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恩來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周恩來
總理
Zhou Enlai MeiyuanXincun17 Nanjing 1946.jpg
1946年,周恩來在南京中共代表團駐地梅園新村十七號院內。
任期
1954年9月27日-1976年1月8日
繼任 華國鋒
任期
1954年12月25日-1976年1月8日
前任 毛澤東
繼任 鄧小平(1978年)
任期
1949年10月1日-1954年9月27日
繼任 自己(國務院總理)
任期
1949年10月1日-1958年2月11日
繼任 陳毅
任期
1956年9月28日-1976年1月8日
第一至四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委員
任期
1954年9月15日-1976年1月8日
選區 北京市
個人資料
性別
翔宇
出生 1898年3月5日(1898-03-05)
 大清江蘇省淮安
逝世 1976年1月8日(77歲)
 中國北京市
國籍  中華人民共和國
政黨  中國共產黨
父母 父親:周貽能
母親:萬冬兒
配偶 鄧穎超(1904年-1992年結婚)
子女 義女:孫維世(1921年-1968年) «1921 (1921-start:)Template:Date-mf»"Children: 孫維世 to 周恩來" Location: (linkback://zh.wikipedia.org/wiki/%E5%91%A8%E6%81%A9%E6%9D%A5)
義子:王戍(1922年-) «1922 (1922-start:)»"Children: 王戍 to 周恩來" Location: (linkback://zh.wikipedia.org/wiki/%E5%91%A8%E6%81%A9%E6%9D%A5)
學歷 大學
母校 明治大學
南開學校大學部
職業 政治家軍事家
革命家外交家
信仰 社會主義共產主義
簽名 周恩來的簽名
軍事背景
參戰 南昌起義
長征
中國抗日戰爭
國共內戰

周恩來(1898年3月5日-1976年1月8日),生於江蘇淮安,祖籍浙江紹興[1]翔宇[1],曾用名飛飛[1]伍豪[2]少山冠生等。[3]中國共產黨中華人民共和國主要黨和國家領導人之一,中國人民解放軍創始人之一,中國無產階級革命家、政治家、軍事家、外交家。是政治家汪恬學生。

周恩來畢業於南開大學,早年留學日本法國德國英國等地,為旅法共產主義小組骨幹。回國後,擔任黃埔軍校政治部副主任、主任。第一次國共內戰期間,擔任中共蘇區中央局書記、中國工農紅軍政治委員中國工農紅軍第一方面軍政治委員、中央革命軍事委員會副主席,參與中央蘇區歷次反圍剿戰爭,指揮長征西安事變中,他代表中國共產黨與中國國民黨簽訂合約,共同對日作戰。中國抗日戰爭期間,擔任國軍政治部副主任兼第八路軍駐辦事處主任,負責國共雙方軍事與政治調停。日本投降後,陪同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主席毛澤東前往重慶,與中國國民黨總裁蔣介石重慶談判第二次國共內戰期間,擔任中國人民解放軍代總參謀長,代表中國共產黨進行北平和談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歷任中央人民政府政務院總理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總理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全國委員會主席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等,直至1976年1月逝世。1949年至1958年期間,兼任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部長。此外,他歷任中國共產黨中央書記處書記、中國共產黨中央軍事委員會副主席、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副主席等要職。

早期學生生涯[編輯]

大江歌罷掉頭東,
邃密群科濟世窮。
面壁十年圖破壁,
難酬蹈海亦英雄。

——周恩來[4][5][6]

1898年3月5日,周恩來生於江蘇淮安[7](現江蘇省淮安市淮安區)城內駙馬巷[1]。祖籍浙江紹興。據家譜記載,先祖是宋朝學者周敦頤,與魯迅(即周樹人)同宗。其所屬寶佑橋周氏(又稱「老八房」)尊周慶為始祖,從周慶到周恩來共歷18代。祖父周駿龍(又名攀龍,字雲門,後改名起魁)[8],在清咸豐年間跟隨二哥周昂駿北上淮安,隨館學幕,並在此定居。生父周劭綱,生母萬氏,出生後不久即過繼給早逝的叔父周貽淦為嗣,由守寡嗣母陳氏撫養長大[9][10]

1917年的周恩來
1919年的周恩來

1910年春,周恩來隨伯父周貽庚中國東北地區[11][10],在鐵嶺銀崗書院學習[12]。半年後,轉入奉天官立東關模範小學,立志要「為中華之崛起」而讀書[13][14]。1913年7月畢業,8月16日入天津南開學校[15][16],因表現優異而為學校創辦人嚴范孫張伯苓器之為「宰相之才」[17] ,特免其學雜費,這是南開當時唯一一個免費生[18][19]。青年周恩來相貌英俊瀟灑,在南開曾反串表演,相識了妻子和革命伴侶鄧穎超[20][21][22]

1917年至1919年,周恩來赴日本明治法律學校學習[23][7][24]。1919年4月,得悉南開學校即將創立大學部,周恩來決定回國學習。臨行前,他把《大江歌罷掉頭東》一詩書贈給南開同學張鴻誥[4]。9月8日,周恩來註冊進南開學校大學部文科學習,學號62號,其後大學部正式改名南開大學。不久五四運動爆發,周恩來積極投身其中,成為運動領導核心,於9月16日組織成立覺悟社[1][25],主編《天津學生聯合會報》[26],並用筆名「伍豪」在報刊上發表時評文章[2][27][28]。1920年1月29日,周恩來等四人領導天津各校學生數千人赴直隸省公署請願,被當局拘捕[29]。校方在直隸省教育廳壓力下,開除包括周恩來在內被捕學生學籍[30][31]。為此嚴范孫特捐款7000銀洋,設置「范孫獎學金」,資助周恩來和李福景出國深造[17]。1920年11月7日,周乘船赴法國勤工儉學[1][32],分別在法國、英國[33][34]德國柏林大學考察學習[7],在巴黎結識也是勤工儉學的鄧小平,成為終生好友及革命夥伴[35][36]

投身革命[編輯]

在旅歐的歲月中,年輕的周恩來就表現出卓越的政治領導天賦和強烈的政治傾向[37]。1921年3月,他經張申府劉清揚介紹加入共產主義小組[1][38],隨後與張申府、劉清揚、趙世炎、陳公培(一說是吳明)共5人一起建立巴黎共產主義小組,這是中國共產黨成立以前在歐洲建立的第一個共產主義小組[39][40],巴黎共產主義小組與國內的其他7個共產主義小組共同發起成立了中國共產黨 [41]。1923年6月周恩來在巴黎以個人身份加入中國國民黨,11月任國民黨旅歐支部執行部總務科主任(執行部部長王京岐)。[42]1924年1月,國民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在廣州召開,孫中山推行「聯俄、聯共、扶助農工」的政策,主張國民黨與共產黨合作[43]

周恩來任黃埔軍校政治部主任,1924年

由張申府推薦,周恩來回國出任黃埔軍校政治部副主任(主任為戴季陶[44],兩個月後繼任政治部主任[45],主持建立主要由共產黨骨幹組成的「葉挺獨立團[1][46][47]。1925年2月、10月,與蔣介石等一起組織領導了第一、二次東征[1][48],期間兼任國民革命軍第一軍政治部主任、副黨代表,被授予國民革命軍少將軍銜[1][49]。1925年8月8日,周恩來與鄧穎超結婚[1][50]。1926年「中山艦事件」後,周恩來辭去黃埔軍校政治部主任之職,並在年底轉往上海,任中共中央軍委書記兼中共江浙區委軍委書記[51]

第一次國共戰爭[編輯]

周恩來經過長征抵達陝北

1927年3月,周恩來領導發動上海工人第三次武裝起義[52],迎接北伐軍入城[53]。同年「四一二政變」之後,國共合作破裂[54]。8月1日,周恩來與張國燾賀龍葉挺朱德等人發動南昌起義[55][56],並任中共前敵委員會書記[52],成為中國共產黨武裝力量的主要締造者之一[57]。同月,在中共八七會議上當選中央政治局候補委員[1][58]。1928年4月,赴莫斯科參加中國共產黨第六次全國代表大會[59],當選中央政治局委員、常委、常委會秘書長[1]。11月返回上海,此後至1930年3月是中共中央工作的實際主持者。

1928年11月14日,組織成立向忠發、周恩來、顧順章組成的中共中央特別任務委員會(簡稱特委)[52],下設中共特別行動科[60],並以學生時代的筆名「伍豪」為化名[2] 從事地下工作,工作包括情報收集、鋤奸、安排工作人員滲透國民黨黨政部門等。特科三科(俗稱「紅隊」、「打狗隊」)負責暗殺活動[61],也被稱為「伍豪之劍」。1931年4月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候補委員、特科負責人兼三科科長顧順章變節供出了惲代英等中共高層領導人後,顧家九人被特科暗殺,即「愛棠村事件[62][63]。1929年,彭湃楊殷顏昌頤等中共領導人被白鑫供出並遭國民黨殺害,周恩來、陳賡等人亦設法暗殺白鑫[64][65]

1930年3月,離上海去莫斯科。7月,在聯共第十六次代表大會上作報告。8月回上海。9月,和瞿秋白一起糾正李立三「左」傾冒險主義錯誤,主持召開中共六屆三中全會。1931年1月中共六屆四中全會上,王明把持中央,周恩來任政治局常委,中共中央軍委書記。

1931年12月,周恩來進入中央革命根據地,後任中共蘇區中央局書記、中國工農紅軍總政委兼第一方面軍政委、中央革命軍事委員會副主席。1932年10月,中共蘇區中央局在寧都開會,周恩來主持,史稱寧都會議,矛頭主要針對毛澤東[66]任弼時等中央局領導以臨時中央的行動方針為依據,批判毛澤東「專去等待敵人進攻的右傾主要危險」,提出把毛召回後方免除軍事指揮權,前方由周恩來負責指揮作戰的建議。最後經周恩來折衝,通過留毛澤東在前方輔助周恩來指揮的決議。但毛執意離開前方,答應「前方何時電召便何時來」[67]

1933年春,和朱德一起領導和指揮了第四次反「圍剿」鬥爭並取得大勝。毛澤東在後方遭遇冷落兩年之久,後來掌權後反覆提及此事。周恩來在1972年遭鬥爭時曾反覆檢討寧都會議後「未曾向主席求教過一次,現在反省起來,對照主席在寧都會議的臨別之言,我真無地自容」[68][69]

1933年1月,中共臨時中央由上海遷入蘇區,同年秋,李德共產國際派遣也從上海到達瑞金,任軍事顧問。這時,正值國民黨軍隊發動第五次「圍剿」,中共中央總負責人博古(秦邦憲)遂完全依靠李德進行軍事指揮,由於軍事戰略錯誤,第五次反「圍剿」鬥爭陷入嚴重困境,中共中央與紅軍被迫實行戰略轉移。為統籌轉移事宜,中央成立了三人團作為黨和紅軍的最高領導機構。其中,博古負責政治,李德負責軍事,周恩來負責監督軍事計劃的執行,史稱「老三人團」[70]

1934年,紅軍長征開始[7][71],1935年1月中旬在貴州遵義召開了政治局擴大會議。目前中共官方歷史統一的說法是,「三人團」受到所謂王明「左傾」路線影響,遭到毛澤東劉少奇等人的批評,而在湘江戰役中,紅軍折損過半,周恩來認識到王明「左傾」錯誤路線的嚴重影響,在遵義會議中支持毛澤東的領導,對毛澤東重掌軍權起到決定性的作用。遵義會議增選毛澤東為中央政治局常委,參加黨和紅軍的決策;取消長征前組成的「三人團」,改為由朱德、毛澤東負責軍事指揮,以周恩來為黨內委託的在軍事指揮上下最後決心的負責者[1]。會後,中央政治局常委根據遵義會議決定進行分工,在毛澤東提議下,張聞天代替博古在黨內負總責;毛澤東為周恩來軍事指揮上的幫助者[72][73]。隨後在3月中旬,又成立了以周恩來為首,毛澤東和王稼祥為成員的三人軍事指揮小組,亦稱「新三人團」[74][75],全權指揮紅軍作戰。但不久周恩來即罹患重病,毛澤東遂逐漸取代周恩來負責指揮。1935年6月,紅一四方面軍在四川懋功會師。為團結紅四方面軍,周恩來主動辭去紅軍總政委職務[1],由張國燾接任。9月,在南下與北上問題上紅軍正式分裂,中共中央突然率領紅一方面軍的三軍團和軍委直屬隊,脫離右路軍中的四方面軍部隊,秘密連夜北上[76]。10月19日,紅一方面軍到達陝西省吳起鎮,與陝北紅軍會師[77]

1936年12月12日,張學良楊虎城發動西安事變,兵諫國民黨領袖蔣介石,要求停止內戰、一致抗日。周恩來代表共產黨前往西安同國民黨談判,促成國共兩黨第二次合作[1][52],組成抗日民族統一戰線,共同抵抗日本侵略。抗日戰爭期間,周恩來先後擔任中共長江中央局書記、副書記(書記王明),南方局書記,作為中共中央代表常駐國民政府所在地武漢重慶進行黨的工作和統一戰線工作。1937年9月起,任中華民國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政治部中將副部長。

抗日戰爭及國共第二次內戰[編輯]

周恩來1946年在南京
國共談判「三人委員會」:張群馬歇爾、周恩來

抗戰期間,周恩來任國軍政治部副主任兼第八路軍駐渝辦事處主任長期在武漢重慶等地擔當國共之間的黨務交涉工作。周恩來同時主持了重慶《新華日報》的發行工作,宣傳中共主張。

1938年,周恩來同王明在武漢主持中共長江局工作,堅持「一切經過統一戰線」[78],後來在整風運動中作為與教條主義相唱和的經驗主義代表遭到批判。[79][80]

1939年7月,周恩來與江青等人一起前往「華北聯大」作題為《中國抗戰形勢》的報告,途中江青所騎騾子在過小溝時驚嚇了周恩來的坐騎,周摔下後正好撞在石岩上使右臂粉碎性骨折[1][81],事後蔣介石派自己的道格拉斯專機送周恩來赴蘇聯治療[1](接到烏魯木齊後由蘇聯方面接到莫斯科[82][83]。在蘇聯期間,周恩來除了向蘇聯與共產國際方面彙報工作外,也帶回了共產國際對中共的一些資助[84][85]

1941年皖南事變發生後,周恩來為《新華日報》題詩:「千古奇冤,江南一葉,同室操戈,相煎何急!?」,對國民黨軍隊的做法表示抗議[1][86]。同年,中條山戰役國軍失敗後,重慶《大公報》指責中共軍隊在山西招兵買馬,游而不擊,周恩來撰文譴責,後《大公報》將此文章一併發表[78]。 1943年,中共中央所在地延安進行整風運動毛澤東劉少奇等指責周恩來犯了右傾路線錯誤,並且犯有與胡宗南交涉不當等過失,周恩來被迫認錯並多次公開檢查[79][80]。此段時間,因周恩來曾與王明共事,而被毛澤東、劉少奇等定為「經驗宗派代表」和「教條統治的幫凶」遭受嚴厲批判鬥爭,周被迫承認「我連續犯了罪過」、「中心關鍵在於反毛澤東」、「寧都篡軍為最高峰」、「一直考慮到我是否也如王明,敵我不分,這才使我猛醒」[87][88]。為此季米特洛夫在1943年12月專程向延安發信,表示不應當使周恩來和王明這樣的人孤立於黨[89],1944年1月毛澤東連續複電季米特洛夫表示其與周恩來關係非常好,並無矛盾[90]

《雙十協定》雖未起到兩黨預期效果,但對緩和當時國內緊張氣氛起到了一定作用

1945年4月-6月,中國共產黨第七次代表大會召開,周恩來當選中央委員、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書記處書記[1]。1945年8月,成立以毛澤東為主席的中共中央革命軍事委員會,周恩來任副主席[52]

1945年抗日戰爭結束後,周恩來陪同毛澤東前往重慶與國民党進行重慶談判,國共雙方關係緩和,周恩來甚至一度在酒宴中喝醉[91]。重慶談判直接達成了《雙十協定》的簽訂。此後,周率中共代表團留在重慶和南京。1946年,作為共產黨代表同國民黨代表張群(後改為張治中)、美國方面馬歇爾將軍組成「三人委員會」[92],下轄「北平軍事調處執行部」,目的是禁止國共雙方軍隊的戰鬥接觸,妥善處理雙方軍隊的相處與整編問題,以及談判停止國、共兩黨軍事衝突的協議[93]

1946年11月,由於在軍隊國家化和新政府組成等問題中雙方意見分歧無法調和,國共和談失敗,周恩來從南京返回延安[1][94]。1947年,國民黨軍隊重點進攻陝甘寧邊區,甚至一度攻佔延安,周恩來則跟隨毛澤東在北轉戰[95]。1948年11月,中共部隊展開戰略反攻,周兼任中央軍委代總參謀長[52],和毛澤東一同領導指揮了遼瀋、平津、淮海三大戰役[96]。由於林彪在東北戰事中的傑出表現,並在遼瀋戰役後,迅速進入山海關並攻佔天津東北野戰軍(即第四野戰軍)對北平進行包圍。1949年4月,以周恩來為首的中共代表團,同以張治中為首的南京政府代表團在北平進行了20天的和平談判。

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初期[編輯]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周恩來一直任國務院(1954年10月25日前稱政務院)總理,併兼任外交部長[1][7][97],同時也是中共第八、九、十屆中央委員、中央政治局委員、常委,第八、十屆中央副主席;政協全國委員會第一屆副主席,第二、三屆主席[52],並在1949-1959年任中央人民政府人民革命軍事委員會副主席,1949-1952年主持軍委日常工作,1971-1975年主持中央日常工作。在擔負處理中國共產黨和國家日常事務的同時,和毛澤東一起制定了黨的社會主義建設的路線、方針、政策;並親自主持制訂和組織實施了前幾個發展國民經濟的五年計劃[98][99][100][101]

國家建設[編輯]

第一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全票通過憲法,此圖為毛澤東,周恩來等人大代表寫票情景。

1949年至1952年間,周恩來組織領導了國民經濟的恢復工作,到1952年底,全國工農業總產值均達到歷史的最高水平[98]。1953年至1957年第一個五年計劃期間,周恩來領導了以156個建設項目為中心的工業建設,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工業化奠定了初步基礎[98]。1954年9月他在第一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上作《政府工作報告》,提出要「建設起強大的現代化的工業、現代化的農業、現代化的交通運輸業和現代化的國防」的四個現代化的目標。1956年1月,作《關於知識分子問題的報告》[102][103],會後主持制訂了《1956年至1967年科學發展規劃》(十二年科技規劃)[104],推動了中華人民共和國科技事業的迅速發展。

1955年,在經濟好轉的形勢下,以毛澤東為首的部分領導人開始傾向於冒進,在經濟建設領域提出了一系列超越現狀的過高指標[99]。1956年1月,毛澤東主持起草了《一九五六年到一九六七年全國農業發展綱要(草案)》,簡稱《農業四十條》[105]。其規定,糧食和棉花的產量在1967年分別由1955年的預算計數3652億斤、3007萬擔增加到1萬億斤、1億擔,每年分別以8.8%、10.5%的速度遞增[106]。為保證國民經濟平穩快速增長,周恩來從實際出發,提出了反「冒進」的主張[105],卻因此遭到毛澤東的批判[107]。1958年1月2日至4日,毛澤東在杭州召開華東地區四省一市中共黨委書記會議,毛澤東嚴厲批評反「冒進」,並表示「右派的進攻,把一些同志拋到和右派差不多的邊緣,只剩了五十米,慌起來了。」[106] 周恩來被迫作檢討[105]。1月11日,毛澤東又主持召開南寧會議,併當眾對周恩來說:「你不是『反冒進』嗎?我是反『反冒進』的!」[107]。5月15日召開中共八大二次會議,周恩來被迫再次進行檢討[105][107],大會將這個8千多字的檢討稿作為會議材料印發代表[108]。會後周恩來向中共中央提出「繼續擔任國務院總理是否適當」的問題,1958年6月9日,中共中央專門召開政治局常委擴大會議。出席會議的有毛澤東、劉少奇、周恩來、朱德、陳雲林彪、鄧小平和彭真彭德懷賀龍羅榮桓陳毅李先念陳伯達葉劍英黃克誠。會上討論了周恩來等人的工作安排,與會者一致認為:周恩來「應該繼續擔任現任的工作,沒有必要加以改變」[109]。 但在此前後周恩來被免去了中央財經領導小組組長、外交部長等兼職,在一段時間裡失去了經濟工作的發言權[108][110]

Wikisource-logo.svg 您可以在維基文庫中查找此百科條目的相關原始文獻:
  1. 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公告
  2. 1954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政府工作報告
  3. 195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政府工作報告

1960年至1964年,為糾正「大躍進」中的錯誤和扭轉經濟困難局面,總理周恩來和國家主席劉少奇、總書記鄧小平領導了國民經濟的調整工作,使國民經濟逐步得到恢復和發展[99][100]。1960年8至9月間,他主持制定對國民經濟「調整、鞏固、充實、提高」的八字方針[111],這個方針在1961年1月中共八屆九中全會上通過[99]。他強調建成社會主義強國,關鍵在於實現科學技術現代化,主張經濟建設必須實事求是,從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實際出發,積極穩妥,綜合平衡。1962年1-2月,北京中央工作擴大會議召開(即「七千人大會」),周恩來在大會上提倡「說真話,鼓真勁,做實事,收實效……這四句話歸納起來就是:實事求是[106][111]。1963年1月,在上海市科學技術工作會議上指出實現四個現代化:「關鍵在於實現科學技術現代化」[112]。在經濟困難的情況下,周恩來仍派遣人員在海外持續購入黃金,以控制物價[113]

他在任期間,還支持水利建設和國防科技事業發展,主持興建了葛洲壩水利樞紐工程[114][115][116],並且是中央專委主任,兩彈一星(核彈、飛彈、人造衛星)工程的總策劃與總指揮。他對統一戰線工作、知識分子工作、文化工作和軍隊的現代化建設也都給予特殊的關注[110][117]

外交突破[編輯]

1949年至1958年間周恩來還兼任外交部長[7][118],參與制定和執行了一系列重大的外交決策[119]。1949年10月3日,政務院總理周恩來複電蘇聯副外長葛羅米柯,中蘇正式建交。1950年1月,周恩來同毛澤東先後到莫斯科同蘇聯領導人史達林等進行談判,簽訂了《中蘇友好同盟互助條約》,並就旅順口長春鐵路、經濟援助等問題達成協議[1][120]韓戰時期,周恩來領導了中華人民共和國代表團的停戰談判工作。1953年12月代表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提出了作為國與國關係準則的和平共處五項原則。1954年4月率中華人民共和國代表團參加日內瓦會議,經過談判達成印度支那停戰協議,使越南寮國柬埔寨三國的獨立獲得國際承認[1]

周恩來出席日內瓦會議,1954年

1955年,周率領中華人民共和國代表團抵印度尼西亞萬隆參加第一屆亞非會議萬隆會議[7]。在萬隆會議召開前,國民黨情報部門在香港短暫停留的「克什米爾公主號」(周恩來率領中國代表團的包租飛機)上安裝了美國中情局提供的炸藥,機上11名記者全部遇難[121],周恩來因闌尾炎手術事先改變行程,倖免於難[122][123]。不過周恩來仍然堅持赴會,並在會上主張「和平共處」,反對「殖民主義」,提倡「求同存異、協商一致」[124],促進了會議的最終成功[125]。會後訪問了印度尼西亞,雙方簽訂了《中國和印度尼西亞關於雙重國籍問題的條約》,解決了印尼華人的國籍問題[126]

1955年,周恩來與埃及總統納賽爾會晤,1956年5月30日,中華人民共和國與埃及建交[127]。此外早期和美國的接洽也在暗處進行,為了召回被美國滯留控制的錢學森等科學家,周恩來利用外交手段,中美雙方進行了十餘輪談判,並提前釋放11名美國飛行員,以換回錢學森等人[128]。1964年,周恩來會同法國總統戴高樂的特使、法國前總理埃德加·富爾,在上海達成協議。當年1月27日,中法兩國政府發表建交公報,中法建交[129]。同月,周恩來訪問幾內亞。到達當日,幾內亞為此全國放假一天,首都當地居民幾乎傾城夾道歡迎。總統杜爾親自駕車拜訪[127]

在20世紀60年代,中蘇關係惡化。1964年11月,隨著赫魯雪夫的下台,周恩來、賀龍率領代表團訪問蘇聯,試圖修復中蘇關係。然而11月7日晚宴期間,蘇聯國防部長馬林諾夫斯基酒後對他說道,「不要讓赫魯雪夫和妨礙我們。」「我們已經把赫魯雪夫趕下台了,現在該你們把毛澤東趕下台了。」周恩來向勃列日涅夫提出嚴正抗議,並率領代表團離開當日晚宴[130][131]

導演《東方紅》[編輯]

反冒進之後,周恩來謹言慎行,處處以毛澤東思想為準。1964年四清期間,毛澤東與劉少奇關係惡化,周恩來為向毛澤東獻忠,組織了大型音樂舞蹈史詩《東方紅》。周恩來不僅在宏觀上進行指導,而且還對每一個細節都進行了研究,例如周恩來特意將南昌起義一節改為秋收起義。10月16日,毛澤東在周恩來的陪同下接見全體演員,祝賀演出成功和原子彈爆炸成功。

東方紅是文革爆發前周恩來在政治上的重大舉措,以向毛澤東表明自己的政治立場,求得自保。

文化大革命時期[編輯]

Wikisource-logo.svg
維基文庫中相關的原始文獻:

文化大革命期間,周恩來繼續擔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九屆)、副主席(十屆)、國務院總理,併兼任中央文革小組成員,劉少奇專案組組長等職務。1966年,周親自勸說並秘密迎接林彪至北京擔任中共中央副主席,並首先稱呼林彪為毛澤東的「親密戰友」。[132]1967年,周擔任劉少奇專案組組長,而楊成武則認為周實際上擔任中央專案組負責人和領導者,並針對劉少奇、賀龍、彭真等人主持專案工作[133]

1969年,中共九大召開,周恩來再次當選為中央政治局常委,位列第三。周恩來在會上發言高度讚揚林彪,稱讚「林彪同志是南昌起義失敗後率領一部份起義部隊走上井岡山,接受毛主席領導的一位光榮代表」[134][135]。在九屆一中全會上,周在毛澤東,林彪不贊成情況下,帶頭積極支持江青、葉群進入中央政治局。[136]1970年九屆二中全會,汪東興以及林彪集團成員與張春橋之間激烈衝突,引起毛澤東反擊。周與康生跟隨毛批判陳伯達和吳法憲,進一步受到毛信任。[137][138][139]

1971年春,毛澤東針對陳伯達和黃永勝,吳法憲,葉群,李作鵬,邱會作全面政治鬥爭,並將鬥爭引向林彪。周恩來按照毛澤東指示,先後主持華北會議及軍委座談會,對黃永勝,吳法憲等人進行批判。在毛澤東、林裂痕越來越大時,周恩來奔走中間緩和關係,提議林彪主動找毛澤東道歉,但未能奏效。8月,毛澤東秘密南巡批判林彪,北京僅周恩來知情,以保密電話隨時聯繫毛澤東[138]。9月12日,毛澤東返回北京,當日夜,林彪出逃,周恩來全程主持了對林彪事件的處理。並在9月24日主持逮捕黃,吳,李,邱。

1972年,周恩來在醫療檢查中發現膀胱癌。1973年,中共十大,周恩來當選為中共中央副主席。他提議江青進入常委,遭毛澤東反對。同年,毛澤東以外交工作出現修正主義傾向名義,發動對周恩來批判,組成「中央幫助總理認識錯誤小組」。1974年,毛與江青等人發動批林批孔運動,批判黨內「大儒」,後來直接點名「批周公」。但毛澤東最終否定了第十一次路線鬥爭的說法,未能打倒周恩來。1975年1月,四屆全國人大召開,周恩來、葉劍英成功組閣,他再度擔任國務院總理,但是身體已經極其虛弱。國務院工作移交第一副總理鄧小平處理。

1975年冬,毛澤東發動批鄧右傾翻案風政治運動,並將《水滸傳》人物宋江作為反面教材,影射黨內投降派。周恩來在重病之下多次高呼自己不是投降派[140],並給毛澤東寫信請求鄧小平接任總理,未獲回應。

對於周恩來在文革期間的表現,官方和民間存在諸多爭議。官方敘述中,周恩來力挽狂瀾,保護了大批老幹部。文革末期,周恩來重新提出四個現代化目標,對於復出後的鄧小平給予大力的支持[130][141],並使國民經濟持續保持增長趨勢[101]。也有很多其他文獻記載周恩來在文革期間大樹江青,協助毛澤東處理劉少奇和林彪,並主持政治局會議對陳再道拳打腳踢,是文革過程中不可缺少的力量。[142][143]就孫維世案他的批示是:「既然黨組織掌握了材料,認為她和蘇聯勾結,我作為一個黨員必須服從組織的決定,不能因為她是我的繼女就袒護她。」[144]

北師大學生造反組織「井岡紅軍」編寫的《瞿秋白批判集》記載,文化大革命初期,周恩來在1966年5月下旬發表一次對黨內幹部講話,要求保持晚節,「晚節不保,一筆勾銷」。為此,周恩來專門以瞿秋白獄中自白書為例,指責瞿秋白晚節不保,提議「把瞿秋白從八寶山搬出來。」「 把李秀成的蘇州忠王府也要毀掉」。 幾天之後,紅衛兵砸毀了瞿秋白的墳墓,全國掀起了砸毀墳墓的浪潮。

文化大革命時,不少古蹟文物在「破四舊」的名義下遭受浩劫[145],周恩來不斷設法予以保護,從而挽救了大批珍貴文物,為中華文化存續做出重大貢獻,其中著名的實例有派軍隊進駐保護杭州靈隱寺[146]北京故宮[147]莫高窟[148] 以及拉薩布達拉宮等。

1972年周恩來在機場歡迎尼克森訪華

1968年,北京大學有學生向中央反映「伍豪事件」(即1932年2月,國民黨用「伍豪」的名義發表周恩來宣布退黨的聲明),毛澤東一開始沉默不語,後親自批示這是污衊[149]。1973年11月,毛澤東指使王洪文江青組織會議批鬥周恩來[150],並上綱上線為「第11次路線鬥爭」[151]。毛澤東對此批評道有野心的是江青,而非周恩來[152]。為避免不必要麻煩,周恩來夫婦制定「三不」政策:「不接見,不通電話,不來往」。鄧穎超還叮囑身旁工作人員:「江青來,總理都不讓我們出來,生怕她一下看誰不順眼,慘了。」[153]

儘管國內政治混亂,當時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外交仍然卓有成效。1967年,中華人民共和國與坦尚尼亞尚比亞達成一致,由中國方面派遣人員技術及材料,援建坦贊鐵路[127]。1971年7月9日、10月,美國總統特使亨利·基辛格秘訪北京,並與周恩來進行長期會談並達成協議[154],中美關係改善[155][156]。1971年10月25日,第26屆聯合國大會通過確立中華人民共和國在聯合國的合法席位和否決國民黨代表的中華民國提案[156]。1972年2月,周恩來同來訪的美國總統尼克森會談[7][157],雙方在上海發表《聯合公報[158],從而拉開了中美關係正常化的序幕[156];1972年9月,與日本內閣總理大臣田中角榮會談,簽署兩國政府聯合聲明,中日邦交恢復正常。

1971年,九一三事件中林彪遇難身亡,接到電報時周恩來面露笑容說「好了,好了」,周恩來說,林彪叛逃是極左路線必然的極右結果,但毛澤東堅持說林彪是極右,周恩來私下說:「他媽的,明明是極左,怎麼是極右!」[159][160] 《我的伯父周恩來》一書中說,周恩來先和眾人一起露出久違的微笑,在只剩下紀登奎和周恩來兩人在人民大會堂東大廳時,周恩來當即失聲痛哭[161]

晚年與紀念活動[編輯]

1972年5月,周恩來被查明罹患膀胱癌,其仍然帶病工作[130],1973年2月,出現大量尿血的情況,這時血塊堵住尿道口,使每次小便都是一場痛苦的掙扎。1974年5月,癌細胞擴散,6月開始,周恩來被迫住院,6月1日,第一次膀胱癌手術;8月10日又接受了第二次手術;10月,在周恩來的提議下,鄧小平擔任第一副總理,主持國務院日常工作[141][162];12月,周恩來抱重病前往長沙,親自與毛澤東討論第四屆人大的人事安排,成功挫敗了四人幫的「組閣計劃」[130]。1975年,鄧小平出任中共中央副主席、國務院第一副總理、中央軍委副主席兼解放軍總參謀長(三副一總),在周恩來的支持下著手對當時的局勢進行大範圍整頓[130]

1975年6月9日,賀龍逝世6周年後始辦追悼會,周恩來最後一次出席追悼儀式[130]。9月7日,周恩來會見羅馬尼亞共產黨中央書記伊利耶·維爾德茨率領的代表團,當時周恩來已經坦然道:「馬克思的『請帖』我已經收到了」[130][163]。10月7日,周恩來還不忘提醒楊度曾經加入過中國共產黨[164][165],並在鄧小平探望時,告誡鄧須再三忍耐[138][164]。1976年1月7日,在彌留之際,周恩來臨終遺言道:「我這裡沒有什麼事了,你們還是去照顧別的生病的同志,那裡更需要你們……」[138][130][163]

1976年四五天安門事件

去世[編輯]

1976年1月8日9時57分,周恩來因病於北京中國人民解放軍305醫院逝世,享年77歲[130]。從1974年6月1日第一次手術到1976年1月8日去世為止,一共做了13次手術[130]

周去世後,毛澤東對其沒有發表任何評價[166]。然而,毛拒絕了一份將周稱為「偉大的馬克思主義者」的悼詞,並未出席周恩來葬禮。據說因為毛擔心此舉使得公眾相信毛開始「對文革反思」,而那是周恩來的個人意見[167]

1月15日,周恩來追悼會召開,中共中央副主席鄧小平主持會議並致悼詞,整個會議氣氛極其悲傷和莊嚴肅穆[168]。周恩來去世後,遵其遺囑,遺體火化,不保留骨灰[138],骨灰撒到北京密雲水庫、天津海河入海口及渤海黃河入海口。靈車經過天安門廣場時,上百萬首都群眾聚集在長安街道路兩邊,自發組織起來悼念周恩來,即著名的「十里長街送總理[169]中國大陸各地舉行廣泛的自發紀念活動。僅僅幾天時間,北京人民英雄紀念碑下就放滿群眾敬獻給周恩來的花圈[170]

1976年4月5日,為中國清明節。為紀念周恩來,北京民眾自發在天安門廣場集會悼念周恩來,聲討「四人幫」,稱為「四·五天安門事件」[169]。但毛澤東通過毛遠新傳話,將此事件定性為「反革命事件」,直接導致鄧小平第三次下台。毛澤東逝世四人幫被粉碎後,此事件被視為反抗四人幫倒行逆施的革命行動,與當時中國大陸其他地方發生的悼念周恩來集會並稱「四五運動」,為打倒四人幫和結束文化大革命奠定了群眾基礎[171]。同年10月6日,毛澤東接班人華國鋒,聯合葉劍英李先念汪東興等,發動懷仁堂事變,兵不血刃,結束十年的文化大革命[141]

此後,周恩來紀念活動一直在民間及政界進行[172]。2008年是周恩來誕辰110周年,中國大陸及其他國家地區開展各類紀念活動[173][174][175][176]

家族[編輯]

鳳(鄧穎超):
昨日你們走後,清閒一陣,
溫度漸減,惟鼻中出血,至夜始止。
結婚十八載,至友兼愛妻;若云夫婦范,愧我未能齊!

——鸞(周恩來)1942年6月7日晚於歌樂山[153]
周恩來與鄧穎超,1954年

周恩來在留法期間,曾有過女友張若名,後因志向不同最終分手,此後雙方仍以朋友相處[177]。1923年,周恩來寄給鄧穎超一張印有卡爾·李卜克內西羅莎·盧森堡畫像的明信片,背面寫著「希望我們兩個人將來,也像他們兩個人一樣,一同上斷頭台。」[178],此事後兩人確定戀愛關係。1925年8月8日,兩人在廣州結婚[1],並相濡以沫整整半個世紀。1927年4月,因難產胎兒夭折,鄧穎超未及休息即為逃避國民黨追捕而從廣州一路奔波至上海,產後子宮沒有收縮,對身體損傷很大,導致以後無法再懷孕,因此兩人一直沒有子嗣[179]。此後他們代為撫養了許多烈士子女,並視同己出,其中包括在文革中慘死的孫維世、以及後來擔任國務院總理李鵬等。

周恩來和鄧穎超的婚姻被視為經典[180],彼此總是相濡以沫,患難與共,悲喜同擔[181][182][183]。雙方因為事務繁忙經常無法相聚,故經常以書寫情書表達彼此感情[184][185]。周恩來逝世後整理遺產,周恩來夫婦總共積蓄為5100元。其存款主要開支是資助親戚朋友,剩餘則交黨費[91]

周恩來生性好酒量,但也有幾次醉倒的時候。首次是與鄧穎超新婚之夜[186];第二次是在莫斯科,與蘇聯交涉日內瓦世界和平會議事宜前,和蘇聯領導人酒宴後酒醉[186],事後周恩來向黨中央和毛澤東作檢討,毛澤東原諒並調侃道應該「和對方比吃辣椒」[187];第三次是招待宴請參加韓戰歸來的將士,醉酒後寫檢討,並被毛澤東批評[187]

周恩來、鄧穎超及美國記者埃德加·斯諾,攝於1938年

侄子:周爾輝,江蘇教育廳副廳長;周爾鎏北京大學副校長;周爾鈞國防大學政治部主任,少將,妻子導演鄧在軍周秉華,北京新聞出版局處長。周秉鈞,周恩來三弟周恩壽的長子,廣州空軍飛行員、師副政委、廣空司令部參謀長助理,轉業後任廣州市保稅區管委會副主任。

侄女:周秉鍵呼和浩特市副市長;周秉德,中國新聞社副社長,丈夫是沈鈞儒之孫、原西安空軍工程學院副院長沈人驊。

侄孫周國鎮,周恩來鄧穎超研究中心顧問、《數理天地》雜誌社社長。

唯一義子:姑表侄王戍,紹興市副市長王貺甫之子。

乾女兒:葉挺的女兒葉揚眉;諶志篤的大女兒諶曼里孫維世並未有正式承認。

李鵬無養父關係。

新儒家哈佛大學教授杜維明的妻子艾蓓1994年前後寫了一本書《叫父親太沉重》,在書中自稱是周恩來的私生女,但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負責人接受新華社採訪時質疑為謠言。

軼聞[編輯]

  • 周恩來作為外交部長,經常在外交場合妙語連珠。有次周恩來應邀訪問蘇聯,在同赫魯雪夫會晤時,赫魯雪夫就出身問題刺激周恩來道:「出身於工人階級的是我,而你卻是出身於資產階級。」周恩來回答道:「是的,但至少我們兩個人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我們都背叛了我們各自的階級。」[188][189]
  • 此外,曾有西方記者問他:「中國現在還有沒有娼妓?」周恩來回答道:「有,在台灣。」[153]
  • 還有一次美國記者在採訪周恩來時發現他的辦公桌上有一支美國產派克筆,說道:「你作為一個大國總理,為什麼還要用我們美國生產的鋼筆?」周恩來笑道:「這是一位朝鮮朋友的戰利品,是他作為禮物送給我的。」[153]
  • 1972年,尼克森夫婦訪華午宴時,每人面前擺放一盒「熊貓」牌香煙,尼克森夫人帕特對此讚不絕口。周恩來說:「總統夫人,我們送你一些吧。」帕特疑惑道:「送我什麼?香煙嗎?」周恩來說:「不是,是送你們大熊貓。」此後,中國的一對雌雄大熊貓被送到美國國家動物園,成為了兩國友好標誌[190]
  • 1967年7月15日,北京外國語學院文革紅衛兵組成「揪陳大軍」,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門口組織街頭集會,攔截車輛,揚言要捉外交部長陳毅。周恩來與紅衛兵對峙,並說道「如果你們要抓陳毅、衝擊會場,就從我的身上踏過去!」[191]
  • 在首都工人體育場十萬群眾批判陳毅等二月逆流大會上,周恩來高度讚揚江青,稱讚「三十年代她就是一位堅定的共產黨員」,最後喊出「誓死保衛江青同志!誰反對江青同志我們就打倒誰!」的口號[192][193]
  • 1976年1月8日,周恩來逝世時,美國紐約聯合國總部大樓門前的聯合國會旗降半旗。有稱這是自1945年聯合國成立以來,首次為政府首腦降半旗。實際上,聯合國只是遵循1947年制定的旗典中關於致哀規定:凡成員國的國家元首或者政府首腦去世,必須在紐約總部和日內瓦的辦事處降半旗致哀一天。但1976年周恩來只是總理,國家領導人是毛澤東,對周恩來降半旗,是聯合國對周恩來表示尊重[194]

影響與評價[編輯]

周恩來對中國近現代史影響極其重要,因其擅於折衝調停,是中國共產黨歷史上最重要領導者之一。周作為中共武裝創立者和中華人民共和國開國元勳之一,顧全大局,任勞任怨。為人務實,才能卓越。主流政治、媒體及民眾對其讚賞為多。也有些人對其持不同見解,稱其只是牆頭草,附炎趨勢之人。尤其周在文革期間的所作所為,可能雖為不得已而為之,亦可能持「保持晚節」的心態,但作為中央專案組負責人應為包括劉少奇在內的大批黨內幹部的迫害負責。

紀念[編輯]

南開大學周恩來雕像
南京梅園新村紀念館周恩來銅像

故居及紀念館[編輯]

紀念文藝影視作品[編輯]

  • 2013年,電影《周恩來的四個晝夜》
  • 2008年,電視連續劇《周恩來在重慶》
  • 1998年,大型電視專題片《百年恩來》
  • 1998年,紀錄片《周恩來外交風雲》
  • 1991年,故事片《周恩來
  • 1990年,紀錄片《周恩來》
  • 1979年,紀錄片《敬愛的周恩來總理永垂不朽》
  • 歌曲:《大江歌罷掉頭東》,周恩來詩作,傅庚辰作曲。

貨幣與郵票[編輯]

賴比瑞亞發行的一套紀念周恩來的郵票
  • 貨幣:第四套人民幣中最大面額的100元正面為四位中國開國元勛,包括毛澤東、周恩來、劉少奇和朱德。
  • 郵票:
    • 1977年1月8日,紀念周恩來逝世一周年,中國發行《中國人民偉大的無產階級革命家、傑出的共產主義戰士周恩來同志逝世一周年》紀念郵票
    • 1996年1月8日,紀念周恩來逝世二十周年,中國發行《周恩來故里》特種郵資明信片,全套4枚。
    • 1998年3月,中國發行《周恩來同志誕生一百周年》紀念郵票一套4枚。
    • 1994年,朝鮮發行《紀念中國人民敬愛的周恩來總理》。全套包括4枚郵票、2枚小全張和1枚小型張。
    • 古巴賴比瑞亞納米比亞坦尚尼亞等國也發行關於周恩來的紀念郵票[195]

參見[編輯]

參考文獻[編輯]

引用[編輯]

  1. ^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1.16 1.17 1.18 1.19 1.20 1.21 1.22 1.23 秦九鳳. 开国总理周恩来. 人民網. 2008年01月25日 [2009年06月28日] (簡體中文). 
  2. ^ 2.0 2.1 2.2 周恩来“伍豪启事”事件始末. 新華網(轉自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2009年06月01日 [2009年06月28日] (簡體中文). 
  3. ^ 周恩來紀念館. 人民網. [2013-11-6]. 
  4. ^ 4.0 4.1 周恩来东渡日本留学. 鳳凰網. 2009年04月29日 [2009年06月28日] (簡體中文). 
  5. ^ 孫移泰. 周恩来诗中“群科”应释为“政治学”. 南方網(轉載自人民政協報). 2004-11-10 [2009年06月28日] (簡體中文). 
  6. ^ 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 (1998),23頁。
  7. ^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Enlai Zhou. spartacus. [2009-07-14] 英文. 
  8. ^ Wenqian Gao, etc.(2007),22頁。
  9. ^ Wenqian Gao, etc.(2007),23頁。
  10. ^ 10.0 10.1 Barbara Barnouin, etc.(2006),11頁。
  11. ^ Wenqian Gao, etc.(2007),第26頁
  12. ^ 周恩来同志少年读书旧址. 羅盤網. [2009年6月28日] (簡體中文). 
  13. ^ 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 (1998),第10頁
  14. ^ 胡晟璟. "为中华之崛起——周恩来生平业绩展"在澳门开展. CCTV. 2008年9月5日 [2009年06月28日] (簡體中文). 
  15. ^ Wenqian Gao, etc.(2007),第28頁
  16. ^ 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 (1998),第12頁
  17. ^ 17.0 17.1 鄭津. 百年南开纪念特刊——世纪南开耀中华. 北方網. 2004-10-13 [2009年06月28日] (簡體中文). 
  18. ^ 大鸾高飞——周恩来的成长经历. 中華讀書網. 2007-5-22 [2009年06月28日] (簡體中文). 
  19. ^ Barbara Barnouin, etc.(2006),第16頁
  20. ^ 《解碼陳文茜》──陳文茜:周恩來是如何追求鄧穎超的. 鳳凰衛視. 2008年1月23日 [2008年5月23日]. 
  21. ^ 陳文茜. 周恩來是如何追求鄧穎超的. 鳳凰衛視: 《解碼陳文茜》. 2008年1月23日
  22. ^ 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 (1998),第16頁
  23. ^ 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 (1998),第26頁
  24. ^ Barbara Barnouin, etc.(2006),第18頁
  25. ^ 胡春萌. 觉悟社——男女同社的爱国团体. 搜狐網(轉自《天津網-天津日報》). 2009-05-17 [2009-06-28] (簡體中文). 
  26. ^ 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 (1998),31頁。
  27. ^ 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 (1998),36頁。
  28. ^ Barbara Barnouin, etc.(2006),23頁。
  29. ^ Barbara Barnouin, etc.(2006),24頁。
  30. ^ 老肖. 天津名人:觉悟社与周恩来. 搜狐網(轉載自北方網). 2008年07月26日 [2009年06月28日] (簡體中文). 
  31. ^ 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 (1998),43頁。
  32. ^ 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 (1998),45頁。
  33. ^ 《擬入愛丁堡大學學習——致嚴修》(一九二一年二月八日),載《周恩來書信選集》,中央文獻出版社
  34. ^ 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 (1998),47頁。
  35. ^ 周恩来对邓小平说的最后一句话. 中國柯橋網. 2009年06月09日 [2009年06月28日] (簡體中文). 
  36. ^ 「鄧小平答義大利記者奧琳埃娜·法拉奇問」(1980年8月21日、23日),見鄧小平著,《鄧小平文選》第二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94年,ISBN 978-7-5065-2523-7,第348頁。
  37. ^ 岳南. 国学大师的人生:周恩来与陈寅恪的一段往事. 中國新聞網. 2008-07-22 [2009-6-28] (簡體中文). 
  38. ^ 著名共产党员入党介绍人名人多 包含"第1号烈士". 中國新聞網,摘自《天天新報》. 2009年02月05日 [2009-06-28] (簡體中文). 
  39. ^ 张申府:我是一个宁折不弯的人!. 新民網(來源自《網易歷史》). 2009-06-18 [2009-06-28] (簡體中文). 
  40. ^ 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 (1998),54-57頁。
  41. ^ 力平:《周恩來與旅歐黨團的創建》
  42. ^ 孫延波 《周恩來、王京岐與國共旅歐統一戰線》,濰坊學院學報 ,2004年
  43. ^ 孙中山“联俄、联共、扶助农工”三大政策的具体内涵. 鳳凰網. 2009年04月27日 [2009-06-28] (簡體中文). 
  44. ^ 李楊. 谁推荐周恩来到黄埔军校的?. 南方報業網. 2007-01-24 [2009-06-28] (簡體中文). 
  45. ^ 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 (1998),70頁。
  46. ^ 陈延年:忠诚的共产主义者. 河北日報(轉自新華社). 2009-07-05 [2009-07-06] (簡體中文). 
  47. ^ 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 (1998),17頁。
  48. ^ 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 (1998),73-75頁。
  49. ^ 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 (1998),76-78,82頁。
  50. ^ 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 (1998),81頁。
  51. ^ 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 (1998),99-100頁。
  52. ^ 52.0 52.1 52.2 52.3 52.4 52.5 52.6 政协第二、三、四届全国委员会主席周恩来. 政協. 2007-02-01 [2009-07-13] (簡體中文). 
  53. ^ 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 (1998),105-111頁。
  54. ^ 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 (1998),112-113頁。
  55. ^ Barbara Barnouin, etc.(2006),40頁。
  56. ^ 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 (1998),123頁。
  57. ^ 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 (1998),115-116頁。
  58. ^ 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 (1998),124頁。
  59. ^ Barbara Barnouin, etc.(2006),42頁。
  60. ^ 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 (1998),117頁。
  61. ^ Barbara Barnouin, etc.(2006),43-44頁。
  62. ^ 中共特科传奇:周恩来惩叛徒灭其满门. 網易(轉自金融網). 2008-03-26 [2008-07-13] (簡體中文). 
  63. ^ 鳳凰衛視專訪顧順章女兒顧利群
  64. ^ 王增勤. 周恩来策划“东方第一谋杀案”. 天水在線(轉載自網易歷史). 2009-5-12 [2009-6-28] (簡體中文). 
  65. ^ 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 (1998),170-171頁。
  66. ^ 中共蘇區中央局寧都會議經過簡報,1932年10月21日
  67. ^ 周恩來致中共蘇區中央局並轉臨時中央的電報,1932年11月12日
  68. ^ 周恩來,對我們黨在新民主主義革命階段六次路線鬥爭的個人認識,1972年6月10日
  69. ^ 周恩來寫給毛澤東的最後一封信. 中國中央電視台. [2009-08-26]. 
  70. ^ 裴默農. 人生楷模周恩來. 中共中央黨校出版社. 1999.12. isbn 7-5305-2065-5
  71. ^ Barbara Barnouin, etc.(2006),58頁。
  72. ^ Barbara Barnouin, etc.(2006),60-61頁。
  73. ^ 長征轉折階段(1935年1月15日——1935年6月14日)
  74. ^ Barbara Barnouin, etc.(2006),61頁。
  75. ^ 牛鑫. 周恩来忆遵义会议前后. 東北新聞網(轉自新華網). 2009-07-13 [2009-07-13] (簡體中文). 
  76. ^ 紅軍分裂解密:張國燾「草地密電」
  77. ^ Barbara Barnouin, etc.(2006),62頁。
  78. ^ 78.0 78.1 周恩來傳,中央文獻出版社,1998
  79. ^ 79.0 79.1 高華,紅太陽是怎樣升起的:延安整風運動的來龍去脈,香港中文大學
  80. ^ 80.0 80.1 劉少奇遲來的後悔與毛澤東的鐵石心腸
  81. ^ 《墜馬傷臂出外就醫——致曹雲青、曹雲屏》(一九三九年八月二十三日),載《周恩來書信選集》,中央文獻出版社
  82. ^ 吳躍農. 周恩来延安骑马摔伤胳膊事关江青. 網易. 2007-03-02 [2009-06-30] (簡體中文). 
  83. ^ 历史档案:周恩来总理胳膊致残真相揭秘. 揚子晚報. 2005-09-15 [2009-06-30] (簡體中文). 
  84. ^ 建生. 1939至1940年周恩来苏联之行 获共产国际的资助. 人民政協網. 2009年06月11日 [2009-06-30] (簡體中文). 
  85. ^ 历史档案:周恩来总理胳膊致残真相揭秘. 中華網(轉自《揚子晚報》). 2005-09-15 [2009-06-30] (簡體中文). 
  86. ^ 典出曹植《七步詩》:「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87. ^ 周恩來在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上的發言提綱,1943年11月15日,手稿。
  88. ^ 周恩來,《對我們黨在新民主主義革命階段六次路線鬥爭的個人認識》,1972年6月12日
  89. ^ 《季米特洛夫日記》,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268頁,「我認為,開展反對周恩來和王明的運動,指責他們推行共產國際建議的民族戰線政策,似乎他們正在把黨推向分裂,這在政治上是不正確的。不應當使周恩來和王明這樣的人孤立於黨,而應當維護他們並盡一切辦法為黨的事業而使用他們。」
  90. ^ 《季米特洛夫日記》,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274頁,277頁「你說我反對了周恩來嗎?沒有這事,「我們同周恩來的關係非常好。我們根本不想把他排除在黨外。周恩來有很大的成就和進步。」「我衷心地謝謝您給我的指示。我一定深入研究這些指示,注意它們,並根據指示採取措施。」
  91. ^ 91.0 91.1 李晟. 重庆谈判时担心投毒为毛泽东挡酒(组图). 重慶晨報. 2008年03月04日 [2009年7月1日] (簡體中文). 
  92. ^ 張家康. 史海回眸:周恩来马歇尔共事三人委员会. 中華網(轉自新華網). 2008-04-14 [2009-07-13] (簡體中文). 
  93. ^ Barbara Barnouin, etc.(2006),105-107頁。
  94. ^ Barbara Barnouin, etc.(2006),107頁。
  95. ^ Barbara Barnouin, etc.(2006),109頁。
  96. ^ Barbara Barnouin, etc.(2006),117-119頁。
  97. ^ Barbara Barnouin, etc.(2006),130頁。
  98. ^ 98.0 98.1 98.2 蔣建華. 第一个五年计划(1953-1957年)简介. 搜狐網(轉自人民網). 2005年09月29日 [2009-07-14] (簡體中文). 
  99. ^ 99.0 99.1 99.2 99.3 蔣建華. 第二个五年计划(1958-1962年)简介. 人民網. 2000年12月29日 [2009-07-14] (簡體中文). 
  100. ^ 100.0 100.1 蔣建華. 第三个五年计划(1966-1970年)简介. 四川在線(轉自人民網). 2005-10-08 [2009-07-14] (簡體中文). 
  101. ^ 101.0 101.1 蔣建華. 第四个五年计划(1971-1975年)简介. 搜狐網(轉自人民網). 2005年09月29日 [2009-07-14] (簡體中文). 
  102. ^ 鄭婷婷. "知识分子怎定位" 周恩来出口成章演讲无需润色. 人民網(轉自鳳凰網). 2009年05月25日 [2009-07-14] (簡體中文). 
  103. ^ 周恩來. 关于知识分子问题的报告. 國家數字文化網. 1956-01-14 [2009-07-13] (簡體中文). 
  104. ^ 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 十二年科技规划. 中華人民共和國科學技術部. [2009-07-14] (簡體中文). 
  105. ^ 105.0 105.1 105.2 105.3 姜長青. 史海回眸:“大跃进”前周恩来的三次检讨. 中國新聞網(轉自人民網). 2009-2-20 [2009-07-13] (簡體中文). 
  106. ^ 106.0 106.1 106.2 劉明鋼. 七千人大会上:实事求是要有“五不怕”精神. 人民網(轉自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2008年11月 [2009年07月13日] (簡體中文). 
  107. ^ 107.0 107.1 107.2 金沖及. 建国初毛泽东周恩来之间的分歧. 金羊網(轉自人民網). 2009-07-10 [2009-07-13] (簡體中文). 
  108. ^ 108.0 108.1 程沖. 薄一波回顾历史:周恩来两度失权 曾顶撞毛泽东. CCTV(轉自人民網). 2008年10月12日 [2009年07月07日] (簡體中文). 
  109. ^ 羅閩. 周恩来为什么不和毛泽东翻脸. 金鷹文化(轉自《老年生活報》). 2009年05月22日 [2009年07月07日] (簡體中文). 
  110. ^ 110.0 110.1 憲紅. 毛泽东为何没参加周恩来的追悼会. 呼倫貝爾日報. 2009-3-20 [2009-7-7] (簡體中文). 
  111. ^ 111.0 111.1 薄一波. 七千人大会始末. 人民網(轉自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2008年05月07日 [2009-07-13] (簡體中文). 
  112. ^ jlwang. 1963年:周恩来提出“四个现代化”. 騰訊網(轉自人民網). 2009年07月04日 [2009年07月07日] (簡體中文). 
  113. ^ 林海雲. 关于周恩来外贸思想的片断回忆. 人民網. [2009-07-13] (簡體中文). 
  114. ^ 謝良兵. 三峡:世界最大的坝. 新浪網(轉自經濟觀察報). 2009年06月19日 [2009年07月07日] (簡體中文). 
  115. ^ 林一山. 周恩来与水利建设. 光明網. 2005-01-11 [2009年07月07日] (簡體中文). 
  116. ^ 《興建葛洲壩水利工程是可行的——致毛澤東、林彪》(一九七○年十二月二十四日),載《周恩來書信選集》,中央文獻出版社
  117. ^ 劉武生. "武力保护"钱学森 "两弹一星"方有成. 人民網. 2006年02月26日 [2009年07月1日] (簡體中文). 
  118. ^ Barbara Barnouin, etc.(2006),130-131頁。
  119. ^ 蔡娟、李紅艷. 周恩来发出新中国第一份外交公函. 紅網(轉自新華網). 2009-7-6 [2009年07月07日] (簡體中文). 
  120. ^ jlwang. 1952年:周恩来率团访问苏联. 騰訊網(轉自人民網). 2009年06月30日 [2009年07月07日] (簡體中文). 
  121. ^ China spills Zhou Enlai secret. chinadaily. 2004-07-21 [2009年7月14日] (英文). 
  122. ^ 呈薇. 台湾特工抖出“克什米尔公主号”事件黑幕. 光明網(轉自《健康導報》). 2004年12月23日 [2009年7月1日] (簡體中文). 
  123. ^ 陳一能. 周恩来抱病出访 美蒋特务勾结苏联特工暗杀未遂. 網易(轉自中國新聞網). 2009-02-03 [2009-07-07] (簡體中文). 
  124. ^ The Bandung Conference of 1955. xinhua. 2005-04-19 [2009年07月14日] (英文).  "The Chinese Delegation has come here to seek unity and not to quarrel, to seek common ground and not to create divergences. There exists common ground among the Asian and African countries the basis of which is that the overwhelming Asian and African countries and their peoples have suffered and are still suffering from the calamities of colonialism. All the Asian and African countries gained their independence from colonialist rule whether these countries are led by the communist or nationalists. We should seek to understand each other and respect each other, sympathize with and support one another and the Five Principles of Peaceful Co-Existence may completely serve as a basis for us to establish relations of friendship and cooperation and good neighborliness."
  125. ^ 1955年:中央推进少数民族地区农业社会主义改造. 中國經濟網(轉自人民網). 2009年06月13日 [2009年07月07日] (簡體中文). 
  126. ^ 劉新生(原中國駐汶萊大使),周總理與萬隆會議
  127. ^ 127.0 127.1 127.2 許鍾. 周恩来与非洲领导人的深情. 金鷹文化(轉自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2009年03月19日 [2009年07月07日] (簡體中文). 
  128. ^ 呂春. 钱学森归国始末:周恩来巧妙利用外交手段. 中國新聞網(轉自中國政協報). 2009年05月07日 [2009年7月7日] (簡體中文). 
  129. ^ 司徒北辰. 周恩来在巴黎:住房不到10平米还是党团活动中心. 中國經濟報(轉自人民網). 2009年03月31日 [2009年07月07日] (簡體中文). 
  130. ^ 130.0 130.1 130.2 130.3 130.4 130.5 130.6 130.7 130.8 130.9 周恩来:伟人生命尽头的十个最后一次. 金融界(轉自中國網). 2009年01月12日 [2009年7月7日] (簡體中文). 
  131. ^ 閆麗. 周恩来最后一次出访苏联:抗议"推翻毛泽东领导". 中國新聞網(轉自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2009年01月06日 [2009年7月7日] (簡體中文). 
  132. ^ 《歲月艱難: 吳法憲回憶錄》,北星出版社,2006年,ISBN 962-86438-2-7
  133. ^ 楊成武《我知道的中央專案組"二辦"》,載《縱橫》2000年第1期
  134. ^ 《周恩來等九位同志在中國共產黨第九次全國代表大會全體大會上的發言》,四川人民出版社革命委員會翻印,1969年5月7日
  135. ^ 毛澤東逼出來的「九·一三林彪出逃事件」 王年一 《當代中國研究》2004年第2期
  136. ^ 《邱會作回憶錄》,邱會作,新世紀出版及傳媒有限公司,2011年
  137. ^ 《毛澤東與林彪反革命集團的鬥爭: 汪東興回憶錄》,當代中國出版社,1997年,ISBN 7800926060
  138. ^ 138.0 138.1 138.2 138.3 138.4 左左. 文革後期江青如何攻擊周恩來?. 金羊網(轉自深圳新聞網). 2009-07-13 [2009-07-13] (簡體中文). 
  139. ^ Wenqian Gao, etc.(2007),18頁。
  140. ^ 人民網 周恩來力保晚節:癌症手術前疾呼「我不是投降派!」
  141. ^ 141.0 141.1 141.2 The End of Deng Xiaoping: Enemy of the People. Revolutionary Worker Online. March 2, 1997 [2009-07-14] (英文). 
  142. ^ 張戎:《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
  143. ^ 《晚年周恩來》,高文謙
  144. ^ 光環背後的周恩來 P167
  145. ^ 張彤彤. 荒诞“破四旧”:文革时的愚昧和疯狂. 華夏經緯網. 2008-08-22 [2009-07-13] (簡體中文). 
  146. ^ 王革新. “文革”:灵隐寺何能免遭“破四旧”一劫. 鳳凰網(轉自《百年潮》雜誌). 2007年10月25日 [2009年07月14日] (簡體中文). 
  147. ^ 韻聞. 力挽狂澜周恩来闭馆救宝. 光明日報. 2005-11-03 [2009-07-14] (簡體中文). 
  148. ^ 張自智. 亲自签文件保护莫高窟 周恩来关心敦煌文保. 人民政協報. 2009年01月22日 [2009年06月30日] (簡體中文). 
  149. ^ 趙煒. “伍豪事件”的真相. 《西花廳歲月》中央文獻出版社. 2004/11/29 [2009年7月1日] (簡體中文). 
  150. ^ 1973年周恩來為何挨批,金伯雄,《炎黃春秋》,2012-2
  151. ^ 葉永烈. “四人帮”兴亡(组图). 網易(轉自 南海網-南國都市報). 2009-04-11 [2009-07-07] (簡體中文). 
  152. ^ 《中國共產黨執政四十年》,中共黨史資料出版社,1989年版,「這次會開得好,很好。」「就是有人講錯了兩句話。一個是講十一次路線鬥爭,不應該那麼講,實際上也不是。一個是講總理迫不及待。他(引者註:指周恩來)不是迫不及待,她自己(引者註:指江青)才是迫不及待。」
  153. ^ 153.0 153.1 153.2 153.3 李晟. 周恩来逸事:清粥小菜化外交干戈. 新浪網(轉自《重慶晨報》). 2008年03月04日 [2009年7月1日] (簡體中文). 
  154. ^ ELAINE SCIOLINO. Records Dispute Kissinger On His '71 Visit to China. NY times. February 28, 2002 [2009-7-14] (英文). 
  155. ^ Shane Maloney. Gough Whitlam & Zhou Enlai. The Monthly. 2006, 13 (June) (英文). 
  156. ^ 156.0 156.1 156.2 基辛格:跨文化交流的使者. 江蘇公眾科技網(轉自《人物》). 2009-7-13 [2009-7-13] (簡體中文). 
  157. ^ Richard M. Nixon. RN: The Memoir of Richard Nixon. New York: Grosset & Dunlap. 1978: 560 (英文). 
  158. ^ Wenqian Gao, etc.(2007),第17頁
  159. ^ 周恩來親屬和舊從對日本NHK「開金口」 - BBC中文網
  160. ^ 溫文儒雅的周恩來為何說髒話 - 青年周刊
  161. ^ 周秉德. 林彪外逃死无全尸 周恩来因何嚎啕大哭?. 騰訊網(轉自人民網). 2009年05月31日 [2009年6月28日] (簡體中文). 
  162. ^ 潘鈜. 强支病体从不露痛苦表情 周恩来的最后岁月(图). 中國經濟網(轉自人民網). 2009年02月24日 [2009年07月07日] (簡體中文). 
  163. ^ 163.0 163.1 潘鈜. 周总理的最后岁月:我体重还有61斤 务请主席放心. 中新網. 2009-02-23 [2009年7月1日] (簡體中文). 
  164. ^ 164.0 164.1 秦九鳳. 史海回眸:周恩来弥留之际全力举荐邓小平 急坏四人帮. 人民網(轉自中國網). 2007年11月13日 [2009年6月28日] (簡體中文). 
  165. ^ 曲琳. 历史悬案:张学良是否是中共党员?. 華夏經緯網(轉自中評社、摘自《風雲歷史中的潛伏者》). 2009-06-12 [2009年7月1日] (簡體中文). 
  166. ^ Spence, Jonathan D. The Search for Modern China, New York: W.W. Norton and Company, 1999. ISBN 0-393-97351-4. pp. 610
  167. ^ Teiwes, Frederick C. & Sun, Warren. "The First Tiananmen Incident Revisited: Elite Politics and Crisis Management at the End of the Maoist Era". Pacific Affairs. Vol. 77, No. 2, Summer, 2004. 211–235. 2014-2-12查閱.
  168. ^ 视频:邓小平在周恩来追悼会讲话. Ku6.com. 2009-11-11 [2010-4-1] (簡體中文). 
  169. ^ 169.0 169.1 劉天成. 1976年四五运动图集. 鳳凰網. 2008年10月09日 [2009年06月30日] (簡體中文). 
  170. ^ 陳小津. 周总理去世举国悲恸 毛泽东失声痛哭江青极不敬. 中國新聞網(轉自《羊城晚報》). 2009年06月02日 [2009年06月30日] (簡體中文). 
  171. ^ Greg Gibson. CLINTON IN CHINA; The Leaders' Remarks: Hopes for a Lasting Friendship, Even if Imperfect. NY times. June 28, 1998 [2009年07月15日] (英文). 
  172. ^ Late Premier Zhou remembered. XINHUA. 2006-01-09 [2009年07月15日] (英文). 
  173. ^ 羅穎. 大型史诗音乐会纪念周恩来诞辰110周年. 中國新聞網(轉自《濟南時報》). 2008年02月26日 [2009年07月1日] (簡體中文). 
  174. ^ 黃維. 纪念周恩来诞辰110周年 中国文联赴淮安慰问演出. 人民網. 2008年02月28日 [2009年07月1日] (簡體中文). 
  175. ^ Xiong Qu. China commemorates 110th birthday of late Premier Zhou Enlai. CCTV. 2008-03-01 [1009-07-15] (英文). 
  176. ^ Yan Liang. Chinese late Premier Zhou Enlai paid homage in Romania. xinhua. 2008-03-14 [2009年07月15日] (英文). 
  177. ^ 鍾燕. 周恩来未为人知的一段情缘. 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2008-04-15 [2009-07-12] (簡體中文). 
  178. ^ 周恩來的求婚信:願與鄧穎超共上斷頭台 來源:鳳凰網
  179. ^ 周恩來與鄧穎超的愛情 原載《三聯生活周刊》
  180. ^ 周恩来和邓颖超“情书”. 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2009年04月30日 [2009年6月28日] (簡體中文). 
  181. ^ 梅世雄 黃慶華. 顾玉平:草地,周恩来和邓颖超都经历了重病煎熬. 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2009年06月29日 [2009年6月30日] (簡體中文). 
  182. ^ 梁衡. 周恩来逝世33周年祭:无私赢得世人尊敬. 21cn(選自新快網-新快報). 2009-01-19 [2009年6月30日] (簡體中文). 
  183. ^ 千龍. 情书:要做革命伴侣——周恩来与邓颖超的爱情. 東北新聞網. 2006-01-11 [2009年6月28日] (簡體中文). 
  184. ^ 纪念周恩来诞辰110周年--爱情篇. 黃海晨刊. 2008-02-29 [2009年6月28日] (簡體中文). 
  185. ^ 浦奕安. 周恩来邓颖超爱情书简. 新華網(轉自人民網). 2009-07-12 [2009-07-13] (簡體中文). 
  186. ^ 186.0 186.1 梁昌軍. 周恩来新婚之夜第一次醉酒. 鳳凰網. 2008年03月06日 [2009年6月28日] (簡體中文). 
  187. ^ 187.0 187.1 周恩来仅有的几次醉酒. 鳳凰網,轉自《黨史博覽》. 2008年02月12日 [2009年6月28日] (簡體中文). 
  188. ^ Andrew Nathan, Chinese Democracy(New York: Knopf, 1985): 176.
  189. ^ 商亮. 周恩来总理妙语集萃十四则. 新華網(轉自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2008年01月08日 [2009年7月1日] (簡體中文). 
  190. ^ 李學軍. 尼克松女儿深情回忆毛主席. 黃河新聞網(轉載自新華網). 2006-12-25 [2009年6月28日] (簡體中文). 
  191. ^ 四毛. 周恩来:谁要揪陈毅 你们从我身上踏过去. 和訊讀書(轉自鳳凰網). 2009年01月08日 [2009年7月7日] (簡體中文). 
  192. ^ 《北郵東方紅》(北京:北京郵電學院革命委員會,紅代會北郵東方紅公社主辦),1968年3月29日,第76期第1-4版 1968年3月27日,周恩來在北京工人體育場的十萬人「徹底粉碎二月逆流新反撲,奪取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全面勝利誓師大會」上的講話
  193. ^ 關於叛徒、內奸、工賊劉少奇罪行的審查報告,周恩來,1968年10月
  194. ^ 弥天大谎:联合国为周恩来去世破例降半旗. 網易. 2007-06-18 (簡體中文). 
  195. ^ 方寸之中的怀念——邮票上的人民总理周恩来. 自貢日報. [2009-07-25] (簡體中文). 

書籍[編輯]

外部連結[編輯]

周恩來
簡化字 周恩来
正體字 周恩來


 中華人民共和國職務
新頭銜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總理
1954年9月27日-1976年1月8日
繼任:
華國鋒
中央人民政府政務院總理
1949年10月1日-1954年9月27日
繼任:
自己
國務院總理
前任:
毛澤東
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全國委員會主席
1954年12月25日-1976年1月8日
繼任:
鄧小平
(1978年)
 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職務
新頭銜 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部長
1949年10月1日-1958年2月11日
(1954年之前任中央人民政府外交部部長)
繼任:
陳毅

Template:Cold W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