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宓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吳宓(1894年-1978年1月17日),字雨僧玉衡,筆名餘生陝西涇陽人,比較文學家、著名西洋文學家,

生平[編輯]

生父為吳建寅,過繼給叔父吳建常。[1]自幼聰慧好學。清宣統三年(1911年)入清華學堂(1912年改名清華學校)中等科,1916年畢業於清華留美預備學校高等科(1928年改名清華大學)。1917年,23歲的吳宓赴美國留學,攻讀新聞學,1918年改讀西洋文學,畢業於維吉尼亞大學英文系,獲文學學士學位;又入哈佛大學研究生院比較文學系,獲碩士學位。 留美十年間,吳宓對19世紀英國文學尤其是浪漫詩人作品的研究下過相當的功夫,有過不少論著。

1921年吳宓回國,即受聘在南京高師國立東南大學文學院任教授,講授世界文學史等課程,並且常以希臘羅馬文化,基督教文化、印度佛學整理及中國儒家學說這四大傳統作比較印證。吳宓在東南大學與梅光迪柳詒徵一起主編於1922年創辦之《學衡》雜誌,11年間共出版79期,於新舊文化取徑獨異,持論固有深獲西歐北美之說,未嘗盡去先儒舊義,故分庭抗禮,別成一派。這一時期他撰寫了「中國的新與舊」「論新文化運動」等論文,采古典主義,抨擊新體自由詩,主張維持中國文化遺產的應有價值,嘗以中國的白璧德自任。他曾著有《吳宓詩文集》、《空軒詩話》等專著。

吳宓離開東大後到東北大學清華大學外文系任教授,1925年任清華學校研究院籌備主任,以後又在昆明西南聯大、成都燕京大學武漢大學和重慶女子師範學院(西南師範學院前身)等校擔任教授。1929年9月錢鍾書考入其父錢基博曾執教的清華大學外文系,成為吳宓的得意門生,師生間常有詩詞贈答與唱和,然而1937年因錢鍾書一篇書評,師生關係曾緊張了多年。吳在清華期間,曾於1930年遊學歐洲,遍歷蘇、英、法、德、比、瑞諸國,又在牛津大學巴黎大學修學年余,所學極博。執教清華期間,吳宓是「清華的一個精神力量。」[2]

吳宓於1941年被教育部聘為首批部聘教授。1943年至1944年吳宓代理西南聯大外文系主任,1944年秋到成都燕京大學任教,1945年9月改任四川大學外文系教授,1946年2月吳宓推辭了浙江大學河南大學要他出任文學院院長之聘約,到武昌武漢大學任外文系主任,兼校務委員會委員,1947年1月起主編《武漢日報·文學副刊》一年,其間清華大學梅貽琦陳福田一再要他回去。至1949年廣州嶺南大學校長陳序經以文學院院長之位邀他南下,且其好友陳寅恪亦在嶺南,教育部長杭立武邀他去台灣大學任文學院長,女兒要他去清華大學,而他即於4月底飛到重慶到相輝學院任外語教授,兼任梁漱溟主持的北碚勉仁學院文學教授,入蜀定居了。1950年4月兩院相繼撤消,吳宓到新成立的四川教育學院,9月又隨校併入西南師範學院歷史系(後到中文系)任教。結果是虎落平陽,晚景甚為不佳。

文革到來,吳宓成為西南師院批鬥的大罪人,以種種罪名蹲入「牛棚」,到平梁勞改,受盡苦難。76歲的老人干不動重活,還被架上高台示眾,頭暈眼花直打哆嗦,被推下來跌斷左腿[3]。之後又遭斷水斷飯之折磨。腿傷稍好,即令打掃廁所。到批林批孔時,吳宓不肯批判孔子,說「沒有孔子,中國仍在混沌之中」,並說「寧願殺頭也不批孔」,被打成「現行反革命」。

1971年病重,右目失明,左目白內障嚴重,就只好讓他回重慶養病。1977年吳宓已生活完全不能自理,只好讓其胞妹吳須曼領回陝西涇陽老家終於使他得到了一些兄妹深情的照顧和溫馨[4],吳宓每次吃飯時總要問:「還要請示嗎?」吳須曼告訴他說:「『四人幫』已經被打倒了,都不請示了。」有時候夜間,他起床喊,「快開燈,我是吳宓教授,我很餓,給我一碗稀飯喝吧。」[5]1978年1月14日因突發老年性腦血管疾病入院治療,1月17日病逝解放軍513野戰醫院,終年84歲。[6]

婚姻[編輯]

吳宓的元配是陳心一,後來二人因為毛彥文的介入而離婚[7],最後毛彥文嫁給了熊希齡。早年吳宓曾愛慕燕京大學的女學生陳仰賢,但陳暗自喜歡葉公超。吳宓亦愛慕袁永熹,最後葉公超和袁永熹結婚。吳宓又曾苦戀歐陽採薇,而「薇最傾情於葉公超」。[8]

參考文獻[編輯]

  1. ^ 《吳宓自編年譜》1897年紀事云:「約在是年,祖母楊太淑人,以芷敬公鰥居,憐宓失母。太淑人又夙愛次子仲旗公,乃命令以宓(時名玉衡)出為仲旗公之繼嗣,而母胡淑人。眾皆遵從無違。由是芷敬公遂為宓之本生父,仲旗公遂為宓之嗣父以終身。」。(《吳宓自編年譜》22頁,三聯書店,1995年12月版)
  2. ^ 賀麟:「吳宓先生是當時清華的一個精神力量」。
  3. ^ 吳宓1969年11月30日所寫《上西師中文系群眾工作組報告》中寫道:「宓現在七十六歲垂暮之年,腿傷如此,不能站立,不能行步,即在室內爬行,偶一臥起轉動,腿關節亦痛不可忍。故只有安居在此文化村二舍203室中,又需要女工唐昌敏服侍。」
  4. ^ 吳須曼《回憶先兄吳宓教授》,見李繼凱、劉瑞春編《追憶吳宓》社會科學出版社,2001年1月版。
  5. ^ 趙瑞蕻:《我是吳宓教授,給我開燈》
  6. ^ 張致強撰《吳宓暮年點滴事——吳宓教授逝世二十周年祭》一文稱吳宓是被親人餓死在家鄉的一個破舊的窯洞里。(《魯迅研究月刊》在1997年3月刊)對此,吳須曼女士寫《吳宓回陝前後》進行了批駁。
  7. ^ 姚文青中《摯友吳宓先生軼事》寫道:「宓於故妻陳心一女士,德性夙所欽佩,但敬而不愛,終致離婚,然至今仍書信往還。夫婦之誼雖絕,良友之情故在也。」《吳宓先生之煩惱》詩:「吳宓苦愛毛彥文,三洲人士共知聞。離婚不畏聖賢譏,金錢名譽何足雲。」
  8. ^ 許淵沖《詩書人生》載:「對袁永熹和陳仰賢,葉公超可以說是『雙勝』,吳宓則是『雙敗』。」

外部連接[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