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州民主化運動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已重新導向自 光州事件)
前往: 導覽搜尋
光州民主化運動
Mangwol-dong-cemetery.JPG
埋葬光州民主化運動犧牲者的墓園
日期: 1980年5月18日—5月27日
地點: 大韓民國 韓國光州市
結果: 起義遭鎮壓而失敗
參戰方
光州市民
市民收拾對策委員會
大韓民國國軍
指揮官和領導者
全斗煥
兵力
20,000人以上
傷亡與損失
2000人以上

光州民主化運動(광주 민주화 운동),又名光州事件五一八光州事件,發生於1980年5月18日至27日期間。事件發生在韓國南部的光州全羅南道。是一次由當地市民自發的要求民主運動。當時掌握軍權的陸軍中將全斗煥下令武力鎮壓這次運動,造成大量平民和學生的死傷。

背景[編輯]

1979年10月26日,韓國中央情報部部長金載圭暗殺朴正熙總統。4個多小時後,金載圭被逮捕。對於這件事,人們議論紛紛:有人說是因為人民對民主的要求;亦有人說是由美國策劃謀殺的,原因是他們認為朴正熙是反美主義者,而且,金載圭亦沒有殺死上司的動機。按照國家憲法程序,崔圭夏出任代總統,並宣布從10月27日凌晨4時起在全國大部分地區實施戒嚴,以免朝鮮人民軍趁機南侵。戒嚴期間對各政府機關、重要團體和新聞機構進行軍管,禁止國會以外的任何政治活動,嚴禁各種罷工、遊行示威,學校停課,實行宵禁等。陸軍總參謀長鄭昇和上將兼任戒嚴司令。但另一方面,一浪接一浪的民主抗爭行動、工人及學生的遊行示威活動亦開始席捲全國。

12月12日,身兼國軍保安司令部英語Defense Security Command司令、戒嚴司令部聯合搜查部長的陸軍少將全斗煥趁著這個混亂時期發動雙十二政變,逮捕鄭昇和上將,取得最高的軍權。工人、學生發起示威遊行,要求撤銷戒嚴令及恢復國家的民主制度。

1980年5月17日,升為中將的全斗煥宣佈全國擴大戒嚴。再次擴大戒嚴令下,禁止了所有的政治活動、國會活動、對國家元首的批判,拘捕了金大中金泳三等政治人物,大學被勒令停課。當時,光州仍然有大規模的示威行動,全斗煥派軍隊以暴力鎮壓,造成數百人死亡,幾千人受傷。此時光州突出的背景是被拘捕的金大中出身於全羅南道,代表全羅地方的政治人士。同年12月,全斗煥在嚴格控制的選舉下當選,並就任為總統。

在韓國歷史上,光州及所在的全羅南道是一處被摒除在開發地區之外,並一直受到歧視的貧困地區,但同時亦是民主、思想開放進步人士的孕育地。在這樣的歷史背景下,當地人民積極投入民主抗爭活動,即使面對無情的鎮壓及混亂的政局,也堅決繼續示威,成為歷史性的抗爭地。

經過[編輯]

5月上旬,示威浪潮擴大,要求撤銷戒嚴令和全斗煥下台。

5月15日,漢城有5萬名群眾示威。16日,光州有3萬名群眾示威。17日全斗煥禁止一切政治活動,查封大學,禁止召開國會,禁止批評國家元首,並拘捕金大中金泳三等民主人士和學生。

5月18日在光州,韓國陸軍第7空降旅的第33營、35營在天亮前進駐全南大學朝鮮大學,1500名學生在校門口與空降部隊發生衝突,軍方展開武力鎮壓行動,傘兵自半空中尚未著地即持自動武器朝地面掃射群眾,幾十名群眾死亡。

19日封鎖光州,陸軍第11空降旅緊急調往光州增援,市民使用鐵棍和點燃的酒瓶對抗空降隊,派遣軍以暴力還擊,脫去學生衣服,將學生倒吊等等。目睹暴行的中學生、市民也開始加入示威行列。不論小孩、孕婦、老人,都被軍人屠殺。

20日凌晨,第3空降旅所屬的3個營從漢城出發,南下光州。白天,20萬以上市民參加抗爭,幾百輛公共汽車、計程車帶頭衝破軍隊的防線。與此同時,電臺一直沒有報導「光州事件」,市民對此十分憤怒,到電臺縱火。軍人開始用槍、火焰噴射器鎮壓民眾。

21日,30萬市民參加抗爭。光州市形成一個共同體,市民提供抗爭人士食物及日常補給,娼妓亦為傷者們捐血,醫生、護士全力搶救傷者。光州對外的通訊被截斷。

21日,一個青年站在坦克車上揮舞國旗,高呼「光州萬歲」,市民圍在一起唱國歌,可是這青年最後被軍隊槍殺。抗爭隊伍獲得軍隊的武器,開始武裝,並佔領了全羅南道廳。

5月22日,金大中被控以煽動罪名,遭起訴,萬名軍人包圍光州。在光州,「市民收拾對策委員會」組成,開始與政府談判。委員會提出繳還武器,但遭抗爭隊領導部反對。同一天,主張撤兵的全羅南北道戒嚴分所所長尹興禎中將遭到撤換,由蘇俊烈中將接替其職位,繼續準備鎮壓。

5月23日,開始確認死者身份。繼續討論武器收回問題。15萬名市民召開大會,商討日後的策略。

5月24日,10萬名市民在雨中召開第二次大會。

5月25日,5萬名市民召開第三次大會。很多人捐錢、捐血。「光州民主民眾抗爭領導部」組成,決心抗爭到最後一刻。

5月26日,坦克進城,市民躺在路上阻擋坦克。抗爭隊預料國軍將要入城掃蕩,決定疏散其他人,只讓「抗爭領導部」的人留下。在200多名留下來的人中,有10多名女孩子及60多名高中學生,因為親友被殺害而堅決留下。韓國以軍隊鎮壓光州的抗爭者,數千名軍人開著坦克進入。

28日,幾千名市民被逮捕、扣押,金大中被判死刑。

韓軍鎮壓行動體系[編輯]

以下是韓國軍方鎮壓光州事件期間的相關單位及人物[1]

後續[編輯]

受害者團體[編輯]

全斗煥在鎮壓「光州事件」後成為總統,一直企圖掩飾「光州事件」的真相,事件被定性為「金大中等親共主義者主導的內亂陰謀事件」,政府禁止一切對「光州事件」的輿論及出版物。每當總統或官僚從漢城到光州訪問時,死難者家屬都被監視及軟禁在家中,而每次示威及抗議行動中,均有民主人士被毆打鎮壓。

死傷者家屬和受傷者組成了幾個不同團體,包括「拘留者家族會」(1980年組成)、「5·18光州義舉遺族會」(1980年組成)、「5·18負傷者同志會」(1982年組成)等。這些團體於每年5月18日,都在政府的干預及鎮壓下,試圖舉行悼念會,漸漸形成一起要求「查明真相」、「處罰負責人」、「賠償受害者」的共識。他們在「光州事件」的平反過程中,一直扮演重要的角色。以下是其中一些抗議行動:

  • 1981年2月18日全斗煥到光州時,受難者家屬抗議示威。雖然政府不容許人民公開談論「光州事件」及舉行追悼會,但受難者團體卻無懼當局壓迫,如常在5月18日舉行悼念會及示威,50人被捕。
  • 1984年悼念會後示威,80人被逮捕。
  • 1985年「5.18受難者紀念碑建立及紀念活動籌備委員會」成立,舉行5.18悼念會及悼念彌撒,500人參加。
  • 1986年1千多名受難者家屬和大學生,舉行悼念會及示威。
  • 1987年新任總統盧泰愚致公開信給受害者家屬,認同「光州事件應被視為民主化過程的一部份」。

學生、宗教團體、社會運動人士[編輯]

大學生在揭露政府企圖掩飾「光州事件」及查明真相的過程中,一直擔當重要的角色。

韓國人民一直把美國當作友邦,但在「光州事件」期間,美國海軍珊瑚海號航母駛到光州近海時,光州市民還滿心歡喜,以為美國會幫助他們,豈料此航空母艦並無任何動作。大學生們為了揭露此事,曾於1980年及1982年兩度往美國駐韓文化院縱火。此事對改變韓國人對美國的印象,發揮了關鍵性作用[2]。光州事件結束後,大學生們每年5月18日都試圖舉行悼念會,一些學生更為了要求懲辦屠殺元凶而自焚。

一些宗教團體每年舉辦悼念會,特別是「光州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在鎮壓行動發生後,曾試圖呼籲當局停止屠殺人民。為了突破對光州的訊息封鎖,更分別派神父到漢城講述「光州事件」,以及到羅馬促請教會呼籲韓國停止屠殺人民。該會在1987年第一次發行了「光州事件」資料集、相冊,並舉行7周年紀念活動等。「天主教正義具現神父團」(「具現」即「實踐」之意)更發表反政府聲明,並放映從德國、日本帶回來的「光州事件」錄影帶。

1987年,很多市民和社會運動人士連續幾個月不斷的示威及遊行,要求直選總統。在此民主氣氛下,政府人員也開始打破禁忌,提出「光州抗爭」的問題,而有關書刊亦開始出版(雖然仍是非法)。

1980年及1985年,兩名工人為要求查明「光州事件」鎮壓真相而自焚。

平反[編輯]

1987年,全斗煥的總統任期即將結束,他試圖長期執政。當時,一名大學生在警員的酷刑下死亡,另一名大學生則在示威中被催淚彈彈殼擊中死亡,引起全國的反政府示威,提出全面民主化的呼聲,六月民主運動展開。在這氣氛下,要求查明「光州事件」真相的輿論愈來愈強烈,而政府亦開始打破禁忌,公開談論「光州事件」,受難者可以在國會聽證會上講述所受到的迫害。「光州事件」開始擺脫從前「共產主義者的內亂陰謀事件」的定性而被視為「國家民主化運動的部份」,但是對「查明真相」、「處罰負責人」方面的問題,則仍未解決。

補償[編輯]

1993年總統金泳三第一次把全斗煥的政變和「光州事件」定性為「內亂的事件」,即承認全斗煥企圖執政而引起「光州事件」。1994年「5·18紀念財團」創立,是把「5·18」賠償金發還給社會而設立的有關合法團體。同時,抗爭受害者們起訴全斗煥和當時的主要軍人等共35名,展開法律訴訟行動。

1995年7月經調查後,政府決定不起訴有關加害者,理由是「成功的平定內亂不能被處罰」,引起廣泛輿論批評。「5·18」有關團體長期靜坐。10月前總統盧泰愚(曾協助全斗煥鎮壓「光州事件」)以權謀私得來的金錢被揭露,人民開始質疑前總統們的操守問題。11月盧泰愚被扣留、監禁。11月24日總統金泳三指令制訂「5·18特別法」。11月30日檢察成立特別偵察本部,再開始偵查。12月3日全斗煥也被扣留、監禁。

1996年2月28日全斗煥盧泰愚等16人被起訴。8月26日法庭承認他們的「軍隊叛亂和內亂罪」及「內亂目的殺人罪」。全斗煥因「叛亂、內亂首惡罪」被判死刑,盧泰愚則因「叛亂、內亂主要任務從事罪」被判監禁22年6 個月。至此,「光州事件」在法律上獲得了平反。

12月16日全斗煥及盧泰愚向高等法院上訴,最後全斗煥被判無期徒刑,盧泰愚被判入獄17年。1997年4月17日終審法院判全斗煥無期徒刑和罰款2628億韓元。5月18日首次被指定為「國家紀念日」,首次在政府帶領下,在新墓地舉辦紀念儀式。12月22日金大中當選為候任總統,與總統金泳三協定,為了國民大統合,特赦、複權和釋放全斗煥及盧泰愚。1998年「光州事件」有關團體大統合,5月18日成為「文化節日」。

1999年促使在「光州事件」中被害人,封為「國家有功者」,給予有關抗爭者醫療保險。「東亞細亞國家暴力受害者聯合會」組成「5月光州事件精神」繼承運動。「光州事件」成為人權、和平的搖籃,市民自治共同體運動。倡建「5·18紀念館」和「5·18紀念廣場」,建議設立受害者治療中心。2000年第一次有現職總統參加「光州事件」紀念儀式,總統金大中並承諾制定有功者特別法。「5·18紀念財團」制定「光州人權賞」,給予國內人權團體或人權運動人士。抗爭期間被解僱的教師(約200 多名)和教授(約10多名)向國家提出索償訴訟,結果勝訴。

死傷情況[編輯]

當初政府發表的死者是191人。5.18紀念財團發表補償金的支給明細[3]

分類
申請者數 撤銷者 棄卻數 認定數 支給額

(百萬韓元)

備考(重複人員)
合計
7,716 130 2,526 5,060 229,732 (698)
死者 240 16 70 154 17,042
失蹤 409 18 317 70 9,048
負傷 5,019 50 1,761 3,028 172,775 (12)
其之外 2,052 48 378 1,628 30,867 (686)

※ 重複支給者是698人。實際認定人數是4,362人。

影響[編輯]

「光州事件」是韓國人民數十年來對民主、自由呼聲的抑壓下爆發出來的。軍人把民主的呼聲血腥鎮壓下去,並當上總統,顯示當時韓國民主發展的情況惡劣。

「光州事件」的最大意義,是全民團結成一個「和平共同體」。抗爭初期,學生們以和平的方式爭取民主,但當老人家看到手無寸鐵的學生被殘酷打死,或中學生看到自己的兄姊被槍殺,都陸續參加示威要求民主和自由,而在暴力鎮壓和混亂中,一樁打劫也沒有發生,市民更互相幫助,為示威者送飯,捐血給示威者,形成一個共同體。可是這些認同了「共同體」的市民,後來卻全部被政府列為「暴徒」、「內亂陰謀者」,而被強迫沉默。

「光州事件」的平反,意味政府承認人民的要求是正當的,從而促進韓國的民主化,特別是當時因「內亂陰謀罪」而被宣判死刑的金大中,後來卻當上總統,更象徵真理是必然會勝利的。

現時,5月18日已變成為一個「節日」,抗爭紀念儀式也變成節日 ,而光州亦已經成為人權和自由的「聖地」。每年5月18日,光州都舉行對人權、民主、自由的國際學術會議和有關的美術展覽會、音樂會、聖地巡禮(墓地參拜)等等,而「光州事件」亦永遠成為被紀念的歷史事件。

但是,在鎮壓過程中,下令開槍的及開槍的人等問題仍有待解決,有關團體會繼續要求徹底查明事實及公開真相。

美國的態度及其影響[編輯]

美國政府在事件發生後的態度使局勢出現了劇變。據韓國學者說,全斗煥光是調軍隊到光州就等於變相得到了美國的默許。因為,根據1950年代簽訂的韓美同盟,大韓民國國軍的指揮權在駐韓美軍手中。27日,美國國務院發表了「不能坐視南韓的無秩序和混亂」聲明,正式容許全斗煥軍政府軍事鎮壓抗爭者,而美軍駐韓司令威克姆英語John A. Wickham, Jr.上將、和美國駐韓大使英語United States Ambassador to Korea來天惠在事發當時的角色也成為爭議所在。最後,數千名軍人開著坦克進入市區,儘管有市民臥路阻擋,但坦克仍然肆無忌憚地壓過他們入城。韓國軍佔領了道廳,並槍殺了最後一批不肯撤出道廳主樓的20多名學生和市民。光州「518」運動以被殘酷鎮壓而告終。一般認為,光州事件使多數韓國民眾從韓戰之後的親美立場,逐漸轉變為反美情緒

相關媒體作品[編輯]

  • 辯護人,2013年韓國電影
  • 26年,2012年韓國電影
  • 華麗的休假,2007年韓國電影
  • 沙漏,1995年韓國電視劇
  • 第5共和國,2005年韓國電視劇
  • That's my fault,2013年SPEED的劇情式MV Part1
  • It's over,2013年SPEED的劇情式MV Part2

參考資料[編輯]

  1. ^ 金東源、羅看萊等, 五一八民主運動, 光州廣域市五一八紀念文化中心史料編纂委員會. 2012:  p127 [2014-08-28] 
  2. ^ 朱立熙:韓國人的反美情結
  3.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