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頁使用了標題或全文手工轉換

戴奧辛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1,4-二氧雜環己二烯
IUPAC名
1,4-dioxin
別名 1,4-二噁英
識別
CAS號 290-67-5
性質
化學式 C4H4O2
莫耳質量 84.07 g·mol⁻¹
外觀 無色液體
沸點 75°C(348°K)
危險性
歐盟危險性符號
有毒有毒 T
主要危害 易燃、有毒
NFPA 704
NFPA 704.svg
3
3
0
 
相關物質
相關化學品 二苯並戴奧辛
若非註明,所有數據均出自一般條件(25 ℃,100 kPa)下。
雙苯環戴奧辛鍵線式及原子的編號方式,四氯雙苯環戴奧辛是雙苯環戴奧辛的衍生物
各地中文名稱
大陸 二恶英
台灣 戴奧辛
二噁英

戴奧辛,即1,4-二氧雜環己二烯,是一個單環有機化合物,包含多氯二苯並戴奧辛(polychlorinated dibenzodioxins,PCDDs),多氯二苯並呋喃(polychlormated dibenzofuran,PCDF);它們的化學結構相像,常寫成PCDD/Fs或俗稱為戴奧辛(dioxins),與多氯聯苯(polychlorinated biphenyl,PCBs)化學組成、毒性相近的碳、氯、苯有機物,一種多鹵代化合物英語Polyhalogenated compound(Polyhalogenated compounds,PHCs)。它是一種在工業上沒有用處的副產物,一般來說廣義的「戴奧辛」一詞泛指含有前述結構的衍生化合物,例如橙劑中的雜質,常被使用於動物實驗的四氯雙苯環戴奧辛(2,3,7,8-tetrachlorodibenzo-p-dioxin,TCDD)。戴奧辛與其衍生化合物的毒性各有不同,另外此類化合物因具脂溶性(liposolubility)之故,會積聚在動物脂肪組織及植物的某些部位。

來源[編輯]

當有機物質在含有的環境下(可以有機氯化物或離子的方式存在)燃燒,就可能會產生戴奧辛類物質。

在自然環境中,戴奧辛最主要的來源是透過森林火災而產生;亦有許多種透過人類活動產生的途徑,像是火力發電、焚燒植物聚氯乙烯(PVC)、垃圾焚化及吸煙等等,另外也可以透過非燃燒的環境中產生,例如漂白紙張布料、生產含氯苯酚物質的作業,除了廢棄物焚燒外,鐵礦石燒結、電弧爐鍊鋼、再生有色金屬生產等行業均屬於二惡英污染防治重點行業[1]。垃圾焚化爐的燃燒溫度能夠達到標準以及正常工作的煙道淨化系統就可以保證降低戴奧辛排放;二手菸(包含吸菸)、露天焚燒稻草、燒紙錢及沒有管理好的汽機車工廠才是人類暴露戴奧辛的主要來源。

毒理[編輯]

戴奧辛是一種細胞毒。以TCDD為例,其進入人體後將誘導δ-氨基乙醯丙酸合酶(Aminolevulinic acid synthetase,ALAS)的產生,此酶為血紅素合成的限速酶。過多的ALAS會破壞細胞組織,並可能表現出類似卟啉症的病徵[2]。戴奧辛可以誘導淋巴細胞凋亡,抑制殺傷性T細胞(cytotoxic T cell,Tc或CTL)的產生並促進免疫抑制因子的高度表達[3],引起免疫系統調節功能障礙。戴奧辛亦能侵入DNA分子,誘發突變,由此而具有致畸與致癌作用。戴奧辛在體內不易代謝,可隨排泄物進入環境。

軍事用途[編輯]

斯德哥爾摩國際和平研究所在《化學、生物戰問題》中將戴奧辛視為一種潛在的軍用毒劑,部分原因如下:

  • 毒性:大多數戴奧辛類化合物對哺乳動物具有高毒性。以大白鼠為材料的實驗表明,TCDD的毒性與沙林相近[LD50(TCDD):0.447mg/ LD50(Sarin):0.55mg]。
  • 診療:病程長,所造成的傷害長期不愈,且無特效藥物。
  • 持久性:性質高度穩定,洗消困難,可長期染毒。
  • 施放:可形成氣溶膠,使用方便。
  • 原料:來源廣泛,但目前產率尚低。

對健康的影響[編輯]

2,3,7,8-四氯二苯並戴奧辛(TCDD)的結構式

戴奧辛類化合物中,被認為毒性最強的是2,3,7,8-tetrachlorodibenzo-p-dioxin(以下稱TCDD),因此大部分的動物實驗研究皆使用TCDD做為檢測戴奧辛類化合物毒性的標準,其餘的戴奧辛類化合物對人類的影響則尚待確認。戴奧辛類化合物具有脂溶性,因此容易進行生物累積作用。以TCDD為例,對哺乳類動物的研究指出雖然存在致死劑量,但不同物種之間可忍受的劑量差異頗大。另外,TCDD雖不具有直接的致突變性與基因毒性[4],但是卻可能透過間接的生理途徑而致癌。由於尚未出現人類因戴奧辛類化合物急性致死的案例,因此推斷人類接觸的戴奧辛濃度相對來說為較低劑量,但仍有可能經由生物累積而出現慢性症狀。這種情況下,經由動物實驗與臨床病例推論出的TCDD對人類的健康風險主要有:

  • 氯痤瘡。這是目前唯一可確認且有臨床病例的、人體積存高濃度的戴奧辛而引發的現象。[5]
  • 癌症。動物實驗顯示TCDD對某些種動物具有高度致癌性,但是要超過某一門檻劑量才會發生。對人類的致癌性目前尚在研究中,不過塞維索事件英語Seveso disaster後的臨床案例顯示高濃度TCDD可能會稍稍增加多發性骨髓瘤白血病的發生機率。[6]
  • 其他在動物實驗中出現的生理症狀包括免疫功能下降、腎功能下降、牙齒發育受阻等等。其中牙齒發育的問題也在塞維索事件中出現病例[7]。另外根據塞維索事件的研究,TCDD尚可能與糖尿病、子宮內膜異位、內分泌失調等有關。[8]

戴奧辛中毒的歷史案例[編輯]

  • 在1976年義大利塞維索的ICMESA化工廠爆炸事故後導致的高濃度戴奧辛外洩事件,約2.5公斤的戴奧辛覆蓋了320公頃的面積,使當地出現約200名受氯痤瘡所苦的患者。這個事件也是被研究的最詳細的戴奧辛汙染事件,也說明了戴奧辛可能提高某些癌症的發病率。另外有許多症狀也被懷疑是戴奧辛汙染所導致,但尚待更多研究分析。[5]
  • 越戰中,美軍曾使用一種強力落葉劑橙劑以去除葉片、曝露出躲在叢林中的越共,目前仍有不少退伍軍人被驗出體內積存過量的戴奧辛。另外目前發現體內戴奧辛濃度最高的案例也在越南(雖然主要是由於工作接觸的關係)。雖然脂肪中TCDD濃度高達144000pg/g,但是患者除了受氯痤瘡、抑鬱與月經失調所苦之外,並無其他症狀。[9]
  • 戴奧辛首次被用作下毒工具是用在2004年的烏克蘭總統候選人尤先科,他於9月開始出現身體不適,至11月被證實中毒,體內被驗出含量大量TCDD,濃度為108000pg/g,這也是首宗人體攝取大量戴奧辛急性中毒的個案。但除了初期的憂鬱症狀與氯痤瘡外,並無其他臨床症狀。[10]
尤先科因急性戴奧辛中毒,導致臉上生出氯痤瘡(2006年攝)

消除戴奧辛的研究[編輯]

在2006年1月16日出版的《自然生物科技雜誌》,京都大學微生物學教授村田幸作發表論文[11],指他們的研究利用基因技術,把兩種不同品種的鞘脂單胞菌屬的基因混合而培育出來的超級細菌,能夠吞噬戴奧辛類化合物,並以前所未有的短時間將之在其體內分解。此外,部分國家及生產商(例如美國東岸緬因州[12])已減少或停止製造聚氯乙烯產品;並推行減少用塑膠袋。尤其在盛放食物器具、嬰孩用品玩具及醫療用品禁用聚氯乙烯及相關的含塑料

參見[編輯]

參考資料[編輯]

  1. ^ (中文)關於加強戴奧辛污染防治的指導意見.
  2. ^ Poland A, Glover E: 2,3,7,8-tetrachlorodibenzo-p-dioxin: A potent inducer of delta-aminolevulinic acid synthetase. Science 179:476-477 (1973).
  3. ^ Fewer CTL, not enhanced NK cells, are sufficient for viral clearance from the lungs of immunocompromised mice. Cell Immunol. 2003 Nov; 226 (1):54-64
  4. ^ Y.P. Dragan, D. Schrenk. Animal studies addressing the carcinogenicity of TCDD (or related compounds) with an emphasis on tumour promotion. Food Additives and Contaminants. 2000, 17 (4): 289–302. doi:10.1080/026520300283360. PMID 10912243. 
  5. ^ 5.0 5.1 P. Mocarelli et al.. Serum concentrations of 2,3,7,8- tetrachlorodibenzo-p-dioxin and test results from selected residents of Seveso, Italy. J. Toxicol. Environ. Health. 1991, 32 (4): 357–366. doi:10.1080/15287399109531490. PMID 1826746. 
  6. ^ Angela Cecilia Pesatori, Dario Consonni, Maurizia Rubagotti, Paolo Grillo and Pier Alberto Bertazzi. Cancer incidence in the population exposed to dioxin after the "Seveso accident": twenty years of follow-up. Environmental Health. 2009, 8: 39. doi:10.1186/1476-069X-8-39. 
  7. ^ S. Alaluusua et al.. Developmental dental aberrations after the dioxin accident in Seveso. Environ. Health Perspect. 2004, 112 (13): 1313–1318. doi:10.1289/ehp.6920. PMC 1247522. PMID 15345345. 
  8. ^ Baccarelli A, Mocarelli P, Patterson DG, et al. Immunologic effects of dioxin: new results from Seveso and comparison with other studies. Environ. Health Perspect. 2002, 110 (12): 1169–73. PMID 12460794. 
  9. ^ A. Geusau, K. Abraham, K. Geissler, M.O. Sator, G. Stingl, E. Tschachler,. Severe 2,3,7,8-tetrachlorodibenzo-p-dioxin (TCDD) intoxication: clinical and laboratory effects. Environ. Health Perspect. 2001, 109 (8): 865–869. doi:10.1289/ehp.01109865. PMC 1240417. PMID 11564625. 
  10. ^ Sorg, R.; Zennegg, M.; Schmid, P.; Fedosyuk, R; Valikhnovskyi, R.; Gaide, O.; Kniazevych, V.; Saurat, J.-H. 2,3,7,8-tetrachlorodibenzo-p-dioxin (TCDD) poisoning in Victor Yushchenko: identification and measurement of TCDD metabolites. The Lancet. 2009, 374 (9696): 1179–1185. doi:10.1016/S0140-6736 (09)60912-0 請檢查|doi=值 (幫助). PMID 19660807.  |first1=|first=只需其一 (幫助)
  11. ^ Yuji Aso , Yukiko Miyamoto , Karen Mine Harada , Keiko Momma , Shigeyuki Kawai , Wataru Hashimoto , Bunzo Mikami & Kousaku Murata. Engineered membrane superchannel improves bioremediation potential of dioxin-degrading bacteria. Nature Biotechnology: 188–189. doi:10.1038/nbt1181 (英文). 
  12. ^ http://www.chemicalspolicy.org/downloads/MaineExecOrder2006.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