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德復興式建築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維也納新哥德式教堂,感恩教堂Votivkirche

哥德復興式的建築風格始於1740年代的英格蘭。19世紀初,當時的主流是新古典式建築,但崇尚哥德式建築風格的人則試圖復興中世紀的建築形式。哥德復興運動對英國以至歐洲大陸,甚至澳洲美洲產生了重大影響。

哥德式的復興與中世紀精神英語medievalism的興起有關。在英語文學,哥德復興式建築和古典浪漫主義被視為促成了哥德小說流派。

復興[編輯]

哥德式建築被普遍認為是始於1140年的巴黎聖丹尼斯修道院,終結於16世紀初亨利七世威斯敏斯特教堂。不過,哥德式建築並沒有完全消失,仍殘留在當時正進行的大教堂建築項目,以及英國法國西班牙德國波蘭立陶宛聯邦等地的鄉郊地區教堂建築項目,如1646年在博洛尼亞巴洛克建築師卡羅·拉伊納爾迪為始建於1390年的Basilica of San Petronio興建的哥德式拱頂(完成於1658年)。同樣地,17世紀後期哥德式建築在市區如牛津劍橋保存下來,如克里斯多佛·雷恩爵士湯姆塔

18世紀中葉,隨著浪漫主義崛起,具影響力的鑑識家對中世紀重新探索,從欣賞的角度研究特定的中世紀藝術,例如教堂建築、皇家和名人墓碑、彩色玻璃和哥德式手稿;其他哥德式藝術卻仍被視為野蠻和粗糙,如掛毯和金屬製品。早期的哥德復興,除了純美學角度,亦滲入了民族主義,因為其復興使人聯想起民族的歷史人物事跡。

浪漫主義與民族主義[編輯]

Puławy的哥德樓,1800-09年

法國的新哥德式建築始於1780年代後期的「英國熱」。1816年,當法國學者亞歷山大·德·拉博爾德稱:「哥德式建築自有其美麗」時,新哥德式對法國讀者來說仍是新思想。1828年開始,塞弗爾產國營瓷器廠為Dreux路易-菲利普皇家小教堂生產印有琺瑯繪畫的平板玻璃,開始了法國新哥德式風格浪潮。

Saint Clotilde Basilica,完成於1857年,巴黎

1831年,維克多·雨果發表《鐘樓怪人》,哥德式的聖母院在這部深受歡迎的小說中佔據重要位置。雨果試圖以其著作喚醒人們關注尚存的哥德式建築,而不是要復辟哥德式建築。同年,法國的新君主成立古蹟總檢查長一職,1833年由梅里美出任,後於1837年成為歷史紀念碑委員會的秘書。該委員會在1840年指示維歐勒·勒·杜克檢驗韋澤萊的修道院。在此之後,維歐勒·勒·杜克開始復修法國的象徵性建築:巴黎聖母院、韋澤萊Carcassone羅克塔亞德城堡聖米歇爾山皮埃爾豐等。法國首個重要的新哥德式教堂,巴黎的Basilica of Sainte-Clothilde於1846年開始建造,其建築師是來自德國的François-Christian Gau(1790年至1853年)。

科隆大教堂,完成於哥德式復興時期(雖然始建於1248年)高157米,中殿高43米。

與此同時,在德國,要建成科隆大教堂的興趣重新燃起。1820年代的浪漫主義運動下,建築工作在1824年重新啟動,標誌著德國返回哥德式建築。[1]

19世紀初,在浪漫民族主義影響下,日爾曼人、法蘭西人和英格蘭人,都聲稱12世紀時期的哥德式建築是源自其母國。當時的英格蘭人稱哥德式為「早期英格蘭(Early English)」風格,隱含著哥德式建築是英格蘭人創造的意思;雨果於1832年出版的《鐘樓怪人》中寫道「啟發,假如可以的話,愛護民族建築如同國家。(Inspirons, s'il est possible, à la nation l'amour de l'architecture nationale.)」隱含著哥德式建築是法蘭西人的民族遺產;而在德國,1880年代完成的科隆大教堂,為當時世界上最高的建築,被視為哥德式建築巔峰之作。

皮然、拉斯金與哥德式[編輯]

1820年代後期,仍然是少年的奧古斯都·皮然已為兩名人設計哥德式奢侈品。他為皇家傢具製造商Morel and Seddon為喬治四世溫莎堡設計哥德式裝飾;他又從1828年起為皇家銀匠Rundell Bridge and Co.設計銀器,利用14世紀盎格魯-法式哥德風格。1821和1838年間,皮然和他的父親發表了一系列建築圖樣,至今仍被哥德式復興建築師奉為圭臬。

皮然最著名的建築是倫敦的威斯敏斯特宮,他於1836至1837年,以及1844年和1852年設計,古典風格派查爾斯·巴里一同設計。皮然設計外部裝修及內部,而巴里則設計建設的對稱佈局。

約翰·拉斯金在他兩部影響深遠的理論著作補充了皮然的思想: 1849年的建築的七盞明燈英語The Seven Lamps of Architecture和1853年的威尼斯之石英語The Stones of Venice (book)

約翰·拉斯金認為他在威尼斯找到他理想中的建築,並稱哥德式建築比其他建築優勝,又認為總督宮是「世界最重要的建築」。

教會建築[編輯]

在19世紀英格蘭,聖公宗正經歷以牛津運動形式出現的英國天主教Anglo-Catholic)和儀式主義的思想復興。當時,教會需要興建大量教堂,以應付日益增加的人口。大學中正形成教會學運動,支持者認為哥德式是唯一適合教區教堂的建築風格,尤其鍾情於英式哥德建築

維歐勒·勒·杜克和鐵造的哥德式建築[編輯]

聖徒禮拜堂,由維歐勒·勒·杜克於19世紀復修

法國維歐勒·勒·杜克是深具影響力的建築師,擅長復修建築。他認為通過復修,可將建築物提升到比初建成時更完整的境界。他將這理論應用到卡爾卡松城牆、巴黎聖母院聖徒禮拜堂Sainte Chapelle)的復修。在這方面,他與英國的拉斯金不同,因為維歐勒·勒·杜克會更換建築物的中世紀石工。他對哥德式採取理性態度,有別於哥德式復興的起源-浪漫主義

在整個職業生涯,他始終困惑於鐵和磚石是否應該結合應用在建築物中。哥德式建築復興初期,鐵已在哥德式建築物中使用。不過,拉斯金和其他復古哥德式支持者認為,鐵不應該用於哥德式建築。隨著結合玻璃和鐵建成的水晶宮牛津大學博物館庭院相繼建成,並成功以鐵表現哥德式風格,在19世紀中葉,否定鐵的思想開始消退。1863和1872年間,維歐勒·勒·杜克發表了一些結合鐵和磚石的大膽設計。雖然這些項目從來沒有落實,但影響了幾代設計師和建築師,特別是西班牙安東尼·高第、英格蘭Benjamin Bucknall等。

紐約中央公園

鐵的彈性和強度容許新哥德式的設計者,創造用石頭無法達成的新結構形式,例如en:Calvert Vaux紐約中央公園的鐵橋(1860年代)。Vaux採用了來自哥德式拱廊和窗花格的透雕細工,其風格預示了新藝術運動

1872年,哥德復興在英國相當成熟,建築教授Charles Locke Eastlake出版了《哥德復興式建築的歷史》。不過要到1928年,第一本藝術歷史學界的專著《哥德復興式建築論文》才由藝術歷史學家Kenneth Clark出版。

20世紀和之後[編輯]

20世紀初,科技發明如燈泡、電梯、鋼造結構的出現,使得用笨重的磚石建成的建築顯得過時。鋼造結構取代了扇形肋穹頂飛拱的非觀賞功能。的肋骨墓穴和飛行做到這點。一些建築師在鋼造結構中使用新哥德式的裝飾線條,例如卡斯·吉爾伯特的1913年伍爾沃斯大樓雷蒙德·胡德的1922年芝加哥論壇報大樓。但是,20世紀上半葉,新哥德式漸被現代主義所取代。

儘管如此,哥德復興式風格仍有影響力,只因為許多具此風格的大規模項目在20世紀下半葉仍在施工中,如吉爾斯·吉爾伯特·斯科特利物浦大教堂。在美國,James Gamble Rogers的重建耶魯大學校園項目,和Charles Donagh Maginnis波士頓大學早期建築,使學院哥德式建築仍流行於美國的大學校園。拉爾夫·亞當斯·克拉姆成為美國哥德式建築的主導力量,他最宏大的建築項目有聖約翰座堂,以及普林斯頓大學的學院哥德式建築。

1930年代後,新的哥德興復式建築落成量急劇下降,但仍未絕跡。例如,1950年代末至2005年建造的伯里聖埃德蒙茲大教堂[1] 。在2002年,Demetri Porphyrios被委託在普林斯頓大學設計一個新哥德式風格的學院宿舍,將被稱為惠特曼學院

註釋[編輯]

  1. ^ Michael J. Lewis, The Politics of the German Gothic Revival: August Reichensper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