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般涅槃經 (大乘)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大般涅槃經》(梵文महायान महापरिनिर्वाण सूत्रMahāyāna Mahāparinirvāṇa Sūtra),是大乘佛教的根本經典之一,是大乘五大部經(般若部、寶積部、大集部、華嚴部、涅槃部)涅槃部之首。

它與部派佛教的經典共用相同名稱,如現存巴利文經典大般涅槃經,兩者的背景同樣為釋迦牟尼過世前的說法,但內容不同。

歷史[編輯]

因為印度對於此經的記載缺乏,此經典確實的出現年代與作者不詳。經由漢譯佛經歷史回推,學者一般相信,大般涅槃經在西元2世紀至3世紀間,在南印度集結而成。

在3世紀時,由法顯首次在中國譯出。最早只有10卷本[1],後曇無讖由於闐取回後36卷,形成40卷本[2][3]

版本[編輯]

梵文本[編輯]

梵文原本已散失,在20世紀初發現數個殘片,殘片內容合計不到40卷本的百分之一,但可以與漢譯本進行對照。

日本學者高楠順次郎,在日本高野山發現梵文殘片,轉寫為拉丁字母後出版。

英國大英圖書館所屬印度事務部圖書館中收藏,編號為No.143. SA.4。原在中國和闐出土,1903年前後被英國駐喀什噶爾中國事務特別助理收購,送回英國,由英國學者研究後出版。稱為Hoernle Manusc。此外,還有另一個殘片,編號Kha-i-89。

俄國聖彼德堡收藏六個殘片,稱為Petrovsky藏品。由沙俄駐喀什噶爾領事,在和闐一帶收購。由學者G.M. Bongard-Levin研究後出版,其中一個殘片可與英國編號Kha-i-89拼成一頁。

漢譯本[編輯]

有三個漢譯版本。最早譯出的,是東晉法顯、佛大跋陀、寶雲共譯《佛說大般泥洹經》6卷本。

北涼天竺三藏曇無讖譯共四十卷[4][5],又稱為北本。其初分五品即前十卷,與法顯十八品譯本為同本異譯。

劉宋慧嚴、慧觀、謝靈運,根據曇無讖本與法顯本,對照會集成《大般涅槃經》36卷本,又稱南本。

大唐南海波淩國沙門若那跋陀羅譯兩卷《大般涅槃經後分》。

藏譯本[編輯]

藏傳本有二本,一由勝友(Jinamitra)、智藏(Jñãnagarbha)和天月(Devacandra)所譯,時間可能是在9世紀,由梵文本譯成。

另一譯本由曇無讖本轉譯成藏文,時間約在11世紀。

蒙文譯本由藏譯本轉譯為蒙古文。

粟特文本[編輯]

20世紀初,德國考古學者在新疆吐魯番發掘出大量文書,其中有由粟特文的大般涅槃經殘片。由F. W. K. Müller研究、轉寫後出版,收錄於Soghdische Texte.Ⅱ中。F. W. K. Müller認為此譯本由曇無讖本轉譯為粟特文,但其中有幾段與漢譯本不同,可能參考了另一個譯本。

突厥文本[編輯]

《北齊書》記載,齊後主時,曾將漢譯本大涅槃經轉譯為突厥文,送給突厥可汗,時間約在6世紀[6]。《隋書》記載,突厥佗鉢可汗曾派人至中國求取涅槃經,應是指同一件事[7]

突厥語譯本沒有流傳下來,目前也尚未有考古發現。

思想[編輯]

大乘《涅槃經》的中心思想,主要有三:第一,如來常住;第二,涅盤「常樂我淨」;第三,一切眾生皆有佛性。大乘《涅槃經》主張「真空妙有」。大乘「般若」明無我,講「真空」;大乘「涅槃」示真我,講「妙有」。由於此「有」不是對立的現象之有,故稱「妙有」。大乘《涅槃經》伸延般若法華華嚴等大品類經之思想,以對治認為涅槃是永遠沉寂的消極涅槃觀。大乘《大般涅槃經》是闡釋大乘「妙有」思想最具代表性的一部經典。

Wikisource-logo.svg
維基文庫中相關的原始文獻:

引用[編輯]

  1. ^ 僧祐出三藏記集》卷8《大涅槃經記》:「此大涅槃經,初十卷,有五品。其胡本是東方道人智猛,從天竺將來,暫憩高昌。有天竺沙門曇無讖,廣學博見,道俗兼綜,遊方觀化,先在燉煌。河西王宿植洪業,素心冥契,契應王公,躬統士眾,西定燉煌,會遇其人,神解悟識,請迎詣州安止內苑。遣使高昌取此胡本,命讖譯出。此經初分唯有五品,次六品已後,其本久在燉煌,讖因出經。」
  2. ^ 僧祐出三藏記集》卷8《大涅槃經記》:「下際知部黨不足,尋訪慕餘殘。有胡道人,應期送到此經。胡本都二萬五千偈,後來胡本想亦近具足。但頃來國家慇猥,未暇更譯,遂少停滯,諸可流布者。經中大意,宗塗悉舉,無所少也。今現已有十三品,作四十卷。」
  3. ^ 僧祐出三藏記集》卷14《曇無讖傳》:「讖以涅槃經本品數未足,還國尋求。值其母亡,遂留歲餘。後於於闐更得經本,復還姑臧譯之,續為三十六卷焉。」
  4. ^ 僧祐出三藏記集》卷第八《大涅槃經記第十七·未詳作者》:此大涅槃經。初十卷有五品。其胡本是東方道人智猛從天竺將來。暫憩高昌。有天竺沙門曇無讖。廣學博見道俗兼綜。遊方觀化先在燉煌。河西王宿植洪業素心冥契。契應王公躬統士眾。西定燉煌。會遇其人。神解悟識。請迎詣州安止內苑。遣使高昌取此胡本。命讖譯出。此經初分唯有五品。次六品已後。其本久在燉煌。讖因出經。下際知部黨不足。尋訪慕餘殘。有胡道人(印度僧)。應期送到此經。胡本都二萬五千偈。後來胡本想亦近具足。但頃來國家慇猥。未暇更譯。遂少停滯諸可流布者。經中大意宗塗悉舉。無所少也。今現已有十三品。作四十卷。為經文句。執筆者一承經師口所譯不加華飾。其經初後所演。佛性廣略之聞耳。無相違也。每自惟省。雖復西垂深幸此遇。遇此大典開解常滯。非言所盡。以諸家譯經之致大不允其旨歸。疑謬後生。是故竊不辭。輒作徒勞之舉。冀少有補益。諮參經師。採尋前後。略舉初五品為私記。餘致惟之悉可領也(祐尋此序與朗法師序及懺法傳小小不同未詳孰正故復兩出)。
  5. ^ 僧祐出三藏記集》卷第十四《曇無讖傳第三》:曇無讖。中天竺人也。……十歲與同學數人讀咒。聰敏出群。誦經日得萬餘言。初學小乘兼覽五明諸論。講說精辯莫能詶抗。後遇白頭禪師共讖論議。習業既異。交爭十旬。讖雖攻難鋒起。而禪師終不肯屈。讖服其精理。乃謂禪師曰。頗有經典可得見不。禪師即授以樹皮涅槃經本。讖尋讀驚悟。方自慚恨。以為坎井之識。久迷大方。於是集眾悔過。遂專業大乘。年二十誦大小乘經二百餘萬言。……乃齎大涅槃經本前分十二卷並菩薩戒經菩薩戒本奔龜茲。龜茲國多小乘學不信涅槃。……河西王沮渠蒙遜。聞讖名呼與相見。接待甚厚。蒙遜素奉大法志在弘通。請令出其經本。讖以未參土言。又無傳譯。恐言舛於理不許。於是學語三年。翻為漢言。方共譯寫。是時沙門慧嵩道朗。獨步河西。值其宣出法藏。深相推重。轉易梵文。嵩公筆受。道俗數百人疑難縱橫。讖臨機釋滯。未常留礙。……讖以涅槃經本品數未足。還國尋求。值其母亡。遂留歲餘。後於於闐更得經本。復還姑臧譯之。續為三十六卷焉。……初讖譯出涅槃。卷數已定。而外國沙門曇無發雲。此經品未盡。讖常慨然。誓必重尋。蒙遜因其行志乃偽資發遣。厚贈寶貨。未發數日。乃流涕告眾曰讖業對將至。眾聖不能救矣。以本有心誓義不容停。行四十里。遜密遣刺客害之。時年四十九。眾咸慟惜焉。後道場寺慧觀志欲重求後品。以高昌沙門道普常遊外國善能胡書解六國語。宋元嘉中。啟文帝資遣道普將書吏十人西行尋經。至長廣郡舶破傷足。因疾遂卒。普臨終歎曰。涅槃後分與宋地無緣矣。
  6. ^ 《北齊書》卷20〈斛律羌舉傳〉:「代人劉世清,祖拔,魏燕州刺史;父巍,金紫光祿大夫。世清武平末侍中開府儀同三司,任遇與孝卿相亞,情性甚整,周慎謹密,在孝卿之右。能通四夷語,為當時第一。後主令世清作突厥語翻《涅槃經》,以遺突厥可汗,勑中書侍郎李德林為其序。」
  7. ^ 《隋書》卷84〈北狄傳〉:「齊有沙門惠琳,被掠入突厥中,因謂佗鉢曰:『為有佛法耳。』遂說以因緣果報之事。佗聞而信之,建一伽藍,遣使聘於齊氏,求《淨名》、《涅槃》、《華嚴》等經,並《十誦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