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麗奧佩脫拉七世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克麗奧佩脫拉七世
Kleopatra-VII.-Altes-Museum-Berlin1.jpg
克麗奧佩脫拉七世胸像,柏林舊博物館
埃及托勒密女王
在位 前51年-前30年
前任 托勒密十二世
共治 托勒密十二世
托勒密十三世
托勒密十四世
托勒密十五世

配偶 托勒密十三世
托勒密十四世
馬克·安東尼
子嗣
全名
克麗奧佩脫拉·提亞·菲洛帕托爾
父親 托勒密十二世
母親 克麗奧佩脫拉五世(推測)
出生 前69年
埃及亞歷山大港
過世 前30年8月12日(38–39歲)
埃及亞歷山大港
安葬 不明
克麗奧佩脫拉七世
古埃及法老

克麗奧佩脫拉七世(篤愛父親者)希臘語Κλεοπάτρα Φιλοπάτωρ,又譯克婁巴特拉七世克利歐佩特拉七世[1]克麗奧佩特拉七世;前69年-前30年8月12日[2]),世稱「埃及艷后」,古埃及托勒密王朝末代女王。在她死後,埃及成為羅馬行省

雖然克麗奧佩脫拉擁有埃及法老的稱號,然而身上流著馬其頓希臘人的血統[3][4][5][6]。她是埃及托勒密王朝的王室成員之一,在亞歷山大大帝逝世後,他的將領托勒密一世獲取埃及並建立這個王朝,因此托勒密一世是克麗奧佩脫拉七世的先祖。托勒密王國深受希臘化文明影響,幾乎多數托勒密王室成員都說希臘語,並拒絕學習當地的埃及語言,這也是希臘語和埃及語一直並存於宮廷文件上的原因之一,如羅塞塔石碑[7]。相反地,克麗奧佩脫拉是王室成員中第一個學會埃及語的,還接受古埃及信仰和神靈。她的守護女神是艾西斯,在她統治期間,克麗奧佩脫拉被認為是這位聰慧女神的在世化身。

起初克麗奧佩脫拉與他的父親托勒密十二世一同在位治理國家,之後根據古埃及的傳統,她與親弟弟托勒密十三世結婚並共治,但克麗奧佩脫拉為了成為單獨的統治者,遭到放逐。後來她為了鞏固並奪回失去的權位,她與尤利烏斯·凱撒結盟並成為其情婦,並與凱撒生了一個男孩凱撒里昂,重攬埃及的統治大權。

在前44年,尤利烏斯·凱撒遭到刺殺後,克麗奧佩脫拉與馬克·安東尼一同對付凱撒的合法繼承人屋大維,並與安東尼生了亞歷山大·赫利俄斯克麗奧佩脫拉·塞勒涅二世這對雙胞胎,以及托勒密·費拉德爾甫斯。在與屋大維軍的亞克興角戰役失利後,馬克·安東尼自己結束生命,克麗奧佩脫拉隨後也跟著自殺。根據傳統上認為,克麗奧佩脫拉是在前30年8月12日以毒蛇「aspis」咬自己而身亡[8]。而克麗奧佩脫拉的兒子,同時也是法老的托勒密·凱撒里昂在母親自殺前夕,因屋大維的命令而被殺,托勒密王國因此被併吞,成為羅馬的埃及行省。她的死亡代表托勒密王國終結,也代表希臘化時期結束,東地中海羅馬時代的開始。

直至今日,克麗奧佩脫拉依舊是西方文明中一個知名的人物,她的形象仍存於無數的藝術作品之中,她的故事在許多文學、戲劇、電影中上演。在大多數的描繪中,克麗奧佩脫拉是個超級漂亮的美人,充滿知性、美貌和性感,並且成功征服當時西方世界最有權勢的男人。在今日文藝或電影上,她被認為是為了保護國家免受羅馬併吞,而色誘凱撒大帝及他的手下馬克·安東尼

身份[編輯]

克麗奧佩脫拉裝扮成埃及女神的玄武岩雕像,聖彼得堡艾米塔及博物館〈Hermitage Museum〉

關於克麗奧佩脫拉七世母親的身份不清楚,但一般上認為是克麗奧佩脫拉六世,她是托勒密十二世的姊妹或表親,同時也是他的妻子。因為克麗奧佩脫拉七世曾說過她的外祖父是托勒密十世,因此假如克麗奧佩脫拉六世不是生母的話,那克麗奧佩脫拉七世的母親可能就是托勒密十世和貝勒尼基三世某個不知名的女兒[9]

克麗奧佩脫拉七世的父親是托勒密十二世,他是亞歷山大大帝將領托勒密一世的後代,托勒密一世為馬其頓人,是拉古斯阿爾西諾伊之子。而克麗奧佩脫拉是托勒密十二世的第三個女兒。

早年[編輯]

托勒密王國因為中央集權政府衰弱以及逐漸腐敗等因素,失去了昔蘭尼賽普勒斯,讓托勒密政權國勢弱至谷底。當托勒密十二世和小克麗奧佩脫拉七世前往羅馬時,克麗奧佩脫拉六世趁機奪取了政權。然而克麗奧佩脫拉六世不久後就突然不明死去,雖然史書上沒記載,但可能貝勒尼基四世毒殺了她,使自己成為唯一的統治者。無論哪種因素,貝勒尼基四世掌控王國政權直到前55年為止,托勒密十二世在羅馬將領奧盧斯·加比尼烏斯幫助下,奪回了亞歷山卓,重登王位。而貝勒尼基遭到逮捕,隨後便被處死,據傳她的頭在國王托勒密十二世的旨意下被送到宮廷展示。此時,年僅14歲的克麗奧佩脫拉七世被立為共同執政者,輔佐她的父親,儘管她的權力可能受到嚴格限制。

前51年3月托勒密十二世逝世,在遺囑中他立18歲的克麗奧佩脫拉七世和她12歲同父異母的弟弟托勒密十三世統治王國。但克麗奧佩脫拉七世她一點都不想與弟弟分享權力,在她統治一開始,官方文件上只有她的名字,所發行的錢幣上也僅有她一人的肖像,這違反托勒密王朝傳統,因傳統上女性統治者需附屬於男性共治者之下。

在前50年時,克麗奧佩脫拉七世跟留在埃及的前羅馬軍隊加比尼亞人(Gabiniani)發生衝突,這支軍隊當初是羅馬奧盧斯·加比尼烏斯要離開埃及時,為了保衛托勒密十二世政權所留下的士兵。這場衝突也是克麗奧佩脫拉七世隨後失去權位的主要原因之一,她因此被迫接受弟弟托勒密十三世登基,並與弟弟結婚一同共治埃及。她們在前三年的統治時間內相當顛坡,經濟危機、饑荒、尼羅河缺乏氾濫和政治衝突等等來考驗這對姐弟。

她的統治時期最後遭到托勒密十三世陣營的宦官波提紐斯和將領阿基拉斯反對而結束,可能在前48年克麗奧佩脫拉七世就被迫離開權力中心,因為當時一些文件中僅有托勒密十三世一人的名字。之後她就被迫流亡敘利亞[10],但很快就招募一支部隊,企圖從外打回埃及,因此托勒密十三世和其攝政也領著大軍進駐埃及門戶重地培琉喜阿姆(Pelusium)。

與尤利烏斯·凱撒[編輯]

龐培之死[編輯]

當克麗奧佩脫拉流亡在外時,龐培捲入羅馬內戰中。在前48年秋季,龐培在凱撒軍的追擊下來到了亞歷山卓外海,尋求庇護。年僅15歲的托勒密十三世還很年輕,此事主要由財政大臣波提紐斯處理。前48年9月28日,龐培雖然覺得事情有異,托勒密迎接的場面既不隆重,還有點肅殺,岸上滿是士兵,加上托勒密還派出艦隊像是監視龐培般。龐培自知無法逃脫,只得乘著對方安排的一艘小船,準備要登上埃及的海岸。然而迎接他的托勒密軍官在龐培一上岸,就殺了龐培並砍下他的頭,動手的軍官中還有龐培的老部下。龐培的妻子和孩子在海上看到這件慘案,連忙揚帆逃走,這天剛好也是龐培58歲生日。

托勒密十三世認為龐培之死可以討凱撒歡心,可以成為羅馬忠貞的盟友,或許還可以減輕王國欠羅馬的債務,然而這事後來被證明是大大失算。兩天後,凱撒來到埃及,托勒密派人奉上龐培的頭顱,但這使凱撒相當憤怒,對於龐培之死垂淚不已。雖然龐培是凱撒政治上的勁敵,但也是他獨生女茱莉亞的丈夫,更曾是羅馬的執政官,身為羅馬人且已是羅馬實際掌權者的凱撒無法容忍本國的要人為異國人擅自殺害。

與凱撒的感情[編輯]

當凱撒來到埃及後,這位羅馬最有權勢男人自然成為托勒密十三世和克麗奧佩脫拉七世王位爭奪問題上,最有力的裁仲者。因此,克麗奧佩脫拉期望可以趁著凱撒對托勒密十三世氣頭上時,來獲得有利地位。於是她暗自偷偷潛入宮殿內與凱撒會面,傳說當時克麗奧佩脫拉把自己伸直,用毯子捲起來包覆其中,命人抬著進入王宮[11],這時克麗奧佩脫拉年僅21歲,凱撒52歲。經過一番交談後,凱撒對克麗奧佩脫拉的膽識和機智大為傾心,再加上美色的誘惑更是讓他難以自拔,於是凱撒放棄原本佔領埃及的計畫,還決定要讓克麗奧佩脫拉登上王位,再度與托勒密十三世共治。而克麗奧佩脫拉之後便成為凱撒的情人。

托勒密十三世一黨對於這種結果相當不滿,在刺殺凱撒失敗後,阿基拉斯率軍圍攻亞歷山卓內的羅馬軍,這場戰役相當激烈,戰火還焚燒掉一部分亞歷山卓圖書館,而克麗奧佩脫拉的妹妹阿爾西諾伊四世從城中逃出後,加入阿基拉斯軍,並宣稱自己是女王,還奪得軍隊控制權。效忠托勒密十三世的反抗軍圍攻亞歷山卓失敗後,退回重整旗鼓。前47年,凱撒在尼羅河戰役徹底擊敗托勒密十三世的軍隊,而托勒密十三世戰後失蹤了,可能溺死於尼羅河中。而阿爾西諾伊四世後來被凱撒帶回羅馬,當作征服埃及的象徵,被迫出席凱撒的凱旋式,後來凱撒憐憫她而饒了她的性命,並把她放逐且永遠不能再回埃及。事件結束後,凱撒再立了克麗奧佩脫拉另一個弟弟托勒密十四世為她新的共治者[12],但主要掌權者仍是克麗奧佩脫拉。

克麗奧佩脫拉和凱撒會面的場景。讓-里奧·傑洛姆所繪

儘管凱撒和克麗奧佩脫拉年齡差距很大,名義上克麗奧佩脫拉已嫁給了托勒密十四世,但她實際上卻與凱撒相好,兩人成為愛侶。前47年夏季,克麗奧佩脫拉生下她們倆的孩子托勒密·凱撒 ,暱稱「凱撒里昂」,意思是「小凱撒」。克麗奧佩脫拉並希望凱撒能立她們倆的兒子為繼承人,但凱撒並沒有答應,反而選擇他的養子屋大維為繼承者。之後兩個月期間,克麗奧佩脫拉和凱撒同遊尼羅河,參訪丹德拉。在凱撒停留埃及的前48年到前47年期間,克利奧帕脫拉還介紹亞歷山卓的索西琴尼給凱撒認識,之後索西琴尼關於曆法中閏年閏日的演算法,便成為儒略曆的基礎。

前46年,克麗奧佩脫拉帶著托勒密十四世和凱撒里昂來到羅馬,住進凱撒的莊園別墅中[13][14]。但羅馬民眾對凱撒和克麗奧佩脫拉的曖昧關係相當不滿,因為身為羅馬獨裁官的凱撒已經和卡爾普尼亞·皮索妮絲(Calpurnia Pisonis)結婚,甚至連羅馬著名演辯家西塞羅在信中說他厭惡外國女王(指克麗奧佩脫拉)[14]。然而,凱撒甚至以艾西斯女神的樣式,為克麗奧佩脫拉立了一個黃金雕像,並且立在凱撒廣場(Forum of Caesar)的維娜斯·吉尼翠斯(Venus Genetrix)神廟內[15],而維娜斯還是神話中凱撒家族的先祖。克麗奧佩脫拉等人一直待在羅馬,直到凱撒在前44年3月15日被刺殺身亡後[16],才回到埃及。之後,很可能克麗奧佩脫拉毒殺了托勒密十四世,總之當托勒密十四世死後,克麗奧佩脫拉立她的兒子凱撒里昂為王,同為共治者,並給於他稱號「篤愛父親、母親的·神」(Theos Philopator Philometor)[17]

羅馬內戰[編輯]

凱撒身亡後羅馬內戰再度爆發,一方是馬克·安東尼屋大維所領導的支持凱撒派,另一方是馬爾庫斯·尤尼烏斯·布魯圖蓋烏斯·卡西烏斯·隆吉努斯所領導的刺殺凱撒派,而克麗奧佩脫拉因她的過去,自然站在支持凱撒派這邊。接著,布魯圖和卡西烏斯離開義大利半島,駛向共和國東部的疆土,他們在西部征服並接收許多地區,在那建立他們的軍事根據地。從前43年一開始,克麗奧佩脫拉與東部支持凱撒派的領導人普布利烏斯·科爾內利烏斯·多拉貝拉結盟,多拉貝拉也承認凱撒里昂是她的共治者[18]。但前43年七月,多拉貝拉於勞迪基亞被卡西烏斯軍包圍,被迫自殺。

現在卡西烏斯準備入侵埃及來奪取這個王國的財富,還要懲罰女王拒絕為卡西烏斯提供補給,女王還支持多拉貝拉一派,加上卡西烏斯要防止她會帶著一支強大的艦隊為安東尼和屋大維支援。而埃及目前似乎是一個很好掠奪的肥肉,因為它沒有夠強大的陸軍,且他們正遭受饑荒和瘟疫之苦。但前43年尾時,卡西烏斯被布魯圖召回士麥那,讓他最後無法執行入侵埃及的計畫。然而,卡西烏斯還是企圖封鎖克麗奧佩脫拉聯絡凱撒派黨人的管道,於是派遣盧基烏斯·斯塔提烏斯·莫爾庫斯(Lucius Statius Murcus)率領60艘船艦和一支精銳的軍團進駐伯羅奔尼撒半島南方的馬塔潘角(Cape Matapan)。當克麗奧佩脫拉和她的艦隊從亞歷山卓出發,準備要與凱撒派黨人會合,她的艦隊向西行至利比亞海岸時遭到兇猛的暴風雨摧殘,此時女王本人也罹患疾病,不得不退回埃及。而莫爾庫斯得知女王的艦隊厄運,又看到的她的部分船隻出現在希臘海岸的殘破情形,於是莫爾庫斯帶著自己的艦隊駛向亞得里亞海[19]

和馬克·安東尼[編輯]

安東尼和克麗奧佩脫拉,由勞倫斯·阿爾瑪-塔德瑪所繪

在前41年,馬克·安東尼在凱撒身亡後的權力真空中獲得一席之地,並成為後三頭同盟之一,他招喚克麗奧佩脫拉前來塔爾索與他會面,回答一些關於對他忠誠的問題,克麗奧佩脫拉在那裡華麗的登場,並以迷人的風采和談吐擄獲安東尼的心,安東尼於是花了前41年到前40年間的冬天在亞歷山卓陪她。

為了確保她自己和凱撒里昂的政治地位安全,克麗奧佩脫拉唆使安東尼下令殺了她的妹妹阿爾西諾伊四世,她妹妹此時正避居於羅馬控制下以弗所阿耳忒彌斯神廟中,阿爾西諾伊便在神廟的階梯上被殺,這大大震驚羅馬人,因神廟有神聖的庇護權[20]。克麗奧佩脫拉也處決了她的賽普勒斯將軍塞拉皮翁,因他曾經支持卡西烏斯來與她對抗[21]。然而,當安東尼因戰事離開埃及後,她們倆的戀情逐漸轉淡。安東尼為了和屋大維重修和好,娶了屋大維的姐姐小屋大薇為妻。

前40年12月25日,克麗奧佩脫拉為安東尼生下一對雙胞胎亞歷山大·赫利俄斯克麗奧佩脫拉·塞勒涅二世。幾年後,當安東尼在前往東方對付安息王國途中,他來到亞歷山卓與克麗奧佩脫拉續前緣,克麗奧佩脫拉也為安東尼提供戰爭所需要的資金和補給。隨著安東尼和屋大維的關係惡化,讓安東尼冷冷對待小屋大薇,自己也不返回羅馬的宅第。安東尼在對安息王國的戰爭失利後回到亞歷山卓,可能以埃及式婚禮與克麗奧佩脫拉結婚[22]。前36年之後還與克麗奧佩脫拉生下小兒子托勒密·費拉德爾甫斯,並在亞歷山卓置家。

安東尼和克麗奧佩脫拉的錢幣
一枚克麗奧佩脫拉七世的四德拉克馬銀幣

在安東尼征服亞美尼亞王國後,於前34年後半,安東尼在亞歷山卓奉獻中宣布克麗奧佩脫拉七世和凱撒里昂為共治者,統治埃及、賽普勒斯,其中克麗奧佩脫拉七世的稱號為「萬王之女王」,凱撒里昂為「萬王之王」[23]亞歷山大·赫利俄斯則被加冕為亞美尼亞、米底帕提亞國王;克麗奧佩脫拉·塞勒涅二世為統治昔蘭尼、利比亞的女王;托勒密·費拉德爾甫斯為敘利亞、奇里乞亞、腓尼基的國王。

這舉動讓屋大維在羅馬有理由指責安東尼,來煽動羅馬人對安東尼的不滿,而安東尼在羅馬的政敵們也擔心克麗奧佩脫拉七世會對羅馬發起復仇之戰,並夥同東方地區來對抗羅馬,還會在羅馬登基為全世界的女皇,並開創一個遼闊的大帝國[24]。據記載,亞歷山卓奉獻中出席的克麗奧佩脫拉,如同平常公開露面般穿著女神艾西斯的服飾[25],因埃及人認為她是艾西斯女神在地上的代理人和化身。

安東尼和屋大維的關係從好幾年前就開始逐步惡化,最後在前33年兩人決裂,於是屋大維向羅馬元老院提案發動戰爭,但宣戰的對象不是同為羅馬人的安東尼,而是與克麗奧佩脫拉七世宣戰。在前31年,安東尼和克麗奧佩脫拉的艦隊在希臘西岸的阿克提烏姆灣與屋大維軍展開海戰,儘管安東尼海軍船隻較小,且訓練和水手都不充足。這場戰役在最盛行的傳說中,描述說兩軍在打得難分難解之時,後方的克麗奧佩脫拉突然無故率領自己的艦隊逃離戰場,而安東尼看到克麗奧佩脫拉離去,不顧自軍將士處境也跟著隨克麗奧佩脫拉逃去[26],讓屋大維在亞克興角戰役獲得大勝。但當代並沒有證據說此戰是如此發展。此戰後,屋大維開始計畫入侵埃及,當他於前30年7月率軍接近亞歷山卓時,安東尼的餘軍一批批向屋大維投誠。

另外,克麗奧佩脫拉有許多無可考證的故事,其中最知名的就是有一次,克麗奧佩脫拉宴請安東尼享用一頓豐盛的大餐,期間克麗奧佩脫拉向安東尼玩笑般打賭,賭她可以一餐花掉一千萬塞斯特爾提烏斯(Sestertius)銀幣,安東尼答應了。第二天晚餐,克麗奧佩脫拉還是擺出平常般的宴席,安東尼開始嘲笑這一切。到了用餐下個階段,卻只上了一杯很濃的,只見克麗奧佩脫拉解下她一個無價的珍珠耳環,把它丟入醋中溶解,喝下這杯飲品。然而,這個故事最初是由老普林尼寫下的,但那時已經離克麗奧佩脫拉年代一百多年了,而且組成珍珠的碳酸鈣是無法溶解於醋中,除非把它磨成細粉才會慢慢融解[27]

安東尼之死[編輯]

亞克興角戰役後,屋大維率軍接近亞歷山卓,安東尼率領自軍和埃及的聯軍於亞歷山卓近郊要與敵人決戰,然而不僅聯軍艦隊,還包含騎兵都捨棄安東尼並投入屋大維麾下,遭受大敗的安東尼絕望的哭喊,認為是克麗奧佩脫拉和她的部隊背棄了他。當時克麗奧佩脫拉擔心安東尼在絕望下會傷害她自己,或者是擔心自己會落入屋大維手上,她帶著兩個侍女躲到自己的陵墓中,然而安東尼卻認為克麗奧佩脫拉已經自殺,悲傷中持劍刺進自己的腹部昏了過去,想要跟隨克麗奧佩脫拉一同死去,然而這一刺無法讓安東尼致命,當他醒來後想請求周圍的人結束他的痛苦,但周圍的人都已經跑光了。

一枚克麗奧佩脫拉七世的四德拉克馬錢幣

這時,克麗奧佩脫拉派人來尋找安東尼。當安東尼知道克麗奧佩脫拉尚活在人世,連忙讓人把他帶到陵墓門口,因為克麗奧佩脫拉不願開啟陵墓的大門,只好讓重傷的安東尼從陵墓的窗口垂吊上去,由裡面克麗奧佩脫拉等三個女人用繩子拚命拉上來。當克麗奧佩脫拉見到安東尼快斷氣的模樣相當哀傷,甚至悲痛到爪扯自己的肌膚,毆擊自己的胸膛,自知死期將至的安東尼連忙安撫她的情緒,他要了一杯酒喝,交代一些遺言後,結束他的生命[28]

關於這座陵墓的位置尚未確定,普魯塔克曾描述這座克麗奧佩脫拉的陵墓位在艾西斯神廟中,並說它有一個面朝濱海的窗口。然而埃及古物最高委員會(Supreme Council of Antiquities)認為它可能在塔波希利斯·馬格納(Taposiris Magna)神廟裡面或是在周圍[29],這座神廟是托勒密王朝時所建,同時也供奉艾西斯,另外在這裡也發現數十枚克麗奧佩脫拉七世的錢幣,這個神廟的位置在亞歷山卓的西南方,約距亞歷山卓48公里。

自殺[編輯]

在古代文獻中,尤其是羅馬人所記載的,大多認為克麗奧佩脫拉是誘使毒蛇咬傷自己,而毒發身亡。但其中文獻最早的是斯特拉波,他是與克麗奧佩脫拉同時期的人物,很可能曾經去過亞歷山卓。他說當時流傳兩個有關克麗奧佩脫拉的自殺版本,其中一個是她服用毒藥自殺,另一個即是用毒蛇「aspis」咬傷自己[30],但在數十年以後的許多羅馬詩人,卻提到她是由兩條毒蛇所咬傷 [31][32][33],而150年後的歷史學家弗洛魯斯(Florus)[34],以及60年後的維勒尤斯(Marcus Velleius Paterculus)提到只有一條毒蛇[35]。其它一些作者則質疑他們的歷史記載,並說屋大維很可能殺了克麗奧佩脫拉[36]

「克麗奧佩脫拉之死」,Jean André Rixens的畫作

普魯塔克寫作的年代在這件事的130年以後,他描述屋大維成功在安東尼死後俘虜克麗奧佩脫拉,並把她囚禁於她在艾西斯神廟的陵墓中,還命令自己的自由民以巴弗提(Epaphroditus)監視克麗奧佩脫拉,防止她有尋短的行為,畢竟屋大維有意讓她活著回羅馬,為自己的凱旋式添加光彩。然而,克麗奧佩脫拉已心有死意,也清楚屋大維的企圖,在以巴弗提沒有察覺下結束自己的生命[37]。普魯塔克說當時屋大維匆忙趕到時,克麗奧佩脫拉已於床上逝世,她的侍女艾拉斯(Iras)死於她腳旁,而另一位侍女卡爾萌(Charmion)也搖搖欲墜,在整理克麗奧佩脫拉的頭冠後隨即死去[38]。普魯塔克接著描述毒蛇是藏在無花果籃子中,由鄉民帶進來給她。克麗奧佩脫拉讓毒蛇在自己手臂咬一口。普魯塔克同時也記載其他說法,如毒蛇是藏在瓶子中,克麗奧佩脫拉藉著一根紡錘去撥弄激怒牠,再讓毒蛇咬自己手臂。還有一說克麗奧佩脫拉是把毒藥藏在空心的束髮針中,後服毒自殺。普魯塔克也透露沒人知道克麗奧佩脫拉真正的死法。然而,普魯塔克說屋大維回到羅馬的凱旋式中,克麗奧佩脫拉的雕像被塑造出毒蛇藏繞的樣子[39]

另外,另一位與普魯塔克同期的羅馬史家蘇埃托尼烏斯也說克麗奧佩脫拉是被毒蛇咬死[40]

英國文豪威廉·莎士比亞最後為這段悲劇描繪出一個場景,克麗奧佩脫拉抓著毒蛇,讓牠在胸部咬一口[41],在莎士比亞之前,大眾認為克麗奧佩脫拉被咬的地方僅有手臂[42][43][44]

隨著克麗奧佩脫拉與其兒子的逝世,托勒密王國成為歷史,埃及最終淪為羅馬的一個行省

疑雲[編輯]

因為克麗奧佩脫拉傳奇式的一生,以及記載上各種眾說云云的自殺法,加上身分地位特殊和一堆疑點,讓後世人們想一探這個神秘面紗,甚至有學者懷疑這位堅毅的女王根本不是會自殺的性格,而應該是他殺。探索頻道曾經拍攝一段影片[45],懷疑克麗奧佩脫拉可能不是自殺。片中認為克麗奧佩脫拉的陵墓應在亞歷山卓內,因此儘管普魯塔克記載克麗奧佩脫拉臨死前給屋大維寫了一封信,信上說她即將死去。等屋大維趕到的時候,發現她及兩個侍女都被同一條毒蛇咬死。可是因為屋大維的住處離克麗奧佩脫拉的陵墓不過200多米,屋大維到達的時間也不過十幾分鐘,據毒蛇專家大衛·沃若說,最有可能是「aspis」的埃及眼鏡蛇致人死亡的時間最快也得半個小時,而且一條蛇的毒液也不致使三個人都死亡。因此犯罪研究專家帕特·布朗並不認為克麗奧佩脫拉自殺,並認為是屋大維在殺死凱撒里昂後,為了不讓他未來的統治受到影響,他派人殺了埃及豔后。帕特·布朗認為,當時正好屋大維剛剛統治羅馬之刻,為了不讓他的聲譽受到影響,所以才編造了埃及豔后被毒蛇咬死的假相。

在2010年,一位德國學者Christoph Schaefer決定挑戰這些可能的自殺理論,並認為女王實際上是服用一種混合多種毒物的毒藥,而毒發身亡。他研讀歷史文獻並請教毒物學家,認為埃及眼鏡蛇的毒液並不是每次被咬都會注入體中,他認為克麗奧佩脫拉如果要自殺不會選這麼沒效率的方法,而且埃及眼鏡蛇的蛇毒具有神經毒素,它會引影響生物體的神經系統,導致產生痙攣、呼吸困難、嘔吐等現象,然而這跟歷史記載不相符,因羅馬史家卡西烏斯·狄奧記載克麗奧佩脫拉是無痛,且安詳的死去。這位學者認為克麗奧佩脫拉可能是服毒自殺,這樣也可能使女王和侍女等三人差不多同時死亡。因此他與毒物專家Dietrich Mebs嘗試用當時已知的毒物,只要用一種毒堇添加附子草鴉片的混合毒藥就可以達成當時記載的效果[46],並認為克麗奧佩脫拉應該是用類似成分的毒藥。

兒女下場[編輯]

丹德拉神殿的克麗奧佩脫拉七世和她的兒子凱撒里昂

克麗奧佩脫拉的長子凱撒里昂是她與凱撒所生,凱撒里昂還是埃及人認可的法老,在屋大維奪下亞歷山卓後,克麗奧佩脫拉已秘密派人要把她的兒子送到紅海邊的港口避難,據說準備逃亡印度,但他最終落入屋大維的手中,他的命運就因一個屋大維的顧問借用荷馬的史詩所說的:「凱撒過多,絕非好事」而被決定[47],屋大維因此害怕凱撒里昂會威脅他作為凱撒唯一繼承人的地位,而下令將他處死。他的逝世不僅代表埃及托勒密王朝法老結束,也代表整個古埃及法老時代的終結。

另外三個子女是與安東尼所生,他們都被屋大維帶回羅馬,並交由安東尼的前妻小屋大薇扶養,然而關於其子的命運不清楚,但克麗奧佩脫拉的女兒克麗奧佩脫拉·塞勒涅二世最後嫁給努米底亞國王尤巴二世,成為共治女王[48]

大眾文化的克婁巴克拉七世[編輯]

Theda Bara埃及豔后飾演克婁巴克拉七世

直至今日,克麗奧佩脫拉依舊是西方文明中一個知名的人物,她的形象仍存於無數的藝術作品之中,她的故事在許多文學、戲劇、電影中上演,如威廉·莎士比亞的悲劇《安東尼與克麗奧佩脫拉》、儒勒·馬斯內的歌劇《克麗奧佩托拉》(Cléopâtre)和1963年伊莉莎白·泰勒主演的電影《埃及艷后》等等。在今日文藝或電影上,她被認為是為了保護國家免受羅馬併吞,並色誘凱撒大帝及他的手下馬克·安東尼

埃及艷后在西元1963年電影的《埃及艷后》中出現過,其角色是由伊莉莎白·泰勒飾演;而在2002年的《埃及艷后的任務》中的劇情則是莫妮卡·貝魯奇飾演的埃及艷后與凱撒大帝打賭3月內會建好一座宮殿。

容貌[編輯]

克麗奧佩脫拉七世普遍上被人們認為是很漂亮的美女,甚至連古代世界一些作家也是這麼認為,卡西烏斯·狄奧(Cassius Dio)形容克麗奧佩脫拉的魅力:「她是一位國色天香的佳人,當她還是青澀的少女時就令已引人注目,她擁有的黃鶯出谷般的聲音且充滿知性,懂得讓自己討任何男人喜歡[49]」。

而普魯塔克在《希臘羅馬名人傳-安東尼》中敘述克麗奧佩脫拉的確很有魅力「她曾經憑著無往不利的嬌媚,使得凱撒龐培皆拜倒裙下,現在更能讓安東尼對她一見傾心,因為在她與凱撒和龐培相會之時,她還是個懵懂無知的少女,而現在要與安東尼相見之刻,她已是花容月貌,女性之美到達光輝燦爛的階段,更有善體人意的成熟智慧[49]」。然而,普魯塔克後來還說「關於她的容貌,據說並沒有到達絕代佳人的貌美,也沒有到傾城傾國的那樣,但她有一種無可抗拒的魅力,相處時,她動人的談吐結合俏麗的舉止,流露出一種特有的氣質,的確能夠顛倒眾生。單單聽她那甜美的聲音,就令人感到賞心悅事,她的口齒就像是最精巧的弦樂器般[49]」。

在後世哲學家布萊茲·帕斯卡的《思想錄》中評論說克麗奧佩脫拉的美貌影響了歷史,他說:「若克麗奧佩脫拉的鼻子長一吋,或短一吋,世界或許就會不一樣[49]。」

家世[編輯]

托勒密王室很嚴重的近親結婚結構,可從克麗奧佩脫拉七世的家世看得出來。從她系譜圖顯示,她僅有四個曾祖父母,六個高祖父母,然而正常來講應該有16個高祖父母,而且克麗奧佩脫拉七世的六個高祖父母中,除克麗奧佩脫拉一世外,其餘五人都是托勒密一世的子孫。

腳註[編輯]

Eye of Ra2.svg古埃及托勒密王朝法老世系Ankh.svg
Maler der Grabkammer des Menna 010.jpg
男性法老

托勒密一世·索塔爾一世
托勒密二世·費拉德爾甫斯
托勒密三世·歐厄爾葛忒斯一世
托勒密四世·菲洛帕托爾
托勒密五世·埃庇法涅斯
托勒密六世·菲洛墨托爾
托勒密八世·歐厄爾葛忒斯二世
托勒密七世·奈俄斯·菲洛帕托爾
托勒密·孟斐忒斯
托勒密九世·索塔爾二世
托勒密十世·亞歷山大一世
托勒密十一世·亞歷山大二世
托勒密十二世·奧勒忒斯
托勒密十三世·忒俄斯·菲洛帕托爾一世
托勒密十四世·忒俄斯·菲洛帕托爾二世
托勒密十五世·愷撒

女性法老

貝勒尼基一世·索泰拉
阿爾西諾伊一世
阿爾西諾伊二世·費拉德爾甫斯
貝勒尼基二世·歐厄爾葛忒斯
阿爾西諾伊三世·菲洛帕托爾
克麗奧佩脫拉一世·敘拉
克麗奧佩脫拉二世·菲洛墨托爾·索泰拉
克麗奧佩脫拉三世·歐厄爾葛忒斯
克麗奧佩脫拉四世·忒婭·費拉德爾甫斯
貝勒尼基三世·菲洛帕托爾
克麗奧佩脫拉五世·特麗菲娜
克麗奧佩脫拉六世·特麗菲娜
貝勒尼基四世·埃庇法內婭
克麗奧佩脫拉七世·菲洛帕托爾
阿爾西諾伊四世

其他重要的王室成員

克麗奧佩脫拉·塞勒涅一世
托勒密·克勞諾斯
墨勒阿革洛斯
亞歷山大·赫利俄斯
克麗奧佩脫拉八世·塞勒涅二世
托勒密·費拉德爾甫斯

敵對法老(非托勒密王室)

霍爾溫尼菲爾
安赫瑪基斯
安條克四世·埃庇法涅斯
哈爾希厄西斯

更多埃及法老...

  1. ^ Yahoo!字典 - Cleopatra的意思
  2. ^ Walker, p. 129.
  3. ^ 《The Oxford Encyclopedia of Ancient Egypt》「克麗奧佩脫拉七世是托勒密十二世所生(前80年-前57年,統治時期為前55年-前51年),他們都是馬其頓希臘人」
  4. ^ Kathryn Bard所著《Encyclopedia of the Archaeology of Ancient Egypt》 page 488:「托勒密諸王仍然在孟斐斯加冕,這座城市被廣泛認為埃及人與馬其頓希臘人所建立的亞歷山卓相抗衡。」; Page 687: 「在托勒密統治時期,埃及人受到希臘後裔統治…」
  5. ^ Prudence J. Jones所著, 《Cleopatra: A Sourcebook (Oklahoma Series in Classical Culture)》, page14「在征服者亞歷山大大帝逝世後,馬其頓希臘人建立的托勒密王朝王室成員統治埃及」
  6. ^ 《Women in Hellenistic Egypt》 Sarah B. Pomeroy所著, page 16 「當時托勒密埃及是由希臘統治階級主導的王國。」
  7. ^ Radio 4 Programmes - A History of the World in 100 Objects, Empire Builders (300 BC - 1 AD), Rosetta Stone. BBC. [2010-06-07]. 
  8. ^ 誰是克麗奧佩脫拉(Who Was Cleopatra)? (page 2). Smithsonian Magazine. [2008-01-22]. 
  9. ^ Werner Huß , 《Die Herkunft der Kleopatra Philopator》 Aegyptus 70, 1990, pp. 191–203,然而,德國歷史學家Werner Huß認為克麗奧佩脫拉七世的母親可能是某個埃及高貴女性,可能在克麗奧佩脫拉五世誕生後,她才成為托勒密十二世第二任妻子
  10. ^ 彼得·格林, Alexander to Actium: The Historical Evolution of the Hellenistic Age, Berkeley: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1990:  661–664, ISBN 0-520-05611-6 
  11. ^ 如此戲劇化的出場是來自普魯塔克的記載(《希臘羅馬名人傳-凱撒》 49.1-3),但有也學者懷疑它的真實性,因為克麗奧佩脫拉和毯子必須暗地送入凱撒所在的宮殿內,而且托勒密十三世封鎖所有前往亞歷山卓的通道,來阻止克麗奧佩脫拉進入這座城市。
  12. ^ 托勒密十三世之死: 《亞歷山卓戰記》28–32; 卡西烏斯·狄奧, 《羅馬史》42.43; 克麗奧佩脫拉再度即位: 《亞歷山卓戰記》 33; 卡西烏斯·狄奧, 《羅馬史》 42.44; 蘇埃托尼烏斯, 《凱撒》 35.1
  13. ^ 卡西烏斯·狄奧, 《羅馬史》 43.27.3
  14. ^ 14.0 14.1 西塞羅, 《寫給Atticus的信》 15.15.2
  15. ^ 阿庇安, 《內戰》(Civil Wars) 2.102.424; 卡西烏斯·狄奧(Cassius Dio), 《羅馬史》51.22.3
  16. ^ 西塞羅, 《寫給Atticus的信》 14.8.1 寫於前44年4月16日的信中提到,他非常高興女王逃回去了
  17. ^ 弗拉維奧·約瑟夫斯, 《猶太古史》(Antiquities of the Jews) 15.89; 波菲利, 《希臘歷史學家斷片》(Die Fragmente der griechischen Historiker)(FGrH) 260 F 2, 16-17; stele BM 377 (15 February 42 BC) and others
  18. ^ 阿庇安, 《內戰》(Civil Wars) 4.61.262–263; 卡西烏斯·狄奧, 《羅馬史》 47.30.4 和 47.31.5
  19. ^ 阿庇安, 《內戰》(Civil Wars) 4.63; 4.74; 4.82; 5.8
  20. ^ BBC 紀錄片, 《克麗奧佩脫拉:殺手的畫像》
  21. ^ 阿庇安, 《內戰》 5.9.35
  22. ^ 一封引用蘇埃托尼烏斯的《羅馬十二帝王傳》(De Vita Caesarum)的信如此提到
  23. ^ Syme, p. 270.
  24. ^ Syme, p. 274.
  25. ^ 普魯塔克, 《希臘羅馬名人傳-安東尼》54.9
  26. ^ 普魯塔克, 《希臘羅馬名人傳-安東尼》66
  27. ^ Ullman, Berthold L., Cleopatra's Pearls, The Classical Journal. 1957, 52 (5): 193–201. 
  28. ^ 普魯塔克, ibid. 
  29. ^ 挖掘疑是克麗奧佩脫拉的陵墓. BBC News. 2009-04-15 [2009-04-24]. 
  30. ^ 然而,斯特拉波也說他不確定克麗奧佩脫拉是自殺或是被謀殺。 斯特拉波, 地理學, XVII 10 
  31. ^ 維吉爾, 埃涅阿斯紀, VIII 696–697 
  32. ^ 賀拉斯, Odes, I 37 
  33. ^ 普洛佩提烏斯, Elegies, III 11 
  34. ^ 弗洛魯斯, Epitome of Roman History, II 21 
  35. ^ 維勒尤斯·帕特庫魯斯, Compendium of Roman History, II 87 
  36. ^ Everitt, Anthony, Augustus: The Life of Rome's First Emperor, New York: Random House Trade Paperbacks. 2007:  194–195, ISBN 0-8129-7058-6 
  37. ^ 普魯塔克, 《希臘羅馬名人傳-安東尼》79.6 和 85.4–6;卡西烏斯·狄奧, 《羅馬史》51.11.4–5 和 51.13.3–5
  38. ^ 普魯塔克, 《希臘羅馬名人傳-安東尼》85.
  39. ^ 普魯塔克, 《希臘羅馬名人傳-安東尼》86;卡西烏斯·狄奧, 《羅馬史》LI 21
  40. ^ 蘇埃托尼烏斯, 羅馬十二帝王傳, 奧古斯都, XVII 4 
  41. ^ 莎士比亞, 安東尼和克麗奧佩脫拉, V ii 
  42. ^ 普魯塔克, loc. cit. 
  43. ^ 卡西烏斯·狄奧, op. cit., LI 14 
  44. ^ 蓋倫, De Theriaca ad Pisonem, CCXXXVII, 蓋倫說是克麗奧佩脫拉自己咬自己,而不是毒蛇咬她。 
  45. ^ 探索頻道-埃及艷后之死
  46. ^ Melissa Gray. Was Cleopatra poisoned?. CNN. 2010-07-30 [2010-07-30]. 
  47. ^ 普魯塔克, 《希臘羅馬名人傳-安東尼》81.4 – 82.1; 卡西烏斯·狄奧, 《羅馬史》51.15.5; 蘇埃托尼烏斯, 《羅馬十二帝王傳-奧古斯都》 17.5
  48. ^ 普魯塔克, 《希臘羅馬名人傳-安東尼》87.1–2; 卡西烏斯·狄奧, 《羅馬史》51.15.6; 蘇埃托尼烏斯, 《羅馬十二帝王傳-奧古斯都》17.5 and 《羅馬十二帝王傳-卡利古拉》26.1
  49. ^ 49.0 49.1 49.2 49.3 美女克麗奧佩托拉. University of Chicago. [2008-05-28]. 

資料來源[編輯]

  • Hegesippus, Historiae i.29–32.
  • 盧坎(Lucan), Bellum civile ix.909–911, x.
  • Macrobius, Saturnalia iii.17.14–18.
  • Orosius, Historiae adversus paganos vi.16.1–2, 19.4–18.
  • Pliny, Naturalis historia vii.2.14, ix.58.119–121, xxi.9.12.
  • Suetonius, De vita Caesarum Iul i.35.52, ii.17.
  • Syme, Ronald, The Roman Revolution,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62 .
  • Walker, Susan; Higgs, Peter, Cleopatra of Egypt, From History to Myth, British Museum Press. 2001, ISBN 978-0714119434 .

延伸閱讀[編輯]

  • Bradford, Ernle Dusgate Selby, Cleopatra, Penguin Group. 2000, ISBN 9780141390147 
  • Burstein, Stanley M., The Reign of Cleopatra, University of Oklahoma Press 
  • Flamarion, Edith; Bonfante-Warren, Alexandra, Cleopatra: The Life and Death of a Pharoah, Harry Abrams. 1997, ISBN 9780810928053 
  • Foss, Michael, The Search for Cleopatra, Arcade Publishing. 1999, ISBN 9781559705035 
  • Nardo, Don, Cleopatra, Lucent Books. 1994, ISBN 9781560060239 
  • Southern, Pat, Cleopatra, Tempus. 2000, ISBN 9780752414942 
  • Schuller, Wolfgang. Cleopatra ISBN 3-498-06364-2. scholarly biography
  • Roller, Duane W. Cleopatra: A Biography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10; 252 pages; $24.95). scholarly biography

外部連結[編輯]

網頁[編輯]

藝術[編輯]

克麗奧佩脫拉七世
托勒密王朝
出生於: 前69年 逝世於: 前30年
統治者頭銜
前任:
托勒密十二世
埃及女王
前51年-前30年
托勒密十二世,
托勒密十三世,
托勒密十四世,
托勒密十五世·凱撒里昂共治
埃及被羅馬佔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