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學科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重新導向自人文
前往: 導覽搜尋

人文學科是以觀察、分析及批判來探討人類情感、道德和理智的各門學科(哲學文學藝術歷史語言等)和知識的總稱。

人文一詞的中文,最早出現在《易經》中賁卦的彖辭:「剛柔交錯,天文也。文明以止,人文也。觀乎天文以察時變;觀乎人文以化成天下。」關於這個詞的註解有很多,宋代程頤伊川易傳》對此的解釋是:「天文,天之理也;人文,人之道也。天文,謂日月星辰之錯列,寒暑陰陽之代變,觀其運行,以察四時之速改也。人文,人理之倫序,觀人文以教化天下,天下成其禮俗,乃聖人用賁之道也。」(見《伊川易傳》卷二)一般認為,中國傳統的人文概念是指人的各種屬性。

到了近代,人文這個詞被用來翻譯「Humanism」,也就是人文主義,這個詞是歐洲文藝復興時期一些知識分子,在超越和反對中世紀歐洲宗教傳統的過程中,以古希臘、羅馬文化為學習典範,以此回歸世俗。這些人就被稱為「人文學者」,到19世紀的歐洲又有所謂的人文學科,20世紀英美的大學裡面也開始出現人文學科。人文學科的意思不是說人文的東西用一種科學的理論來解釋,而是說對於人的各方面的一種求知、對於人的知識的一種探討。

中國近現代知識分子在傳統和西方的影響下,對於人文、人文主義和人文學科這幾個緊密相關的詞彙內涵的理解經歷了很多變化。

歷史[編輯]

西方研究人文學科的歷史可以上溯至古希臘,當時人文學科是市民教育的基礎。到了古羅馬時期,三學四科的概念開始形成。[1]這些科目成了中世紀的教育主體,強調人文學科猶如技術或者做事的方法。

中國對於人文科學的研究,其雛形出現很早,例如以民間樂曲為主的由春秋時期哲學家孔丘編撰的《》,就是對包括愛情在內的平民感情及基本道德的側面反映。或以西方人本主義的思想以及價值觀闡述人文學科的普遍性質,因而提出人文學科的研究,主要是以戲劇傳奇小說文學形式反映出來的,並以《竇娥冤》為例,將人文主義導向制度的價值評論,而忽略了「抨擊封建制度對人的殘酷壓迫以及底層婦女抗爭」,只是人本主義的一環,不足以代表普遍性的人文思想。進而提出:「中國不同封建時期的統治者都進行了不同程度的壓制人文科學,以致人文科學在中國的發展一直很緩慢,沒有形成系統的科學,甚至參與者本身也收到殘酷的迫害。只到『五四』時期,人文科學才真正開始走向主流文化」的論述。雖然最初人文學科以文學的不同形式出現,但以全觀的態度而論,人文學科包含各種面向,一般認為「」為人文學科的基礎領域,即是對人文學科本質的認識。將人本主義等同人文學科,即是「白馬是馬,白馬非馬」論述,白馬是馬的一種,但此名詞不足以表示所有的馬。再者,抨擊封建制度時,也不能單純地「符號化」封建制度,而不論及其本質,應該先釐清封建制度的特性,以免出現新封建制度抨擊舊封建制度的現象。的「封地建制」政治體系,即是舊階級形態的階段,階級成為對一個人的價值判斷標準,人因出生的家庭不同,而有貴賤之分,這種血統論才是封建制度的立基點。

文藝復興時期,人文學科被認定為只作研究而不實用的學科,猛然脫離傳統範疇譬如文學及歷史。到了二十世紀,這個觀點受到後現代運動所挑戰,就是為了人文學科在民主社會中尋求一個平等的定義。[2]

包含學科[編輯]

參見[編輯]

參考資料[編輯]

  1. ^ Levi, Albert W.; The Humanities Today, Indiana University Press, Bloomington, 1970.
  2. ^ Walling, Donovan R.; Under Construction: The Role of the Arts and Humanities in Postmodern Schooling Phi Delta Kappa Educational Foundation, Bloomington, Indiana, 1997.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