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維利亞的理髮師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重新導向自塞维利亚的理发师
前往: 導覽搜尋

塞維利亞的理髮師》是法國作家博馬舍於1775年所寫的劇本,原名《Le Barbier de Séville》。以此劇本為基礎所製作的歌劇,最著名的為羅西尼作曲,史特比尼作詞的二幕歌劇《Il Barbiere di Siviglia》。同樣以上述劇本為基礎所製作的歌劇還有帕伊謝洛作曲,Nicholas Isouard 作詞的版本。雖然帕伊謝洛的版本曾經流行過一段時間,不過最終羅西尼的版本通過時間的考驗而流傳下來,並且自它在1816年於羅馬首演後就一再地被演出。

《塞維利亞的理髮師》的為自博馬舍的劇本《費加洛三部曲》中第一部,《塞維利亞的理髮師》(1772年)、《費加洛的婚禮》(1778年)、《有罪的母親》(1792年),而莫札特於1786年作曲的歌劇《費加洛的婚禮》即是基於第二部而寫的。

劇中人物介紹[編輯]

  • 羅西娜(Rosina)— 巴托羅的被監護人(抒情花腔女高音次女高音
  • 巴托羅醫生(Doctor Bartolo)— 羅西娜的監護人(男低音
  • 阿瑪維瓦伯爵(Count Almaviva)— 當地貴族。他使用化名「林多羅」(男高音
  • 費加洛(Figaro)— 塞維利亞的理髮師(男中音
  • 費歐雷羅(Fiorello)— 伯爵的僕人
  • 巴西利歐(Basilio)— 巴托羅的同謀,一位音樂教師(男低音
  • 貝塔(Berta)— 巴托羅的僕人(女高音

劇情大綱[編輯]

背景:17世紀的塞維亞西班牙

第一幕[編輯]

巴托羅醫師家門前的廣場

在醫師巴托羅家門前有一群樂師跟一個窮學生--林多羅,正對著羅西娜的窗戶唱著天空裡的微笑(Ecco ridente in cielo)。林多羅其實是阿瑪維瓦伯爵的化名,而他希望美麗的羅西娜會愛上他這個人,而不是愛上他的錢財。阿瑪維瓦付錢將樂師們打發走,留下他自己獨自沉思。費加洛走近伯爵,並開始唱歌(詠嘆調:Largo al factotum della città)。由於費加洛之前曾經是伯爵的僕人,所以伯爵希望他能幫他忙,安排與羅西娜碰面(二重唱:All'idea di quel metallo)。費加洛建議伯爵把自己裝扮成軍人,並且假裝喝醉以混進巴托羅醫師的家中。伯爵很高興的賞賜費加洛。

巴托羅醫師家中

(羅西娜獨唱:Una voce poco fa)羅西娜寫信給林多羅。當他正要離開房間時,巴托羅與巴西利歐進來。巴托羅對林多羅有所懷疑,而巴西利歐建議來散佈一些關於林多羅假的流言(詠嘆調:La calunnia è un venticello)。兩人離開後,換羅西娜跟費加洛進場,費加洛希望羅西娜能寫些話來鼓勵林多羅,而事實上他也已經寫了(二重唱:Dunque io son...tu non m'inganni?)。雖然巴托羅感到訝異,但是他依舊抱持著懷疑的態度。

當貝塔想要出門時,他碰到伯爵假扮的士兵。因為對於這個醉倒的男人心有恐懼,所以貝塔尋求巴托羅的保護,而他想辦法要把這個士兵移開,但沒有成功。伯爵計畫著要很快藉此機會告訴羅西娜他就是林多羅,而且想要給他一封信。而巴托羅想要知道在羅西娜手中的那張紙到底寫些什麼,但她調包只給他看一連串冗長的清單。巴托羅跟伯爵這時開始吵嘴,而在此時巴西利歐、費加洛跟貝塔出現,這吵鬧聲已經引起警察的注意。巴托羅以為公爵已經被逮捕,但是伯爵一跟這些警官報上他的名字,軍官忙向他致歉告退,此舉使醫生和羅西娜深感困惑。(終曲:Fredda ed immobile)。

第二幕[編輯]

巴托羅醫師家中

兩天後,伯爵喬裝成音樂教師來到醫生的客廳,諉稱音樂教師患病,請他代課。他熱情有禮的向醫生及女郎寒喧。醫生監視著他們上課,他倆去藉歌聲互訴衷情,後來真正的音樂老師來到,伯爵私下賄賂他,促他立刻離去,值此緊要關頭,費加洛堅持要為醫生修面, 俾使那對情人有充裕的時間準備私奔, 然而這騙局終為醫師識破, 他聲言要請公證人起草婚約, 強迫羅西娜與他結婚, 並捏稱他的愛人林多羅要把她轉讓給聲名狼藉的伯爵。醫師走後, 伯爵及時表明身分, 並澄清一切誤會。這時, 一對情人互訴心曲, 發誓忠誠不渝。費格羅則促他們趕快安靜來。音樂教師送婚約來時, 在重金利誘之下, 費格羅將婚約上醫師之名改為伯爵之名, 當醫師回來時, 一切都已經太晚了, 他只好默認地接受命運安排, 唯一引以為傲的是伯爵沒有要求羅西娜的嫁妝。

精彩唱段[編輯]

《快給大忙人讓路》:

啦啦啦,啦啦啦,我來了,快給全城最忙碌的人讓路,大早我就去給人理髮,趕快! 我活得真開心,我多麼高興。我這個理髮師實在是高明。好傢伙,費加洛,他真是最好的傢伙。我永遠運氣好,實在太好。我多麼辛苦,我每天每夜在東奔西忙,幹個不停, 人人都尊敬,個個都歡迎。當一個理髮師真光榮。梳子和剃刀髪針和小剪刀都放在旁邊。聽我指揮,業務要精通,說話要漂亮。我伺候姑娘,我招待情郎。我伺候姑娘呀,我招待情郎,啦,啦,啦。我活得真開心,我多麼高興。我這個理髮師實在高明。人人都歡迎我,人人都需要我。老頭和孩子,姑娘和太太,我是塞維亞城裡的大忙人,人人都離不開我。費加洛,給我剃鬍子,給我捶捶背,替我送封信,給我跑趟腿。別忙,別亂,一個個來,請你原諒。費加洛就來。費加洛,是您哪。費加洛來,費加羅去。費加洛上,費加洛下。我這人手腳勤快,好像是一陣風。誰辦事都少不了我費加洛,好傢伙,費加洛可真是個好傢伙。我交好運道,我多快樂。誰要辦事情都少不了我。

詠嘆調《他的聲音多溫柔》,其中既有對愛情的嚮往,也有勇敢的決定:

我聽到他美妙的歌聲,它在我心中溫柔地迴響,讓我心旌搖蕩。林多羅多可愛。啊,林多羅,我愛你,我發誓,我要得到你。……我的那位監護人,會想辦法來阻擋,我將快快動腦筋,將事情安排妥當。我多麼溫柔,我多麼嫻靜,我多麼順從,我多麼聽話。 但要是誰惹了我,干擾我的事,我也會像毒蛇一樣狡猾。我有一千條詭計,千變萬化,千變萬化。會教你受不了, 我會和你開個大玩笑……

詠嘆調《謠言,誹謗》,他還得意地形容道:

造謠誹謗像毒氣排放,匯成微風,輕輕地吹盪,來時是個溫柔模樣,大家對它並不提防,它在開始好像一聲不響,輕點,吹到地上,低聲細語,並不響亮,吹來吹去,嗡嗡作響,然後湊到人們耳旁,溜進耳朵,興風作浪,弄得人們頭昏腦脹,昏頭轉向,無主張,七嘴八舌,胡說亂講,聲音喧鬧,越來越響,一點一點,逐漸增強,鼓起翅膀,到處飛翔,好比雷鳴,發出巨響。好比閃電,射出光芒,像在森林,大擺戰場,叫人害怕,心發慌,最後攻勢更加猛烈,全面出擊,火力加強,勢如破竹,沒法阻擋,誰要被人污衊誹謗,誰要被人造謠中傷,會在眾人非難和鞭撻下去死,他會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