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學武器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防化學戰裝備

化學武器指的是利用具有毒性化學物質以造成敵人大量死亡或受傷為目的而使用的武器,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逐漸發展起來的殺傷性武器

歷史[編輯]

古代到中世紀時代[編輯]

化學武器用於戰爭中已有多年歷史,最早記錄使用毒氣的戰爭,可以追溯到公元前429年,在伯羅奔尼撒戰爭雅典斯巴達之間。 斯巴達軍利用硫磺和松枝混合燃燒來製造毒氣對雅典城內的守軍進行攻擊。

美國南北戰爭[編輯]

最早提及建議使用毒氣的時代是在美國南北戰爭時期,但此作法過於殘酷,並沒有被接納。

第一次世界大戰[編輯]

第一次世界大戰中,法軍在戰爭中率先使用催淚瓦斯

德軍則於1915年1月在俄國邊境的波蘭小鎮Bolimów[1] 使用含有溴代二甲苯(xylyl bromide)的砲彈攻擊. 而第一次大規模的使用化學武器則是在1915年4月22日,在第二次伊普爾之役(Second Battle of Ypres) 德國用氯氣攻擊法國,加拿大和阿爾及利亞聯軍.之後兩軍相互使用及研發新型的毒氣,其中以芥子氣光氣氯氣為主,估計至少有50965噸用於戰爭中。 根據官方公佈數字,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中因化學武器戰劑而造成的非致命性傷亡約1176500人、而至少有85000人死亡,在德國作家雷馬克的小說《西線無戰事》一書中也有其慘況的敘述。

霧社事件[編輯]

1930年10月27日,在今日台灣南投縣仁愛鄉賽德克族部落馬赫坡社發生了以莫那魯道等原住民為首的武裝抗日起義,由於日本軍警不諳山地戰,經常遭到原住民偷襲而死傷慘重,槍械也被奪去。後來台灣總督府下令派遣軍機空投毒氣彈,造成原住民死傷慘重。

第二次世界大戰[編輯]

日軍在中國戰場大量使用化學武器
沙林毒氣的化學結構,1938年在德國發現。

儘管凡爾賽條約第171條及國聯於1938年5月14日的一項決議要求日軍停止使用化學武器,日本軍仍然在二戰中大量使用了毒氣。為防西方國家報復,日本並未對西方國家使用,而是僅僅針對了被日本軍看作「劣等民族」的中國人。化學武器的使用均需日本天皇親自下達指令,如武漢會戰中天皇曾多次允許使用毒氣。

中國國共內戰[編輯]

國共內戰徐蚌會戰時,黃維率領的國軍第12兵團為了打破和解放軍交戰的僵局,曾授意下屬軍長楊伯濤發射瓦斯彈,一度使攻擊尖古堆的解放軍傷亡慘重。為此,解放軍在廣播及毛澤東的戰犯通告中皆為此提出抗議。中原野戰軍攻擊襄陽樊城的時候,襄樊守將康澤曾調動化學炮彈,以黃磷彈砲轟擊來犯的解放軍。

包括1983年《禁止化學武器公約》簽訂後,催淚彈並不屬於大規模殺傷性武器。黃磷彈在1980年後才通過《聯合國常規武器公約》列為違禁武器,不允許對「平民」或在「平民區」使用,廣義上並不屬於化學武器。

越南戰爭[編輯]

美軍在叢林密布的越南受到有著良好偽裝的越共游擊隊大規模偷襲,加上越共游擊隊對擅長使用隱蔽性極佳的地道陷阱以牽制美軍,致使美軍死傷慘重。而美國方面則下令在「牧工行動英語Operation Ranch Hand」中用飛機散布落葉劑,以強烈毒性讓樹木枯萎,企圖讓越共失去叢林的掩護。

越戰戰後,越南有數以千計的落葉劑受害者,症狀包含呼吸道與皮膚的病變,以及胎兒畸形,而受害的越南民眾到目前為止正在尋求美國的賠償。

兩伊戰爭[編輯]

美軍生化演習

在1980年到1988年的兩伊戰爭期間,伊拉克至少對伊朗發動過200餘次化學武器襲擊,其中既包括塔崩、沙林等神經毒氣,也有以芥子氣為主的糜爛性毒劑。這些化學武器造成大約十萬名伊朗人中毒,其中約一萬人在沒有接受任何治療以前就已經死亡。

在後來的波斯灣戰爭中,美軍鑑於兩伊戰爭時伊拉克濫用化武的教訓,下令前線作戰人員一律配備生化防護裝與防毒面具,尤其是正面迎戰伊拉克飛毛腿飛彈的愛國者飛彈連隊。

恐怖活動[編輯]

對於很多恐怖組織來說,化學武器是很理想的選擇因為費用便宜,容易取得及易於運輸。在原料供應充足的情況下,一個熟練的化學家可輕易的合成大多數的化學毒劑。僅管如此,有一些政治評論家質疑將化學和生物武器作為恐怖襲擊方式的實用性,因為和爆炸物相比,這些武器難以有效使用,但這類武器可有效地造成大眾恐慌[2]

較為被大眾所知悉的毒氣恐怖活動是發生在1995年於日本爆發的東京地鐵毒氣事件。2002年車臣伊斯蘭武裝份子發動了莫斯科歌劇院脅持事件,由於恐怖分子在歌劇院內部署了炸彈,俄軍阿爾法小組在攻堅時投擲了化學氣體,雖殲滅了恐怖分子但也造成多名人質死亡。

防護法[編輯]

化學武器的分類[編輯]

化學武器戰劑可以根據何種方式影響人體大致分成幾類

種類 化學劑名稱 作用方式 症狀 作用時間 途徑及持久性
神經性毒劑

G類毒劑:

X類毒劑:

抑制乙醯膽鹼酶作用,阻止 神經傳遞物質 乙醯膽鹼突觸的分解釋放而引發蕈毒鹼尼古丁一樣作用(導致肌肉一直處於興奮狀態而引起肌肉痙攣)
  • 瞳孔縮小
  • 視野模糊/眼前昏暗
  • 頭痛
  • 噁心、嘔吐、腹瀉
  • 流鼻水
  • 四肢麻痺/肌肉震顫
  • 呼吸困難
  • 癲癇
  • 意識低下
  • 蒸氣:數秒到幾分鐘;
  • 皮膚接觸:2到18小時
VX 較為維持而其他戰劑較不持久;都具吸入及接觸毒性
血液性毒劑 立即發作 非持久性且為吸入毒性
糜爛性毒劑 戰劑為酸性化合物損害皮膚呼吸道系統,造成灼傷和呼吸困難。
  • 嚴重的皮膚,眼睛和粘膜疼痛及紅腫
  • 皮膚紅斑與產生水泡,癒合慢,並可能成為感染
  • 結膜充血,角膜浮腫及潰瘍
  • 輕度呼吸窘迫引發呼吸道損害
  • 芥子氣:蒸氣:4到6小時,經眼睛或肺部會更快;皮膚接觸:2到48小時
  • 路易斯毒氣:即時
持續性且為接觸毒性
窒息性毒劑 類似糜爛性毒劑的機制,但較多作用於呼吸道系統,進而導致窒息;痊癒者往往會有慢性呼吸困難。 即時到3小時 非持久性且為吸入毒性
刺激性毒劑催淚性催吐性

催淚性:

催吐性:

  • 催淚性:造成嚴重眼睛刺痛及暫時性失明。
  • 催吐性:造成噁心和持續嘔吐。
即時 非持久性且為吸入毒性
失能性毒劑
  • 引發明顯情緒變化、幻覺等精神障礙
  • 體溫過高
  • 運動失調(步伐不穩)
  • 瞳孔放大(散瞳)
  • 口渴
  • 吸入:30分鐘到20小時;
  • 皮膚:皮膚接觸到BZ後36小時以上,期限通常是72到96個小時。
可持久性的存在於水中及固體表面;具接觸性毒性
細胞毒蛋白

生物蛋白質,例如:

藉水解rRNA抑制蛋白合成
  • 潛伏期4到8小時,之後有類似感冒的症狀
  • 18到24小時後:
4到24 小時 可經由注射或吸入及飲食;在自然環境中會快速降解

參考文獻[編輯]

  1. ^ 第一次世界大戰(基於Hew Strachan的著書中4頻道檔案文件)
  2. ^ Simon Wessely. Weapons of mass hysteria. guardian.co.uk. 2001-10-20 [2011-02-20] (英文). 

外部連結[編輯]

參見[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