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頁使用了標題或全文手工轉換

拜倫勛爵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已重新導向自 喬治·戈登·拜倫)
前往: 導覽搜尋
喬治·戈登·拜倫

拜倫像
出生 1788年1月22日(1788-01-22)
大不列顛王國倫敦
逝世 1824年4月19日(36歲)
鄂圖曼帝國埃托利亞·阿卡尼亞州邁索隆吉翁(位於今希臘
職業 詩人革命家
國籍  大不列顛王國
教育程度 大學
母校 劍橋大學
創作時期 1807年-1824年
體裁 詩歌
主題 愛情革命
文學運動 浪漫主義
代表作 恰爾德·哈羅爾德遊記
唐璜
子女 愛達·勒芙蕾絲奧格拉·拜倫
受影響於 約翰·彌爾頓
亞歷山大·蒲柏
埃德蒙·斯賓塞
施影響於 亞歷山大·謝爾蓋耶維奇·普希金
伊萬·謝爾蓋耶維奇·屠格涅夫
米哈伊爾·萊蒙托夫謝默斯·希尼
伊里亞·恰夫恰瓦澤埃比尼澤·艾略特
克努特·漢姆生約翰·克萊爾
夏洛蒂·勃朗特艾米莉·勃朗特
安妮·勃朗特古斯塔夫·福樓拜
海因里希·海涅詹姆斯·喬伊斯

喬治·戈登·拜倫,第六代拜倫男爵George Gordon Byron, 6th Baron Byron,1788年1月22日-1824年4月19日),出生於英格蘭倫敦,逝世於希臘,中文又譯「擺倫」,英國詩人、革命家,獨領風騷的浪漫主義文學泰斗。世襲男爵,人稱「拜倫勛爵」(Lord Byron)。[1][2]

生平[編輯]

1788年1月22日,拜倫出生於倫敦的一個衰落的貴族家庭,他的父親是沒落的貴族,在拜倫出生不久他父親就遺棄家庭不知所蹤,拜倫跟隨母親孤兒寡母在蘇格蘭過著節衣縮食的清貧生活。[3] 拜倫先天性的跛足,而他的母親性情乖戾、喜怒無常,這兩方面的原因使得他形成了孤僻和憂鬱的性格。[1] 10歲時,拜倫繼承了伯祖父的男爵爵位,於是和母親移居到諾丁漢郡的世襲領地生活。[4] 諾丁漢郡是當時英國的工業重郡,也是工人運動中心之一,他在這裡了解和熟悉了工人的苦難生活和被剝削和壓迫的命運,他對工人們的遭遇給予了深深地同情,立志武裝鬥爭,為勞苦大眾爭取社會權益。[1][2]

1805年,拜倫從中學畢業,進入劍橋大學主修文學歷史[1] 大學時期,他對啟蒙思想家的著作極其感興趣,狂熱研讀伏爾泰盧梭的作品,並且開始自己創作詩歌。[1] 1807年,拜倫出版了詩集《懶散的時刻》,這是他的處女作,拜倫通過詩集表達對現實生活的不滿和對貴族生活的厭倦和鄙視,很快詩集在社會上受到消極浪漫主義刊物的攻擊和奚落。[1] 1809年,面對接踵而至的攻擊和謾罵,拜倫寫出長詩《英國詩人和蘇格蘭評論家》回擊攻擊者,卻意外地揭開了積極浪漫主義對抗消極浪漫主義的序幕,長詩也使得拜倫在英國詩歌文壇中初露鋒芒。[1][2]

1809年,拜倫在劍橋大學畢業,因為貴族世襲制,使得他在上議院獲得了議員的資格。[1] 6月,拜倫開始出國遊玩,他先後到葡萄牙西班牙馬爾他島阿爾巴尼亞希臘土耳其等地方。[1] 1811年7月,拜倫回到了英國,拜倫的這次旅遊擴展了他的政治視野,也豐富了他的寫作素材,他親眼目睹了歐洲被壓迫民族為自己的自由和獨立而鬥爭的場面,也了解到英國在歐洲大陸明爭暗鬥不光彩的一面。[1][2]

1812年,拜倫發表了長詩《恰爾德·哈羅爾德遊記》第一、二章,詩歌立刻轟動文壇,給他帶來了巨大的聲譽。[1] 同時,英國國內的盧德運動也在洶湧蓬勃,2月,上議院通過了毀壞機器的工人必須判處死刑的法案,拜倫雖然在議會上為工人們的權益而辯護,但是無濟於事,憤怒的拜倫回到家中,發表了諷刺詩《反對破壞機器法案》。[1] 4月,拜倫在國會發表演說,支持愛爾蘭獨立,同時發表了《給一位哭泣的貴婦人》。[1] 1813年,拜倫陸續發表了《異教徒》、《阿比道斯的新娘》,1814年,拜倫發表了《溫莎的詩藝》、《海盜》、《萊拉》,1816年,拜倫發表了《柯林斯的圍攻》、《巴里西納》和《路德分子歌》,這些詩歌總稱為「《東方敘事詩》」,並且塑造了出文學史上「拜倫式的英雄」佳話;雖然詩歌為拜倫贏得了巨大的聲譽,但是由於他的思想和英國政壇的思想截然相反,他受到了政客和上流社會的攻擊和謾罵。[1] 1816年,上流社會以他和妻子離婚的事情炒作和攻擊,使得他被迫黯然離開故土。[1][2]

拜倫來到了比利時,親自去了滑鐵盧戰場,隨後去了瑞士,並且在日內瓦認識了珀西·比希·雪萊,兩人結下了深切的友誼,雪萊的詩歌精神影響了拜倫,這時期,他創作了《普羅米修斯》、《錫雍的囚徒》和《恰爾德·哈羅爾德遊記》第三章,同時由於歐洲各地的戰場和人民的苦難遭遇,拜倫灰心失望到了極點,他創作了悲觀主義詩歌《曼弗雷特》。[1][2]

1816年下半年,拜倫去了義大利,他投入到了燒炭黨人的運動中,並且成為地方組織的領袖。[1] 同時創作了《恰爾德·哈羅爾德遊記》第四章、《馬力諾·法里埃羅》、《該隱》、《審判的幻景》、《青銅世紀》和《唐璜》,這時期他的創作達到了輝煌。[1] 不久之後,燒炭黨人的革命活動失敗,1823年7月,拜倫離開義大利去了希臘,加入到了希臘反抗鄂圖曼奴役的武裝鬥爭,他擔任希臘一個軍隊的司令,每天忙著為希臘軍隊籌集物資,購買先進武器,調節內部糾紛,過度的勞累和奔波使得他的身體健康惡化,在一次行軍途中,拜倫遇到了暴風雨,經過風雨吹打的拜倫從此一病不起,1824年4月19日,拜倫因治療無效病逝於希臘軍隊的軍帳中。[1] 臨終時,拜倫的遺囑說道:「我的財產,我的精力都獻給了希臘的獨立戰爭,現在連生命也獻上吧!」希臘政府為拜倫舉行了隆重的國葬儀式。[1][2]

健康及外貌[編輯]

性傾向[編輯]

"我以奇怪的方式由善和惡混雜而成,要形容我會相當困難"[5]

學者們對拜倫的性傾向仍沒有共識,伯恩哈德·傑克遜(Bernhard Jackson)的結論是:「拜倫的性傾向一直是一個難題,更不要說所引起的爭議和話題,由於證據含糊不清、矛盾而且寥寥無幾,任何想要討論此議題的人都需要有一定程度的推測」[6][7],不過克朗普頓(Crompton)認為「在拜倫那個時代,除了拜倫同夥的一小群人之外,其他人不知道拜倫是雙性戀。」[8]

先天缺陷[編輯]

拜倫一出生右腳就有畸形,通常被稱為「馬蹄內翻足英語club foot」,有些現代的醫學家認為這是小兒麻痺症的結果,也有些學者認為是骨骼的發育不良英語Dysplasia[9] :pp. 3–4。不論原因為何,這都使得拜倫跛行,並帶來一軰子心理及身體的痛苦,尤其是幼年時痛苦且無效的「治療」更加重了跛行[10]

體格[編輯]

理察·韋斯托爾繪製的肖像畫,日期不明

拜倫成年時的身高為174公分,體重則在60公斤及89公斤之間振盪>。拜倫以其美貌聞名,曾為了髮型晚上戴著棉芯捲髮[11]。拜倫是拳擊手、騎師及傑出的游泳選手。他參加了前職業拳擊冠軍約翰「紳士」傑克遜在邦德街房間的付費拳擊課程,並記錄訓練會議的內容,在他的信和日記中稱傑克遜為「拳擊界的皇帝」[12]

拜倫和其他的作家(例如他的朋友霍布豪斯英語John Hobhouse, 1st Baron Broughton)仔細地描述拜倫的飲食習慣。拜倫在就讀劍橋時實行嚴格的節食以控制其體重,拜倫的運動量很大,而且穿許多衣服使自己出汗。日常生活中拜倫多半只吃素食,常常幾天只靠乾的餅乾及白葡萄酒維生。偶爾他會吃大量的肉和甜點。高爾特和其他人都描述拜倫喜歡暴力的運動,霍布豪斯認為那是他腳畸形的疼痛使得身體不易活動,因此也造成他的體重問題[11]

作品[編輯]

傳承及影響力[編輯]

拜倫是第一個有現代風格的名人,拜倫的英雄形象使大眾著迷[13],拜倫的妻子Annabella創造了一個字「Byromania」來形容拜倫造成的騒動[13]。拜倫的自我意識及個人行銷有點類似現在的搖滾巨星,例如他會在畫家幫他繪製畫像時要求畫像中的拜倫手上不要拿筆或是書,[13]不過當拜倫成名之後,他反而逃往英國[14]

評價[編輯]

中國文學家魯迅在《摩羅詩力說》中說道:「立意在反抗,指歸在動作,是一派詩人的宗主」文章第四節到第九節對拜倫的詩歌表示了高度的讚譽。[15]

相關條目[編輯]

參考文獻[編輯]

  1. ^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1.16 1.17 1.18 1.19 王石波、易漱泉. 《簡明外國文學教程》. 長沙: 湖南大學出版社. 1986年: 174頁到181頁 (中文(中國大陸)‎). 
  2. ^ 2.00 2.01 2.02 2.03 2.04 2.05 2.06 2.07 2.08 2.09 2.10 2.11 2.12 2.13 2.14 2.15 拜倫. 《拜倫詩選》. 外語教學與研究出版社. 2011年: 前言. ISBN 9787513513968 (中文(中國大陸)‎). 
  3. ^ The Gordons of Gight. Pbase.com. [2012-03-05]. 
  4. ^ Byron as a Boy; His Mother's Influence — His School Days and Mary Chaworth (PDF). The New York Times. 26 February 1898 [11 July 2008]. 
  5. ^ Marchand, Leslie, Byron: A Life, Alfred A. Knopf, 1957, p. 7.
  6. ^ Emily A. Bernhard Jackson, "Least Like Saints: The Vexed Issue of Byron's Sexuality, The Byron Journal, (2010) 38#1 pp. 29–37
  7. ^ Crompton, Byron and Greek Love: Homophobia in 19th Century England (1985)
  8. ^ Crompton, Louis. Byron, George Gordon, Lord. glbtq.com. 2007-01-08 [2011-10-16]. 
  9. ^ MacCarthy, Fiona. Byron: Life and Legend. John Murray Publishers Ltd. 7 November 2002: 33. ISBN 978-0-7195-5621-0. 
  10. ^ Gilmour, Ian (2003). The Making of the Poets: Byron and Shelley in Their Time. Carroll & Graf Publishers. p. 35.
  11. ^ 11.0 11.1 Baron, J.H. Illnesses and creativity: Byron's appetites, James Joyce's gut, and Melba's meals and mésalliances. British Journal of Medicine. 20 December 1997, 315 (7123): 1697–703 [15 July 2012]. PMC 2128026. PMID 9448545. 
  12. ^ David Snowdon, Writing the Prizefight: Pierce Egan's Boxiana World (Bern, 2013)
  13. ^ 13.0 13.1 13.2 Mark Bostridge. On the trail of the real Lord Byron. The Independent on Sunday. 3 November 2002 [22 July 2008]. 
  14. ^ Allen, Brooke. Bryon(sic): Revolutionary, libertine and friend. The Hudson Review. Summer 2003 [11 July 2008]. [失效連結]
  15. ^ 魯迅、林賢治. 《鲁迅选集:评论卷》. 長沙: 湖南文藝出版社. 2004年: 27頁到46頁. ISBN 7-5404-3317-5 (簡體中文). 
英格蘭貴族爵位
前任:
威廉·拜倫,第五代拜倫男爵
拜倫男爵
1798–1824
繼任:
喬治·拜倫,第七代拜倫男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