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心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轉到: 導覽搜尋
Confusion grey.svg
提示:本條目的主題不是謝冰瑩
謝婉瑩

冰心早年照。
本名 謝婉瑩
筆名 冰心
出生 1900年10月5日
 大清福建省福州市
逝世 1999年2月28日 (98歲)
 中國北京市
職業 作家
國籍 中華人民共和國 中華人民共和國
民族 漢族
教育程度 大學
母校 燕京大學
威爾斯利學院
創作時期 1918年至1999年
體裁 小說詩歌散文
主題
代表作 小說集《超人》
詩集《繁星》、《春水》
散文集《寄小讀者》
配偶 吳文藻(1929年6月-1985年9月24日)
子女 長子 吳平
長女 吳冰
次女 吳青
親屬 父親 謝葆璋
母親 楊福慈
受影響於 羅賓德拉納特·泰戈爾
冰心,母親和三弟。

冰心(1900年10月5日-1999年2月28日),中國作家福建省長樂人,原名謝婉瑩,晚年被尊稱為「文壇祖母」。

父親謝葆璋清朝末年曾經參加過甲午戰爭,其後在煙台創辦海軍學校,並出任校長,是一位愛國的海軍軍官。在煙台長大的小冰心,在海浪、艦甲、軍營中度過了穿男裝、騎馬、射擊的少女生活。

辛亥革命之後,冰心隨同父親返回福建的家鄉、福州三坊七巷的一所從林覺民烈士的遺族購置的大宅。之後父親去北洋政府出任海軍部軍學司長,冰心亦一同前往。冰心的最初志願是做一位救死扶傷的醫生,所以預科時報讀了協和女子大學的理預科。五四運動時冰心被推選爲大學學生會文書,並因此參加北京女學界聯合會宣傳股的工作。這件事使冰心開始了她的創作之路,後來還加入了文學研究會

1923年至1926年間,冰心在美國的威爾斯利女子大學留學時的成績單。

生平[編輯]

1926年,冰心和吳文藻結婚,主持人司徒雷登。
  • 1900年10月5日冰心出生於福州三坊七巷謝家大宅(今鼓樓區楊橋東路17號),是個基督教家庭[1][2],該宅院也是林覺民故居,是冰心祖父謝鑾恩從林覺民家屬購得。
  • 1911年冰心入福州女子師範學校預科學習。
  • 1913年隨父遷居北京,住在鐵獅子胡同中剪子巷,其父謝葆璋前來北京出任民國政府海軍部軍學司長。
  • 1914年就讀於北京教會學校貝滿女中美國公理會創辦)。
  • 1918年入讀協和女子大學理科,開始嚮往成為醫生,後受「五四」影響,轉文學系學習,曾被選為學生會文書,投身學生運動,此期間著有小說《斯人獨憔悴》、詩集《繁星》、《春水》,短篇小說《超人》。
  • 1921年參加茅盾鄭振鐸等人發起的文學研究會,努力實踐「為人生」的藝術宗旨,出版了小說集《超人》,詩集《繁星》等。
  • 1922年出版了詩集《春水》。
  • 1923年由燕京大學(由協和女子大學等教會學校合併而成)畢業後,到美國波士頓的威爾斯利學院宋美齡也畢業於該校)攻讀英國文學,專事文學研究。曾把旅途和異邦的見聞寫成散文寄回國內發表,結集為《寄小讀者》,是中國早期的兒童文學作品。
  • 1926年獲學士學位後回國後,冰心相繼在燕京大學清華大學女子文理學院任教。
  • 1929年至1933年寫有《分》、《南歸》、《冬兒姑娘》等。還翻譯了黎巴嫩作家紀伯倫·哈利勒·紀伯倫的《先知》。1933年末寫就《我們太太的客廳》,內容被疑影射林徽因,成為文壇公案。
  • 抗戰期間,在重慶用「男士」筆名寫了《關於女人》。
  • 抗戰勝利後到日本,1949年—1951年曾在東京大學新中國文學系執教,講授中國新文學史。
1951年,辦公時候的冰心。
  • 1951年回國後,除繼續致力於創作外,還積極參加各種社會活動,曾任中國民主促進會中央名譽主席、中國文聯副主席、中國作家協會名譽主席、顧問、中國翻譯工作者協會名譽理事等職,更有《冰心小說散文選》、《我們把春天吵醒了》、《櫻花讚》等作品出版。
  • 文化大革命後冰心受衝擊,被抄家並進了「牛棚」,烈日下接受造反派批鬥。1970年初,年屆70的冰心下放到湖北咸寧的五七幹校接受勞動改造,至1971年美國總統尼克森訪華前,冰心與吳文藻才回到北京,接受黨和政府交給的有關翻譯任務。這時她與吳文藻、費孝通等合作翻譯《世界史綱》《世界史》等著作,她曾在《世紀印象》一文中寫到:「九十年來……我的一顆愛祖國,愛人民的心,永遠是堅如金石的」。
  • 1994年9月因心功能衰弱需入住北京醫院;雖住院卻仍一直關心社會:1998年水災時她聞訊後捐出二千元,及後知道災情嚴重,再捐出一萬元稿酬到災區;冰心至1999年2月13日忽然惡化,心跳加速血壓偏低並有發燒,翌日下午女兒吳冰帶同總理朱鎔基親來醫院探望,至同年2月28日晚上九點於北京醫院病逝,享年98歲。

作品[編輯]

專著[編輯]

  • 小說集《超人》
  • 詩集《春水 》《繁星
  • 散文集《寄小讀者》《再寄小讀者》《三寄小讀者》

譯作[編輯]

  • 著名的翻譯作品有印度泰戈爾的《園丁集》、《吉檀迦利》、《泰戈爾劇作集》。
  • 黎巴嫩作家紀伯倫的《先知》、《沙與沫》。

紀伯倫

評價[編輯]

  • 冰心深受共產主義思潮影響,被認為是以愛的哲學特別是對下層人民的愛的思想貫穿寫作的作家。巴金就將「愛」列為冰心作品的主題,表示「希望年輕人都讀一點冰心的書,都有一顆真誠的愛心」。在作品風格上,冰心以文字柔和、清麗見長。
  • 民國時期的冰心從同時代女作家(如張愛玲蘇青等)處得到的評價相對較低。張愛玲在《我看蘇青》中寫道:「如果必需把女作者特別分作一欄來評論的話,那麼,把我同冰心、白薇她們來比較,我實在不能引以為榮……」。而蘇青的言論則更刻薄:「從前看冰心的詩和文章,覺得很美麗,後來看到她的照片,原來非常難看,又想到她在作品中常賣弄她的女性美,就沒有興趣再讀她的文章了。」[3]

家庭[編輯]

長輩[編輯]

  • 冰心的祖父,謝鑾恩(1834年-1921年),福建長樂人。
  • 冰心的父親,謝葆璋(1865年1月3日-1940年),福建長樂人。
  • 冰心的母親,楊福慈(1871年-1930年1月7日),福州人,書香門第。

兄弟[編輯]

  • 冰心的大弟,謝冰涵(又名冰仲)(1906年-1944年)。
  • 冰心的二弟,謝冰傑(又名冰叔)(1908年-1986年)。著名化工專家。
  • 冰心的三弟,謝冰楫(又名冰季)(1910年-1984年)。作家,海事專業教授。

丈夫、子侄[編輯]

  • 冰心的丈夫,吳文藻(1901年12月20日-1985年9月24日),1929年與他結婚,育有一子兩女。
  • 長子吳平(原名吳宗生,1931年-)。
  • 長女吳冰(原名吳宗遠,1935年-)。
  • 次女吳青(原名吳宗黎,1937年-)。

身後爭議[編輯]

2012年5月31日,冰心的嫡孫吳山在位於北京八達嶺的冰心、吳文藻紀念碑上用紅漆寫上「教子無方枉為人表」八個大字。事情的起因是吳山與其生父吳平發生了財產糾紛。據吳山透露,冰心去世時將11套半房產分給了三個子女。但吳平與妻子離婚後,拒絕分割名下的4套房產,也沒有給予經濟補償[4]

參考文獻[編輯]

外部連接[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