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一條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Twenty-One Demands.jpg
日語寫法
日語原文 対華二十一ヵ条要求
假名 たいか21かじょうようきゅう
平文式羅馬字 Taika Nijyūichikkajō Yōkyū

二十一條》是日本中國提出的不平等條約,導致了《中日民四條約》的簽訂。

歷史背景[編輯]

1914日本《朝日新聞》登出過日本即將向中國提出的「中日新議定書」6條,內稱「因第三國侵害支那共和國之安寧、或於領土保全上有危險之時,日本帝國政府可採取臨機必要之處置」、「支那共和國不得妨礙日本帝國政府之上述行動,而予以便利」、「日本帝國為達前項之目的,得臨時收用在軍事上必要之地點」、「非經兩國政府承認,不得與第三國簽定違背本協約之條約」等條款,其內容類似於日韓合併前日本與韓國簽訂的議定書的翻版。同年,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袁世凱政府要求德國把侵佔的山東半島權益交還中國,遭拒。當時美國注意力已轉移至歐洲,而英國則希望日本能成為在其遠東的盟友,日本於是在8月23日對德宣戰,出兵佔領了德國在中國的勢力範圍——山東半島。1914年11月18日,中國政府向日本政府提出了日本軍從中國撤軍的要求。1915年1月7日,中國政府再次向日本政府提出撤軍要求。

民初,孫中山南京臨時政府為從日本獲取資金而打算與日本軍部關係密切的三井物産森恪簽訂近乎出賣中國主權的《中日合辦漢冶萍借款合同》,這一借款案的主謀正是時任臨時大總統孫中山。[1]1915年2月2日,日本趁歐美各國無暇東顧之際,秘密向袁世凱提出了五號共計二十一個條款(簡稱《二十一條》)的無理要求,而其中部分條款就是以孫中山早前提出的若干出讓中國主權的條款為底本,如有關漢冶萍公司的條款[1]及孫中山與森恪之間達成的以租借滿洲給日本為條件的秘密借款案。[2][3]日本還逼迫袁世凱政府承認日本取代德國在華的一切特權,進一步擴大日本在滿洲及蒙古的權益,以及承諾聘用日本人為顧問。日本的要求等同於將中國納入成為其保護國。美國聞訊雖對日本提出抗議,但日方並沒有收回其主要要求。

經過[編輯]

提出要求[編輯]

1915年1月18日,日本駐中國公使日置益從日本返回中國,繞過外交部長陸徵祥,以「回任所拜見大總統」為由,請求與袁世凱直接密談。在密談中,日置益向袁世凱直接提出了二十一條要求,並要求中國對此絕對保密。1915年1月至4月期間,袁世凱一面命北洋政府外交部同日本談判,一方面暗中逐步將條約的部分內容向報界洩露,希望獲得英美兩國支持抗衡日本。當美、英、法三國駐日大使向日本政府提出質詢時,日本外務省既不便公然抵賴,又不敢全部公開,於是只承認了第一、二號的11條。2月9日,日本外相加藤高明又向美國駐日大使格思類承認了第三、四號的存在,卻對性質最惡劣的第五號七條加以隱瞞。在美方越來越嚴厲的追問下,加藤高明才於同月21日向格思類承認了第五號的存在,但辯稱這只是日本的「希望」而非要求。

交涉[編輯]

2月2日,中日代表在外交部迎賓館開始極端秘密的會談,中方代表是外交部長陸徵祥和次長曹汝霖。中國的談判代表多次拒絕《二十一條》中的部份內容,並向社會各界透漏日本之無理要求,以期國際社會幹涉此案,並喚起國內輿論討伐日本,迫使日本讓步。國內民眾反對《二十一條》的呼聲日漸高漲,日本則以武力威脅中國。4月10日中日第二十一次會議,中國拒絕第五號要求。4月17日,中日第二十四次會議,中國不允將東蒙與南滿並論,會議停頓。4月26日,日本代表提出最後修正案,做出一些小讓步。5月1日中國方面提出修正案,仍堅持自己的立場,於是日本政府刪削了對中國最為不利的第五號要求。[4]5月6日,袁世凱在《大總統袁世凱致各省電》中稱:中國沿海港灣、島嶼不可讓與或租於他國、聘用日本顧問、中日合辦警察、軍械等為『其制我死命最要之點』。在我國不宜因此決裂,蹂躪全局。但應盡心竭力,能挽救一分,即收回一分之權利。日本政府終於惱羞成怒於5月7日向袁世凱政府發出最後通牒,[5]限5月9日下午6點前答覆,否則將執行必要之手段。此時的日本擺出大戰一場的姿態,軍艦在渤海一帶游弋,山東、奉天兵力增加,關東戒嚴,日僑紛紛回國。5月8日袁世凱召集政府要員開會,袁世凱認為日本已收回對中國最為不利的第五號各條款,其他條款已非亡國條件,他在中南海春藕齋召開特別會議,英國駐華公使朱爾典也在這天中午前往外交部找陸征祥談話。他說:「中國已經面臨生死存亡的嚴重關頭。我到中國40年,和大總統有30年的交情,今天不能不趕過來說幾句真摯的話。最後通牒只能回答是或否,沒有討價還價的餘地。此時歐洲各國無暇東顧,中國政府除接受日本條件外,別無自全之道。」美國駐華公使芮恩施也勸告袁政府「應避免與日本發生正面衝突」。5月8日下午,袁世凱召集各部部長,宣布接受「二十一條」的部分要求。

5月9日23時,北洋政府沒有等到預期的外援,以「國力未充,難以兵戎相見」為由,對外宣布接受二十一條中一至四號的部份要求。5月25日,在北京簽署《關於山東省之條約》、《關於南滿洲及東部內蒙古之條約》及13件換文[註 1],總稱《中日民四條約》,與《二十一條》原案比較,中國損失相較於原案已儘可能減小到最低程度。[6]

袁世凱下令設國恥日[編輯]

消息傳出,舉國震怒。簽約當天,湖南學生彭超留下血書,憤然投江自殺北京二十萬人到中央公園(今北京中山公園)集會,捐款一百萬元「救國基金」。天津南開學校的十七歲學生周恩來上街演講,號召人們振興經濟、誓雪國恥。袁世凱下令全國省教育會聯合會(又名全國教育聯合會)要求全國各級學校以每年5月9日為國恥紀念日,稱為「五九國恥」。

條款[編輯]

Wikisource-logo.svg
維基文庫中相關的原始文獻:

二十一條共分為5號,第一號有4條,是關於日本接收山東省內舊德國權利、並擴展築路權、定居權和通商權的要求。第二號的七條內容要求將日本在關東州租借地、南滿鐵路、安奉和吉長鐵路的權益再展期99年,以及日本人在內蒙東部和南滿的開礦、定居、通商權利。第三號有兩條,要求日本獨佔漢陽、大冶萍鄉的煤鐵事業。第四號要求中國不將沿海口岸和島嶼割讓他國。第五號7條要求中國政府聘用日人擔任軍事和財政顧問,且日本顧問需多於他國顧問的總數。中國警察由中日合辦或聘用日本顧問。中國軍隊所需的軍械器材由日華合辦的軍械廠供應,或向日本採購。湖南、湖北、浙江、江西、福建等省鐵路建造權利交與日本。承認日本在中國各地醫院、寺院、學校的土地所有權,並承認日本的「布教權」。二十一條所有條款並非北洋政府簽訂的最終條款,最後簽訂的是《中日民四條約》。

評論[編輯]

[可疑 在外交壓力下,最終簽訂了《中日民四條約》。但在東亞地區因歐戰爆發而陷入國際權力真空之際,面對日本一國獨強的巨大壓力,在極為不利的條件下,袁世凱竭力維護國家利益,袁世凱政府對於抵抗日方《二十一條》要求,實已盡最大之努力,並拒絕了對中國危害最大的條款,袁世凱對《二十一條》的處理已使中國利益最大化,[7]沒有讓日本把中國變成第二個印度(印度被英國殖民)。胡適稱《二十一條》的談判是弱國外交的勝利。[8]再加上《二十一條》中的相關條款跟孫中山之前為籌款而主動提出的涉日條款相似,[9]因此以此深究實在有欠公允。[10]袁世凱本人也號令全國教育聯合會將簽訂條約的5月9日定為「國恥日」,依此警勵國人毋忘此日,誓雪國恥。[11]也有學者認為袁世凱稱帝失敗正是由於他在二十一條的力爭,使得日本政府在其宣布帝制時「強力倒袁」所致。特別是當時袁世凱最大的政敵正是二次革命後以日本為基地進行反袁的孫中山。孫一路都大力鼓吹日本制裁袁世凱。袁世凱至死前,仍稱自己的去世將為「日人除一大患」,而日本方面在此次交涉後,外相加藤高明下野以示負責,這或可看出日本人自認為其外交失敗、袁世凱之成就。

後續[編輯]

日本取代德國在山東之特權。中國雖然參加第一次世界大戰並為戰勝國,在巴黎和會中提出廢除外國在華勢力範圍、撤退外國在華駐軍等7項希望取消日本強加的「二十一條」及換文陳述書,但列強紛紛拒絕,並簽署將德國在中國山東權益轉讓給日本,此事成為五四運動之導火線。該條約部分內容由於影響到其他國家在華利益,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後,部分條款在1922年華盛頓會議上被廢除。1922年5月11日,美國國務卿布賴恩致電日本和中國政府,稱「不能承認……有損於中華民國的政治或領土完整、或有損關於中國的國際政策(即門戶開放政策)的任何協定或承諾」。此即之後數十年當中,美國對華政策中的核心——「不承認主義」方針。此後《民四條約》內容不斷被改寫,直至1945年日本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失敗後徹底廢除。

註釋[編輯]

  1. ^ 《關於山東省之條約》的附屬換文:《關於山東事項之換文》、《關於山東開埠事項之換文》;《關於南滿洲及東部內蒙古之條約》的附屬換文:《關於旅大南滿安奉期限之換文》、《關於東部內蒙古開埠事項之換文》、《關於南滿洲開礦事項之換文》、《關於南滿洲東部內蒙古鐵路課稅事項之換文》、《關於南滿洲聘用顧問事項之換文》、《關於南滿洲商租解釋換文》、《關於南滿洲東部內蒙古接洽警察法令課稅之換文》、《關於南滿洲東部內蒙古條約第二至第五條延期實行之換文》;另外有《關於漢冶萍事項之換文》、《關於福建事項之換文》、《關於交還膠澳之換文》3件換文。[6]

參考資料[編輯]

引用[編輯]

  1. ^ 1.0 1.1 二十一條起因:臨時民國政府與日本合辦漢冶萍借款案. 鳳凰網. 2009年6月21日. 
  2. ^ 楊天石. 政治編:孫中山與「租讓滿洲」問題//《從帝制走向共和——辛亥前後史事發微》. 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 2002年10月. ISBN 7801497856. 
  3. ^ 孫中山曾表示願接受比「二十一條」更苛刻條款. 鳳凰網歷史. 2010年12月15日. 
  4. ^ 民四條約. 鳳凰網. 2008年8月1日. 
  5. ^ 袁世凱與中日「二十一條」交涉. 騰訊網. 2013-05-15. 
  6. ^ 6.0 6.1 唐啟華. 第五章:廢除《中日民四條約》交涉——《中日民四條約》的內容//《被「廢除不平等條約」遮蔽的北洋修約史(1912-1928)》. 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 2010年9月1日. ISBN 9787509717509. 
  7. ^ 袁世凱處理「二十一條」已使中國利益最大化. 騰訊網. 2011年7月22日 (中文(簡體)‎). 
  8. ^ 胡適評價袁世凱簽訂21條. 鳳凰視頻. 2008-09-16 (中文(簡體)‎). 
  9. ^ 楊天石. 政治編:孫中山與「租讓滿洲」問題//《從帝制走向共和——辛亥前後史事發微》. 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 2002年10月. ISBN 7801497856. 
  10. ^ 孫中山曾表示願接受比「二十一條」更苛刻條款. 鳳凰網歷史. 2010年12月15日. 
  11. ^ 袁世凱因「二十一條」被罵賣國賊有點冤. 騰訊網. 2013-05-15. 

書籍[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