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巴衝突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以巴衝突
中東戰爭的一部分
West Bank & Gaza Map 2007 (Settlements).png
日期: 早期的20世紀至今
地點: 以色列巴勒斯坦領土
結果: 於2014年8月27日停火[1]
參戰方
Flag of Palestine.svg
巴勒斯坦人
Flag of Israel.svg
以色列人
巴勒斯坦人

以巴衝突是持續中的衝突,為阿以衝突中東戰爭的一部分。以巴衝突不能夠簡單地概括為所有以色列猶太人與所有巴勒斯坦阿拉伯人之間的雙邊衝突。在爭端雙方的族群里,有些個人和團體呼籲完全消滅對方;有些支持兩國方案;有些支持一國兩族方案——建立一個包括現在的以色列約旦河西岸加薩走廊東耶路撒冷在內的世俗國家

歷史[編輯]

19世紀 - 1920:起源[編輯]

以巴衝突是從19世紀80年代後的以巴衝突開始而持續至今的。 數個世紀以來,許許多多流亡海外的猶太人一直試圖返回以色列。18世紀便有數波小型的回歸潮,從數百到上千人不等。第一次大規模的回歸浪潮則始於1881年,散居在世界其他地區的猶太人為了逃避迫害,開始迴流到巴勒斯坦,即古猶太國之地。猶太人從鄂圖曼帝國和阿拉伯人手中購買土地並且定居。隨著猶太居民的增多,他們與阿拉伯人之間的關係也日趨緊張。

1896年,維也納記者和劇作家西奧多·赫茨爾發起錫安主義運動(又稱「猶太復國主義運動」),號召全世界猶太人回歸故土,恢複本民族的生活方式。1897年8月29日在瑞士巴塞爾,他召集了第一屆「世界錫安主義大會」,大會決議建立「一個得到公眾承認的、有法律保障的家園(或國家)」。「猶太國民基金」和「巴勒斯坦土地開發公司」等相應機構成立,幫助世界各地的猶太人向巴勒斯坦移民。

錫安主義運動的發展推動了第二次回歸浪潮(1904-1914年),約有四萬名猶太人返回定居。1917年,英國外長貝爾福發表《貝爾福宣言》:「英王陛下政府贊成在巴勒斯坦建立一個猶太人的民族家園(Jewish national home),並將盡最大努力促其實現」。

1920 - 1948:英屬巴勒斯坦託管地[編輯]

1920年,國際聯盟委託英國管轄巴勒斯坦。1922年英國將託管地劃分為兩部分:東部(現約旦)為阿拉伯人居住地,西部為猶太居民區。

第一次世界大戰後,猶太人掀起了第三和第四次回歸浪潮。接著在1936年-1939年又有數場暴動發生。對此英國在1939年頒布了一份白皮書,規定39年後的5年內猶太人可再移民75,000人,此後不再接受猶太移民。這份白皮書被許多猶太人和錫安主義者視為是對猶太人的背叛,並且認為那違背了貝爾福宣言。阿拉伯人也並沒有就此平息,他們希望完全停止猶太人的移民。

1933年,納粹黨在德國執政,掀起第五次猶太人回歸浪潮。1940年,猶太人已佔當地居民總數的30%。後來在歐洲發生的猶太人大屠殺,進一步推動了猶太人回歸。1944至1948年之間,約20萬猶太人通過各種途徑輾轉來到巴勒斯坦地區。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巴勒斯坦地區已經有60萬猶太居民[2]

1947年,鑒於猶太人與阿拉伯人之間的暴力衝突不斷升級,和平努力受到挫敗,英國政府決定從巴勒斯坦託管地脫身[3]。猶太人的移民數量自從19世紀末以來一直穩定增長,受到二戰中的猶太人大屠殺影響,猶太人復國的理念也獲得越來越多的國際支持。聯合國成立了「巴勒斯坦專門委員會」,1947年11月聯合國大會表決了《1947年聯合國分治方案》,33國贊成(包括美國蘇聯),13國反對,10國棄權,通過決議:將巴勒斯坦地區再分為兩個國家(上次巴勒斯坦領區77%給予阿拉伯人,成為今天的約旦),猶太人和阿拉伯人分別擁有大約55%和45%的領土,耶路撒冷被置於聯合國的管理之下,以期避免衝突。分治方案在已開發領土上大致採取照顧傳統聚居點、按人口比例均分的原則,但考慮到未來大量猶太難民的遷入,將南部人煙稀少的沙漠地區(Negev)劃入猶太國。故猶太人以相對少的人口獲得了較多的領土。

1947年11月29日,聯合國通過分治方案的當日,大衛·本-古理安接受了該方案,但阿拉伯國家聯盟不接受。阿盟委員會高層下令對以色列的猶太平民展開為期三天的暴力襲擊,攻擊建築、商店、以及住宅區,緊接著猶太人組織的地下民兵部隊展開還擊,這些戰鬥很快便蔓延為大規模的衝突,繼而引發了1948年的以色列獨立戰爭[4]


1948年5月14日,在英國的託管期結束前一天的子夜,以色列國正式宣布成立。以色列在1949年5月11日被承認為聯合國的成員國

1948 - 1967[編輯]

在以色列建國之後,埃及伊拉克約旦敘利亞、以及黎巴嫩向以色列宣戰,開始了以色列獨立戰爭。北邊的敘利亞、黎巴嫩和伊拉克軍隊都在接近邊界的地方被阻擋下來,來自東方的約旦軍隊則攻下耶路撒冷的東部,並且對城市的西部展開攻擊。不過,猶太人的民兵部隊成功的阻擋了約旦軍隊,而地下的國民軍組織部隊(Irgun)也阻止了來自南方的埃及軍隊。從6月開始,聯合國宣佈了一個月的停火令,在這段期間裡以色列國防軍正式成立。在數個月的戰鬥後,雙方在1949年達成一則停火協議並劃清暫時的邊界,這條邊界線被稱為「綠線」(Green Line)。以色列在約旦河的西方獲得了額外的23.5%的管轄領域[5],約旦則佔有以色列南部一塊山地區域和撒馬利亞,後來那裡被稱為西岸地區。埃及在沿海地區佔有一小塊的土地,後來被稱為加薩走廊

大量的阿拉伯人口在戰爭中逃離新成立的猶太人國家,阿拉伯人將此次流亡稱為「大災難」(النكبة‎),估計有400,000至900,000名阿拉伯人流亡,後來稱為巴勒斯坦難民,聯合國估計有711,000人[6],戰爭結束後,以色列不許這些巴勒斯坦難民重返家園。以色列與阿拉伯國家之間未解決的衝突、以及巴勒斯坦難民的問題一直持續至今。隨著1948年的戰爭,西岸地區和加薩走廊的猶太人口開始遷入以色列,大量來自阿拉伯國家的猶太人難民使得以色列的人口遽增了兩倍。在接下來幾年裡將近850,000名瑟法底猶太人從阿拉伯國家逃離或遭驅逐,其中約有600,000人遷移至以色列。

在政治舞台上,以色列和阿拉伯國家的關係在1967年5月再次緊繃。敘利亞、約旦、和埃及透露了開戰的意圖[7],埃及並且驅逐了在加薩走廊的聯合國維和部隊。埃及違反了之前立定的條約、並且封鎖了以色列戰略要地的堤藍海峽,接著又在以色列邊界部署大量的戰車和戰機,以色列於是以埃及挑釁為由在6月5日對埃及展開先發制人的攻勢。在這場六日戰爭中,以色列擊敗了所有阿拉伯鄰國的軍隊,並且在空軍戰場上獲得完全的勝利。以色列一口氣奪下了整個西岸地區、加薩走廊西奈半島、和戈蘭高地,1949年劃定的綠線則變成以色列管轄國內領土和佔領區域的行政分界線。後來在簽訂大衛營和約後,以色列將西奈半島還給了埃及。

1967 - 1993[編輯]

1968年至1972年這段期間被稱為消耗戰爭(War of Attrition),以色列和敘利亞、埃及間的邊界頻繁爆發許多小規模的衝突。除此之外,在1970年代早期,巴勒斯坦武裝部隊對以色列和各國的猶太人展開了規模空前的恐怖攻擊,在1972年夏季奧林匹克運動會中爆發了慕尼黑慘案,巴勒斯坦的武裝民兵挾持以色列的代表團運動員作為人質,最後所有人質皆遭殺害。以色列對此展開了報復性的「天譴行動」(Operation Wrath of God),由一群以色列情報特務局(俗稱摩薩德)的特工在世界各地暗殺那些籌劃慕尼黑慘案的幕後凶手。

在1979年3月,貝京和沙達特在美國首都華府達成以色列-埃及和平條約。隨著條約的簽訂,以色列從西奈半島撤軍,並且撤離了自從1970年代開始在那裡建立的移民區。以色列也同意依據1949年劃定的綠線讓巴勒斯坦獲得自治權。

在1982年,以色列對黎巴嫩發動了一場攻勢,捲入自從1975年以來一直進行的黎巴嫩內戰。以色列的開戰理由為保護以色列在北方的殖民區,當時殖民區經常受到來自黎巴嫩的恐怖攻擊。在建立了四十公里的障礙區後,以色列國防軍繼續前進,甚至攻下了首都貝魯特。以色列軍隊將巴勒斯坦解放組織逐出了黎巴嫩,迫使巴解轉移基地至突尼斯。以色列最後在1986年撤出了大部分在黎巴嫩的軍隊,邊界的緩衝地帶則一直被維持著,直到2000年以色列進行單方面的撤軍。

在1987年爆發的巴勒斯坦大起義引燃了佔領區域的一連串暴動。迦薩的巴勒斯坦人怒火中燒,走上街頭,展開與以色列當局持續數年的對抗。巴勒斯坦解放組織總部當時設在突尼斯,「哈馬斯」組織被猜度為幕後指揮者。在那次「起義」中,巴勒斯坦人創造出以落後「冷兵器」向以色列示威的鬥爭方式,即以青少年在街頭投擲石塊、自製燃燒瓶與現代武裝的軍警對抗;採用遊行、罷工、抵制美以貨物等和平方式,不與佔領當局合作。這次起義到1993年「奧斯陸協議」簽署之後才告一結束。

1993 - 2000:奧斯陸和平進程[編輯]

以色列總理拉賓和巴勒斯坦解放組織主席阿拉法特在美國白宮草坪會面,中為美國總統柯林頓

在選舉1992之後,伊扎克·拉賓成為了總理。在選舉中工黨曾經承諾將會大力改善以色列的國內治安和與阿拉伯國家的關係。到了1993年底,以色列政府拋棄了1991年的馬德里協議框架,改與巴解簽訂奧斯陸協議

最初以色列大眾廣泛支持奧斯陸協議,然而在協議簽訂之後以色列仍然持續遭到哈馬斯武裝團體的頻繁攻擊,協議受到的支持也開始大量減少。在1995年11月4日,拉賓遭到一名極端的以色列民族主義者刺殺。

由於拉賓的遇刺,大眾對於奧斯陸協議的觀感也稍有好轉,大為提升了希蒙·佩雷斯的支持度,使他贏得了1996年的大選。不過,新的一波自殺炸彈攻勢加上阿拉法特讚美炸彈客的聲明,使得公眾輿論再次扭轉,並且在1996年5月輸給了聯合黨的本雅明·內塔尼亞胡

雖然內塔尼亞胡被視為是奧斯陸協議的堅定反對者,他仍然決定從希伯倫(Hebron)撤軍,並且簽下了懷伊備忘錄(Wye River Memorandum),給予巴勒斯坦民族權力機構更大的自治權力。在內塔尼亞胡任內巴勒斯坦團體對以色列平民的襲擊活動大為減少,然而他的聯合政府仍然在1999年垮台。在1999年選舉中工黨的埃胡德·巴拉克以大幅票數差距擊敗內塔尼亞胡而繼任總理。

巴拉克和亞西爾·阿拉法特曾在美國總統比爾·柯林頓的斡旋下於2000年在大衛營進行協商,然而協商最後失敗了,亞西爾·阿拉法特提出的條件是一個由73%西岸地區和100%加薩走廊組成的巴勒斯坦國家,並且在10至25年時間內將西岸地區的巴勒斯坦領域擴展至90%(排除耶路撒冷郊區則是94%),但巴拉克拒絕這個提議。

2000 - 現在[編輯]

經批准的約旦河西岸隔離牆路線 作為 2005年5月

在談判破裂後,巴勒斯坦開始了第二次的暴動,被稱為阿克薩群眾起義,暴動開始的時間就發生在以色列反對派領袖艾里爾·夏隆訪問耶路撒冷聖殿山(Temple Mount)之後不久。協商的失敗以及新戰爭的爆發使得許多以色列人對巴拉克政府感到失望,並且也使和平協議的支持度大減。

在一場總理的特別選舉後,艾里爾·夏隆在2001年3月成為了新的總理,稍後又在2003年的選舉中當選了連任。夏隆開始從加薩走廊進行單邊的撤軍,這次撤軍在2005年8月至9月間實行完成。

以色列也在西岸地區建立了圍牆,目的是為了保護以色列免遭武裝巴勒斯坦團體的攻擊。為了建立長達681公里的圍牆,接近圍牆的緩衝地區也連帶的減少了9.5%的西岸地區面積,使得巴勒斯坦居民的經濟狀況遭遇困難[8]。圍牆的建立遭致了國際間的許多批評,也遭到一些以色列極左派的批評,不過,圍牆的確有效的減少了對以色列平民的恐怖攻擊事件[9]

2006年6月25日凌晨,8名巴武裝人員通過地下通道潛入位於加薩走廊南部附近的以軍哨所,向坦克和碉堡發射火箭彈,並炸毀一輛裝甲車。以軍發言人證實,2名士兵被炸身亡,4名士兵受傷。遭綁架的以軍士兵是19歲的吉拉德·沙利特(Gilad Shalit)。當晚,以色列內閣舉行特別會議,決定同意國防軍著手營救這名士兵。[3]。以色列對此展開了夏雨行動,大量轟炸哈瑪斯目標以及其他橋樑、道路、以及發電站。以色列也派軍佔領此地區。

2008年12月19日,哈馬斯與以色列簽署的停火協議到期,哈馬斯向以色列境內發射大約百枚火箭彈和迫擊彈,以色列藉此發動反擊,從12月27日開始對加薩走廊實行空中軍事攻擊。2009年1月3日,以軍開始發動地面進攻。

2014年7月8日,以色列國防部隊發動了名為「保護邊緣行動」的針對哈馬斯的軍事入侵,現在仍在繼續中,但已釀成巴勒斯坦平民死傷慘重。[10]

2014年8月27日,以色列和哈馬斯達成停火協議,2014年以巴衝突結束。[1]

和平進程[編輯]

在1991年,就在第一次海灣戰爭之後,當美國總統喬治·H·W·布希西班牙馬德里召開了一次被稱作1991年馬德里和平會議之後,突破性發展發生了。在主辦國挪威,以色列和巴勒斯坦舉行了一系列的秘密會談。會後,巴解組織主席亞西爾·阿拉法特和以色列總理伊扎克·拉賓還有美國總統比爾·柯林頓白宮草坪上簽署了1993年以巴奧斯陸和平協定。對於他們的努力,拉賓、阿拉法特和以色列外交部長西蒙·佩雷斯(Shimon Peres)被授以1994年度諾貝爾和平獎

在1995年拉賓被暗殺之後,和平進程減慢到幾乎停止的地步。巴勒斯坦人在被佔領土上看不見他們的生活狀況有所改善。另外,被巴勒斯坦人看作對和平的最大障礙之一的以色列定居點,沒有得到拆除。相反的,西岸地區幾乎兩倍於以色列人的巴勒斯坦人遭受到了來自巴勒斯坦軍事組織的自殺式炸彈襲擊,以及後來招致的以色列人的相關行動使他們感覺無法支撐下去了。

2000年,柯林頓召集了一次巴勒斯坦總統亞西爾·阿拉法特和以色列總理埃胡德·巴拉克之間的和平高峰會。以色列總理巴拉克稱已經提供了巴勒斯坦人大約 95%的有爭執的領土,連同在東耶路撒冷上的巴勒斯坦主權。

但很多人說,被巴拉克提起的那69個猶太人的定居點(包括 85% 的西岸猶太人)被劃分給以色列,共計是10% 的西岸區領土,巴拉克也提議「以色列臨時控制」的另外的10% 的西岸區是有爭議的領土,這一個地區包括許多其他的猶太部落。剩餘的 80% 的被提議的屬於巴勒斯坦的西岸地區被以色列公路旁的檢查站所瓦解,因為這讓巴勒斯坦人削弱他們自由地旅行在領土上旅行而且減少吸收巴勒斯坦難民的能力,儘管柯林頓總統先生努力,阿拉法特仍抵制了這個提議並且和談破裂。

在2001年一月在Taba的協議稍後,以色列談判者呈現了一個新的地圖。建議移走「臨時受以色列人管制的」地區,巴勒斯坦方面接受了這個提議。不幸地,巴拉克沒有一個有利的位置來把這呈現給以色列的民眾因為他的支持率很低還有西岸的公共暴行攻擊,他沒有作更多是要求。和談並沒有任何協議簽署。之後,右翼聯合黨候選人沙龍在2001年二月被人民選舉為以色列總理。

和平「路線圖」[編輯]

諷刺以色列的海報(2009)

在2002年7月,在美國的「四方」斡旋下,向歐盟聯合國俄羅斯概略的說明了一個稱作「和平路線圖」的原理,它包括了一個中立的巴勒斯坦國。路線圖在2003年四月會見首任被指定的巴勒斯坦當局總理阿巴斯後發布。美國和以色列為這個首任新總理上台高興,他們兩者都拒絕與阿拉法特進行和談。

這個計劃要求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當局各自獨立行動,暫時擱置爭議直到一個親善的關係能被建立為止。

  1. 第一步,巴勒斯坦當局必須 「立刻在其土地上以可見的效果努力拘捕,打亂,抑制個人和團體引導和計劃的在若何地方針對以色列人的暴力攻擊」並且,「重建並重新集中巴勒斯坦當局的安全設施『必須』開始維持,對準,而且有效的運用以對抗所有那些專注於恐怖的人並且毀壞恐怖份子製造恐怖活動的能力和基礎設施」。
  2. 以色列要拆除在2001年3月份之後建立的定居點,停止所有那些定居點的活動,把軍隊從在2000年9月28日之後佔領的巴勒斯坦地區移開,結束宵禁而且減輕對人和物在行動方面的限制。[11]

在成功當選之後,阿巴斯說他無法不挑起內戰的反對哈馬斯。很清楚的是阿巴斯只控制了巴勒斯坦安全設施的一小部份,大部分依然由阿拉法特牢牢控制著。在 2003年6月29日,哈馬斯和回教討伐異教徒組織同意了3個月的「hudna」(臨時停火), 附加條件是以色列停止暗殺巴勒斯坦領袖和停止處死被以色列管理拘留處釋放的巴勒斯坦人。以色列則答應撤回在巴勒斯坦地區的一些軍隊但是不答應撤銷它的暗殺行為。

大約6個星期之久,暴行行為真正的減少了:除了在邊界。在hudna在8月12日快速地被闡明之後。以色列暗殺了二名哈馬斯戰士和另外二個進入那布盧斯的人。隔天來自那不勒斯的一架哈馬斯自殺式炸彈襲擊者和一個回教討伐異教徒組織的自殺式炸彈襲擊者各殺了一個以色列人,並打傷數人。8月14日,以色列暗殺了穆罕默德播種者-回教討伐異教徒組織領袖軍事執行官希布倫。8月19日一個哈馬斯自殺式炸彈襲擊者殺死了34個剛剛在哭牆祈禱後坐公共汽車回來的猶太人。二天之後,以色列直升飛機殺了一個第4級別的哈馬斯領袖分子,伊斯邁·阿布·夏那布。哈馬斯和回教討伐異教徒組織申明在現階段與hudna脫離關係,雖然它實際上早已停止。接下來的幾天,以色列直升飛機發射飛彈攻擊了哈馬斯領導所在的加薩走廊。以色列突擊隊也在希布倫對尋找哈馬斯頭目阿貝達拉·庫瓦薩馬阿默德·巴德和那不勒斯的穆罕莫德·哈那裡目標。很多行動造成了附近(無辜)人士的意外傷亡。

武裝法塔赫活躍份子公然地威脅要殺死阿巴斯。阿巴斯沒有從阿拉法特那得到權利去執行和平路線圖的任何一個方面。在他的下台演講中,阿巴斯把他的失敗歸咎於同時缺乏來自巴勒斯坦的當局和民眾的政治支持。

更變的和平提議[編輯]

藉由困難的路線圖計劃,壓力促使去找尋一個替代方案代替。 在2003年12月7日,以色列的代理總理 艾胡德·奧爾默特 提議單方面的大規模從西岸地區和加薩走廊撤出,放棄一些猶太人的定居點和一些領土。 這行為被解釋為沙龍的試驗行為,他在12月18日對巴勒斯坦當局的演講中給巴勒斯坦當局在以色列採取 「單方面行動」之前 「幾個月」時間去落實路線圖計劃。演講被美國政府強烈批評,美國警告說反對先發制人的奪取路線圖成果。為了以色列人的利益,這應是以以色列人民對安全的關心和達成互惠讓步的需要應當作為交換的。

另外的一組兩年半的談判是由前以色列前司法部長約希·貝林和前巴勒斯坦新聞局部長亞瑟·阿貝德·拉波秘密舉行的。12月1日,二個當事人在日內瓦(被稱為日內瓦協定)為和平簽署發表了一個非正式的藍圖,它為解決衝突制定了基本的架構。它的最終目標與路線圖計劃沒有太大的不同,但是它解決問題採取了「大爆炸」的方法而不願採取一個按部就班的方法。它被以色列政府和許多巴勒斯坦人譴責發對,巴勒斯坦的當局對其不置可否,但是它被許多歐洲政府和布希政府的重要成員包括國務卿鮑維爾所歡迎。

另外一個被以色列內外人士所提議的方案:「兩國的融合」。這個方案準備以色列先正式地并吞巴勒斯坦領土,然後建立一個不可分割的單一的巴勒斯坦阿拉伯人州。它被紐約教授托尼·朱特所支持,對這個建議既有表示贊同的也有表示指責的。實際上它並不是一個新主意,它早在1920年代就存在,但是因為阿拉伯人口數量在以色列領土的突飛猛進而受到越來越多到重視。有些令人驚訝地,一些以色列定居者及許多阿拉伯裔以色列人支持這個方案,他們希望以色列可以永遠地合法擁有西岸地區和加薩走廊,而阿拉伯裔以色列人則寧願被歧視他們的以色列統治、也不要被腐敗暴力的哈瑪斯法塔赫統治,況且阿拉伯裔以色列人可以藉由併吞巴勒斯坦來獲得大勢力。考慮到大量的人口和政治問題可能升級,而且猶太人會擔心這樣可以藉由公投、將以色列給改名成巴勒斯坦,無論如何,它似乎對問題未必會有真正的解決。

最近的方案是三國方案,這個方案是放棄建立巴勒斯坦國,而將約旦河西岸併入約旦加薩走廊併入埃及。優點在於埃及及約旦對以色列來說是溫和的鄰居,而約旦河西岸及加薩走廊會有比較好的發展,而且嚴格來說這樣巴勒斯坦國只是改名成約旦;其缺點是約旦無法負擔約旦河西岸、以色列及埃及都害怕穆斯林兄弟會因而得勢、也會惹到巴勒斯坦民族主義。

重開以巴和談[編輯]

2013年7月29日,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代表星期一在美國首都華盛頓與美國國務卿克里共進晚餐,重啟以巴和談。這是以巴和談中斷叄年以來雙方代表首次重歸談判桌。[12]

參見[編輯]

按種族劃分[編輯]

按宗教劃分[編輯]

按地理劃分[編輯]

按地點劃分[編輯]

按歷史劃分[編輯]

按意識形態劃分[編輯]

按隔離和武力劃分[編輯]

按人物劃分[編輯]

以色列人[編輯]

巴勒斯坦人[編輯]

參考文獻[編輯]

外部連結[編輯]

'Link direct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