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島湖事件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已重新導向自 千島湖事件)
前往: 導覽搜尋
千島湖事件
日期 1994年3月31日
不明(UTC+8)
地點 浙江千島湖風景區
目標 中國導遊,船員8名
台灣遊客24名
形式 搶劫、縱火、殺人
死亡人數 32

千島湖事件,又稱千島湖慘案,為一宗1994年春季發生於浙江淳安千島湖殺人越貨,謀財害命的刑事案件。案中,24名台灣觀光客及8名船工導遊遭到搶劫,並被兇手燒死。

此案件在台灣引發軒然大波,對兩岸關係產生巨大衝擊。因為台灣民眾對中國大陸官員處理此事的態度普遍不滿,在台灣官方所做的民意調查中,在此案件發生後,認同自己是台灣人的比例,首次超過認同自己是中國人的比例。[來源請求]

事件經過[編輯]

1994年3月31日,24位台灣旅客乘坐「海瑞號」在千島湖觀光時,與6名中國大陸船員及2名導遊,共32人在船艙內被燒死。在之後案件偵辦的過程中,當地公安機關沒有及時對外界公佈案情進程。外界認為,當地政府採取了封鎖消息、控制新聞報導的模式對此事件進行隱瞞,並有台灣辦案專員指出,案發現場的部分跡象顯示,有被二次加工及破壞的情形。塵埃落定之後,台灣著名學者潘家慶認為,浙江省有關部門對該事件的不公開操作,理解為在未抓獲犯罪嫌疑人之前公布案情不利於破獲案件,與台灣媒體對刑案報導態度不同,正是兩岸新聞觀念的差距,導致了事態的擴大。[1]

4月1日上午,本來應該在3月31日晚間返航的海瑞號遊輪被發現正在燃燒。當地民眾一度誤認為是火災並馬上報警。由於救援中在遊船甲板及客艙未發現遇難者,浙江省委省政府要求迅速查找船上失蹤人員。為此,淳安縣出動20餘艘船艇、千餘人,對案發水域及附近40多公里的水面、山灣、島嶼進行搜尋,並通過有線廣播要求湖區群眾提供線索。駐浙空軍出動了飛機、潛水員、使用了水下探測儀進行尋找救援工作,東海艦隊也派人參加搜尋救援。當「海瑞」號大火撲滅降溫後,縣公安局刑偵支隊長劉勇健下底艙勘查,發現有遇難者遺體。經排水清點,發現32名船上人員遺體都在底艙。[2] [3]

4月1日,夜23時,杭州市公安局法醫室主任丁宏趕赴現場,帶領其他3名幹警進入海瑞號底艙勘察遇難者遺體,連續工作至次日凌晨4時。[2]

4月2日,浙江省杭州市公安局抽調14名法醫對所有遺體進行了認真檢驗。法醫屍檢結論為:遇難者進入底艙前並未死亡,死亡系窒息燒烤而致。消防專家確認底艙入口處為起火點,有汽油助燃。船舶專家排除了因船及設備潛在缺陷引起火災的可能。痕迹專家經勘驗發現,出入底艙的鐵梯缺失,起火中心留有一隻汽油桶,底艙口上方鋼板上有獵槍霰彈擊發所致的圓形狀凹陷,底艙油櫃有爆炸痕迹。刑偵專家分析認為,船上人員極可能受暴力脅迫進入底艙,爾後被焚致死。公安機關確定,此案件是一起有預謀、有準備的特大圖財害命案,並正式立案偵查。[2]

4月6日,案件偵破過程中,淳安縣37個鄉鎮和縣級機關共出動4047名幹部群眾投入調查工作,出動車輛、船隻396輛(艘)次,對全縣573平方公里水面航行過的6000多艘各類船隻一一過濾,訪談近10萬人次,獲得群眾提供的有價值線索165條。[2]

4月6日,浙江省人民政府延請杭州靈隱寺住持繼雲法師做超度法事。而當地罹難者骨灰由其本地家屬安葬;台灣的罹難者骨灰則由家屬帶回台灣。

在案偵破期間,國務院秘書長羅干專門指示要迅速查明起火原因,處理好善後工作。國務院總理李鵬發表了要嚴懲兇嫌的講話,並指示浙江省委有關政府全力做好善後工作,儘快查明事件真相。浙江省副省長劉錫榮在專程看望和慰問遇難台胞親屬時強調:「我們都是炎黃子孫,台胞的痛苦就是我們的痛苦,台胞的安慰也是我們的安慰。請轉達我們對你們的島內親友的問候。

4月9日,李登輝批評中國共產黨說:「台胞死了這麼多人,大陸官文只簡單幾句話帶過,這種做法就如土匪一樣。」

4月12日,中國海協會常務副會長唐樹備在北京會見了台灣海基會副秘書長石齊平,聲稱此乃一「火災事件」,並且強調中國方面會全力做好善後工作。

台灣對此說明十分無法理解。認為當地政府處理此事時首先封鎖消息然後固執己見,因而回應相當強烈。陸委會於12日宣佈即日起暫時停止兩岸文教交流活動、自5月1日起停止民眾赴中國旅遊。中華民國經濟部停止審核批示赴中國的投資案、中華民國教育部停止台灣和中國之間的文教交流,旅行業也停止出團到中國去旅遊;可以說,海峽兩岸之間的交流活動幾乎全告中斷。

4月15日,三名犯罪嫌疑人被傳訊。

4月17日,浙江省公安機關宣佈破案,公佈是「特大搶劫縱火殺人案」,逮捕了三名嫌犯。台灣有民眾認為可能有軍人涉案,21日中國方面宣佈的嫌犯之一是退伍軍人,作案時身著無銜軍裝(文革時期直至1990年代中期,沒有軍銜的軍裝和軍裝樣式的服裝在普通中國居民中很流行;唯早期中國人民多穿著清一色藍衣,故著軍裝仍引起質疑),另一嫌犯的哥哥是武警,涉嫌包庇嫌犯,但台灣罹難者家屬仍質疑僅以三名人犯何以能制服32人造成死亡慘劇。

4月18日,當時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總理李鵬發表談話,對案件進行了說明。

5月8日,台灣海基會組團前往現場瞭解案情。海基會副秘書長許惠祐帶6位鑒識、刑偵專家和法醫、律師以及7位罹難者家屬抵達杭州。

6月3日,杭州市人民檢察院提起公訴。

6月10日,浙江省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終審。在審理期間,海協會多次邀請海基會派員參觀公審,終審前8日仍然再次聯絡台灣海基會人員,但未獲積極回應,台灣罹難者家屬也無人願意出庭參觀審訊過程。

6月12日,宣佈判決結果,三名犯罪嫌疑人吳黎宏、胡志瀚、余愛軍均以搶劫罪故意殺人罪罪名被判處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6月19日,三名罪犯被執行槍決

影響和評價[編輯]

台灣方面[編輯]

千島湖事件對當時的兩岸關係造成重大影響。案件在1994年3月31日發生前,台灣於2月底進行的民意測驗中,認為「自己是台灣人」29.1%;認為「自己是中國人」24.2%;認為「自己既是台灣人又是中國人」43.2%;其餘是不知道或拒答;「支持獨立」12.3%;「支持統一」27.4%;「維持現狀」44.5%;其餘是不知道或拒答。

當案件發生後,4月底同樣的民調顯示,認為「自己是台灣人」增加為36.9%;認為「自己是中國人」減少為12.7%;認為「自己既是台灣人又是中國人」45.4%;其餘是不知道或拒答,而「支持獨立」增加為15.5%;「支持統一」減少為17.3%;「維持現狀」54.5%;其餘是不知道或拒答。

聯合報》1994年4月中的民調亦指,台灣贊成與非常贊成台灣獨立的民眾大幅升至42%。此一民調結果顯示千島湖事件之後,台灣民眾對中國大陸的疑惑與不滿,雙方的交流一時之間也有冷卻的現象。

有人對中國在處理千島湖事件時表現出意欲遮攔的行為表示不滿,認為這已使台灣民眾對中國大陸風氣失望,對大陸官員行事作風專制官僚感到憤怒,導致兩岸關係的緊張和倒退。也有人認為,當時大陸政府採取的不透明處理措施以及官僚作風,是導致台灣民眾產生對中國治安不良印象的重要誘因。亦有人認為即使「千島湖事件」原本是單純刑事案件,可是在中國官員後續處理的動作不僅顯得專制官僚且更加泛政治化。

中國大陸其他政黨方面[編輯]

中國國民黨革命委員會中央委員會在其網站上表示與由台灣軍警挑起的「閩平漁事件」相比,「千島湖事件」是一起純粹的刑事案件,認為罪犯是社會不法份子,是一夥損人利己、不務正業,從而鋌而走險的歹徒,其作案的目的純粹是為了貪圖錢財[4]

流行文化[編輯]

1994年由周潤發主演的《賭神系列》香港電影的續集《賭神2》,故事初段的情節戲仿了千島湖事件(電影中稱為「千賭湖」,「賭」「島」二字在粵語同音)。

參考文獻[編輯]

出處[編輯]

其他[編輯]

(按照作者姓氏漢語拼音順序排列)

  • 陳憶華,1996,媒介與消息來源的意識型態建構媒介議題之研究:以報紙報導千島湖事件為例。國立政治大學新聞學系碩士論文。
  • 陳玉峰、曹瑞芝,1994,千島湖事件對台灣經貿問題的影響:對業者之問卷調查及深度訪談 。台中:靜宜大學台灣生態研究中心。[引用於2004年3月31日]。
  • 交流,1994,從民意調查看兩岸關係:台灣居民對千島湖事件的反應。交流 16:9-12。
  • 劉徹,1994,千島湖事件改變了兩岸戰略互動關係。國家政策(動態分析)雙週刊 4月5日:16-17。
  • 潘家慶,1994,從千島湖事件看兩岸新聞觀念的差距。交流 16:13-16。
  • 魏立志,1994,「千島湖事件」談台商赴大陸投資前應有的觀念作法。工業簡訊 24:37-42。
  • 張讚合,1996,兩岸關係變遷史。台北:周知文化。

外部連結[編輯]

參見[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