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青銅劍。

是一種尖頂且雙面開鋒的兵器,是種可以用來刺擊和砍殺的武器。但歐洲僅用於受封儀式的慈悲劍英語Curtana或用於斬首的斬首劍英語Vorpal sword(沒有戳刺的需要)則是無劍尖的劍。劍的長度差異很大,短劍長約40公分,用於近身搏鬥;長劍則可以長達140公分,有些須要雙手才能揮動順暢。世界上許多文明都早從青銅時代開始就使用劍這種武器了。

定義[編輯]

劍在中國文化與西方文化裡的括含範圍不同。西方古代只有雙刃和直型的劍,對西方人來說也被定義為劍的一種。雖然如英文在細分時會用Saber一字來指(單刃的)軍刀,Falchion來指(單刃的)彎刀,但它們也被包括於西方文化的劍中。

而在中國文化裡,劍與刀是兩種不同的武器。

劍特指同時滿足「單手握持」、「尖頭」、「直型」、「雙鋒」、「鋒刃無鋸齒」等特徵的刃具。

刀的定義則要廣泛得多,首先刀的定義不需雙手握持,也不指定直彎型態,因此「單鋒尖頭刃」和「單鋒平頭刃」都屬刀類,而不常見的「雙鋒平頭刃」(如農村使用的開山刀)也被定義為刀,近代步槍所使用各種異形槍刺也定義為刀(刺刀)。

在中國有分刀與劍,在日本則沒有分刀與劍,因此在日本刀與劍是相通的。

結構[編輯]

Sword parts.svg

最基本的劍法延續了數千年從未改變,但劍術卻因時代和地域而改變。神話小說和現實中的許多名劍展現了劍在當時極高的地位。一把劍通常由劍身劍柄兩部分組成。劍身包括前段中段後段,前段為首。中段分為身、脊、縱。後段分為末、鋒、尖。劍柄分為劍顎、護手、莖環、莖。劍首可分為環、後鼻。後鼻可以繫劍穗劍鞘分為鞘口、護環、劍鞘、劍鏢四個部份,可以套在劍身上,有保護劍身和方便攜帶的作用。劍在收納時通常有製作精美之劍衣來保護存放。

劍身[編輯]

劍可以做出三種攻擊:砍、割和刺。細分有二十種使用法:錯、掛、攅、劈、沉、弸、斬、撥、截、刺、削、砍、戳、摸、撩、纏、拋、托、剪、挑、欄。劍刃有單刃和雙刃之分(西洋劍),還包括後來的劍尖雙刃的單刃直型佩劍。

不同的劍有不同的劍術,簡單來說,長劍或是劍的中後部可用來割或直擊,而短劍或劍鋒用來反手擊。有的劍可通過手的位置進行長劍和短劍的轉變。

劍刃上的血槽可以減輕重量但不減強度和硬度,與工字鐵的原理相似。劍總是向劍鋒漸細,鋒利的尖端可用來刺。

劍柄[編輯]

劍柄是與劍刃連在一起並可讓人操縱劍的部分,包括了把手、劍尾圓頭和護手(護手在中國稱為格),護手可以是一字型、十字型(西洋劍)或是半圓型(佩劍)的。劍尾圓頭只在西洋劍中出現,可以增強平衡性,中式劍中只有一個帶環的鈍頭,可用來繫劍穗。

柄腳就是劍刃包裹在劍柄內的部分。

劍鞘[編輯]

劍鞘主要是用來保護劍刃。在人類歷史中,劍鞘曾用皮革、木材、以及銅鐵等金屬材料充當。劍刃進入鞘的地方叫做鞘口,這一部分比劍鞘本體要寬,方盒狀,上面有個小環或是圓扣便於攜帶。皮革劍鞘在保護劍端部分通常使用金屬或金屬環包裹,以免劍鞘被穿通。

文化[編輯]

在東方和西方文明中,劍都是一種地位比較高的武器。在中國古代,劍被稱作「百兵之君」,武術中有「百日刀,千日槍,萬日劍」的說法。劍也常常被當作一種高貴的裝飾品,從帝王到士人都喜歡佩劍以顯示身份。此外,劍也被當作一種儀式道具,比如在中國道教儀式中,劍常常被作為一種降伏妖魔的法器。在歐洲,劍被用於冊封爵士騎士,這個習慣一直流傳到今天。

部分心理學理論提到,劍象徵著人類的陽具;對劍的推崇與喜愛中,往往隱含著某種程度的陽具崇拜情節。

歷史[編輯]

銅器時代[編輯]

人類自從銅器時代起開始使用帶刃的武器。早在公元前2世紀,人類就可以製造類似於匕首的武器。在銅器時代,由於無法突破銅的抗張強度,超過90公分的劍是幾乎無法見到的。人們需要找到一種比銅更硬的金屬才能造出更長的劍。劍柄最開始只是一個簡單的把手,防止使用者被劍刃割傷。

歐洲地區的地中海黑海以及西亞地區的劍是典型的柳葉刃,北歐地區的劍則是螺旋型的。

中國在商代開始有製劍的史料記載[1],最早期的劍是用玉或石製造的,在考古上也發現了青銅劍遺物,當時通常是作為長兵器之下的輔助武器,但在吳、越等河川較多的地區則因水戰較多而是將劍作為主要武器,春秋時代的名劍也因此大多出於這些地區,例如越王勾踐劍

鐵器時代[編輯]

漢劍

鐵劍在公元前13世紀的鐵器時代開始普及。西臺人、希臘邁錫尼文明以及原始凱爾特語族初鐵器時代文明(公元前8世紀)是最早使用鐵劍的。鐵劍,由於對原料的充分利用而被進行大規模生產。早期的鐵劍要比後來的鋼刃劍差很多,由於很脆,鐵劍甚至還不如一些好的銅劍,不過鐵劍的優勢在於製作簡單,材料利用率高,這使得整隻軍隊都能用上這種金屬武器(不過埃及軍隊早在銅器時代就已全軍裝備銅劍)。

後來,鐵匠們發現只要在鐵熔煉時加一些木炭等素,就能製出一種更強的合金。全世界製劍的方法有很多,其中使用最廣泛的便是鑄造法。

希臘羅馬古風時代和波斯的安息薩珊王朝時期,鐵劍已經普及。

希臘劍英語Xiphos羅馬短劍英語Gladius是這一時期典型的劍型,長度通常在60到70厘米。到了羅馬帝國後期出現了稱為Spatha的劍(這期間在君士坦丁堡出現了使用Spatha的貴族階層Spatharius),至此,長劍時代來臨了。

中國的鐵劍自西周晚期就已經出現,戰國時代開始,隨著冶鐵技術的發達而大量應用,這時楚國韓國(中國戰國時代其中一國的國名)名劍滿天下,長度從80公分至140公分的皆有。而漢代是中國把劍作為戰爭兵器的最盛行時代,西漢中期出現了著名的環首刀,至東漢時完全取代了西漢時流行的長劍。漢代以後劍漸漸從中國戰場上的主流武器中退場,取而代之的是

中古世紀時期[編輯]

Spatha劍在民族大遷徙時期甚至完全進入中世紀時都很普及。Vendel時期Spatha劍被用日耳曼式的花紋裝飾(並非日耳曼仿羅馬花紋)。維京時期產生了更多標準化生產的劍,但是劍型依然是以Spatha為模板的。

直到11世紀的諾曼劍才創造了鍔叉Quillon)和十字型護手Crossguard)。12到13世紀的十字軍使用的武器就是這種形如十字架的劍,改動主要是使劍柄圓頭更尖。這些劍的攻擊方式被設定為砍殺,不過裝甲上的被砍殺點也同時進行了加固。

西漢時出現的環首刀流行於之後的三國、晉、南北朝與隋代,直至唐代才被由環首刀改進及發展出來的唐刀(也稱作橫刀。)所取代。由中國刀發展而來的韓國的環頭大刀在韓國的三國時代很出名,從西元9世紀開始有記錄的日本刀也源自中國唐代橫刀

中東北非南亞,實際上幾乎完全廢止了使用直型劍,完全地以刀 (武器)作為軍人個人的武器。

中古世紀晚期至文藝復興時期[編輯]

14到16世紀,隨著裝甲的改變,新式劍的出現越來越頻繁。最主要的改變是劍柄和劍刃的加長導致雙手劍的出現。在15世紀,這種雙手劍被稱為langes Schwert(德語)或是spadone(義大利語),意為長劍。長劍由於其攻擊範圍以及刺和砍的能力增強,越來越受歡迎。15到16世紀,有大量的戰鬥手冊介紹如何使用雙手劍。另一種改變是出現了專門對付盔甲刺甲劍鎧甲的薄弱處是連接金屬板的地方,這些地方是用繩或皮革連接,刺劍可輕易刺穿而不被彈飛。因此刺劍也是風靡一時。長劍的旺盛生命力來源於它有極強的攻擊範圍、刺與砍兼有的多用性。[2]

16世紀,日耳曼長劍Doppelhänder (現改稱Zweihänder,意為使用雙手)終止了劍的增長化傾向(主要是由於鎧甲的衰退以及輕火器的興起),中世紀早期盛行的單手劍再度流行。

該時期是劍最普及,地位最高,近戰格鬥中效果最好的時期,同時,劍在戰爭中的決定作用也隨著科技進步而衰退。不過,劍依然是普通人防身的最佳選擇。

中國明代則因為了抵抗日本海盜,出現了將日本刀仿製了一系列的倭刀苗刀。而這時中國人幾乎把雙刃的劍當作防身武器,而用於戰場上的幾乎皆是了。

近代[編輯]

近代的中國劍。

有人認為護手刺劍是由16世紀西班牙espada ropera劍演化而來的。輕劍與以往的劍的最大不同在於它不再是軍事武器而是平民化的防衛工具。輕劍和義大利schiavona將十字型護手轉化為杯形護手。在17到18世紀,較短的佩劍開始風靡整個歐洲,成為富人和軍官的首選配飾。輕劍和佩劍在18世紀相當風行。

殖民主義時代歐洲人開始仿製了敵對的中東中亞民族的單刃刀,稱為saber軍刀或馬刀)仍然被定義為劍的分支。

在劍退出時尚的行列之後,手杖代替了它的位置。例如,在手杖中隱藏的刀劍。法國武術la canne就是將藏有刀劍的手杖作為武器的。

劍在即將退出歷史舞台之時,扮演的角色從戰士身上退到平民的腰間,過去在戰爭中舉足輕重的地位已被火器替代。即使是作為個人的防身武器,劍在19世紀初就已盡失優勢,而被輕便的手槍替代。

一戰後的很長一段時間,劍都是部隊的必備裝備。但到了二戰時期,除了肉搏戰中會使用劍之類的冷兵器,其他戰鬥都是由槍炮完成的。

現在,劍只出現在軍隊指揮官的行軍服和正裝上或是歐洲國家保留的重裝騎兵的裝備中,主要作為儀式典禮的用途。

傳說及神話[編輯]

八仙過海[3],左側後面的呂洞賓就是騎在劍上過海

道教的許多神仙就和劍有關,例如玄天上帝純陽帝君呂洞賓),佛教不動明王文殊菩薩也有持劍,象徵智慧,稱為焰劍,其餘護法神持劍者不勝枚舉。

武俠小說及電影中常出現劍,用劍的技巧可能是實際有效的,也有可能是超自然的[4]。尋找劍或類似主題的過程也可能是小說或電影的主要劇情之一。例如李安的電影《臥虎藏龍》其主題之一就是找回被偷走的「青冥劍」。

中國民間故事在各地有劍泉傳說。

參見[編輯]

注釋[編輯]

  1. ^ 劍史. Chinesesword.net. [2014-04-10]. 
  2. ^ Lindholm, David; Nicolle, David. The Scandinavian Baltic Crusades 1100–1500. Osprey Publishing. 2007. 178. ISBN 1-84176-988-6. 
  3. ^ Werner, E. T. C.. Myths & Legends of China. New York: George G. Harrap & Co. Ltd. 1922 [2007-03-14]. (Project Gutenberg eText 15250)
  4. ^ Liu 1967, p. 130

參考資料[編輯]

  • James J. Y. Liu. The Chinese Knight-Errant.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1967. Library of Congress Catalog Card Number 66-14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