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媒體亂象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已重新導向自 台灣媒體亂象)
前往: 導覽搜尋

臺灣媒體亂象是觀者對台灣解嚴台媒群體的整體狀態的描述。

前言[編輯]

媒體自律[編輯]

  • 自中華民國有志之士們開辦新聞媒體以來,大部份的新聞媒體都非常自律,惟有少部份媒體在新聞自由化之後,衍生不少亂象。例如:「蘋果日報」,常為了增加動新聞篇幅,加油添醋,增加一些虛構的內容。

過度自由化[編輯]

歷史概要[編輯]

在台灣光復之前,台灣媒體受到日本政府管制,一切依循日本相關法律。 在台灣光復之後,台灣媒體開始出現由國民政府主導及特許的新聞媒體,用以監控異議份子與宣傳意識型態、乃至於言論管制之工具。

此與對商業媒體「羶色腥」的批判有所不同,主要指戒嚴時代之時,媒體成為統治者打擊及遂行,而當時的媒體監督機構主要也只單純地探討媒體內容,而從未針對媒體結構進行批判[3]

台灣因解嚴後解除媒體管制,各類媒體大量增多[4],昔日之平實報導風格已未能確保留住閱聽人;於是各種爭議性報導逐漸成為主流版面,致使今日台灣媒體之可信度受到質疑。自由之家2005年的評比報告就稱台灣媒體雖自由,但像在2004年台灣總統選舉的報導,台灣人卻多認為媒體內容過於煽腥、商業化,政黨色彩過重[5][6]。《洛杉磯時報》在一篇敘述台灣媒體現狀的報導中,將標題訂為「他們不能左右事實」(They Can't Handle the Truth)[7]

台灣之收視率調查結果近幾年由AC尼爾森壟斷,此舉雖可遏止商業電視台因各收視率調查公司之取樣流程差異而皆聲稱自己製作之八點檔為收視率第一,但部份人士認此舉反倒對台灣電視環境有不良影響。另現今商業電視台主管所關心之收視率數據已經在誤差值以內,如多個同時段節目的收視率數據相差於統計誤差內,假設收視誤差為1.2%,沒有領先超過2.4%,依統計學而言這些節目皆應被視為「具有相同收視率」,但電視台主管、媒體老闆與廣告主卻重視這種微小差距。此外,部分人士認因安裝收視紀錄器之家庭具有較低的平均社經地位、或多屬三代同堂,此等人之閱聽傾向於一定程度上決定電視節目之走向,致使台灣電視節目日漸沉淪。

此外,2000年開始執政之民進黨政府,因對媒體控制力較為減少,導致各媒體主觀化、私有化,加以多個重要媒體均由兩方政黨把持或立場各偏向泛藍泛綠,既有勢力不斷放棄特權,新勢力利用執政優勢積極去佔有新發言權;因此部分台灣民眾認為自此階段開始,「媒體的客觀性幾乎等於無。」[8]。在此認知下,台灣部分學者興起了媒體對抗運動並試圖解決此亂象。[9]

亂象類型大致列舉如下:

  1. 為特定政黨粉飾形象的新聞作假行為,這種類型即使是在兩大黨分治的臺灣也是不易為公眾所察知的。例如:不論國民黨民進黨的選舉亂象,媒體都只是選擇性報導,淪為政客利用的工具之一。
  2. 原本受到政府嚴格管制的報導方式,以台灣蘋果日報壹週刊由香港引進台灣的部分採訪、報導方式受到最多批評,包括在報導中過度詳細地呈現血腥、暴力事件,使用過於煽情的辭彙,以及醜化政府行政效率等。
  3. 為增加收視率、發行量而炒作,甚至捏造新聞的行為。有多家媒體曾被發現此類案例。例如:某社會新聞記者的腳尾飯事件、以及某電視台31歲女記者在台北西門町被發現與18歲的巴西混血青少年當眾親吻[10],疑似炒作新聞。
  4. 因新聞從業人員的專業能力、專業態度低落、或對報導主題背景知識膚淺,導致報導內容被專業人士甚至非專業人士發現重大瑕疵,但無明顯作假動機而不歸入第一種與第三種類型者。
  5. 對特定政黨--主要是泛藍泛綠泛紅--相關新聞處理上一面倒的認同或批判,明顯偏離中立的立場。加上第四點的影響,最嚴重的時候,單一事件國內幾無可以客觀瞭解事實的報導存在。不過近來台灣的泛綠媒體,也被中共的影響,對中國國民黨及中國共產黨越來越客氣。

近因[編輯]

  1. 早期臺灣媒體受到政府影響甚深且廣。最早是受到日本媒體影響、光復後國民政府推動官方的通訊社管制民間的收聽新聞權利。先管報紙,但紙包不住火。當新科技電視開播後,政府之手開始介入。直到老三台麻痹與弊病橫生,有線電視崛起,經過政府與各大有線電視地方派系拔河之後載,最後成為現在品質參疵不齊低落的媒體文化。[來源請求]
  2. 2000年民主進步黨執政後,新聞局的改造及成立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執政黨政府與在野黨勢力仍實質分別掌控各大媒體;2008年馬英九當選總統後,執政當局對媒體的影響更為惡劣。
  3. 競爭因素,多家新聞媒體相互競爭,以爭取最大閱聽讀者的收視率。
  4. 島內政客利用當地部分媒體進行政治鬥爭。
  5. 中華人民共和國利用政經影響力試圖控制台灣媒體,使得其報導有利於統派政策、不利民主發展(以免台灣成為中國民主化的壓力);而且被稱為泛綠媒體的媒體,近來也受到不當影響。


因此外部國際媒體看到台灣內部媒體同業的現況也看不下去,紛紛指責。

臺灣媒體亂象列表[編輯]

以下僅探討台灣自戰後以來的傳統新聞媒體(包括一些公民新聞記者)的亂象。

資訊相關方面問題如下: 台灣記者因市場競爭激烈,各家電子媒體為獲得較為聳動、刺激的畫面,以換取較高收視率,造成媒體的採訪行為本身亦成為新聞事件並引發社會爭議,另亦有一些亂象則為SNG所引起,甚至有民眾檢舉電子媒體因採訪而違規停車。採訪上所引發的爭議大致可以分為以下數種:

  1. 與採訪對象發生爭執:如2004年9月,台灣媒體與英國著名歌手艾爾頓強桃園機場爆發口角衝突[11]。如:前總統陳水扁的女兒陳幸妤曾經在陽明醫學院畢業典禮跟媒體口角衝突。
  2. 濫用採訪機會:如2006年8月,《聯合報》記者丁萬鳴趁採訪之便高喊「阿扁下台」[12]
  3. 混淆是非
  4. 揭人隱私或瘡疤:以壹週刊臺灣蘋果日報為常。又如演藝人員,發生重大事故記者報導只會揭發當事人的隱私,並沒有花點心思去宣導真正該注意與警惕的地方,有記者甚至向當事人家屬「求證」帶來二度傷害。如2007年1月許瑋倫車禍以及2008年11月星光三班黎礎寧自殺事件,2012年1月日本東京都台東區小島二丁目兩名女性殺人事件
  5. 採訪問題不適當,問題未經深思或傷害受訪者:記者常以缺乏新聞專業、毫無實質意義、把當事人當笨蛋、簡化答覆內容、甚至嚴重傷害當事人之廉價問題或廢話詢問受訪者,如「請問你現在有什麼感想?」「你現在的心情如何?」「高不高興/難不難過?」「你知道爸爸(媽媽)已經死掉了嗎?」「你會不會後悔殺了人?」「女兒自殺了你會不會難過?」,問性侵犯者「為什麼看到女學生要摸胸部?」等問題,尤以電子媒體記者最為嚴重,就連火災、空難或車禍等意外現場,此類傷口上灑鹽、毫無建設性之問題亦層出不窮[13][14][15]。還有,吳念真因10幾年前曾代言清香油廣告而遭受2014年臺灣餿水油事件波及,被記者以「要不要道歉」的採訪方式不斷追問吳念真,使吳念真反過來問這位記者:「你爸爸媽媽把你教成這種態度的人,你爸爸媽媽要不要負責?」[16]
  6. 記者會採訪,甚至要求受訪者重新演出:或自導自演、成為新聞製造機。常出現於政治類新聞採訪;政治人物發出記者會採訪通知,記者或因不守時、或因自我判斷錯誤(誤認其重要性不足)而無法準時採訪,事後卻發現其重要性而要求當事人重新演出以取得新聞畫面,亦即重建新聞現場,雖受訪者多無奈配合,但此舉亦受極大批評,指媒體無法掌握新聞現場,卻企圖以重建之畫面欺騙觀眾,即使新聞事件之內容一致,但畢竟已非新聞發生時之原始情形。
  7. 未考慮記者人身安全問題:如:SARS疫情期間,有兩名壹週刊記者設法偷待在封鎖的和平醫院裡採訪攝影[17]。強烈颱風來襲,媒體高層要求記者到危險地區連線採訪。為了拍攝畫面,記者強行將攝影機貼在車窗上,以肉身擋車等來拍攝畫面。
  8. 追逐被報導當事人之親友問題:只要被報導新聞之當事人的親友,離開現場還會被媒體追逐,並且近身拍攝,問一些新聞的事情,直到追不到為止,才結束追逐。
  9. 未考量被採訪對象及記者自己的人身安全:1997年4月至11月,白曉燕命案發生。於白案開頭未確認被害人安危之時即有部分台灣媒體發布新聞甚至公開歹徒之綁架照片;2005年11月,蔡姓商人遭林明樺集團綁架,人質脫險之前即有部分台灣平面媒體及電子媒體以搶先報導相關新聞方式大幅刊載相關訊息。[18]
  10. 妨礙公務:1997年8月19日,警方與白曉燕命案凶手發生槍戰。部分台灣媒體闖入警方架設之第一道封鎖線,於一定程度上妨礙警方攻堅,被認定為另二名歹徒(高天民陳進興)順利逃逸之因(遭當場擊斃之林春生除外)。
  11. 著作權爭議:部分台灣電視媒體常使用抄襲平面媒體、網路或書上的內容來充當訪問內容,此作為被部分學者認為侵犯著作權。例如:抄襲《遠離生活中的毒物》、[19] 中國斬首計劃報導[20] 及1998年同志紀錄片爭議[21]
  12. 關於美食新聞問題:有些新聞媒體在介紹美食的時候,就是不把當時是在哪一家餐廳或小吃的地址講出來,媒體的說法是規避新聞廣告化,但聽眾只能憑空猜測或上網搜尋後才大概推估知曉新聞內餐廳的住址。而有些美食新聞則明顯是廣告置入性新聞。
  13. 隱私問題:每次只要各家媒體新聞使用受害者照片,沒有統一馬賽克處理;透過管道取得當事人地址與電話進行現場與電話中訪問(主管機關是否該規範媒體不能取得個資,當事人等不被騷擾),打擾當事人及鄰居,不理媒體提問還會一直追問,被放大檢視。[22]
  14. 政治鬥爭,藍色媒體依其政治立場而作出不中立報導,例如:太陽花學運、等。綠色媒體以其政治立場作出明顯偏激報導等等。
  15. 2000年以前,新聞媒體非常排斥報導中國大陸的相關事件,即使有報導,也大部份是負面訊息,如六四學運事件,很多新聞取向存在蔣中正時期「漢賊不兩立」的思維。
  16. 缺乏國際性:於2013年土耳其反政府抗議運動期間,各新聞媒體對此鮮少報導,反多著墨於王凱傑之性騷擾事件、某英國商人林克穎駕車撞人逃逸事件。
  17. 置入性行銷:部分媒體將廣告以「健康新知」等名目播放,亦有以製作美食專題之名義於新聞節目中播出者。
  18. 跳針:明顯立場偏頗的類似報導一而再、再而三地在每日黃金電視播映時段重製、循環放送。立場偏藍、立場偏綠、立場腥羶色的四種新聞媒體都一樣,其中甚有不斷自稱立場中立者。
  19. 題材狹隘、欠缺選擇題材與分配資源的能力:當有其他明顯值得報導的重要題材時,仍對低重要性的社會議題在每日黃金電視播映時段反覆報導。
  20. 媒體過度報導:重大社會案件或當事人曾經在名校就讀、有名人士背景會強力放送,每小時都會在報導同一件事情(同則新聞),直到之後又有重大事件,才被其他新聞給掩蓋,降低報導次數

媒體評價[編輯]

  1. 2006年,愛德曼公關公司調查包括澳洲中國印度日本馬來西亞南韓新加坡台灣國家之媒體受信賴程度,台灣敬陪末座。愛德曼公關公司亞太總裁Alan Vandermolen認為台灣人批判性較高、台灣媒體競爭過度、台灣媒體偏向煽色腥走向等,皆為導致台灣媒體形象不佳之主因。
  2. 2014年2月20日,美國外交政策雜誌網路版的一篇報導指稱台灣媒體羶腥色,欠缺國際觀,並刊登曾在台灣工作的記者福克斯(Chris Fuchs)報導有關台灣媒體現象的長篇專文,內容指出台灣民眾受夠猥褻、圍堵式的報導,從外人來看,過去幾個月全台只有黃色小鴨和吳憶樺的消息,台媒內向發展,對國際事務缺乏興趣。

注釋[編輯]

  1. ^ 2006/10/25 自由時報:新聞自由排名 台灣勝日美
  2. ^ 中央社,林育立柏林16日專電, 全球新聞自由評比 台排名晉升 優於日韓美
  3. ^ 林照真,《新聞學研究》60期,當前台灣近似媒體觀察組織的幾個盲點 頁171-176
  4. ^ 有線電視為例,經台灣政府組織、政策制訂下推展,於1991年STAR TV(即今星空傳媒)五個頻道開播之後,台灣於2003年之有線電視媒體普及率有率已高達84.8%,可謂全球第一。
  5. ^ Taiwanese believe media content is excessively sensational, commercialized, and overly partisan, as evinced by inaccurate reporting on the results of the 2004 presidential election.
  6. ^ Taiwan (2005)
  7. ^ 他們不能左右事實 They Can't Handle the Truth
  8. ^ 他們無能處理事實
  9. ^ 此運動簡稱「媒抗」
  10. ^ 吳憶樺舌吻女主播
  11. ^ 強叔爆粗口 外國媒體大肆報導大紀元
  12. ^ 嗆扁的代價! 聯合報記者丁萬鳴遭調職處分,今日新聞網
  13. ^ 媒體對總統女兒陳幸妤的舉止提醒總統
  14. ^ 2007/01/29 聯合報:記者不當發問 中天網站被塞爆
  15. ^ 2007/01/?? 民視:許瑋倫搏死神 (中天)記者問題惹毛家人
  16. ^ 2014/10/9 直擊/吳念真怒了:10年來管食安的官員道歉我就道歉
  17. ^ 2003/05/01 台灣《壹週刊》第101期:獨家直擊 深入和平醫院100小時桃園新聞網存檔
  18. ^ 2005/11/26 中華日報:林明樺案 偷跑電視要罰!
  19. ^ 台北醫學大學公共衛生研究所所長韓柏檉著作。
  20. ^ 『總統辦公桌換方位、裝防爆牆』等其他護首細節
  21. ^ 1998年11月30日,於晚間十點播出之東森綜合台驚報內幕》節目,未經任何告知或要求授權,逕將導演陳俊志所製作之同志青少年紀錄片美麗少年》移花接木,成為偷窺、剝削同志族群的色羶腥黃色新聞。陳俊志於節目播出時,立刻聯絡製作人靳秀麗及側錄《美麗少年》畫面之東森記者曹嘉玲戴志哲。起初,三人矢口否認,之後改口為「不小心誤用」。靳秀麗對陳俊志表示:「我們用了都用了,頂多在下一集打一個道歉說明,你還要怎樣?」靳秀麗更明白表示,不可能對所傷害之同志及同志家人道歉。
  22. ^ 復興空難報導 媒改組織籲保護受難者隱私與記者心理創傷

參見[編輯]

外部連結[編輯]

影片[編輯]

網站[編輯]

評論[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