傷仲永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傷仲永》北宋政治家、文學家王安石所寫的一篇議論文,選自《臨川先生文集》,通過記述一個叫做方仲永的金谿人(今江西金溪縣)天資聰慧卻在後天沒有繼續學習最終「泯然眾人矣」的故事,說明了人即使天賦很高,如果不努力學習,也很難取得成績,同時也告訴了人們,對於天賦不那麼異秉的人們,更需努力學習才能比別人聰明,有所收穫。  

《傷仲永》一文對後世影響很大,中華人民共和國初中語文教材收錄了這篇文章。

原文[編輯]

金溪民方仲永,世隸耕。仲永生五年,未嘗識書具,忽啼求之。父異焉,借旁近與之。即書詩四句,並自為其名。其詩以養父母、收族為意,傳一鄉秀才觀之。自是指物作詩立就,其文理皆有可觀者。邑人奇之,稍稍賓客其父,或以錢幣乞之。父利其然也,日扳仲永環丐於邑人,不使學。予聞之也久。明道中,從先人還家,於舅家見之,十二三矣。令作詩,不能稱前時之聞。又七年,還自揚州,復到舅家,問焉。曰:「泯然眾人矣。」王子曰:「仲永之通悟受之天也。其受之天也,賢於人材遠矣;卒之為眾人,則其受於人者不至也。彼其受之天也,如此其賢也,不受之人,且為眾人。今夫不受之天,固眾人;又不受之人,得為眾人而已耶?」

翻譯[編輯]

金溪平民方仲永,世代以種田為業。仲永長到五歲時,不曾見過書寫工具,忽然哭著要這些東西。父親對此感到驚異,從鄰近人家借來給他,他當即寫了四句詩,並且親自題上自己的名字。這首詩以贍養父母、團結同宗族的人作為內容,請全鄉的秀才觀賞。從此有人指定事物叫他寫詩,他能立刻完成,詩的文采和道理都有值得欣賞之處。同縣的人對他感到驚奇,漸漸地請他的父親去作客,有人用錢與禮物求仲永寫詩。他的父親認為那樣有利可圖,每天牽著方仲永四處拜訪同縣的人,不讓他學習。明道年間,跟隨先父回鄉,在舅舅家見到方仲永,他已經十二、三歲了。叫他寫詩,已不能與從前聽說的相稱了。(之後)再過了七年,我從揚州回來,又到舅舅家,問起方仲永的情況,舅舅說:「他的才能完全消失,跟普通人沒兩樣了。」王安石評論:「方仲永的天賦是上天給予。他天生的才華,勝過其他人許多;最後仍成為普通人,是因為後天所受教育不足的關係。他所擁有的天賦,如此強大,不受後天教育,仍成為普通人。現在的我們沒有天生的才能,本來就是平凡人;又不接受後天教育,還能成為普通人嗎?(意謂連普通人都不如)」

Wikisource-logo.svg
維基文庫中相關的原始文獻: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