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字文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Confusion grey.svg
提示:本條目的主題不是太極千字文
千字文
田蘊章楷書
田蘊章楷書
中文名稱
中文原文 千字文
漢語拼音 Qiānzìwén
威妥瑪拼音 Ch'ien-tzu-wen
日文名稱
日文漢字 千字文
平假名 せんじもん
羅馬字 Senjimon
韓文名稱
諺文 천자문
韓文漢字 千字文
文觀部式 Cheonjamun
馬賴式 Ch'ŏnjamun
越南文名稱 ()
國語字 Thiên tự văn
越文漢字 千字文
其他名稱
吳語 tshie zy ven
泉漳片白話字 Chhian-jī-bûn
粵拼 Cin1 Zi6 Man4
Wikisource-logo.svg
維基文庫中相關的原始文獻:

千字文》原名為《次韻王羲之書千字》,南朝梁(502年─549年)周興嗣所作的一首長韻文。它是一篇由一千個不重複的漢字組成的文章。據說是梁武帝取了王羲之寫的一千個字體,令其親人練習書法,而後覺得雜亂無章,於是又命周興嗣(470年─521年)編為一篇文章[1]

《千字文》全篇主題清晰,章句文理一脈相承,層層推進,語言優美,詞​​藻華麗,幾乎是句句引經,字字用典。出典包括《易經》、《淮南子》、《詩經》、《尚書》、《禮記》、《春秋》、《論語》、《孝經》、《孟子》、《史記》、《神農本草經》、《管子》、《韓非子》、《莊子》、《漢書》。[2]《千字文》以儒家思想為主體,兼納自然、歷史、社會常識,寓意深刻、結構清晰、語言簡明優美,可以說是一首四言長詩。是用來教授兒童基本漢字之重要啓蒙讀物,和《三字經》、《百家姓》合稱「三百千」。《千字文》是其他幾篇也被公認為不錯的訓蒙讀物不能比的。所以歷代書法家都競相書寫,如智永懷素歐陽詢趙佶趙孟頫文徵明等都有留傳至今的帖本。同時在漢字文化圈各國也受到重視。

構成[編輯]

三國時期的書法家鍾繇曾寫過一篇《千字文》,但毀於西晉的動亂之中。王羲之又重新編綴過一篇,但文理音韻皆不佳。李倬《尚書故實》記載梁武帝為教育子侄,命大臣殷鐵石模次王羲之書碣碑石的字跡,又要求拓出互不重複的一千個字,以賜八王。殷鐵石拓出後,此千餘字互不聯屬,梁武帝又命令周興嗣將這一千字編成有意義的句子,「卿有才思,為我韻之。」周興嗣竟一夜編成。[3]

《千字文》由「天地玄黃」到「焉哉乎也」,總共250個隔句押韻的四字短句構成,內容包含天文地理政治經濟社會歷史倫理,整篇文章一字都不重複。《千字文》全文共分為四個部分,第一部分從宇宙的誕生、開天闢地開始講起,講到日月星辰、氣象物候、地球上的自然資源,一直講到人類出現以後,中國太古和上古時期的歷史。最後以人類社會的出現和王道政治作為結尾。

宋朝侍其良器曾作《續千字文》。明朝徐青藤曾作《集千字文》。清朝吳省蘭題有《恭慶皇上七旬萬壽千字文》。太平天國亦有《御制千字詔》等,其《千字文》內容不同,但都以《千字文》為名。

千字文的宇宙觀和史觀[編輯]

《千字文》的宇宙觀發端於《易經》。《易經》是五經之首,講的就是天地之道和陰陽之變的道理。一開頭的「天地玄黃,宇宙洪荒。日月盈昃,辰宿列張」,描畫出一個無比廣闊幽遠的宇宙。宇宙萬物處在一個恆久的大循環中,「寒來暑往,秋收冬藏,閏餘成歲,律呂調陽」。[4]「天地玄黃」一句出自於《易經》。《易經》里說「天玄地黃」,為了押韻改作「天地玄黃」。「宇宙洪荒」出自於《淮南子》與《太玄經》。傳統宇宙觀認為天的顏色是黑的,地的顏色是黃的。冕服最能體現「天地玄黃」、「日月辰宿」的華夏信仰,玄色上衣代表天,黃色下裳代表地、十二紋章中有日月星辰。「龍師火帝,鳥官人皇」指的是伏羲神農黃帝少昊。黃帝「始制文字,乃服衣裳。」通過歷代漢人王朝推崇周禮、像天法地而形成千年不變的漢族禮儀衣冠體系——漢服。「推位讓國,有虞陶唐」是講黃帝的玄孫堯帝舜帝禪讓統治權與能者。下句「弔民伐罪,周發殷湯」引出夏商周三代聖王湯王周武王。千字文讚美聖王「坐朝問道,垂拱平章」,與群臣共商國事,垂衣拱手,天下太平。

明朝萬曆帝著冕服御像 
敦煌莫高窟的「辰宿列張」圖 
伏羲作八卦 
堯帝 
禹王 
湯王 
武王 
朝會 

千字文的道德觀[編輯]

千字文讚美五常之德,是以仁義禮智信五常為準則的,提倡「女慕貞潔,男效才良」的品德。德行正大光明,才能成為賢人。將孝道的仁愛之心擴展到兄弟之道、夫妻之道、朋友之道和君臣​​之道。

書法作品[編輯]

由於《千字文》字字不同,且流傳廣泛,故深受東亞各國書法家的青睞。《宣和書譜》記載,北宋內府收藏智永真跡二十三件,《千字文》便佔十五件之多。

宋徽宗草書千字文》

中國書法家智永)、褚遂良)、孫過庭)、張旭)、懷素)、米元章北宋)、高宗南宋)、趙子昂)、文徵明)皆有著名的《千字文》書法作品。敦煌出土文書中也有《千字文》手本習字斷片,可見最遲至7世紀利用《千字文》練習漢字書法已較普及。

日本書法家卷菱湖江戶)、市河米庵江戶)、貫名菘翁江戶)、日下部鳴鶴明治)、小野鵞堂明治)的《千字文》書法作品也很有名。

對朝鮮的影響[編輯]

朝鮮文日文中文的「天地玄黃」

《千字文》曾作為許多國家的漢字初級讀本。此讀本傳入朝鮮半島的年代已不可考。

這本書與佛教的一起傳入,被認為是漢字應用於朝鮮語言的推動力量。漢字一直是朝鮮唯一的文字,即使世宗大王於15世紀發佈訓民正音(Hangul),而大多數的朝鮮學者仍然繼續使用漢字一直到20世紀早期。

《千字文》被用來教授兒童習字始於1583年,即李朝宣祖命令韓濩(Han Ho;1544-1605)將其刻成木版印刷之後。

《千字文》裡的從「天」到「水」的44個字被逐一記錄在了「常平通寶」的背面(朝鮮王朝時代朝鮮的銅錢)。

千字文以其特有的形式展現漢字,對每一個漢字來說,文字既體現其含義(訓),也體現聲音(音)。雖然朝鮮語言歷經演變,辭彙相對應的訓(saegim)在每一個版本裡保持不變。當然同樣成書於16世紀的光州版和韓石峰版《千字文》對個別漢字的解釋有些許不同。韓石峰版與光州版訓的變化大體上體現在以下幾個方面:

  1. 定義更加寬泛或者每個單獨漢字的語義範圍發生改變
  2. 先前的定義被同義字取代
  3. 部分語音發生改變

從這些變化中可以看岀朝鮮固有詞被「漢字語」所取代。但是,某些罕見的辭彙涵義可能是16世紀以前的朝鮮固有詞的化石留存或者受到全羅道方言的影響。

對日本的影響[編輯]

和邇吉師(王仁)作為傳說中的百濟中國學者,據說在應神天皇(370年-410年)統治時期將《千字文》連同10本《論語》傳播到了日本[5]但是如果當真如此那就是在《千字文》成書之前了。《日本書紀》卻未言王仁自三韓將漢籍東傳扶桑,僅言其太子菟道稚郎子習諸書於王仁而已。應神天皇十五年即公元284年,相當於我國西晉武帝十九年。這時百濟國尚未成立,百濟建國於公元345年。[6]同時《千字文》作者周興嗣卒於梁普通二年(公元521年)。應神天皇時,不可能有《千字文〉傳入日本。有些人認為這僅僅是傳說,其他人則認為這反映一些事實。還有些假定那是另一個版本鍾繇的《千字文》。《千字文》被用來習字及練習書法。

千字文編號法[編輯]

以千字文編號的清代廣州貢院號舍,攝於1873年

由於《千字文》流傳廣泛,且其文每個字皆不同,故該文被廣泛用來對事物進行編號。比如用於科舉考試的貢院中每間號舍都用千字文編號。又如「天、地、玄、黃、宇、宙」在台灣早年用作國防部兵籍號碼開頭,以區分不同地區,例如:「天」代表北部地區,「地」代表中部地區,「玄」代表南部地區,「黃」代表東部地區,「宇」和「宙」則分別代表台北市高雄市

吉林省乾安縣下轄的村莊名稱使用千字文順序排列定名,如天字井、地字井、元字井、黃字井等。

字數[編輯]

《千字文》實錄一千不重複漢字。

數字中的「一」「三」「六」「七」、方位的「北」、季節的「春」、地理的「山」未包括其中。

233個字不在日本常用漢字範圍內。

由於中國大陸實行簡化字、歸併異體字,其簡體字版只剩九百九十餘個相異漢字(具體數量因異體字的歸屬而有不同說法)。如下列字被合併:

  • 「發」、「髮」併為「发」(周發殷湯;蓋此身髮)
  • 「巨」、「鉅」併為「巨」(劍號巨闕;鉅野洞庭)
  • 「崑」、「昆」併為「昆」(玉出崑崗;昆池碣石)
  • 「慼」、「戚」併為「戚」(慼謝歡招;親戚故舊)
  • 「雲」、「云」併為「云」(雲騰致雨;禪主云亭)
  • 「并」、「並」併為「并」(百郡秦并;並皆佳妙)
  • 「絜」、「潔」併為「洁」(女慕貞絜;紈扇圓潔)

軼事[編輯]

  • 胡適說他從五歲時就唸過「天地玄黃,宇宙洪荒」兩句話,當了十年大學教授以後,還是不理解以上兩句話的意思。[7]

參考資料[編輯]

  1. ^ 梁書·列傳第四十三》「自是銅表銘、柵塘碣、北伐檄、次韻王羲之書千字,並使興嗣為文,每奏,高祖輒稱善,加賜金帛。」
  2. ^ 劉宏毅, 《千字文講記》,海南出版社, 2007
  3. ^ 太平廣記》:「梁周興嗣編次千字文,而有王右軍者,人皆不曉。其始乃梁武教諸王書,令殷鐵石於大王書中,榻一千字不重者,每字片紙,雜碎無序。武帝召興嗣謂曰:"卿有才思,為我韻之。"興嗣一夕編綴進上,鬢髮皆白,而賞錫甚厚。」
  4. ^ 《千字文》中的宇宙人生
  5. ^ 古事記》中卷:「若有賢人者貢上。故受命以貢上人名。和邇吉師。即論語十卷。千字文一卷。並十一卷付是人即貢進。」
  6. ^ 丸山二郎,《日本書紀研究》,吉川弘文館,1955。
  7. ^ 《胡適日記全集》:「又如《千字文》上的「天地玄黃,宇宙洪荒」,我從五歲時讀起,現在做了十年大學教授,還不懂得這八個字究竟說得是什麼話!所以叫做'念死書'。」

外部連結[編輯]

  • 字字中國教育組織重編了現代版千字文《千字訣》,並藉此推動國學創新和中華文化傳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