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童樂園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兒童樂園》雜誌封面

兒童樂園》是香港一份由1953至1995年間出版的兒童刊物,每半月出版一期,為香港定期出版的重要兒童刊物之一,亦是香港首份以全彩色印刷的兒童書刊。1994年12月16日發行最後一期(1006期)後,因經濟問題而宣佈在1995年停刊[1]。2013年11月8日,前社長張浚華與一位不具名《兒童樂園》讀者將一共1006期《兒童樂園》電子化,並設立網站免費供人下載[2]

發展歷史[編輯]

《兒童樂園》於1953年1月創刊,由「兒童樂園半月刊社」負責出版,主編羅冠樵。全書以彩色印刷,內容包括歷史故事、世界童話、兒歌民謠、長篇連環圖故事、謎語、遊戲、生活知識等[1],售價港幣六毫[3]

第一任社長閻起白成長於日本佔領時期的旅順,知道日本注重兒童教育,兒童文學相當發達,所以在《兒童樂園》創刊後一直以日本的兒童刊物《小學生》()雜誌作主要參考。早年,《兒童樂園》的內容一部分是閻起白翻譯的作品,插圖工作則主要由羅冠樵和其弟子李成法郭禮明擔任。羅冠樵負責畫封面、兒歌,以及《小圓圓》、歷史故事、民間故事等30多頁的篇幅;郭禮明筆觸細緻,所以由他繪畫高橋真琴的作品《人魚公主》和《賣火柴的女孩》,而李成法則描繪《火箭人》及《小泰山》等[4]

至1982年羅冠樵退休後,加入了潘偉、陳子通、李子倫、李志豪、潘麗珊等成員,其中李子倫負責繪封面,陳子通負責繪「播音台」專欄等。而文字編輯則由張浚華負責搜集資料、構思和撰寫[5]

刊載《叮噹》[編輯]

1973年,張浚華擔任編輯期間,從講談社出版的《小學生》雜誌中看到漫畫《叮噹》(現稱:哆啦A夢),認為故事有教育意義,又能真實反映小孩子的性格和愛好,內容相當豐富,於是決定採用刊載。初期,為使漫畫符合香港的環境,編輯對內容稍作改動,例如把角色本來穿的和服,改畫成穿著本地兒童的服裝;又替角色起了「叮噹」、「大雄」、「靜宜」、「技安」、「牙擦仔」等的本地化名字[5][6]

《叮噹》推出後令《兒童樂園》大受歡迎,很多讀者要求增加叮噹的內容,但因為期刊篇幅有限,於是便把《叮噹》輯成單行本[5]

銷量高峰期[編輯]

《兒童樂園》早年銷量約有6,000至8,000左右,到了1960年代中期,銷量升至30,000多本,而且持續增長。至該刊30周年紀念(1982年),銷量更達到50,000至60,000本,達致該刊銷量的高峰期[5]

宣佈停刊[編輯]

《兒童樂園》的讀者減少,由高峰期一直下跌,終在1994年末,因經濟問題而宣佈於1995年停刊[7]

評價[編輯]

傳媒人羅振邦認為,《兒童樂園》在1960至1970年代對香港小孩子來說是十分重要的讀物,一本雜誌集合了中國神話(如《西遊記》)、西方名著(如《人魚公主》)、本土故事(如《小圓圓》),還有日本經典卡通(如《叮噹》等),內容豐富;其中由羅冠樵所繪的《西遊記》更是相當經典的作品[3]

前社長張浚華指出,當年香港物資匱乏,不少孩子要到公共圖書館小童群益會才能看到《兒童樂園》,能夠擁有一本《兒童樂園》更是當時不少小孩子的生日願望[3];該刊當年曾連續多年當選消費者委員會選舉的最佳刊物。但到了1990年代,《兒童樂園》在各方面卻開始與時代脫節,給人落後的感覺[5]

香港作家及傳媒工作者陶傑指出,自己在三歲時就翻閱《兒童樂園》看圖識字,並認為它是一本很迷人的讀物,讓讀者知道文明的價值觀,頌揚真善美,教小孩遠離邪惡[8]

香港作家亦舒亦是《兒童樂園》的讀者,她認為該刊最好看的是一些翻譯童話,因為非常溫柔浪漫,譯得清楚、明瞭、有趣,當中還附有美麗精緻的七彩插圖[4]

參考[編輯]

  1. ^ 1.0 1.1 香港兒童文學發展六十五年回顧. 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 
  2. ^ 重建我們的樂園. 
  3. ^ 3.0 3.1 3.2 世紀.Memorial﹕告別人間樂園. 明報. 2012-12-03. 
  4. ^ 4.0 4.1 我們且行偷天換日──悼《兒童樂園》台柱畫家李成法. 信報. 2011-11-05. 
  5. ^ 5.0 5.1 5.2 5.3 5.4 一篇關於《兒童樂園》. 
  6. ^ 2011年6月3日及2011年6月10日商業電台節目《光明頂》張浚華女士專訪
  7. ^ 半世紀兒童雜誌啟迪文學思維. 星島日報. 2007-05-01. 
  8. ^ 送別我的民國. 蘋果日報. 2012-12-03.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