的政治生活之外。[95]
  • 熱比婭在她的文章中用「東突厥斯坦」指新疆的做法被網友認為這正是她企圖分裂中國的表現,戳穿了她不企圖分裂中國的謊言。[95]
  • 熱比婭和很多「疆獨」分子使用石首事件杭州某車禍的圖片來冒充新疆當地狀況的造假行為則遭到了網友的一致聲討。[95]

熱比婭國內親屬反應[編輯]

據官方媒體新華社報導,2009年8月,熱比婭國內親屬12人,包括兒子、女兒、孫子、孫女、姐姐、弟弟等寫公開信給熱比婭,要求其放棄煽動新疆暴力事件,他們呼喚「媽媽!我們也想過安穩的日子。」「新疆是各族群眾和睦相處的幸福家園,任何人想輕易地毀掉它是不可能的,群眾也不會輕饒毀壞他們家園的人。」 他們並集體向7-5暴力事件遇害者道歉:「作為熱比婭·卡德爾的子女及親屬,我們對我們母親所實施的以分裂為目的的這次暴力事件非常氣憤,並向這次事件中無辜死亡的群眾和他們的家屬說聲道歉。現在這件事已經過去半個多月了,你們還處在失去親人的悲痛之中,我們只能向你們表示對不起。同時我們希望所有的維吾爾族兄弟們不要相信我們母親的話,我們各族群眾要團結和睦相處,為建設安定、美麗、幸福的新疆盡自己的一份力。」[96] 據官方媒體新華社報導,熱比婭的弟弟和兒女再次確認,熱比婭事先知情並指導了此次暴力事件,並在事發前通知了其弟弟「烏魯木齊將發生大事」[97]。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的發言人迪里夏提告訴法新社記者稱熱比婭親屬信件是假造的[98]。針對外媒言論,新疆官方予以駁斥[99]。「世維會」發言人迪里夏提說,他認為熱比婭子女和親屬寫信和接受採訪是在中國政府的脅迫下的行動。[100]。熱比婭親屬後來也接受了新華社的採訪,表示信件確實是他們寫的,並對熱比婭的行為表示不滿[101]

海外華人反應[編輯]

  • 中國新聞網報導事件發生後,正在新疆庫爾勒考察的海外華文媒體高層代表們紛紛譴責參與這一事件的暴力分子,印尼《國際日報》海外部主任章維佳女士、法國《歐洲時報》副總編輯梁揚、美國《美中信使報》總編輯金鳴峰、德國明斯特電視台中國部主任周俊女士、瑞士《信息報》社長楊光、匈牙利《新導報》總編輯騰維傑等接受記者採訪並強烈譴責這一暴力事件。來自紐西蘭奧地利羅馬尼亞日本加拿大等十多個國家的華文媒體高層代表於六日、七日陸續離開新疆,他們表示,將向海外真實、客觀地報導這一事件,以真相駁斥不實之詞,譴責暴力活動[102]
  • 中國新聞網報導在美國紐約的華人聞訊,紛紛表示強烈譴責這一暴力事件。美東華人社團聯合總會執行主席黃克鏘表示,聽說這一事件時「按捺不住的憤怒,非常痛心」。紐約華人社團聯席會主席朱立創說,「我和大家一樣,上午看到報紙後心裡非常難受」。朱立創說,中國官方對暴亂背後的挑釁勢力,應該堅決打擊,也希望類似暴力事件永遠不再發生,他對中國民族和諧「充滿信心」[103]
  • 中國新聞網報導在日本,7月7日下午,日本光彩促進會在東京銀座總部召開緊急集會,強烈譴責犯罪分子的暴行和破環祖國安全和諧社會的行徑。姜維會長首先發言。他提議為在此次事件中失去生命的無辜百姓致哀,他表示「我們絕不能容忍任何破壞祖國和諧的事件發生。」姜維宣讀了致中國駐日本大使崔天凱的信,信中寫到「中國光彩事業日本促進會全體華僑華人會員,堅決擁護中國政府對新疆發生的暴力事件採取果斷有力的措施,穩定祖國來之不易的大好局面,我們也做好準備,警惕在日反華勢力和分裂行為,將堅定捍衛祖國尊嚴」[104]
  • 新華網報導在俄羅斯莫斯科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常務副會長李宗倫說:「烏魯木齊發生「七·五」打砸搶燒嚴重暴力犯罪事件後,旅俄華僑華人痛心疾首,對那些受到人身和財產傷害的無辜群眾表示深切同情,對暴徒予以最強烈的譴責。」中國留俄學生總會副主席尹斌說,這起事件是由境外策劃、境內組織實施的暴力犯罪,全體留俄學生對此予以強烈譴責,並支持中國政府針對事件採取的行動[105]
  • 新華網報導在德國,華文報紙《歐洲新報》6日發表聲明說,德國華僑華人對「七·五」打砸搶燒嚴重暴力犯罪事件表示極大憤慨和強烈譴責。海外華僑始終同祖國政府和人民站在一起,希望中國政府能夠排除干擾,及時、妥善地處理這一事件,保障祖國平穩和人民安康[105]
  • 新華網報導在英國,全英華人中國統一促進會會長單聲說,7月5日發生在烏魯木齊的暴力事件令人感到十分難過。他表示,相信這一事件阻礙不了民族團結、社會穩定,更阻礙不了國家的和平發展。英國華人青年聯會常任主席福州人李引亞(又名:李俊辰),發表聲明說,烏魯木齊「七·五」打砸搶燒嚴重暴力犯罪事件是有組織、有預謀、精心策劃和煽動起來的,嚴重破壞了當地正常社會秩序,給人民生命財產帶來重大損失。英國華人青年聯會對此表示強烈憤慨,並將堅決擁護中國政府對此採取果斷有力的措施[105]
  • 新華網報導在法國潮州會館執行會長吳武華認為,這起暴力事件的目的就是破壞國家穩定與安寧。他對這種暴力行為給予譴責,並對政府為穩定局勢採取的措施表示全力支持[105]
  • 新華網報導在葡萄牙,華僑華人代表7日晚在里斯本舉行座談會,強烈譴責烏魯木齊「七·五」打砸搶燒暴力犯罪事件[105]
  • 新華網報導在荷蘭,旅荷華僑總會7日發表聲明,對「七·五」打砸搶燒嚴重暴力犯罪事件以及中國駐荷蘭大使館6日遭到「東突」分子暴力襲擊表示極大震驚和憤慨,認為這是兩起精心策劃和蓄意製造的暴力事件。聲明說,國外分裂勢力策動這兩起暴力事件的目的是要破壞中國民族團結、社會和諧的大好局面。旅荷華僑總會將一如既往地堅定維護祖國統一,反對任何分裂祖國的行徑[105]
  • 新華網報導在澳大利亞,華人團體協會主席吳昌茂指出,極少數人為了一己之利,利用國外反華勢力,煽動分裂言論,製造暴力犯罪事件,華人華僑對此極為憤慨。他還向受害的無辜民眾和維護社會正常秩序的武警官兵表示慰問[106]
  • 新華網報導在柬埔寨,柬埔寨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柬埔寨中華文化發展基金會、柬華理事總會、柬埔寨中國商會和柬埔寨港澳僑商總會7月7日發表聯合聲明,嚴厲譴責烏魯木齊打砸搶燒嚴重暴力事件,堅決支持祖(籍)國政府採取果斷措施,維護社會安定和國家統一[107]
  • 反對中共的海外民主運動法輪功人士伍凡蘇明石濤等均透過法輪功媒體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新唐人電視台發表評論指出這是共產黨鎮壓維人才造成的維漢衝突,同時指出這次維漢衝突也是中共黨內鬥有關係。[108][109][110]
  • 著名民運人士、政治評論家陳破空在自由亞洲電台撰文,指控中國政府製造了大屠殺。他論述的要點是:這回,中共把維族人上街,定義為「打砸搶燒暴力犯罪事件」,而不是「打砸搶燒殺暴力犯罪事件」,如果當真是維族人製造了血腥,那麼,中共的定義里,絕對少不了一個「殺」字。這無意間泄露:「殺」,不在維族人一方,而在中共一方。

中國境外維吾爾人反應[編輯]

  • 央視網視頻報導在荷蘭:當地時間2009年7月6日午後,約150多名東突分子前往中國荷蘭大使館外抗議示威並暴力襲擊大使館。[111]荷蘭警方逮捕60名暴力分子。[112][113] 荷蘭政府對於示威遊行給中國大使館建築物帶來的損失深表遺憾,指出使用暴力是絕對不能接受的。[114]
柏林的維吾爾族人
2009年7月10日維吾爾族人在白宮附近
  • 美國之音報導在美國:7月7日,上百名維吾爾族人及其支持者在美國首都華盛頓示威抗議,他們群情激憤地指責中國政府粗暴對待新疆維吾爾族,並高喊中國政府無恥的口號。[115]
  • 土耳其:據中新網7月8日電,「疆獨」分子及其支持者7日在中國駐土耳其大使館。有暴力分子向使館投擲雞蛋,並一度與警方發生衝突。[116][116]
  • 環球時報報導在澳大利亞日本:7月8日,在澳大利亞雪梨日本的中國領事館前,也有維吾爾族抗議人士聚集。[118] 澳洲日報則報導他們高呼「解放維吾爾人」,為「殺人犯感到可恥」等口號,要求中國政府給他們的維吾爾族同胞自由。[119]
  • 美聯社報導在挪威:大約100名維吾爾族人士在挪威首都奧斯陸的中國大使館外抗議,其中1人試圖衝破大使館防線,11人被捕,最終無定罪並全部獲釋[120]
  • 美國之音報導在法國:支持維吾爾族人的抗議者在法國巴黎頭綁白色布條,高舉標語,上面寫著:「恐怖的中國政府立刻停止殺害維吾爾人」。示威群眾並呼籲法國總統薩科齊立即採取行動,促請法國和歐盟的獨立調查人員組成代表團到新疆烏魯木齊了解事件的真相與相關細節。[121]

傷亡[編輯]

官方公布數據[編輯]

迄止7月18日,中國政府公布最新數據,事件已造成198人死亡,死者中143人是漢族,其中有26名婦女;46人是維吾爾族,其中有1名婦女;1人是回族。受傷人員達1700餘人,[122] 接收近三百名傷者醫院院長稱傷者中有233名漢族人、39名維吾爾族人,另有多名回族哈薩克族人。[123] 事件中車輛被焚260餘輛,其中公交車190輛、計程車10餘輛、警車11輛,焚毀商鋪209間、樓房2幢,[124] 建築面積6300平方米,損毀民房14間、建築面積1200平方米。公安機關抓獲的犯罪嫌疑人達1434人,其中,男性1379人,女性55人。[125] 據2009年8月5日的報導,198名死者中156名為無辜群眾,一名武警殉職,漢族134人、回族11人、維吾爾族10人、滿族1人,其他死者中有因進行暴力活動被擊斃的,其他人有待辨認。[126] 12名暴徒,其中3人當場死亡,有9人在救治中死亡。[127]

維持治安的武警

世維會指控[編輯]

7月7日,《自由時報》報導,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消息指稱,「中國軍警開槍鎮壓,導致維族人超過一百五十人死、九百多人傷,逾千人被捕,屍體都被軍方抬走,下落不明。」[128]

7月9日,世維大會的副主席坎恩對法新社表示估計死亡人數在600至800人之間,並聲稱有關數據是來自目擊者對現場的描述。[129][130]

在柏林要求中國政府保障境內維吾爾族人權的示威者

世維大會發言人迪里夏提指控7月7日漢人手持武器向維族尋仇,其實是「中國政府在幕後有組織的計畫和煽動」。他說中國當局以長住戶口誘使漢人上街。[69]

媒體報導[編輯]

據中國官方新華社記者報導,根據7日中午的統計,事件已造成156人死亡,1080人受傷。這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來新疆發生的最嚴重的一起暴力事件。報導中引述親歷者回憶,暴徒像瘋了一樣襲擊所有人。[131]

根據《亞洲周刊[132] 報導:"到了晚上九點多,約有兩百餘名維族青年在自治區黨委東門附近高喊口號,企圖進入未遂。政府調集了上萬名警力進入廣場、南門、團結路、賽馬場、新華南路、新疆大學、紅雁池電廠等事態嚴重的地點進行處置。但此時,暴力在警力照顧不到的地方開始進行。暴徒們分多路、多股行動,製造血腥事件。不少行人在背街小巷遭受襲擊,無路可逃。市民說,「維族暴徒把漢人拉到巷弄裏殺害」。官方公布死亡數字時指出,至少有五十七具屍體是從背街巷道中發現的。"

根據《泰晤士報》記者的報導,大部分受害者看來都是漢族人。上千名漢族人手持木棒、鐵棍準備對維族人復仇。[133]

根據《紐約時報》記者的報導,被採訪的受害者家屬說,他為了辨認其親屬在警察局看過上百張屍體的照片,其中絕大部分都是漢族。[134]

案件審理[編輯]

2009年10月12日起烏魯木齊市中級人民法院開始對暴力事件中的個案進行一審審判。10月30日,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開始對第一批暴力事件中的個案進行終審審判。

2009年11月,經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法院核准,九名罪犯已經被依法執行死刑。其他被判處死緩以下刑罰的罪犯已交付監獄服刑。[135]

部分案件審理結果
姓名 審判罪名 一審 終審
阿不都克里木·阿不都瓦伊提 故意殺人罪、放火罪 死刑 死刑
艾尼·玉蘇甫 故意殺人罪、搶劫罪 死刑 死刑
阿卜杜拉·麥提托合提 故意殺人罪、放火罪 死刑 死刑
阿迪力·肉孜 故意殺人罪 死刑 死刑
努爾艾力·吾休爾 故意殺人罪 死刑 死刑
阿力木·麥提玉蘇普 故意殺人罪、放火罪、搶劫罪 死刑 死刑
塔衣熱江·阿布力米提 故意殺人罪、搶劫罪 無期徒刑[136] 無期徒刑
艾合買提江·莫明 故意殺人罪、搶劫罪 死刑 死刑
托合提·帕孜力 故意殺人罪、故意毀壞財物罪 死刑 死刑
韓俊波 故意殺人罪 死刑 死刑
艾尼娃爾·艾克帕爾 故意殺人罪、搶劫罪、放火罪及故意毀壞財物罪 死刑,緩期2年 死刑,緩期2年
則·伊馬木 無期徒刑 無期徒刑
艾克拜爾·艾山 有期徒刑 有期徒刑
艾則孜江·亞森 故意殺人罪、搶劫罪 死刑,緩期2年 死刑,緩期2年
劉波 故意殺人罪 有期徒刑10年[137] 有期徒刑10年[138]
麥麥提艾力·依斯拉穆 故意殺人罪 死刑
麥麥提吐爾遜·艾力穆 故意殺人罪、放火罪 死刑
麥麥提艾力·阿不都克熱穆 故意殺人罪 死刑
庫西曼·庫爾班 故意殺人罪 死刑
合力力·薩迪爾 故意殺人罪 死刑
阿卜杜拉·麥麥提 故意殺人罪 死刑,緩期2年
巴熱提·圖爾軍 放火罪、故意傷害罪 無期徒刑 [139]
海日妮薩·薩伍提 故意傷害罪、故意殺人罪 死刑
如則喀日·尼亞孜 故意殺人罪 死刑
喀迪爾江·托合提 放火罪 有期徒刑十年
李龍飛 故意殺人罪 死刑
裴國峰 故意殺人罪 無期徒刑
莫合塔爾·熱合曼 放火罪、爆炸罪 有期徒刑十八年
艾克熱木·湖吉 放火罪 有期徒刑十五年[140]
阿里木·阿不都萬里 死刑
阿卜力克木·阿卜來提 死刑
阿力木江·艾爾肯 死刑
庫爾班江·玉蘇音 死刑
玉蘇甫卡地爾·阿布都克力木 死刑緩期兩年
艾肯江·阿布拉 無期徒刑[141]

2010年7月,維族知識分子海萊提·尼亞孜被以危害國家安全罪判處有期徒刑15年。[142] 另有三名維吾爾語網站站長被以危害國家安全罪判刑:Diyarim網站迪夏特(Dilsh at Perhat),有期徒刑3年;Salkin網站努雷力(Nureli),有期徒刑3年;Shabnam網站尼杰特(Nijat Azat),有期徒刑10年。[143]

善後[編輯]

當局管制措施[編輯]

  • 7月5日事件發生後至7月6日凌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當局調集武警、公安驅散、抓捕參與此次事件的人員,並使用催淚瓦斯、高壓水槍試圖平息這場嚴重暴力事件。大批增援的武警已經開入當地,並在主要幹線路口駐守。在伊犁喀什有大量裝甲車出現。新疆多個政府網站不能瀏覽,以及國際電話致電烏魯木齊,直至7月6日早都不能接通。從7月5日起,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當局關閉二千個網際網路討論區,喀什、伊犁、和田,以及阿克蘇地區網路和手機通訊亦一度中斷,中國移動行動電話信號被屏蔽,網際網路使用受到限制,但中國聯通信號維持正常。[123] 截止2009年7月8日,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網際網路通信全部中斷,僅允許疆內通信。[144]7月6日,烏魯木齊市政府發布維護社會正常秩序的緊急通告,對烏魯木齊部分區域實行交通管制[145]
  • 7月7日凌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黨委常委、宣傳部長李屹透露,公安部門已經抓捕了1434名參與打砸搶燒殺嫌犯,其中男性1379人,女性55人。對上述人員的審訊正在進行之中。[147]
  • 7月8日上午,烏魯木齊解除交通管制,民眾生活恢復[150],廣場周圍仍然布滿了警力[151]

傳媒採訪[編輯]

事件發生後,有60餘家中國大陸境外的媒體在當局安排下赴烏魯木齊事件現場和醫院進行採訪[152][153],被200多名維族家屬包圍陳情。據台灣深綠媒體自由時報報導,家屬大喊:「我們不是打架!維族漢族都是一家人!」,家屬哭訴「警方亂抓人」。[154] 其後境外的媒體並參加7月7日中午舉行的新聞發布會[155]

有記者在7月7日中國外交部舉行的例行記者會上的提問中提到:與2008年3月的拉薩騷亂相比,「中國政府在此次新疆暴力事件上似乎對媒體採取了更為開放的態度,是否相關政策有所變化?」[156]中國人民大學新聞學院副院長喻國明認為,中國政府此次事件中對境外媒體的開放態度得到媒體從業人士的肯定。[157]

人民日報記者曾在8日晚上遭到埋伏在路邊的上百名手持利斧、砍刀、鐵棍的暴徒的襲擊,兩輛越野車遭到嚴重損毀。但並無人員傷亡。[158]

對官方做法的質疑[編輯]

  • 李平在香港蘋果日報質疑中共新疆黨委書記王樂泉去年初接受鳳凰衛視訪問時曾吹噓在掌握敵對勢力的情報,是敵未動我先知[159]。在烏魯木齊騷亂爆發後,當局也指稱早已掌握境外敵對勢力策劃、指揮的證據。既然如此,為甚麼還會造成逾2,000人傷亡? 是情報出了紕漏,還是坐等事態惡化再出手?[160] 當局既然早掌握騷亂的策劃證據,為甚麼不採取行動或警戒?不向民眾示警?為甚麼不與維族人溝通化解矛盾? [161]亞洲週刊報導對政府的詰問也在流傳:「既然中國政府早已經掌握了信息,為什麼沒有及時控制?」[48]
  • 李平在蘋果日報中更質疑從2008年的拉薩事件,到烏魯木齊事件, 中國當局的處理手法一樣是三部曲:第一,封鎖消息,不向平民示警;第二,在衝突升級後,只會強力鎮壓;第三,在鎮壓之後,將騷亂歸咎境外勢力。政府跟根本無意與抗議的少數民族對話,無意把握化解衝突升級的機會,無意履行保護平民安全的責任,反而似有意藉平民的傷亡,指控他們心目中的海外勢力。當局發放的騷亂畫面、平民傷亡的慘況,使漢人對藏人、維人的怨恨加深,難道這是中國政府宣傳攻勢的本意? 難道有助建立民族和解、社會和諧? 據美國官方媒體美國之音報導,[161]中國青年報冰點主編,親西方自由派人士李大同認為老是指責別人煽動,不如認真研究自己的問題:「為什麼你掌握了所有資源卻控制不了「亂」,別的人在外頭一煽動就亂起來呢?你的工作有問題嘛!」李大同又說,「先不提外媒,當局首先應允許國內媒體進行多種報導、發出不同聲音和評論,這樣才能消滅謠言,得到真相。」。[162]。 李平亦認為近年加快維族民工、學生輸出到沿海城市打工、上學的政策,以為有助漢、維融合,但在政治、文化、貧富的衝突下,反而令兩族衝突的機會大增。 [163]
  • 7月6日上午,新疆自治區主席白克力在情況通報會上所說「七月五日十七時許,兩百餘維吾爾族人在人民廣場聚集,...警方依法強行帶離現場七十餘名挑頭鬧事人員,迅速控制了局面」,顯然警方並沒有真正地「控制局面」,反而引發了暴力事件的發生。
  • 法國France 24新聞引用住在北京的評論員Moss的部落格說:中國官方在新疆暴動後大力宣傳漢人受襲後血淋淋的場景以及財產破壞狀況,卻沒有交代從維吾爾族的角度對問題的解讀。這樣做的後果是:一方面讓維吾爾族覺得他們的感受根本不被國家理會;另一方面讓其他中國人對暴動的深層次原因無從知曉;最終的結果可能是給衝突雙方火上澆油。[164]

爭議[編輯]

中國媒體報導爭議[編輯]

切斷通訊方式[編輯]

2009年7月5日晚,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對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的網際網路行動電話服務進行了限制。 7月6日下午,中國大陸無法訪問Twitter。7日,無法訪問Facebook。7月7日晚11時許開始,飯否全站無法更新消息,截至8月28日,飯否依然未恢復開放。同時中國官方卻大力宣傳漢人受襲後血淋淋的場景以及財產破壞狀況,又不交代從維吾爾族的角度對問題的解讀[164]

2009年12月28日起,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的網際網路、手機簡訊和國際長途電話業務的限制被逐步解除。[165]

阻止記者報導[編輯]

7月11日南華早報報導外國記者被短期拘留[166]。同日澳門每日時報報導喀什市官方要求外國記者離開[167]。 據中央社報導:有來自大陸境外的記者抱怨自己的採訪受到限制,而中央電視台新華社的記者卻享有特權。有台灣記者在採訪中被武警強行刪除相片,不刪就不讓記者離開。一些外國記者在採訪維吾爾人抗議的事件中,遭到不同程度的查扣,其中日本東京電視台駐北京記者小林史憲10日拍攝公安當街對維族人士施暴,遭到公安拘留長達8個小時,直到當天深夜才獲釋。[168]9月4日漢人與防暴警察對峙,三名香港記者被多名武警毆打,之後被帶往派出所調查。當天下午6時10分,三人才獲釋。而三人被扣留片段被香港有線電視新聞攝得,轉發至香港各大新聞媒體。中華民國行政院大陸委員會7月27日指出,從最近的新疆暴動事件觀察,中共除了已建立起龐大的法律、政策架構與資訊技術,進行內部的言論管控2億網路用戶以外,不再只是消極防堵政治敏感訊息,更意圖結合大眾傳播資訊科技,形塑有利於正面資訊流通的模式與內容。[169]

對熱比婭的指控[編輯]

官方指控熱比婭為首的「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直接煽動、策劃、指揮境內製造了這起嚴重暴力犯罪事件[31] 。以反中共著稱的博訊網發表評論,指中國政府一直沒有拿出讓世界輿論信服的熱比婭挑動騷亂的證據,假如有這樣的證據中國政府可以要求國際刑警組織通緝追捕熱比婭。[170]博訊網文章指出,讓熱比婭一個完全失去人身自由、目前在監獄中的兒子譴責自己的媽媽挑動騷亂,這種做法本身就讓人無法相信譴責的真實性。文章更指出,中國政府這種讓家人互相揭發、讓家人證明家人有罪的做法,令人想起中國發瘋的「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年代。[170]

新華社報導,2009年7月24日熱比婭國內親屬12人,分別是熱比婭的兒子卡哈爾、女兒茹仙古麗、女婿開塞爾.阿皮孜、弟弟買買提、姐姐左克拉.卡德爾、養女熱孜亞.卡德爾,還有 5人是熱比婭的孫輩。12人寫公開信給熱比婭,要求其放棄煽動新疆暴力事件。 他們並集體向7-5暴力事件遇害者道歉「作為熱比婭·卡德爾的子女及親屬,我們對(熱比婭)所實施的以分裂為目的的這次暴力事件非常氣憤,並向這次事件中無辜死亡的群眾和他們的家屬說聲道歉。」「同時我們希望所有的維吾爾族兄弟們不要相信(熱比婭)的話,我們各族群眾要團結和睦相處,為建設安定、美麗、幸福的新疆盡自己的一份力。」[96] 熱比婭的弟弟和兒女也再次證實熱比婭事先知曉和指導了此次暴力事件。[97]。熱比婭親屬隨後接受了新華社的採訪,表示信件確實是他們寫的,並對熱比婭的行為表示不滿[101]

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的發言人迪裡夏提(Dilshat Reshit)告訴法新社記者稱熱比婭親屬信件是假造的[98]。迪裡夏提向美國之音表示,熱比婭子女和親屬寫信和接受採訪,是在中國政府威逼利誘的結果。他說,「在中國這樣一個法制不健全,而且濫用司法的國家,任何人隨時隨地有可能受到任何方式的脅迫,違背自己的良心和意願,從事不該從事的事情,他們沒有任何選擇的自由。」據美國官方媒體美國之音報導,迪裡夏提表示,自從熱比婭到美國後,兩個兒子被判刑,女兒茹仙古麗也曾遭到軟禁。家人和親屬也一直受到監控。他並說,中國政府的目的一是詆毀熱比婭的形象,另一個就是將新疆騷亂事件嫁禍於熱比婭和世維大會[171]

香港蘋果日報用大標題指出,「中共文革式斗熱比婭」,通過挑撥親人關係,抹黑貶低等辦法打倒對手是文革慣用的手段。[171]紐約人權觀察亞洲研究員Phelim Kine表示:「信中遣詞用字可見政府的操作,只是無法確知。但是如果信是真的,它們應該是法治國家司法機關正在秘密調查的證據,拿出來放在政府的傳聲筒-新華社-作全世界的傳播是非常重大的違規行為[98]。」蘋果日報也有文章質疑:「何不讓傳媒採訪熱比婭家人?」[172]

抵制墨爾本國際電影節[編輯]

2009年7月第58屆墨爾本國際電影節放映一部熱比婭的紀錄片《愛的10個條件》並邀請熱比婭出席。中華人民共和國墨爾本領事館要求主辦單位不能放映這部紀錄片也不能邀請熱比婭出席,但遭到主辦單位拒絕。原本準備參加墨爾本國際電影節的7部華語片退出。電影節網上售票系統被相信是中國的駭客攻擊,在網上虛假購買大量門票,癱瘓售票系統。電影節網頁也被改為中國國旗與反對熱比婭的口號[173][174]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秦剛本月表示,北京反對任何國家給現年62歲的熱比婭「提供從事反華分裂活動的舞台」。紀錄片導演Jeff Daniel表示這樣也好,人們可以看到不同的觀點,只是對中國政府的強大壓力導致現場保安人員密佈不滿。《愛的10個條件》門票稍後銷售一空[175][176][177]。電影節主辦方邀請熱比婭出席周六(8月8日)的紀錄片首映式,澳洲向熱比婭簽發入境簽證,中國副外交部長張志軍上月底召見澳洲駐華大使,提出嚴正交涉和強烈不滿。鄰國紐西蘭毛利電視台也宣布,將於下月1日播出該紀錄片。[178][179] 《澳洲日報》報導記錄片《愛的十個條件》在墨爾本市政廳首映,首場1500個座位爆滿。電影節負責人理察·穆爾本人也遭到死亡威脅。中國駐墨爾本總領事沈偉廉8月6日緊急會晤墨爾本市長羅伯特·多伊爾,威脅說如果市長不插手撤播關於熱比婭的記錄片,天津將結束與墨爾本長達29年的姐妹城市關係。[180] 之後,記錄片的主人翁熱比婭親臨首映現場致辭,並在放映結束後回答觀眾和媒體的提問。[181]

西方媒體的報導的爭議[編輯]

西方媒體的報導把重點放在了維族群眾的面對警察的示威,把維族暴徒對漢人的攻擊視為「起義」。而大力譴責漢人7號的報復。另一方面,駐華外國記者協會表示,一些中國官方主流媒體發表鼓動性的言論導致對外國駐華新聞機構的敵視,至少有兩位外國記者接到死亡威脅。很多外國駐華新聞機 構接到騷擾電話,電子郵件收到針對外國駐華新聞機構的電腦病毒。例如中國官方新華社7月13日以報刊選萃方式全文轉發人民日報資深記者丁剛在「環球時報」以「我不再看華爾街日報」為標題的一篇文章,批評美國華爾街日報訪問熱比婭,鼓勵大陸民眾拒看,並將此次暴動與九一一襲擊事件相提並論[182][183]。又例如人民網一篇署名蘭溪的文章表示「事件發生後,中國媒體報導迅速,官方應對有度,第一時間發布死亡人數及受傷人數,而且在事發數小時之後,就正式邀請外國記者訪問烏魯木齊,採取了非常開放的態度,此舉贏得了境外媒體一致的肯定。」並且強烈批評西方政要與媒體不知感恩「回報」,也將此次暴動與九一一襲擊事件相提並論,認為西方政要與媒體呼籲「 各方保持克制」是雙重標準[184]。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英國廣播公司(BBC)等西方主流媒體採訪了「世維會」在美國的發言人,即被中國官媒炮轟偏見[185]。另一方面,親西方的自由派媒體人則極力為西方媒體辯解。據美國官方媒體美國之音報導,比如前中國青年報冰點主編李大同說,這次新疆事件,西方媒體報導基本上是客觀的。香港城市大學媒體與傳播系副主任何舟教授也認為,這次西方媒體的報導基本是客觀公正的:「這次國際媒體對新疆的報導,從大面上來說,還是比較客觀的。這次基本上沒講到疆獨、中國政府鎮壓啦。報導主要是說兩個民族之間的問題,主要是說刑事案件,是打砸搶。各國政府也沒有對中國提出批評,抗議,說你鎮壓少數民族和獨立人士啦。」[162]

西方媒體報導的偏見[編輯]

中共官媒新華社稱,在中國大陸的網路討論區,有網民對CNN等西方傳媒繼續支持分離主義人士表示不滿,而中國傳媒也稱,BBCCNN紐約時報的報導引起了一些西方讀者的不滿,他們認為將「暴力犯罪」報導為「和平示威」是不負責任的[186]

香港《亞洲周刊》7月10日刊文稱國際媒體的報導涉嫌誤導讀者,在事件早期進行了未經證實的報導,並指責部分媒體稱漢族示威者為「暴徒」(mob),而對維族人一直使用中性的「示威者」等詞。[187]

中共官媒《環球時報》稱,部分西方媒體用假圖片和歪曲圖片內容的方式報導烏魯木齊事件,如用其他事件的圖片冒充烏魯木齊事件;把被暴徒襲擊後滿是鮮血的少女稱為「被警察襲擊後的少女」;把醫院裡接受治療的受傷漢族人稱為「受傷的維吾爾族人」等。這種無視事實公然造假的報導方式使很多讀者感到氣憤[188]

不實相片爭議[編輯]

在半島電視台記者問熱比婭如何看待烏魯木齊街頭漢族女孩遭攻擊的畫面時,熱比婭回答說:「我的人民進行的都是和平示威,他們的行為非常和平」。隨後熱比婭就拿出事先準備好的大幅照片,稱「我的人民被圍在中國軍隊中間,他們怎麼可能發動攻擊呢」?但是熱比婭手中的所謂「證據」與烏魯木齊「7·5」事件沒有任何關係,那張照片是南方報網於2009年6月26日刊登的題為《石首「搶屍」拉鋸戰》報導中所配的圖。[189]

世維會隨後辯解稱:「熱比婭在進入採訪(電視棚)之前手上根本沒有任何圖片,而是她在進入採訪之前,門前突然有人給她提供照片,她提著照片就進入了採訪室。接受採訪出來以後,本想感謝提供照片的人,但在整個美國就沒有找到這個維吾爾人,就找不到這個人了。現在整個美國的所有維吾爾人都在尋找這個人,因為他們見過這個人,但現在找不到了,現在我們很緊急的找這個人。」[190]

7月7日,疆獨分子在中國駐土耳其大使館示威,示威者拿著美國維吾爾協會發布的展示新疆暴亂的受害者現場圖片,但該圖片被辨認出是杭州5月15日發生的一起交通事故[191]

7月11日,世維會發言人就假照片一事,在半島電視台道歉,給出了假照片的另一個說法:由於他們事先沒有核實照片,覺得「石首照」效果最好,最能說明問題,因此採用。雖然他們也看不清照片中是否有維吾爾族[192]

可靠來源爭議[編輯]

香港媒體大公報聲稱疆獨組織的發言大多沒有可靠來源證據,主要參考傳言和網路信息發布消息。[193] 有人則認為是中國政府限制外國記者採訪,對事件細節未全部公開和網路封鎖政策,造成了整個事件過程的信息不透明。[194]

後續事件[編輯]

7月7日抗議活動(VOA的報導)
VOA關於該事件的的報導

維人抗議活動[編輯]

2009年7月7日,約300名維吾爾族婦女上街示威,並與警察發生扭打。很多婦女大聲喊叫,要求中國當局釋放她們的丈夫或孩子。[195][196]

漢人抗議活動[編輯]

7月7日[編輯]

2009年7月7日,烏魯木齊市再度爆發了一些新的抗議活動。部分漢人手持木棒、鐵棍,高唱義勇軍進行曲以及團結就是力量等歌曲上街抗議,其人數根據不同的媒體報導有所不同,少則300,多則達10000人。部分抗議人群高叫「攻擊維吾爾人」,並對媒體表示如果當局不能保護他們,那麼他們需要自己保護自己。遊行者衝入維族人社區,並向維族人商店投擲石塊[154];其間漢人與維人的小規模鬥毆頻繁發生。對於這些情況,警方拿著擴音器呼籲人們「冷靜」,並讓他們將此事件交給警方處理。烏魯木齊市市委書記栗智也站在警車頂上,用擴音器呼籲人們回家。對於衝破警戒線的漢人,武警發射了催淚彈[197][198][154][199][200]

在一些街市,店鋪損失嚴重。在幸福路與躍進街東段交叉,7月6日、7日連續兩天,漢人店鋪的老闆手持鐵棍和木棍,有的襲擊從這裡經過的維族人。「這樣做也不對,暴徒應該都是從外地趕到烏魯木齊來的,本地的維族人不會參加暴亂,我住的小區里的維族人就沒有一個參加的。」一位司機對記者說。下午4時,記者看到幸福路店鋪里的牆上貼著許多紅紙條:「保持冷靜,剋制理智」。下午4時許,上千名漢族人聚在解放路和中山路交叉口,情緒激烈。「你們的家人沒有被打過!你們不理解!」一位示威者這樣大聲告訴警察。[201]

9月3日[編輯]

自2009年8月20日開始,烏市相繼出現以襲擊漢族群體為目標的針扎事件,致使受害人及部分漢族群眾對實施針扎行為的犯罪嫌疑人進行圍毆[202]

9月2日起,部分群眾開始聚集,要求嚴懲「扎針黨」。9月3日數萬漢人走上街頭,遊行到烏魯木齊市人民廣場,抗議「扎針黨」橫行。民眾點名要求新疆自治區黨委書記王樂泉下台。新疆烏魯木齊副市長張鴻表示,在遊行中,5人死亡及14人受傷。

9月4日漢人繼續上街,據路透社報導,數以百計的漢人試圖推倒路障,進入市內一個維吾爾族的聚居點,期間與防暴警察對峙。下午3時(UTC+6時),當地武警開始使用催淚彈驅趕示威者,期間,數名武警衝向無線電視新聞記者林子豪、攝影記者劉永全,在此期間,兩名記者表示稱被多名武警毆打,記者肩膀膝蓋等部位被打傷,甚至被手槍指嚇。而當兩名無線電視新聞記者被毆打期間,Now寬頻電視新聞攝影記者林振威在旁拍攝兩人被毆打的情況,但立即被發現及同樣遭到毆打。三人皆被沒收攝影器材以及被逮捕,同時被反綁在地面十五至二十分鐘,之後被帶往派出所調查。當天下午6時10分,三人被獲釋,同時被歸還攝影器材。兩間電視臺攝影器材皆在混亂中被毀。無線電視的攝影機內所錄影片段均保存良好,然而Now寬頻電視新聞攝影機內內所錄影片段因有兩名記者被毆打的內容而被沒收。而三人被扣留片段被香港有線電視新聞攝得,轉而發布至香港各大新聞媒體,詳情見2009年新疆武警扣押香港記者事件

9月5日新疆公安廳廳長柳耀華被免職、烏魯木齊前任市委書記栗智也被免職。截至9月5日,公安機關核實已有531人被針狀物刺傷[203],專家稱基本排除烈性病原微生物感染可能[204]

據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發言人迪里夏提所言,當地曾傳出懷疑有漢人偽造了部份「針扎案件」,用以騙取政府的高額撫恤金。[205]

烏魯木齊市面狀況[編輯]

2009年7月10日,烏魯木齊大致平靜,不過仍有逾萬維漢民眾決定離開烏魯木齊。車站塞滿民眾,票價被炒高兩倍,依然被搶購一空。車站一位婦女批評中國政府隱瞞維人傷亡數字,只報導漢人被打死,又說她買了車票,卻根本沒有車,已經在那裏睡了兩天了。據明報記者現場所見,車站民眾差不多都是維族,學生只佔約兩三成。[206][207]

《大公報》11日報導火車站並未出現外界所傳的返鄉潮。[208]

重慶晨報報導一些地方到烏魯木齊的熱度不減。在重慶,往烏魯木齊火車票銷情良好,載客率達100%,10日左右是最高峰日。[209] 明報報導「烏魯木齊觀光相關行業明顯慘淡,老闆站在關著的店門前直呼賠慘了。」[210]

新疆其他地區狀況[編輯]

有報導稱,烏魯木齊的騷亂已經擴大到了新疆其他地區,其中包括跟巴基斯坦接壤的喀什[195]

韶關事件處理[編輯]

廣東省公安部門繼續抓緊處理韶關玩具廠群體暴力事件的有關人員。當地公安部門逮捕的涉案人員截止到7月5號已上升到13人,其中有「新疆籍」人員3人,漢族人員10人。兩名涉嫌網上散布謠言,陷害他人的人也遭到刑事拘留[211]

中國旅行團慕尼黑遇襲[編輯]

當地時間7月7日,一中國旅行團在德國慕尼黑市遭東突分子的暴力圍攻,遊客在當地警察的幫助下才得以脫身,無人員傷亡報告。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已向德方提出交涉,敦促德方依法處置此事,並採取切實有效措施,保證在德國中國公民的人身和財產安全。[212][213]

北京要求律師「審慎」接待涉疆案[編輯]

7月13日,北京市司法局緊急通知北京各律師事務所,要求全市律師對涉疆案件「審慎司法評論」,「慎重接受有關涉疆案件的法律諮詢和委託代理」,接受委託前「要及時上報,主動接受司法行政機關和律師協會的監督、指導」。[214]

熱比婭紐約新聞演講會[編輯]

7月21日下午五時,熱比婭在紐約法拉盛喜來登酒店舉行「七五」事件真相新聞演講會。熱比婭稱「我是一個母親,七五事件不是我煽動的,這個後果也不是我造成的。我致力於維族人民的和平和權利,致力於實現民族自決,反對暴力。這次七五事件,中國政府的遊戲玩得非常好,他們不檢討自己的錯誤,在事件出現後,對我和我的組織抹黑。現在情況已經變得一團糟,中國政府如果真要解決問題,就應該懲罰王樂泉。跟我們對話,和平解決問題。」並指責中國政府「共產黨的所有宣傳都是假的,說什麼民族團結,電視上演維族婦女抱著漢族士兵親,維族的人不會這麼干。幾千人被殺了,幾萬人被抓了。我們只能呼籲漢族和維族人民團結起來,共同為改變中國的面貌而奮鬥。」

有記者讓熱比婭評價中國政府對新疆在教育和計劃生育方面實行優惠政策,熱比婭稱「高考加分沒有實際意義,實際上維族的學生考上大學也找不到工作,還要回新疆,還是失業,至於計劃生育,中國政府表面不限制維族婦女生育,實際上他們千方百計不讓維族婦女生第二胎,所謂優惠純屬騙人的謊言。」[215]

在演講會一周之前,熱比婭譴責基地組織分支警告襲擊北非地區的漢人,以報復新疆騷亂,她說:「我不認為暴力能解決任何問題。全球的恐怖分子不應利用維吾爾人的合法盼望,以及現時東突厥斯坦的慘劇,而針對中國外交人員或平民,實行恐怖主義。」[216]

熱比婭訪日呼籲聯合國進行獨立調查[編輯]

據美國官方媒體美國之音報導,世維會日本支部代表依里哈木反駁中國指稱世維會背後指使的說法,他說:「我們希望成立一個由第三者組成的獨立調查團查清事件是我們挑撥的,還是中共自己的表演」。依里哈木還表明,他們今後要努力讓世界了解事件真相。[217]

中國政府對熱比婭訪日表示強烈不滿。[218]

中國評論新聞網報導,2009年7月28日,熱比婭·卡德爾在接受日本《產經新聞》訪問時,熱比婭宣稱將在中國大陸60年「國慶」之際,「展開新行動」(奇怪的是,《產經新聞》的報導中並沒有此內容。不知中國評論新聞網的報導來源於何處?)[219]

歐洲議會支持聯合國主導獨立的國際人權狀況調查[編輯]

路透社報導熱比婭於2009年9月1日以「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主席身份出席了歐洲議會人權委員會舉行的有關中國人權狀況的討論。在與熱比婭共同舉行的記者會中,歐洲議會人權委員會主席、芬蘭籍女議員海迪·豪塔拉表示歐洲議會支持聯合國應該主導獨立的國際調查團調查烏魯木齊七·五暴力事件中各方違反人權的行為。熱比婭說有一萬維吾爾人在事件後失蹤,並指控中共政府在新疆對維吾爾人進行文化上的種族滅絕[220]

香港記者採訪時被武警毆打事件[編輯]

9月4日,3名香港記者(無線電視的記者林子豪和攝影師劉永全、now新聞台攝影師林振威)在新疆烏魯木齊採訪武警鎮壓漢民示威期間被武警毆打並押到派出所拘留三小時[221]。 他們的攝影器材均在武警毆打記者期間被擊毀,now攝影師拍攝無線記者被打的片段不知所終[222]。至3人獲釋時,林子豪指公安解釋,拘押他們是因為懷疑3人在「偷拍」,又指3人出示的證件「隨便街上都有」,懷疑是偽造,公安代表更邊跟3人握手、邊祝他們「在新疆生活愉快」。[223]

9月8日,烏魯木齊新聞辦舉行新聞發布會回應此事,但沒邀請有記者曾被扣押的媒體出席[224]。主任侯漢敏指遊行期間「有多人跟蹤拍攝,並對遊行人士指手劃腳,有煽動鬧事之嫌,執勤人員勸阻要求離開無效」[225] 才採取行動。又指3名香港記者「只有一人持有效證件,其餘兩名記者未有有效證件,屬違規採訪」[225],所以將他們扣留。此外,發言人更指事件發生後「一些媒體進行了不負責任的炒作」,「發表了極不負責任的言論」[225]。兩家電視台已就烏魯木齊新聞辦的回應發表聲明,強烈抗議烏魯木齊新聞辦「捏造罪名」[224]。而無線電視更於晚間新聞邀請兩名被打記者出鏡回應烏魯木齊新聞辦的指控[224]。香港記者協會批評新疆當局的指控沒有根據,並「對國家表示要依法治國起負面作用」[225]

新疆自治區黨委書記由王樂泉換為張春賢[編輯]

2010年4月24日 新疆自治區黨委書記王樂泉由原中共湖南省委書記張春賢接替。

新疆全面恢復網際網路通信[編輯]

2010年5月14日2時(UTC +08:00),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人民政府新聞辦公室通過當地的新聞門戶網站 天山網 宣布新疆網際網路業務全面恢復[226]

熱比婭投書媒體說明[編輯]

2012年07月,新疆「七五事件」3周年前夕,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主席熱比婭撰文「北京煽動新疆種族仇恨」投書《華爾街日報》。她指控中國的新疆政策與高壓統治是引發暴動的主因,由於大量漢人移民遷入新疆維吾爾人被迫流離失所,讓族人的認同與生活飽受威脅。她表示中國當局公布的失蹤與死傷人數,遠低於實際情況。熱比婭認為「七五事件」的長期影響是讓新疆成「第二個西藏」。她強調,雖有大批武警進駐,但維吾爾人不會停止抗爭。全世界也必須了解,中國當局會繼續煽動種族與宗教仇恨,以合理化他們的高壓統治。[227]

補充說明[編輯]

  1. ^ 此事件簡稱七·五事件英語慣稱2009年7月烏魯木齊騷亂July 2009 Ürümqi riots);中國官方媒體以及政府官員稱之為「烏魯木齊『七·五』打砸搶燒嚴重暴力犯罪事件[3]

參考資料[編輯]

  1. ^ 1.0 1.1 Yan Hao、Geng Ruibin、Yuan Ye,〈Xinjiang riot hits regional anti-terror nerve〉,新華網,2009年7月18日,最後訪問於2009年7月21日(原始內容存檔於2010年4月17日)。
  2. ^ 2.0 2.1 〈Initial probe completed and arrest warrants to be issued soon, Xinjiang prosecutor says〉,(原著《南華早報》),美聯社,2009年7月17日,A7頁。
  3. ^ 新疆烏魯木齊「七·五」打砸搶燒嚴重暴力犯罪事件〉,中國新聞網,2009年7月7日,最後訪問於2014年10月13日。
  4. ^ Scores killed in China protests〉,BBC新聞,2009年7月6日,最後訪問於2009年7月6日。
  5. ^ Ann Riley,〈China officials 'disappeared' Uighurs after Xinjiang riots: HRW〉,JURIST英語JURIST,2009年10月21日,最後訪問於2014年10月13日。
  6. ^ Michael Bristow,〈Many 'missing' after China riots〉,BBC新聞,2009年10月21日,最後訪問於2010年2月25日。
  7. ^ Edward Wong,〈Riots in Western China Amid Ethnic Tension〉,《紐約時報》,2009年7月5日,最後訪問於2009年7月5日。
  8. ^ Jane Macartney,〈China in deadly crackdown after Uighurs go on rampage〉,《泰晤士報》,2009年7月5日,最後訪問於2009年7月5日(需要訂閱)。
  9. ^ Profile: Rebiya Kadeer〉,BBC新聞,2005年3月17日,最後訪問於2010年1月4日。
  10. ^ Internet Service In China's Xinjiang Will Soon Recover〉,中國科技新聞(China Tech News),2009年12月31日,最後訪問於2010年1月3日(原始內容存檔於2010年4月17日)。
  11. ^ 11.0 11.1 《2000年人口普查中國民族人口資料》,民族出版社,2003年9月。ISBN 7-105-05425-5
  12. ^ 12.0 12.1 12.2 Dru C. Gladney,S. Frederick Starr編,《Xinjiang: China's Muslim borderland》,M. E. Sharpe,2004年,章節:〈The Chinese Program of Development and Control, 1978–2001〉。ISBN 978-0-7656-1318-9
  13. ^ 13.0 13.1 Rudelson, Justin Ben-Adam. Uyghur "separatism": China's policies in Xinjiang fuel dissent. Central Asia-Caucasus Institute Analyst. 16 February 2000 [29 January 2010]. 
  14. ^ Jiang Wenran,〈New Frontier, same old problems for China〉,《環球郵報》,2009年7月6日,第10段,(最後更新於2012年8月23日),最後訪問於2014年10月22日。「But just as in Tibet, the local population has viewed the increasing unequal distribution of wealth and income between China's coastal and inland regions, and between urban and rural areas, with an additional ethnic dimension. Most are not separatists, but they perceive that most of the economic opportunities in their homeland are taken by the Han Chinese, who are often better educated, better connected, and more resourceful. The Uyghurs also resent discrimination against their people by the Han, both in Xinjiang and elsewhere.」
  15. ^ Austin Ramzy,〈Why the Uighurs Feel Left Out of China's Boom〉,《時代》,2009年7月14日,最後訪問於2009年9月5日。
  16. ^ Christina Larson,〈How China Wins and Loses Xinjiang〉,《外交政策》,2009年7月9日,最後訪問於2009年9月5日。
  17. ^ Gardner Bovingdon,《Autonomy in Xinjiang: Han nationalist imperatives and Uyghur discontent》,東西方研究中心英語East–West Center,2005年,第4頁。ISBN 1-932728-20-1
  18. ^ 18.0 18.1 Michael Dillon,《Xinjiang – China's Muslim Far Northwest》,RoutledgeCurzon,2004年,第51頁。ISBN 0-415-32051-8
  19. ^ Dru C. Gladney,2004年,第112頁-114頁。
  20. ^ Arienne Dwyer,《The Xinjiang Conflict: Uyghur Identity, Language Policy, and Political Discourse》,東西方研究中心,2005年,第2頁。ISBN 1-932728-29-5
  21. ^ Gardner Bovingdon,2005年,第19頁。
  22. ^ China's Minorities and Government Implementation of the Regional Ethnic Autonomy Law. Congressional-Executive Commission on China. 1 October 2005 [6 May 2010]. "[Uyghurs] live in cohesive communities largely separated from Han Chinese, practice major world religions, have their own written scripts, and have supporters outside of China. Relations between these minorities and Han Chinese have been strained for centuries." 
  23. ^ Sautman, Barry. Preferential policies for ethnic minorities in China: The case of Xinjiang. Working Papers in the Social Sciences (Hong Kong Universit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1997年, (32): 35 [6 May 2010]. 
  24. ^ Moore, Malcolm. Urumqi riots signal dark days ahead. The Daily Telegraph (London). 7 July 2009 [7 July 2009]. 
  25. ^ Bovingdon, Gardner. Autonomy in Xinjiang: Han nationalist imperatives and Uyghur discontent. Political Studies 15. Washington: East-West Center. 2005年: 34–5. ISBN 1-932728-20-1. 
  26. ^ Sautman, Barry. Preferential policies for ethnic minorities in China: The case of Xinjiang. Working Papers in the Social Sciences (Hong Kong Universit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1997年, (32): 29–31 [6 May 2010]. 
  27. ^ Pei, Minxin. Uighur riots show need for rethink by Beijing. Financial Times. 9 July 2009 [18 January 2010]. "Han Chinese view the Uighurs as harbouring separatist aspirations and being disloyal and ungrateful, in spite of preferential policies for ethnic minority groups." 
  28. ^ Hierman, Brent. The Pacification of Xinjiang: Uighur Protest and the Chinese State, 1988–2002. Problems of Post-Communism. 2007年, 54 (3): 48–62. doi:10.2753/PPC1075-8216540304. 
  29. ^ Gunaratna, Rohan; Pereire, Kenneth George. An al-Qaeda associate group operating in China?. China and Eurasia Forum Quarterly. 2006年, 4 (2): 59. "Since [the Ghulja incident], numerous attacks including attacks on buses, clashes between ETIM militants and Chinese security forces, assassination attempts, attempts to attack Chinese key installations and government buildings have taken place, though many cases go unreported." 
  30. ^ 參與打砸搶燒分子相當一部分來自喀什、和田等地. 中國中央電視台. 2009-07-11 [2009-07-14]. 
  31. ^ 31.0 31.1 31.2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主席努爾·白克力談烏市打砸搶燒嚴重暴力犯罪事件,央視網,2009年07月06日。
  32. ^ Fighting for her peoples』 rights: Rebiya Kadeer visits Australia, Amnesty International, February 2008
  33. ^ Visitor Kadeer Calls For Action to Help Uyghur People, The Tech - MIT's Newspaper, June 8, 2007
  34. ^ 再度否認策劃騷亂 熱比婭吁國際組團調查真相. 加拿大都市網. 2009-07-08 [2009-07-09]. 
  35. ^ 六點半新聞報導 - MyTV - tvb.com
  36. ^ 抗議中共開槍 「世維會」將全球示威
  37. ^ 分析:從新疆騷亂看中國的民族關係. BBC. 07-09-2009. 
  38. ^ Riots Expose China’s Ethnic Divisions, Uneven Growth (Update2). 彭博通訊社. 
  39. ^ Why China has clenched its fist in Xinjiang. 基督教科學箴言報. 
  40. ^ 新疆騷亂:真是境外勢力造成的?. VOA. 
  41. ^ 分析:熱比婭是"黑手"還是"領袖"?. BBC. 07-08-2009. 
  42. ^ 自由電台:烏魯木齊多間醫院擠滿暴亂傷者
  43. ^ 韓詠紅. 新疆暴亂在市民心中划出裂痕. 聯合早報. 2009-07-26 [2009-07-29]. 
  44. ^ 韓詠紅. 維族資深記者海來特: 暴徒呼喊「建政教合一國」,策劃者或是「伊扎布特」. 聯合早報. 2009-07-26 [2009-07-29]. 
  45. ^ "More than 300 people, most of them Uygurs, had gathered to demand an investigation into a deadly brawl on June 25 between Uygur and Han Chinese workers at a Hong Kong-owned toy factory in Shaoguan , said Gulinisa Maimaiti, a 32-year-old employee for a foreign company who took part in the protest. Two reportedly died in last month's factory fight, but protesters believed the toll was higher.At first, the 300 people held a silent, sit-down protest in People's Square in Urumqi, she said. Accounts of what happened differed, but the violence seemed to have started when the crowd, which she said grew to 1,000 people, refused to disperse." See Three killed and more than 20 hurt as rioting erupts in Xinjiang,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Jul 06, 2009
  46. ^ 鳳凰全球連線2009年7月6日,A,鳳凰衛視,2009年7月6日。
  47. ^ 鳳凰全球連線2009年7月6日,B,鳳凰衛視,2009年7月6日。
  48. ^ 48.0 48.1 新疆百餘漢人被殺西方媒體誤讀悲劇. 亞洲週刊. 
  49. ^ 維族人示威本和平 官員否認向維人開槍. 明報. 2009-07-08 [2009-07-10]. 
  50. ^ 維族聚居區再封路 防再出現群眾事件. 明報. 7/11/2009. 
  51. ^ 加藤嘉一. 新疆西藏問題的癥結. 亞洲周刊. 2012年5月27日. 
  52. ^ 全文手工錄自央視網講話錄像
  53. ^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通報烏市打砸搶燒嚴重暴力犯罪事件有關情況,央視網,2009年07月06日。
  54. ^ 烏魯木齊市委市政府將召開新聞發布會介紹「7·5」事件情況,新華網,2009年07月07日。
  55. ^ 2009年7月7日外交部發言人秦剛舉行例行記者會,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網站,2009年07月07日。
  56. ^ 王樂泉發表電視講話,新華網,2009年07月07日。
  57. ^ 李曉玲. 乌鲁木齐市市长:正对死者身份进行DNA辨认. 新華網. 2009-07-08 [2009年7月8日] (簡體中文). 
  58. ^ 烏魯木齊舉行新聞發布會,新華網,2009年07月08日。
  59. ^ 李曉玲; 關俏俏. 乌鲁木齐市全力抚恤“7·5”事件伤亡者. 網易(轉自新華網). 2009-07-08 [2009年7月8日] (簡體中文). 
  60. ^ 來源新華社. 烏魯木齊市委書記栗智:對殺人分子要處以極刑. 人民網. 2009-07-09 [2009-07-09] (中文(簡體)‎). 
  61. ^ 烏魯木齊市就「7·5」事件再次召開新聞發布會,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新聞辦公室網站,2009年7月9日
  62. ^ 張景勇. 孟建柱在新疆看望7·5事件受傷群眾和遇害同胞家屬. 中國政府網. 2009-07-08 [2009-07-09] (中文(簡體)‎). 
  63. ^ 視頻 孟建柱:對殘害同胞的兇手將依法嚴懲. 央視網. 2009-07-08 [2009-07-09] (中文(簡體)‎). 
  64. ^ 烏魯木齊氣氛緊張 死亡人數上升. BBC. 2009-07-06 [2009-07-07]. 
  65. ^ 65.0 65.1 65.2 美維人組織反駁中國「教唆」說法. 美國之音. 
  66. ^ 新疆烏魯木齊騷亂140人死亡. BBC. 2009-07-06 [2009-07-07]. 
  67. ^ 疆獨鬥士熱比婭 獲諾貝爾和平獎提名, 自由時報, 2006年9月12日
  68. ^ 諾貝爾和平獎熱比婭獲邀觀禮, 中央廣播電臺 Radio Taiwan International, 2010/12/3
  69. ^ 69.0 69.1 世維大會指控中國官方煽動漢維衝突. 中央社. 2009-07-07 [2009-07-10]. 
  70. ^ 丹增嘉措對新疆暴力表關注. 美國之音. 2009-07-09 [2009-07-10]. 
  71. ^ 《蘋果日報》(臺灣)2009年7月7日《開槍鎮壓 新疆暴動140死》
  72. ^ Radio Free Europe/Radio Liberty. Uyghurs Abroad Blame China Policies For Unrest. Radio Free Europe/Radio Liberty. 2009-07-07 [2009-07-07] (英文). 
  73. ^ 荷蘭政府對於示威遊行給中國大使館建築物帶來的損失深表遺憾. 荷蘭駐中國大使館. 2009-07-07 [2009-07-07] (中文(簡體)‎). 
  74. ^ Today's Zaman. Tension runs high as China cracks down on Uighur riot. Today's Zaman. 2009-07-07 [2009-07-07] (英文). 
  75. ^ 土耳其希望中國政府儘快將烏魯木齊「7·05」事件製造者繩之以法. 新華網. 2009-07-06 (中文). 
  76. ^ APA. Brutality against Uighurs must be prevented. APA. 2009-07-08 [2009-07-08] (英文). 
  77. ^ BBC. 土耳其促北京結束新疆"暴行". BBC. 2009-07-08 [2009-07-08] (中文). 
  78. ^ BBC. 土耳其總理保證允許熱比婭入境. BBC. 2009-07-09 [2009-07-09] (中文). 
  79. ^ BBC. 土耳其總理形容新疆騷亂為「屠殺. BBC. 2009-07-10 [2009-07-10] (中文). 
  80. ^ BBC. 土總理促請中國停止「同化」維族. BBC. 2009-07-11 [2009-07-11] (中文). 
  81. ^ 81.0 81.1 Radio Australia. International reaction to Uighur protest violence. Radio Australia. 2009-07-07 [2009-07-07] (英文). 
  82. ^ Martin, Dan. China says over 1,400 arrested for Xinjiang riots. Jakarta Globe. 2009-07-07 [2009-07-07] (英文). 
  83. ^ 美國務院:沒有中國在新疆鎮壓訊息,聯合早報網,2009-07-09
  84. ^ 美承認國會資助熱比婭 中方堅決反對資助「三股勢力」. 武漢理工大學經緯網. 
  85. ^ 俄外交部說新疆發生的事情屬中國內政. 新華網. 2009-07-08 [2009-07-08] (中文(簡體)‎). 
  86. ^ 阿富汗支持中國政府打擊恐怖和分裂勢力的一切努力. 新華社. 2009-07-08 [2009-07-08] (中文(簡體)‎). 
  87. ^ Saad, Imelda. (July 9, 2009). Singapore urges restraint in Xinjiang, China. Channel News Asia.
  88. ^ Vietnam expresses support for China's handling of Xinjiang unrest. Xinhua. 8 July 2009. 
  89. ^ 《東方日報》2009年7月7日《新疆暴亂140死》
  90. ^ Jakarta Post. UN rights chief alarmed by death toll in China. Jakarta Post. 2009-07-07 [2009-07-07] (英文). 
  91. ^ 上海合作組織就烏魯木齊「7·5」事件發表聲明. CCTV.com. 2009-07-11 [2009-07-12]. 
  92. ^ 社會各界強烈譴責烏魯木齊打砸搶燒犯罪事件. 新華網. 2009-07-07. 
  93. ^ 新疆女工:反對打着我們名號發起暴力事件. 新華網. 2009-07-06. 
  94. ^ 新疆民眾:暴徒燒毀旅館製造恐慌. 新華網. 2009-07-07. 
  95. ^ 95.0 95.1 95.2 95.3 熱比婭歪曲暴力事件引網民質疑和嘲諷. 新華網. 2009-07-14. 
  96. ^ 96.0 96.1 熱比婭親屬:我們也想過安穩日子. 新華網. 2009-08-03. 
  97. ^ 97.0 97.1 熱比婭小兒子阿里木:媽媽教我「澆汽油自焚」讓我「心很酸「. 新華網. 2009-08-03. 
  98. ^ 98.0 98.1 98.2 Uighur leader's family 'blame her' for unrest: report. MSN. [2009-08-04]. 
  99. ^ 外媒稱「熱比婭親屬信件造假」 新疆官員反駁. 搜狐新聞引用《環球時報》. 2009-08-04. 
  100. ^ 熱比婭遭子女譴責而世維會指為當局脅迫
  101. ^ 101.0 101.1 熱比婭境內部分親屬採訪實錄:她不應該這麼做
  102. ^ 海外華文媒體高層紛紛譴責烏魯木齊暴力事件. 中國新聞網. 2009-07-06. 
  103. ^ 美國華人強烈譴責烏魯木齊打砸搶燒暴力犯罪事件. 中國新聞網. 2009-07-07. 
  104. ^ 日本華人社團集會譴責烏魯木齊暴力犯罪事件. 中國新聞網. 2009-07-07. 
  105. ^ 105.0 105.1 105.2 105.3 105.4 105.5 歐洲華僑華人譴責"7·5"打砸搶燒嚴重暴力犯罪事件. 新華網. 2009-07-08. 
  106. ^ 華僑華人譴責烏魯木齊暴力事件 關切受害同胞. 新華網. 2009-07-08. 
  107. ^ 柬埔寨華僑華人強烈譴責烏魯木齊打砸搶燒事件. 新華網. 2009-07-07. 
  108. ^ 新疆維漢大衝突中的中共陰謀. 希望之聲. 2009-07-10. 
  109. ^ 中共是禍害各族民眾的總根源. 希望之聲. 2009-07-18. 
  110. ^ 通化事件凸顯太子黨的貪婪與黨內爭端的白熱化. 希望之聲. 2009-07-28. 
  111. ^ 視頻-最新消息:「疆獨」分子暴力襲擊中國駐荷蘭使館,央視網,2009年7月7日
  112. ^ 荷蘭警方逮捕60名襲擊我駐荷使館的「疆獨」分子,央視網,2009年7月7日
  113. ^ 2009年7月7日外交部發言人秦剛舉行例行記者會,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網站,2009年7月7日
  114. ^ 荷蘭政府對於示威遊行給中國大使館建築物帶來的損失深表遺憾,荷蘭王國駐中華人民共和國大使館網站,2009年7月7日
  115. ^ 維族人及支持者在華盛頓示威抗議. 美國之音. 2009-07-08 [2009-07-10]. 
  116. ^ 116.0 116.1 「疆獨」分子襲擊中國駐土耳其和挪威大使館. 中國新聞網. 2009-07-08 [2009-07-09] (中文(簡體)‎). 
  117. ^ 加拿大維族人中領館前集會抗議武力鎮壓. 自由亞洲電台. 2009-07-09 [2009-07-10]. 
  118. ^ 熱比婭要求美國扮演「重要角色」 在烏市建領館. 環球時報. 2009-07-09 [2009-07-09]. 
  119. ^ 維族人雪梨領事館前抗議. 澳洲日報. 2009-07-08 [2009-07-09]. 
  120. ^ Associated Press. Uighurs stage protests in Turkey, Norway. Associated Press. 2009-07-07 [2009-07-07] (英文). 
  121. ^ 世界各地維族支持新疆維族. 美國之音. 2009-07-09 [2009-07-10]. 
  122. ^ 中共軍隊鎮壓烏魯木齊市民死傷慘重
  123. ^ 123.0 123.1 中國人權民運信息中心
  124. ^ 人民網. "7·5"事件中260餘輛機動車被燒被砸 2樓房被焚毀. 人民網. 2009-07-07 [2009-07-07] (中文(簡體)‎). 
  125. ^ 引用錯誤:無效<ref>標籤;未為name屬性為xhs的引用提供文字
  126. ^ 烏魯木齊「7·5」事件確定156名無辜群眾死亡
  127. ^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人民政府新聞辦公室負責人就烏魯木齊「7·5」事件相關問題答新華社記者問
  128. ^ 中國血腥鎮壓 新疆逾156死,自由時報,2009年7月7日
  129. ^ 疆獨組織指六至八百人死亡. 明報即時新聞網. 2009-07-09 [2009-07-09]. 
  130. ^ 新疆暴亂趨緩 維族估:至少600人喪生. 聯合新聞網. 2009-07-09 [2009-07-09]. 
  131. ^ 親歷者回憶7·5事件:暴徒像瘋了一樣襲擊所有人
  132. ^ 新疆百餘漢人被殺西方媒體誤讀悲劇
  133. ^ Macartney, Jane. Chinese Han mob marches for revenge against Uighurs after rampage. Times Online. 7 July 2009 [7 July 2009]. 
  134. ^ Poor Migrants Describe Grief From China's Ethnic Strife. The New York Times. 8 July 2009 [9 July 2009]. 
  135. ^ 烏魯木齊對"7·5"事件十起嚴重暴力犯罪案提起公訴
  136. ^ 烏魯木齊打砸搶燒嚴重暴力犯罪事件三案件一審宣判
  137. ^ 烏魯木齊宣判三起打砸搶燒嚴重暴力犯罪案件
  138. ^ 新疆高級人民法院公開宣判烏魯木齊打砸搶燒嚴重暴力犯罪六起案件
  139. ^ 烏魯木齊中院判決5名7-5事件犯罪分子死刑
  140. ^ 烏魯木齊中院宣判5起7-5事件犯罪案3人獲死刑
  141. ^ 烏魯木齊中院公審宣判5起嚴重暴力犯罪案件
  142. ^ 維族記者重判15年 人權組織吁放人RFA,2010年7月23日
  143. ^ 維族新聞人士被判刑-中國知識界發出呼籲 ,德國之聲,2009年7月31日
  144. ^ 秦剛:暴力事件發生後新疆斷網是維穩需要 ],網易引烏魯木齊在線報導
  145. ^ 烏魯木齊市政府發布維護社會正常秩序的緊急通告,中新網,2009年7月6日
  146. ^ "7﹒5"事件中官兵英勇頑強精神受高度讚揚,新華網新疆頻道,2009年7月7日
  147. ^ 公安部門已抓捕1434名參與烏魯木齊打砸搶燒殺嫌犯,新華網,2009年7月7日
  148. ^ 烏魯木齊7日21時至8日8時實施全面交通管制,新華網,2009年7月7日
  149. ^ 「飯否」網站被關「維吾爾在線」創辦人據傳被捕,RFA,2009年7月9日
  150. ^ 乌鲁木齐交通管制解除(组图). 網易(轉自新華網). 2009-07-08 [2009-07-08] (簡體中文). 
  151. ^ 李曉玲 李建敏. 逾百家境外媒体赴乌鲁木齐采访“7·5”事件. 網易(轉自新華網). 2009-07-08 [2009-07-08] (簡體中文). 
  152. ^ 60餘家境外媒體抵達烏魯木齊進行採訪 2009年7月7日.
  153. ^ 「7·5」事件發生後烏魯木齊第一時間對外媒開放 2009年7月7日.
  154. ^ 154.0 154.1 154.2 漢族嗆要復仇 烏魯木齊宵禁. 蘋果日報(台灣). 2009-07-08 [2009-07-08]. 
  155. ^ 視頻-烏魯木齊「7·5」打砸搶燒嚴重暴力犯罪事件新聞發布會. 央視網. 2009-07-07 [2009-07-07] (中文(簡體)‎). 
  156. ^ 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 2009年7月7日外交部發言人秦剛舉行例行記者會. 2009-07-07 [2009-07-07] (中文(簡體)‎). 
  157. ^ 境內外媒體採訪烏魯木齊不受限凸顯信息公開透明. CCTV. 2009-07-09 [2009-07-09] (中文). 
  158. ^ 人民日報新疆前方報導組8日遭暴徒襲擊 2009年7月9日
  159. ^ 王樂泉揭秘熱比婭從政協委員到階下囚. 鳳凰衛視. 2008-02-19. 
  160. ^ 李平. 北京應對新疆騷亂的軟肋?. 蘋果日報. 
  161. ^ 161.0 161.1 李平. 新疆騷亂為甚麼傷亡嚴重?. 蘋果日報. 
  162. ^ 162.0 162.1 西方媒體報導新疆事件是否偏頗?. VOA. 
  163. ^ 李平. 民族衝突升級的危險訊號. 蘋果日報. 
  164. ^ 164.0 164.1 China extends hand to foreign media, but tightens grip elsewhere. FRANCE 24. 
  165. ^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人民政府新聞辦公室. 新疆自治區關於逐步開放相關通信業務的公告. 騰訊新聞. [2012-05-30]. 
  166. ^ AFP, staff reporter (11 July 2009). "Foreign media ordered out of Kashgar".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p. A5.
  167. ^ Foreign reporters ordered out of Kashgar. 澳門每日時報. 2009-07-11. 
  168. ^ 台灣記者新疆烏魯木齊採訪 爆央視新聞特殊內幕. sinonet.ca. 2009-07-14 [2009-07-14]. 
  169. ^ 陸委會:兩岸資訊交流首應改善訊息取得. 中央社. 2009-07-27. 
  170. ^ 170.0 170.1 脅迫或鼓勵家人相互揭發,今日中國之野蠻,博訊網,2009年8月7日
  171. ^ 171.0 171.1 熱比婭遭子女譴責而世維會指為當局脅迫. 美國之音. 
  172. ^ 流亡研究生力挺熱比婭:何不讓傳媒採訪熱比婭家人?,博訊網,2009年8月4日
  173. ^ Hack attack hits Melbourne Film Festival - News.com.au
  174. ^ Hackers attack Melbourne Film Festival website - News.com.au
  175. ^ McGuirk, Rod (26 July 2009). Hackers put China flag on Australian film Web site. 美聯社.
  176. ^ Uighur premiere a sell-out in Australia. 法新社. 27 July 2009.
  177. ^ Tran, Mark (26 July 2009). Chinese hack Melbourne film festival site to protest at Uighur documentary. 衛報.
  178. ^ 新西蘭下月播熱比婭紀錄片. 新浪香港. 
  179. ^ 澳大利亞觀眾質疑介紹熱比婭經歷影片 紛紛離席. 環球網. 
  180. ^ 中國再次警告墨爾本電影節 不禁播就讓天津與墨市「絕交」. 澳洲日報. 
  181. ^ 墨爾本電影節主席遭死亡威脅 堅持播放爭議片. 中評社. 
  182. ^ 我不再看《華爾街日報》. 原載7月10日《環球時報》. 2009-07-11. 
  183. ^ 中國官媒批評華爾街日報 慫恿拒看. 中央社. 
  184. ^ 國際觀察:西方怎麼不對恐怖襲擊 「保持克制」?!. 人民網-《環球時報》. 2009-07-10. 
  185. ^ 從「3·14」到「7·5」:西方媒體偏見沒變. 新華網. 2009-07-09. 
  186. ^ 西媒報道"7·5"事件時仍存偏見 外國網友不滿. 新華網. 2009-07-09 [2009-07-10]. 
  187. ^ 新疆百餘漢人被殺西方媒體誤讀悲劇. 亞洲周刊. 2009-07-10 [2009-07-10]. 
  188. ^ 外媒用大量造假圖片污衊中國 網民怒批其「噁心」. 環球時報. 2009-07-11 [2009-07-11]. 
  189. ^ 疆獨分子使用假照片歪曲烏魯木齊事件真相組圖
  190. ^ 世維會辯解「騷亂假照」事件. 德國之聲. 2009-07-09 [2009-07-09]. 
  191. ^ 「疆獨」分子襲擊我駐土耳其和挪威大使館 使用假照片歪曲真相
  192. ^ 世維會:假照片效果最好?!. 半島電視台. 2009-07-11 [2009-07-11]. 
  193. ^ 留學生闖「疆獨」老巢揭謊言. 大公報| date = 2009-07-11. [2009-07-10]. 
  194. ^ 新疆事件 中共空前封鎖網絡. 51.ca| date = 2009-07-11. [2009-07-10]. 
  195. ^ 195.0 195.1 烏魯木齊星期二繼續爆發抗議活動. 美國之音. 2009-07-07 [2009-07-07]. 
  196. ^ 新疆暴動 維族婦女上街抗議 手持棍棒上街 漢人公然尋仇 避免衝突擴大 烏魯木齊宵禁. 臺視新聞. 2009-07-08 [2009-07-09]. 
  197. ^ 烏魯木齊街頭出現手持簡易武器的漢族示威者. 華爾街日報. 2009-07-07 [2009-07-07]. 
  198. ^ China: Tear gas used on Han protestors. RTÉ. 7 July 2009
  199. ^ China's Xinjiang province put under curfew. CBC. 7 July 2009
  200. ^ Han Chinese mob takes to the streets in Urumqi in hunt for Uighur Muslims. The Telegraph. 7 July 2009. 
  201. ^ 劫後的烏魯木齊. 新世紀新聞網. 2009-07-10 [2009-07-11]. 
  202. ^ 中國網:《烏魯木齊群眾聚集事態被基本控制 無大規模遊行》
  203. ^ [新浪網 http://news.sina.com.cn/o/2009-09-07/040516251719s.shtml]
  204. ^ 鳳凰網:《軍隊專家稱基本排除烈性病原微生物感染可能》
  205. ^ 海藍. 新疆有漢人偽造針扎案騙取政府高額撫恤金. 自由亞洲電台粵語. 2009-09-10 [2009-09-15]. 
  206. ^ 烏魯木齊掀避難潮. 明報. 2009-07-10 [2009-07-10]. 
  207. ^ 漢維兩族逃亡避亂. 東方日報. 2009-07-10 [2009-07-11]. 
  208. ^ 火車站人流如常. 大公網. 2009-07-11 [2009-07-11]. 
  209. ^ 重慶——烏魯木齊火車票仍俏 10日左右是最高峰
  210. ^ 維族聚居區再封路 防再出現群眾事件. 明報. 
  211. ^ 申華. 廣東加緊處理韶關事件涉嫌人員. VOA. Jul 7, 2009 [2009-07-08]. 
  212. ^ 中國一旅行團在慕尼黑遭「東突」暴力圍攻. 人民網. 2009-07-11 [2009-07-11]. 
  213. ^ 「疆獨」分子加緊境外鬧事 竟襲擊中國旅遊團. 環球時報. 2009-07-10 [2009-07-10]. 
  214. ^ 北京禁律師接涉疆案. 蘋果日報. 2009年7月14日 [2009年7月17日] (中文). 
  215. ^ 热比娅女士纽约举行新闻演讲会. Canyu. 2009年7月22日 [2009年7月22日] (中文). 
  216. ^ 基地组织谋袭北非中国人:热比娅谴责. BackChina.com. 2009年7月14日 [2009年7月14日] (中文). 
  217. ^ 世界维族大会主席热比娅来日讲演引发中国不满. VOAnews. 2009年7月28日 [2009年7月28日] (中文). 
  218. ^ 热比娅:新疆骚乱后有一万人失踪. VOAnews. 2009年7月28日 [2009年7月28日] (中文). 
  219. ^ 世“疆独”头目热比娅威胁国庆时“展开新行动”. 中國評論新聞網. 2009年7月28日 [2009年7月28日] (中文). 
  220. ^ EU parliament rights head calls for Uighur inquiry. 路透社. 
  221. ^ 烏魯木齊警民衝突3港記者被扣查. 星島日報. 2009-09-04 [2010-05-15] (中文(繁體)‎). 
  222. ^ 9月4日無線電視翡翠台六點半新聞
  223. ^ 至少兩示採訪證 武警反質疑「偽造」明報. 2009-09-05 [2010-05-15] (中文(繁體)‎). 
  224. ^ 224.0 224.1 224.2 9月8日無線電視翡翠台晚間新聞
  225. ^ 225.0 225.1 225.2 225.3 -新疆官員:記者應服從管理. 明報. 2009-09-04 [2010-05-15] (中文(繁體)‎). 
  226. ^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人民政府新聞辦公室. 新疆互聯網業務全面恢復. 天山網. 2010-05-14 [2010-05-14]. 
  227. ^ 熱比婭:新疆成西藏第二, 蘋果日報 (台灣), 2012年07月05日

外部連結[編輯]

新聞報導
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