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國楨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吳國楨
K. C. Wu.jpg
中華民國政治人物
政黨  中國國民黨(被開除黨籍)
出生 1903年10月21日
 大清湖北省
逝世 1984年6月6日(80歲)
 美國喬治亞州
學歷
  • 北京清華學校畢業
    (1921年)
  • 美國愛荷華州格林內爾學院經濟學畢業
    (1923年)
  • 美國普林斯頓大學碩士
    (1924年)
  • 美國普林斯頓大學政治系哲學博士
    (1926年)
經歷
  • 中華民國僑務委員會委員長
  • 中華民國外交部特派江蘇交涉員公署秘書
    (1927年-)
  • 中華民國外交部特派江蘇交涉員公署交際科科長
    (1927年-)
  • 中華民國外交部第一司副司長
    (1928年-)
  • 漢口市政府(簡任)參事
    (1929年-)
  • 中華民國外交部條約委員會委員
    (1928年-)
  • 漢口市政府土地局局長
    (1929年-)
  • 漢口市政府財政局局長
  • 湖北省政府財政廳廳長
    (1931年-)
  • 漢口市政府市長
    (1932年-)
  • 湖北菸酒稅務局局長
    (1928年-)
  • 重慶市政府市長
    (1939年12月7日-1942年12月8日)
  • 重慶市防空司令部副司令
    (1939年12月11日-)
  • 中華民國外交部政務次長
    (1942年12月8日-1945年8月29日)
  • 中華民國外交部(代理)部長
    (1943年3月2日-1943年10月11日)
  • 中國國民黨中央宣傳部部長
    (1945年8月27日-)
  • 上海市政府市長
    (1946年5月14日-1949年4月)
  • 總裁辦公室設計委員
    (1949年6月24日)
  • 臺灣省政府(第三任)主席
    (1949年12月21日-1953年4月10日)
  • 臺灣省保安司令
    (1950年1月3日-)
  • 行政院政務委員
    (1950年3月12日-1954年3月17日)
  • 臺灣省反共保民動員委員會主任委員
    (1950年-)
  • 中國國民黨中央常務委員
    (1952年1月-)
  • 美援運用委員會委員
    (1952年-)
  • 臺灣物資委員會委員
    (1952年-)
  • 美國《芝加哥論壇報》編輯

吳國楨(1903年10月21日-1984年6月6日),字峙之維周,湖北省建始縣人。中華民國政治人物,曾任上海市市長、臺灣省主席等職,是塑造現代台灣的關鍵人物之一,亦以公開大膽地與蔣經國激烈爭執而著稱。

早年[編輯]

1903年,吳國楨生於湖北省建始縣涼水埠,自幼隨任陸軍部軍訓處長的父親吳經明旅居北京。1914年,年僅10歲的吳國楨考入天津南開中學就讀。自南開畢業後,就讀北京清華學校,1921年畢業後前往美國留學,在格林內爾學院獲得經濟學碩士之後,1926年獲得普林斯頓大學政治學博士

漢口時期[編輯]

1926年吳國楨回國後進入政界,在夏斗寅任職期間,擔任漢口市土地局長、財政局長,1928年出任湖北省財政廳長。1932年,吳任蔣中正機要秘書,同年出任漢口市長,時年29歲。1936年長江發生洪水,吳國楨下令修建了巨大的堤防工程,挽救了這座城市[1]

重慶時期[編輯]

1938年10月,日軍攻佔漢口,吳國楨全家逃往重慶。1939年,出任重慶市長。1942年,重慶大隧道慘案發生,吳國楨被免職。1943年,吳國楨出任外交部政務次長, 1945年出任中國國民黨中央宣傳部長。

上海市長[編輯]

抗日戰爭結束後,1946年5月14日,經行政院戰後第一次例會任命,吳國楨出任上海市長[1]。吳國楨從政頗為勤勉,並且與半數以上被捕的共產黨地下人員進行談話[2]。1949年3月9日,蔣經國勸吳國楨「不辭市長職」[3]4月,吳國楨因目睹京滬杭警備司令湯恩伯「吃空額」、「盜賣軍用汽油」等行為而對上海前景失去信心,並身患瘧疾,只得向蔣中正提出辭職。蔣中正准假一個月,吳國楨乃於4月17日攜家屬至臺灣。一個月後,解放軍攻佔上海,吳遂定居台灣。

臺灣時期[編輯]

蔣下野後,吳國楨隨蔣四處行動,作為他的幕僚,出謀劃策,並在1949年8月1日成立的中國國民黨總裁辦公室內任職,但吳國楨亦特別對臺灣政治有所動作,此亦種下了陳誠對吳不滿的原因。

1949年12月7日,國民政府遷往臺北。12月15日,美國建議將陳誠換成吳國楨,蔣中正遂任命吳國楨接替軍人出身的陳誠擔任台灣省主席兼保安司令、行政院政務委員,以利用吳國楨「民主先生」的形象,「全力爭取美援」[4]。吳國楨擔任臺灣省主席期間,致力於推動台灣地方自治、農業改革,允許某些地方官員職位由普選產生,並試圖減少濫用警權。1950年1月,吳國禎在一場由蔣介石召集三軍將領的會議中,提出應嚴禁軍隊走私,並將茅頭直指海軍總司令桂永清,桂要求吳拿出證據,吳隨即將海軍走私材料遞呈蔣介石,並稱已逮捕海軍司令部情報處長鐘山以及艦長周齊榮[5]

1950年6月25日,韓戰爆發後,美國改為全力支持國民政府,在外交上承認台灣的國府當局,並給予美援,吳國楨地位不再重要,與蔣經國彭孟緝的特務系統也不斷發生衝突。1952年,台灣省的第二次市縣長和市縣議會的選舉在即,吳國楨在台北建立培訓學校,輪番培訓從各區選出的民眾代表,此舉引發蔣氏父子高度不滿。[6]臺灣火柴公司總經理王哲甫無辜被捕,吳下令放人。臺灣保安副司令彭孟緝執行蔣經國命令,堅不放人,先判死刑;由於吳的反對,經蔣中正出面,改判七年徒刑。吳國楨已完全無法再與蔣經國共事,蔣中正曾派黃伯度傳話,許以行政院長之職,要吳好好與蔣經國合作,願當院長兼省主席亦可。但吳一概拒絕,偕妻上日月潭,聲言非辭職照準不下山。1952年復活節當天,吳國楨由日月潭下山,在臺中無錫飯店和僕人吃飯。一出門,就看到包姓司機臉色慘白;吳的座車前輪與主軸聯接的地方,疑似螺絲帽鬆動,幾遭不測。1953年4月,吳國楨辭去台灣省主席一職,蔣介石任命俞鴻鈞接替吳國楨。1953年5月24日,吳國楨夫婦得到邀請前赴美國講學開會,蔣經國、陳誠到機場送行。[7]但是,吳的老父與次子吳修潢卻不能同行,必須留在台灣作人質

吳國楨事件[編輯]

1954年2月,總統府秘書長王世杰被免職,蔣氏父子決定乘機削除「政學系」勢力。吳國楨和張群、王世杰等人都過從甚密。1954年1月,臺灣傳出吳國楨貪污套取巨額外匯的傳聞,臺灣報紙刊出〈勸吳國楨從速回臺灣〉社論;1954年2月9日,吳國楨在臺灣大各報刊登啟事駁斥謠言:「此次來美,曾經由行政院長陳院長批准,以私人所有臺幣向臺灣銀行購買美金五千元,作為旅費,此外未由政府或政府中之任何人員批准撥給分文公款,……為國服務三十餘年,平生自愛,未曾貪污,在此國難當頭之際,若尚存心混水摸魚盜取公帑,實際自覺不擠於人類。」並且公開批評政府「一黨統治」,批評救國團、情治單位及蔣介石獨裁,並指出臺灣當時政治的六大問題:一黨專政軍隊政戰部門、特務問題、人權問題、言論自由思想控制。1954年6月,吳在美國《Look》雜誌,用英文發表《在台灣你們的錢被用來建立一個警察國家》的文章,文中指稱目前台灣已經變成了一個警察國家,「在台灣每年的預算中,美國人提供了30-40億美元,用來創造一個極權『國家』」。美國著名報刊《紐約時報》、《芝加哥論壇報》、《時代週刊》、《新聞周刊》等,無不爭相報導。[8]

針對吳國楨公開批評執政的國民黨當局,立法院張道藩曾三度向行政院提出三次質詢批評吳國楨,罪名包括「擅離職守,拒辦移交,私自濫發鈔票,拋空糧食;並在外匯、貿易、林產等問題的處理上,非法亂紀,專擅操縱,有意地包庇貪污、營私舞弊等」,列舉吳國楨十三條罪狀;但証據明顯不足,僅用「據說」、「據聞」、「據報」等不確定的字眼。陶希聖則發表〈兩把刀、殺到底〉一文,口誅筆伐。吳國楨寫了三封信給蔣介石,逐條駁斥對他的誣蔑。不久吳國楨在美刊出〈上總統書〉,批評蔣介石「自私之心較愛國之心為重,且又固步自封,不予任何人以批評建議之機會。」同時,把矛頭直指「太子」,主張將其送入「美國大學或研究院讀書」,否則會妨礙臺灣進步。3月17日,國民大會更通過決議,要求政府除撤免吳國楨政務委員職務並依法究辦,蔣介石總統同日發佈「總統命令」稱:「據行政院呈:本院政務委員吳國楨於去年五月藉病請假赴美,託故不歸。自本年二月以來竟連續散播荒誕謠諑,多方詆毀政府,企圖淆亂國際視聽,破壞反共復國大計,擬請予以撤職處分。另據多方報告,該員前在臺灣省主席任內,多有違法與瀆職之處,自應一併依法查明究辦,請鑒核明令示遵等情。查該吳國楨歷任政府高級官吏,負重要職責者二十八年,乃出國甫及數月,即背叛國家,污衊政府,妄圖分化國軍,離間人民與政府及僑胞與祖國之關係,居心叵測,罪跡顯著,應即將所任行政院政務委員一職予以撤免,以振綱紀,至所報該吳國楨前在臺灣省政府主席任內違法與瀆職情事,並應依法澈查究辦,此令。」[9]將吳國楨撤職查辦,並開除吳國楨的中國國民黨籍。吳國楨還公開聲明要蔣給他扣留在臺北的兒子吳修潢護照,「如你30天後仍堅持拒發,我將被迫採取其它行動。」蔣介石無奈,命外交部補發吳修潢護照。吳修潢三個月後到了美國。[10]

吳國楨一連串的動作讓同在美國的胡適終於按奈不住。1954年8月3日胡適去信給吳國楨,信中以最嚴厲的字眼譴責吳國楨,批評吳「沒有常識(Commom Sense),而且在若干情況下他缺乏道德感(Moral Sense)。」[11]幾天後(7日)吳國楨回信胡適,吳國楨表示:「我後悔的是我在過去許多次向道德考慮以外的其他影響力屈服。正因為如此,所以我現在決定只根據道德考慮從事,不顧其他。如果我過去犯了錯誤,那因為我以前太軟弱,而我的確現在正努力不再軟弱。」,接著兩人在美國大打筆仗,胡甚至痛罵吳是「道德的懦夫」。八月十六日,胡適在美國《新領袖》雜誌以英文發表文章《台灣有多麼自由》,內容提到「巡視今日的台灣,可以發現八九百萬中國人在那裡正受到最好的管理。」,進一步批駁吳國楨的觀點。有人推斷胡適在美國批評吳國楨是在作「奉命文章」,「為蔣介石做打手的痕迹已極明顯」,當時台灣的自由派人士殷海光反而支持吳國楨。[12]1955年,人在台灣的殷海光去信胡適,提到台灣狀況,胡適回信說:「台島情形,我豈不知?」[13]同樣在台灣的雷震寫信給胡適:「先生說《自由中國》之有言論自由是它這五年爭得來的,不料我個人的自由則因是而一天比一天縮減,竟至變成囚犯。」[14]

晚年[編輯]

「吳國楨事件」告一段落後,吳國楨受聘於《芝加哥論壇報》擔任遠東問題顧問。1966年,吳國楨於美國喬治亞州薩凡納阿姆斯特朗大西洋州立大學英語Armstrong Atlantic State University任東方歷史和哲學教授,直到退休。在美國期間,吳國楨著有各種著作,其中包括詳細分析中國神話與早期歷史的《中國的傳統》(Chinese Heritage)一書。

1984年6月6日,因心臟病病故於美國喬治亞州薩凡納寓所,終年81歲。死訊傳到臺灣,再次引起極大震盪,《雷聲》、《夏潮》等刊物藉機大做文章。作家劉宜良生前一度有意撰寫「吳國楨傳」,但是尚未寫作,劉宜良便被國防部情報局局長汪希苓授意竹聯幫成員陳啟禮董桂森吳敦等人暗殺於舊金山。

家庭[編輯]

1928年,吳國楨在任湖北省財政廳長時,結識漢陽鐵工廠技師長黃金濤之女,畢業於上海晏摩氏女校黃卓群。1931年在漢口結婚。吳國楨與黃卓群育有二女二子:Eileen Hsiu Young Yu, Edith Hsiu Hwei Li, H.K. Wu 和Sherman Wu[15] 。2002年黃卓群去世。

在擔任上海市長時,吳國楨結識芝加哥論壇報羅伯特·麥考密克夫婦。當上海局勢不穩時,吳國楨將兩個女兒送到美國伊利諾斯州的麥考密克家。[16]

參考文獻[編輯]

引用[編輯]

  1. ^ 1.0 1.1 "Man on the Dike"; Time,1950年8月7日 ([1])
  2. ^ 吳國楨:《夜來臨》,1955年
  3. ^ 蔣經國〈危急存亡之秋〉,載《風雨中的寧靜》,台北,正中書局,1988,年,第166頁。
  4. ^ 吳國楨:《八十憶往》,香港《文匯報》1984年6月
  5. ^ 江南:〈吳國楨八十憶往〉
  6. ^ 吳國楨《從上海市長到「台灣省主席」》,第162頁,上海人民出版社,1999年。
  7. ^ 茅家琦《蔣經國的一生與他的思想演變》,台北,臺灣商務印書館股份有限公司,2003年,第231-236頁。
  8. ^ 茅家琦《蔣經國的一生與他的思想演變》,台北,臺灣商務印書館股份有限公司,2003年,第236頁。
  9. ^ 江南《蔣經國傳》,第221頁。
  10. ^ 茅家琦《蔣經國的一生與他的思想演變》,台北,臺灣商務印書館股份有限公司,2003年,第236-237頁。
  11. ^ 《胡適致吳國楨》,《胡適全集》卷二十五,第559-560頁,安徽教育出版社,2003年。
  12. ^ 李敖:《蔣介石評傳》,第459頁,北京:中國友誼出版公司2006年版。
  13. ^ 《胡適致殷海光》,《胡適全集》卷廿五,第626頁。
  14. ^ 萬麗娟編著《萬山不許一溪奔——胡適、雷震來往書信選集》,第68頁。
  15. ^ "Obituaries: Edith Huang Wu"; Savannah Morning News, 2002年8月25日 ([2])
  16. ^ http://www.cantignypark.com/newsite/mccormickmansion2ndfloorguestbedrooms.htm

書籍[編輯]

刊物文章[編輯]

  • "Your Money is Building a Police State in Taiwan" by K.C. Wu; Look, June 29, 1954.


 中華民國政府職務
重慶市政府
前任:
賀國光
重慶市市長
1939年12月7日-1942年12月8日
繼任:
賀耀祖
上海市政府
前任:
錢大鈞
上海市市長
1946年5月14日-1949年4月30日
繼任:
陳良
台灣省政府
前任:
陳誠
臺灣省主席
1949年12月21日-1953年4月10日
繼任:
俞鴻鈞
中華民國總統府
前任:
王世傑
中華民國總統府秘書長
1953年11月17日-1954年5月18日
繼任:
張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