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旗制度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八旗制度滿語ᠵᠠᡴᡡᠨ
ᡤᡡᠰᠠ
穆麟德jakūn gūsa)是清朝時期特有的一種以滿洲人為主導的軍事社會組織,起源於女真人的射獵組織牛彔額真[參 1]。它以軍事化的方式將滿洲社會的軍政、生產、司法、宗族融合在這一制度的管理之下[參 2]。八旗制度是清朝統治者能夠佔領中原的基石,因此它一直被歷代皇帝視作根本。

簡介[編輯]

乾隆帝檢閱八旗軍

滿族的前身女真人曾有過相近的制度——「猛安謀克」(女真文Minggan in Jurchen script.JPGMoumuke in Jurchen script.JPG /miŋgan moumukə/[參 3]。但八旗制度的直接來源是「牛彔額真」,本為女真人出獵開圍之際臨時設立的「十人之總領」[參 4][參 5]。1584年,出身建州左衛世家的努爾哈赤興起,牛錄額真成為了建州治下的正式官名,且統轄規模擴大至300人[參 1][參 5]。隨著建州勢力的進一步擴大,牛錄的數目也不斷增多。1601年,努爾哈赤於每個牛錄設牛錄額真1員[註 1],5牛錄為1甲喇,設甲喇額真1員[註 2];5甲喇為1固山,設固山額真1員[註 3],創建黃、紅、藍、白四固山(四旗),是為後來八旗制度的主要基礎[參 9]。1615年,建州已經吞併除葉赫之外的所有女真部落,而且蒙古、漢人也多有歸附。麾下牛錄已有百倍於起兵之初的規模[參 10]。因此,努爾哈赤於該年又增設四旗,將原來的旗幟周圍鑲上其它顏色。黃、白、藍旗鑲紅邊,稱作鑲黃、鑲白、鑲藍旗;紅旗則鑲白邊,稱作鑲紅旗。它們與原本的純色的正四旗合稱「八旗」[參 11],此後旗色再未有變化。當時各旗尚由汗與各旗主貝勒分別掌控。

在八旗成立之初,旗的名目上並無民族屬性之分。在清太宗皇太極即位後的1629年,開始有蒙古二旗的記載[參 12]。1635年,後金在征服察哈爾部後,對眾多的蒙古壯丁進行了一次大規模的重新整編,大部分蒙古人丁從滿洲旗中撥出,正式組建蒙古八旗[參 13],旗制與滿洲八旗相同。漢軍本為後金進入遼瀋地區所獲之漢人軍民,在天命後期被以奴僕的形式分撥給諸貝勒、大臣等。皇太極即位後,以編組漢人牛錄、開科取士等手段,提高他們的待遇,使他們脫離奴僕身份,成為擁有單獨戶口的旗籍之人[參 14]。漢軍單獨編旗始於1631年,1637年分為二旗,旗色玄青,1639年再分為四旗。四旗為正青色旗和黃、白、紅鑲青邊。1642年正式編為漢軍八旗,旗制與滿蒙相同。滿洲、蒙古、漢軍均由同一旗主管轄。因為有了這三個部分,一些史料又將八旗稱作「二十四旗」[參 15][參 16]

雖然整體上,八旗有此三部份之分,但具體而論,八旗中的族屬成分仍較之複雜。它主要以滿洲為主幹,輔以蒙古朝鮮(高麗)、索倫錫伯阿爾巴津人等族群,甚至還曾一度有越南人加入[註 4]。族源為漢人者主要隸屬於漢軍八旗,一部分隸屬於內務府旗鼓佐領下的包衣組織,另有一部分為滿洲旗份下的正身旗人[參 17];族源為蒙古者主要隸屬於蒙古八旗,少部分隸籍於滿洲八旗[參 18],還有極少部分曾在明朝為官者隸屬於漢軍[參 19];族源為朝鮮者主要隸屬於滿洲八旗旗分佐領下,其餘大部分隸屬於內務府高麗佐領下的包衣組織[參 20][參 21];索倫、錫伯等主要為天聰、崇德年間以及清朝入關後被編入八旗的新滿洲;族源為回人者主要為乾隆年間來京居住的和卓及其部屬[參 22];阿爾巴津人則源自順治、康熙年間歸附清朝的俄羅斯人,清廷將其收編在滿洲鑲黃旗第四參領第十七佐領[參 23]。從內部階層上來說,八旗制度中大體有外八旗人、包衣和旗下家奴之分。外八旗即八旗中的旗份佐領,主要源於清朝入關前的自由民階層,也是整個制度的骨幹成員。上至天潢貴胄、豪門世家,下至普通的八旗子弟,中間雖然存在著許多爵職等級,但都同屬於這個階層[參 24]。包衣則是服侍皇室、王公的家內奴僕和莊園壯丁。旗下家奴是官僚和一部分富裕旗人的家僕。他們沒有獨立戶籍,隸屬於主家名下,所以又被稱作「戶下人」[參 24]或「八旗戶下家人」[參 25]

1650年,攝政王多爾袞去世,清世祖開始親政。他為了加強掌控,對八旗的排序進行了調整。由皇帝控制鑲黃、正黃、正白三旗,稱為上三旗;由諸王、貝勒掌控的正紅、鑲白、鑲紅、正藍、鑲藍五旗,稱為下五旗,此後再未有任何改動。到了雍正年間,清世宗為了進一步加強中央集權,他以儒家「天無二日」之論發布諭旨,將下五旗旗員與旗主的臣屬關係徹底廢除,僅保留各屬下包衣的直接控制權[參 26]。下五旗中的旗分佐領,也由皇帝直轄。清世宗還以鑲黃、正白、鑲白、正藍四旗居左,稱為左翼;正黃、正紅、鑲紅、鑲藍四旗居右,稱為右翼。

八旗剛剛建立之時全民為兵。平時從事生產,戰時從征。入關以後,為了鞏固統治,同時也是為了解除八旗官兵的後顧之憂,建立了八旗常備兵制和兵餉制度,此後八旗兵成為了職業兵,用於駐防或征戰[參 27]。不過,清代兵有常數,餉有定額,隨著滿族人口的不斷增加,並非所有人都有機會披甲,披甲人數的比例也越來越小。此後,因八旗生計日漸困難,一部分漢軍因此出旗為民[參 28]。清末,八旗官兵的職官額數約6680人,兵丁為12萬人。在教育方面,八旗興辦宗學、覺羅學、各類官學等,以教授其子弟[參 29]

編制[編輯]

禁旅八旗[編輯]

清朝為了以較少的八旗兵丁有效控制全國,採取了「居重馭輕」,重點配置的政策。清朝定都北京,被視為根本所在,也是八旗的大本營。為了鎮戍地方,統治者將一部分旗兵陸續派往全國各地駐防,於是形成「禁旅」與「駐防」的區別[參 30],這些地區均實施旗、民分城居住的措施。 禁旅八旗,又稱京旗,分左右翼駐紮北京內城,皇城以外的地方。左翼四旗,鑲黃旗在城東北,駐安定門內,依次而南為正白旗,駐東直門內,鑲白旗駐朝陽門內,正藍旗駐崇文門內。右翼四旗,正黃旗在城西北,駐德勝門內,依次而南為正紅旗,駐西直門內,鑲紅旗駐阜成門內,鑲藍旗駐宣武門內。以滿洲八旗為主,遇有戰事,派出作戰,戰畢撤歸京師,為清朝基本的軍事力量,清末約有12萬餘人。京旗各佐領在行政上歸本旗都統管轄,但在軍事系統上,又按照兵種,將前鋒、護軍、馬甲、步甲獨立編營。其中,驍騎(馬甲)營、護軍營、步軍(步甲)營均按旗分設,前鋒營按左右翼分設。護軍營與前鋒營平時警衛宮禁,皇帝外出時扈從行營,是八旗兵的精銳。以後陸續增設虎槍營、火器營、健銳營、善撲營、神機營(火槍)為特殊兵種。

各地駐防八旗[編輯]

杭州駐防旗營圖

八旗駐防制度開始於順治朝,拓展於康、雍兩朝,至乾隆朝形成定制。順治年間,各地八旗駐防僅15000餘人,康熙、雍正年間漸增至90000餘人,清中葉達10萬餘人。自此,駐防八旗兵額大體與京旗持平,一直持續到清末。康熙至乾隆年間,八旗在滿洲的駐防地由15處增至44處,在各省駐防地由9處增至20處,乾隆年間在新疆新設8處。其中,配備在京畿和滿洲的兵力,約佔駐防八旗總數的一半,而滿洲的駐防八旗又占畿輔地區以外駐防八旗的半數以上。相比之下,內地各省八旗駐防,一省不過1-3處。其中又以長江以北較多,湖南、江西、廣西、貴州等處未設駐防。內地軍事戍守的任務,主要由60餘萬綠旗兵擔任,八旗駐防起監視作用。八旗兵丁屯駐在全國70餘處重要城鎮和水陸衝要,根據需要各設駐防將軍、都統、副都統,或只設城守尉、防守尉為其統領,成為了清朝控制全國的重要力量。

清世宗曾說過:「駐防之地,不過出差之所,京師乃其鄉土」。駐防各地的兵丁,最初是從京旗各佐領派撥的,並由這些來自不同旗、佐的兵丁,在駐防地組成新的佐領。但他們的戶籍,仍隸屬原旗原佐領。所以在清初一段時間裡,駐防旗人仍把北京作為他們的故鄉。隨著駐防制度的固定化,駐防旗人的戶籍雖然仍隸屬原旗都統衙門,與本佐領的關係卻逐步削弱,並在駐防當地形成新的旗人群體。八旗駐防制度的實施,使滿族的分布進一步呈現大分散小聚居的特點,分散在全國各地。南至廣州、北抵璦琿、西迄伊犁,最集中的地方則是北京城內外和畿輔。

清末八旗概況[編輯]

名稱 旗幟 清末兵力 總人口 旗主 著名人物 備註
鑲黃旗 Bordered Yellow Banner.png 84個佐領、2個半分佐領、約2萬6千兵力 約13萬人 皇帝 鰲拜隆科多年羹堯慈禧太后 八旗之頭旗,上三旗之首
正黃旗 ManZhow 8Flag Yellow.jpg 92個佐領、2個半分佐領、約3萬兵力 約15萬人 皇帝 索尼康熙帝之首輔大臣、一等公)、納蘭明珠(康熙帝之重臣) 上三旗之一,八旗中人口最多一旗
正白旗 ManZhow 8Flag White.jpg 86個佐領、約2萬6千兵力 約13萬人 皇帝 多爾袞曹雪芹榮祿婉容宣統帝之皇后) 最初由多爾袞統領。其死後,由皇帝親統,成為上三旗之一
正紅旗 ManZhow 8Flag Red.jpg 74個佐領、兵2萬3千 約11萬5千人 禮親王
順承郡王[參 31]
代善皇太極之兄)、和珅 下五旗之首
鑲白旗 Bordered White Banner.png 84個佐領、約2萬6千兵力 約13萬人 肅親王[參 32] 阿桂乾隆帝之領軍機大臣)、善耆(第十代肅親王,其為金璧輝/川島芳子之父) 下五旗之一
鑲紅旗 Bordered Red Banner.png 86個佐領、兵2萬6千 約13萬人 克勤郡王
庄親王[參 33]
珍妃光緒帝之寵妃) 下五旗之一
正藍旗 ManZhow 8Flag Blue.jpg 83個佐領、11個半分佐領、兵2萬6千 約13萬人 豫親王
睿親王[參 33]
崇綺(晚清保守派、戶部尚書,後抬入鑲黃旗) 最初為上三旗,正白旗升格後,降格為下五旗
鑲藍旗 Bordered Blue Banner.png 87個佐領、1個半分佐領、兵2萬7千 約13萬5千人 鄭親王[參 33] 慈禧太后(慈禧原出生鑲藍旗,後抬入鑲黃旗) 下五旗之一

影響[編輯]

民國之後,蒙古、漢軍旗人因與蒙古人、漢人在風俗習慣、語言行事上差異較大,而和滿洲旗人幾乎一致,所以不但被人認為,也大部分自認滿族[參 34]。在之後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進行民族識別的過程中,家族先世在清代有無旗籍也是判定當代滿族的重要參考依據之一[參 35]。因此,當代滿族主要是由清代八旗制度下各族群融合而成的一個新的民族共同體[參 36][參 37][參 38][參 34][參 39]。旗人作為滿族的別稱也流傳至今[參 40]

注釋[編輯]

  1. ^ 順治十七年定漢字為佐領,通常為四品官,有世襲和非世襲之分,世襲佐領按照功勞大小分主要分為勛舊、世管和互管佐領;非世襲由朝廷指派者稱作公中佐領[參 6]
  2. ^ 後定漢字為參領,通常為三品官,起初5佐領為1參領,但隨著人口的增長,在康熙年間每參領都已二十個佐領左右[參 7]。蒙古旗由於人口較少,一旗只有兩個參領[參 8]
  3. ^ 後定漢字為都統。
  4. ^ 詳見黎昭統帝

參考文獻[編輯]

引證[編輯]

  1. ^ 1.0 1.1 孟森 2010,第19頁
  2. ^ 閻崇年 2006,第134頁
  3. ^ 金光平,金啟孮 & 烏拉熙春(1996),第230頁
  4. ^ 中華書局編 1985,第116(滿洲實錄)頁
  5. ^ 5.0 5.1 閻崇年 2006,第117頁
  6. ^ 鄭天挺 2009,第175, 176頁
  7. ^ 鄂爾泰等 1985,第25-294頁
  8. ^ 孟森 2010,第85頁
  9. ^ 閻崇年 2006,第120頁
  10. ^ 孟森 2010,第20頁
  11. ^ 閻崇年 2006,第122頁
  12. ^ 杜家驥 2008,第42頁
  13. ^ 杜家驥 2008,第42-42頁
  14. ^ 杜家驥 2008,第33頁
  15. ^ 昭槤 1980,第336頁
  16. ^ 福格 1984,第5頁
  17. ^ 弘晝等 2002,第20-23頁
  18. ^ 弘晝等 2002,第16-19頁
  19. ^ 趙爾巽等 1998,第9285頁
  20. ^ 鄂爾泰等 1985,第56, 93頁
  21. ^ 杜家驥 2008,第440頁
  22. ^ 趙爾巽等 1998,第3863頁
  23. ^ 鄂爾泰等 1985,第38頁
  24. ^ 24.0 24.1 劉小萌 2008,第56頁
  25. ^ 鄭天挺 2009,第112, 201頁
  26. ^ 孟森 2010,第79-80頁
  27. ^ 滿族簡史編寫組 2009,第86頁
  28. ^ 劉小萌 2008,第66頁
  29. ^ 昭槤 1980,第286,287頁
  30. ^ 定宜庄 1998,第15-16頁
  31. ^ 杜家驥 2008,第276頁
  32. ^ 杜家驥 2008,第276-277頁
  33. ^ 33.0 33.1 33.2 杜家驥 2008,第277頁
  34. ^ 34.0 34.1 金啟孮 2009,第5(概說)頁
  35. ^ Elliott 2001,第43頁
  36. ^ 杜家驥 2008,第46頁
  37. ^ 李林 2006,第121頁
  38. ^ 張佳生 2008,第230頁
  39. ^ 中國人民大學清史研究所:從八旗家譜看滿族的民族構成
  40. ^ 漢典:詞語「旗人」的解釋

書目[編輯]

參見[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