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敬梓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吳敬梓

吳敬梓 (1701年—1754年)字敏軒,一字文木,號粒民安徽全椒人,清代現實主義作家。又因自故鄉安徽全椒移居江蘇江寧(今南京市),所以自稱「秦淮寓客」。

生平[編輯]

世代為地方世族,「家聲科第從來美」[1][2],曾祖吳國對順治年間的探花。祖父吳旦是個監生,伯叔祖吳晟吳昺進士及第,「一時名公巨卿多出其門」[3]。吳敬梓十三歲喪母,十四歲隨父吳霖起至贛榆任所。少時有文名,他「讀書才過目,輒能背誦」[4],二十三歲考取秀才,此年父吳霖起病故,但止於此,科舉場上一直不順遂。

吳父生前留下了二萬多銀錢的鉅額遺,可是敬梓「素不習治生,性富豪上」「傾酒歌呼,窮日夜」,「生性豁達,急朋友之急」[5],族人之間有「奪產之變」,「兄弟參商,宗族詬誶」,[6]視之為敗家子,「鄉里傳為子弟戒」[7]。雍正十一年(1733年)二月,與續弦葉氏移家金陵秦淮水亭,住在秦淮河畔的白板橋西,家境已困,仍好交友,「四方文酒之士,推為盟主」[8]

乾隆元年(1736年),安徽巡撫趙國麟江寧巡導唐時琳,和學臺鄭江力薦他前去參加博學鴻詞科廷試,他因消渴加劇拒絕[9],堂兄吳檠、友人程廷祚則落選而歸。晚年生活困頓,要靠買文和朋友接濟度日,「囊無一錢守,腹作千雷鳴」,以至以書易米。每年一到冬天,氣溫苦寒,與朋友在晚上到城外繞行,歌吟嘯呼,稱之為「暖足」。密友程晉芳在《文木先生傳》描述:「出城南門,繞城堞行數十里,歌吟嘯呼,相與應和,逮明,入水西門,各大笑散去,夜夜如是,謂之暖足」「餘生平交友,莫貧於敏軒。抵淮訪余,檢其橐,筆硯都無。余曰:此吾輩所倚以生,可暫離耶?敏軒笑曰:吾胸中自有筆墨,不煩是也。其流風餘韻,足以掩映一時。窒其躬,傳其學,天之於敏軒,倘意別有在,未可以流俗好尚測之也。」。吳敬梓在真州曾投靠革職回鄉的官紳楊凱,由於生活困窘,他有《雨》詩曰:「明晨銜泥問楊子,妻兒待米何時還」,表示希望楊凱資助其生活。

乾隆十九年(1754年),吳敬梓54歲那一年,到江蘇揚州訪友痛飲,微醉之中,反覆朗誦唐人張祜的《縱游淮南》一詩,主要是去投靠兩淮鹽運使盧見曾,十月二十八日([754年12月11日),與自北京南下的王又曾在舟中痛飲銷寒。歸來之後,酒酣耳熱,痰涌氣促,救治不及,頃刻辭世。時為一月十一日。當時守在床邊的只有幼子吳鏊。生前好友金兆燕和王又曾協助料理喪事, 其時,吳敬梓一貧如洗,「可憐猶剩典衣錢」[10],盧見曾替他購棺裝殮,遺柩得以歸葬金陵清涼山下。民國文學家胡適,曾蒐求吳敬梓的佚著而不可得[11]胡適在《吳敬梓傳》說:「安徽的第一大文豪,不是方苞,不是劉大櫆,也不是姚鼐,是全椒的吳敬梓。」

吳敬梓有三子,其中長子吳烺數學家,著有《周髀算經·補註》。

作品[編輯]

南京桃葉渡8號吳敬梓故居紀念館

吳敬梓所作《儒林外史》,根據切身體驗,從多方面揭露士大夫的醜惡面貌,而契子中的王冕為作者理想中的讀書人。儒林外史對科舉制度和封建禮教進行深刻的批判,對清代社會充滿了辛辣的批評,是中國古典諷刺小說的典範。這部小說大約用了他近20年時間,直到49歲時才完成。

吳敬梓另作有《文木山房集》。程晉芳在《文木先生傳》中說有「《詩說》若干卷」,惜已失傳[12]

注釋[編輯]

  1. ^ 《文木山房集·移家賦》
  2. ^ 王又曾《書吳征君敏軒先生文木山房詩集後有序》:「國初以來重科第,鼎盛最數全椒吳」。
  3. ^ 方嶟:《文木山房集序》
  4. ^ 程晉芳:《勉行堂文集·文木先生傳》。
  5. ^ 吳湘皋《外史·序》
  6. ^ 一說吳敬梓生父是吳雯延,後來過繼給吳霖起。因此吳敬梓在家族中有宗子和嗣子的雙重身份。為此,在日後的遺產之爭中成為矛頭所向。(陳美林《吳敬梓身世三考》)
  7. ^ 吳敬梓《減字木蘭花》之三
  8. ^ 金和:《儒林外史跋》
  9. ^ 胡適的《吳敬梓年譜》認為吳本人並非「裝病」,確是因消渴病(類似糖尿病)加劇不得不放棄機會。
  10. ^ 程晉芳《哭吳敏軒》,《勉行堂詩集》卷九
  11. ^ 胡適:《重印〈文木山房集〉序》中說:「我是最敬重吳先生的,常常想蒐求他的遺著,常常癡想他的詩文集也許有別本保存在世間。」
  12. ^ 程晉芳寫《文木先生傳》:「(先生)所著有《文木山房集》、《詩說》若干卷;又倣唐人小說為《儒林外史》五十卷,窮極士人情態,人爭傳寫之。」周興陸《吳敬梓〈詩說〉劫後復存》一文,稱《文木山房詩說》書館藏於上海圖書館的書庫中。

參考書目[編輯]

  • 陳美林:《吳敬梓評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