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躍進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大躍進是在1958至1960年上半年,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於中華人民共和國發生的試圖利用本土充裕勞動力和蓬勃的群眾熱情在工業農業上「躍進」的社會主義建設運動。不同學者估計中國在大躍進期間非自然死亡達一千八百萬[1]到至少四千五百萬人[2]。有人口統計學家估計在一千八百萬到三千二百五十萬人之間[1]江蘇師範大學數學教授孫經先估計三年困難時期的「營養性死亡」人數在250萬以下,真正餓死的人更少[3][4][5][6]。歷史學家馮客((Frank Dikötter))聲稱「強迫,恐怖,和系統的暴力是大躍進的根本」,「人類歷史上有動機最致命的大規模屠殺之一」。[7]

由於1956年中華人民共和國生產資料私有制的社會主義改造基本完成,1957年又完成了發展國民經濟的第一個五年計劃,中共高層發動了「大躍進」運動[8]

1957年11月13日,《人民日報》發表社論,正式提出「大躍進」口號。1958年5月召開的中共八大二次會議制定了「鼓足幹勁,力爭上遊,多快好省地建設社會主義」的總路線,通過了第二個五年計劃,為大躍進正式制定任務和目標。成為了發動「大躍進」運動的一次重要會議[8]。8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北戴河舉行擴大會議,提出一九五八年鋼的產量要比一九五七年翻一番,達到一千零七十萬噸;並決定在農村普遍建立人民公社[9]

脫離實際的「大煉鋼鐵」運動隨後在全國範圍內推廣,而人民公社化運動也嚴重地傷害了農業生產積極性,糧食產量無法保證,為保證農產品達標,農村開始虛報糧食產量,「大放衛星」現象蔓延開來。但是國家對於糧食的徵購卻按照虛報產量制定標準。大躍進運動浮誇的現象和很快暴露的問題也招致黨內外大量的質疑之聲[10]蘇聯對人民公社的質疑加深了兩國嫌隙,而黨內的意見分歧甚至分裂集中反映在廬山會議彭德懷反黨集團」事件上,彭德懷因在與會期間批評大躍進政策而遭到毛澤東整肅,支持彭德懷意見的黃克誠張聞天周小舟等一批中共元老人物受到牽連,全國範圍內一大批中共幹部和相關人士以「反右傾」而被整肅,造成「躍進」在政策上並未及時剎車,進一步助長了「躍進」風潮,而領會毛澤東意圖的林彪則從此在政治上崛起。此後,七千人大會劉少奇對政策的批評引起毛澤東不滿,最終導致黨內高層意見出現分歧。

大躍進的後果使得這場運動最終難以為繼,鋼、鐵合格率低下,大量資源遭到浪費,勞動力的轉移帶來產業結構畸形和農業生產的不足,加之人民公社颳起「一平二調」的「共產風」,高指標引發的「浮誇風」,以及脫離實際的生產瞎指揮風,強迫命令風和幹部特殊化風「五風」和公共食堂的浪費,與貪污腐化、強征強搶強佔,導致無權勢的農民百姓大量死傷受害[11],最終釀成全國大飢荒的悲劇。從1960年冬開始,這場脫離實際的運動逐漸被當局叫停[8]

時代背景[編輯]

1950年代期間,在蘇聯給予技術援助的情況下,中國開始實行土地分配和國營工業化。1950年代中期,中國大陸總體情況似乎開始穩定。朝鮮半島美國)以及越南法國)方面的戰爭已不再構成威脅;1956年中華人民共和國生產資料私有制的社會主義改造基本完成,資本家財產已在1952年和1953年間被新的中國政府所徵收;通過三反五反運動反右運動等一系列運動,中國國民黨在大陸地區的殘餘勢力也已經幾乎完全被消滅,被指反對共產黨統治的人已被監禁或遭整肅。

「社會主義改造」[編輯]

百花齊放與反右運動[編輯]

大躍進照片海報

「冒進」與「反冒進」[編輯]

1957年大陸國民經濟發展取得一定程度提高,財政收支增長,取得平衡還有結餘。歸還前一年向銀行透支款6億,還增撥給銀行信貸資金9億元。貨幣流通量比上年降低4.5億。基本達到財政、物資、信貸平衡,市場趨於穩定。工農業產值較上年增長10%,超過計劃4.1%。農業產值增加了20億元,但未能達到計劃的4.9%的增長率。糧食只達到3700億斤(不含大豆),比計劃低出120億斤,但仍比上年增加50億斤。1957年被認為是建國以後效果最好的年份之一[12]

毛澤東本人卻並不以為然,他從1957年工業發展速度(10%)不及上年(31%),農業未能達到計劃出發,得出結論:1956年反冒進反錯了,在經濟和政治上都產生了不良後果——1957年9月至10月的中共八屆三中全會上,毛澤東對1956年的反冒進提出了批評。他說:1956年經濟文化有了一個很大的躍進,可是有些同志低估了成績,誇大了缺點,說冒進了,吹起了一股風,把多快好省、農業綱要四十條、「促進會」幾個東西都吹掉了,影響了今年的經濟建設特別是農業的進展,給群眾潑了涼水。他申明:多快好省、四十條、促進會必須恢復。此外還提出「我們是不是可以把蘇聯走過的彎路避開,比蘇聯搞的速度更要快一點,比蘇聯的質量更要好一點?應當爭取這個可能。[13]」毛澤東則在後來說,1958年的勁頭,開始於三中全會[14]。在周恩來於八大二次會議上被「痛快淋漓」地批過之後,反冒進的另一主要人物劉少奇也噤若寒蟬,自問「我們比主席,總是差一大截」從而在58年中力追毛的腳步大搞躍進。[15]

「大躍進」的提出[編輯]

1957年整風中,1956年冒進引起的經濟和民眾生活緊張局面遭到頗多批評,最尖銳者如張奚若陳銘樞批評毛澤東和共產黨「好大喜功,急功近利,鄙視既往,迷信將來」。然而這種言論被當局視為資產階級右派向黨進攻,所以中共對社會批評言論進行了反駁,中共中央副主席、國務院總理周恩來在1957年6月26日一屆人大四次會議的政府工作報告上批駁了1956年全面冒進了的觀點,也表示不同意「1957年又全面冒退了」的說法。他在肯定1956年成績時,使用了1956年「採取了躍進的步驟」、「有了一個躍進的發展」的說法,這是中共最初使用「躍進」一詞[16]。對此,毛澤東1958年5月17日在八大二次會議時還讚揚說:去年6月,周恩來同志在人大會議上的報告很好,「以無產階級戰士的姿態向資產階級宣戰。」

1957年11月13日,《人民日報》發表《發動全民討論四十條綱要,掀起農業生產的新高潮》的社論,說「在農業合作化後我們就有條件也有必要在生產戰線上來一個大的躍進」,號召農民群眾掀起一場「新的生產高潮,爭取一九五八年的豐收」,鼓勵各地將幹部下放到農村,從事一線生產。周恩來將這篇社論介紹給毛澤東,說譚震林他們提出了一個「大躍進」的口號,周說這個提法很好,毛澤東讀後也很欣賞。[17]1958年[5月25日,毛給參加政治局會議的同志信中寫道:「重看1957年11月13日人民日報社論,覺得有味,主題明確,氣度從容,分析正確,任務清楚。官方媒體上,以『躍進』一詞代替『冒進』一詞從此篇起。」[18]

鋼產量「超英趕美」與高指標的出台[編輯]

大躍進時期的宣傳海報:「以鋼為綱,全面躍進」

1957年11月,各國共產黨工人黨領導人雲集莫斯科,召開慶祝十月革命40周年大會,中共中央主席、國家主席毛澤東也率團前往。在慶祝大會上,蘇共中央第一書記赫魯雪夫在報告中提出通過和平競賽,在「今後15年內不僅趕上並且超過美國」的目標。蘇聯的行動口號使得毛澤東深受啟發,在18日的會議上提出了中國5年後鋼產量達到1000萬到1500萬噸,15年後趕上或者超過英國的行動口號[19]。1957年12月2日,中共中央副主席、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劉少奇在中國工會第八次全國代表大會的祝詞中首次在國內公開宣布15年趕上或者超過英國的目標:「15年後,蘇聯隊工農業在最重要的產品的產量方面可能趕上或者超過美國,我們應當爭取在同一時期,在鋼鐵和其他重要工業產品的產量方面趕上或者超過英國。那樣,社會主義世界就將把帝國主義國家遠遠拋在後面」。

1958年2月3日,薄一波向全國人大作關於1958年國民經濟計劃的報告,提出1958年鋼產量指標為624.8萬噸,比1957年增長17%。4月14日,國家經委匯總各地上報的鋼產量指標,上報1958年計劃為711萬噸。3月20日,冶金工業部部長王鶴壽向中共中央和毛澤東作報告,提出1962年鋼產量可以達到1500萬噸,十年超過英國、再有十年趕上美國「是比較現實的設想」。王鶴壽的報告受到毛澤東高度重視,號召其他部門要向冶金部學習。毛澤東全盤接受了王鶴壽的十年超英、二十年趕美的觀點,4月15日在《介紹一個合作社》一文中宣布:「我國在工農業生產方面趕上資本主義大國,可能不需要從前所想的那樣長的時間了。」不過為了「留餘地」,毛澤東在黨內信件中表示「十五年趕上英國」的口號不變。 5月,中共八大二次會議討論第二個五年計劃的各項指標。李富春提出1962年鋼產量3000萬噸,7年趕上英國、15年趕上美國的計劃。王鶴壽發言論證這一計劃的可行性,認為1959年可以達到1200萬噸,1962年3000萬噸,1967年7000萬噸,1972年1.2億噸,5年可以超過英國,15年趕上美國。5月18日,毛澤東在《卑賤者最聰明,高貴者最愚蠢》的批語中,採納李富春等人的意見,儘管稍做保留,仍明確提出:「七年趕上英國,再加八年或者十年趕上美國。」[20]八大二次會議肯定了當時全國出現的「大躍進」形勢,調整了「二五」計劃指標,鋼產量由1200萬噸提高到3000萬噸,糧食從5000億斤上升到7000億斤。提出要使中國在15年或更短的時間內,在主要工業產品產量方面在十年內超過英國、十五年內趕美國(所謂「超英趕美」)。從此,「大躍進」在中國大陸全面展開。農業要「以糧為綱」,要求5年、3年甚至1-2年達到12年發展綱要規定的指標。工業則「以鋼為綱」,將趕超英國的目標縮短為7年、5年以至到6月份毛澤東簽字的報告定為「兩年超過英國」。[21]

1958年8月,這些指標又誇大了2倍。隨後各行各業都出現「浮誇風」。「大躍進萬歲」被人民網評為「中共黨史上的80句口號」。[22]

人民公社化運動與農業放「衛星」[編輯]

人民公社社員在公社食堂裡免費吃飯。糧食儲備被吃光後公社食堂也隨之解散。

毛澤東號召大家要破除迷信,解放思想,發揚敢想敢說敢幹的精神。1958年8月,劉少奇派人到山東壽張縣進一步了解那裡的高額豐產情況,寫回的調查報告中,提出了「人有多大膽,地有多高產」的口號;後來被社會流傳成著名的「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的口號。會後,全國各條戰線掀起了「大躍進」的高潮。8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北戴河會議,確定了一工農業生產的高指標,提出1958年鋼產量翻番,作為實現「大躍進」的重要步驟,達到1070萬。《人民日報》經常報導某某公社農業大放衛星。在早稻畝產36000斤的基礎上,中稻畝產達到46000斤。田裡的稻穀緊密得排在一起,人都可以坐在上面。同年,還出版發行了祖國主要建設成就地圖。1958年10月,毛兩個月前直接視察過的新立村報出了天大的數字:「畝產12萬斤。」[23]

以1957年曾獲畝產千斤糧食帥旗的四川郫縣為例,該縣在當年提出「學麻城,趕孝感」的口號,在大面積豐產上要「元帥升帳」,同時在發射高產「衛星」中也要在四川領先。從收早稻開始,與附近的新繁縣競爭,發射一個比一個大的「衛星」。為了開展發射水稻「衛星」的競賽,他們專門在城關北街十字口豎立一個長十幾米,寬數米的「衛星發射台」。每次發射一顆高產「衛星」,就使用一個裝飾性的彩色水稻牌懸掛在「衛星台」上,象徵「衛星」升起了。水稻牌的大小會隨著產量的高低而變化。隨後,「衛星台」上的水稻牌越來越多,越來越大。當年,全縣共發射水稻「衛星」41個。8月26日,該縣犀浦鄉第一農業社居然出現畝產稻穀4萬多斤「大衛星」。驗收上報的總產量為45262.8斤,平均畝產45217斤,超過安徽省繁昌縣東方紅三社的水稻大「衛星」2187斤,超過實收總產量26000—27000斤,超過當地水稻正常單位面積產量的77-88倍。實際情況卻是當地工作人員趁在晚上田間燈光較弱,人多手多,校收人員難於察覺的情況下進行偷梁換柱:

  1. 將移栽日期比實際移栽期提早一個月,虛報為7月13日,隱瞞移栽水稻已半吊黃熟重要情節。
  2. 從其他田收打進倉的黃穀秘密運到驗收現場,冒充「衛星田」稻穀過秤。
  3. 將一籮穀重複稱一次、二次甚至三次,稱為「轉轉秤」。[24]

《人民日報》和新華社的虛假新聞也充斥報紙的各大版面,農業高產「衛星」層出不窮,高產衛星列表[25]僅1958年8月1日到9月5日止,《人民日報》經常在一版顯著地位用特號字(有時套紅)登出糧食高產「衛星」。先是夏收小麥創高產的新聞[26]

6月8日,河南遂平衛星公社5 畝小麥平均畝產2015斤;
6月9日,湖北谷城樂民公社畝產2357斤;湖北襄陽,700萬畝小麥畝產1500--2000斤;
6月11日,河北魏縣六座樓公社,畝產2394斤;
6月12日,河南遂平衛星公社畝產3530斤;

6月15日,一版頭條眉題:豐收凱歌震天響 億萬人民笑開顏 主題:河南小麥產量躍增一倍多 副題:「觀潮派」「算帳派」應及時猛省了
6月16日,湖北谷城,4353斤;
6月18日,河南商丘雙樓公社,4412斤;
6月21日,河南輝縣田莊公社,4535斤;
6月23日,湖北谷城先鋒公社,4689斤;
6月30日,河北安國,5103斤;
7月12日,河南西平,7320斤;
9月22日,青海省柴達木盆地海撥2797米的賽什克農場第一生產隊畝產8585斤6兩,成為當年小麥畝產最高

秋收開始,《人民日報》又開始報導早稻畝產的高產衛星,開始新一輪浮誇競賽:

7月12日,福建閩侯城門鄉公社,3275斤;
7月18日,福建閩侯連板公社5806斤;
7月26日,江西波陽,9195斤;
7月31日,湖北應城春光公社,10597斤;
8月1日,湖北孝感長風公社,15361斤;
8月10日,安徽樅陽高峰公社,16227斤;
8月13日,湖北麻城建國公社,36956斤;
8月22日,安徽繁昌,43075斤9兩;
9月5日,廣東北部山區連縣,60437斤

在大躍進過程中,這種虛報產量的事比比皆是。其中最著名的是河北徐水縣,號稱一年收穫糧食12億斤。1958年8月11日的人民日報上發表了署名康濯的通訊報導,報導中說1958年8月4日毛澤東對當地進行了視察。毛高興地說:

你們全縣31萬多人口,怎麼能吃得完那麼多糧食啊?你們糧食多了怎麼辦啊?……要考慮怎麼吃糧食呢!……農業社員們自己多吃嘛!一天吃五頓也行嘛![27]

實際上,1957年徐水的糧食畝產才剛剛138斤,其中夏糧畝產僅有70斤。然而,從1958年開始,毛澤東對浮誇風表現出了越來越強烈的懷疑。在1958年11月的《關於社會主義商品生產問題》一文中,毛說:

提倡實事求是,不要謊報,不要把別人的豬報成自己的,不要把三百斤麥子報成四百斤。今年的九千億斤糧食,最多是七千四百億斤,把七千四百億斤當數,其餘一千六百億斤當作謊報,比較妥當。人民是騙不了的。過去的戰報,謊報戰績只能欺騙人民,欺騙不了敵人,敵人看了好笑。有真必有假,真真假假搞不清。偃師縣原想瞞產,以多報少,也有的以少報多。《人民日報》最好要冷靜一點。要把解決工作方法問題,當成重點,黨的領導,群眾路線,實事求是。」
——《關於社會主義商品生產問題》(一九五八年十一月九日、十日). 毛澤東文集,第七卷

在他1959年4月29日的《黨內通信》中毛說:

包產一定要落實。根本不要管上級規定的那一套指標。不管這些,只管現實可能性。例如,去年畝產實際只有三百斤的,今年能增產一百斤、二百斤,也就很好了。吹上八百斤、一千斤、一千二百斤,甚至更多,吹牛而已,實在辦不到,有何益處呢?又例如,去年畝產五百斤的,今年增加二百斤、三百斤,也就算成績很大了。再增上去,就一般說,不可能的

……

同現在流行的一些高調比較起來,我在這裡唱的是低調,意在真正調動積極性,達到增產的目的。如果事實不是我講的那樣低,而達到了較高的目的,我變為保守主義者,那就謝天謝地,不勝光榮之至。

過分虛高的高產量也引起懷疑,然而在全國享有很高聲望的物理學家錢學森卻在《中國青年報》上撰文宣稱:「土地所能給人們的糧食產量碰頂了嗎?科學的計算告訴人們:還遠得很!」「把每年射到一畝地上的太陽光能的30%作為植物可以利用的部分,而植物利用這些太陽光能把空氣里的二氧化碳和水分製造成自己的養料,供給自己發育、生長結實,再把其中的五分之一算是可吃的糧食,那麼稻麥每年的畝產量就不僅僅是現在的兩千多斤或三千多斤,而是兩千多斤的20多倍!」[28]李銳回憶說,1958年12月他問毛澤東怎麼會相信那些衛星產量時,毛澤東回答說是看了錢學森的文章才相信的[29]。依照這種虛假報導制定的國家徵收糧食額度嚴重超出實際產量,連農民的口糧也被徵收用於填補差額,直接加重農民與基層幹部之間矛盾,成為了導致後來災荒的主要原因。

大煉鋼鐵與其他基建項目「躍進」[編輯]

大煉鋼鐵遺迹的現存極少,福建南靖五更寮土高爐群是其中一例

會後全國形成了全民大煉鐵和人民公社化的高潮。1958年底,鋼產量調整較1957年翻一番,提出「以鋼為綱」的口號,號召全民煉鋼。在農村,也修建了土法的鍊鋼爐,企圖在田間鍊鋼鐵。很多人把家裡的鍋子,鐵器等金屬都捐獻出來煉鋼鐵,但由於技術不合規格,只是煉出大量的廢鐵,造成極大的浪費,並對環境造成極大污染。

煉鋼需要鐵礦、焦炭、燃料等材料。由於鐵礦不足,於是全民不下田耕作,全都上山採礦,使糧食產量大減。由於燃料不足,只好上山伐林,把一座又一座青山砍得光光,引發日後的天災,所以這些天災都是屬於人為的。有報導稱,廣州增城掛綠荔枝樹在此劫中大部分被砍去了,而且建造高爐的建築材料不足,甚至把文物建築拆了,把磚塊拿去建爐,還說文物也要為煉鋼服務。水庫項目在全國範圍內展開,大量基建項目紛紛上馬。[30]農村也推行真正名副其實的大鍋飯,以生產隊為單位的人民公社大食堂,每個家庭都統一在公社食堂吃飯。稱為「放開肚皮吃飽飯」。

矛盾凸顯:廬山會議到反擊右傾[編輯]

運動中,以「高指標」、「瞎指揮」、「浮誇風」和「共產風」在大躍進中嚴重泛濫。接連發生的問題使得中共高層開始考慮調整政策。部份中共黨員從1958年11月第一次鄭州會議到1959年7月廬山會議前期,希望中共領導調整政策。

毛澤東等人的樂觀基調[編輯]

對形勢的樂觀估計,並不只限於毛澤東本人。湖北省委在傳達討論上海會議精神給中央的報告,對1958年的總結和對1959年的展望中提到,1958年大躍進,「兩條經驗,一條教訓」。兩條經驗分別是:一、1958年的大躍進為今後工農業高速的發展開闢了道路,造成了大躍進的局勢;二、「放手發動群眾,一切經過試驗」。這是保證多快好省的總路線能夠實現的關鍵。一條教訓,是指「勝利沖昏了頭腦」[31]。59年2月毛澤東說藏富於民不見得是壞事,意為糧食是被農民藏起來了。[32]

1959年7月上旬湖北省委經濟工作會議上,省委第一書記王任重在總結中強調,1959年必須繼續組織大躍進。他說:目前我們的形勢是有利的,比去年同期好……現在供應雖然還相當緊張,但是在向好轉方面走。為了繼續躍進,必須抓住兩個問題:1、大力貫徹執行黨的各項政策;2、大搞群眾運動,插紅旗樹標兵、抓落後趕先進。說大話是不對的,但革命者要立大志、建大業,因此仍要發揚共產主義風格[33]

黨內的異見聲音[編輯]

基層幹部的意見[編輯]

農村的煉鐵爐

但在地、縣委書記及一般幹部中,有相當一部分人對1958年的大躍進、人民公社化運動有著不同看法。湖北省經濟工作會議中有人在小組討論發言中說:「1958年犯了左傾冒險主義錯誤。」「去年大辦鋼鐵是『得不償失』。」「一面說躍進,一面餓肚皮,怎樣也不好解釋。」因此,地、縣級領導人對1959年的生產指標,都是「保險」、「再保險」,多一斤也不接受[33]

天津市和平區2400多名科以上黨員幹部討論中央緊急指示時,談出了七大埋怨,其中主要是:埋怨領導好造大計劃;埋怨農村工作搞得不好(不給農民自留地,不叫農民自己養豬,弄得人心惶惶);埋怨宣傳工作有毛病,1958年宣傳這裡大躍進,那裡大豐收,結果卻不是這樣[34]。一般幹部和職工中,有人認為,「現在農村糧食緊張和城市副食品緊張都是公社化鬧的。」他們提出:「去年取消自留地,今年回復自留地;去年搞食堂,今年散夥;去年搞供給制、幾飽,今年按勞取酬,是不是過去搞錯了。」並認為,「鍊鋼勞民傷財、得不償失」[35]

高層領導人的擔憂[編輯]

廬山會議的衝突[編輯]

1959年7月中國共產黨第八屆中央委員會第八次全體會議在江西廬山召開,對1958年高指標政策造成的後果,與會者在認識上出現了分歧,柯慶施等強調「大躍進」的成績是主要的,雖然承認出現了一些問題,但並不嚴重,並認為通過第一次鄭州會議以來的工作,問題已經解決。應當鼓足幹勁,繼續躍進。而持反對意見的彭德懷面見毛澤東未果,遂向毛上書陳述意見。彭認為:大煉鋼鐵「有失有得」,引起「比例失調」;影響到了工農之間、城鄉之間的關係,「是具有政治性的」,犯錯誤的原因,是「小資產階級狂熱性」等等。同時黨內中下層幹部也多有懷疑和埋怨,認為大煉鋼鐵得不償失,人民公社搞砸了,黨外民主人士多有非議,也被蘇聯「老大哥」認為是錯誤的。而在毛澤東看來,這些以及彭的信在挑戰「三面紅旗,」動搖全黨、全國繼續躍進的信心。於是,毛藉此信,發動了一場反右傾機會主義的鬥爭,以再次激起人們的「革命幹勁」,實現工農業的生產大躍進,從而扳回1958年的敗局[36]

繼廬山把彭德懷黃克誠張聞天周小舟打成「反黨集團」後,各省市自治區機關的反右傾運動也隨之展開,產生了一批所謂的「反黨集團」、「右傾機會主義分子」。如曾下令解散公共食堂的安徽省委書記處書記、副省長張凱帆,此外福建青海湖南黑龍江遼寧等地也都有省委書記、省長、副省長、廳局長、地市縣長被打為「反黨分子」和「反黨集團」。這次反右傾運動,打擊官員和群眾的規模,超過了1957年的反右運動,據1962年甄別平反時統計,被重點批判和劃為「右傾機會分子」的幹部和黨員有三百幾十萬人,加上被定為「階級異己分子」等類名目的人數則更大,截至1962年8月,全國得到平反的幹部、黨員和群眾共六百多萬人。[37] 1980年,解放軍為1959年因對總路線、大躍進、人民公社有意見而被定性為「右傾機會主義分子」、「右傾機會主義錯誤」或其他「政治帽子」予以平反的有17212人[38]。反右傾運動的直接後果是,從1958年11月第一次鄭州會議後剛剛稍有糾正的高指標、瞎指揮、浮誇風共產風再次颳起,擔心政治錯誤的地方官員幾乎無人敢於講實話,依然強購農糧,終於導致大面積糧荒。經濟學家薛暮橋回憶錄中提到,「1957年農業大減產,情況極為嚴重。但公社幹部不敢反應農民呼聲。」[39]

難以為繼的「躍進」和接踵而來的大飢荒[編輯]

國民經濟的全面倒退[編輯]

農牧業產品大幅減產[編輯]

大躍進的脫離實際導致這場運動難以為繼,據統計,1960年,糧食實產2870億斤,比1957年3901億減少26%以上;棉花實產2126萬擔,比1957年3280萬擔減少了35%以上;油料作物實產3405萬擔,比1957年7542萬擔減少一半多;豬的年底存欄數為8227萬頭,比1957年14590萬頭減少56%;大牲畜年底飼養量7336萬頭,比1957年的8382萬頭減少12.5%.整體上退回到了1951年的水平,油料作物僅為1951年的一半[40][41]

經濟結構比例嚴重失調[編輯]

「以鋼為綱」、「元帥升賬」。為實現鋼鐵翻番,全國大量基礎建設上馬。1958年到1960年每年新增基本建設投資都在百億元以上,1960年達384億元,比上年增長11%,比1957年增加1.8倍。在基本建設投資總額中,生產性建設投資所佔比重都在86%以上(1958年為88%,1959年為86.8%,1960年為86.4%),擠掉了非生產性的建設[42]。工業上單純追求產量帶來諸多負面影響。為保證鋼鐵生產達標,鋼鐵工業本身的基本建設規模擴大,與鋼有關的煤、電、運輸等行業建設也隨之增加。導致工業內部失調,全國職工人數猛增,超出國民經濟特別是農業負擔能力,加劇了社會商品的供需矛盾。

工業生產[編輯]

在公布完成的1108萬噸鋼中,合格鋼只有800萬噸;1369萬噸生鐵中,合格品只有953萬噸[43][44]。國家統計局估算,1958年土法鍊鋼虧損達50億元,財政上花費了大量補貼[45]。森林等自然資源遭到過度開發甚至嚴重破壞。

中共八屆六中全會,根據毛澤東「壓縮空氣」的精神,將北戴河提出的1959年鋼產量3000萬噸的指標降低為1800萬噸左右。據新華社《內參》報導,從1959年1月開始,鋼鐵生產的指標,月月都沒有完成計劃。記者報導說:

開年以來,全國鋼鐵生產計劃完成的不好。1月份全國產鋼77萬噸,僅為去年12月份產量的47.7%;產鐵142萬噸,為去年12月份的51.5%;產鋼材52萬噸,為去年12月份的83.9%。按今年第一季度鋼鐵生產計劃的要求,全季平均每天應該生產鋼33000噸,鐵57000噸,鋼材22000噸;而實際上1月份每天只生產鋼25000噸,鐵46000噸,鋼材17000噸,比計劃欠了很多。[46]

部分成就[編輯]

大躍進期間也不是毫無成就, 大慶油田就是最標誌性的成果,在打破了外國陸相生油理論後,找了了自己的大油田,打破了外國的石油壟斷請求來源的內容[來源請求]

大躍進在鋼鐵工業,裝備工業和水利上也有建樹,興建了一大批項目,1960年中國第一次從北坡登上珠峰。[47]

飢荒和大面積非正常死亡的災難[編輯]

農村的人民公社颳起「一平二調」的共產風,高指標引發的「浮誇風」,以及脫離實際的生產瞎指揮風,強迫命令風和幹部特殊化風「五風」共生,加之大辦工業、大煉鋼鐵調用大量勞動力,大片農作物未及收割,大片田地荒廢。中共中央農村工作部保守估計,1958年農作物有10%未收回。大辦公共食堂又浪費了大量糧食,致使1958年冬-1959年春個別地區開始斷糧,浮腫病開始出現[36]。與此同時,各地領導幹部卻恐於被打成右傾,紛紛瞞報,不報,中央對於人民公社依然好評連連。然而斷糧卻使得當年連中南海也受到影響,據時任毛澤東醫生的李志綏回憶,中南海裡沒有了肉和油,連米和蔬菜都很少見[48]。地方上,為了按浮誇數據徵購糧食,出現了抄家、強行搜糧的情況,為補足巨大的數據缺口,農民口糧也被徵收。[49]然而浮誇帶來的巨大的缺口依舊無法彌補,部分人民公社為保留部分口糧和減少損失,以天災作為藉口,降低了高產量糧數。但全國範圍的糧食緊張已經無法挽回。但中國共產黨所屬的高級幹部其飲食均受到按級別分配的「特需供應」保護,生活影響並不大。

全國性飢荒和大面積非正常死亡接連出現,許多地方甚至發生了人吃人的慘劇。關於具體死亡人數,至今未有精確統計數據公布。當時由於中國內地的消息封鎖,一般專家不易精確的統計死亡人數,各種渠道公布的非自然死亡人數是2000萬左右[50],其中光是四川的非正常死亡人數就達1000萬[51],這也成為二十世紀人類歷史上最嚴重的飢荒之一。中國大陸徐滌新主編《當代中國的人口》提供的數據,1959年到1961年非正常死亡人數約為2144萬人。而早在1958年非正常死亡就已出現,如四川山東河南甘肅當年則高達21.11‰、個別省份則延續到1962年(四川省1958-1962年平均死亡率達34.03‰。普通死亡率則僅為7.02‰)據此,中共中央黨校教授林蘊暉做出結論,從1958年到1962年間,中國因大躍進運動導致的非正常死亡人數,約在3000萬左右[36]。另外,根據另外一位新華社記者楊繼繩的計算,大飢荒餓死國人為3600萬[52]香港大學人文學院講座教授馮客在2010年9月出版的《Mao's Great Famine》指出,他用了4年遍閱全國解封檔案,認為大躍進造成4500萬人非正常死亡。[53]國家計生委和國家統計局下達的國家級課題,以及西安交大的蔣正華計算結果,是1700多萬。據當年的糧食部辦公廳主任周伯萍稱,他和國家統計局局長賈啟允、糧食部長陳國棟做了一個電話調查,得出一個死亡幾千萬的人數,送交周恩來審閱後周要求銷毀。[54]

2013年,江蘇師範大學特聘教授孫經先在中國社會科學報發表《「中國餓死三千萬」的謠言是怎樣形成的?》,系統的指出了餓死3千萬理論的問題,尤其針對楊繼繩的《墓碑》。其稱反覆閱讀了《墓碑》並對該書提供數據都逐一進行了查證和分析,發現絕大多數數據都是虛假的。其稱:1,《墓碑》大量使用了荒謬的數據,在寧夏,鳳陽,寧德,無為,涪陵等多處地方的人口數字存在誇大,偽造數據。2,只要某個地區出現了人口統計數據的減少,就宣布這個地區有多少萬人「餓死」了,這是嚴重錯誤的。3,楊繼繩指出「非正常死亡」就是「餓死」,「餓死人數」=「總死亡人數」-「正常死亡人數」。孫稱這個公式完全違反了現代數學處理這類問題的基本原則。孫認為,3年困難時期出現的人口變動,是因為大躍進時期發生的大量的農業人口向工業的轉移,由於戶籍管理制度不健全出現嚴重的漏報戶籍,其他學者把這個認為就是非正常死亡就等於餓死是嚴重錯誤的。他最後認為只有「營養性死亡」在極為有限的局部地區發生,為250萬人左右。而在「營養性死亡」的數字中,「餓死」(完全性飢餓死亡)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55][56][57]

同時經濟困難使得珠三角地區大批人員出逃香港,造成了十室九空的局面,該情況由內參上報中央,震動朝野。在2011年1月11日出版的《中國共產黨歷史》第二卷中,官方首次承認「1960年全國總人口比上年減少1000萬」,但迴避了三年自然災害期間非正常死亡總人數。

「大躍進」降溫[編輯]

中蘇交惡[編輯]

就在同一時期,陷入意識形態相互撻伐的中蘇關係公開破裂。蘇共在人民公社化運動、大煉鋼鐵上都反對中共的政策,中共則對蘇聯與「帝國主義」緩和關係而不滿,最終蘇共撤走專家、毀棄援華合同,激起國人憤慨。毛澤東為保住顏面,以頂住「蘇聯大國沙文主義、老子黨的壓力」為藉口,勒令全國同胞束緊褲腰帶,提前還債,爭氣鍊鋼等為號召,挽回頹勢,以爭取做和蘇聯一爭高低。只是民力早已衰竭,出現的是更大規模的非正常死亡[36]

運動剎車[編輯]

1962年1月,中共中央召開有省市地縣三級幹部參加的中央工作會議,史稱「七千人大會」。中共中央副主席、國家主席劉少奇向大會提交了書面發言,在1月18日召集的《報告》起草委員會上,彭真點名毛澤東也有錯誤:「毛主席也不是什麼錯誤都沒有。三五年過渡問題和辦食堂,都是毛主席批的……現在黨內有一種傾向,不敢提意見,不敢檢討錯誤,一檢討就垮台。如果毛主席的1%、1‰ 的錯誤不檢討,將給我們黨留下惡劣影響。」[58]然而周恩來發言要大家承擔自己的責任,他說:「個別問題是我們供給材料、情況有問題,應由我們負責,不能叫毛主席負責。……幸虧主席糾正得早,否則栽得跟頭更大,要中風。……主席早發現問題,早有準備,是我們犯錯誤,他一人無法挽住狂瀾。」陳伯達很快也發言,向彭真發難:「我們做了許多亂七八糟的事情,是不是要主席負責?……亂搞一氣,不是主席的政策。」[59]

劉少奇於1月27日在大會上作了3個小時的口頭報告。在該會上,劉承認了大躍進的結果:「人民的吃、穿、用都不足。為什麼不足?這是因為1959、1960、1961年這三年我們的農業不是增產了,而是減產了。減產的數量不是很小,而是相當大。工業生產在1961年也減產了,據統計,減產了40%,或者還多一點。1962年的工業生產也難於上升。」造成局面的原因,劉少奇說:「有些地方的農業和工業減產,主要原因是天災。有些地方,減產的主要原因不是天災,而是工作中的缺點和錯誤。去年我回到湖南一個地方去,那裡也發生了很大的困難。我問農民:你們的困難是由於什麼原因?有沒有天災?他們說:天災是有,但是小,產生的原因是『三分天災,七分人禍』。」

1月30日的講話中,毛澤東帶頭做了檢討,承擔中央的責任:「凡是中央犯的錯誤,直接的歸我負責、間接的我也有份,因為我是中央主席。我不是要別人推卸責任,其他一些同志也有責任,但是,第一個負責人的應當是我。」[58]

鄧小平作為實際主持中央日常工作的中央書記處總書記,代表中央書記處在會議上自我批評說:首先應該由做具體工作的中央書記處負主要責任。大會還下發了中央書記處向毛澤東和劉少奇寫的檢討,但是會上有人提意見,認為中央書記處的檢討不深刻。[58][60]

2月7日,周恩來代表國務院作自我批評:「對於缺點和錯誤,在中央來說,國務院及其所屬的各綜合性的委員會、各綜合口子和各部,要負很大責任。計劃上的估產高、指標高、變動多、缺口大,基本建設戰線過長,權力下放過多、過散,不切實際的、過多過早過急的大辦、大搞,等等,國務院及其所屬部門,都是有責任的。」周恩來還做了非常具體的自我檢討,這在中央七大常委中是僅有的。他說自己犯下兩個嚴重錯誤,一個是1959年8月26日在人大常委會上提出了超過實際可能的關於躍進、大躍進、特大躍進的標準,另一個是主持起草了一個關於將輕工業下放98.5%,重工業下放96%的文件,將權力下放過多過散。聽了周恩來的講話,不少人很感動。有人說,以後再怎樣打屁股也痛快。[61]

主持中央日常工作的中共中央副主席、國家主席劉少奇在會後整理口頭報告時,曾情緒激動地說,「大躍進錯誤嚴重,這次總結經驗是第一次。以後每年要回過頭來總結一次,總結一次,修改一次,一直搞它十年,最後做到這個總結符合實際,真正接受經驗教訓,不再犯大躍進的錯誤為止。」他還說,歷史上人相食,是要上書的,是要下罪己詔的。[62]1961年1月14日,中國共產黨第八屆九中全會中,劉少奇制定「調整、鞏固、充實、提高」方針,大躍進運動終告結束。

參見[編輯]

現代以大鍋飯為噱頭的飯店(照常收費)

參考資料[編輯]

  1. ^ 1.0 1.1 Gráda, Cormac Ó. Great Leap into Famine. UCD Centre For Economic Research Working Paper Series. 9. 2011. 
  2. ^ Dikötter, Frank. Mao's Great Famine: The History of China's Most Devastating Catastrophe, 1958-62. Walker & Company, 2010. p. xii ("at least 45 million people died unnecessarily") p.xiii ("at least 2.5 million were tortured to death or summarily killed") p.333 ("a minimum of 45 million excess deaths"). ISBN 0802777686.
  3. ^ 孫經先. 關於我國20世紀60年代人口變動問題的研究. 馬克思主義研究. 2011, (6): 62–75. 
  4. ^ 孫經先. 「餓死三千萬」不是事實. 中國社會科學報. 2013-08-23 [2014-01-24]. 
  5. ^ 孫經先. 「中國餓死三千萬」的謠言是怎樣形成的?. 中國社會科學報. 2013-09-09 [2014-01-24]. 
  6. ^ 孫經先. 「餓死3600萬」的重大謬誤是怎樣產生的?——對楊繼繩先生兩篇文章的答覆. 紅旗文稿. 2014, (2): 8–14 [2014-01-24]. 
  7. ^ Dikötter, Frank (2010). pp. x, xi. ISBN 0802777686
  8. ^ 8.0 8.1 8.2 「大躍進運動」. 新華社. [2009-6-7] (中文(簡體)‎). 
  9. ^ 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決議. 新華社. [2009-6-7] (中文(簡體)‎). 
  10. ^ 林蘊暉. 《中華人民共和國史》卷四:烏托邦運動──從大躍進到大饑荒. 香港中文大學出版社. 2008年4月. ISBN 9789881756244 (中文(繁體)‎). 
  11. ^ http://view.news.qq.com/zt2012/ggqfb/index.htm
  12. ^ 叢進. 曲折發展的歲月. 人民出版社. 2009年5月1日: 75–80. ISBN 9787010078649 (中文(簡體)‎). 
  13. ^ 毛澤東. 做革命的促進派. 1957年10月9日 (中文). 
  14. ^ 毛澤東1958年3月在成都會議上的講話
  15. ^ 譚炳華:劉少奇在反冒進-反反冒進中的態度探析
  16. ^ 薄一波. 《深切懷念敬愛的周總理》. 北京日報. 1979年1月8日 (中文(簡體)‎). "有一次,毛主席見到我們,問我們大躍進是誰發明的?還很風趣地說,要頒發獎章。總理笑了笑,沒有說話,同志們講是周總理在一篇報告中提出的。" 
  17. ^ 李銀橋,韓桂馨. 毛澤東和他的衛士長. 新華出版社. 2006 : 54
  18. ^ 羅平. 「大躍進」口號是如何提出的. 合肥晚報轉自《農村人民公社史》. 2003年11月6日 [2009-06-18] (中文(簡體)‎). 
  19. ^ 毛澤東. 在莫斯科共產黨和工人黨代表會議上的講話(一九五七年十一月十八日)//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 (編). 毛澤東文集. 北京: 人民出版社. 1993. "我國今年有了五百二十萬噸鋼,再過五年,可以有一千萬到一千五百萬噸鋼;再過五年,可以有二千萬到二千五百萬噸鋼;再過五年,可以有三千五百萬到四千萬噸鋼。當然,也許我在這裡說了大話,將來國際會議再開會的時候,你們可能批評我是主觀主義。但是我是有相當根據的。我們有很多蘇聯專家幫助我們。中國人是想努力的。中國從政治上、人口上說是個大國,從經濟上說現在還是個小國。他們想努力,他們非常熱心工作,要把中國變成一個真正的大國。赫魯雪夫同志告訴我們,十五年後,蘇聯可以超過美國。我也可以講,十五年後我們可能趕上或者超過英國。" 
  20. ^ 薄一波. 全民大辦鋼鐵的由來//若干重大決策與事件的回顧.
  21. ^ 《建國以來毛澤東文稿卷七》中央文獻出版社 P278
  22. ^ 中共黨史上的80句口號
  23. ^ http://www.politics.fudan.edu.cn/picture/1806.pdf
  24. ^ 郫縣網管. 大躍進運動中郫縣放水稻高產衛星的內幕. 成都市政府網站. 2007年8月1日 [2009-06-18] (中文(簡體)‎). 
  25. ^ 關於大躍進的註解
  26. ^ 見人民日報1958年8月1日至9月5日版
  27. ^ 人民日報,1959年8月11日;何立波. 徐水縣「大躍進」始末. 中國共產黨新聞網轉自《黨史縱覽》. [2010-02-13] (中文(簡體)‎). 
  28. ^ 錢學森. 糧食畝產會有多少. 中國青年報. 1958年6月16日 (中文). 
  29. ^ 李銳. 《大躍進親歷記》. 上海遠東出版社. 1996年. ISBN 9787806132180 (中文(簡體)‎). 
  30. ^ 大躍進時期湖南某右派因飢餓抓吃生米被逼自殺. 快樂老人報. 鳳凰網. 2012-04-30 [2013-03-15]. 
  31. ^ 建國以來重要文獻選編·卷十二:湖北省委關於省委擴大會議的情況報告. 1959-4-26: 296–305 (中文(簡體)‎). 
  32. ^ http://epaper.dahe.cn/hnsb/htm2006/t20061210_763069.htm
  33. ^ 33.0 33.1 湖北經濟工作會議上地縣委書記等對若干問題的看法. 內部參考. 1959-7-8 (中文). 
  34. ^ 天津和平區幹部在討論中央「六一」指示是談出「七大埋怨」. 內部參考. 1959-6-21 (中文). 
  35. ^ 天津進行經濟宣傳的收穫和各個階層暴露出來的問題. 內部參考. 1959-7-8 (中文). 
  36. ^ 36.0 36.1 36.2 36.3 林蘊暉. 國史札記. 東方出版中心. 2008年10月: 279– 282. ISBN 9787801868923 (中文(簡體)‎). 
  37. ^ 胡繩. 《中國共產黨七十年》. 中共黨史出版社. 1991年: 379、395. ISBN 7801363396 (中文(簡體)‎). 
  38. ^ 叢進. 《曲折發展的歲月》. 河南人民出版社. 2004-01-01: 228. ISBN 9787215006140 (中文(簡體)‎). 
  39. ^ 薛暮橋. 《薛暮橋回憶錄》. 天津人民出版社. 2006年1月1日: 265. ISBN 9787201025650 (中文(簡體)‎). 
  40. ^ 薄一波. 若干重大決策與事件的回顧·下卷. 中共中央黨校出版社. 1993: 884 (中文(簡體)‎). 
  41. ^ 陳如龍 等. 當代中國的財政. 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 1988: 185 (中文(簡體)‎). 
  42. ^ 當代中國財政. : 158 (中文(簡體)‎). 
  43. ^ 國防大學黨史黨建政工教研室編. 《中共黨史參考資料》第二十三冊. : 131–132 (中文(簡體)‎). 
  44. ^ 周恩來,《關於調整一九五九年國民經濟計劃主要指標和進一步開展增產節約運動的報告》,1959年8月26日,第二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五次會議
  45. ^ 李銳. 《大躍進親歷記》. 上海遠東出版社. 1996年: 234. ISBN 9787806132180 (中文(簡體)‎). 
  46. ^ 當前全國鋼鐵生產為什麼沒有完成計劃?. 內部參考. 1959-2-21 (中文). 
  47. ^ 大躍進時期的主要成就
  48. ^ 李志綏. 《毛澤東私人醫生回憶錄》. 台灣時報文化出版社. 1994年: 32. ISBN 957131434X (中文(繁體)‎). 
  49. ^ http://view.news.qq.com/zt2012/ggqfb/index.htm
  50. ^ http://www.coldwarchina.net/zgyj/dyjjrmgs/000958.html 「大躍進」引起的人口變動
  51. ^ http://engine.cqvip.com/content/K/87283X/2006/000/004/SK32_K3_21483813.pdf 「大躍進」帶來大災難 林雪
  52. ^ 楊繼繩. 墓碑. 香港天地圖書公司. 2008: 前言及目錄. ISBN 988-98927-5-8 (中文(繁體)‎). 
  53. ^ 學者:大躍進死了4500萬人 中央社台北2010年9月17日電
  54. ^ 楊繼繩 1958-1962—中國大飢荒
  55. ^ 孫經先. 關於我國20世紀60年代人口變動問題的研究. 馬克思主義研究. 2011, (6): 62–75. 
  56. ^ 孫經先. 「餓死三千萬」不是事實. 中國社會科學報. 2013-08-23 [2014-01-24]. 
  57. ^ 孫經先. 「中國餓死三千萬」的謠言是怎樣形成的?. 中國社會科學報. 2013-09-09 [2014-01-24]. 
  58. ^ 58.0 58.1 58.2 薄一波. 《若干重大決策與事件的回顧》(下). 中共中央黨校出版社. 1993年6月版. ISBN 7503507861 (中文(簡體)‎).  已忽略文本「page=1026-1029」 (幫助)
  59. ^ 張素華. 二十一人報告起草委員會也起波瀾//變局·七千人大會始末.
  60. ^ 張素華. 鄧小平:厚道人的一篇務實報告//變局·七千人大會始末.
  61. ^ 張素華. 周恩來給地方官員透了實底,算了細賬//變局·七千人大會始末.
  62. ^ 張素華. 《變局:七千人大會始末》. 中國青年出版社. 2006年6月1日: 147. ISBN 9787500667926 (中文(簡體)‎). 

拓展閱讀[編輯]

  • 蕭冬連:《求索中國:文革前十年史》,紅旗出版社,北京,1999年。《共和國年輪(1961)》,河北人民出版社,石家莊,2001年。
  • 李銳:《大躍進親歷記》,上海遠東出版社,1996年首版;南方出版社,海口,1999年再版。《廬山會議實錄》,北京春秋出版社、長沙湖南教育出版社,1989年;鄭州河南人民出版社1994年再版。
  • 謝春濤:《大躍進狂潮》,河南人民出版社,鄭州,1990年。《廬山風雲》,中國青年出版社,北京,1996年。
  • Roderic MacFarquhar:《文化大革命的起源第二卷·大躍進(1958-1960)》,河北人民出版社,石家莊,1989年。(英文版於1982年出版)
  • 丁抒:《人禍》(1988-1989年在香港九十年代》連載)2005年《九十年代》雜誌社出版單行本。
  • 曹樹基:《大飢荒:1959——1961年的中國人口》時代國際出版有限公司,香港,2005年。
  • 賈斯柏·貝克(Jasper Becker),姜和平譯:《餓鬼:毛時代大飢荒揭秘》,明鏡出版社,香港,2005年。
  • Greene,Felix. A Curtain of Ignorance: China: How America Is Deceived. (London: Jonathan Cape,1965)
  • Mao: The Unknown Story(中文版《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香港開放出版社,2006)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