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共關係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中國國民黨黨旗
中國共產黨黨旗

國共關係是指中國國民黨中國共產黨之關係。雙方從1920年代起多次對抗與合作,自國共內戰後,深深影響中國政治兩岸關係,是中國近代史縮影。

第一次國共合作[編輯]

第一次國共合作發生於1920年代。當時中國正處於軍閥割據時期。

中國國民黨[編輯]

孫中山之中國國民黨,是中國國民革命運動主要代表,旨在建立由中國人獨立主政之民有,民治,民享之民主共和國。中國國民黨源自1894年組成之興中會中華民國成立後,北洋軍閥北京掌權。幾經改組,於1919年由中華革命黨改組成中國國民黨。在1917年及1921年,孫先後兩次於廣州建立軍政府,進行護法運動。但是中國國民黨在廣東依靠南方軍閥,而各軍閥派系對立,常與孫意見相左,屢次出現「叛變」,孫多次被迫出走。俄國十月革命成功後,孫希望汲取俄國革命成功經驗,亦希望得到俄國援助,建立中國國民黨軍事力量。

File:InternationaleChinese.jpg
國民革命軍北伐時印發的《國際歌》傳單。

中國共產黨[編輯]

1921年,中國共產黨成立,集中力量領導工人運動,掀起中國工人運動第一次高潮。從1922年1月至1923年2月,全國罷工達180多次,主要有香港海員大罷工京漢鐵路大罷工。香港海員大罷工取得勝利,但京漢鐵路大罷工卻遭到直系軍閥吳佩孚鎮壓,造成「二七慘案」。中國共產黨從中認識到,沒有強大同盟,不可能戰勝北洋軍閥。開始時,中國國民黨與新興之中國共產黨合作,後因與中國共產黨政見分歧,加上不願其他黨派擾亂當時混亂局面,所以採取排共政策。後來,中國共產黨提出建立「反帝反封建」,要與中國國民黨合作,組成「革命統一戰線」。1922年7月,中國共產黨在二大提出實行「黨外合作」(即所有合作均不涉及黨內事務),但共產國際駐華代表馬林卻倡議實行「黨內合作」(即中國共產黨員以個人身份加入中國國民黨),把中國國民黨改造為各革命階級聯盟。當時得到中國共產黨接受。

合作經過[編輯]

1921年12月,共產國際代表馬林得到孫中山同意,在張太雷陪同下前往孫之桂林大本營停留9天,與孫三次長談,廣泛接觸中國國民黨其他領導人。之後馬林提議中國共產黨應該與中國國民黨合作。

1922年9月,經張繼介紹,孫親自主盟,陳獨秀李大釗等先後正式加入中國國民黨。

1923年1月,孫中山與蘇聯代表越飛在上海會談後,發表聯合宣言或稱孫越宣言,開始聯俄容共。2月,派廖仲愷與蘇聯談判,8月又派蔣中正到蘇聯考察軍事。10月,聘請共產國際米哈伊爾·馬爾科維奇·鮑羅廷為顧問,負責改組國民黨,使之成為類似布爾什維克式政黨。

1923年6月,中國共產黨第三次全國代表大會確定全體中國共產黨黨員以個人名義加入中國國民黨,並與中國國民黨建立「革命統一戰線」的方針。1924年1月20日至1月30日,孫在廣州召開了中國國民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大會通過聯俄容共方針,選出中國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會,中國共產黨黨員李大釗、譚平山毛澤東林祖涵瞿秋白等10人當選為中國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或候補執行委員,約佔委員總數1/4。標誌著第一次國共合作正式建立。

會後,在中國國民黨中央黨部擔任重要職務之中國共產黨黨員有:組織部長譚平山,農民部長林祖涵,宣傳部代理部長毛澤東等。隨後,全國大部分地區以中國共產黨黨員和中國國民黨黨員為骨幹改組或建立各級中國國民黨黨部。

軍事部分在蘇聯援助下,1924年5月在廣州黃埔建立黃埔軍校。蔣中正任校長,廖仲愷任黨代表,周恩來任政治部副主任。黃埔軍校政治教育和軍事訓練並重,依照蘇聯紅軍樣式,注重培養愛國思想和革命精神。成立黃埔軍校,為國民革命軍奠定基礎,培養出林彪徐向前解放軍名將。

第一次國共分裂[編輯]

第一次國共合作,加速了中國統一。但合作逐漸出現動搖。[1]1925年3月12日,孫中山於北京逝世。孫中山去世後,國民黨派閥蜂起,蘇聯加速分化國民黨[2]。8月,中國國民黨內左派重要人物廖仲愷被暗殺,右派領袖胡漢民涉嫌主謀。1925年11月23日,謝持鄒魯等中國國民黨元老在北京西山碧雲寺召開「中國國民黨一屆四中全會」,宣布分共。

1926年1月,中國國民黨第二次全國代表大會召開,否認西山會議,謝、鄒等人被開除黨籍。3月,發生「中山艦事件」,國民革命軍第一軍中之中國共產黨人員遭到蔣介石清除。5月,蔣介石在中國國民黨二屆二中全會上提出「整理黨務案」,限制中國共產黨在中國國民黨內任職比例。7月北伐後,國民革命軍總司令蔣中正地位快速上昇。中國共產黨在中國國民黨內及軍隊政治部發展,中國國民黨內矛盾逐漸增加。

1926年10月,中共於湖南湖北發動農民運動。「打土豪,分田地,一切權力歸農會」。國民革命軍第二軍(軍長譚延闓)、國民革命軍第六軍(軍長程潛)、國民革命軍第八軍(軍長唐生智)都是湘軍,許多北伐官兵家屬受到衝擊,甚至屠殺,因此反共情緒高漲。

1927年3月國民黨二屆三中全會(3月10日至17日)後,其執監委暨候補委員八十名中,共產黨員約居三分之一,親共之左派亦居三分之一,中國國民黨中央黨部各部部長暨其秘書,中國共產黨員亦佔一半以上,至此國民政府已由蘇聯顧問與共產黨勢力全權把持。[3][4]鮑羅廷並在武漢成立了「中國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會暨國民政府委員會臨時聯席會議」,憑藉掌握中國共產黨與中國國民黨左派進而取得政治主導權,以所謂「提高黨權」、「反對軍事獨裁」、「打倒新軍閥」為理由,於1927年3月10日,中國國民黨二屆三中全會通過《統一黨的領導機關決議案》,通過了「統一革命勢力」、「統一黨的領導機關案」等反蔣方案,隨即在蔣中正北伐途中剝奪了蔣的主席職務,將其降為普通委員。[5]。蔣在南昌發表《告黃埔同學書》,表明不接受該決議。面對親蘇勢力倒蔣,蔣中正決計和共產黨斷絕關係,於是同剛剛回國的汪精衛商討發動清黨工作,驅逐蘇聯顧問,同共產黨決裂。汪精衛提出避免過激的解決辦法,建議蔣親自去武漢規勸說服共產黨,把國民政府和黨部遷到南京。3月24日,中國共產黨成功發起南京事件 (1927年)等一系列排外運動[來源請求],希望藉由屠殺洋人來打擊蔣北伐統一的企圖[來源請求]

1927年4月初,中國國民黨右派上海開會,會上提出「共產黨連結容納於國民黨之共產黨員,同有謀叛證據」。汪精衛回國後,以中間派出面領導武漢政府。4月6日,張作霖在得到公使團同意,派遣中國軍警突襲北京的蘇聯大使館遠東銀行中東鐵路辦公處,逮捕了躲藏在其中多時的58名中國人,包括中國共產黨主要創始人之一李大釗,還查獲並向外界公開共產國際發來大量指示、訓令、顛覆材料(與馮玉祥合作顛覆文件、紅槍會及煽動農民的紀錄、中國共產黨文件等,「蘇聯陰謀文證彙編」),證實蘇聯全面指揮顛覆中國政府運動。[6][7]。蘇聯與中國共產黨則強烈譴責中國國民黨粗暴侵犯蘇聯使館尊嚴,並稱此事件乃「帝國主義的挑撥,中國政府已淪為帝國主義者的工具」。4月12日,中國國民黨右派及蔣中正正式與中國共產黨決裂,先後在上海、廣西、廣州等地搜捕中國共產黨員與蘇聯要員,中國國民黨稱為「清黨」。4月18日,南京成立國民政府,汪兆銘則不同意清黨,南京與武漢一度分裂(寧漢分裂)。南京國民政府發令通輯中國共產黨要員約二百人。4月19日,蘇聯召回北京駐華代辦及大使館職員史達林在事後坦承以中國共產黨來分化國民黨為錯誤之舉[8]

7月15日,武漢方面在瞭解鮑羅廷與中國共產黨合謀奪取政權的計劃後,亦開始和平分共

8月1日,中國共產黨舉行南昌起義,打響武裝反抗中國國民黨的第一槍。[9]全面攤牌,進行武裝暴動。國共第一次合作至此破滅。中國共產黨幾天後敗逃,隨後數月先後在湖南廣東江蘇浙江等地推行暴動,均告失敗。

9月,毛澤東在湖南發動秋收暴動失敗,率殘部進入江西及湖南交界之井岡山建立根據地。當時國民革命軍北伐,隨後在1929年爆發蔣桂之戰及1930年爆發中原大戰,無暇顧及中國共產黨之發展。中國共產黨得以喘息及擴張,1930年在贛南,閩西及湘,鄂,豫,皖等邊區建立蘇維埃區,並於1931年11月,在江西瑞金建立中華蘇維埃共和國臨時中央政府。第一次國共合作完全破裂,兩黨進入圍剿與反圍剿階段。1934年10月,紅軍突圍,展開二萬五千里長征,一年後抵達陝西北部,剩下一萬多兵力。中國國民黨派張學良東北軍到陝西,繼續圍攻。

第二次國共合作[編輯]

蔣中正、赫爾利與毛澤東

在第一次國共分裂後,中國共產黨與中國中央政府進行全面攤牌,發動分離主義與顛覆中國政權運動,但蘇聯對中共指示應聯蔣抗日。國民政府採安內攘外方針,也遭到中國地方軍閥的反對。張學良發動西安事變挾持蔣中正,國民政府被迫放棄對內統一的政策,進行第二次國共合作。

中國國民黨[編輯]

中國國民黨在面對日本軍事步步逼進,在抗日情緒高漲的壓力下,蔣中正也對其攘外必先安內政策作出調整,願意和中國共產黨商討共同抗日。1935年11月,中國國民黨第五次全國代表大會後,蔣中正對進行中之中日外交談判採取了強硬態度;調整了對蘇聯之政策。與此相聯繫,蔣在1935年11月提出「打通與共產黨的關係」。在此情況下,從1936年初開始,國共兩黨間打破長期對立僵局,通過多種渠道,雙方派出代表,進行秘密接觸。中國國民黨要求「合作抗日」與中國共產黨溝通,互相了解,為兩黨正式談判開闢道路。1936年12月,發生西安事變,中國國民黨陝北「剿共」前線將領張學良、楊虎城劫持蔣中正,逼其下令放棄對中國共產黨分離主義的剿滅戰。蔣最終在宋美齡周恩來斡旋下獲得釋放。事變後中國共產黨樂觀認為:「目前只要三方面團結,真正的硬一下,使中央軍不敢猛進,有可能釋放張學良,完成西北半獨立之局面。」[10]將促使中國西北之半獨立。但遭蘇聯反對作罷,使國共兩黨間長達10年之內戰基本停止,使國民政府與中國共產黨進行第二次國共合作。

1937年2月9日至9月下旬,國共兩黨代表先後在西安、杭州廬山南京等地舉行6次談判。經過7個多月反覆商談,中國共產黨同意結束分離主義、暫緩階級鬥爭運動。9月6日,軍事委員會命令,將中國共產黨軍隊改編為國民革命軍第八路軍朱德任總指揮。[11]國民革命軍第八路軍下轄3個師,共計4.5萬人,在3個師之上設總指揮部,由彭德懷任副總指揮。國民政府通過「根絕赤禍案」,承認陝甘寧邊區政府,停止軍事剿共,為國民革命軍第八路軍撥發軍餉。

9月22日,國民政府發表中國共產黨共赴國難宣言,中共向政府提出四項諾言:(一)擁護三民主義;(二)取消赤化運動;(三)取消蘇維埃政府;(四)紅軍改編為國民革命軍受軍事委員會統轄。[11]中國國民黨中央通訊社公布《中共中央為公布國共合作宣言》。9月23日,蔣委員長發表談話,盼中國共產黨真誠一致,為禦侮救亡而努力。[11]蔣發表《對中國共產黨宣言的談話》,宣布承認中國共產黨合法。至此,第二次國共合作形式上完成。

中國共產黨[編輯]

美國總統特使喬治·卡特萊特·馬歇爾批准使用美軍艦船將中國共產黨軍隊東江縱隊廣東運往中國山東共產黨控制區。圖為東江縱隊抵達煙台碼頭

中國抗日戰爭期間,中國共產黨奉蘇聯明確指示與中國國民黨共組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形式合作。1935年,華北事變使中日民族矛盾上升為中國社會主要矛盾,引起國內和國際關係重大變化和各種政治力量重新組合。中國兩個政權--中華民國中華蘇維埃共和國政策相應地發生變化。6月10日,中國共產黨上海臨時中央發表宣言,號召中國共產黨各級組織必須與中國國民黨進行協作,共同抗日。8月1日,中國共產黨駐共產國際代表團,在莫斯科奉蘇聯指示以中國共產黨中央和中國蘇維埃政府名義,發表《為抗日救國告全體同胞書》(即「八一宣言」),號召全國團結起來,停止內戰,抗日救國,組織國防政府和抗日聯軍,並有力打擊閻錫山軍隊。接著,中國共產黨中央於12月下旬在陝西省安定縣瓦窯堡舉行政治局會議,批判了中國共產黨黨內錯誤,通過《關於目前政治形勢與黨的任務決議》,確定了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策略方針。毛澤東又作了《論反對日本帝國主義的策略》之報告,系統地闡明了抗日民族統一戰線之策略方針。次年8、9月份,中國共產黨中央根據形勢之進一步變化,又發出《致中國國民黨書》和《關於逼蔣抗日問題的指示》,明確提出挾民意以脅迫第二次國共合作,組成民族抗日統一戰線,並把「抗日反蔣」口號改為「逼蔣抗日」。

國共內戰[編輯]

抗日戰爭結束後,中國國民黨和中國共產黨為爭奪統治權,展開內戰。其間兩黨曾在美國斡旋下展開和談。

1945年8月,毛澤東在美國大使陪同下到重慶與中國國民黨展開會談。10月,雙方簽定雙十協定

1946年初,雙方舉行政治協商會議,通過了和平建國綱領等協議。但和平被劃破,雙方再次爆發武裝衝突。

1949年1月,三大戰役以國軍失敗結束。同月,蔣中正下野,國民政府由李宗仁任代總統,並派出以張治中為首之代表團於4月到北平和談。會談開始前,南京設想由國共組成聯合政府,軍事上劃江而治解放軍不渡過長江。中國共產黨會談時,公布一個四十三人戰犯名單,要求「國民黨政府予以逮捕」[12]。不僅民國總統副總統,連第三方面張君勱曾琦,和無黨派王雲五也上了榜成為「中國國民黨戰犯」。協議最後被國民政府拒絕。4月21日,解放軍渡過長江,於4月23日攻下南京。10月1日,中國共產黨正式在北京建立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同時改變法統。中華民國政府則從南京遷往廣州,12月8日從重慶遷往台北,離開中國大陸台灣海峽兩岸開始分治對抗。雙方軍事對立:中國共產黨意欲「解放台灣」,中國國民黨主張「反攻大陸」。

結束戰爭狀態[編輯]

197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實行改革開放政策,以「和平統一為主軸,但不放棄武力解決」取代過去「武力解放」,1982年提出中共方面解決兩岸分裂狀態主張的《臺灣問題白皮書》。

1987年,中華民國政府解除戒嚴,設立了允許台灣人民到中國大陸探親政策。許多老兵回到中國大陸家鄉探親。兩岸重新開放交流,結束長達數十年戰爭狀態。

九二香港會談[編輯]

兩國論與一邊一國[編輯]

國共關係現狀[編輯]

中華民國
中華人民共和國
  • 2005年3月28日下午,中國國民黨副主席江丙坤率團抵達廣州,正式揭開離開大陸60年的中國國民黨訪中國大陸行程的序幕。也正式宣告國共兩黨一泯恩仇、為推進台灣海峽兩岸關係步向和平而展開平等性對話的開始。儘管中國國民黨與中國共產黨兩方面都沒有對此作出官方性質的正式承認,但一部分人士亦已將其解讀為國共兩黨第三次合作的開端。
  • 2005年4月26日至5月3日,中國國民黨代表團在主席連戰的帶領下訪問大陸。參訪了南京、北京、西安上海。在北京和中國共產黨領導人會談。這是自1945年國共內戰爆發後,國民黨與共產黨之間第一次官方性質的會晤。而臺灣問題成了會晤重點。兩黨正式拋開內戰陰霾進行合作,連戰當時提到:聯共制台獨。也展開了中國國民黨與中國共產黨之兩黨多方面交流。
  • 2007年10月16日,中共中央總書記胡錦濤在中共十七大開幕式發表首次政治報告,呼籲中華民國政府執政黨在「一個中國」原則的基礎上,協商正式結束兩岸敵對狀態,達成和平協議,構建兩岸和平發展框架,開創兩岸關係和平發展新局面。
  • 2008年11月3日起,中華人民共和國海協會會長陳雲林來台,中國國民黨榮譽主席連戰、中國國民黨主席吳伯雄,還有親民黨主席宋楚瑜等,連續3天在不同地點設宴接待海協會會長陳雲林。
  • 2009年7月26日,馬英九再次當選中國國民黨主席後,胡錦濤於次日以中共中央總書記身份發去賀電,馬英九在收到後回電致謝,此舉雖屬禮節性質,但自此開創了兩岸當局最高領導人60年來直接聯繫的先例。

中國共產黨是中國大陸的執政黨,尚不可以到中華民國去成立分部,發展黨員,僅允許中共黨員以探親、學術交流、或參觀訪問的名義進入中華民國,而中國國民黨黨員可以隨意出入大陸,但被《中國國民黨黨章》及大陸當局的限制下不能在大陸地區發展黨員。當前執政中華民國的中國國民黨和中國大陸協商簽字、並於2008年7月4日開放海峽兩岸週末包機直航後,國共關係乃至於兩岸關係都有突破進展,但是現在兩岸關係仍有不少變數。

註:民國80年中華民國憲法》開始修憲。《中華民國憲法增修條文》中明確界定了中華民國人民區分為自由地區人民與大陸地區人民,而國民權利義務限縮成僅自由地區人民具有,凍結大陸地區人民的權利義務,故持大陸地區戶籍的中華民國國民目前不具中華民國的公民權。

參考文獻[編輯]

  1. ^ 轉型中國第64期:國共分裂. 騰訊歷史_新聞頻道_騰訊網. [2012-2-27]. 
  2. ^ 墨爾. 蔣介石的功過: 德使墨爾駐華回憶錄. 1994年.「史達林承認過去以共黨分子分化國民黨為錯誤之舉,唯有蔣介石才能牽制日本,須先嚴防日本侵犯中國而逼進蘇聯邊界。同時蘇聯消息報、真理報也公開支持蔣介石」
  3. ^ 郭廷以,中華民國史事日誌,第二冊
  4. ^ 李雲漢,從容共到清黨,下冊
  5. ^ 王漁:《林伯渠傳
  6. ^ 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所、東亞所出版.郭華倫.中共史論.1969年
  7. ^ 郭廷以,俄帝侵略中國簡史,1985年6月,文海出版社,第65頁
  8. ^ 墨爾. 蔣介石的功過: 德使墨爾駐華回憶錄.1994年.「史達林承認過去以共黨分子分化國民黨為錯誤之舉,唯有蔣介石才能牽制日本,須先嚴防日本侵犯中國而逼進蘇聯邊界。同時蘇聯消息報、真理報也公開支持蔣介石」
  9. ^ 辭海編輯委員會編,《辭海》(1989年版),上海辭書出版社,1989年9月,第4922頁,ISBN 7532600831
  10. ^ 轉引自〈洛甫、毛澤東致周恩來、博古電〉,1937年1月5日,《文獻和研究》,1986年第6期,第37頁
  11. ^ 11.0 11.1 11.2 馬全忠著,《中華民國百年紀事》,台北:聯經出版,2011年6月,第91頁,ISBN 978-957-08-3825-1
  12. ^ 〈南京國民黨政府將走向何方〉,《毛澤東選集》,第四卷,1965年

參見[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