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可法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史可法
史可法

史可法像,現藏於沃爾特斯藝術博物館英語Walters Art Museum


大明太傅兵部尚書武英殿大學士[1]
籍貫 北直隸順天府大興縣
族裔 漢族
字號 字憲之,又字道鄰
諡號 明諡忠靖(忠烈)、清諡忠正
出生 萬曆三十年
1602年12月16日
河南承宣布政使司開封府祥符縣
逝世 弘光元年
1645年5月20日(42歲)
南直隸 揚州府
親屬 義子史德威
出身
  • 崇禎元年戊辰科同進士出身
著作
  • 《史忠正公集》

史可法(1602年12月16日-1645年5月20日),字憲之,又字道鄰南明忠靖,一說忠烈乾隆時改諡忠正。河南開封府祥符縣人(今河南開封市),祖籍順天府大興縣(今北京),師承左光斗義子史德威末南京兵部尚書東閣大學士

史可法由進士出身,早年在南直隸參加鎮壓民變。崇禎末年,擔任南京兵部尚書弘光帝登基後,史可法任兵部尚書、武英殿大學士,督師江北,節制四鎮。弘光元年,史可法在揚州被俘,不屈而死。史可法死後,揚州梅花嶺一帶有許多號稱是史可法的軍隊,所以當時有史可法未死的說法。後人收其著作,編為《史忠正公集》。現江蘇省揚州市史可法紀念館及其衣冠冢。

生平[編輯]

早期經歷[編輯]

史可法祖父史應元,官至黃平知州;父親史從質,母親尹氏。相傳尹氏懷孕時,夢到文天祥進入她的房間,於是生下史可法[2]。史可法為崇禎元年進士,授西安推官。歷任戶部員外郎郎中[3]

鎮壓民變[編輯]

崇禎八年(1635年),史可法任右參議,負責鎮守池州太平[4]。同年秋,隨盧象昇鎮壓各地民變,史可法任副使,巡行安慶、池州等地,監江北軍隊。黃梅地區民變軍隊搶掠宿松潛山太湖等地,意圖進犯安慶,史可法率軍打敗了民變軍,並追擊到潛山天堂寨。第二年,祖寬滁州擊敗民變軍,變軍退到河南[5]

崇禎九年(1636年)十二月,變民軍領袖馬守應聯合羅汝才李萬慶鄖陽東下,史可法駐軍太湖,阻礙變民軍的進攻通道。次年正月,變民軍繞道攻至安慶石牌,很快轉移到桐城,被參將潘可大擊退。變民軍又被廬州、鳳陽等地軍隊阻遏,返回桐城搶掠。桐城知縣陳爾銘固守城池,史可法與潘可大圍剿變民軍。變民軍退至廬江,進犯潛山,在楓香驛被史可法與左良玉擊敗[6]。另據《明季北略》引述桐城人的說法,史可法曾率部馳援桐城,被圍困在鹿耳城,但被桐城縣令楊爾銘所救[7]

崇禎十年(1637年),由於變民軍強大,威脅南京,史可法被張國維推薦升任右僉都御史[8]巡撫安慶廬州太平,池州及河南江西湖廣諸府縣[9][10]。此後,變民軍占領和州含山定遠六合等地,進犯天長盱眙。史可法奏報請求免除上述地方的田租[11]。當時監軍僉事湯開遠善於打擊變民軍,史可法又東西馳援,變民軍不敢正面交鋒。到第二年,由於未能按時平定民變,朝廷命令他戴罪立功[12]。此後,他的軍隊相繼在英山六合兩地打敗變民軍,順天王也乞求投降[13]

崇禎十二年(1639年)夏,史可法因岳父去世離職。除下喪服後,出任戶部右侍郎兼右僉都御史,接替朱大典總督漕運。他彈劾罷免了三個督糧道,增設漕儲道一人,大力疏通南河,使漕務大有整治[14]

鎮守南京與南明建立[編輯]

崇禎十六年(1643年)七月,史可法拜南京兵部尚書,參贊機務。在此期間,史可法奏上八條改革意見[15]

崇禎十七年(1644年)三月李自成進攻北京,史可法誓師勤王。渡江抵達浦口後,得到崇禎帝自殺身亡的消息[16]。時史可法任南京兵部尚書,為留都百官之首,當南方官員得知崇禎皇帝自害駕崩,對於擁立新君有所爭議時,史可法卻未能當機立斷。當時,史可法收到了張慎言呂大器姜曰廣等人的文書,主張擁立朱常淓為新君。但鳳陽總督馬士英暗地與阮大鋮商議,主張立福王朱由崧,史可法告訴他們朱由崧的七個缺點,但馬士英聯合了鎮將劉澤清劉良佐高傑黃得功等人,發兵護送朱由崧到儀真,史可法只得迎接[17]。五月,朱由崧監國於南京,馬士英成為朝中首輔大臣[18]。此後,史可法拜禮部尚書兼東閣大學士,仍掌兵部事,馬士英仍督師鳳陽[19]。馬士英帶兵入朝,將史可法所說的七不可告發給朱由崧,史可法於是請求統帥軍隊,外出鎮守淮安、揚州兩地[20]。朱由崧稱帝後,史可法加太子太保,改兵部尚書、武英殿大學士,馬士英也正式進入朝廷[21]

明朝此時處在清朝、大順兩方面壓力之下,史可法為首的諸臣,主要採取的策略是「聯虜平寇」。希望能夠借重滿清的力量,首先剿滅流寇李自成勢力,再謀求後續打算[22]。然而南明朝中卻不能同仇敵愾,反而仍舊黨爭不斷,文、武官員之間互相勾心鬥角、爭權奪利。東林黨人與馬士英、阮大鋮之間的矛盾,以及姜曰廣高弘圖劉宗周等人的辭官,說明了明朝廷的無法齊心向外,也因此種下弘光朝敗亡的原因。1644年九月,清河道總督楊方興勸說多爾袞要不惜一切代價奪取江南地區[23]。而此時清廷對南明政權態度也發生轉變,多爾袞致書史可法,以正統自居,否認弘光朝廷的合法地位,要求南明君臣無條件投降[24]

督師江北[編輯]

史公祠

史可法失勢之後自請督師江北,前往揚州統籌劉澤清劉良佐高傑黃得功等江北四鎮軍務機宜[25]。當時,黃得功、劉澤清、高傑爭著想要駐軍揚州。高傑率兵先到揚州邊界,一路大肆奸淫擄掠,所經之地屍橫遍野。城中開始懼怕,登上女牆守備,高傑攻打了兩個月。劉澤清也在淮上大肆掠奪。臨淮不接納劉良佐的軍隊,也遭到攻擊。朝廷命令史可法前往勸解,黃得功、劉良佐、劉澤清都聽從命令,於是,到高傑那裡去。高傑一向懼怕史可法,聽說史可法要來,他連夜掘出近百個土坑埋葬地面上的屍骸。第二天早上來到軍營中拜見史可法,汗流浹背。可法卻坦誠地接待他,跟他的偏將講話也用溫和的語氣,高傑喜出望外,然而從這以後他也有點輕視可法,開始用自己的優勢兵力防護左右,文檄也一定自己過目後才肯傳遞。史可法簡單地把他們的情況上報給朱由崧,又把他的兵力駐守在瓜洲,高傑對此又非常高興。等他離去後,揚州得以安定下來,史可法於是在揚州開設府署[26]

史可法的衣帶板

六月,清軍打敗李自成,山東等地人民殺死李自成任命的官員,占據城堡自衛。史可法請求朱由崧頒布兩個詔書,安撫山東、河北軍隊和百姓的思想。並開設禮賢館,招收各地有才智的人,讓監紀推官應廷吉主管此事。八月,史可法外出巡視淮安,檢閱劉澤清的兵馬。返回揚州,向朝廷請求糧餉,作為進取北方的費用。馬士英不肯送發,史可法上疏催促[27]。九月初一,黃得功與高傑交戰,靠著史可法的和解才得以解決[28]。十月,高傑率領軍隊北上,史可法到清江浦,派遣官吏在開封屯田,為經略中原地區做準備。各鎮兵力劃分防守地區。從王家營向北到宿遷一帶由史可法親自負責。同月,清廷致書史可法要求他投降,但史可法回信委婉拒絕[29]。十一月四日,史可法乘船駐於鶴鎮,得知清軍已進入宿遷地區,史可法率兵進抵白洋河,命令總兵官劉肇基前往支援。清軍回頭攻打邳州劉肇基又援助當地駐軍,與清軍相持半個月才解邳州之圍[30]

弘光元年(1645年)初,史可法親自安排高傑率軍北上河南,意圖協助清軍討伐李自成[31]。高傑到達睢州後,為河南總兵許定國所殺[32]。高傑死後,其部大亂,而黃得功又想藉機吞併高部。史可法於是親自到高部善後,任命高傑的外甥總兵李本身當提督,統領高傑的部隊,任命胡茂順為中軍提督,李成棟做徐州總兵[33]。期間高傑的妻子請求高傑之子拜史可法為義父,但為史可法所拒[34]。其後,史可法放棄徐州,退保揚州[35]

弘光元年(1645年)四月,左良玉率數十萬兵力,由武漢舉兵東下,要清君側、「除馬阮」[36]。當時,史可法移軍駐泗州,保護明朝祖陵[37]。馬士英竟詘史可法盡撤江防之兵以防左良玉,史可法只得兼程入援,抵燕子磯,以致淮防空虛[38][39]。左良玉為黃得功所敗,及後左良玉嘔血身亡,全軍降清;史可法奉命北返,此時盱眙降清,泗州城陷。史可法遂至揚州,繼續抗清[40]

揚州殉國[編輯]

位於梅花嶺的史可法衣冠冢

五月,清豫親王多鐸兵圍揚州.當時,有謠傳稱許定國軍要來殲滅高家軍,揚州城中士民全都砸壞城門外出逃命,大小船隻為之一空[41]。史可法傳檄諸鎮發兵援救,劉澤清逃,北遁淮安。僅劉肇基等少數兵至,防守見絀。十八日,清軍兵臨城下[42]。當清軍初至時,劉肇基建議趁清軍立足未穩,率眾出擊,但為史可法所拒。十九日,史可法於揚州西門樓寫下四道遺書給他的家人,在他死後,希望夫人和他一起以身殉國,願歸葬鐘山明太祖孝陵之側[43][44][45]二十一日,總兵官李棲鳳、監軍副使高岐鳳投降清軍,史可法也未採取措施加以制止,城中力量更加單薄[46]

此時多爾袞勸降,史可法致《復多爾袞書》拒絕投降。副將史德威隨可法有年,可法納德威為義子,託以後事;二十四日清軍以紅夷大炮攻城。入夜,揚州城破,史可法自刎不死,眾人擁下城樓,大呼曰:「我史督師也!」被俘。[47][48]多鐸勸降他:「前以書謁請,而先生不從。今忠義既成,當畀重任,為我收拾江南。」但史可法表示:「城亡與亡,我意已決,即碎屍萬段,甘之如飴,但揚城百萬生靈不可殺戮!」後壯烈就義,終年45歲。總兵劉肇基、驍將馬應魁、幕僚何剛、炮隊專家陳於階等皆遇難。[49]

多鐸因清軍攻打揚州傷亡甚大,攻陷揚州後惱羞成怒下令屠城[50],稱「揚州十日」。史可法死後十二日,遺體不知下落。順治三年(1646年)史德威將其衣冠葬於揚州城天甯門外梅花嶺[51]。後來全祖望曾寫《梅花嶺記》描述此事。

評價[編輯]

清高宗以其忠義,將生平事蹟錄入《欽定勝朝殉節諸臣錄》中,評為「節秉清剛,心存幹濟,危顛難救,正直不回」,追諡忠正[52]

史可法是左光斗的學生,方苞曾寫《左忠毅公逸事》,述說史可法與其師左光斗之間的提攜情感,自是錚錚鐵骨、有血有淚[53]

江澤民曾多次用史可法借喻中國烈士,2011年4月,為紀念江上青誕辰100周年,江澤民寫下《滿江紅·江上青百年誕辰祭》,詞中寫道:「史嶺紅梅花瀝血,蘆溝曉月天飛鶴。」[54]

夏完淳說過:「史道鄰清操有餘而才變不足。」「用兵將略非道鄰所長。」[55]

鄭廉說史可法「為人廉謹無大略,特治世之良臣,遇變則信國疊山儔耳。其於駕馭籠絡,應機濟變,非其所長」。[56]

顧誠等現代學者在肯定史可法民族氣節與個人操守的前提下,批評其在軍事戰略、戰術上昏聵無能、誤國誤民:幕僚曾勸他「渡河復山東,不聽;勸之西征復河南,又不聽;勸之稍留徐州為河北望,又不聽」[57],「一以退保揚州為上策」[58]。以史氏為首的弘光朝廷文臣還幻想聯合清軍剿滅農民軍(聯虜平寇),為清軍長驅直入大開方便之門。其後清軍兵分三路,揮師南下時,史可法竟朝令夕改[59],可謂進退失據、戰守皆廢[60]。經營一年有餘的揚州城,只一天時間便被清軍攻破[61]

參考文獻[編輯]

引用[編輯]

  1. ^ 明史》(卷274):「可法初以定策功加少保兼太子太保,以太后至加少傅兼太子太傅,敘江北戰功加少師兼太子太師,擒劇盜程繼孔功加太傅,皆力辭,不允。後以宮殿成,加太師,力辭,乃允。」
  2. ^ 明史》(卷274):「祖應元舉於鄉,官黃平知州,有惠政。語其子從質曰:「我家必昌。」從質妻尹氏有身,夢文天祥入其舍,生可法。」
  3. ^ 明史》(卷274):「舉崇禎元年進士,授西安府推官,稍遷戶部主事,歷員外郎、郎中。」
  4. ^ 明史》(卷274):「八年,遷右參議,分守池州、太平。」
  5. ^ 明史》(卷274):「其秋,總理侍郎盧象升大舉討賊。改可法副使,分巡安慶、池州,監江北諸軍。黃梅賊掠宿松、潛山、太湖,將犯安慶,可法追擊之潛山天堂寨。明年,祖寬破賊滁州,賊走河南。」
  6. ^ 明史》(卷274):「十二月,賊馬守應合羅汝才、李萬慶自鄖陽東下。可法馳駐太湖,扼其沖。十年正月,賊從間道突安慶石牌,尋移桐城。參將潘可大擊走賊,賊復為廬、風軍所扼,回桐城,掠四境。知縣陳爾銘嬰城守,可法與可大剿捕。賊走廬江,犯潛山,可法與左良玉敗之楓香驛,賊乃竄潛山、太湖山中。」
  7. ^ 明季北略》(卷9):「流寇犯安桐等處,安廬道史可法,率眾出御,距桐城三十餘里,被圍於鹿耳城,甚危,可法謂麾下曰:事急矣,吾稔知桐城楊令,年少而才,得彼赴救,圍始可解。誰敢馳書者?一將願往。遂潰圍出,夜半叩城縋入,出書白楊。且曰:坐候天明,大事去矣。然時既倥亟,而士卒復寡,爾銘疑思移刻,疾邀諸紳議事。既至即捐其冠帶,易以戎衣,率通邑鄉兵。趨救,不必長劍大戟,止令每人各持兩炬,疏行廣隊,整肅而行,賊遙見火光燭天,疑大軍至,即解圍去。可法得免。」
  8. ^ 明史》(卷276):「國維見賊勢日熾,請於朝,割安慶、池州、太平,別設巡撫,以可法任之。」
  9. ^ 明史》(卷73):「巡撫安廬地方贊理軍務一員。崇禎十年設,以史可法為之。十六年,又增設安、太、池、廬四府巡撫。」
  10. ^ 明史》(卷274):「賊益狂逞,盤牙江北,南都震驚。七月,擢可法右僉都御史,巡撫安慶、廬州、太平、池州四府,及河南之光州、光山、固始、羅田,湖廣之蘄州、廣濟、黃梅,江西之德化、湖口諸縣,提督軍務,設額兵萬人。」
  11. ^ 明史》(卷274):「賊已東陷和州、含山、定遠、六合,犯天長、盱眙,趨河南。可法奏免被災田租。」
  12. ^ 明史》(卷274):「時監軍僉事湯開遠善擊賊,可法東西馳御,賊稍稍避其鋒。十一年夏,以平賊逾期,戴罪立功。」
  13. ^ 明史》(卷274):「連敗賊英山、六合,順天王乞降。」
  14. ^ 明史》(卷274):「十二年夏,丁外艱去。服闋,起戶部右侍郎兼右僉都御史。代硃大典總督漕運,巡撫鳳陽、淮安、揚州,劾罷督糧道三人,增設漕儲道一人,大浚南河,漕政大厘。」
  15. ^ 明史》(卷274):「拜南京兵部尚書,參贊機務。因武備久弛,奏行更新八事。」
  16. ^ 明史》(卷274):「十七年四月朔,聞賊犯闕,誓師勤王。渡江抵浦口,聞北都既陷,縞衣發喪。」
  17. ^ 明史》(卷274):「會南都議立君,張慎言、呂大器、姜曰廣等曰:「福王由崧,神宗孫也,倫序當立,而有七不可:貪、淫、酗酒、不孝、虐下、不讀書、干預有司也。潞王常淓,神宗侄也,賢明當立。」移牒可法,可法亦以為然。鳳陽總督馬士英潛與阮大鋮計議,主立福王,咨可法,可法以七不可告之。而士英已與黃得功、劉良佐、劉澤清、高傑發兵送福王至儀真,於是可法等迎王。」
  18. ^ 明史》(卷274):「又明日,王監國,廷推閣臣,眾舉可法、高弘圖、姜曰廣。孔昭攘臂欲並列,眾以本朝無勛臣入閣例,遏之。孔昭勃然曰:「即我不可,馬士英何不可?」乃並推士英。」
  19. ^ 明史》(卷274):「越二日,拜可法禮部尚書兼東閣大學士,與士英、弘圖並命。可法仍掌兵部事,士英仍督師鳳陽。」
  20. ^ 明史》(卷274):「當是時,士英旦夕冀入相。及命下,大怒,以可法七不可書奏之王。而擁兵入覲,拜表即行。可法遂請督師,出鎮淮、揚。」
  21. ^ 明史》(卷274):「十五日,王即位。明日,可法陛辭,加太子太保,改兵部尚書、武英殿大學士。」
  22. ^ 史可法《為款虜滅寇廟算已周,乞敕速行,以雪國恥事》奏疏,見馮夢龍《甲申紀事》,《玄覽堂叢書》第一一五冊
  23. ^ 國榷》(卷103):「不得江南,則漕運阻矣,將何以成天下?」
  24. ^ 談遷《棗林雜俎》仁集《寓書史可法》條記:「史相國在揚州,清人寓書云:攝政王致書史相國執事,云云。自稱本朝抬出,史相國字平行。黃紙如詔敕,又■圈其句。華亭包爾庚於沔黃日芳處見之。」
  25. ^ 楊陸榮三藩紀事本末》(卷1):「崇禎甲申,封黃得功為靖南伯。福王僭立,進侯;令駐儀真。命總兵劉澤清為東平伯,駐廬州;總兵高傑為興平伯,駐瓜州;總兵劉良佐為廣昌伯,駐臨淮。大學士史可法開府揚州,兼督其師。」
  26. ^ 明史》(卷274):「得功、澤清、傑爭欲駐揚州。傑先至,大殺掠,屍橫野。城中恟懼,登陴守,傑攻之浹月。澤清亦大掠淮上。臨淮不納良佐軍,亦被攻。朝命可法往解,得功、良佐、澤清皆聽命。乃詣傑。傑素憚可法,可法來,傑夜掘坎十百,埋暴骸。旦日朝可法帳中,辭色俱變,汗浹背。可法坦懷待之,接偏裨以溫語,傑大喜過望。然傑亦自是易可法,用己甲士防衛,文檄必取視而後行。可法夷然為具疏,屯其眾於瓜洲,傑又大喜。傑去,揚州以安,可法乃開府揚州。」
  27. ^ 明史》(卷274):「六月,大清兵擊敗賊李自成,自成棄京師西走。青州諸郡縣爭殺偽官,據城自保。可法請頒監國、登極二詔,慰山東、河北軍民心。開禮賢館,招四方才智,以監紀推官應廷吉領其事。八月出巡淮安,閱澤清士馬。返揚州,請餉為進取資。士英靳不發,可法疏趣之。因言:「邇者人才日耗,仕途日淆,由名心勝而實意不修,議論多而成功少。今事勢更非昔比,必專主討賊復仇。舍籌兵籌餉無議論,舍治兵治餉無人才。有摭拾浮談、巧營華要者,罰無赦!」王優詔答之。」
  28. ^ 明史》(卷274):「初,可法虞傑跋扈,駐得功儀真防之。九月朔,得功、傑構兵,曲在傑。賴可法調劑,事得解。」
  29. ^ 三藩紀事本末》(卷1):「十月,王師致書可法,以「春秋」之義,有賊不討,則故君不得安葬、新君不得即位。今聞有僭號江南者,棄恩忘仇,將謂長江天塹、北軍不能飛渡耶?夫以中華全力受制潢池,而欲收江左一隅抗衡大國,勝負之數,不待蓍龜矣。諸君子果識時知命、厚愛賢王,宜勸令削號歸藩,永綏福位。可法答書,言有賊未討、新君不得即位,乃不忍死其君者之說耳。若夫天下共主身殉社稷,青宮皇子慘變非常,而拘牽不即位之說,坐昧大一統之義;中原鼎沸,倉卒出師,將何以維繫人心、號召忠義?紫陽「網目」,踵事「春秋」。其聞如光武、昭烈,晉元、宋高,皆於國仇未復之日,亟正位號,「網目」未嘗斥為自立。又言:契丹和宋,多輸金帛;回紇助唐,不利土地。況貴國篤念世好,兵以義動。今賊未伏天誅,卷土西秦,方圖報復;此不獨本朝不共戴天之仇,亦貴國除惡未盡之慮。伏祈全師進討。問罪秦中。至於牛耳之盟,本朝使臣久已盈道。」
  30. ^ 明史》(卷274):「十月,傑帥師北征。可法赴清江浦,遣官屯田開封,為經略中原計。諸鎮分汛地,自王家營而北至宿遷,最衝要,可法自任之,築壘緣河南岸。十一月四日,舟次鶴鎮,諜報我大清兵入宿遷。可法進至白洋河,令總兵官劉肇基往援。大清兵還攻邳州,肇基復援之,相持半月而解。」
  31. ^ 顧誠《南明史》,第122頁
  32. ^ 三藩紀事本末》(卷1):「乙酉正月,傑抵歸德,約定國同事。時定國駐睢,有言其送子渡河者。傑遣人邀定國,不至。傑因邀巡撫越其傑、巡按陳潛夫,同赴睢。定國郊迎,其傑諷傑勿入城,勿聽。十三日,傑兵已盡發開封戍守,且邀定國去睢。是夜,定國享傑。傑醉,微言及送子事;定國大疑。傑既臥,傳炮大呼,眾擁傑至定國所殺之;其傑、潛夫遁。明日,傑部回睢攻城,老弱無孑遺;定國來降於王師。傑為人淫毒,揚民聞其死,皆相賀;然是行也,進取之志甚銳,故時有惜之者。」
  33. ^ 明史》(卷274):「遂如徐州,以總兵李本身為提督,統傑兵。本身者,傑甥也。以胡茂順為督師中軍,李成棟為徐州總兵。」
  34. ^ 顧誠《南明史》,第125頁
  35. ^ 顧誠《南明史》,第126頁
  36. ^ 明史》(卷273):「馬士英、阮大鋮用事,慮東林倚良玉為難,謾語修好,而陰忌之,築板磯城為西防。良玉嘆曰:「今西何所防,殆防我耳。」會朝事日非,監軍御史黃澍挾良玉勢,面觸馬、阮。既返,遣緹騎逮澍,良玉留澍不遣。澍與諸將日以清君側為請,良玉躊躇弗應。亡何,有北來太子事,澍藉此激眾以報己怨,召三十六營大將與之盟。良玉反意乃決,傳檄討馬士英,自漢口達蘄州,列舟二百餘里。」
  37. ^ 明史》(卷274):「時大兵已取山東、河南北,逼淮南。四月朔,可法移軍駐泗州,護祖陵。」
  38. ^ 三藩紀事本末》(卷1):「可法曰:「上游不過欲除君側之奸,原不敢與君父為難。若北兵一至,宗社可虞,不審輔臣何意蒙蔽若此!」又移書士英;士英惟以左兵為慮,不應。劉洪起亦奏稱:「清兵直下,恐為南京憂。」總督王永吉亦言:「徐鎮勢不能有,何以保江北?」俱不應。」
  39. ^ 顧誠《南明史》,第130頁
  40. ^ 明史》(卷274):「可法乃趨天長,檄諸將救盱眙。俄報盱眙已降大清,泗州援將侯方岩全軍沒。可法一日夜奔還揚州。」
  41. ^ 明史》(卷274):「訛傳定國兵將至,殲高氏部曲。城中人悉斬關出,舟楫一空。」
  42. ^ 《大清世祖實錄·卷十六》
  43. ^ 明史》(卷274):「作書寄母妻,且曰:「死葬我高皇帝陵側。」」
  44. ^ 史可法:《史可法遺書》遺書一:「敗軍之將,不可言勇;負國之臣,不可言忠。身死封疆,實有餘恨。得以骸骨歸鐘山之側,求太祖高皇帝鑒此心,於願足矣。乙酉四月十九日,大明罪臣史可法書。」
  45. ^ 史可法:《史可法遺書》遺書二:「可法死矣!前與夫人有定約,當於泉下相候也。四月十九日,可法手書。」
  46. ^ 顧誠《南明史》,第133頁
  47. ^ 明史》(卷274):「越二日,大清兵薄城下,砲擊城西北隅,城遂破。可法自刎不殊,一參將擁可法出小東門,遂被執。可法大呼曰:「我史督師也。」遂殺之。」
  48. ^ 史得威的《維揚殉節紀略》記載史得威把史可法從城東小門的城牆上放了下去。史可法仰臥地上,被俘。
  49. ^ 溫睿臨:《南疆繹史》,第218頁。
  50. ^ 明季南略》(卷8):「廿五日丁丑,可法開門出戰,清兵破城入,屠殺甚慘。」
  51. ^ 明史》(卷274):「可法死,覓其遺骸。天暑,眾屍蒸變,不可辯識。逾年,家人舉袍笏招魂,葬於揚州郭外之梅花領。」
  52. ^ 舒赫德于敏中彭元珫:《欽定勝朝殉節諸臣錄》卷一〈專諡諸臣〉:「督師、太傅、建極殿大學士、兵部尚書史可法,錦衣衛籍,祥符人;崇禎中,歷安池道為安慶巡撫,愛民敬士,屢卻寇兵,進南京兵部尚書,誓師勤王,迎立福王,出鎮江北,力圖興復,大兵克揚州,自刎不殊,被執死之。史可法節秉清剛,心存幹濟,危顛難救,正直不回,今諡忠正。」
  53. ^ 方苞《左忠毅公軼事》:「一日,使史公更敝衣草屨,背筐,手長鑱,為除不潔者,引入,微指左公處,則席地倚牆而坐,面額焦爛不可辨,左膝以下,筋骨盡脫矣!史前跪,抱公膝而嗚咽。公辨其聲,而目不可開,乃奮臂以指撥眥,目光如炬。怒曰:「庸奴!此何地也,而汝前來!國家之事,糜爛至此。老夫已矣,汝復輕身而昧大義,天下事誰可支拄者!不速去,無俟姦人構陷,吾今即撲殺汝!」因摸地上刑械,作投擲勢。史噤不敢發聲,趨而出。後常流涕述其事以語人曰:「吾師肺肝,皆鐵石所鑄造也!」」
  54. ^ 曹陽. 江澤民品評史可法:"中國人歷來是講民族氣節的". 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2011-12-01 [2015-04-24]. 
  55. ^ 夏完淳:《續倖存錄》,《南都雜誌》。
  56. ^ 鄭廉:《豫變紀略》卷八,浙江古籍出版社1984年版,第201頁。
  57. ^ 閻爾梅:《閻古古全集》
  58. ^ 顧誠南明史》第五章〈弘光政權的瓦解〉第二節〈睢州之變和史可法南竄〉
  59. ^ 顧誠《南明史》第五章〈弘光政權的瓦解〉第四節〈揚州失守〉:某日早晨「督一應軍器錢糧至浦口會剿」,中午令「諸軍不必赴泗,速回揚州聽調」;下午又令「盱眙告急,邳宿道可督諸軍至天長接應」
  60. ^ 曾節明,〈中華厄運反思錄〉
  61. ^ 顧誠《南明史》第五章〈弘光政權的瓦解〉第四節〈揚州失守〉批評:作為政治家,他在策立新君上犯了致命的錯誤,導致武將竊取「定策」之功,大權旁落;作為軍事家,他以堂堂督師閣部的身分經營江北將近一年,耗費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財力,卻一籌莫展,毫無作為。直到清軍主力南下,他所節制的將領絕大多數倒戈投降,變成清朝征服南明的勁旅,史可法馭將無能由此可見。即以揚州戰役而言,史可法也沒有組織有效的抵抗。某些史籍說他堅守揚州達十天之久,給清軍重大殺傷,也不符合事實。史可法自己在四月二十一日寫的遺書中說:清軍於十八日進抵城下,「至今尚未攻打,然人心已去,收拾不來」。多鐸下令攻城以前,史可法即已「自覺憒憒」,把軍務交幕僚處理。二十四日清軍開始攻城,不到一天揚州即告失守。史可法作為南明江淮重兵的統帥,其見識和才具實在平凡得很。比起江陰縣區區典史閻應元陳明遇率領城中百姓奮勇抗清八十三天,相去何止千丈。

書籍[編輯]

Wikisource-logo.svg
維基文庫中相關的原始文獻:
Wikisource-logo.svg
維基文庫中相關的原始文獻:


Template:明末抗清將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