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起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已重新導向自 吳起)
前往: 導覽搜尋
吳起
Wu Qi.jpg
明代所繪吳起畫像
時代 戰國
國家 魯國→魏國→楚國
官位 (魯國)將軍→(魏國)西河郡守→(楚國)令尹
出生日期 前440年
出生地點 衛國左氏
逝世日期 前381年
逝世地點
學派 兵家
著作 吳子兵法

吳起(前440年-前381年),中國戰國初期軍事家政治家改革家兵家代表人物。衛國左氏(今山東省定陶縣,一說山東省曹縣東北)人。[1]

吳起歷侍魯、魏、楚三國,通曉兵家、法家儒家三家思想,在內政、軍事上都有極高的成就。司馬遷著《史記》時,將孫武和吳起合立於《孫子吳起列傳》。現代學者馬非百著《秦集史》時,將李悝和吳起合立於列傳中。[2]吳起著有《吳子兵法》一書,由於他在軍事理論上的貢獻,後人將孫武、吳起並稱為「孫吳」。[3]唐肅宗時將吳起等歷史上十位武功卓著的名將供奉於武成王廟內,被稱為武廟十哲[4]宋徽宗時追尊吳起為廣宗伯,位列宋武廟七十二將之一。[5]

生平[編輯]

早年[編輯]

吳起出生於家有千金的富足家庭,早年在外求官不成,耗盡全部家產。同鄉鄰里的人笑話他,他就殺掉三十多個譏笑自己的人,從東門逃出衛國。吳起和母親決別時,咬著自己的胳膊狠狠地說:「我吳起如果做不了卿相,就絕不再回衛國。」後來吳起拜曾參之子曾申[註 1]為師,學習儒術。吳起的母親病逝,他沒有回家奔喪,曾申惱怒吳起不孝,和他斷絕了師生關係,吳起於是棄儒學兵,侍奉於魯國季孫氏門下。[7][8]

侍奉魯君[編輯]

前412年,齊宣公發兵攻打魯國的莒縣(今山東省日照市莒縣)和安陽[註 2][9]魯穆公想任用吳起為將,但吳起的妻子是齊國人,魯穆公對他有所懷疑。吳起渴望成就功名,於是殺掉自己的妻子,表示不偏向齊國。魯穆公任命吳起為將,率軍大敗齊軍。[註 3]取勝後的吳起引起魯國群臣的非議,有人在魯穆公面前中傷吳起說:「吳起是個猜疑殘忍的人,早年殺死鄉人,又因為不孝被曾申逐出師門,君上對他有所懷疑的時候他就殺死自己的妻子。況且魯國是個小國,一旦有了戰勝國的名聲,就會招致各國的攻打。魯國和衛國是兄弟國家,君上重用吳起,就等於拋棄了衛國。」魯穆公於是對吳起產生了懷疑,免去了吳起的官職。[11]而吳起的主公季孫氏也因懈怠賓客被殺,[12]經人勸說,吳起離開魯國投奔魏國[8]

投奔魏國[編輯]

吳起聽說魏文侯很賢明,想要前去投奔。魏文侯向大臣李悝詢問吳起為人如何,李悝說:「吳起貪慕功名而且好色,但是用兵連司馬穰苴也比不上他。」魏文侯於是任命吳起為將軍,輔佐樂羊攻打中山國[13][14]

吳起擔任將領期間,跟最下等的士兵穿一樣的衣服,吃一樣的伙食,睡覺不鋪墊褥,行軍不乘車騎馬,親自背負捆紮好的糧食和士兵們同甘共苦。有個士兵生了惡性毒瘡,吳起替他吸吮膿液。這個士兵的母親聽說後放聲大哭。有人說:「你兒子是個無名小卒,將軍親自替他吸吮膿液,你怎麼還哭呢?」那位母親回答說:「不是這樣的,當年吳將軍替我丈夫吸吮毒瘡,他在戰場上勇往直前,死在敵人手裡。如今吳將軍又替我兒子吸吮毒瘡,我不知道他會死在什麼地方,因此我才哭啊。」[註 4][15]

戰國時期形勢圖

西河郡守[編輯]

前409年[註 5],魏文侯任命吳起為主將,攻克秦國河西地區(今山西陝西兩省間黃河南段以西地區)的臨晉(即王城,今陝西省大荔縣東南)、元里(今陝西省澄城縣東南)並築城。[17]次年,吳起再次率軍攻打秦國,一直打到鄭縣(今陝西省華縣),攻克洛陰(今陝西省大荔縣西南)、郃陽(今陝西省合陽縣東南)並築城。[18][19][20]而秦國只能退守至洛水,沿河修建防禦工事,並築重泉城(今陝西省蒲城縣東南)加以防守。[21]在與秦軍作戰期間,吳起從不自視比普通士卒高人一等,夜晚就睡在不加平整的田埂上,用樹葉遮蓋身體來躲避霜露的侵襲。[22]這樣加上前412年被公子擊佔領的繁龐(今陝西省韓城市東南),[23]魏國全部佔有原本屬於秦國的河西地區,並在此設立西河郡。經翟璜推薦,由吳起擔任首任郡守。[24][25]

吳起擔任西河郡守期間,向子夏學習儒家思想,[26]並改革魏國兵制,創立武卒制。吳起規定凡是能夠身著全副甲胄,執12石[註 6]之弩,背負箭矢50個,荷戈帶劍,攜三日口糧,在半日內跑完百里者,可入選為武卒,免除其全家的徭役和田宅租稅。武卒經過吳起的嚴格訓練,成為魏國的精銳之師。[27]吳起擔任西河郡守期間,為抵禦秦國的進攻,修築了吳城(今山西省孝義市西南)。[28]據《吳子兵法》記載,吳起擔任西河郡守期間率兵南征北戰,為魏國奪取土地千里。期間共與諸侯軍隊大戰76次,大勝64次,其餘不分勝負。[29]

魏文侯死後,吳起侍奉他的兒子魏武侯。有一次魏武侯和大臣們乘船在西河郡巡視,魏武侯感嘆道:「河山這樣的險峻,邊防難道不是很堅固嗎?」大臣王錯[註 7] 在旁邊附和道:「這就是魏國強大的原因。如果您再修明政治,那麼我們魏國稱霸天下的條件就具備了。」吳起回答說:「我們君侯的話,是亡國的論調,你又來附和,這就更加危險了。」魏武侯氣憤地說:「你這話是什麼道理?」吳起回答說:「河山的險固是不能依靠的,霸業也從來不因為山河的險固而產生。過去三苗居住的地方,左有彭蠡湖,右有洞庭湖岐山居北面,衡山處南面。雖然有這些天險倚仗,可是政事治理不好,結果大禹流放了他們。夏桀的國家,左面是天門山的北麓,右邊是天溪山的南邊,廬山嶧山在二山北部,伊水洛水流經它的南面。有這樣的天險,但是沒有治理好國政,結果被商湯擊敗了。殷紂王的國家,左邊有孟門山,右邊有漳水滏水,面對著黃河,背靠著山。雖有這樣的天險,然而國家治理不好,遭到周武王的討伐。再說您曾經親自率領我們佔領、攻陷了多少城邑,那些城的城牆不是不高,敵兵不是不多,然而能夠攻破它們,那還不是因為他們政治腐敗的緣故嗎?由此看來,依靠河山險固,怎麼能夠成就霸業呢?」魏武侯十分贊同吳起的觀點。[註 8][30]

吳起擔任西河郡守期間,威信很高。魏武侯繼位後,魏國國相一職空缺,許多人都認為吳起能夠順利當選,但最終魏武侯任命田文為國相。吳起很不高興,對田文說:「我與您比一下功勞,可以嗎?」田文說:「可以。」吳起說:「統率三軍,讓士兵樂意為國死戰,敵國不敢圖謀侵犯魏國,您能和我比嗎?」田文說:「不如您。」吳起說:「管理文武百官,讓百姓親附,充實國庫的儲備,您能和我比嗎?」田文說:「不如您。」吳起說:「拒守西河郡讓秦國的軍隊不敢向東侵犯,讓韓國趙國都服從歸順,您能和我比嗎?」田文說:「不如您。」吳起說:「這幾方面您都不如我,可是您的官位卻在我之上,這是什麼道理呢?」田文說:「國君還年輕,國人疑慮不安,大臣不親附,百姓不信任,在這個時候,是把政事託付給您呢,還是應當託付給我?」吳起沉默了許久,然後說:「應該託付給您啊。」田文說:「這就是我的官位比您高的原因啊。」[註 9][31]

陰晉之戰[編輯]

魏武侯曾按照吳起的建議在廟堂設宴宴請士大夫,席間設三排座位,立上等功者坐前排,用上等酒席和貴重餐具;次等功者坐中排,酒席、餐具比上等功差些;無功者坐後排,只有酒席,沒有貴重餐具。宴會後又在廟堂門外按功勞大小賞賜有功人員的父母妻子。對於死難將士的家屬,則每年派使者慰問,撫恤他們的父母。

此措施實行三年後,前389年,秦惠公出兵50萬攻打魏國的陰晉(今陝西省華陰市東南)。魏國的士卒得知這一消息,不等待官吏的命令自動穿戴盔甲準備抗敵的達數以萬計。吳起親自率領其中沒有立過軍功的5萬人,外加戰車500輛、騎兵3000大敗秦軍。[註 10][32][33]

前387年,魏武侯以吳起為將,率軍討伐齊國至靈丘(今山東省滕縣東)。[註 11][34]

投奔楚國[編輯]

田文死後,公叔[註 12]出任國相。公叔非常畏懼吳起的才能,他的僕人向他建議說:「吳起為人有骨氣又重視名譽聲望。您可以對魏武侯說您的國土太小,容納不了吳起這樣的人才。當魏武侯問您怎麼辦時,您就建議魏武侯用下嫁公主的辦法試探吳起,如果吳起有長期留在魏國的打算,就一定會迎娶公主,如果沒有長期留下來的打算,就一定會推辭。然後您找個機會請吳起到家裡來做客,在宴會中故意惹公主發怒,當她當面羞辱您,吳起看到公主這樣羞辱您,就肯定不會娶公主了。」公叔採納了他的建議,吳起見到公主如此羞辱國相,婉言謝絕了魏武侯聯姻的邀請。魏武侯從此不再信任吳起。[36]

王錯不斷在魏武侯面前進讒言,魏武侯於是派人召喚吳起。吳起行進至岸門(今山西省河津市南)時,停下車回頭遙望西河郡,眼淚一行行流了下來。他的車夫對他說:「我私下觀察您的心志,把捨棄天下看得就像扔掉鞋子一樣。如今您離開西河郡,卻流下了眼淚,這是什麼緣故啊?」吳起擦去眼淚回答說:「你不知道,如果君侯信任我,讓我盡自己的才能,那麼我就可以幫助君侯成就王業。如今君侯卻聽信小人的饞言不信任我,西河郡被秦國攻取的日子不會久了,魏國從此要削弱了。」吳起於是離開魏國投奔楚國[37]

吳起變法[編輯]

吳起投奔楚國後,楚悼王一向仰慕吳起的才能,任命吳起為宛城(今河南省南陽市宛城區一帶)太守,一年後升任令尹。期間他曾兩次巡視至息縣(今河南省息縣),向屈宜臼詢問在楚國的為臣之道,但屈宜臼對吳起將要在楚國進行的變法持堅決的反對態度。[38]擔任令尹後的吳起在楚國國內進行了大刀闊斧的改革,具體措施有:1.制定法律並將其公佈於眾,使官民都明白知曉。2.凡封君的貴族,已傳三代的取消爵祿;停止對疏遠貴族的按例供給,將國內貴族充實到地廣人稀的偏遠之處。3.淘汰並裁減無關緊要的官員,削減官吏俸祿,將節約的財富用於強兵。[39][40][41]4.糾正楚國官場損公肥私、讒害忠良的不良風氣,使楚國群臣不顧個人榮辱一心為國家效力。[42]5.統一楚國風俗,禁止私人請託。[43]6.改「兩版垣」為四版築城法,建設楚國國都(今湖北省江陵市西北)。[44]

經過吳起變法後的楚國國力強大,向南攻打百越,將楚國疆域擴展到洞庭湖、蒼梧郡一帶。[45]前381年,楚國出兵援助趙國,與魏軍大戰於州西(今河南省武陟縣西南以西)。楚軍穿越梁門(位於大梁西北的關塞),駐軍林中(位於梁門以北),飲馬於黃河,切斷魏國河內郡與首都安邑(今山西省夏縣西北)的聯繫。趙國藉助楚國的攻勢,火攻棘蒲(今河北省魏縣南),攻克黃城(今山東省冠縣南),楚、趙兩國大敗魏軍。[註 13][47][48]諸侯都畏懼楚國的強大,但吳起的變法招致了楚國貴族的怨恨,也為自己埋下了殺身之禍。[49]

身亡[編輯]

前381年,楚悼王去世,楚國貴族趁機發動兵變攻打吳起。貴族們用箭射傷吳起,吳起拔出箭逃到楚悼王停屍的地方,將箭插在楚悼王的屍體上,大喊:「群臣叛亂,謀害我王。」貴族們在射殺吳起的同時也射中了楚悼王的屍體。楚國的法律規定傷害國王的屍體屬於重罪,將被誅滅三族楚肅王繼位後,命令尹把射殺吳起同時射中楚悼王屍體的人全部處死,受牽連被滅族的有七十多家。[50][51]陽城君因參與此事逃奔出國,其封地被沒收。[52]吳起的屍身也被處以車裂肢解之刑。[53][54]吳起死後,他在楚國的變法宣告失敗。[55]

死後[編輯]

吳起在魏、楚兩國軍事、內政方面的成就在戰國時期起到了深遠的影響,後任魏國國相的公叔痤澮北之戰獲勝後主動將戰功讓給吳起的後人,並稱獲勝的原因是受「吳起的餘教」。[56]與吳起同為衛國人的商鞅,受吳起的影響也很大,如在商鞅變法中的徙木立信什伍連坐法都是仿效吳起的措施。[10]

著作[編輯]

漢書·藝文志》兵家權謀論著中記載吳起著有《吳起》48篇。[57]現存《吳子兵法》僅有六篇,包括圖國、料敵、治兵、論將、應變、勵士這些篇目。《吳子兵法》在中國古代軍事典籍中佔有重要地位,後世將《吳子兵法》與《孫子兵法》合稱為《孫吳兵法》,北宋時期將《吳子兵法》列入《武經七書》中。

有一種觀點認為《左傳》的成書與吳起有關。最早把吳起同《左傳》聯繫起來的是清代姚鼐,他認為《左傳》並非一人所寫,左丘明有草創之功,但編撰增補工作主要是由吳起等人所為,[58]近代學者童書業贊同這種觀點。而錢穆郭沫若則認為《左傳》的成書於吳起而與左丘明無關。這兩種觀點都尚存爭議。[59]

軍事思想[編輯]

吳起的軍事思想主要集中於《吳子兵法》。在《吳子兵法》中,吳起主張把政治和軍事結合起來,對內修明文德,對外做好戰備,兩者必須並重,不可偏廢。[60]在政治、軍事並重的前提下,吳起更重視政治教化,[61]用道、義、禮、仁治理軍隊和民眾。[62]吳起還從戰爭起因上將戰爭分為義兵、強兵、剛兵、暴兵、逆兵等不同性質,主張對戰爭要採取慎重的態度,反對窮兵黷武。[63]

吳起主張兵不在多,要建立一支平時守禮法,戰時有威勢,前進時銳不可擋,後退時速不可追的軍隊。[64]建立這樣的軍隊,要選募良材,重用勇士和志在殺敵立功的人,為他們加官進爵,厚待他們的家人,讓他們作為軍隊的骨幹。[65]對士卒的使用要因人而異,使其發揮各自的特長。要按照同鄉同里編組,同什同伍相互聯保,對部眾嚴格管理。[66]採取一人教十人,十人教百人…萬人教三軍的教戰方法,嚴格訓練。讓士兵適應方陣、圓陣的變化以及掌握隊列的前、後、左、右、坐、起、進、止等動作,[67]熟悉金、鼓、旗、鈴等指揮號令。[68][69]前進有重賞,後退有重罰,賞罰必信。[70]獎勵有功者,勉勵無功者,撫恤和慰問犧牲將士的家屬。[71]要選拔文武兼備、剛柔並用、安撫士眾、威懾敵軍、決斷疑難的武將作為軍隊的主將。[72]

吳起主張要根據不同國家不同的地理條件、政治狀況、人民習俗、經濟實力、軍隊素質和軍陣陣法等特點,制定不同的軍事策略,為此他針對六國不同的特點制定了不同的作戰方針和戰法。[73]吳起還強調要摸清敵人的部署情況,選擇其薄弱環節進行打擊,為此他列出了八種不需要占卜吉凶就可出擊、六種不需占卜不要與敵作戰的情況。[74]吳起還主張用兵要隨機應變,為此他提出擊強、擊眾、谷戰、水戰、圍城等具體戰法。[75]此外,吳起還最早對養馬和騎戰做了專門的論述。[76]

逸事[編輯]

諫魏武侯[編輯]

魏武侯曾向吳起詢問國君繼位後第一年稱作「元年」的含義,吳起回答說:「元年就是國君必須要行事謹慎。」魏武侯問:「如何行事謹慎?」吳起說:「君主必須端正自身。」魏武侯又問:「君主應當怎樣端正自身?」吳起回答說:「君主要明智,心智不明的話有什麼辦法能端正自身呢?那應當廣開言路並從中選擇,使自己的心智聰明。古代的君主一開始處理國政時,士大夫如有進言、士人如有請見、百姓如有請求,君主一定會滿足他們,公族如果有人來請安問候一定接見他們,四方有人來投奔都不拒絕,這算是君主言路不受堵塞、雙眼不受蒙蔽的方法;君主分賞俸祿必須要周到,使用刑罰必須要恰當,一定要宅心仁厚,時常惦記著百姓的利益,消除百姓的禍患,這樣就不會失去民心;君主自身的作風要正派,親信的大臣必須親自挑選任用,大夫不能兼任其他的職務,管理百姓的權力不能掌握在一個家族手中,這樣君主就不會失去權力,這都是《春秋》中的囑託,也是君主繼位後第一年必須要做的大事。」[77]

魏武侯處理政事得當,大臣中沒有誰能比得上他。魏武侯退朝後面帶喜色,吳起上前對他說:「有人曾把楚莊王的話告訴過您嗎?」魏武侯問:「楚莊王是怎麼說的?」吳起回答說:「楚莊王處理政事得當,大臣中沒有誰能比得上他,退朝後他面帶憂色。申公巫臣上前詢問其原因,楚莊王說:『我處理政事得當,大臣中沒有誰能比得上我,我深感憂慮。憂慮的原因就在仲虺的話中,他說過:「諸侯中能得到師傅的可稱王得天下,得到朋友的可稱霸諸侯,得到提出疑問的人的能夠保全國家,自行謀劃而沒有誰能比得上的會滅亡。」現在憑我這樣的本事,大臣中沒有誰能比得上我,我的國家將要滅亡了!因此我深感憂慮。』楚莊王因此而憂慮,而您卻因此而高興。」魏武侯後退了幾步,拱手向吳起拜了兩次說:「是上天派先生來挽救我的過錯啊。」[78]

吳起攻亭[編輯]

吳起擔任西河郡守期間,秦國有個崗亭靠近魏國境內。這個崗亭會對魏國的種田人造成很大危害,但是又不值得徵調部隊攻打它。於是吳起就在北門外放了一根車轅,然後下令說:「誰能把車轅搬到南門外,就賞賜他上等田地、上等住宅。」起初沒有人去搬它,最終有個人把車轅搬到南門,吳起立即按照命令行賞。不久吳起又在東門外放了一石紅豆,下令說:「誰能把紅豆搬到西門,賞賜如前。」百姓們都爭搶去搬。最後吳起下令道:「明天要攻打崗亭,能衝鋒陷陣的,就任命他做大夫,賞賜上等田地和住宅。」百姓們爭先恐後參戰,一個早上就把崗亭攻佔了。[註 14][79]

吳起守信[編輯]

吳起出門遇見一位老朋友,便邀請他來家裏用餐。這位老朋友讓吳起先回家等他,說他過一會就去。吳起說:「那我等您來了再喫。」這人到黃昏都沒有來,吳起也不喫飯,就等著他。第二天早上,吳起派人去請這位老朋友。直到這位老朋友來了,吳起才和他一起喫飯。[80]

吳起休妻[編輯]

吳起讓他妻子織一條絲帶,結果長度比他要求的短了一些。吳起讓她去改一下,他妻子答應了。等到織好了又量了量,還是不符合吳起的要求。吳起非常生氣,他妻子回答說:「我開始織的時候就把線定好了,不能再改了。」吳起於是休掉了妻子。吳起的妻子向她哥哥求助,她哥哥說:「吳起是制定法令的人,他制定法令,是想為大國建立功業。他的法令必須先要在自己的妻子身上兌現,然後才能推行下去,你不要指望再回去了。」吳起妻子的弟弟後來被衛國國君重用,想憑著自己的身份去求吳起與其姐復婚。吳起沒有答應,反而離開了衛國。

另一種說法:吳起把織好的絲帶拿給他妻子看後讓她織條一模一樣的,等到絲帶織成後一經比較,新織的那條特別好。吳起說:「讓你織條絲帶,要求像那條一樣。這條織得特別好,是什麼原因?」他妻子說;「用的材料是一樣的,只是我多下了些工夫,所以織的更好。」吳起說:「這不是我的吩咐。」於是讓妻子穿好衣服,把她休回了娘家。她的父親前去求情,吳起說:「我在家從來不說空話。」[81]

評價[編輯]

正面評價[編輯]

吳起是一名文武全才的將領,軍事上他擁有卓越統帥能力、先進軍事思想,他料敵合變、愛兵如子,吳起在軍事方面的成就在歷朝歷代都享有極高的讚譽:臨武君評價吳起:夫兵之所貴者,勢利也;所上者,變軸攻奪也。善用之者,奄忽焉莫知所從出,孫吳用之,無敵於天下。[82]魯仲連稱讚吳起:食人炊骨,士無反北之心,是孫臏、吳起之兵也。[83]尉繚子稱讚吳起:有提七萬之眾,而天下莫當者誰?曰吳起也。[84]班固稱讚吳起:當時吳有孫武,齊有孫臏,魏有吳起,秦有商鞅,皆擒敵立勝,垂著篇籍。[85]曹操評價吳起:吳起貪將,殺妻自信,散金求官,母死不歸,然在魏,秦人不敢東向,在楚則三晉不敢南謀。[86]東晉葛洪稱讚吳起:孫吳韓白,用兵之聖也。[87]舊唐書》評價吳起:凡言將者,以孫、吳、韓、白為首。[88]武成王廟有詩稱讚吳起:兵盡其法,士盡其力,西河建功,魏侯守國,旡以恃險,弗如在德,致君一言,干戈乃息。《幼學瓊林》中稱讚吳起:孫臏吳起,將略堪誇;穰苴尉繚,兵機莫測。[89]郭沫若稱讚吳起:吳起在中國歷史上是永不會磨滅的人物,秦以前作為兵學家是與孫武並稱,作為政治家是與商鞅並稱的。[90]

此外,吳起作為一名政治家、改革家,通過改革使魏、楚兩國富國強兵,他在政治上的貢獻也得到廣泛讚譽:范雎評價吳起:吳起事悼王,使死不害公,讒不蔽忠,言不取苟合,行不取苟容,行義不圖毀譽,必有伯主強國,不辭禍凶。蔡澤評價吳起:吳起為楚悼罷無能,廢無用,損不急之官。塞私門之請,壹楚國之俗,南攻楊越,北並陳、蔡,破橫散從,使馳說之士無所開其口。[91]韓非評價吳起:楚不用吳起而削亂。[92]明朝思想家李贄稱讚吳起:吳起用之魏則魏強,用之楚而楚伯。[93]

負面評價[編輯]

吳起貪戀功名,為取得成功不擇手段。他殺妻求將、為子不孝和好色的人格缺陷為這位文武全才的將領增加了人生污點,也成為文人墨客詬病的對象:唐代白居易作詩貶斥吳起:昔有吳起者,母歿喪不臨。嗟哉斯徒輩,其心不如禽。[94]唐彥謙有詩譏諷吳起:貪名笑吳起,說國嘆蘇秦。[95]南宋徐鈞作詩評價吳起:兵書司馬足齊名,盟母戕妻亦駭聞。[96]南宋的於石作詩批判吳起:吳起為魯將,殺妻殊不仁。樂羊伐中山,食子太無情。[97]

此外,對於吳起執法嚴格、不近人情,用兵殺伐無度,造成橫屍遍野、生靈塗炭的行為也多有非議:司馬遷評價吳起:吳起說武侯以形勢不如德,然行之於楚,以刻暴少恩亡其軀。悲夫![98]班固評價吳起:彼孫、吳者,上勢利而貴變詐;施於暴亂昏嫚之國,君臣有間,上下離心,政謀不良,故可變而詐也、急城殺人盈城,爭地殺人滿野。孫、吳、商、白之徒,皆身誅戮於前,而國滅亡於後。報應之勢,各以類至,其道然矣。[99]曹丕評價吳起:禍夫吳起。智小謀大。西河何健。伏屍何劣。[100]

紀念[編輯]

吳起縣[編輯]

吳起縣位於陝西省延安市西北部,西北鄰定邊縣,東南接志丹縣,東北鄰靖邊縣,西南鄰甘肅省華池縣。1819年,清朝靖邊縣首次設立吳起鎮。相傳戰國名將吳起曾在此駐兵戍邊,為紀念吳起而命名。1935年10月19日,毛澤東率領中央紅軍與陝北紅軍在此會師,結束長征。1942年,設立吳起縣,後改名吳旗縣。2005年10月19日,正式更名為吳起縣,屬延安市管轄。

吳起縣境內建有吳起廣場,廣場中心樹立有吳起雕像。[101]

起台鎮[編輯]

起台鎮位於河南省商丘市柘城縣境內,相傳吳起率兵東征討伐齊國,曾在此地安營紮寨,築起高台點將練兵。兩軍交戰在即時吳起忽聞老母病故,悲痛萬分。但吳起以國家為重,率兵出戰大獲全勝。後人為紀念吳起在此築寺祭祀,名為「吳起台寺」,簡稱「起台寺」,起台鎮由此得名。因歷史的原因,起台寺未能完整保留。1773年,起台寺被重建,並在此立碑,現該碑仍樹立在起台鎮。[102]

文學形象[編輯]

長篇歷史小說《東周列國志》中,吳起於第八十五回《樂羊子怒餟中山羹 西門豹喬送河伯婦》中登場。在第八十六回《吳起殺妻求將 騶忌鼓琴取相》中,吳起在魯穆公手下任職,娶田氏之女為妻。齊國國相田和田忌段朋率軍攻打魯國,吳起殺妻取得將位後到達前線,與士兵同甘共苦,得到手下的信任。兩軍對峙時,田和派部下張丑前往吳起營中打探情報,吳起隱藏軍中精兵,故意向張丑展示軍中老弱病殘,並款待張丑說無意與齊國作戰,只想求和,讓他麻痹大意。張丑回營時,吳起暗中調兵遣將尾隨其後,偷襲齊軍主營,齊軍大敗。田和隨後命張丑帶美女二人、黃金千鎰賄賂吳起,又暗地散布吳起受賄通齊的事情。魯穆公得知後罷免吳起的官職準備治他的罪,吳起逃奔魏國,居住於翟璜的家裡,經翟璜推薦後擔任西河郡守。秦惠公死後,吳起趁秦國君位動蕩之機奪取河西五城。其餘描述與《史記·孫子吳起列傳》基本相同。[103]

此外,還有現代作家孫開泰孫東以吳起為生平的長篇歷史小說《吳起傳》。[104]

影視形象[編輯]

1999年上映的長篇電視劇《東周列國戰國篇》中,吳起由張山飾演。[105]此外,吳起還出現在京劇名段《湘江會》、《戰春秋》中。[106]

相關條目[編輯]

參考書籍[編輯]

Wikisource-logo.svg
維基文庫中相關的原始文獻:
Wikisource-logo.svg
維基文庫中相關的原始文獻:

注釋[編輯]

  1. ^ 《史記·卷六十五·孫子吳起列傳》記載吳起拜曾子為師,參考曾參於前435年去世,所以曾參不可能為吳起教授儒學。劉向《別錄》:左丘明授曾申,申授吳起。吳起的師傅是曾申而非曾參,曾申為曾參之子,也稱為曾子。見楊寬所著《戰國史料編年輯證》第154頁。[6]
  2. ^ 《史記·卷四十六·田敬仲完世家》作葛及安陵。《史記志疑》記載安陵、安陽皆非魯地,疑有誤。而葛乃莒字之誤。《史記索隱·項羽本紀》參考《後魏書·地形志》記載己氏有安陽城,在宋州楚丘西北四十里有安陽故城,位置在今山東省曹縣東。但楊寬經過考定認為此安陽在東阿,即今山東省陽谷縣東北五十里阿城鎮,見楊所著《戰國史料編年輯證》第162頁。[6]
  3. ^ 錢穆所著《先秦諸子系年·五十·吳起仕魯考》一文認為魯穆公任用吳起為將大破齊軍正是在此戰,[10]但楊寬不贊同此觀點,他認為此戰是魯國大敗,而吳起棄魯奔魏的時間不詳,見楊所著《戰國史料編年輯證》第155頁。[6]
  4. ^ 此段《韓非子·外儲說左上·說三》、《藝文類聚·卷五十九·武部》和《說苑·卷六·復恩》也有記載,但內容與《史記·卷六十五·孫子吳起列傳》有不同。
  5. ^ 關於吳起奪取秦國臨晉的時間,《史記·卷十五·六國年表》及《史記·卷四十四·魏世家》記載有誤,此處採納林劍鳴所著《秦史稿》的觀點,見林所著《秦史稿》第170頁。[16]
  6. ^ 12石指弩的拉力,一石約合今30公斤。
  7. ^ 《戰國策·卷二十二·魏策一·魏武侯與諸大夫浮於西河》記載大臣名叫王鍾,參考《古本竹書紀年·魏紀》「鍾」一作「錯」,此大臣名應為王錯。
  8. ^ 此段《史記·卷六十五·孫子吳起列傳》也有記載,但內容與《戰國策》有不同。
  9. ^ 此段《呂氏春秋·卷十七·審分覽·執一》也有記載,但內容與《史記·卷六十五·孫子吳起列傳》有不同。《呂氏春秋》田文作商文,但馬非百所著《秦集史》認為田文的稱呼有誤,見馬所著《秦集史》第433頁。[2]
  10. ^ 關於陰晉之戰的戰況,史書沒有詳細記載,詳細敘述見林劍鳴所著《秦史稿》第171頁。[16]
  11. ^ 錢穆所著《先秦諸子系年·六十·魏武侯元年乃周安王六年非十六年辨》一文根據《古本竹書紀年》考定魏武侯元年應為前396年,並將此事由《史記·卷十五·六國年表》的記載移前十年,又考定吳起奔楚的時間在前384年。[10]但楊寬所著《戰國史料編年輯證》認為吳起奔楚應在前390年,陰晉之戰和伐齊至靈丘的主將皆非吳起,見楊所著《戰國史料編年輯證》第223頁和第225頁。[6]
  12. ^ 《史記索隱·孫子吳起列傳》記載公叔為韓國公族,梁玉繩認為此公叔為公叔痤,而澮北之戰讓功於吳起後人的人也不是公叔痤。[35]錢穆根據公叔痤主動讓功給吳起的後人以及公叔痤善待商鞅,認為公叔痤並非是個嫉賢妒能的人。而《呂氏春秋》的《觀表》、《長見》、《執一》多篇均記載陷害吳起的人是王錯。見錢所著《先秦諸子系年考辨》第175頁。[10]
  13. ^ 關於吳起變法的成果,《史記·卷六十五·孫子吳起列傳》引用縱橫家的言論多有誇大,此處採納楊寬所著《戰國史》的觀點,見楊所著《戰國史》第97頁。[46]
  14. ^ 此段《呂氏春秋·卷二十五·似順論·慎小》也有記載,但內容與《韓非子·內儲說上·說三》有不同。

參考資料[編輯]

  1. ^ 《韓非子·外儲說右上·說三》:吳起,衛左氏中人也。
  2. ^ 2.0 2.1 馬非百. 《秦集史·人物傳二十五之三》. 北京市王府井大街36號: 中華書局. 1982年8月: 第428頁至第437頁. 
  3. ^ 《漢書·卷二十三·刑法志》:世方爭於功利,而馳說者以孫、吳為宗。
  4. ^ 《新唐書·卷十五·禮樂》:(唐肅宗)上元元年,尊太公為武成王,祭典與文宣王比,以歷代良將為十哲象坐侍。秦武安君白起、漢淮陰侯韓信、蜀丞相諸葛亮、唐尚書右僕射衛國公李靖、司空英國公李勣列於左,漢太子少傅張良、齊大司馬田穰苴、吳將軍孫武、魏西河守吳起、燕晶國君樂毅列於右,以良為配。
  5. ^ 《宋史·卷一百零五·禮八》:宣和五年,禮部言:武成王廟從祀,除本傳已有封爵者,其未經封爵之人…魏西河守吳起封廣宗伯…西廡,吳起…凡七十二將雲。
  6. ^ 6.0 6.1 6.2 6.3 楊寬. 《戰國史料編年輯證》. 上海市福建中路193號: 上海人民出版社. 2001年11月: 第154頁、第155頁、第162頁、第223頁、第225頁. ISBN 7208031851. 
  7. ^ 《史記·卷六十五·孫子吳起列傳》:其少時,家累千金,游仕不遂,遂破其家,鄉黨笑之,吳起殺其謗己者三十餘人,而東出衛郭門。與其母訣,齧臂而盟曰:「起不為卿相,不復入衛。」遂事曾子。居頃之,其母死,起終不歸。曾子薄之,而與起絕。起乃之魯,學兵法以事魯君。
  8. ^ 8.0 8.1 《韓非子·說林上》:魯季孫新弒其君(應為魯季孫新被弒),吳起仕焉。或謂起曰:「夫死者始死而血,已血而衄,已衄而灰,已灰而土。及其土也,無可為者矣。今季孫乃始血,其毋乃未可知也。」吳起因去之晉。
  9. ^ 《史記·卷十五·六國年表》:(齊宣公)四十四年,伐魯、莒及安陽。
  10. ^ 10.0 10.1 10.2 10.3 錢穆. 《先秦諸子系年考辨》. 上海市福州路401號: 上海書店. 1992年1月: 第149頁、第165頁、第175頁、第211頁. ISBN 7805694745. 
  11. ^ 《史記·卷六十五·孫子吳起列傳》:齊人攻魯,魯欲將吳起,吳起取齊女為妻,而魯疑之。吳起於是欲就名,遂殺其妻,以明不與齊也。魯卒以為將。將而攻齊,大破之。魯人或惡吳起曰:「起之為人,猜忍人也…夫魯小國,而有戰勝之名,則諸侯圖魯矣。且魯衛兄弟之國也,而君用起,則是棄衛。」魯君疑之,謝吳起。
  12. ^ 《韓非子·外儲說左下》:季孫好士,終身庄,居處衣服常如朝廷。而季孫適懈,有過失,而不能長為也。故客以為厭易己,相與怨之,遂殺季孫。
  13. ^ 《史記·卷六十五·孫子吳起列傳》:吳起於是聞魏文侯賢,欲事之。文侯問李克曰:「吳起何如人哉?」李克曰:「起貪而好色,然用兵司馬穰苴不能過也。」
  14. ^ 《韓非子·外儲說左上·說三》:吳起為魏將而攻中山,軍人有病疽者,吳起跪而自吮其膿。
  15. ^ 《史記·卷六十五·孫子吳起列傳》:起之為將,與士卒最下者同衣食。臥不設席,行不騎乘,親裹贏糧,與士卒分勞苦。卒有病疽者,起為吮之。卒母聞而哭之。人曰:「子卒也,而將軍自吮其疽,何哭為?」母曰:「非然也。往年吳公吮其父,其父戰不旋踵,遂死於敵。吳公今又吮其子,妾不知其死所矣。是以哭之。」
  16. ^ 16.0 16.1 林劍鳴. 《秦史稿》. 上海市紹興路54號: 上海人民出版社. 1981年2月: 第183頁至第185頁、第170頁、第171頁. 
  17. ^ 《史記·卷十五·六國年表》:(魏文侯)十六年(應為三十七年),伐秦,築臨晉、元里。
  18. ^ 《史記·卷十五·六國年表》:(魏文侯)十七年(應為三十八年),伐秦至鄭,還築洛陰。
  19. ^ 《史記·卷四十四·魏世家》:西攻秦,至鄭而還,築雒陰、合陽。
  20. ^ 《史記·卷六十五·孫子吳起列傳》:於是魏文候以(吳起)為將,擊秦,拔五城。
  21. ^ 《史記·卷十五·六國年表》:(秦簡公)七年,塹洛,城重泉。
  22. ^ 《尉繚子·武議》:吳起與秦戰, 舍不平隴畝,樸樕蓋之,以蔽霜露。如此何也?不自高人故也。
  23. ^ 《史記·卷十五·六國年表》:(魏文侯)十三年(應為三十四年),公子擊圍繁龐,出其民。
  24. ^ 《史記·卷四十四·魏世家》:翟璜忿然作色曰:「西河之守,臣之所進也。」
  25. ^ 《史記·卷六十五·孫子吳起列傳》:文侯以吳起善用兵,廉平,盡能得士心,乃以為西河守,以拒秦、韓。
  26. ^ 《史記·卷一二一·儒林外傳》:子夏居西河…如田子方、段干木、吳起、禽滑厘之屬,皆受業於子夏之倫,為王者師。
  27. ^ 《荀子·議兵篇》:魏氏之武卒,以度取之,衣三屬之甲,操十二石之弩,負服矢五十個,置戈其上,冠胄帶劍,贏三日之糧,日中而趨百里,中試則復其戶,利其田宅。
  28. ^ 《讀史方輿紀要·卷四十二·山西四》:吳城,(孝義)縣西南七十八里。戰國時,魏吳起為西河守,築此城以拒秦,因名。
  29. ^ 《吳子·圖國》:與諸侯大戰七十六,全勝六十四,余則鈞解。闢土四面,拓地千里,皆起之功也。
  30. ^ 《戰國策·卷二十二·魏策一·魏武侯與諸大夫浮於西河》:魏武侯與諸大夫浮於西河,稱曰:「河山之險,豈不亦信固哉!」王鍾(應為錯)侍王,曰:「此晉國之所以強也。若善修之,則霸王之業具矣。」吳起對曰:「吾君之言,危國之道也;而子又附之,是危也。」武侯忿然曰:「子之言有說乎?」吳起對曰:「河山之險,信不足保也;是伯王之業,不從此也。昔者,三苗之居,左彭蠡之波,右有洞庭之水,文山在其南,而衡山在其北。恃此險也,為政不善,而禹放逐之。夫夏桀之國,左天門之陰,而右天溪之陽,廬、嶧在其北,伊、洛出其南。有此險也,然為政不善,而湯伐之。殷紂之國,左孟門而右漳、釜,前帶河,後被山。有此險也,然為政不善,而武王伐之。且君親從臣而勝降城,城非不高也,人民非不眾也,然而可得並者,政惡故也。從是觀之,地形險阻,奚足以霸王矣!」武侯曰:「善。吾乃今日聞聖人之言也!西河之政,專委之子矣。」
  31. ^ 《史記·卷六十五·孫子吳起列傳》:吳起為西河守,甚有聲名。魏置相,相田文。吳起不悅,謂田文曰:「請與子論功,可乎?」田文曰:「可。」起曰:「將三軍,使士卒樂死,敵國不敢謀,子孰與起?」文曰:「不如子。」起曰:「治百官,親萬民,實府庫,子孰與起?」文曰:「不如子。」起曰:「守西河而秦兵不敢東鄉,韓趙賓從,子孰與起?」文曰:「不如子。」起曰:「此三者,子皆出吾下,而位加吾上,何也?」文曰:「主少國疑,大臣未附,百姓不信,方是之時,屬之於子乎?屬之於我乎?」起默然良久,曰:「屬之子矣。」文曰:「此乃吾所以居子之上也。」吳起乃自知弗如田文。
  32. ^ 《史記·卷十五·六國年表》:(魏文侯)三十六年(應為魏武侯七年),秦侵陰晉。
  33. ^ 《吳子·勵士》:於是武侯設坐廟廷,為三行餉士大夫,上功坐前行,餚席兼重器、上牢。次功坐中行,看席器差減。無功坐後行,看席無重器。餉畢而出,又頒賜有功者父母妻子於廟門外,亦以功為差。有死事之家,歲遣使者勞賜其父母,著不忘於心。行之三年,秦人興師,臨於西河,魏士聞之,不待吏令,介胄而奮擊之者以萬數。武侯召吳起而謂曰:「子前日之放行矣。」起對曰:「…君試無功者五萬人,臣請率以當之」…於是武侯從之,兼車五百乘,騎三千匹,而破秦五十萬眾,此勵士之功也。
  34. ^ 《史記·卷四十四·魏世家》:(魏武侯)九年,使吳起伐齊,至靈丘。
  35. ^ 梁玉繩. 《史記志疑》. 北京市王府井大街36號: 中華書局. 1981年4月: 第1196頁. "公叔即魏公叔痤,索引以為韓之公族,妄也。但魏策有痤戰勝澮北,辭賞田以讓起後一篇,吳師道曰:痤以計疑起於武侯,起去之楚。澮北之戰乃歸功於起之餘教,而使其嗣受賞,何其前後之戾耶?余謂讓功必非公叔痤,國策誤耳。" 
  36. ^ 《史記·卷六十五·孫子吳起列傳》:田文既死,公叔為相,尚魏公主,而害吳起。公叔之仆曰:「起易去也。」公叔曰:「奈何?」其仆曰:「吳起為人節廉而自喜名也。君因先與武侯言曰:「夫吳起賢人也,而侯之國小,又與強秦壤界,臣竊恐起之無留心也。」武侯即曰:「奈何?」君因謂武侯曰:「試延以公主,起有留心則必受之。無留心則必辭矣。以此卜之。」君因召吳起而與歸,即令公主怒而輕君。吳起見公主之賤君也,則必辭。」於是吳起見公主之賤魏相,果辭魏武侯。武侯疑之而弗信也。
  37. ^ 《呂氏春秋·卷十一·仲冬紀·長見》:吳起治西河之外,王錯譖之於魏武侯,武侯使人召之。吳起至於岸門,止車而望西河,泣數行而下。其仆謂吳起曰:「竊觀公之意,視釋天下若釋,今去西河而泣,何也?」吳起抿泣而應之曰:「子不識。君知我而使我畢能,西河可以王。今君聽讒人之議而不知我,西河之為秦取不久矣,魏從此削矣。」吳起果去魏入楚。
  38. ^ 《說苑·卷十五·指武》:吳起為苑守,行縣適息,問屈宜臼曰:「王不知起不肖,以為苑守,先生將何以教之?」屈公不對。居一年,王以為令尹,行縣適息。問屈宜臼曰:「起問先生,先生不教。今王不知起不肖,以為令尹,先生試觀起為之也!」屈公曰:「子將奈何?」吳起曰:「將均楚國之爵而平其祿,損其有餘而繼其不足,厲甲兵以時爭於天下。」屈公曰:「吾聞昔善治國家者不變故,不易常。今子將均楚國之爵而平其祿,損其有餘而繼其不足,是變其故而易其常也。且吾聞兵者兇器也,爭者逆德也。今子陰謀逆德,好用兇器,殆人所棄,逆之至也,淫泆之事也,行者不利。且子用魯兵不宜得志於齊而得志焉;子用魏兵不宜得志於秦而得志焉。吾聞之曰:『非禍人不能成禍。』吾固怪吾主之數逆天道,至今無禍。嘻!且待夫子也。」吳起惕然曰:「尚可更乎?」屈公曰:「不可。」吳起曰:「起之為人謀。」屈公曰:「成刑之徒不可更已!子不如敦處而篤行之,楚國無貴於舉賢。」
  39. ^ 《史記·卷六十五·孫子吳起列傳》:明法審令,捐不急之官,廢公族疏遠者,以撫養戰鬥之士。
  40. ^ 《韓非子·和氏》:不如使封君之子孫三世而收爵祿,絕減百吏之祿秩,損不急之枝官,以奉選練之士。
  41. ^ 《呂氏春秋·卷二十一·開春論·貴卒》:吳起謂荊王曰:「荊所有餘者,地也;所不足者,民也。今君王以所不足益所有餘,臣不得而為也。」於是令貴人往實廣虛之地。皆甚苦之。
  42. ^ 《戰國策·卷五·秦策三·蔡澤見逐於趙》:吳起事悼王,使死不害公,讒不蔽忠,言不取苟合,行不取苟容,行義不圖毀譽,必有伯主強國,不辭禍凶。
  43. ^ 《戰國策·卷五·秦策三·蔡澤見逐於趙》:吳起為楚悼罷無能…塞私門之請,壹楚國之俗。
  44. ^ 《呂氏春秋·卷十四·孝行覽·義賞》:郢人之以兩版垣也,吳起變之而見惡。《呂氏春秋》注云:「教之用四。」
  45. ^ 《後漢書·卷八十六·南蠻西南夷列傳》:及吳起相悼王,南並蠻越,遂有洞庭、蒼梧。
  46. ^ 楊寬. 《戰國史》. 上海市紹興路54號: 上海人民出版社. 1956年12月: 第97頁. 
  47. ^ 《史記·卷四十三·趙世家》:(趙敬侯)六年,借兵於楚伐魏,取棘蒲。八年(應為七年),拔魏黃城。
  48. ^ 《戰國策·卷十二·齊策五·蘇秦說齊閔王》:楚人救趙而伐魏,戰於州西,出梁門,軍舍林中,馬飲於大河。趙得是藉也,亦襲魏之河北燒棘溝,墜黃城。
  49. ^ 《史記·卷六十五·孫子吳起列傳》:諸侯患楚之強。故楚之貴戚盡欲害吳起。
  50. ^ 《史記·卷六十五·孫子吳起列傳》:及悼王死,宗室大臣作亂而攻吳起,吳起走之王屍而伏之。擊起之徒因射刺吳起,並中悼王。悼王既葬,太子立,乃使令尹盡誅射吳起而並中王屍者。坐射起而夷宗死者七十餘家。
  51. ^ 《呂氏春秋·卷二十一·開春論·貴卒》:荊王死,貴人皆來。屍在堂上,貴人相與射吳起。吳起號呼曰:「吾示子吾用兵也。」拔矢而走,伏屍插矢而疾言曰:「群臣亂王!」吳起死矣,且荊國之法,麗兵於王屍者,盡加重罪,逮三族。
  52. ^ 《呂氏春秋·卷第十九·離俗覽·上德》:荊王薨,群臣攻吳起,兵於喪所,陽城君與焉,荊罪之。陽城君走,荊收其國。
  53. ^ 《韓非子·難言》:吳起收泣於岸門,痛西河之為秦,卒枝解於楚。
  54. ^ 《淮南子·卷十·繆稱訓》:故商鞅立法而支解,吳起刻削而車裂。
  55. ^ 《韓非子·問田》:楚不用吳起而削亂,秦行商君而富強。
  56. ^ 《戰國策·卷二十二·魏策一·魏公叔痤為魏將》:魏公叔痤為魏將,而與韓、趙戰澮北,禽樂祚。魏王說,迎郊,以上不田百萬祿之。共叔痤反走,再拜辭曰:「夫使士卒不崩,直而不倚,撓揀而不辟者,此吳起余教也,臣不能為也。」…於是索吳起之後,賜之田二十萬。
  57. ^ 《漢書·卷三十·藝文志》:《吳起》四十八篇。有《列傳》。
  58. ^ 《左氏補注序》:《左氏書》非出一人,累有附益,而由吳起之徒為之者蓋尤多。
  59. ^ 孫開泰; 徐勇. 《吳起傳·附錄四·吳起也是史學家》. 北京市: 北京出版社. 1991年: 第194頁. ISBN 9787200002638. 
  60. ^ 《吳子·圖國》:昔承桑氏之君,修德廢武,以滅其國;有扈氏之君,恃眾好勇,以喪其社稷;明主鑒玆,必內修文德,外治武備。
  61. ^ 《吳子·圖國》:昔之圖國家者,必先教百姓而親萬民。
  62. ^ 《吳子·圖國》:是故聖人綏之以道,理之以義,動之以禮,撫之以仁。此四德者,修之則興,廢之則衰。
  63. ^ 《吳子·圖國》:故曰,天下戰國,五勝者禍,四勝者弊,三勝者霸,二勝者王,一勝者帝。是以數勝得天下者稀,以亡者眾…凡兵之所起者有五:一曰爭名,二曰爭利,三曰積惡,四曰內亂,五曰因飢。其名又有五:一曰義兵,二曰強兵,三曰剛兵,四曰暴兵,五曰逆兵。
  64. ^ 《吳子·治兵》:所謂治者,居則有禮,動則有威,進不可當,退不可追。
  65. ^ 《吳子·料敵》:然則一軍之中,必有虎賁之士,力輕扛鼎,足輕戎馬,搴旗取將必有能者。若此之等選而別之,愛而貴之,是謂軍命。其有工用五兵,材力健疾,志在吞敵者,必加其爵列,可以決勝。厚其父母妻子,勸賞畏罰,此堅陳之士可與持久。審能料此,可以擊倍。
  66. ^ 《吳子·治兵》:短者持矛戟,長者持弓弩,強者持旌旗,勇者持金鼓,弱者給廝養,智者為謀主。鄉里相比,什伍相保。
  67. ^ 《吳子·治兵》:一人學戰教成十人,十人學戰教成百人,百人學戰教成千人,千人學戰教成萬人,萬人學戰教成三軍…圓而方之,坐而起之,行而止之,左而右之,前而後之,分而合之,結而解之。
  68. ^ 《吳子·治兵》:一鼓整兵,二鼓習陳,三鼓趨食,四鼓嚴辯,五鼓就行。聞鼓聲合,然後舉旗。
  69. ^ 《吳子·應變》:麾左而左,麾右而右,鼓之則進,金之則止。
  70. ^ 《吳子·治兵》:進有重賞,退有重刑,行之以信。
  71. ^ 《吳子·勵兵》:君舉有功而進饗之,無功而勵之…亦以功為差。有死事之家,歲使使者勞賜其父母,著不忘於心。
  72. ^ 《吳子·論將》:夫總文武者,軍之將也;兼剛柔者,兵之事也…然其威德仁勇,必足以率下安眾,怖敵決疑,施令而下不犯,所在寇不敢敵。
  73. ^ 見《吳子·料敵》。
  74. ^ 《吳子·料敵》:凡料敵,有不卜而與之戰者八…有不佔而避之者六…武侯問敵必可擊之道。起對曰:「用兵必審敵虛實而趨其危。」
  75. ^ 見《吳子·應變》。
  76. ^ 《吳子·治兵》:武侯問曰:「凡蓄卒騎豈有方乎?」起對曰:「夫馬必安其處所,適其水草,節其飢飽。冬則溫廄,夏則涼廡,刻剔毛鬣,謹落四下。戢其耳目,無令驚駭;習其馳逐,閒其進止。人馬相親,然後可使。車騎之具,鞍勒銜轡,必令完堅。凡馬不傷於末,必傷於始,不傷於飢,必傷於飽。日暮道遠,必數上下,寧勞於人,慎無勞馬。常令有餘,備敵覆我。能明此者,橫行天下。」
  77. ^ 《說苑·卷三·建本》:魏武侯問元年於吳子,吳子對曰:「言國君必慎始也。」「慎始奈何?」曰:「正之」,「正之奈何?」曰:「明智,智不明,何以見正,多聞而擇焉,所以明智也。是故古者君始聽治,大夫而一言,士而一見,庶人有謁必達,公族請問必語,四方至者勿距,可謂不壅蔽矣;分祿必及,用刑必中,君心必仁,思君之利,除民之害,可謂不失民眾矣;君身必正,近臣必選,大夫不兼官,執民柄者不在一族,可謂不權勢矣。此皆春秋之意,而元年之本也。」
  78. ^ 《荀子·堯問篇》:魏武侯謀事而當,群臣莫能逮,退朝而有喜色。吳起進曰:「亦嘗有以楚莊王之語,聞於左右者乎?」武侯曰:「楚莊王之語何如?」吳起對曰:「楚莊王謀事而當,群臣莫能逮,退朝有憂色。申公巫臣進問曰:『王朝而有憂色,何也?』庄王曰:『不穀謀事而當,群臣莫能逮,是以憂也。其在中蘬之言也,曰:「諸侯自為得師者王,得友者霸,得疑者存,自為謀而莫己若者亡。」今以不穀之不肖,而群臣莫能逮,吾國幾於亡乎!是以憂也。』楚莊王以憂,而君以喜。」武侯逡巡再拜曰:「天使夫子振寡人之過也。」
  79. ^ 《韓非子·內儲說上·說三》:吳起為魏武侯西河之守。秦有小亭臨境,吳起欲攻之。不去,則甚害田者;去之,則不足以征甲兵。於是乃倚一車轅於北門之外而令之曰:「有能徙此南門之外者,賜之上田、上宅。」人莫之徙也。及有徙之者,遂賜之如令。俄又置一石赤菽東門之外而令之曰:「有能徙此於西門之外者,賜之如初。」人爭徙之。乃下令曰: 「明日且攻亭,有能先登者,仕之國大夫,賜之上田宅。」人爭趨之,於是攻亭一朝而拔之。
  80. ^ 《韓非子·外儲說左上·說六》:吳起出,遇故人而止之食。故人曰:「諾,期返而食。」吳子曰:「待公而食。」故人至暮不來,起不食而待之。明日早,令人求故人。故人來,方與之食。
  81. ^ 《韓非子·外儲說右上·說三》:吳起…使其妻織組,而幅狹於度。吳子使更之。其妻曰:「諾。」及成,復度之,果不中度,吳子大怒。其妻對曰:「吾始經之而不可更也。」吳子出之,其妻請其兄而索入,其兄曰:「吳子,為法者也。其為法也,且欲以與萬乘致功,必先踐之妻妾,然後行之,子毋幾索入矣。」其妻之弟又重於衛君,乃因以衛君之重請吳子。吳子不聽,遂去衛而入。一曰:吳起示其妻以組,曰:「子為我織組,令之如是。」組已就而效之,其組異善。起曰:「使子為組,令之如是,而今也異善,何也?」其妻曰:「用財若一也,加務善之。」吳起曰:「非語也。」使之衣而歸。其父往請之,吳起曰:「起家無虛言。」
  82. ^ 見《新序·卷三·雜事》。
  83. ^ 見《戰國策·卷十三·齊策六·燕攻齊取七十餘城》。
  84. ^ 見《尉繚子·制談》。
  85. ^ 見《漢書·卷二十三·刑法志》。
  86. ^ 見曹操《求逸才令》。
  87. ^ 見《抱朴子·卷十二·辨問》。
  88. ^ 見《舊唐書·卷一百一十·李光弼 王思禮 鄧景山 辛雲京》。
  89. ^ 見《幼學瓊林·卷一·武職》。
  90. ^ 郭沫若. 《青銅時代·述吳起》. 北京市朝陽門大街117號: 科學出版社. 1960年2月: 第202頁. 
  91. ^ 見《戰國策·卷五·秦策三·蔡澤見逐於趙》。
  92. ^ 見《韓非子·問田》。
  93. ^ 見李贄 《墨子批選·序》。
  94. ^ 見白居易 《慈烏夜啼》。
  95. ^ 見唐彥謙 《客中感懷》。
  96. ^ 見徐鈞 《吳起》。
  97. ^ 見於石《感興五首》。
  98. ^ 見《史記·卷六十五·孫子吳起列傳》。
  99. ^ 見《漢書·卷二十三·刑法志》。
  100. ^ 見曹丕 《煌煌京洛行》。
  101. ^ 吳起縣基本情況介紹. 騰訊·大秦網教育頻道. 2010年7月5日 (中文(簡體)‎). 
  102. ^ 傅青. 柘城起台:千年古鎮的前世與今生. 商丘報業網. 2007年8月20日 (中文(簡體)‎). 
  103. ^ 見《東周列國志·第八十六回·吳起殺妻求將 騶忌鼓琴取相》。
  104. ^ 孫開泰; 孫東. 《吳起傳》. 北京市: 北京出版社. 1991年. ISBN 9787200002638. 
  105. ^ 專輯:東周列國·戰國篇. 56網 (中文(簡體)‎). 
  106. ^ 京劇劇目考略-吳起 (中文(簡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