供給和需求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標準的供給和需求模型:向右上傾斜的是供給曲線,代表生產者願意在某一價格水平下出售的物品數量;向右下傾斜的是需求曲線,代表消費者願意在某一價格水平下購買的數量。透過模型的分析,可發現兩條曲線交接之處(均衡點)就是均衡價格和均衡產量。

供給和需求是一個經濟學模型,它被應用作決定市場均衡價格和均衡產量。這個模型適用於競爭性市場,而不適用於市場存在壟斷或者寡頭壟斷的情況,需求或者供給價格分別跟消費者的需求量和生產者的供給量掛鈎,形成市場兩種力量決定價格和產量的均衡。模型的需求與供應都是經濟學的基本概念:需求指大眾因需要一件產品而產生的購買要求;而供應就指企業響應大眾的購買需求而提供的產品供給。

它顯示了隨著價格升降而其它因素不變的情況下,某個體在每段時間內所願意買的某貨物的數量。

有一則古老的經濟學笑話曾經諷刺道:只要教懂一隻鸚鵡說「供給」和「需求」,牠也能成爲經濟學家。從中可見供給和需求是當代經濟學一個核心課題,而這個課題亦常見於大多數經濟學教科書。

供給[編輯]

供給(supply),指特定市場上在一定時期內,與每一銷售價格相對應,生產者願意且能供應的商品數量。但供給並不完全代表生產,它屬於生產的一部分,但供給量並不即是生產者在計算一系列成本所願意生產的數量。生產量依據利潤最大化條件決定,它在短期往往是固定,但供給量則可以隨時變動。也就是說生產量是虛擬的是人們算出來的,而供給量是現實的真實發生的量。

供給定律[編輯]

一般情況下,供給定律描述的是:假設其他因素不變,當一件物品的相對價格上升時,其供給量會上升[1],反之亦然。換言之兩者成正比關係。

供給曲線[編輯]

供給曲線是顯示在特定時間內[2],某物品的價格與供給量關係的曲線,反映了供給表兩個向量的線性關係。

供給曲線是供給表和供給函數的圖像化表達[3],並且和需求表或需求函數交接組成均衡點,用以表示市場上生產者和需求者能夠構成交易的物品數量和價格。 供給曲線既可以以「曲線」出現,也可以使用「直線」方式出現。理論上,可以符合供給定理的供給曲線只可以是向右上傾斜的。

影響商品供給的因素[編輯]


供給是藍線S,需求是紅線D,當供給由S1變動為S2時,成交的價格和數量也隨之變動。

供給通常受以下六個因素影響[4]

  • 生產商品的代價
  • 投入品價格的變化
  • 技術的變化
  • 自然環境的變化
  • 獲得信貸的難易程度的變化
  • 預期的變化

復合供給[編輯]

復合供給(Composite Supply)是替代原理的一種表達方式:根據替代原理,每種物品的可能存在其替代品,彼此之間競爭用於某些用途的需求,替代品供給的競爭就是復合供給[5]。由於滿足該需求的物品種類供給並非單一,所以復合供給也稱爲競爭性供給(Competitive Supply)。

連帶供給[編輯]

連帶供給(Joint Supply)來自於連帶產品,連帶產品的意思就是這種產品不容易獨自生產,它和某些異質產品是同一來源的[6]。例如:牛皮和牛肉的關係便是連帶產品。人們對牛皮的需求是不容易滿足的,因爲生產牛皮大多意味著宰割,牛隻被宰殺以獲得牛皮之後,牛肉就是一種連帶產品,它的供給就是連帶供給;反之人們為牛肉而宰殺牛隻時,牛皮的供給便變爲連帶供給。

需求[編輯]

需求指的是人們有能力購買,並願意購買某個具體商品慾望[7][8]顯示的是其它因素不變的情況下(ceteris paribus),隨著價格升降,某個體在每段時間內所願意買的某商品的數量。

在某一價格下,消費者願意購買的某一貨物的總數量稱為「需求量」。在不同價格下,需求量會不同。需求也就是說價格與需求量的關係。若以圖像表示,便稱為「需求曲線」。

商品的價格如果越高,消費者願意購買的貨物數量就會越低。

需求與需要的關係[編輯]

需求的前一個低層次是「慾望」。

慾望指的是人類與生俱來的為了生存所必須得基本需要,例如穿的需要[7]

需要是產生需求的前提,也就是說,只有產生對某種商品的需要,同時又有購買慾望和支付能力的,才會產生需求。沒有支付能力的需求,不具有經濟意義,只能稱為需要。有支付能力但無購買需要的,也無法最終達成交易,同樣不具備經濟意義。

需求定理[編輯]

需求定理(The Law of Demand)指出:假設其他因素不變,當一件物品的相對價格下跌時,其需求量會上升[9],反之亦然。換言之,兩者成反比關係。

只有向右下傾斜的需求曲線才符合需求定理。而吉芬商品與需求定理在邏輯上是不能並存的。

需求曲線[編輯]

需求曲線是顯示在特定時間內[2],某物品的價格與需求量關係的曲線,反映了需求表兩個向量的線性關係。

需求曲線是需求表和需求函數的圖像化表達[3], 並且和供給表或供給函數交接組成均衡點,用以表示市場上生產者和需求者能夠構成交易的物品數量和價格。 需求曲線既可以以「曲線」出現,也可以使用「直線」方式出現。理論上,可以符合需求定理的需求曲線只可以是向右下傾斜的,所以韋伯倫商品吉芬物品便是泛指那些需求曲線並非從傾斜的物品。

影響商品需求的因素[編輯]


供給是藍線S,需求是紅線D,當需求由D1變動為D2時,成交的價格和數量也隨之變動。

需求通常受以下八個因素影響[10] [11]

  • 可支配收入改變(收入效應[12]
  • 個人喜好的改變 - 品味和喜好在短期內假設為固定。固定喜好的假設是一個令衆多個人需求曲線派生成市場需求曲線的必須條件
  • 借貸及其成本
  • 替代品互補品的價格轉變
  • 人口數量和結構
  • 對將來的預期
  • 教育程度的改變
  • 買家地理條件的改變
  • 天氣或氣候的改變 - 例如:雨量增多導致雨傘需求上升。

複合需求[編輯]

複合需求(Composite Demand)就是一種物品擁有不同的用途,這些來自不同市場的用途對物品的需求即是復合需求,因爲不同的用途彼此競爭以求得到該物品[13]

連帶需求[編輯]

連帶需求(Joint Demand)是對生產要素的需求[14]。當生產一種物品的時候,必定是需要生產要素投入生產活動的。例如造酒者生產麥酒,他便需要蛇麻麥芽的投入,但造酒者只擁有其中一種原料是不足夠的,他還需要另外一種配合生產。假如他擁有蛇麻,而沒有麥芽,它的生產目的便構成他對麥芽的需求,這種生產性的需求就是連帶需求。因爲原料之間是共同提供服務的,原料之間互相為輔助品,生產者需要集結數種生產要素才能開始生產。

引申需求[編輯]

'引申需求'(Derived Demand)的意思可化簡為對一種物品需求的結果變相構成間接對其他物品的需求,「其他物品」往往是生產要素。例如我們購買一把短,我們對這把短刀的需求也引申出我們對刀身和刀柄的需求,對後兩者的需求就是引申需求。 例如硬皮書與印刷用紙是引申需求的關係,而DVD機跟DVD碟、羊毛與羊肉、電力與燈泡則不是引申需求。原因是引申需求要使用同一原材料。

內需[編輯]

即意為內部的需求,相對於外貿而言。

主要由消費需求和投資需求兩部分。內需對於一個國家或區域的經濟有著關鍵的重要性,若內需不足則會造成經濟成長乏力,產品滯銷,由此引起生產衰退,收入下降,而收入下降則進一步導致內需不足,形成惡性循環,因此許多國家的政府都把擴大內需作為經濟工作的重點[15]

供給和需求的關係[編輯]

供給和需求的關係可用圖表來解説。一般的供求分析僅有供給曲線和需求曲線各一條,經濟學家通常以兩者之一移動作分析,而不考慮兩者同時發生變動。

當供給維持現狀,即供給曲線不變[16]

  • 需求增加則需求曲線右移,均衡量增加,均衡價格上升。
  • 需求減少則需求曲線左移,均衡量減少,均衡價格下降。

兩者對均衡量和均衡價格的影響是同等的。19世紀末的英國經濟學家馬歇爾指出供給曲線代表的是企業總生產成本,需求曲線代表的是個人或者團體的邊際效用。他認爲市場上的供求情況一旦互相背離,市場就會出現一種力量把供求恢復均衡位置。

正如同一條線所懸著的一塊石子如果離開它的均衡位置,地心引力將立即有使它恢復均衡位置的趨勢一樣。生産數量圍繞著它的均衡位置發生的種種動蕩,具有相同的性質[17]

馬歇爾亦説明供給和需求的力量對均衡點的短期作用,情況類似剪刀的現象[18],兩邊刀鋒一起移動切割才把紙張剪開,而市場價格的變化正是取決於供給和需求兩種力量的變化。但他相信長期主導價格變化的是商品的生産成本[19],因爲他認爲生産成本引起的變化不會在短期內反映於均衡價格上。

以供需分析其他市場[編輯]

供給和需求的模型通常應用於不同的市場上。

這個模型常應用於勞動市場決定工資水平。商品市場傳統的供需角色在勞動市場裏是顛倒了,勞動市場的供給者是衆多個體的勞動者,他們在盡可能高的價格下出售自己的勞動;需求者是企業,企業在盡可能低的價錢下購買勞務。勞動市場的均衡價格就是工資率[20]

一些經濟學家(例如 Pierangelo Garegnani[21]、 Robert L. Vienneau[22]、 Arrigo Opocher 和伊恩·斯蒂德曼(Ian Steedman)[23])以彼羅·斯拉法的觀點為基礎,認爲勞動市場的模型在邏輯上是不連貫的,儘管模型的假設已經被考慮。Michael Anyadike-Danes和Wyne Godley[24]根據模擬實驗的結果,他們認爲一小部分依據教科書模型所做的實驗是潛在僞造的測試,他們的實驗表明勞動市場模型在現實中是難以存在的。Graham White[25]則認爲那些增加勞動市場彈性的政策(包括減小最低工資)和經濟理論是矛盾的。

這些批評是針對供給和需求模型的通用性,特別是它們被應用在生產要素市場的情況上。但是這個模型本身還隱含了一種貨幣利息理論。

不論在古典學派還是凱恩斯經濟學裏,貨幣市場是以供給和需求分析,當中的價格水平就是利率(Y軸)。如果中央銀行使用貨幣政策固定貨幣的供給量而不考慮當前的利率,貨幣供給線通常是直立的,因此它是完全無彈性。另一方面,如果中央銀行希望固定利率而不是貨幣供給量,貨幣供給線就變爲水平線,此時貨幣供給線為完全有彈性[26]。貨幣的需求線與供給線交接因而決定利率水平[27]

宏觀經濟學的供給和需求[編輯]

供給和需求可以延展至解釋市場經濟的宏觀經濟變量,包括總產出數量和一般價格水平。總需求和總供給模型可能是供給和需求在宏觀經濟學範疇最直接的應用,但是其他宏觀經濟學模型也是用供給和需求的方法。相比於微觀經濟學,宏觀經濟學使用供給和需求的分析方法在不同的理論上存在較大的爭議。如前所述,宏觀經濟學研究貨幣供需和利率、勞動市場和工資率等的關係正是應用了供需分析。

歷史[編輯]

供給和需求這種經濟概念最早見於中世紀一些穆斯林經濟學家,例如伊本·泰彌亞(Ibn Taymiyyah)曾經指出:

Cquote1.svg
如果對物品的慾望增加而這物品的可取用性減少,它的價格上升。另一方面,物品的可取用性增加而對它的慾望減少,價格下跌。[28]
Cquote2.svg

歐洲的學術界,「供給和需求」這個名詞最初見於詹姆士·斯圖亞特(James Denham-Steuart)所著的《政治經濟學原理的研究》(Inquiry into the Principles of Political Economy),該書出版於1767年。亞當·斯密在1776年出版的著作《國富論》(The Wealth of Nations)也使用這個名詞,李嘉圖在其1817年出版的《政治經濟學及賦稅原理》(Principles of Political Economy and Taxation)使用這個名詞作為其中一章〈論需求和供給對價格的影響〉(On the Influence of Demand and Supply on Price)的標題[29]。亞當·斯密時常假設物品的供給價格保持固定,如果它的稀少性增加會導致它的價值減少,實際上這論述就是後世所說的需求定理。李嘉圖在《政治經濟學及賦稅原理》致力研究一些假設用於建立他對供給和需求的理論。法國數學家古諾首先發展一個數學化的供需模型,這個模型連帶相關圖表載於古諾1838年的著作《財富理論的數學原理的研究》(Researches into the Mathematical Principles of Wealth)。

19世紀晚期邊際效用學派興起,這個學派以英國經濟學家傑文斯奧地利經濟學家門格爾法國經濟學家瓦爾拉斯爲首。他們理論的共同點是價格是由生產決策的邊際價格決定。這是自從亞當·斯密關於如何決定供給價格的思想以來一個非常重要的改變。1870年的一篇論文《以圖形表示供給和需求》(On the Graphical Representation of Supply and Demand)裏,作者弗萊明·詹金(Fleeming Jenkin)在「引入圖表到英國經濟學文化」的過程中首先在論文裏繪出第一條供給曲線和需求曲線[30],包括使用比較靜態的辦法研究供給和需求在勞動市場的應用[31] 。這個模型後來被馬歇爾在其1890年的教科書著作《經濟學原理》(Principles of Economics)進一步發展及普及[29]

批評[編輯]

爲了顧及供需模型,最少兩個假設條件是必須建立的:第一,供給和需求各自獨立;第二,供給受固定的資源所限制。一旦這些條件不能滿足,這個由馬歇爾以生產成本和邊際效用為基礎所建立的模型就無法有效分析。彼羅·斯拉法的批評集中這種局部均衡分析的不一致和一個生產消費品市場供給曲線呈現向上傾斜的合理性[32]。斯拉法提出的批評多年後被保羅·薩繆爾森所沿用,例如:

一個斯拉法批評(1926)的乾淨版本就是馬歇爾局部均衡分析「箱子」是多麼的空洞!從維特根斯坦和斯拉法的純粹邏輯角度來説,馬歇爾認爲成本乃固定的局部均衡分析「箱子」相比認爲成本是增加的「箱子」更加言之無物。[33]

超額需求的總和作爲價格的函數就是需求量和供給量兩者之差。標準的模型中存在向上傾斜的供給曲線和向下傾斜的需求曲線,總超額需求線只能相交於軸線的一點,換言之就是供給曲線和需求曲線相交的那一點(均衡點)。桑仁斯基-曼特爾-德布魯定理(Sonnenschein-Mantel-Debreu Theroem)證明標準的供需模型一般不能嚴謹地從一般均衡分析推導而出[34]

供給和需求決定價格意味著市場結構完全競爭,然而:

經濟學家沒有足夠的模型解釋個人和企業怎樣在競爭性環境調節價格。如果所有市場參與者是定義上的受價者,於是誰負責調節價格移除超額需求便無法指定。[35]


法蘭·艾克曼(Frank Ackerman)在他的文章中總結了這個問題:

如果我們錯誤地混淆了精確(precision)和精密(accurary),我們就會被誤導去思索一種解釋,這種解釋能夠精確表明在數學形式或者圖表的辦法,它們不知何故可以嚴格地或者有用地解釋特定的歷史制度或者商業策略。這不會是事實。因此,非常重要的是不要投入過量的信心在供給和需求圖表的表面精確。供給和需求分析是一種能夠精確地制定的概念性工具,聰明人發明它去幫助我們從抽象理解一個複雜的世界。它不是-也不應該期望-帶給我們面對任何真實世界特定市場時賦以精密和完全的描述[36]

中國學者靳毅民認為在供應曲線存在嚴重缺陷:「這就是他們並沒有考慮「商品代價」這個因素。我們前面已經探討了在小商品生產時期,商品代價就是商品的勞動價值量,而在資本主義商品生產時期就是資本量」,如果市場價格低於商品代價,商品提供者會減小生產量,從而使價格上升,當市場價格等於商品代價時,隨著商品需求增加,會增加產量,但不會提高價格,供應曲線的中間一段是平行直線,這時商品的價格等於商品代價,也就是勞動價值論價值生產價格。如果資源出現短缺或壟斷時,這條平行直線沒有機會出現時,供應曲線才表現為單純上升的曲線。靳毅民的供應曲線是一個上升-平行-上升的曲線[37]

參考文獻[編輯]

  1. ^ 香港管理專業發展中心編. 《管理人經濟學》. : 第61頁. 
  2. ^ 2.0 2.1 瓊·羅賓遜、約翰·伊特韋爾. 《現代經濟學導論》. : 第212頁. 
  3. ^ 3.0 3.1 O'Sullivan, Arthur; Steven M. Sheffrin (2003). Economics: Principles in action
  4. ^ 約瑟夫·E·史蒂格利茨 卡爾·E·沃爾什. 《經濟學 上冊》(第三版). : 第79頁. 
  5. ^ 馬歇爾. 《經濟學原理 下卷》. : 第79頁. 
  6. ^ 馬歇爾. 《經濟學原理 下卷》. : 第76頁. 
  7. ^ 7.0 7.1 吳健安; 郭國慶. 市場營銷學. 北京: 高等教育出版社. 2004. ISBN 7-04-013949-9. 
  8. ^ 菲利普·科特勒; (翻譯):郭國慶. 市場營銷管理。亞洲版(上). 北京: 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 1997. 
  9. ^ 香港管理專業發展中心編. 《管理人經濟學》. : 第20頁. 
  10. ^ 香港管理專業發展中心編. 《管理人經濟學》. : 第21–23頁. 
  11. ^ 約瑟夫·E·史蒂格利茨 卡爾·E·沃爾什. 《經濟學 上冊》(第三版). : 第73頁. 
  12. ^ 約瑟夫·E·史蒂格利茨 卡爾·E·沃爾什. 《經濟學 上冊》(第三版). : 第119頁. 
  13. ^ 馬歇爾. 《經濟學原理 下卷》. : 第75頁. 
  14. ^ 馬歇爾. 《經濟學原理 下卷》. : 第70頁. 
  15. ^ 擴大內需 保持經濟平穩較快發展. 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官網. 
  16. ^ 香港管理專業發展中心編. 《管理人經濟學》. : 第76頁. 
  17. ^ 馬歇爾. 《經濟學原理 下卷》. : 第37頁. 
  18. ^ 馬歇爾. 《經濟學原理 下卷》. : 第40頁. 
  19. ^ 馬歇爾. 《經濟學原理 下卷》. : 第41頁. 
  20. ^ Kibbe, Matthew B. The Minimum Wage: Washington's Perennial Myth. Cato Institute. [2007-02-09]. 
  21. ^ P. Garegnani, "Heterogeneous Capital, the Production Function and the Theory of Distribution", Review of Economic Studies, V. 37, N. 3 (Jul. 1970): 407-436
  22. ^ Robert L. Vienneau, "On Labour Demand and Equilibria of the Firm", Manchester School, V. 73, N. 5 (Sep. 2005): 612-619
  23. ^ Arrigo Opocher and Ian Steedman, "Input Price-Input Quantity Relations and the Numeraire", Cambridge Journal of Economics, V. 3 (2009): 937-948
  24. ^ Michael Anyadike-Danes and Wyne Godley, "Real Wages and Employment: A Sceptical View of Some Recent Empirical Work", Machester School, V. 62, N. 2 (Jun. 1989): 172-187
  25. ^ Graham White, "The Poverty of Conventional Economic Wisdom and the Search for Alternative Economic and Social Policies", The Drawing Board: An Australian Review of Public Affairs, V. 2, N. 2 (Nov. 2001): 67-87
  26. ^ Basij J. Moore, Horizontalists and Verticalists: The Macroeconomics of Credit Money,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88
  27. ^ Ritter, Lawrence S.authorlink1 = Lawrence S. Ritter; Silber, William L.; Udell, Gregory F.. Principles of Money, Banking, and Financial Markets 10th. Addison-Wesley, Menlo Park C. 2000: 431–438,465–476. ISBN 0-321-37557-2. 
  28. ^ (英文譯文:"「If desire for goods increases while its availability decreases, its price rises. On the other hand, if availability of the good increases and the desire for it decreases, the price comes down.」)Hosseini, Hamid S. Contributions of Medieval Muslim Scholars to the History of Economics and their Impact: A Refutation of the Schumpeterian Great Gap. (編) Biddle, Jeff E.; Davis, Jon B.; Samuels, Warren J. A Companion to the History of Economic Thought. Malden, MA: Blackwell. 2003: 28–45 [28 & 38]. doi:10.1002/9780470999059.ch3. ISBN 0631225730. 
  29. ^ 29.0 29.1 Thomas M. Humphrey, 1992. "Marshallian Cross Diagrams and Their Uses before Alfred Marshall," Economic Review, Mar/Apr, Federal Reserve Bank of Richmond, pp. 3-23.
  30. ^ A.D. Brownlie and M. F. Lloyd Prichard, 1963. "Professor Fleeming Jenkin, 1833-1885 Pioneer in Engineering and Political Economy," Oxford Economic Papers, NS, 15(3), p. 211.
  31. ^ Fleeming Jenkin, 1870. "The Graphical Representation of the Laws of Supply and Demand, and their Application to Labour," in Alexander Grant, ed., Recess Studies, Edinburgh. ch. VI, pp. 151-85. Edinburgh. Scroll to chapter link.
  32. ^ Avi J. Cohen, "'The Laws of Returns Under Competitive Conditions': Progress in Microeconomics Since Sraffa (1926)?", Eastern Economic Journal, V. 9, N. 3 (Jul.-Sep.): 1983)
  33. ^ (原文:「What a cleaned-up version of Sraffa (1926) establishes is how nearly empty are all of Marshall's partial equilibrium boxes. To a logical purist of Wittgenstein and Sraffa class, the Marshallian partial equilibrium box of constant cost is even more empty than the box of increasing cost.」)<Paul A. Samuelson, "Reply" in Critical Essays on Piero Sraffa's Legacy in Economics (edited by H. D. Kurz)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0
  34. ^ Alan Kirman, "The Intrinsic Limits of Modern Economic Theory: The Emperor has No Clothes", The Economic Journal, V. 99, N. 395, Supplement: Conference Papers (1989): pp. 126-139
  35. ^ Alan P. Kirman, "Whom or What Does the Representative Individual Represent?" Journal of Economic Perspectives, V. 6, N. 2 (Spring 1992): pp. 117-136
  36. ^ Goodwin, N, Nelson, J; Ackerman, F & Weissskopf, T: Microeconomics in Context 2d ed. Sharpe 2009 ISBN 978-0-7656-2301-0
  37. ^ 靳毅民,勞動價值論的新認識,經濟科學出版社 (2007-01出版)

參考書目[編輯]

  • 香港管理專業發展中心編. 《管理人經濟學》. 中文大學出版社. 2004. ISBN 962-996-226-8. 
  • 約瑟夫·E·史蒂格利茨 卡爾·E·沃爾什. 《經濟學 上冊》(第三版). 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 
  • 馬歇爾著 朱志泰譯. 《經濟學原理 下卷》. 商務印書館. 2005. ISBN 7-100-01158-2. 

參見[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