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人奧茨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冰人奧茨(Ötzi),也稱錫米拉溫人(Similaun man),該具冰人約生存於公元前3300年的史前時期。是1991年於阿爾卑斯山脈奧茨塔爾山冰川發現的一具因冰封而保存完好的天然木乃伊,地點位於奧地利義大利邊境附近。這具木乃伊正是以其發現地所在山谷而命名的。他是歐洲最古老的、保存最完好的人類木乃伊。現在義大利波爾查諾的South Tyrol考古博物館公開展覽。

發現[編輯]

Ötzi-Fundstelle
Ötzi-Denkmal am Tisenjoch

「冰人奧茨」最先由兩名德國登山遊客西蒙夫婦(Helmut和Erika Simon)於1991年9月19日共同發現的,最初被認為是一具現代人的屍體,及後奧地利當局把冰人送往因斯布魯克化驗,發現冰人竟來自5300年前,是迄今最古老的木乃伊。同年10月的調查表明,發現地屬於義大利境內。

冰人的最初發現權歸屬曾經引發訴訟,有一名斯洛維尼亞女演員和一名瑞士女性也聲稱自己首先發現了冰人。2006年法庭判定發現者是西蒙夫婦。

發現者西蒙在2004年10月前往阿爾卑斯山登山時失蹤,一星期後被發現死亡,該處距離「冰人奧茨」發現處大約200公里。

科學鑑證[編輯]

鑑定小組把「冰人奧茨」作出詳細的化驗,包括檢查、照X光、量度及年代測定,對內臟及身體組織作微細檢查,在他的隨身用具上找到花粉

根據它被發現的地點,這個冰人被稱為「奧茲」。「冰人奧茨」死時大約45歲,身高1.65m,體重50公斤,穿38碼的鞋子,而花粉、塵粒及牙齒琺瑯質的分析結果中得知冰人的童年時代於現今義大利波爾查諾北部的Feldthurns附近居住,及後遷往原居地以北大約50公里的地方。檢查肺部發現肺中相當黑,推測應是常常吸入營火的煙。

經過分析冰人消化系統的殘留物質,其中包含兩餐,其中一餐在死前八小時曾吃過羱羊紅鹿的肉。以及穀類,根莖類和水果。兩餐都包含了精製過的小麥麩皮,推測極可能是食用了麵包。

花粉研究顯示較早食用的一餐是在中海拔地帶的針葉林中吃的。而最後一餐中包含了小麥以及豆類的花粉,應該是在人工種植的田間食用的。另外發現完好無缺的歐洲穗子榆花粉,保存良好,顯示奧茲死時應是春季。有趣的是小麥是在夏末收割,另外發現的黑刺莓花粉是秋季才會出現,推測這些食物是前一年保存下來的。

頭髮的分析結果,發現含高量的粒子,由於奧茲攜帶著一把高純度(99.7%)銅斧,科學家推斷奧茲曾參與銅的精鍊作業。經過研究其脛骨股骨以及骨盆,科學家斷定奧茲的工作需要在山嶽地帶長距離行走,然而這並不是紅銅時代大多數歐洲人的生活方式,因此推定奧茲是一位高海拔的牧羊人。

奧茲消化系統中有鞭蟲以及其他腸道寄生蟲。其右肋骨有三或四支斷裂,應是死後遭冰雪掩埋壓碎的。經過研究其指甲,顯示奧茲在死前半年曾生病過三次,最後的一次是在死前兩星期。

研究發現其肩部有箭傷,箭桿被拔出,箭頭留在體內,拔出時加重了箭傷。死因為失血過多,死前8小時正前往山谷。他身旁還放置了一把銅製的斧頭和一個裝有14隻箭的箭袋。可推斷死時奧茨正把隨身物品放在一邊休息。

除武器外冰人還攜帶了一些毒品或者帶有興奮劑成分的藥品。而且身上有多處紋身 ,左腕刺有2顆穗子,膝蓋上刺有一個十字,並在背部刺有十條直線。部分紋身位置與中國針灸學說的穴位相應,可能用作治療消化系統寄生蟲及骨骼退化等疾病。

在衣著方面,他穿著草織袍子及皮背心,而防水鞋子則以和鹿皮製造。

2008年義大利Camerino大學的研究組對冰人DNA分析表明,他不屬於任何已知的現代人種。[1]

冰人奧茨是距今為止發現的最早並保存最完好的冰封歐洲人類木乃伊,具有相當大研究價值。

通過對冰人奧茨DNA測序顯示,冰人可能屬於一個已經在歐洲消失的人群。冰人生有褐色的眼睛、O型血,且患有乳糖不耐症[2]

古代罪案說[編輯]

在CAT掃瞄結果當中,發現冰人其中一邊肩膊被一枚箭頭深深刺入,而雙手、雙腕及胸膛也有不少傷痕,顯示冰人曾與敵人打鬥,並負傷逃走,因失血過多而死亡。血液樣本色素顯示冰人的傷口曾流血達18小時,在死前把隨身物品放在一旁並躺下休息,隨後死去。

冰人詛咒[編輯]

在「冰人奧茨」被發現以來,至今已有7名有關人士死亡,包括冰人發現者之一Helmut Simon(死於又一次雪山攀登),奧地利本國的冰人研究小組組長Konrad Spindler(死於癌症)等。[3]法老詛咒的影響,有人也因此認為冰人也存在著詛咒。但是與冰人發現和研究相關的人士數以百計,自冰人發現多年來有數人因各種原因死亡其實符合「自然」規律。

註釋[編輯]

  1. ^ Luca Ermini [et al.], Complete Mitochondrial Genome Sequence of the Tyrolean Iceman, Current Biology. 30 October 2008 .
  2. ^ Keller, Andreas; Graefen, Angela, Ball, Markus, Matzas, Mark, Boisguerin, Valesca, Maixner, Frank, Leidinger, Petra, Backes, Christina, Khairat, Rabab, Forster, Michael, Stade, Björn, Franke, Andre, Mayer, Jens, Spangler, Jessica, McLaughlin, Stephen, Shah, Minita, Lee, Clarence, Harkins, Timothy T., Sartori, Alexander, Moreno-Estrada, Andres, Henn, Brenna, Sikora, Martin, Semino, Ornella, Chiaroni, Jacques, Rootsi, Siiri, Myres, Natalie M., Cabrera, Vicente M., Underhill, Peter A., Bustamante, Carlos D., Vigl, Eduard Egarter, Samadelli, Marco, Cipollini, Giovanna, Haas, Jan, Katus, Hugo, O'Connor, Brian D., Carlson, Marc R.J., Meder, Benjamin, Blin, Nikolaus, Meese, Eckart, Pusch, Carsten M., Zink, Albert. New insights into the Tyrolean Iceman's origin and phenotype as inferred by whole-genome sequencing. Nature Communications. NaN-NaN-NaN, 3: 698. doi:10.1038/ncomms1701. 
  3. ^ Barbara McMahon, Scientist seen as latest 'victim' of Iceman, The Guardian. 20 April 2005 .

參見[編輯]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