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憶如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劉憶如
中華民國財政部部長
2012年2月6日-2012年5月30日
英文名 Christina Y. Liu
性別
出生 1955年4月7日1955-04-07(60歲)
 中華民國臺北市
國籍  中華民國
現居地 臺北市
政黨 無黨團結聯盟 無黨團結聯盟(2007年11月19日-)
親民黨 親民黨(-2007年11月19日)
配偶 李鍾熙(1978年6月9日-1996年3月12日)
曾垂紀(1997年2月14日-2010年5月7日)
親屬 郭婉容(母)、劉慶瑞(父)
學歷
經歷
  • 美國芝加哥大學經濟系講師
    1983年-1986年)
  • 美國紐約市立大學財務暨經濟系助理教授
    (1987年-1992年)
  • 美國紐約市立大學財務暨經濟系副教授
    (1992年-1993年)
  • 澳洲國立大學商業管理學院客座教授
    (1992年-1998年)
  • 國立臺灣大學財務金融系專任教授
    (1993年-1997年)
  • 國立臺灣大學財務金融系所主任暨所長
    (1994年-1996年)
  • 臺灣證券交易所上市審議委員
    (1994年-2001年)
  • 臺灣證券交易所公益董事
    (1995年-2001年)
  • 臺灣省政府、經濟部、外交部顧問
    (1995年-1997年)
  • 行政院經濟建設委員會諮詢委員
    (1996年-1999年)
  • 中央銀行發展亞太金融中心、
    財政部金融革新委員(1996年-1997年)
  • 中國國際商業銀行董事
    (1996年-1997年)
  • 中央存款保險公司諮詢委員
    (1996年-2000年)
  • 全國工總、電機電子同業公會顧問
    (1996年-2009年)
  • 國立臺灣大學財務金融系兼任教授
    (1997年-)
  • 經濟部貿易調查委員會委員
    (2000年-2002年)
  • 行政院經濟發展委員會委員
    (2001年-)
  • 行政院財政改革委員會委員
    (2001年-2003年)
  • 北京清華大學、香港中文大學兼任教授
    (2001年-2009年)
  • 第5、6屆立法委員
    (2002年-2007年)
  • 立法院財經法案促進會會長暨發起人
    (2005年-2007年)
  • 行政院經濟永續發展會財務金融組召集人
    (2006年)
  • 日本大和總研全球首席經濟顧問
    (2008年-2009年)
  • 行政院賦稅改革委員會委員
    (2008年-2009)
  • 總統府財經諮詢小組咨詢委員
    (2008年-2010年)
  • 金融總會全球委員會主任委員
    (2008年-2010年)
  • 全國工業總會最高顧問
    (2009年-2010年)
  • 行政院政務顧問
    (2009年-2010年)
  • 中國信託金控首席經濟學家兼經濟顧問
    (2009年-2010年)
  • 行政院經濟建設委員會主任委員
    (2010年5月20日-2011年2月5日)
  • 財政部長
    (2012年2月6日-2012年5月30日)
  • 香港北威國際集團董事總經理

劉憶如(1955年4月7日),現任香港北威國際集團董事總經理、香港經濟發展委員會委員、美國亞洲協會(Asia Society)國際事務委員會委員、臺灣大學財務金融系兼任教授、上海財經大學兼任教授、及南京大學校聘客座教授。 國立臺灣大學政治系國際關係組學士、美國芝加哥大學企管碩士、經濟學博士,專長領域為國際貿易與金融、財務管理、產業經濟及總體經濟;曾任中華民國財政部部長、行政院經濟建設委員會主任委員、立法院第五屆及第六屆立法委員。

簡歷[編輯]

劉憶如曾任中華民國財政部部長、行政院經濟建設委員會主委、中國信託金控首席經濟顧問、日本大和總研全球首席經濟顧問,並擔任總統府財經諮詢委員、行政院政務顧問、立法院第五屆及第六屆立法委員(連任兩屆親民黨不分區立委第一名),擔任財政委員會召集委員、台灣證券交易所董事、台灣工業總會最高顧問。 長期任教於全球多所著名大學,包括美國芝加哥大學、美國紐約市立大學、澳洲國立大學、國立台灣大學、香港中文大學、以及中國大陸清華大學,並曾任台灣大學財務金融系系主任暨研究所所長。

問政任教[編輯]

曾發表多篇論文於頂尖國際學術期刊,並著作出版「東亞十國金融風暴前與後」、「BOT三贏策略」及「財經看臺灣」等專書。並長期為中國時報、聯合報、蘋果日報、經濟日報、壹週刊、中國二十一世紀經濟報導、天下雜誌、今週刊、新新聞等多家媒體撰寫專欄。

經建會主委[編輯]

劉憶如在2010年5月接任經建會主委一職,在職一年九個月中,大力推動六大新興等產業調整方案,同時擔任全球招商總舵手,並整合中央與地方,以「產業有家、家有產業」方案,確立台灣第一張地方產業發展藍圖。[1] 雖然擔任閣員與過去工作經驗大不相同,但劉憶如很快的進入狀況,接下經建會主委沒多久即四處請益央行總裁、部會首長,構思台灣的經建藍圖,不久又帶著國內企業接連赴新加坡、印度、美國、日本招商,讓國際上看到台灣兩岸政策的大改變。她回憶,去新加坡招商時當地媒體大幅報導:「TAIWAN IS BACK」,他們認為台灣重新回到國際舞台,台灣不但在亞洲受到歡迎,甚至德國、英國也相繼邀請台灣前往訪問。這3年來除了赴海外招商,劉憶如也想到了招來的外商到底該落腳何地?於是她花了一年的時間構建「產業有家,家有產業」的分布藍圖,與22縣市進行了一百多場的座談會,如今這個七大生活圈的產業分布藍圖已完成初稿,預計3月拍板。她認為這不僅可以協助地方發展特色產業、也可為地方創造就業、紓解今天就業過度集中北部所衍生的房價大漲、所得分配不均等問題。前幾個月,看到台灣外貿情勢轉弱,她又想到未來赴外招商時可以同時進行貿易拓銷,馬上詳研國貿局現行招商模式,著手規劃拓銷的策略,事實上,拓銷本非經建會業務,劉憶如勇於任事,行動力之強,於此可知。劉憶如在經建會經常工作到晚上八、九點,兩年來的一切努力,就是希望能為台灣尋回四小龍之首的光榮過去,由近來國際預測機構的評估看來,台灣確實正朝向這個目標邁進。[2]

2011年,擔任經建會主委期間,應立法院國民黨團要求做出宇昌投資案報告,而捲入宇昌案紛爭。

財政部部長[編輯]

2012年總統大選後,自經建會主委一職轉任財政部長,繼母親郭婉容後,成為台灣史上第二位的女性財政部長,為政壇佳話。[3] 接任財政部長後,劉憶如,在社會公平正義的呼聲下,成立財政健全小組,勇敢扛起稅改重擔。[4]與歷次賦稅改革會議相比,劉憶如說,財政健全小組的籌設與運作,與以往相同性質的財政或賦稅改革委員會有所不同。該小組於今年3月中旬成立,含財長在內成員共16人,包括政府機關代表、專家學者以及社會團體等。 有別於過去財政改革委員會與賦稅改革委員會,多採閉門會議的習慣,劉憶如自成立財健小組時,即宣示以「量能課稅」、「公平正義」為稅改基本原則,並透過小組密集開會,決定未來改革議題的優先順序,而後再進入分組討論程序。劉憶如認為,稅的問題在於公平正義,大家認為該繳稅的人,有沒有繳稅;大家認為稅負負擔應該要減輕一點的人,有沒有稅負過重的問題,這兩個問題,對她而言都是很重要的問題。自上任後,外界對於稅改的意見紛至沓來,但劉憶如堅持,擬訂實際改革方案之前,必須先對各國課徵證所稅的方案,及適合我國的方案與可能衝擊,都有全盤了解。因此,她廣邀各界討論,然而,任何政策都需經過立法院的大關,扛下稅改大旗的劉憶如,在首度赴立法院備詢時,卻遭到立委炮轟不應將稅改責任推給財政健全小組,劉憶如突然放大音量辯護,一度讓外界以為劉部長「動了肝火」。面對眾家立委猛烈的炮火,劉憶如始終面帶微笑,立委雖然頻頻打斷她的話,她也絕不相讓,爭取時間辯護,頗有一婦當關,眾家立委莫可奈何的氣慨。召委盧秀燕都說,「劉部長當過立法委員,很不一樣!」劉憶如思想敏捷,口才便給,很難令立委占到便宜,雖然大家認為她壓力不小,但她只笑著說,「我其實覺得還好啊」,她不接受立委封給她「加稅部長」的稱號,只希望外界能多給一些時間,好好處理稅改等相關議題。 國家財政應「收」與「支」兼顧 根據財政部每月所公布的國債鐘,截至今年3月,每位國民平均負擔國債為22.2萬元,已連續5個月攀升,且持續創下歷史新高。劉憶如在上任財長後,決定誠實面對漸趨困窘的財政問題,她強調,國家財政不只是稅收問題,更要關心支出面。國家財政到底有多「困窘」呢? 截至今年3月為止,中央政府1年以上債務未償餘額4兆8,735億元,短期債務未償餘額2,841億元,與前月比較,各增加400億元、150億元,長短期債務合計增加550億元。劉憶如說,她常常聽到外界說國家負債很多,有人說國債帳面上是5兆餘元,但又有另一方說應該加計潛藏負債,國債已上看13兆餘元,她無法接受這些模糊的概念,上任後發揮「劉教授」追根究柢的本色,決心好好研究國債問題。 台灣財政須留意結構性赤字 在首度赴立法院進行業務報告時,劉憶如即承諾將注意國債議題,配合五都改制後,重新檢討逾十年未修正的「公共債務法」,目的在於協助地方籌措財源及自治能力。她的第一步,是釐清國家財政究竟是「循環性赤字」還是「結構性赤字」。劉憶如說,台灣的財政相較於歐洲其他國家,目前其實還不錯,但她也看到一個問題,就是台灣財政雖然好,但也不能忽略結構性赤字有無持續增加的現象。當經濟不景氣時,政府支出多但稅收少,然而當景氣逐漸恢復時,若當初因應不景氣而減稅或支出的錢未能收回來,那麼每經過一次金融風暴時,結構性赤字就會愈來愈多,就會衝擊到國家財政,因此不可忽略財政紀律的重要性。財政部向來是為中央政府各部門「找錢」的單位,但劉憶如強調,處理國債議題不能只從「增加稅收」的角度來思考,各個花錢的單位也要從「支出面」有所撙節,才是王道。開源節流是減少財政赤字的不二法門,任何一個國家部分的業務都必須有延續性,所以要做到撙節支出並增加收入,並不容易。她向媒體提及「零基預算」概念,不考慮過去的預算項目和收支水平,而以零為基點編制的預算,這也是未來支出面可再討論的預算編列模式。 資產活化紓解龐大國債 面對龐大的國債數字,劉憶如主張,債務是存量的概念,不能用流量的方式來解決,財政部要「節流」,更要「開源」。她認為,從資產負債表的角度來看,進一步整合國有土地,讓國家資產活化,對於紓解國債問題將有所助益。劉憶如曾對外表示,台灣財政到底困不困難,從不同角度看到不同的面向,讓這個問題的答案五花八門。例如,從資金周轉角度來觀察,中央政府編列預算時,手頭顯得很緊,或是國債鐘每月揭露每個國民平均負債,讓人覺得國家財政很困難。劉憶如強調,若是將國家的資產負債表合在一起看,其實國債問題並不像外界所言那麼嚴重,這也是國際上通常採行的做法。不過,要讓國家資產發揮效用,減少國債,是件難事,她表示,如何活用國家資產,仍要仔細斟酌。劉憶如以國有土地為例指出,目前財政部國產局管轄的國有土地只有十分之一,十分之九掌握在各部會手中,她在經建會主委任內,推動全球招商時,就曾遇到外國企業有意來台投資,但卻因大地主是各部會,面臨要地沒地情況,國有土地需要活用,可以在這方面多加強。

  • 2012年4月,劉憶如宣示1個月內提出證所稅(證券交易所得稅)方案
  • 2012年4月12日,發表「財政部版」證所稅方案
  • 2012年4月24日,劉憶如表示,大家都知道,一般不管是經營企業也好,尤其是薪資所得者,一年如果薪資所得是400萬元的話,每年要繳的稅率是非常高的,將近100萬;但對於證所稅方案所要求對淨賺400萬元的,連20萬的稅都不願意繳,甚至揚言上街頭、揚言要出走,對所有台灣其他、幾乎大部份都是誠實納稅所賺的錢,且大部分是用來繳稅的,『我不曉得這些人要做何感想?』劉憶如還表示,『如果既得利益者他們要用落後來形容證所稅方案,連賺到的400萬、連20萬元的稅都不用繳,如果是這樣,台灣社會的公平正義,在這些人的心目中,我不曉得是有什麼樣的地位?我也不曉得這樣的想法和講法,他們是認為台灣的貧富差距,是不是他們完全看不見?也不覺得他們該負任何一點責任?』[5]
  • 2012年4月26日,行政院院會上午調整財政部版本(即「政院版」),通過「所得稅法」等部分條文修正草案,規定自102年1月1日起,個人股票及私募證券投資信託基金受益憑證的交易所得,依本法規定課徵所得稅。
  • 2012年5月10日,因為證所稅風波而傳出財政部長劉憶如於10日、11日連續兩天請假,座車更是從一大早就沒有出現在財政部的停車場裡頭。10日半夜,總統府發出新聞稿指出,馬總統和劉憶如深談半小時後,確定「續留」工作崗位為證所稅法案奮鬥,間接證實了請辭消息。[6]不過股市一週仍跌掉299.6點。根據證交所統計,本週臺股市值總值再降至20.2兆元,較上週21.3兆元減少約8120.5億元,減幅約3.86%,以有效開戶數890萬計算,平均每位股民又賠了9.1萬元。[7]
  • 2012年5月29日,不滿國民黨立院黨團所提的證所稅「整合版」,財政部長劉憶如發布聲明稿並請辭財政部部長。
劉憶如辭職聲明稿全文如下:
財政部基於公平正義、量能課稅的理念,自3月28日起推動證所稅。4月12日提出財政部版本,送交行政院審查後,4月26日行政院版本經行政院院會通過,並於5月1日送交立法院。
經過一個月各界討論後,國民黨立院黨團之證所稅整合版昨晚出爐。該版本主要為對自然人微幅提高證交稅稅率,並將部份未上市櫃股票納入所得稅。依據這個整合版,以後所有在上市櫃股票市場大量獲利的人,仍不需繳納所得稅。
這樣的版本,與財政部原規劃之證所稅版本差異甚大,本人在政策理念上無法認同,自此辭去財政部部長一職。

[8]

  • 2012年5月30日,行政院長陳冲批准財政部長劉憶如請辭案,部務由曾銘宗次長暫代[9]
  • 5月31日,馬英九總統任命前財政部政次張盛和接任部長。
  • 後因證所稅導致到2013年6月證交稅短徵近550億,最後立法院於2013年6月25日三讀修正,全面推翻證所稅!

經濟戰略:開啟台灣經濟正循環[編輯]

[10]http://www.cw.com.tw/article/article.action?id=5013202 因為證所稅問題,劉憶如宣布辭去財政部長一職。劉憶如指出,經過一個月討論,國民黨立院黨團證所稅整合版昨晚出爐,對自然人微幅提高證交稅稅率,並將部分未上市櫃股票納入所得稅。依據此版本,未來在上市櫃股票市場大量獲利者,仍不需繳所得稅。與財政部規劃證所稅版本差異大,因為政策理念無法認同而辭職。到底劉憶如的個性為何,以下是天下雜誌先前專訪,談他心中的經濟戰略: 「經建會不是做規劃的幕僚單位,為什麼要招商?」劉憶如上任經建會主委一年,來回奔走台灣與全球招商,但也備受攻擊。下屬形容她帶團隊治軍如嚴父;帶人心如慈母,什麼是她心中真正的經濟戰略? 走進位於台北市寶慶路的經建會大樓,號碼六一二的房間是一間貴賓室,牆上掛著歷任十九位經建會主委的照片。有兩位的關係是母女,那是郭婉容與劉憶如,相隔二十年,兩人同為中華民國掌舵經濟方向。五十六歲的劉憶如,出身財經名門之後,但時代不同於母親,她能為台灣走出什麼不一樣的經濟成長之路?劉憶如感情豐富、但思慮冷靜。想到她,不是精雕細琢的仕女圖,而是眼睛特別有精神與笑意的臉部油畫。當她上台演講,會看到她深眸大眼有神,手勢生動,卻對她的穿著沒有印象,因為她總是一襲簡單的襯衫搭西裝。但她一說話,只聽敘述與反應的邏輯,感受的不是熱情而是思慮敏捷,具有系統性的整體觀,但卻注重細節;嫻熟國際事務,也能貼近地方。 馬總統:她是台灣的招商王 五月底,一場在美國洛杉磯招商的會議上,劉憶如臨時捨棄演講稿,以流利的英文說起台灣簽訂ECFA之後的重大效益,如何成為全球企業進入中國的最佳場域。並且以小故事指出,大陸人士來台灣驚艷計程車司機能評論時事的公民參與、政論新聞節目百花齊放,讓在場的美國投資者,除了掌握投資台灣的利基,又溫暖感受台灣的民主價值與美國同一陣線,贏得滿堂彩。也因此馬總統接待《天下經濟論壇》來自九個國家的政經領袖時,由劉憶如作陪,並介紹她「這是台灣的招商王」。 她也備受批評。「經建會不是做規劃的幕僚單位,為什麼要招商?這不是經濟部的工作?」劉憶如在立法院受到猛烈攻擊,「招商是資金到位才算,不要打高空,」國民黨立委丁守中與民進黨立委林岱樺都批評。「如果大家認為不要繼續招商,那就停下來,」劉憶如在五月二十七日的立法院院會當場回應。 消息傳到企業與銀行圈,令許多企業CEO錯愕。一年來經建會除了陸續走訪台灣縣市之外,同時到新加坡、印度與美國主動出擊,第一次政府單位善於運用頂尖全球企業的人脈與力量。例如聯合當地最重要的外資銀行出擊,借力使力。從新加坡華僑銀行、英商渣打銀行、以及美國花旗銀行,分別連絡當地客戶參與台灣招商大會,擴展投資人名單。除了外資銀行,合作對象也擴及專業服務業的律師、會計師。資誠會計事務所審計部營運長周建宏就運用PwC在印度的力量,為台灣旭能光電副董事長歐政豪牽線,拜訪了印度政府核准的第一批太陽能發電業者。結果旭能光電在印度接到的訂單超過現在產能的五倍。 一家新興的遊戲公司樂陞科技董事長許金龍隨行新加坡,搭著台灣政府的平台見到新加坡主權基金淡馬錫,隨後淡馬錫決定親自來台灣勘查樂陞科技。五月底的美國行,台灣基因遊戲總經理喬福麟有機會到矽谷,和全球風雲科技企業Facebook討論,如何在Facebook平台上發展遊戲軟體。「包括拜訪美國重量級的電腦動畫公司Rhythm&Hues Studios與MTV,這是台灣的遊戲公司無法靠自己的力量能得到的機會,」經建會副主委單驥像母親帶小雞一樣,領頭帶著中小企業主參訪。 花旗銀行為顯示對台灣全球招商團的重視,台灣區董事長管國霖事先到美國總部,邀請了花旗銀行全球副董事長Hamid Biglari出席會面,並在華爾街上的美國證交所內部設宴,搭起台美關係的橋樑。事實上,許多企業與外資銀行圈都明白,「招商不會產生立即、馬上的商業機會,但可以讓台灣在國際的知名度提高。」 但劉憶如大張旗鼓的全球招商行動,也有可改進的地方。一位同行的企業CEO比較,經濟部招商比較有經驗,但少跨部會合作;經建會的優勢則是整合政府各部會與所有外部力量,把餅做大,但對於產業知識與企業動態的深度,需要再加強,才有能力指揮、挑選、要求安排的公司與人物層級。一位業界也表示,期望經建會不只作平台,中間有許多投資障礙的部份,需要追蹤、協調、排除障礙,耗費的功夫更耐煩。 劉憶如個性鮮明,看似鋒利,但她帶團隊治軍如嚴父;帶人心如慈母。嚴父慈母的形容來自於經建會專員黃嘉偉,曾留學荷蘭、美國的他,離開中國信託的銀行工作,到經建會負責國際對外事務。「這是一件有意義的工作。雖然主委求好心切會指責,但她會教你,我在做事過程中學到很多。」部會裡的同仁笑說,行政院鼓勵部會未婚聯誼,劉憶如看到公文,馬上為主委辦公室的三位幕僚報名。劉憶如做事節奏快,也讓經建會各級單位做事戰戰兢兢。例如副主委黃萬翔搭公務車從台中高鐵站赴雲林,沿路都翻著資料閱讀,南北奔波「家有產業、產業有家」的座談行程。或是對外招商行程出發前一週,如果有任何企業希望臨時加入,幕僚單位二十四小時作業,包括三天之內辦好美簽、機票、飯店,到了出發前一天,所有的印刷物正確無誤。一行九十人赴印度的招商團,移動流程中所展現的行政效率與敬業,讓中鼎工程副董事長林俊華訝異,「我一直認為民間機構的效率比政府好,但這一次發現政府效率不比民間差,而且專業。」 台灣還能發展什麼產業? 除了全球招商,劉憶如最在乎的是地方新產業。「過去只重出口的發展模式是很扭曲,現在希望帶動的是有就業機會的地方產業。」以雲林縣為例,除了石化重頭戲的六輕之外,能發展什麼產業?六月七日劉憶如與雲林縣副縣長林源泉舉辦「產業有家、家有產業」的座談,希望能為雲林開未來新商機。事先雙方經過多次討論之後,以幹練出名的雲林縣農業處處長呂政璋,提出「雲林國家農業創新走廊」的規劃案,企圖將雲林轉型為台灣精緻農業的首都。並且以科技為骨幹的「雲端農業」,作為追蹤農產品生產履歷的安心保證。「家有產業,就是希望地方能找出有優勢的產業發展,當地有就業機會,這才是我們要努力的方向,」劉憶如說。在下雲林的前一天,美僑商會白皮書指出台灣經濟過於依賴單一市場(中國大陸)的風險,劉憶如努力發展多元化的經貿關係,加強與新加坡、印度、美國及日本的雙邊投資合作,協調整合地方產業發展,但問題是「時間」。社會等得及一個投資需要開花結果的醞釀期與成熟期嗎?另一方面,劉憶如打破常規的作法,能堅持多久?

研究著作[編輯]

劉憶如教授曾發表數十篇專業論文於各種國際學術期刊,包括Journal of Finance、International Economic Review、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Finance等,並出版「東亞十國金融風暴前與後」、「BOT三贏策略」及「財經看台灣」等專書著作,更長期為多家媒體撰寫專欄,共發表數百篇文章於各種報章及專業雜誌。另外,劉憶如教授曾接受二十多個國家之學術及政府機構邀請,出席國際會議發表論文及演說,並主持數十項跨領域大型研究計畫,同時經常性接受「美國聯邦儲備銀行」、「世界銀行」及「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等機構邀請至亞洲、歐美各地參與國際會議並發表論文。

家族[編輯]

同任教於臺大憲法學者劉慶瑞(左一)與彭明敏(中)等合影於1954年
  • 父,劉慶瑞,國立臺灣大學政治系教授,中華民國重量級憲法權威。
  • 母,郭婉容,前財政部長、前經建會主委。
  • 劉憶如的表舅,彭明敏,綠營人士稱「臺灣獨立教父」。

參考資料[編輯]

參考[編輯]

  1. ^ "告別經建會",2012-02-04╱經濟日報╱第A3版╱話題╱記者葉小慧/台北報導
  2. ^ "《人物側寫》劉憶如 為台灣尋回四龍之首",2012-01-12╱工商時報╱第A2版╱財經要聞╱於國欽
  3. ^ "財經界佳話 「唯二」女財長 郭婉容母女檔",2012-01-30╱聯合報╱第A3版╱焦點╱本報記者薛翔之
  4. ^ "《戰略高手》財政部長 劉憶如稅改一肩扛堅持公平正義",2012-04-18╱工商時報╱第D1版╱經營╱林淑慧
  5. ^ 劉憶如:既得利益者看不見貧富差距嗎?,鉅亨網,2012/04/24
  6. ^ 劉憶如請辭獲馬慰留 藍營立委猛批大牌!
  7. ^ 台股周線跌299點 市值減8120億元 每位股民平均虧9萬元
  8. ^ 不滿國民黨版證所稅 財政部長劉憶如請辭
  9. ^ 陳揆批准財政部長劉憶如請辭
  10. ^ "開啟台灣經濟正循環 劉憶如大招商背後的戰略",2011年6月14日天下雜誌474期

外部連結[編輯]


官銜
中華民國行政院
前任:
蔡勳雄
行政院經濟建設委員會主任委員
第十四任
2010年5月20日-2012年2月6日
繼任:
尹啟銘
前任:
李述德
財政部部長
第二十九任
2012年2月6日-2012年5月30日
繼任:
曾銘宗(代理)
正任:
張盛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