鯀禹治水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已重新導向自 大禹治水)
前往: 導覽搜尋
大禹手持耒耜治水圖

鯀禹治水大禹治水中國著名的上古大洪水傳說三皇五帝時期,黃河泛濫,父子二人授命於二帝,任崇伯和夏伯,負責治水。

處理洪水[編輯]

時,中原洪水氾濫造成水患災禍,百姓愁苦不堪。帝堯命令鯀治水,鯀受命治理洪水水患,鯀用障水法,也就是在岸邊設置河堤,但水卻越淹越高,歷時九年未能平息洪水災禍。接著命鯀的兒子禹繼任治水之事。

禹立即與益和后稷一起,召集百姓前來協助,他視察河道,並檢討鯀治水失敗的原因。禹總結了其父親治水失敗的教訓,改革治水方法以疏導河川治水為主導,用水利向低處流的自然趨勢,疏通了九河。禹親自率領老百姓餐風露宿,整天泡在泥水裡疏通河道,把平地的積水導入江河,再引入海洋。禹堅韌不拔,勇於開拓的精神,經過了十三年治理,終於取得了成功,消除中原洪水氾濫的災禍。大禹整治黃河水患有功,受禪讓繼帝位。夏禹王登天子之位,並以自己的封國為天下之號,宣告夏王朝正式建立。禹王子啟王夏朝的繼位天子是為王太子。建碑《大禹陵》。

治水期間,禹翻山越嶺,淌河過川,拿著量測儀工具,從西向東,一路測度地形的高低,樹立標桿,規划水道。他帶領治水的民工,走遍各地,根據標桿,逢山開山,遇窪築堤,以疏通水道,引洪水入。禹為了治水,費盡腦筋,不怕勞苦,從來不敢休息。他與塗山女嬌新婚不久[1],就離開妻子,踏上治水的道路。後來,他路過家門口,聽到妻子生產,兒子呱呱墜地的聲音,都不敢進家門。第三次經過家鄉的時候,其子正被母親抱在懷裏,他已經懂得叫爸爸,揮動小手,和禹打招呼,禹只是向妻兒揮揮手,表示自己看到他們了,還是沒有停下來[2]。因治洪水有功,人們為表達對禹的感激之情,尊稱他為「大禹」,即「偉大的禹」。

在治水的過程中,禹走遍天下,對各地的地形、習俗、物產等皆瞭如指掌。[3]禹重新將天下規劃為九個州,並制定了各州的貢物品種。帝夏禹王還規定:天子帝畿以外五百里的地區叫甸服,再外五百里叫侯服,再外五百里叫綏服,再外五百里叫要服,最外五百里叫荒服。甸、侯、綏三服,進納不同的物品或負擔不同的勞務。要服,不納物服役,只要求接受管教、遵守法制政令。荒服,則根據其習俗進行管理,

考古印證[編輯]

吉爾伽美什諾亞方舟大洪水是世界諸多民族遠古傳說中共有的成分。鯀禹治水是洪水傳說的中國版本,整個治水過程改變了黃河中下游文明的格局,為中國進入國家文明提供了契機與條件[參 1]。大約在公元前24世紀至前22世紀,北半球氣候大幅降溫。文獻記載舜派禹伐三苗時,「有冰……五穀變化」,氣候異常。前22、前21世紀交替時,氣候突變,普遍轉暖,游牧文明逐漸轉向定居的農業生產[參 2]。溫度上升加速了冰川的融化,北半球許多河流的中下游聚居區域發生洪災[註 1]。根據地質學研究,黃河在公元前2050±150年有過一次大變道,由東流(山東入海)轉為北流(河北、天津入海)[註 2][參 3][參 4]。這次洪水泛濫影響到中下游諸多互不相干的氏族部落,治水需要一個諸族聽命的中央權力來指導,於是鯀、禹被舉薦。他們來自洪水影響相對小的中游地區。治水成功後,夏後氏不僅沒有放棄非常時期授予的權力,反而集中權力建立王朝[參 5]。這次洪水可能延續了一、二百年,居於下游的商部族首領,在夏朝中期[註 3]還會在治水過程中喪命。豫西、晉南的河南龍山文化二里頭文化中得到了延續,而洪水前興盛的山東龍山文化在此時衰落,甚至出現文化倒退[參 6]。史前洪水發生的真實性從側面證實了夏朝前夕的歷史,同時也揭露了鯀禹治水記載中的一些可疑之處。文獻歸結鯀治水的失敗在於堙障,而禹的成功在於疏導,但是堵障洪水是一貫的抗洪舉措,不至於使鯀被殛死。屈原質疑,「洪泉極深,何以窴[註 4]之?地方九則,何以墳之?河海應龍?何盡何歷?鯀何所營?禹何所成?[參 7]」,無解大禹是如何制服洪水的。疏通九川,開闢九州等浩大工程非人力所及,這種千年一遇的大洪水即便在現代科學也難以控制,很難相信現代科學之前的禹是僅靠疏導河流制服洪水的。現代的科學家們猜想大禹在位時,氣候忽然好轉,季風降雨正常化,植皮恢復,各大河流完成改道,洪災自然也隨著氣候的改善而減少,這可能更接近於"事實"[參 3]

注釋[編輯]

  1. ^ 冷暖轉折時期,東亞季風雨帶北移,華北降水量巨增,植皮覆蓋率降低導致土壤抗拒侵蝕的能力減弱,增加下游水域的石沙含量,入海口決溢,黃河改道。[參 3]
  2. ^ 這種局勢延續到新朝,公元11年。
  3. ^ 按照今本《竹書紀年》體系推算,前1840年(杼十三年)。
  4. ^ 異體字:「填」。
  1. ^ 《史記·夏本紀》「予娶塗山」司馬貞索隱:「《系本》曰『塗山氏女名女媧』,是禹娶塗山氏號女媧也。」亦稱「 女嬌」、「 女趫」。
  2. ^ 《虞書·益稷》篇云:「予創若時,娶於塗山,辛壬癸甲,啟呱呱而泣。予弗子,惟荒度土功。」《孟子·膝文公上》:「禹八年於外,三過其門而不入。」《呂氏春秋》曰:「禹娶塗山氏女,不以私害公,自辛至甲四日,復往治水。」《史記·夏本紀》:「禹傷先人父鯀功之不成受誅,乃勞身焦思,居外十三年,過家門不敢入。」常璩《華陽國志·巴志》:「 禹娶於塗,辛壬癸甲而去,生子啟呱呱啼不及視,三過其門而不入室,務在救時,今江州塗山是也,帝禹之廟銘存焉。」
  3. ^ 《史記·五帝本紀》言:「禹踐天子位,堯子丹朱、舜子商均皆有疆土,以奉先祀,服其服,禮樂如之。」

參考資料[編輯]

  1. ^ 王紹武. 「夏朝立國前後的氣候突變與中華文明的誕生」. 《氣候變化研究進展》 (中國北京: 中國氣象局國家氣候中心). 2005年, (第1期) (中文(中國大陸)‎). 
  2. ^ 吳文祥、劉東生. 「4000aB.P.前後東亞季風變遷與中原周圍地區新石器文化的衰落」. 《第四紀研究》. 2004年-05, 卷二十四 (第3期) (中文(中國大陸)‎). 
  3. ^ 3.0 3.1 3.2 吳文祥、葛全勝. 「夏朝前夕洪水發生的可能性及大禹治水真相」. 《第四紀研究》 (北京: 中國科學院地理科學與資源研究所) (中文(中國大陸)‎). 
  4. ^ 王青. 「大禹治水的地理背景」. 《中原文物》. 1999年, (第1期): 第34—42頁 (中文(中國大陸)‎). 
  5. ^ 楊善群. 「大禹治水地域與作用探論」. 《學術月刊》 (上海社會科學院歷史研究所). 2002, (第10期) (中文(中國大陸)‎). 
  6. ^ 王玉哲. 《中國斷代史系列—中華遠古史》. 上海人民出版社. 2000年7月. ISBN 7-208-03283-1 (中文(中國大陸)‎). 
  7. ^ 屈原. 《楚辭·天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