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波的奧古斯丁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已重新導向自 圣奥古斯丁)
前往: 導覽搜尋
希波的聖奧古斯丁
Saint Augustine of Hippo

Philippe de Champaigne所繪的肖像,作於17世紀
主教、教會聖師、哲學家
出生 354年11月13日(354-11-13)
羅馬帝國北非塔加斯特城
(今阿爾及利亞蘇格艾赫拉斯
逝世 430年8月28日(75歲)
羅馬帝國努米底亞希波城
(今阿爾及利亞安納巴
敬奉 正教會
東方正統教會
東方亞述教會
羅馬公教會
聖公會
信義會
菲律賓獨立教會
朝聖地 義大利帕維亞金穹頂聖伯多祿聖殿
慶節 8月28日(西方基督教
6月15日(東方基督教
11月4日(東方亞述教會
象徵 孩童主教執事鴿子貝殼、刺穿的心、教堂中持書閱讀者
主保 神學家、印刷師、釀酒師、布里奇波特卡加延德奧羅
受影響於 保羅聖莫妮加聖安東尼聖盎博羅削柏拉圖西塞羅普羅提諾
施影響於 聖伯納德聖多瑪斯‧阿奎那聖文德馬丁‧路德約翰‧加爾文勒內‧笛卡爾康內留斯‧奧圖‧楊森尼古拉斯‧馬勒伯朗士索倫‧奧貝‧齊克果埃德蒙徳‧胡塞爾馬丁‧海德格漢娜‧鄂蘭卡爾‧施密特路德維希‧維根斯坦安東尼奧‧內格里讓-保羅‧沙特教宗本篤十六世約翰‧派博羅伯特‧查爾斯‧史普爾
主要作品 懺悔錄
天主之城
《基督教教義》
希波的奧古斯丁

奧勒留·奧古斯提奴斯拉丁語Aurelius Augustinus,354年11月13日-430年8月28日),羅馬帝國末期北非柏柏爾人,早期西方基督教神學家哲學家,曾任北非城市希波Hippo Regius,今阿爾及利亞安納巴)的主教,故被稱為希波的奧古斯丁拉丁語Augustinus Hipponensis英語Augustine of Hippo,其姓又譯奧斯定奧思定思定)。

他出生於羅馬帝國北非阿非利加行省塔加斯特城,在羅馬受教育,在米蘭接受洗禮。他的著作《懺悔錄》(Confessiones)被稱為西方歷史上「第一部」自傳,至今仍被傳誦。奧斯定會是跟隨其所制的生活方式的修會

他被羅馬公教會封為聖人教會聖師,稱為聖奧古斯丁英語Saint AugustineSaint Austin)。他也被東方正教會等奉為聖人,並稱為蒙福的奧古斯丁,但其部分神學理論不被東方基督教認同,而被視為是若干異端理論的重要源頭。

生平[編輯]

公元354年,奧古斯丁生於北非塔加斯特城Thagaste)(現在位於阿爾及利亞境內的蘇格艾赫拉斯Souk Ahras))之柏柏爾人家庭。他是家中的長子,父親名叫伯特撒烏斯·赫糾拉斯(Patricius Herculus)不是基督徒,是羅馬的稅吏,是個懶惰、不積極的人,而且貪戀世俗,到臨終前才皈依基督教。[1]母親聖莫妮加Monica)是虔誠的基督徒,比丈夫小25歲。[2]

奧古斯丁並非一出生就接受洗禮成為基督徒。13歲進入馬達烏拉(Madaura)學習雄辯術[3]17歲前赴迦太基學習修辭學。同年父親過世。17歲,與一鄉下女子同居。18歲生有一子阿德奧達徒(Adeodatus)。少年時的奧古斯丁才華洋溢,放蕩不羈。

19歲那年,奧古斯丁受西塞羅的《Hortensius》影響,引發他追求智慧和真理的心,旋即接受摩尼教善惡二元論的信仰。他早年信仰摩尼教。奧古斯丁20歲完成羅馬帝國年規定的三級制教育學業,22歲在迦太基教授雄辯術,26歲寫了第一本論文「美與均衡」,29歲與摩尼教祭司作神學思辨,發現這祭司只有口才,沒有學問,無法解答他的問題。後來受新柏拉圖主義鼻祖普羅提諾Plotinus)之影響而放棄摩尼教。[4]

30歲那年,跟米蘭主教安波羅修(Ambrose)學習天主教信仰與神學,並與同居十多年的情人分手,跟小他18歲的少女訂婚。在研究了各種宗教與哲學後有心信奉基督教。到了32歲,生命有了悔悟。33歲受洗禮。在《懺悔錄》中,他描述他如何在內心掙扎到極點時,突然受到上帝的引導,克服了心中的猶豫而下定決心加入基督教,當時是公元382年。在奧古斯丁的生命中有兩位重要的人物,深深地影響他的生命。一位是為他流淚禱告達31年之久的母親莫妮卡,另一位是米蘭的主教安波羅修。他們將奧古斯丁引到基督的施恩座前,使他經歷到徹底的悔改。某一天,奧古斯丁在米蘭寓所的花園中散步,聖靈催逼他回頭。他的心靈呼喊著:「要等到何時呢?何不就在此刻,結束我污穢的過去?」這時他恰巧聽到鄰家兒童的讀書聲:「拿起來讀,拿起來讀。」於是他拿起身邊的新約,讀到羅馬書中的話:「不可荒宴醉酒,不可好色邪蕩,不可爭競忌妒;總要披戴主耶穌基督。」自此以後他便歸向基督,並於次年受洗。

34歲回到非洲過修道生活。42歲任北非希坡(Hippo)主教。76歲離世。[5]因對基督教有重要建樹,故被天主教會封為聖者,稱聖奧古斯丁(Sanctus Aurelius Augustinus)。《聖經·舊約全書》的線性歷史觀對其影響頗大。他的神學成為後來基督教教義的基礎,影響整個東西方教會,尤其對西方教會最深。[6]

奧古斯丁任希波主教期間參與四場主要爭辯,分別是對摩尼教的善惡二元論,隨即展開護教;對多納徒派聖禮觀,發展出因功生效的觀念;對伯拉糾的罪與救贖觀,發展出自由意志原罪救恩預定神的主權及不可抗拒的恩典等論說;對異教的指控,寫下《上帝之城》的巨著。奧古斯丁生平著作多達113冊。其中以《懺悔錄》、《上帝之城》、《論三位一體》、《駁多納徒派》及《駁伯拉糾派》對基督教神學有極大的貢獻。

奧古斯丁的母親莫妮加[編輯]

從奧古斯丁的《懺悔錄》中,可以看到其母親對他的影響,從書中可以看出他與母親的關係。書中奧古斯丁說他自己的個性中,有很多他母親的影子,而且說話的方式也像她。她出生在一個基督教的家庭,受傳統非洲基督教的教導和訓練,過著純樸的生活,緊守安息日。她深深相信,良好的教育能使她兒子成為一個更好的基督徒。[7]

在奧古斯丁的回憶中,他早期的生活與他母親息息相關,他說:「她喜歡我與她在一起,就像其他母親,但她比其他母親更加的渴望。」奧古斯丁說不論他哪一個小孩離開時,她都好像要承受一次分娩之痛。28歲那一年,要坐船到羅馬時,他不敢面對他身後的母親。他寫道:「說到她對我的愛,我無話可說。我也能感受到,她再次承受分娩之痛,而且比她肉體生我時更痛苦。....」[8]

哲學與思想[編輯]

奧古斯丁

聖奧古斯丁的主要貢獻是關於基督教哲學論證。他借用了新柏拉圖主義的思想,以便服務於神學教義。為人認識上帝的權威的絕對奠定了基礎。

三一論[編輯]

上帝(即)創造了一切。在上帝創造一切以前,一切都不存在。包括時間,而對上帝來說,他是獨立於時間以外的絕對存在。無論是過去、現在、將來,對上帝來說都是現在。

奧古斯丁把靈魂分為記憶、理智和意志三種官能。同時認為這三者是統一的。也就是靈魂是統一的。 奧古斯丁在第三本書《三位一體論》中強調一神真理,認為神是三位一體,父、子、聖靈雖有別,但共有一體,本質上是一。奧氏以神的本性作為討論三一神的基礎。奧古斯丁的正統三一論是以聖經為本,發展出神是絕對存有,單一不可分的觀念。奧氏喜歡用本體essence)多過本質substance),因為本質暗示一個有屬性的東西,而對奧氏而言,神與其屬性相同。神不變的屬性或本體是三而一。因此他非常堅持三一聯合的關係。如此強調神本性合一會有幾個後果,聖父、聖子、聖靈並非分開的個體。祂們的本質相同,位格相依而不離散。神的所有本性應用單數表示,因本性是獨一的。三一神有單一的意志因本性相同,行動一致而不可分,因位格相依

奧氏在討論三一神身分時強調三一神身分確實有別。聖子雖是被生、成肉身、受難、復活,但父神仍一起參與,不同之處是只有子被彰顯出來。祂們的行事顯出他們的身分。後來西方神學家稱此為「各司其職」。 奧氏在討論三一神位格時強調:三一神的位格在神格裡關係密切。祂們本體相同,但因子從父生,所以子稱為子,父稱為父;聖靈又從父子而出,是父子的共同恩賜及溝通,因此有稱謂的區別。奧氏解釋三一神的合一建立在其彼此真實存活的關係。

奧氏教導說:聖父、聖子、聖靈是完全處於平等地位。在三位一體中沒有先後及高低的分別。聖子也完全是上帝,祂不同的特性是永遠為聖父所生。[9]

奧氏在討論聖靈的位格時,肯定聖靈也完全是上帝,祂的特性是從父子而出,是父子的「互愛」,是結合祂們的同質繫帶。因此他稱聖靈為父子兩位的靈。但不同的是,子由父而生,聖靈由父而出。父促成聖靈的發出是因為生了子,並且使子成為聖靈發出的源頭。因此著名的聖靈從子而出拉丁文filioque的教義廣被西方教會接受,卻被東方教會拒絕。其原因不完全是思想不同,乃是教權及尊重的問題。

奧氏從他的人格形上學發展出三個階段的人類比三一的組合:1.〈心靈,心靈對自己的知識, 心靈對自己的愛〉 2. 〈心靈已存的的知識記憶,心靈對自己的悟性瞭解,自知所產生的意志行動〉3.〈 心靈記憶,認識,愛神本身〉。這三組類比都是從一〈一個生命、一個心靈及一個本質〉出發的三個真實因素,且彼此相連。奧氏自己最滿意的則是第三組類比。[10]

奧氏以人的靈魂結構來類比神的三一;目的不在證明神是三一,乃在幫助人瞭解神絕對的一又真正的三。他的論據在於我們人是按著神的形像及樣式造的,經文中的神以複數我們來稱呼自己;奧氏直言此複數型即三位的意思。因此,奧氏認為從人身上可以看到類似神三一之處。他從人的外在感官來類比三一,即人認知的過程是由三成分緊密結合而成:〈外在目標,理智對目標的感受,意志或以理智的行動〉。到人的「內在心理」來類比三一,即〈記憶的印象,內心回應印象,意志或定力〉。奧氏也曾以愛的觀念來解釋三一,即「愛者本體」「愛的對象」及連結這兩者中的

奧氏論證說,靈魂,即上帝意志在人身上的體現,是高貴的。但身體(感官的貪婪)卻是邪惡的和受詛咒的。這種詛咒是為了懲罰亞當屈從誘惑的原罪。所以為了把靈魂從詛咒中解放,就只有抵抗邪惡的誘惑。因此,要有美德就要控制身體。但上帝任意的把世界分為道德的存在和不道德的存在。也就是說,上帝任意決定了有的人能抵受誘惑,而有的人卻不行。這就意味著,除非一個人能用靈魂(記憶、理智、意志)控制自己的身體(感官上的貪婪),否則他就會受到上帝的詛咒。但那些不能控制身體(感官上的貪婪)的人,卻是上帝已經預先決定了的。這種激烈的原罪說,成為後世歐洲某些激烈教派的參照。奧古斯丁同樣提出,靈魂雖然無時不支配著身體,但有時會意識不到身體的行為。也就是提出有無意識的行為。

罪論[編輯]

奧古斯丁的罪觀及恩典觀,有受到早年宗教經驗及反伯拉糾(Pelagius)思想影響。但主要的概念仍來自他對羅馬書的研究。他認為即使人未曾墮落,人未來的命運仍得完全依靠神。

奧氏反對摩尼教在罪方面的解釋,而強調罪的自發性。他相信人的罪行使人遠離神,而導致惡。人因著犯罪就不能再行神所愛的真善,也不能瞭解他生命的意義。奧古斯丁認為惡是一種缺乏善的表現,不是惡加諸於人。他發現罪主要的根源是用「對自己的愛」取代了「對神的愛」。

人類的失敗大致是過分的慾念、無節制的尋樂及不聖潔的心思意念這幾類型。奧氏認為人類的被造原是不朽的,若是堅定在聖潔中,就能從不能犯罪不能死的狀態中進到不可能犯罪不可能死的境況中;但是若犯罪了,就進入了不可能不犯罪不可能不死的境況中。

奧氏認為,亞當起初的受造是絕對的完美,不論在靈魂體各方面。亞當原處於良善、稱義、光照、至福的境界。他只要繼續食用生命樹的果子就能得到永生。他擁有不犯罪的自由及能力。神使他的意志傾向德行,肉慾聽從其意志,意志順服神。亞當被神的恩典所包圍,還擁有特別的保守恩賜,也就是保守其意志的正確性。

奧氏認為,亞當最後的墮落是自取的。而唯一可能造成亞當失誤的原因是「受造性」,因為這表示他的本性有可能改變而轉離良善;他是有可能作出錯誤的選擇。而造成這當中潛在的因素可能是「驕傲」,就是他想脫離他本來的主人-神。亞當的自作主張可能來自於他妄想自己取代神。

奧古斯丁對原罪的根據除了創世記外,還有詩篇51篇、約伯記、弗2:3;他最喜歡用的則是羅5:12及約3:3-5。

亞當因與後裔在機體上聯合,所以他墮落的本性就傳遞給他的後裔。全人類都是由亞當一人所生下來,因此也都承接墮落的本性。奧氏認為人類的人性不是個別被造,只有機體(肉身)方面是被造的。我們都從亞當承接人性,而人性的傳遞是藉由(奧氏認為其中也有不好的慾念),因此世人都從罪中所生,這也就是奧古斯丁所謂原罪的由來。奧氏也從這觀點,發展出他嬰兒洗禮的教義,只有藉著洗禮,才能除去人的原罪;但無法除掉「原罪性」。人就是因著「原罪性」,所以無法行完全的善。罪人若要行神眼中看為正的事,必須從愛神的動機出發才有可能達成。[11]

救恩論[編輯]

奧古斯丁相信只有神能恢復罪人自由意志的自由,就是更新及重生;而這正是神恩惠的工作。[12]惟有人的意志得到釋放,人才會渴望與神結合。[13]

所謂神「不可抗拒的恩惠」(irresistible),並非是勉強人的意志去行善(包含不犯罪);乃是改變人的意志,甘願選擇善,並且去行善。在奧氏的認知中,神確實會操縱人的自由意志。當人願意將生命主權放在神的手中,甘願被神操縱時,人自由選擇的意志就轉變為道德和聖潔。因此,神的恩惠成為人裡面眾善的根源。這「不可抗拒的恩惠」又稱為「至終堅忍的恩賜」(perseverance),奧氏強調這恩賜只給神所揀選的人。從這也發展出奧氏的「預定論」。[14]奧古斯丁常以「羅9:21」來論證他的「揀選論」及「預定論」。[15]

奧古斯丁定義「重生」(內心性情完全恢復)必須完全靠賴神的恩典(聖靈的運行)。

奧氏把神恩的工作,區分為幾個階段:『預先的恩典』、『運行的恩典』和『合作的恩典』。

『預先的恩典』是指聖靈用律法使人產生罪惡的意識(罪惡感)。『運行的恩典』是指聖靈以福音使人相信基督,並完成贖罪與和好的工作。『合作的恩典』是指聖靈使人願意與神合作,一起完成終生成聖的工作。神恩典的工作,是使人完全恢復神的形象,並在屬靈上成為聖徒。[16]

奧古斯丁斷言,人的得救是由於恩典和信心。而信心也是神恩典的工作;人是否願意接受相信,完全在乎神全能的旨意。意思是說:有些人被神有效揀選蒙恩,另有些人則被神放棄。[17]

教會與聖禮觀[編輯]

奧古斯丁在五世紀左右,曾與多納徒派爭執:教會是否能接納曾「以經換命」的背道者?而主教的品格是否影響聖禮的功效?。

對於第一個問題,奧古斯丁的觀點是,教會需要有合一、聖潔、普世性與使徒性。按照馬太福音十三章耶穌的教導,他認為,教會是「麥子和稗子的混合團體」。看得見的這些敗壞之子是在教會的建築物中,但他們卻不是神的家;真正神的家,是那看不見,在創世以前就預定得救的聖徒所組成。依此看來,他認為多納徒派觀點的教會過於理想,不存在世界上。

此外,奧古斯丁認為教會之所以是基督的身體,並非沒有瑕疵,而是因聖靈合一的愛充滿在教會當中;而他認為聖靈只住在普世(大公)、使徒建立的教會中。『任何人不在(大公)教會之內,就不能領受聖靈。』儘管奧古斯丁並不是很強調主教的權力,但他卻主張基督徒的信仰與順服大公教會的權柄與關係有關。

在教會的合一與大公的論述上,奧古斯丁有明顯的矛盾,這樣的矛盾也讓抗議宗(Protestants)的教會觀傾向於合一的聖徒相通;天主教則以大公教會的權柄,倡導主教體制。

關於聖禮,奧古斯丁的看法是,聖禮的功效在於設立聖禮的那一位,而非執行聖禮的人是否聖潔;因此,教牧人員的不潔,並不影響聖禮的功效。因此,曾「以經換命」的主教,不需要重新受洗,而這些主教所執行的聖禮仍然有效。但若這些主教仍堅持停留在『褻瀆神的分離』中,雖所執行的聖禮仍有功效,但這些主教並不能得救。[18]。 然而這樣對聖禮的觀點,換句話說,「聖禮的權威與效用在於職位與禮儀本身,而與誰負責執行此職位與禮儀無關」,因此有人認為奧古斯丁的聖禮觀,在基督教成為羅馬國教後,在政教合一的體制下,顯得是符合需求-或許這正是奧氏思想在中世紀備受尊崇的原因之一。[19]

奧古斯丁與新柏拉圖主義[編輯]

奧古斯丁在歸信基督之前可能就已經閱讀了新柏拉圖主義的大師——普羅提諾(Plotinus)的著作,這些著作是由Victorinus翻成拉丁文的。新柏拉圖主義認為惡為善的虧缺而非某種正面的實有。這一點有助於奧古斯丁脫離摩尼教的善惡二元論,進而使他能看出基督教對於善惡來源的教義是合理的。因此新柏拉圖主義對他的歸信基督是有幫助的。後來他聽說Victorinus這位新柏拉圖主義的學者也歸信基督了,當他得到這個消息,便欲效法。

奧古斯丁的思想在許多方面是有著很明顯的新柏拉圖主義的色彩。他看重永恆而形上的事物,輕視感官可及的事物;看重理論性的冥思,輕視實用的知識為此生的必須和無奈;堅持要藉著從感官的奴役得解放以達於靈魂的淨化。

主要著作[編輯]

  • 論自由意志》(391~395)
  • 懺悔錄》(394~400)這是一本以禱告自傳手法所寫的悔改故事,當中描寫早期奧古斯丁歸信時的內心掙扎及轉變經歷。
  • 三位一體論》(399~412)主要是介紹心理學模式的三位一體論,把神的統一與人的統一作對比,以及神的三位格與人的三方面作比較。[20]
  • 上帝之城》(412~427)主要論述神聖的照管及人類的歷史。提醒神的國度是屬靈及永垂不朽的,而並非是這世界任一國家能取代的。

已翻譯成中文的著作[編輯]

參見[編輯]

參考文獻[編輯]

引用[編輯]

  1. ^ 華爾克,《基督教會史(十版)》,謝受靈、趙毅之譯(香港:基督教文藝出版社,2005),281
  2. ^ 奧古斯丁,《愛的頌歌-奧古斯丁懺悔錄》,林牧野、湯新楣譯(香港:海天書樓,2004),13-20。
  3. ^ 《懺悔錄》,徐玉芹譯,(台北:志文,2000),頁1誤植為烏拉市
  4. ^ 沈介山,《今日教會的淵源》,(台北:橄欖基金會,1984),333。
  5. ^ 奧古斯丁,《懺悔錄 (聖奧古斯丁)|奧古斯丁懺悔錄》,徐玉芹譯(台北:志文出版社,1985),1-3。
  6. ^ 比爾‧奧斯丁(Bill R. Austin),《基督教發展史》,馬傑偉、許建人譯(香港:種籽出版社,1991),107-112。
  7. ^ Peter Brown, Augustine of Hippo (London: Faber and Faber, 1967), 28-29
  8. ^ Peter Brown, 30
  9. ^ 布恆瑞(Harry R. Boer),《初早期基督教會簡史》,郭鳳卓譯(台北:真道之聲出版社,1985),239。
  10. ^ 凱利(J.N.D. Kelly),《早期基督教教義》,康來昌譯(台北:中華福音神學院,1980),184-9。
  11. ^ 伯克富(Louis Berkhof),《基督教教義史》,趙中輝譯(台北:基督教改革宗翻譯社,1984),105-6。
  12. ^ 麥葛福(Alister E. McGrath),《基督教神學原典菁華》,楊長慧譯(台北:校園書房出版社,1998),281。
  13. ^ 同上,284。
  14. ^ 同上,283。
  15. ^ 同上,279。
  16. ^ 伯克富(Louis Berkhof),《基督教教義史》,趙中輝譯(台北:基督教改革宗翻譯社,1984),107。
  17. ^ 谷勒本(Lars P. Qualben),《教會歷史》,李少蘭譯(香港:道聲出版社,2000),161。
  18. ^ 克勞治(E. H. Klotsche),《基督教教義史》,胡加恩譯(台北:華神出版社,2002),146-149。
  19. ^ 梁家麟,《基督教教會史略--改變教會的十人十事》,(香港:更新資源,1999),121。
  20. ^ 奧爾森(Roger E. Olson),《神學的故事》,吳瑞誠、徐成德譯(台北:校園出版社,2002),325。

書籍[編輯]

  • Copleston, Frederick. A History of Philosophy, 2:40-86.
  • 比爾·奧斯丁(Bill R. Austin)。《基督教發展史》。香港:種籽出版社,1991。
  • 布恆瑞(Harry R. Boer)。《初早期基督教會簡史》。台北:真道之聲出版社,1985。
  • 伯克富(Louis Berkhof)。《基督教教義史》。台北:基督教改革宗翻譯社,1984。
  • 沈介山。《今日教會的淵源》。台北:橄欖基金會,1984。
  • 谷勒本(Lars P. Qualben)。《教會歷史》。香港:道聲出版社,2000。
  • 麥葛福(Alister E. McGrath)。《基督教神學原典菁華》。台北:校園書房出版社,1998。
  • 凱利(J.N.D. Kelly)。《早期基督教教義》。台北:中華福音神學院,1980。
  • 奧古斯丁。《奧古斯丁懺悔錄》。台北:志文出版社,1985。
  • 奧古斯丁。《愛的頌歌-奧古斯丁懺悔錄》。香港:海天書樓,2004。
  • 奧爾森(Roger E. Olson)。《神學的故事》。台北:校園出版社,2002。
  • 克勞治(E. H. Klotsche)。《基督教教義史》。台北:華神出版社,2002。
  • 麥格夫(Alister E. McGrath)。《歷史神學》。香港:天道書樓,2002。
  • 梁家麟。《基督教會史略-改變教會的十人十事》。香港:更新資源,1999。

擴展閱讀[編輯]

  • Ancient Christian Writers: The Works of the Fathers in Translation. New York: Newman Press. 1978. 
  • Augustine, Saint. In Vernon Joseph Bourke. The Essential Augustine 2nd. Indianapolis: Hackett. 1974. 
  • Ayres, Lewis. Augustine and the Trinity.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10. ISBN 978-0-521-83886-3. 
  • Bourke, Vernon Joseph. Augustine's Quest of Wisdom. Milwaukee: Bruce. 1945. 
  • Bourke, Vernon Joseph. Wisdom From St. Augustine. Houston: Center for Thomistic Studies. 1984. 
  • Brachtendorf J. Cicero and Augustine on the Passions. Revue des Études Augustiniennes: 289–308. Template:Hdl. 
  • Brown, Peter. Augustine of Hippo. Berkeley: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1967. ISBN 0-520-00186-9. 
  • Burke, Cormac. St. Augustine and Conjugal Sexuality. Communio. 1990, IV (17): 545–565. 
  • Burnaby, John. Amor Dei: A Study of the Religion of St. Augustine. The Canterbury Press Norwich. 1938. ISBN 1-85311-022-1. 
  • Clark, Mary T.. Augustine. Geoffrey Chapman. 1994. ISBN 978-0-225-66681-6. 
  • Deane, Herbert A. The Political and Social Ideas of St. Augustine. New York: Columbia University Press. 1963. 
  • de Paulo, Craig J. N. Augustinian Just War Theory and the Wars in Afghanistan and Iraq: Confessions, Contentions and the Lust for Power. Peter Lang. 2011. ISBN 978-1-4331-1232-4. 
  • Doull, James A.. Augustinian Trinitarianism and Existential Theology. Dionysius. 1979, III: 111–159. 
  • Doull, James A.. What is Augustinian "Sapientia"?. Dionysius. 1988, XII: 61–67. 
  • Fitzgerald, Allan D., O.S.A., General Editor. Augustine through the Ages: An Encyclopedia. Grand Rapids: William B. Eerdmans Publishing Co. 1999. ISBN 0-8028-3843-X. 
  • Gilson, Etienne. The Christian Philosophy of St. Augustine. L. E. M. Lynch, trans. New York: Random House. 1960. 
  • Green, Bradley G. Colin Gunton and the Failure of Augustine: The Theology of Colin Gunton in the Light of Augustine, James Clarke and Co. (2012), ISBN 9780227680056
  • Hollingworth, Miles. Saint Augustine of Hippo: an Intellectual Biography. Bloomsbury. 2009.  * Received a Jerwood Award.
  • Lawless, George P. Augustine of Hippo and His Monastic Rule. Oxford: Clarendon Press. 1987. 
  • LeMoine, Fannie; Kleinhenz, Christopher (編). Saint Augustine the Bishop: A Book of Essays. Garland Medieval Casebooks 9. New York: Garland. 1994. 
  • Lubin, Augustino. Orbis Augustinianus sive conventuum ordinis eremitarum Sancti Augustini – chorographica et topographica descriptio. Paris. 1659. 
  • Mackey, Louis. Faith Order Understanding: Natural Theology in the Augustinian Tradition. Totonto: PIMS. 2011. ISBN 978-0-88844-421-9. 
  • Markus, R. A. (編). Augustine: A Collection of Critical Essays. Garden City, NY: Anchor. 1972. 
  • Matthews, Gareth B. Augustine. Blackwell. 2005. ISBN 0-631-23348-2. 
  • Mayer, Cornelius P. (編). Augustinus-Lexikon. Basel: Schwabe AG. 
  • Miles, Margaret R. Augustine and the Fundamentalist's Daughter, The Lutterworth Press (2012), ISBN 9780718892623
  • Nash, Ronald H. The Light of the Mind: St Augustine's Theory of Knowledge. Lexington: University Press of Kentucky. 1969. 
  • Nelson, John Charles. Platonism in the Renaissance//In Wiener, Philip. Dictionary of the History of Ideas 3. New York: Scribner. 1973: 510–15 (vol. 3). ISBN 0-684-13293-1. "(...) Saint Augustine asserted that Neo-Platonism possessed all spiritual truths except that of the Incarnation. (...) " 
  • O'Daly, Gerard. Augustine's Philosophy of the Mind. Berkeley: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1987. 
  • O'Donnell, James. Augustine: A New Biography. New York: ECCO. 2005. ISBN 0-06-053537-7. 
  • Pagels, Elaine. Adam, Eve, and the Serpent: Sex and Politics in Early Christianity. Vintage Books. 1989. ISBN 0-679-72232-7. 
  • Park, Jae-Eun, Lacking Love or Conveying Love? The Fundamental Roots of the Donatists and Augustine』s Nuanced Treatment of Them, The Reformed Theological Review. 2013, 72 (2): 103–21 .
  • Plumer, Eric Antone,. Augustine's Commentary on Galatians.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3. ISBN 0-19-924439-1. 
  • Pollman, Karla. Saint Augustine the Algerian. Göttingen: Edition Ruprecht. 2007. ISBN 3-89744-209-4. 
  • Pottier, René. Saint Augustin le Berbère. Fernand Lanore. 2006. ISBN 2-85157-282-2 (French). 
  • Règle de St. Augustin pour les religieuses de son ordre; et Constitutions de la Congrégation des Religieuses du Verbe-Incarné et du Saint-Sacrament (Lyon: Chez Pierre Guillimin, 1662), pp. 28–29. Cf. later edition published at Lyon (Chez Briday, Libraire,1962), pp. 22–24. English edition, (New York: Schwartz, Kirwin, and Fauss, 1893), pp. 33–35.
  • Starnes, Colin. Augustine's Conversion: A Guide to the Arguments of Confessions I-IX. Waterloo, Ontario: Wilfred Laurier University Press. 1990. 
  • Tanquerey, Adolphe. The Spiritual Life: A Treatise on Ascetical and Mystical Theology. Rockford, IL: Tan Books & Publishers. 2001: 37). ISBN 0-89555-659-6. 
  • Trapè, A. S. Agostino: Introduzione alla Dottrina della Grazia. Collana di Studi Agostiniani 4. I – Natura e Grazia. Rome: Città Nuova. 1990. 422. ISBN 88-311-3402-7. 
  • von Heyking, John. Augustine and Politics as Longing in the World. Columbia: University of Missouri Press. 2001. ISBN 0-8262-1349-9. 
  • Woo, B. Hoon. Augustine』s Hermeneutics and Homiletics in De doctrina christiana. Journal of Christian Philosophy. 2013, 17: 97–117. 
  • Zumkeller O.S.A., Adolar. Augustine's Ideal of the Religious Life. New York: Fordham University Press. 1986. ISBN 0-8232-1105-3. 
  • Zumkeller O.S.A., Adolar. Augustine's Rule. Villanova: Augustinian Press. 1987. ISBN 0-941491-06-4. 

外部連結[編輯]

一般
書籍
作品
傳記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