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週刊 (台灣)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壹週刊
Next Magazine
台灣《壹週刊》
類型 雜誌
版式 菊八開(A4)
擁有者 壹傳媒
出版商 香港商壹傳媒出版有限公司台灣分公司
編輯 裴偉
創刊日 2001年5月31日
語言 正體中文
總部 臺灣 臺灣台北市內湖區行愛路141巷48號
發行量 122,460份(2008年上半年)[1]
網站 壹週刊 (台灣)

台灣壹週刊》(2001年5月31日—)是香港上市公司壹傳媒旗下的綜合性正體中文雜誌,是壹傳媒繼香港《壹週刊》後進軍台灣之作。

台灣《壹週刊》總部

根據AGB尼爾森台灣的數據,於2006年度,《壹週刊》12-65歲的讀者約有1,413,000人,差不多佔台灣五大週刊讀者總數的一半。[2]

目前《壹週刊》在封面上註明星期四出刊,但超商書店星期三即開始出售;若遇特殊狀況,如重大社會事件時,則機動性的提前至星期二出刊。

風格及引發的爭議[編輯]

《壹週刊》的進駐,對台灣社會造成一定影響。持贊同態度的人認為,台灣《壹週刊》有助於新聞自由與揭發社會黑暗面,只要能捍衛公共利益,偶有侵犯隱私也可以接受[3]。不過,卻有不少人士不認同其專事報導私密性新聞的路線,甚至直指該週刊報導誇大聳動、傷風敗俗、每每揭人隱私、有違媒體之社會責任[4]

台灣《壹週刊》曾多次被香港淫褻物品審裁處裁定不雅,故台灣《壹週刊》在香港販售前,香港發行商需要預先套上不透明封套,始能販售。[5][6][7]

2001年6月28日,男藝人吳宗憲與女藝人鍾甄共同召開記者會,指稱當時新一期台灣《壹週刊》所報導的有關他與鍾甄的緋聞是他自己設計的,「《壹週刊》上當了」;他同時批評《壹週刊》攪亂台灣社會文化,並要求《壹週刊》「滾出台灣」。[8]

2001年8月22日,台灣《壹週刊》位於台北市敦化南路二段的總部遭4名歹徒侵入,其中2人持球棒砸毀10樓大門玻璃及內部電腦,無員工受傷[9]

2002年10月6日,台灣《壹週刊》位於台北市內湖區行愛路的總部被砸毀。2002年10月22日,警方逮捕涉案的天道盟太陽會份子14人,內政部警政署刑事警察局台北市政府警察局初步調查發現,應是天道盟太陽會不滿台灣《壹週刊》報導內容,出動12輛汽車、4輛機車、約50人搗砸該刊總部[10]:該刊報導天道盟新太陽會、舊太陽會搶地盤風波,引起舊太陽會不滿;屬於舊太陽會的桃園龍潭組、台北萬華組、基隆仁愛組分別接獲越洋電話指示,於本月6日在該刊總部附近集合,20餘名男子一起穿上「太陽集團」黑色制服,持木棍與鐵棒砸毀該刊總部[11]。2002年12月2日,台北市政府警察局宣告破案,逮捕天道盟太陽會樹林分會會長陳詩寶到案[12]

2003年台灣SARS事件期間,台灣《壹週刊》大幅度報導台北市立和平醫院(今台北市立聯合醫院和平院區)之錯誤封院政策,其派駐記者於和平醫院的手段遭批評置記者安危於不顧,但也讓台灣讀者知道第一手消息及封院政策的可怕(錯誤封院政策置醫護及病患安危於不顧),對制止不當封院政策有很大的貢獻;另外也指出兩個事實:時任和平醫院院長吳康文對此院內感染有一定的責任,而他曾因為操守不佳被前台北市長陳水扁拔除、而後被陳水扁的繼任者馬英九重用;馬市府操控「抗疫英雄」,但她實際上是和平醫院不當管理的受害者。

2003年12月3日,台灣《壹週刊》報導,自1993年以來,台灣團結聯盟立法委員廖本煙中國大陸投資超過新台幣3億元,廖本煙及其家族總共在台灣借貸逾新台幣2億元,是廖本煙平日在立法院大罵的「債留台灣」行為:1990年廖本煙代表民主進步黨參選台北縣樹林鎮鎮長失利後,以台商身分到中國大陸考察;1993年,廖本煙主導設立的香港「冠上有限公司」向江蘇省人民政府申請,獲准在崑山市設立「崑山冠鈞鋼樑有限公司」及「崑山冠威鋼樑建築有限公司」,總資本額達新台幣兩億多元;與廖本煙有債務糾紛的民主進步黨立法委員張清芳指出,1994年廖本煙當選樹林鎮鎮長後,數度未請假即前往中國大陸「查帳」,後來因害怕政敵攻擊而換其妻吳春麗去查帳。廖本煙怒批該文是政敵「選舉抹黑」:「(我)投資大陸,都是任公職以前的事,且都是合夥人范雲華在處理。」「這件事從我選立委開始就有政敵在炒,《今周刊》、《時報周刊》都寫過,至少炒4次了,實在無聊。所有投資,我完全不知情。誰再亂寫,我一定提出告訴。」[13]

2003年12月11日,台灣《壹週刊》第133期報導,2000年10月佛光人文社會學院校長龔鵬程諾貝爾文學獎得主高行健與十餘名教職員去礁溪喝花酒,2001年2月龔鵬程再次帶高行健喝花酒。2003年12月15日,高行健從法國傳真聲明稿給龔鵬程與該校教授馬森,批評該文報導不實,請馬森代他要求台灣《壹週刊》公開更正並回函道歉,否則提告;龔鵬程則說,沒有一起喝花酒之事。台灣《壹週刊》總編輯裴偉表示,該文內容皆是採訪「佛光山能參與事情的人」而得,採訪過程皆有錄音、記錄,也向龔鵬程求證,並寫入龔鵬程否認的話,已平衡報導;該刊將再做進一步求證,如有錯誤,將予更正。2003年12月18日,台灣《壹週刊》在台灣《蘋果日報》刊載四分之一篇幅的道歉聲明向高行健道歉;同日,高行健批評,該篇道歉聲明毫無誠意,該刊必須發表有誠意的道歉聲明向該文涉及的所有受害當事人公開、鄭重道歉,並向讀者保證將杜絕造謠、不實的報導;裴偉回應,該刊會在下期刊登道歉聲明,但絕對不會對龔鵬程道歉,因為關於龔鵬程的部分有全部的證據。台灣《壹週刊》第135期刊登道歉聲明,向高行健道歉[14]

2004年2月,台灣《壹週刊》報導中國國民黨主席連戰涉嫌對其妻連方瑀施以家庭暴力,並稱此案係被連戰夫婦的女兒連惠心的私密信件披露;當時民進黨立法委員蕭美琴自認基於「正義感」質疑連戰是否曾對連方瑀施暴,連惠心批評蕭美琴:「她替誰抱不平?有沒有搞錯?我們家人不需要她替我們伸張正義。我媽媽真的很無辜。」事後,連惠心控告台灣《壹週刊》及撰稿記者涉嫌誹謗、偽造文書,並提起民事訴訟求償[15]。2006年1月4日,台灣《壹週刊》與連家簽下協議書撤告和解,協議書約定,往後該刊報導連家新聞前必須先向連家人查證,否則台灣壹傳媒與該刊社長必須各支付違約金新台幣一百萬元給連家[16]

2005年6月17日,女藝人蕭薔批評,台灣《壹週刊》曾經不實報導她禿頭,這次第212期不實報導她去韓風診所整形,該刊與韓風診所利用她來做宣傳,她決定提告[17];同日下午,蕭薔委任律師劉敏卿到台北地檢署控告台灣《壹週刊》加重誹謗罪,台灣《壹週刊》總編輯陳志峻說「這件事情我不再回應」[18]

2007年,台灣《壹週刊》報導女藝人徐至琦出道前曾以「蔡淑臻分身」名號在外賣淫,徐至琦控告台灣《壹週刊》報導不實,法院判決台灣《壹週刊》應賠償徐至琦新台幣40萬元定讞。2010年,台灣《壹週刊》報導徐至琦「打著伊林名模名義『外賣』(在外賣淫)」等語,徐至琦再次控告台灣《壹週刊》報導不實;2013年6月6日,台灣士林地方法院判決,台灣《壹週刊》應賠償徐至琦新台幣20萬元並刊登道歉啟事,徐至琦指控台灣《壹週刊》其他負面報導侵害名譽部分則均免賠[19]

2007年1月4日,台灣《壹週刊》報導連戰之子連勝文夏威夷辦豪奢婚禮,多次向連勝文求證卻無回應;該刊遂控告連惠心,主張依據2006年該刊與連家簽下的協議書,連家人有回應該刊報導之義務,連惠心是連勝文的代理人,所以連惠心要為拒訪負違約賠償責任。2012年8月28日,台北地方法院判決,協議約定台灣《壹週刊》報導前有向連家求證之義務,但未明定連家人有回應該刊報導之義務,故判決該刊敗訴[20]

2007年3月15日,台灣《壹週刊》報導連戰家族到紐西蘭旅遊,說「連家搭商務艙、又吃住頂級,全部人的花費絕對不會少於(新台幣)一百二十萬元,他們九天花掉一般人一年可能都賺不到的錢……」。連惠心批評台灣《壹週刊》未依2006年該刊與連家簽下的協議書向連家查證,提告向該刊及其社長裴偉求償違約金合計新台幣二百萬元。2012年4月,本案一審判決,該篇報導不具急迫時效性,台灣《壹週刊》未依協議先向連家查證就刊登該篇報導,故判決連惠心勝訴。2012年10月16日,台灣高等法院維持一審判決,台灣壹傳媒法務經理葉錫波說「希望連家尊重新聞自由,不要規避記者查證然後告壹傳媒違約,這樣有違誠信原則」;同日,連戰辦公室表示,未獲授權發言,一切均由律師說明[21]。2013年9月2日,中華民國最高法院判決,該篇報導的主題是純屬個人隱私的家族旅遊,與公共利益無關,該刊違反協議,故判決台灣壹傳媒應賠償違約金新台幣一百萬元定讞,該刊社長裴偉遭判賠新台幣一百萬元的部分則發回更審;判決認為,台灣壹傳媒屢次違反協議,無視雙方協議與自我承諾,已有違誠信,顯見台灣壹傳媒簽署協議書不足以遏阻台灣《壹週刊》報導連戰家族相關隱私的行為,也造成連戰家族生活起居上的困擾,連惠心訴請台灣壹傳媒給付懲罰性違約金新台幣一百萬元既沒有過高、也沒有顯失公平;同日,台灣壹傳媒法務經理葉錫波說,當初該刊與連家簽訂協議書時就已對協議條文產生誤解,司法機構卻一再援引協議條文,以致台灣壹傳媒一直未能受到合理對待,日後台灣壹傳媒處理連家新聞時會更加「注意」[16][22]

2007年7月,台灣《壹週刊》在未向連戰家族求證的情況下,以羞辱性文字報導連勝文與其妻蔡依珊的私事。連惠心控告台灣《壹週刊》違反2006年該刊與連家簽下的協議書。本案一審及二審,台灣《壹週刊》主張,已試圖連絡連勝文,但因連勝文電話關機而無法聯絡他[23]。2008年4月15日,台北地方法院判決,協議明訂台灣《壹週刊》必須向連家成員及事件當事人查證,該刊卻只採訪未被連家授權的連勝文友人李德維;而即使連勝文拒訪,該刊已拍到連勝文夫婦的照片,顯示該刊不是不能掌握連勝文的行程,該刊卻未善盡查證責任,只採訪未被授權的李德維,故判決該刊敗訴[24]。2009年12月18日,中華民國最高法院判決,連勝文是公眾人物,台灣《壹週刊》應可自其他管道向連勝文查證,而且蔡依珊懷孕是連家私事、與公共利益無關,故認定台灣《壹週刊》違約,判決該刊及其社長裴偉必須依協議各給付違約金新台幣一百萬元給連惠心,全案定讞[23]

2007年9月,台灣《壹週刊》的〈封面故事〉報導連惠心價值新台幣二百萬元的名駒曝光,截稿前一天,該刊透過連惠心的友人趙喬向連惠心求證,趙喬回覆該刊說連惠心手機關機,但該刊該期仍刊登該篇報導並搭配該刊記者於本年7月拍攝的連惠心騎馬照片,連惠心因此控告該刊違反2006年該刊與連家簽下的協議書。台灣《壹週刊》表示,已透過趙喬盡到查證義務,不能因連惠心規避採訪而以違約金變相箝制新聞自由。2010年12月10日,中華民國最高法院判決,台灣《壹週刊》於2007年7月拍到連惠心騎馬照片、2007年9月刊登該篇報導,有兩個月的時間查證,該刊卻只在截稿前一天求證,未留給連惠心充分時間回應,顯然未履行事前查證之義務,故判決該刊及其社長裴偉必須依協議各給付違約金新台幣一百萬元給連惠心,全案定讞[25]

2009年1月19日,台灣《壹週刊》第400期的〈封面故事〉報導,特偵組清查陳水扁中華民國總統任內的「機密外交」弊案時發現,2002年至2005年,吳明基擔任台灣人公共事務會(FAPA)會長期間,曾簽字領走鉅額機密外交經費;其中80萬美元(當時約合新台幣2678萬元)經由當時FAPA執行長陳文彥從美國匯入其弟在台灣經營的一家貿易公司,再輾轉付給《自由時報》,作為當時行政院新聞局在《自由時報》刊登入聯公投廣告的費用;文末刊載了《自由時報》的回應:「截至目前為止,沒有任何人或任何單位,就FAPA刊登入聯公投的廣告問題,詢問過報社相關人員。此外,因目前廣告環境,『收得到錢』相當重要;就經營的立場來說,只要是來自合法公司行號,報社不會去質疑經費來源。」[26]2009年1月19日,吳明基透過媒體宣稱,他從未領取機密外交經費;《自由時報》則發表聲明,批評該文「惡意中傷毀謗《自由時報》」,將對台灣《壹週刊》及「引用散播相關文字者」一併提出告訴[27];台灣《壹週刊》總編輯裴偉回應,台灣《壹週刊》報導內容均有根據[28]。2010年12月31日,台灣士林地方法院判決,該文充其量只能說《自由時報》與機密外交費有關聯,台灣《壹週刊》卻以聳動標題使《自由時報》名譽受損,台灣《壹週刊》應在《自由時報》頭版刊登八分之一版面的道歉啟事[29]。2011年8月23日,台灣高等法院判決,台灣《壹週刊》以聳動標題使《自由時報》名譽受損,應在該刊封面及台灣《蘋果日報》登報道歉;裴偉回應,該文內容與標題都沒問題;台灣壹傳媒法務經理葉錫波回應,該文並未指稱《自由時報》是該案當事人,「不能僅以標題判斷是否侵害名譽權,應看完整篇報導才能正確判斷」[30]。2011年11月4日,中華民國最高法院判決,該文寫的是《自由時報》收取入聯公投活動的廣告費,台灣《壹週刊》卻以肯定語氣的聳動標題使讀者產生「《自由時報》捲入外交經費洗錢醜聞」的錯誤印象,台灣《壹週刊》應於該刊封面與台灣《蘋果日報》A7版刊登道歉啟事,全案定讞[31]

2010年7月21日,台灣《壹週刊》報導,中華民國總統馬英九的大姊馬以南疑似透過中華民國教育部部長吳清基明新科技大學董事長王廣生關說爭取她的小叔馮丹白出任該校校長,另外馬以南特權要求台北市立兆如安養中心派三名外勞二十四小時照護她九十幾歲的婆婆。馬以南控告台灣《壹週刊》並求償。2010年7月21日,台北市政府發言人趙心屏說,兆如安養中心不是市立、而是公辦民營的安養中心,馬以南的婆婆是在郝龍斌接任台北市長之前入住,郝龍斌完全不知道馬以南的婆婆入住這件事,民營的安養中心依規定可以聘用外勞,一切合法[32]。2010年12月21日,台灣士林地方法院判決,明新科技大學證實馮丹白是遴選選出而擔任該校校長,報導不能逕自推論馬以南關說;且北市府在本年6月10日即調查公布,馬以南的婆婆在兆如安養中心無特別待遇;而台灣《壹週刊》無法證明報導前已善盡查證責任,故報導應非屬實,社長裴偉與記者謝忠良等人應連帶賠償馬以南新台幣一百二十萬元、並登報道歉[33]

2011年6月23日,皮繩愉虐邦發布給台灣《壹週刊》的公開信,批評本日發刊的台灣《壹週刊》第526期有關皮繩愉虐邦「彩虹喜劇節」演出內容的相關報導「動輒以煽動性字詞對演出內容作出令人不適之詮釋」、以及使用針孔攝影機「在明令禁止攝錄的表演場所屢次進行偷拍等缺乏公民素養之行為」,並諷刺台灣《壹週刊》是「內容充斥著賣淫性交、浪乳波臀,全台發行量數以萬本,不分男女老幼皆唾手可得的煽色腥八卦雜誌」[34]

2011年11月,台灣《壹週刊》報導馬英九密會「地下賭盤大亨」陳盈助,當時馬英九聲明且交待行程否認該文內容;然而本月16日,民主進步黨發言人梁文傑於本日白天據該文內容在民主進步黨台北市黨部召開記者會、並於同日晚間在TVBS頻道政論節目2100全民開講》指稱,馬英九於本年9月密會陳盈助並募款新台幣3億元;本月21日,馬英九委任律師向台北地檢署控告梁文傑涉嫌違反《總統副總統選舉罷免法》,向台北地方法院提出民事訴訟向梁文傑求償新台幣200萬元。刑事部分,台北地檢署裁定不起訴處分。民事部分,台北地方法院一審判決梁文傑與民進黨應連帶賠償新台幣30萬元給馬英九,梁文傑提起上訴;2014年10月21日,台灣高等法院二審判決梁文傑與民進黨應連帶賠償新台幣180萬元給馬英九,但梁文傑堅持上訴、且揚言絕不可能賠錢給馬英九[35][36]。2014年10月23日,前民主進步黨主席施明德說,民進黨與梁文傑等於向社會宣示,法院只能判決他們勝訴,「民進黨才是唯一的法律、唯一的判決者」[37];同日,中國國民黨文化傳播委員會發布新聞稿呼應施明德,並要求民主進步黨主席蔡英文公開承諾「如果最後民進黨三審敗訴定讞,蔡主席願意公開道歉並賠償」[38]

2012年3月,台灣《壹週刊》報導女藝人羽庭與同開火鍋店的已婚黃姓男子在火鍋店「搞曖昧」;黃男認為該篇報導不實,控告撰稿的該刊何姓女記者加重誹謗罪。士林地檢署調查認為,何女僅依3張羽庭與黃男未有親暱的照片「看圖說故事」,未盡合理查證義務。2014年1月10日,士林地檢署將何女起訴;檢方認為,黃男已婚,根據《教育部國語辭典》解釋,「曖昧」一詞是指行事不光明磊落、有不可告人的隱私,現行大眾習慣用語亦將「曖昧」一詞用於負面的男女關係,故將未婚女子與已婚男子冠以「關係曖昧」一詞已對黃男的人格造成貶損。在士林地檢署將何女起訴之前,羽庭曾為此提告,何女同樣被起訴;但移審法院後,雙方達成和解,羽庭撤告。2014年1月10日,台灣壹傳媒法務經理葉錫波說,黃男在台灣《壹週刊》該期出刊時就知道報導內容,但黃男提告時已超過告訴期6個月,未來他將向法官主張黃男告訴逾期、並提出相關證據;羽庭則說,「我跟黃先生已經各自自行處理,我的部分是暫時和解」,她沒有與黃男交往過;黃男則說,尚不知何女被起訴,但他認為:「等和解也沒誠意,資料錯誤也不更正,不更正怎麼和解?」[39][40]

2013年4月17日,台灣《壹週刊》報導聯華娛樂飛線傳播總經理于美人積欠世運電音三太子表演團薪水,聯華娛樂飛線傳播同日宣布將控告台灣《壹週刊》與世運電音三太子表演團加重誹謗罪[41]

2014年1月15日,台灣《壹週刊》第660期在目錄頁旁刊登全頁「道歉暨澄清啟事」,為錯誤報導中華民國副總統吳敦義「主導《夢想家》決策」(第572期)、「大樁腳拿陳啟祥新臺幣1000萬元」(第582期)、「急撥公帑補助小姨子夫家經營的屠宰場」(第590期)及「私會竹聯幫大老」(第599期)共4篇報導之事道歉,同時為2013年5月2日第623期刊登的1篇民主進步黨立法院黨團總召集人柯建銘黑道加入民進黨之報導道歉[42][43][44]

2014年10月29日,台灣《壹週刊》報導,台北市元和雅整形外科診所因帳目不清,調閱監視錄影畫面,意外發現女藝人小茉莉與該診所徐姓男店長的激情影片;同日,小茉莉為不良示範道歉,小茉莉的經紀人Tiger嚴厲譴責並委託律師控告元和雅整形外科診所,Tiger還說保留控告台灣《壹週刊》的權利[45]。2014年10月30日,元和雅整形外科診所發布聲明,當初該診所為了舉證徐男與醫師郭菁松利用診所下班時間使用診所資源私接客人等不法情事,曾進行監視錄影畫面之整理,並提出業務侵佔、背信與詐欺告訴;沒想到台灣《壹週刊》記者追蹤報導時,意外挖出小茉莉與徐男的激情影片,報導角度全部聚焦在小茉莉身上,對小茉莉的形象造成不小傷害,這是該診所始料未及、也非該診所本意[46]

2014年12月,台灣《壹週刊》指讀者爆料稱因太陽花學運而紅的劉喬安是高檔援交妹;但同月12日,《東網》披露從台灣《壹週刊》流出的影片,稱台灣《壹週刊》狗仔隊香港籍員工設計劉喬安,台灣《壹週刊》社長裴偉得知影片外流後緊急下令追回影片,被批評企圖掩飾台灣《壹週刊》違反新聞道德。 [47]對於此種指控,《壹週刊》總編輯邱銘輝接受台灣媒體新頭殼訪問時確認完整版影片已經外流。並已報警處理。至於是否是內部員工所喬裝,則並未證實,僅表示他們會展開內部調查。如果有必要,會向外界說明。[48]

對台灣傳媒生態的影響[編輯]

2001年6月,玄奘大學大眾傳播學系講師劉現成說,台灣《壹週刊》的切入,對台灣的傳媒生態起了不少影響。台灣的傳媒政治立場壁壘分明、對特定的人物和立場採取不同的迴避和取樣;可以針對通俗的市場口味,每日更新民眾關心的八卦新聞,並以舖天蓋地的宣傳手法取得閱聽大眾的注意[49]

另外在取材方面,一方面傳統雜誌批評《壹週刊》不顧傳媒操守,侵犯隱私、誇張失實;另一方面,卻不得不承認《壹週刊》在短時間內取得龐大的市場,並令原來的雜誌市場佔有率變大[49]。而早在《壹週刊》登台以前,傳統的八卦雜誌已經將狗仔隊的報導、誇張的標題等手法從香港引進台灣。[50]

2001年7月,台灣新聞記者協會《目擊者雙月刊》總編輯何榮幸說,台灣《壹週刊》的創刊,讓台灣新聞界見識到港式成功行銷手法:台灣《壹週刊》先是接收半數《明日報》員工而造成話題,繼而以一連串大膽聳動的廣告吸引各界目光,創刊前夕更掀起「陳幸妤怒斥媒體」風波,使台灣《壹週刊》創刊號輕易達到銷售三十萬本的預期目標,其狗仔隊作風更成為社會各界討論焦點[51]

2001年8月,《新新聞》社長王健壯預期,隨著《壹週刊》進入台灣,台灣的雜誌界將會進行「汰弱留強」的整合,並會變得更以市場為導向。[52]

參見[編輯]

參考文獻[編輯]

  1. ^ 根據財團法人中華民國發行公信會所公佈的資料。
  2. ^ 壹傳媒集團業務報告
  3. ^ 劉念夏. 八卦新聞的再省思:名譽誹謗刑責與個人隱私侵犯之探討. 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 2001-10-23 [2014-03-02]. 
  4. ^ 趙怡. 八卦與暴力. 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 2001-08-29 [2014-03-02]. 
  5. ^ 台《壹週刊》發行商罰萬元- 東方日報, 2012-06-16
  6. ^ 台《壹週刊》在港添不雅評級- 東方日報, 2012-03-16
  7. ^ 中評社. 淫照《壹周刊》評定老少咸宜 港府不服上訴. 中評社. 2008-02-21 [2014-03-02]. 
  8. ^ 吳宗憲與鍾甄記者會
  9. ^ 侯柏青、蔣慧芬. 壹週刊被砸!. 勁報. 2001-08-22. 
  10. ^ 黃敦硯、王瑞德、胡守得、陳鴻偉. 〈壹週刊被砸案〉拂曉突擊太陽會 逮14嫌. 自由時報. 2002-10-23 [2014-03-02]. 
  11. ^ 社會中心. 天道盟太陽會13人成擒 廖學廣關狗籠案主嫌在內. 東森新聞報. 2002-10-22. 
  12. ^ 人民網12月3日訊. 警方宣告台壹周刊被砸案偵破. 人民網. 2002-12-03 [2014-03-09]. 
  13. ^ 陳明旺. 台聯立委兩億債留台灣. 台灣蘋果日報. 2003-12-04 [2014-07-20]. 
  14. ^ 新聞倫理資料庫. 壹週刊報導高行健喝花酒事件. 新聞倫理資料庫. 2010-02-05 [2014-03-02]. 
  15. ^ 曾薏蘋、張怡文. 試管、祕方、名醫、代孕… 連惠心17年生女揭密. 《時報周刊》第1814期. 2012-11-30 [2014-10-09]. 
  16. ^ 16.0 16.1 林偉信、王己由. 豪奢遊報導 未先求證 《壹週刊》判賠100萬 連家連5勝. 中國時報. 2013-09-03 [2014-10-09]. 
  17. ^ 拉娃谷幸、張志旻. 被指豐頰整型 蕭薔怒告壹周刊. TVBS新聞. 2005-06-17 [2014-03-02]. 
  18. ^ 宇若霏. 蕭薔不信前助理爆她整形. 台灣蘋果日報. 2005-06-18 [2014-11-01]. 
  19. ^ 蔣永佑、張瑞振. 兩度報徐至琦賣淫 壹週刊判賠20萬. 台灣蘋果日報. 2013-06-07 [2014-08-30]. 
  20. ^ 張欽. 告連惠心違約拒訪 《壹週刊》敗訴. 台灣蘋果日報. 2012-08-29 [2014-10-09]. 
  21. ^ 丁牧群、晏明強. 刊「連家高檔遊」 壹週刊賠200萬. 台灣蘋果日報. 2012-10-17 [2014-10-09]. 
  22. ^ 劉昌松. 被認定「未向連家求證」 《壹週刊》共判賠900萬. 台灣蘋果日報. 2013-09-03 [2014-10-09]. 
  23. ^ 23.0 23.1 賴又嘉. 違約報導連家新聞 壹週刊賠200萬定讞. 中央通訊社. 2009-12-18 [2014-10-09]. 
  24. ^ 張欽. 《壹週刊》違約 判賠連家200萬. 台灣蘋果日報. 2008-04-16 [2014-10-09]. 
  25. ^ 王文玲. 連家提告三勝 週刊再判賠200萬. 聯合報. 2010-12-11. 
  26. ^ 〈扁遭追訴無期徒刑 自由時報陷外交洗錢醜聞〉,《台灣壹週刊》第400期,2009年1月19日出刊。
  27. ^ 《自由時報》聲明稿,〈自由時報聲明啟事〉,《自由電子報》,2009年1月19日。
  28. ^ 蘇恩民、張勵德 報導,〈2678萬機密費疑流入《自由》〉,《台灣蘋果日報》2009年1月20日。
  29. ^ 蔣永佑 台北報導,〈刊《自由》涉洗錢 判《壹週刊》道歉〉,《台灣蘋果日報》2011年1月1日。
  30. ^ 丁牧群 台北報導,〈報導《自由》陷洗錢案 判壹週刊道歉〉,《台灣蘋果日報》2011年8月24日。
  31. ^ 〈損《自由》名譽 《壹週刊》判登道歉啟事〉,《台灣蘋果日報》即時新聞2011年11月4日。
  32. ^ 林麗玉. 馬以南婆婆住兆如耍特權? 北市:錯誤報導. 中廣新聞網. 2010-07-21 [2014-11-16]. 
  33. ^ 蔣永佑、晏明強. 刊馬以南關說 《壹週刊》賠120萬. 台灣蘋果日報. 2010-12-22 [2014-11-16]. 
  34. ^ de Zuvia(小D). 皮繩愉虐邦敬覆壹週刊之公開信:沒有不堪入目的文化,只有不堪入目的報導. 皮繩愉虐邦. 2011-06-23 [2014-10-11]. 
  35. ^ 倪鴻祥. 國民黨:民進黨應聽施明德呼籲 別耍賴. 中評社. 2014-10-24 [2014-11-23]. 
  36. ^ 林偉信、朱真楷. 指馬收獻金 梁文傑與民進黨判賠180萬. 中國時報. 2014-10-22 [2014-11-23]. 
  37. ^ 施明德. 民進黨不可以耍賴. 台灣蘋果日報. 2014-10-23 [2014-11-23]. 
  38. ^ 新聞稿. 國民黨:該聽施明德 民進黨不可以耍賴. 中國國民黨文化傳播委員會. 2014-10-23 [2014-11-23]. 
  39. ^ 張嘉文. 報導羽庭曖昧已婚男 《壹週刊》記者起訴. 中國時報即時新聞. 2014-01-10 [2014-10-09]. 
  40. ^ 吳珮如、顏馨宜. 指G奶女星搞曖昧 《壹週刊》記者被訴. 台灣蘋果日報. 2014-01-11 [2014-10-09]. 
  41. ^ 聲明稿. 聯華娛樂飛線傳播事業股份有限公司聲明稿. 聯華娛樂飛線傳播. 2013-04-17 [2014-05-27]. 
  42. ^ 王韋婷. 壹週刊對4報導道歉 吳敦義:撥雲見日. 中央廣播電臺. 2014-01-15 [2014-03-02]. 
  43. ^ 李明賢. 《壹週刊》道歉 吳敦義:勿再陷害忠良. 中國時報. 2014-01-16 [2014-03-02]. 
  44. ^ 陳郁仁、林修卉. 5報導失實 《壹週刊》道歉. 台灣蘋果日報. 2014-01-16 [2014-03-09]. 
  45. ^ 張佩玲. 小茉莉激情照外流 落淚告診所. 中國時報. 2014-10-30 [2014-11-01]. 
  46. ^ 元和雅整型外科診所. 小茉莉、徐維孝事件 元和雅整型外科診所聲明. 元和雅整型外科診所. 2014-10-30 [2014-11-01]. 
  47. ^ 東網專訊. 獨家消息:《壹週刊》設計劉喬安過程流出. 東網. 2014-12-12 [2014-12-12]. 
  48. ^ 設計劉喬安賣淫? 壹週刊:展開內部調查. newtalk. 2014-12-13 [2014-12-12] (正體中文). 
  49. ^ 49.0 49.1 劉現成. 台灣出版生態的重組. 香港電台《傳媒透視》. 2001-06 [2014-03-02]. 
  50. ^ 何倦. 八卦雜誌的成功之道. 台灣法律網. 2002-02-07 [2014-03-02]. 
  51. ^ 何榮幸. 狗仔隊.專業尊嚴.工作權. 台灣新聞記者協會《目擊者雙月刊》第23期. 2001-07 [2014-06-21]. 
  52. ^ 董漢怡. 王健壯:《壹周刊》是雜誌中的魔教. 博客來網路書店. 2001-08-09 [2014-03-02].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