夷陵之戰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夷陵之戰
三國戰役的一部分
日期: 221年七月-222年八月
地點: 荊州
結果: 東吳戰勝,此戰之後40年三國國土基本保持不變
參戰方
蜀漢 東吳
指揮官和領導者
劉備
黃權降魏
吳班
張飛出征前被部下所殺
馬良戰死
陸遜
韓當
孫桓
兵力
70,000人(劉備本軍4萬人以上,另有後勤及武陵蠻加入) 約50,000人
傷亡與損失
4萬人(古制一營1000人)[1] 不明

夷陵之戰,又稱猇亭之戰彝陵之戰,是三國時期蜀漢君主劉備東吳發動的戰役,三國「三大戰役」的最後一場。221年7月,也就是劉備稱帝三個月後,立刻以替大將關羽報仇為由,揮兵東征,氣勢強勁。東吳國君孫權立即以陸遜率軍應戰,陸遜用以逸待勞的方法,阻擋了蜀軍的攻勢,更在222年8月夷陵一帶打敗蜀軍。

戰事[編輯]

東漢建安二十四年(219年),孫權襲取荊州,擒殺關羽章武元年(221年),劉備為奪回荊州,以報關羽被殺之仇為由,親率大軍攻。孫權遣使求和不成,改向曹魏稱臣,表示願意修好,以避免兩面作戰,並任命陸遜為大都督率軍應戰。漢軍初期因亟欲想幫關羽報仇,因此士氣極高,屢戰屢勝,奪下巫縣秭歸。陸遜以漢軍勢盛、求勝心切,決定先讓一步,再相機決戰,令吳軍退至彝陵(今湖北宜昌北)、猇亭(今湖北宜昌東南)一帶,據守有利地形。次年二月,劉備大軍相繼推進至夷陵、夷道(今湖北宜都),連營數百里,並得當地土著部族的支援,聲勢浩大。漢軍頻繁挑戰,但陸遜堅守夷陵不出,孫桓也死守夷道.兩軍相持達半年之久,漢軍疲憊、鬥志鬆懈,於是派大將吳班在平地立營以引誘吳軍進行決戰,但陸遜沒有中計,劉備知道此計行不通,乃從山谷中引出八千伏兵,陸遜這時才開始反擊。

陸遜在大舉進攻之前,為了試探漢軍虛實,先攻漢軍一營,結果失利。眾將都說這是浪費兵力,陸遜卻通過這次戰略偵查發現了劉備軍的營寨都是由木柵欄組成,陸遜決定使用火攻。吳軍放火,並封鎖江面,扼守彝陵道,全線出擊,水陸並進,打了劉備一個措手不及。吳軍克營40餘座,漢軍「舟船、器械,水、步軍資,一時略盡,屍骸塞江而下」,兵敗如山倒。馮習張南沙摩柯被吳軍斬殺,杜路劉寧向吳軍請降,傅肜程畿戰死,黃權因退路被斷,便率眾投降魏國。而劉備狼狽逃至白帝城(今重慶奉節東),竟一病不起。章武三年(223年)二月,劉備召喚在成都的諸葛亮永安(今奉節縣)。三月,劉備病勢加重,於是向諸葛亮交代後事,四月,在永安宮(今奉節師範學校內)病死。該戰,吳軍後退誘敵,擊其疲憊,創造了由防禦轉入反攻的成功戰例。

影響[編輯]

東吳守住了荊州,而蜀漢受到重創,元氣大傷。此戰兩國實力都受到影響,為雙方日後消除矛盾、共同抗魏奠定基礎。

戰役中失利的蜀漢昭烈帝劉備向西敗逃,但是到了益州東部的永安便不再西行。孫權方面雖然獲勝,但是聽到劉備駐紮在離邊境如此之近的地方仍然感到畏懼,遣使議和。因長期征戰和兵敗而心力交瘁的劉備同意停戰,次年四月逝世,蜀漢軍政大權全部託付於丞相諸葛亮,後者立即遣使與東吳恢復同盟,共同對抗曹魏。

蜀國在最強盛時期(未失荊州時)約有16萬至20萬軍隊,麥城之戰後,加上損失荊州三郡損失4~5萬軍隊、孟達害怕被害舉上庸之地投降魏國損失2~3萬軍隊、夷陵之戰後又至少損失了4~5萬軍隊,蜀國全國僅僅剩餘3萬餘至五萬的軍隊。夷陵之敗讓新建的蜀漢政權受到致命的打擊,不僅損失大量士兵與物資,還有多名將領陣亡。而隔年君主劉備的死亡更讓這個建立在他名望之上的國家搖搖欲墜,國內叛亂四起。丞相諸葛亮花了約5年的時間才能重建軍隊與彌平這些叛亂,並讓國力提升到可以對外出兵的地步。

這場戰役之後近40年的時間內,三國互相之間的疆域基本保持不變,吳漢重修於好的聯盟再也沒有發生動搖,三國局勢出現穩定的對峙,彝陵之戰也因此被認為是前後三國的分界點之一。

參戰將領[編輯]

三國演義[編輯]

此戰雖然是吳國獲勝,但由於小說《三國演義》主要是描寫蜀漢,所以很多部分為偏袒蜀漢而作出改寫,如下:

  • 甘寧黃忠早在夷陵之戰前病死,甘寧非為蠻將沙摩柯所射殺,黃忠也並非因逞強出擊而中潘璋的埋伏陣亡。
  • 周泰關興張苞正史中並未記載參與此戰,且從張飛西鄉侯爵位傳於次子張紹來看,張苞很可能早於張飛去世。而周泰也沒斬沙摩柯。
  • 朱然潘璋等數位知名的吳國將領實在夷陵之戰中立下戰功,演義中則被寫成戰死於此戰。亦因此造成之後東吳對曹魏江陵之戰沒有撰寫。
  • 士仁(演義被誤為傅士仁)與糜芳投降東吳後並未逃回蜀漢,也未殺馬忠,然而在演義中被描寫兩人見情況不對勁便殺死馬忠逃回蜀漢,遭劉備處刑。范彊張達同理。
  • 陸遜退兵是認為曹魏會趁隙攻擊而退兵,並非演義中的遭迷宮八陣圖所困無法追擊。

注釋[編輯]

  1. ^ 《傅子》
  2. ^ 《三國志》(卷三十二·蜀書二):「陸議大破先主軍於猇亭,將軍馮習、張南等皆沒。」
  3. ^ 《三國志》(卷四十五·蜀書十五):「時又有義陽傅肜,先主退軍,斷後拒戰,兵人死盡,吳將語肜令降,肜罵曰:「吳狗!何有漢將軍降者!」遂戰死。」
  4. ^ 《三國志》(卷四十五·蜀書十五):「偉南名朝,永南兄。郡功曹,舉孝廉,臨邛令,入為別駕從事。隨先主東征吳,章武二年卒於永安。」
  5. ^ 《三國志》(卷四十五·蜀書十五):「季然名畿,巴西閬中人也。……後隨先主征吳,遇大軍敗績,泝江而還,或告之曰:「後追已至,解船輕去,乃可以免。」畿曰:「吾在軍,未曾為敵走,況從天子而見危哉!」追人遂及畿船,畿身執戟戰,敵船有覆者。眾大至,共擊之,乃死。」
  6. ^ 《三國志》(卷三十九·蜀書九):「及東征吳,遣良入武陵招納五溪蠻夷,蠻夷渠帥皆受印號,咸如意指。會先主敗績於夷陵,良亦遇害。」
  7. ^ 《三國志》(卷五十八·吳書十三):「斬……胡王沙摩柯等首,破其四十餘營。」
  8. ^ 《三國志》(卷四十五·蜀書十五):「國山名甫,廣漢郪人也。好人流言議。劉璋時,為州書佐。先主定蜀後,為緜竹令,還為荊州議曹從事。隨先主征吳,軍敗於秭歸,遇害。」

參考文獻[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