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伯拉罕·林肯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轉到: 導覽搜尋



亞伯拉罕·林肯
Abraham Lincoln
Abraham Lincoln November 1863.jpg
1863年林肯銀版攝影肖像,時年54歲。
任期
1861年3月4日-1865年4月15日
副總統 漢尼巴爾·哈姆林(1861年–1865年)
安德魯·詹森(1865年)
前任 詹姆斯·布坎南
繼任 安德魯·詹森
任期
1847年3月4日-1849年3月4日
前任 約翰·亨利
繼任 湯瑪斯·哈里斯
個人資料
出生 1809年2月12日(1809-02-12)
 美國肯塔基州霍珍維爾
逝世 1865年4月15日 (56歲)
 美國華盛頓哥倫比亞特區彼得森住所
安葬地點 美國伊利諾州春田市橡樹嶺公墓
國籍  美國
政黨 共和黨
配偶 瑪麗·托德
子女 羅伯特·托德
愛德華·貝克(「埃迪」)
威廉·華萊士(「威利」)
湯瑪斯(「塔德」)
專業 律師
政治家
信仰 自然神論
簽名 亞伯拉罕·林肯的簽名
軍事背景
服役 伊利諾州民兵
服役時間 3個月(1832年4月21日 - 1832年7月10日)
軍銜
  • 二等兵(1832年5月28日 - 1832年7月10日)
  • 上尉(1832年4月21日 - 1832年5月27日)

解除軍銜後重新入伍成為二等兵。

參戰 黑鷹戰爭

亞伯拉罕·林肯英語Abraham Lincoln,1809年2月12日-1865年4月15日),美國政治人物,第16任美國總統,其總統任內,美國爆發內戰,史稱南北戰爭。林肯廢除了南方各州的奴隸制度,但南北戰爭之後北方有幾個支持聯邦政府的州卻仍被允許可繼續保有奴隸制度。林肯擊敗了南方分離勢力,維護了聯邦完整及其領土上不分人種人人生而平等的權利。內戰結束後不久,林肯遇刺身亡,是第一個遭到刺殺的美國總統。林肯也是首位共和黨籍總統,曾位列最偉大總統排名第一位[1]美國線上曾於2005年舉辦票選活動——《最偉大的美國人》,林肯被選為美國最偉大的人物中的第二位[2]

生平[編輯]

早年生涯[編輯]

1809年2月12日出生在美國的肯塔基州,他的父親湯瑪斯和母親南希是沒有受過教育的農民。他是第一個出生在美國西部的總統。他的雙親都屬於一個反對奴隸制度的教會,在他年幼時即受到了這種情緒的影響。林肯的父親用積蓄兩次購買了土地,但是在相關的法律訴訟中失敗而被迫放棄所有權,並於1815年移居印地安那州。這個經歷激勵了林肯日後學習土地測量,並且成為律師

林肯九歲時喪母,1830年舉家遷入伊利諾州。林肯僅受過十八個月的非正規教育,但林肯的繼母對林肯視若己出地予以照顧,後林肯通過勤奮的自學,終在1836年成為律師,林肯曾說若無他的繼母,便無今日的林肯。

林肯年輕時代的生活並不一帆風順,曾經十一次被僱主辭退,兩次生意失敗。林肯的妻子脾氣差,不易相處,讓林肯頗為苦惱。

進入政壇[編輯]

1832年,林肯開始涉足政壇,兩年後當選為州議員。同時,他也是州民兵連的上尉。

1841年他與人合夥的律師事務所在伊利諾州首府春田市開張。1850年代,鐵路與河運公司之間爆發法律訴訟,林肯代表鐵路公司在州最高法院贏得了官司。1858年的一場謀殺案訴訟中,控方證人聲稱在月光下看到被告面孔;作為辯方律師,林肯使用「公眾周知」的證明方式——即以生活常識作為證據而無須提供其他人證、物證,成功地證明了:在證人聲稱的時刻,根據日曆月亮剛出現在地平線上,證人不可能利用月光分辨出人的面孔,因此控方證據被推翻。這種辯護方式在當時甚為罕見,林肯遂以此案聞名全國。

1847年至1849年,林肯擔任了兩年聯邦眾議員。對於蓄奴問題,當時美國存在兩種制度——以棉花煙草種植業為經濟支柱的南方各州可以合法蓄奴,而北方各州則禁止。那麼,對於欲加入聯邦的新領土,奴隸制度的法律地位如何,亦存在兩種觀點。1854年聯邦參議院中的重量級議員、伊利諾州民主黨人史蒂芬·道格拉斯推出《堪薩斯內布拉斯加法案》,即:民主制度下的人民有權對奴隸制度的合法性進行自決。但是林肯的主張是,新的領土必須是自由之邦。為此,他發表了著名的《分裂的房子》(House Divided Speech)演說:

分裂的房子必不能持久,一半奴役一半自由的政府絕不能持久。我不希望聯盟解體,正如我不希望房子垮掉,所以我的確希望不再分裂。國家將採取一個制度,非此即彼。[3]


林肯反對奴役,但是他並不完全是廢奴主義者。事實上,林肯曾在信中寫說若能維護美國聯邦統一,繼續維持奴隸制度他也同意。南北戰爭前,林肯與共和黨當時都反對自由貿易,並要求立法提高對歐洲工業產品的關稅來保護美國北方剛發展不久的工業,美國南方農業州生產大量農產銷往歐洲,擔心美國提高對歐洲產品的關稅將使歐洲各國對美國外銷歐洲的農產品提高關稅作為報復,南方各州堅決反對美國政府提高關稅(哈佛商業評論,2009年4月號)。

1860年總統競選[編輯]

1854年北方各州主張廢除和限制奴隸制的人士成立了共和黨。1860年美國總統選舉,林肯代表共和黨競選總統,得到北方各州的鼎力支持,因此他即使在全國無法取得過半數普選票,仍取得過半數選舉人票,即303張中贏得180張。1860年11月6日,51歲的林肯擊敗民主黨候選人史蒂芬·道格拉斯及另外兩位候選人,當選為美國第十六任總統,他的勝利成為壓垮南方的最後一根稻草。道格拉斯落選後,奔走於各州,呼籲人民支持林肯,以維護聯邦的統一。

南北戰爭[編輯]

1860年的總統大選過程中,隨著林肯當選的可能性越來越大,南部的分離主義者開始謀求脫離聯邦。12月,南部七個產棉州南卡羅來納喬治亞阿拉巴馬路易西安納密西西比德克薩斯透過公民投票同意宣布成立美利堅聯盟國(,或稱「邦聯」),但是時任總統的詹姆斯·布坎南和候任總統林肯均拒絕承認邦聯。當林肯宣誓就職時,邦聯已是既成事實,分離州拒絕以任何條件返回聯邦。

1861年4月,南卡羅來納軍隊進攻聯邦軍隊在本州駐紮的桑特要塞,打響了南北戰爭的第一槍。林肯立即召集了州長會議,派遣75,000人的部隊收復要塞。隨後,原保持中立的維珍尼亞北卡羅來納田納西阿肯色倒向邦聯。

1862年7月,國會通過釋放所有奴隸的《第二充公法案》(Second Confiscation Act),但並未從憲法上廢除奴隸制度。該法案的目的是打擊奴隸主控制的叛亂州。林肯反對奴隸制度,認為它在道德上是邪惡的,與《獨立宣言》中「人生而平等」的原則相矛盾。事實上,在南方邦聯州脫離之前,林肯為了維護國家的統一,僅反對將奴隸制度擴展到新納入聯邦的疆域,因為這只是聯邦權力範圍之內的事宜,國會並沒有憲法授權去廢除在南方各州業已存在的奴隸制度。因此,林肯只是為維護聯邦而戰。廢奴主義者對他的立場持批評態度。

然而9月22日,林肯頒布《解放黑奴宣言》,在廢除奴隸制度的道路上向前邁了一大步,直接催生了美國憲法第十三修正案。這一宣言把戰爭的目標明確地定義在廢除奴隸制度。他後來說:「在一生中,我確信,我未做過比簽署此宣言更加正確的決定。」

在聯邦軍隊經歷過數次挫敗後,林肯任命尤里西斯·辛普森·格蘭特為總司令,扭轉了戰局。1864年,林肯授權格蘭特採用焦土戰術,以打擊南方的士氣和維持戰爭的經濟能力。聯邦將領威廉·特庫賽·謝爾曼將軍的部隊從亞特蘭大向南卡羅來納海岸進軍的沿途,縱火焚燒了許多農場和城鎮,給南方人民造成了巨大的財產損失和難以撫平的精神創傷。

在戰爭進行的同時,林肯一直致力於和解,使國家重新團結起來。他提出了相當慷慨的條件,讓戰線南部的地區參加選舉。國會中的激進共和黨議員拒絕承認路易西安納、阿肯色和田納西州在戰時選舉出的國會議席,但林肯否決了相關的法案。1864年的總統大選中,他成功連任。1865年4月4日,林肯由少數隨從和法國大使陪同,進入已在聯邦軍隊佔領下的南方邦聯首都里奇蒙。在歡迎儀式上,他請軍樂團演奏了邦聯國歌。4月9日,南方邦聯軍隊總司令羅伯特·李投降,內戰結束。

遇刺身亡[編輯]

林肯遇刺
林肯陵墓

1865年4月14日,林肯在劇院觀劇時,被奴隸制度支持者、演員約翰·魏克斯·布思刺殺,次日早上不治身亡,得年56歲,他是第一位被刺殺的美國總統,而凶手布思不久亦在追捕中被殺。

林肯被葬在家鄉伊利諾州春田市。他的妻兒後來也被安葬於此。至今,伊利諾州的機動車牌照上自稱「林肯之州」(Land of Lincoln)。

個人特質[編輯]

林肯的長相常被政敵攻擊,連名文學家霍桑也稱其為其貌不揚,科學家曾針對兩個林肯臉部塑造的石膏面模進行雷射掃瞄,發現林肯有半邊小臉症的病狀。當林肯的左眼往上瞟移的時候,右眼竟然會絲毫不動,即斜視的毛病。林肯左眼眶比右眼眶小,導致控制眼部垂直運動的肌肉移位。拉什莫爾總統山雕塑者格曾·博格勒姆認為林肯左臉不夠成熟,未發育完全。除此之外,不少醫生以及現代科學家研究發現,林肯患有憂鬱症

林肯的臉部面具一為青銅另一為塑膠,現保存在芝加哥歷史博物館

宗教信仰[編輯]

林肯對基督教的態度比較複雜成疑。

《聖經》不是我的書,基督教不是我的信仰。我從來不可能同意基督教教條冗長繁雜的陳述。[4][5]
—— Joseph Lewis
但是我不能把良心的自由給了梵蒂岡教宗,和他的追隨者,天主教徒,只要他們告訴我,通過他們所有的議事會、神學家和教會法規,他們的道德命令他們一有機會就燒焦我的妻子,扼殺我的孩子,割斷我的喉嚨。[6]

他在北方宣布解放黑奴以後,有一批馬里蘭州得到解放的奴隸送給他一本聖經。《華盛頓早報》曾於1864年9月8日報導了這件事,記載著林肯的回答:

關於這本偉大的書,我只能說,這是上帝賜給人類的禮物。救主賜給這個世界所有的好處都經過這本書傳達給了我們。如果不是它,我們就無法分辨善惡。所有對人類福祉最相關的事,無論是今天還是未來,都可以在這本書上尋到。[7]
別人宣稱我不是任何教會的會友,這是事實,但是我從沒有否認聖經的真理;我也從來沒有對任何宗教有不敬的言論,更是沒有毀謗過任何基督教的宗派。我自己不可能支持任何一位嘲笑宗教,或是宗教的公開敵人。[8]

影響[編輯]

美國歷史學家稱華盛頓為國父,林肯為國家的拯救者。在美國,每年二月的第三個星期一是「總統節」,紀念這兩位偉大的領導人。

雖然未曾接受正規高等教育,但林肯還是獲得卓越的口才和文采,直接的體現就是著名的蓋茲堡演說。其中的最後一句話成為現代民主政府的定義之一:

Cquote1.svg
要使我們這個國家在上帝的保佑下得到自由的永生,使這個民有、民治、民享的政府永世長存。[9]
Cquote2.svg

紀念地[編輯]

Mountrushmore.jpg

1867年,內布拉斯加州蘭開斯特郡的郡治改名為林肯市,並成為該州首府,以紀念這位美國歷史上最偉大的總統之一。

美國首都華盛頓林肯紀念堂坐落於國家廣場,是全國最著名的紀念性建築之一。

拉什莫爾國家公園中的四位總統巨型雕像,林肯在最右側。

改編作品[編輯]

作為一個有歷史影響力的總統,在很多影視作品中都出現了林肯的形象:

參見[編輯]

參考文獻[編輯]

  1. ^ 美國最偉大總統排名出爐 林肯第一 http://gb.cri.cn/19924/2008/11/03/2585s2305557.htm http://news.sina.com.cn/w/2008-11-03/104216578139.shtml
  2. ^ # http://dsc.discovery.com/convergence/greatestamerican/greatestamerican.html The Greatest American page on The Discovery Channel. [2012年2月5日] (英語). 
  3. ^ 原文:A house divided against itself cannot stand. I believe this government cannot endure permanently half slave and half free. I do not expect the Union to be dissolved — I do not expect the house to fall — but I do expect it will cease to be divided. It will become all one thing, or all the other. http://quod.lib.umich.edu/cgi/t/text/text-idx?c=lincoln;cc=lincoln;type=simple;rgn=div1;q1=%20half;singlegenre=All;view=text;subview=detail;sort=occur;idno=lincoln4;node=lincoln4%3A226
  4. ^ Joseph Lewis. Lincoln the Freethinker. 2006: 第 25 頁. ISBN 9781428643321. "On another occasion he is quoted as having made this larconic, and all too significant statement:The Bible is not my Book and Christianity is not my religion. I could never give assent to the long complicated statements of Christian dogma." 
  5. ^ Quotations Collected by Donald Gudehus. Donald Gudehus. 
  6. ^ 原文:But I cannot give liberty of conscience to the pope and his followers, the papists, so long as they tell me, through all their councils, theologians, and canon laws that their conscience orders them to burn my wife, strangle my children, and cut my throat when they find their opportunity.
  7. ^ Collected Works of Abraham Lincoln (7). September 7, 1864. "Lincoln was a strong believer in Scripture as well. On Sept. 7, 1864, after receiving the gift of a Bible from a group of grateful black citizens in Baltimore, he declared: "In regard to this Great Book, I have but to say, it is the best gift God has given to man. All the good the Saviour gave to the world was communicated through this book. But for it we could not know right from wrong. All things most desirable for man's welfare, here and hereafter, are to be found portrayed in it." 
  8. ^ 原文:To the Voters of the Seventh Congressional District. FELLOW CITIZENS: A charge having got into circulation in some of the neighborhoods of this District, in substance that I am an open scoffer at Christianity, I have by the advice of some friends concluded to notice the subject in this form. That I am not a member of any Christian Church, is true; but I have never denied the truth of the Scriptures; and I have never spoken with intentional disrespect of religion in general, or any denomination of Christians in particular. It is true that in early life I was inclined to believe in what I understand is called the "Doctrine of Necessity" -- that is, that the human mind is impelled to action, or held in rest by some power, over which the mind itself has no control; and I have sometimes (with one, two or three, but never publicly) tried to maintain this opinion in argument. The habit of arguing thus however, I have, entirely left off for more than five years. And I add here, I have always understood this same opinion to be held by several of the Christian denominations. The foregoing, is the whole truth, briefly stated, in relation to myself, upon this subject. I do not think I could myself, be brought to support a man for office, whom I knew to be an open enemy of, and scoffer at, religion. Leaving the higher matter of eternal consequences, between him and his Maker, I still do not think any man has the right thus to insult the feelings, and injure the morals, or the community in which he may live. If, then, I was guilty of such conduct, I should blame no man who should condemn me for it; but I do blame those, whoever they may be, who falsely put such a charge in circulation against me. A. Lincoln July 31, 1846 http://quod.lib.umich.edu/cgi/t/text/text-idx?c=lincoln;cc=lincoln;type=simple;rgn=div1;q1=truth;singlegenre=All;view=text;subview=detail;sort=occur;idno=lincoln1;node=lincoln1%3A403
  9. ^ 譯文取自《美國之音》中文網

外部連接[編輯]

官銜
前任:
詹姆斯·布坎南
美國 美國總統
1860年-1865年
繼任:
安德魯·詹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