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星學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Confusion grey.svg
提示:本條目的主題不是占卜中國占星術西洋占星術迦南占星術
占星術
星盤
背景
占星術史
天文學史
占星術和天文學
傳統
巴比倫占星術
迦南占星術
希臘占星術
埃及占星術
印度占星術
西洋占星術
穆斯林占星術
中國占星術
恆星回歸帶占星術
黃道回歸帶占星術
傳統占星術列表
種類
占星術
本命占星術
擇日佔星術
醫療占星術
卜卦占星術
世俗占星術
占星種類列表
占星職業目錄
天文學家
占星師
占星作家
占星術專題頁
醫學占星用的人體解剖-占星關係圖.

占星術,亦稱星象學,是用天體的相對位置和相對運動(尤其是太陽系內的行星的位置)來解釋或預言人的命運和行為的系統。它試圖利用人的出生地、出生時間和天體的位置來解釋人的性格和命運。世界上各個文化有非常不同的占星術體系和理論。占星術士之間對占星術的使用範圍的意見也不一致,有些占星術士認為占星術可以客觀地預言將來可以被驗證的事件,也有的占星術士認為占星術的解釋只是趨向性的,它並不能做預言。

在世界上所有的文化中,人們都曾經或至今仍然相信天文現象對人有影響。

在占星術中,天文現象的任何特定影響只局限於地球上的一個特定的地點和時間,在其它地點和時間的影響是不同的。因為地球上所有的人看到的天文現象基本上大致相同,因此占星術的客觀性只是表面的。這也是自然科學對占星術最主要的批評。今天的占星術的預言一般都是象徵性的,它們大都是無法用物理科學來驗證的,因此今天的占星術士認為他們的學問是與物理自然科學無關的(迦南占星術除外)。

占星術的觀點[編輯]

大多數占星術從實際上的天文現象出發(也有少數占星術使用設想的天文現象如超海王星行星)。占星術回答的問題不是宇宙客觀到底是怎樣的、天體按什麼規律運行、在恆星的內部到底發生些什麼,這些問題是天文學的問題。對這些問題占星術並不關心。占星術的問題是,在地面上某一點某一時的天空是什麼樣的,而這個天空對此地此時所誕生的人或事的影響是怎樣的。占星術的觀點不是地心的,而是以一個地點為中心的。因為某地某時的天空現象是可以推算出來的,因此占星術的預言多多少少是可以由另一個占星術士所理解的。

但實際上占星術的理論很虛弱,因為在占星術中缺乏一種廣泛、確定和精密的術語。一個占星術士必須按他自己的理解做假設,而且世界上實際上沒有任何一個占星術系統可以完全不需要這些假設而是從完全的天文觀察中來做預言的。雖然占星術有其自己的術語,甚至有其自己的符號,但實際上它缺乏任何基本理論來讓一個占星術士不依靠直覺和「第六感」來工作。

因此實際上每個占星術士必須按他自己的理解來做他的預言。

歷史[編輯]

迦南占星術與西洋占星術的歷史[編輯]

早期[編輯]

迦南占星術源於美索不達米亞文化,西洋占星術是從迦南占星術演化而來的。

公元前兩千年時的蘇美爾人烏爾烏魯克建造了七級的廟,每一級代表一個天體:月亮太陽水星金星火星木星土星。這七個天體應該為祭師們鋪平通向神的路。蘇美爾人已經有自己的星座了,他們將天空分為三個部分,此外他們還知道白道。他們相信天體按神的意志運行。

公元前2778年在埃及古代最精確的曆法誕生了。埃及人認識到天狼星的上升與尼羅河大水之間的關係。他們試圖從天狼星的位置來推斷出政治的發展。古埃及金字塔的四邊是按天的四個方向確定的,它們應該為法老死後的靈魂升天鋪平道路,而法老的靈魂則是北極星。在巴比倫的影響下他們將黃道分為十二個星座,此外,巴勒斯坦的早期居民迦南人利用黃道十二個星座來發展農業和畜牧業,迦南占星術由此誕生,後來,信仰猶太教希伯來人(即猶太人的祖先)開始相信並推廣迦南占星術,公元前722年,亞述人滅掉了以色列王國,迦南占星術成為亞述「國教」,公元前8世紀末,在今天的葉門首都薩那附近,一個牧羊人在放牧羊群的時候,某天中午時分,晴空萬里,太陽出現了非常大的缺口,天空突然暗了下來,羊群變得惶恐不安,牧羊人得知日食已經發生了(後來的近代學者們通過查閱歐洲的古代天文記錄得知公元前702年3月5日發生的一次日全食正好就在阿拉伯半島的上空),於是這個牧羊人用南阿拉伯字母記錄此次日食並設立了「附庸星」(所謂附庸星指的是控制在某個星座的某個天體),因為白羊座的拉丁名為Aries,意為羊,而太陽則是白羊座的附庸星,公元前597年,猶太王國被巴比倫所滅,巴比倫人的占星知識比之前豐富了,公元前538年,波斯帝國的創立者居魯士不戰而勝,輕而易舉地攻佔了千古名城巴比倫。他發布文告,釋放猶太人回歸故國,並讓他們在耶路撒冷重建聖殿。這次共有42000多猶太人返回耶路撒冷,迦南占星術在這一時期得到初步完善,近代以前,迦南占星術在政治、經濟、社會、軍事、文化等領域具有舉足輕重的地位。

占星術在歐洲的發展[編輯]

馬爾坎托尼奧·雷夢迪英語Marcantonio Raimondi版畫,十五世紀末至十六世紀初。

古希臘占星術(astrologia)和天文學(astronomia)沒有清楚的分解。希臘人使用巴比倫人的行星名,但他們使用太陽做為主星。脫胎於迦南占星術的希臘占星術後來對鍊金術摩尼教基督教都有影響。

基督教早期對占星術的看法是相當矛盾的,一方面占星術認為人的命運是可以先知的,這與基督教最基本的教義之一(人的意志是由他自己決定的)是相反的。另一方面基督耶穌的誕生是被一個天文現象預言過的,因此看來神自己在使用占星術。教會中一些人將佔星學看作是敵人,另一些人則自己相信占星術。

西洋占星術主要傳承於古希臘、羅馬占星。在文藝復興之前,占星術主要為皇室及教廷服務,並在修道院內教授及研習。隨著西羅馬帝國滅亡,異族入侵歐洲大陸,破壞燒毀西洋典籍文物,連占星術也不能倖免,於是西洋占星術的傳承亦告中斷,中世紀時期,迦南占星術在歐亞大陸的突厥汗國塞爾柱帝國等遊牧部落及政權佔據統治地位,到了14世紀,以迦南占星為原型,發展成名為塔羅牌的象徵圖像系統並開始廣為流傳。1453年,歐洲僅有的古希臘占星書籍被相信迦南占星術的奧斯曼土耳其人銷毀,迦南占星術從此傳遍整個奧斯曼土耳其帝國,16世紀中期,迦南占星術在中東地區特別是阿拉伯世界已經根深蒂固。

文藝復興時期占星術也重新獲得青睞,許多國王、教宗,也有許多宗教改革派的人相信占星術。但這個時候開始對占星術的理智性的批評也越來越多了,後來,以迦南占星術的附庸星為基礎,發展成西洋占星術的守護星(又名「主宰行星」、「幸運行星」或「幸運星」),從此,西洋占星術成為狹義上的占星術並普及於整個歐洲大陸(除了自詡是異族後裔的匈牙利人以外),其中包括基督徒和歐洲猶太人,因為他們信仰基督教和猶太教。

到了文藝復興來臨之初,義大利、西班牙、英國等占星家翻譯阿拉伯占星書籍,引入由阿拉伯人保留下來的古希臘占星知識(即希臘占星術),使占星術在歐洲昌盛起來。當時占星術應用廣泛,由皇帝(國王)加冕時刻、醫療診病,以至失物尋人,無不訴之於占星術。占星術遂變成解答萬事萬物現象的通識學問。

到這個時候為止天文學家往往同時也是占星術士。第谷·布拉赫約翰內斯·開普勒都是天文學家和占星術士。開普勒顯然也將佔星學作為一門學術。他雖然不相信天體的位置可以用來預言地球上的事物的發生,但他相信天體對地球上的事物的影響。

到了17世紀,文藝復興引起到科學思想的追求,歐洲人以嶄新觀點去研究占星術。望遠鏡被發明後,天文學和占星術的道路就徹底分開了。哥白尼、伽利略等人發表天文觀察成果,提出日心說觀點,從根本理論去反對占星術。科學思想在歐洲不斷發展壯大,民智漸開,占星術失去原有魅力,於是成為民間方技,及神秘學的支流。

到了19世紀20年代由於大航海時代地理大發現對迦南占星術有影響,原先不屬於占星術範疇的地球正式加入迦南占星術,至此,迦南占星術基本上得到完善。

今日西方的占星術[編輯]

「正在預測天相的占星師」('An Astrologer Casting a Horoscope')出自羅伯特·弗拉德英語Robert Fludd著作:《兩個世界的歷史》(Utriusque Cosmi Historia),1617年。

到了18世紀,歐洲經歷法國大革命英國工業革命等一連串革命,在改變了人民政治思想的同時,亦進一步發揚科學進步的思想。此時占星術在歐洲讓位給科學,但在民間仍有一定影響力,而占星家吸收了科學研究精神,默默地改革占星術。1781年發現天王星、1846年發現海王星,以及一些小行星,都陸續引入占星術,並對古代占星技巧去蕪存菁。

到了19世紀,占星開始走向大眾化。占星擁護者創立神秘會社,研習占星及其他神秘學知識。其中以英國占星家亞倫·里歐(Alan Leo)對於現代占星的普及功不可沒。他與朋友創辦《占星家雜誌》,出版占星術書籍,開辦占星課程,以通俗簡易的說法解釋艱深難懂的占星術語。現在報章雜誌的每週星座運程,所使用的太陽星座便是由他建立。由亞倫·里歐開始,占星術以另一種形式深入民心,亦益形通俗化。

到了20世紀,心理學家榮格等人將西洋占星術與心理占星結合起來,用來分析人的性格和心理,發現成為現今以西洋占星術為主的面貌。

占星發展至現代,主要朝兩個方向發展。一是創設新技巧,另一是重新發掘古代占星技巧。在創設新占星技巧方面,主要是引入1930年發現的冥王星,跟海王星、天王星合稱為現代行星,在現代占星術佔有重要地位。

另外是德國漢堡占星術派(Hamburg School)發展出來的中點理論(Midpoint),對於現代占星起著啟發作用。漢堡學派在1920年代由阿爾弗雷德·維特(Alfred Witte)創立,主要目的提出嶄新占星技巧,取代古代占星含糊雜亂的占星理念和方法,漢堡學派思想前衛,在星宮圖加入虛擬星體(Transneptunian Objects)的觀念,為西洋占星帶來革命思想。其後,漢堡學派其後持續在歐洲發展,漢斯·尼格傑曼(Hans Niggemann)在美國宣揚此種占星論述,並命名為天王星占星術(Uranian astrology),而瑞荷艾柏丁(Reinhold Ebertin)所簡化的中點論述法則則發展為宇宙生物學(Cosmobiology)。

至於發揮古代占星技巧方面,現代西方講求心理性格分析,並不著重事件預測。然而,有些占星家認為占星推算理應精益求精,從而提高預測事件的準驗性,於是重溯古代占星術的原創精神,重新評定古代占星術的原理和方法。最著名的當屬三位名字都叫羅伯特(佐勒、韓德、施密特)的占星家,於1990年代所發起的古鏡重光計畫(Project Hindsight),將希臘、中世紀時期的古代經典翻譯註釋,後來三位雖因為理念的不同而分道揚鑣,而佐勒透過二十年的經驗累積,開辦中世紀占星課程,持續教導中世紀預言占星術,他的研究與努力更於2002年獲得占星界軒轅十四獎(Regulus Award)極高的肯定。而韓德則創立「歷史的星座文本檢索協會」(Association for the Retrieval of Historic Astrological Texts)繼續古籍的翻譯與保存。古典占星(僅包含希臘占星和中世紀占星,不包含迦南占星術)的再度復甦彌補了現代西洋占星術的不足,也保存了古人的智慧結晶,功不可沒。

占星術在中國大陸、香港和台灣[編輯]

迦南占星術在唐朝景教徒傳入中國,安史之亂乃至唐末五代之後,迦南占星術在中國本土徹底退出歷史舞台,中國的占星術從此日漸衰落,並在明朝一度湮沒,到明末清初時由西洋傳教士引入天文計算技術,才得以流傳後世。明初開國皇帝朱元璋下令民間禁習天文術數,連帶天文曆法亦無人知曉,以至占星術幾乎成為絕學。到了明末,開始有徐光啟等人從西洋基督教傳教士學習天文曆算,中國占星才現生機。

清朝時,康熙皇帝愛好古籍文物,對於天文曆法產生興趣,除了任命學者跟西洋傳教士學習天文知識之外,更搜羅中國占星古籍,並編收進《四庫全書》、《古今圖書集成》等古代百科全書。中國有識之士在西學技術基礎上,綜合前人的占星觀念,開始發展中國本土的占星術。

雖然經過清朝一代學人的努力,占星術並未能在民間普及,主要原因是占星術傳承中絕了一段頗長時間,民間懂得天文觀察的人絕無僅有,而古代占星書又多錯漏,一般士子無門路入手,所以占星術只有在皇宮學府中傳習。即使沒有經政府禁制,占星在古時亦是一門相當專業的學問,尋常讀書人很少會研習。

另一方面,民間盛行子平八字、易卦占卜等命術,在某程度上,滿足了人們決疑解惑的需求,這正好替補了占星術的社會功能,故此人們對於能預知未來的占星術並不殷切。

及至民初時期,絕大多數執業替人算命的相士只懂八字、易卦。到了二戰後,開始有人重新流傳類似占星的紫微斗數

不同古文明多有基於天體而占星的系統,方法名稱各異。印度日本也有。中國的紫微斗數包含真實星曜與現代人尚未能找出相對星體之所謂虛星。但仍不減其屬於中國占星的身份。由於紫微斗數比八字容易學習,對於民眾具有相當吸引力。在這幾十年間,香港和台灣兩地出版的紫微斗數書籍層出不窮,盛行程度竟比八字過之而無不及。

1949年新中國成立後,大陸經歷文革洗禮,中國舊學難以殘存,占星命理等具迷信色彩的知識更不容流傳。中國大陸對於港台流行的八字與紫微斗數甚為陌生,反而為西洋占星術保留了發展空間。

1980年代以後,中國大陸逐漸對外開放,對西方文化既感新奇而又覺陌生,在大量吸收外來文化知識的同時,占星隨之再度傳入中國,不過卻以大眾化的面貌出現:這就是星座學。

占星術在中國大陸、香港更多地被娛樂化,在中國大陸,占星術被稱作星座。娛樂報刊、網站會定期刊出不同星宮的每周以至每天的運程、比較不同星座之間的處事方式。

現代科學對占星術的評價[編輯]

現代科學普遍將佔星術判定為一門偽科學[1]。對占星術的批評包括它依賴於猜想,無法提供假說,難以證偽,並將自然現象以現代科學無法證實的超自然原因進行描述[2]。有研究認為占星術持續流行的原因可以通過心理學方法解釋為一種認知偏見[3]。例如,多數占星術者認為所有行星都應當被列入占星術的考慮範圍,但由於星圖上的錯誤,他們卻沒能預測到海王星的存在。海王星的存在最終通過牛頓萬有引力定律得到了證實[4]

除上面已經提到的占星術的缺陷外,從自然科學史科學的角度上來看,一般一門科學總是試圖總結出自然界的規律,它應該將自然界所發生的事物簡化為一些比較明了的、可以解釋這些事物的規則。假如一門自然科學在其發展過程中不得不使用越來越多的規則來解釋它所觀察到的現象的話(比如地心說後來不斷引入更多的偏輪來解釋行星軌道的差異),那麼這往往說明這門科學正在走入一條錯誤的道路。而占星術則從它的開始就一直在不斷地增加越來越多的規則以至今天它的規則如此繁瑣就連職業占星術士也無法將它們全部列舉出來。

除此之外至今為止沒有任何可以解釋天體的位置如何影響人的命運的物理理論。有些人說,星辰的引力可以影響一個人,但實際上一個人出生的醫院的牆壁、門窗的質料是什麼樣的所產生的引力的變化可能比宇宙中所有星辰的引力的影響都要大。因此大多數自然科學家認為占星術是一門偽科學,不過,某個民間機構認為迦南占星術比西洋占星術更符合科學根據。

1975年,美國186位知名科學家(當中包括18位諾貝爾得獎者),在《人道主義者》雜誌上發表聯署文章,以批判占星術,指稱為偽科學[5]

在2001年的一次授課中,史蒂芬·霍金說:「大多數科學家之所以不相信占星術,是因為它與通過實驗得到證明的科學理論不相符合。」[6]

占星術與心理學[編輯]

占星術描寫人的性格和未來,可能會造成性格形成上的心理暗示。假如一個人相信什麼事情會發生的話,他有可能會由潛意識地導致這件事的發生。他也可能會不自覺地採取一種特定的性格。結果是占星術的預言與實際的觀察相符合。從自然科學的角度上來說,這樣的實際觀察並不說明占星術真的是現實的。

從心理學的角度上來說,這樣的自我影響說明占星術可以被用來作為自我反省和自我了解的工具。在這一點上來說占星術與其它預言手段如塔羅牌的作用是一樣的。這當然不涉及對不參加的第三者所做的預言。

從心理學的觀點上來看除了自我反省外還有外部影響的問題,就是通過為別人做占星預言來影響另一個人的性格。有些研究說明這些影響可以是非常強的。從這一點上來說,真正的星辰的影響似乎是微不足道的。

不論怎麼說,占星術是人類最古老的信仰之一,也是至今為止延續最久的信仰。它之所以能夠延續這麼久,可能是因為它將一個人的生命直接與整個宇宙聯繫到一起,從而給予一個人一種特殊的、完整的感覺。

占星術與太陽[編輯]

占星術就是俗稱的星座,星座並非指遙遠星體,星座是指太陽不同方向上的地球所在位置。遙遠星座對地球來說太遙遠,太陽級大能量對地球影響才是關鍵。太陽12個方向上的地球位置因為只能用看出去的遙遠天體標示區別,畢竟太空中是沒有坐標地名的遙遠星體只是充當坐標。星座說的並不是遙遠星體;星座說的是太陽,太陽12個不同方向上對地球的差異才是12星座。然而這只是旁分之科學對占星術的見解。

西洋占星術

星宮 守護星
白羊宮 火星
金牛宮 金星(一說穀神星
雙子宮 水星
巨蟹宮 月亮
獅子宮 太陽
室女宮 水星(一說凱隆穀神星灶神星
天秤宮 金星
天蠍宮 火星(一說冥王星
人馬宮 木星
摩羯宮 土星
寶瓶宮 土星(一說天王星
雙魚宮 木星(一說海王星

迦南占星術

星宮 附庸星
白羊宮 太陽
金牛宮 月亮
雙子宮 水星(一說地球
巨蟹宮 水星
獅子宮 火星
室女宮 金星(一說穀神星
天秤宮 金星
天蠍宮 土星
人馬宮 木星(一說冥王星
摩羯宮 木星
寶瓶宮 土星(一說天王星
雙魚宮 火星(一說海王星

相關條目[編輯]

參考文獻[編輯]

  1. ^ Richard Dawkins. The Real Romance in the Stars. London: The Independent, December 1995. 31 December 1995. . See also Astronomical Pseudo-Science: A Skeptic's Resource List. Astronomical Society of the Pacific. 
  2. ^ Hartmann, P; Reuter M, Nyborga H.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date of birth and individual differences in personality and general intelligence: A large-scale study. Personality and Individual Differences. 2006.May, 40 (7): 1349–1362. doi:10.1016/j.paid.2005.11.017. 
  3. ^ Eysenck, H.J., and Nias, D.K.B. (1982) pp.42–48.
  4. ^ The cosmic perspective 4th ed. San Francisco, Calif.: Pearson/Addison-Wesley. 2007: 82–84. ISBN 0805392831. 
  5. ^ The Humanist, volume 35, no.5 (September/October 1975); pp. 4–6. The statement is reproduced in 'The Strange Case of Astrology' by Paul Feyerabend, published in Grim (1990) pp.19–23.
  6. ^ British Physicist Debunks Astrology in Indian Lecture. Associated Press. 
  • 橋本敬造著,王仲濤譯:《中國占星術的世界》(北京:商務印書館,2012)。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