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臏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孫臏
Sun Bin.jpg
明代所繪孫臏畫像
時代 戰國
國家 魏國→齊國
身份 (齊國)軍師
出生地點 阿、鄄之間
孫操
子女 孫勝
學派 兵家
著作 孫臏兵法

孫臏,生卒年不詳,中國戰國初期軍事家兵家代表人物。孫臏原名不詳[註 1],因受過臏刑故稱孫臏。

孫臏出生於阿、鄄之間(今山東省陽谷縣阿城鎮菏澤市鄄城縣北一帶)[註 2],是孫武的後代。[6]孫臏曾與龐涓為同窗,因受龐涓迫害遭受臏刑,身體殘疾,後在齊國使者的幫助下投奔齊國,被齊威王任命為軍師,輔佐齊國大將田忌兩次擊敗龐涓,取得了桂陵之戰馬陵之戰的勝利,奠定了齊國的霸業。明末清初有以孫臏、龐涓生平為原型的歷史小說《孫龐鬥志演義》,使孫龐鬥智的故事廣為流傳。唐德宗時將孫臏等歷史上六十四位武功卓著的名將供奉於武成王廟內,被稱為武成王廟六十四將[7]宋徽宗時追尊孫臏為武清伯,位列宋武廟七十二將之一。[8]

生平[編輯]

家族[編輯]

孫臏的先祖是陳國公子陳完,陳完的曾孫陳無宇有子陳書,因討伐莒國有功,被齊景公賜姓孫,改名孫書,封於樂安[註 3]作為食邑,是媯姓孫氏的始祖。孫書之子孫憑生孫武,孫武因躲避齊國國內發生的陳、鮑、高、國四族之亂而出奔吳國,有子三人,孫馳孫明孫敵。次子孫明有子孫順,孫順有子孫機,孫機有子孫操,孫操即為孫臏之父。[註 4][11]唐代孫壬林自述家族世系的碑文卻記載孫臏是衛武公的後代。[12]

逃奔齊國[編輯]

孫臏曾與龐涓為同窗,二人一同拜師[註 5]學習兵法。龐涓後來出仕魏國,擔任了魏惠王的將軍,但是他認為自己的才能比不上孫臏,於是暗地派人將孫臏請到魏國加以監視。孫臏到魏國後,龐涓嫉妒他的才能,於是捏造罪名將孫臏處以臏刑和黥刑,砍去了孫臏的雙足[註 6]並在他臉上刺字,想使他埋沒於世不為人知。當齊國使者出使至魏國首都大梁(今河南省開封市)時,孫臏以刑徒的身份秘密拜見齊國使者,用言辭打動了他。齊國使者覺得孫臏不同凡響,於是偷偷地用車將他載回齊國。逃奔到齊國的孫臏得到了田忌的賞識,於是他寄居于田忌門下擔任門客。[14]

田忌賽馬[編輯]

田忌經常與齊國諸公子賽馬,設重金作為賭注。孫臏發現比賽的馬腳力都差不多,可分為上、中、下三等,於是建議田忌加大賭注,並且向他保證必能取勝。田忌於是與齊威王和諸公子設千金作為賭注,比試賽馬。孫臏讓田忌用下等馬替換上等馬,與齊威王的上等馬比賽,首場大敗;隨後孫臏又讓田忌用上等馬替換中等馬、中等馬替換下等馬,分別與齊威王的中等馬及下等馬比賽,結果田忌兩勝一負,最終贏得齊威王的千金賭注,孫臏由此名聲大振。田忌將孫臏推薦給齊威王,齊威王向他請教兵法並讓他擔任自己的兵法教師。[15]

孫臏獻計:田忌賽馬
回數 田忌所用馬等級 齊威王所用馬等級 結果
1 名義:上等
實際:下等
名義:上等
實際:上等
齊王勝
2 名義:中等
實際:上等
名義:中等
實際:中等
田忌勝
3 名義:下等
實際:中等
名義:下等
實際:下等
田忌勝

桂陵之戰[編輯]

前354年,趙國進攻魏國的盟國衛國,奪取了漆及富丘兩地(均在今河南省長垣縣),[16]此舉招致了魏國的干涉,魏國派兵包圍趙國首都邯鄲(今河北省邯鄲市)。[17]次年,趙國派使者向齊、楚兩國求救。[18][19]齊威王召集大臣們商議,鄒忌反對救援,而段干朋則建議齊威王分兵一路向南攻打襄陵(今河南省睢縣)來疲勞魏軍,然後趁魏軍攻破邯鄲後救援趙國,這樣既救援了趙國,又同時削弱了魏、趙兩國。齊威王採納段干朋的建議,兵分兩路,一路齊軍圍攻魏國的襄陵,一路由田忌、孫臏率領救援趙國。[註 7][21]

前353年,齊軍兵分兩路,一路與宋國景㪨、衛國公孫倉所率部隊會合,圍攻魏國的襄陵。[22]一路由田忌、孫臏率領救援趙國。齊威王打算讓孫臏擔任主將,但孫臏以遭受過酷刑、身體有殘疾為由拒絕。齊威王於是任命田忌為主將,孫臏為軍師,讓坐在帶著蓬帳的車子中出謀劃策。[23]此時魏軍主力已攻破趙國首都邯鄲,[24]龐涓率軍8萬到達茬丘(今山東省茌平縣西),隨後進攻衛國,齊國方面田忌、孫臏率軍八萬到達齊、魏兩國邊境地區。田忌想要直接與魏軍主力交戰,但被孫臏阻止。孫臏認為魏國長期攻打趙國,主力消耗於外,老弱疲憊於內,國內防務空虛,應當採用聲東擊西、圍魏救趙的戰術,直搗魏國首都大梁迫使魏國撤軍,魏國一撤軍,趙國自然得救。孫臏於是建議田忌南下佯攻魏國的平陵(今山東省陽谷縣張秋鎮一帶),因為平陵城池雖小,但管轄的地區很大,人口眾多,兵力很強,是東陽地區(指魏國首都大梁以東的地區)的戰略要地,很難被攻克;而且平陵南面是宋國,北面是衛國,進軍途中要經過市丘[註 8],容易被切斷糧道,佯攻此地能很好的迷惑魏軍,造成龐涓產生齊軍主將指揮無能的錯覺。田忌採納孫臏的計謀,拔營向平陵進軍。接近平陵時,孫臏向田忌建議由臨淄(今山東省淄博市)、高唐(今山東省高唐縣)兩城的都大夫率軍直接向平陵發動攻擊,吸引魏軍主力,果然攻打平陵的兩路齊軍大敗。孫臏讓田忌一面派出輕裝戰車,直搗魏國首都大梁的城郊,激怒龐涓迫使其率軍回援;一面讓田忌派出少數部隊佯裝與龐涓的部隊交戰,故作示弱使其輕敵。田忌按孫臏的要求一一照辦,龐涓果然丟掉輜重,以輕裝急行軍晝夜兼程回救大梁。孫臏帶領主力部隊在桂陵(今河南省長垣縣西南)設伏,一舉擒獲龐涓[註 9][27][28]

馬陵之戰示意圖

桂陵之戰並沒有擊潰魏軍主力,齊國也沒有正式進攻魏國首都大梁,趙國首都邯鄲仍為魏國所佔領。[20]前352年,魏惠王調用韓國的軍隊擊敗包圍襄陵的齊、宋、衛聯軍,齊國被迫請楚國大將景舍出面調停,各國休戰。[29]前351年,魏惠王與趙成侯漳河邊結盟,撤出趙國首都邯鄲。[30]大約在此時齊國將龐涓釋放,使其回魏再度為將。[20]

馬陵之戰[編輯]

前342年,魏將穰疵南梁(今河南省汝州市西)和霍(今河南省汝州市西南)擊退韓將孔夜的軍隊,[31]韓昭侯派使者向齊國求救。齊威王向大臣們詢問應當及早救韓還是推遲救韓。張丏認為如果晚救韓,韓國必將轉而投靠魏國,不如早救韓;田忌則認為趁韓、魏之兵還未疲憊就出兵,等於代替韓軍遭受魏軍的攻擊,反而會受制於韓,不如晚救韓等待魏軍疲憊,韓國危在旦夕一定會求救於齊國,這樣可以名利雙收。齊威王十分贊同田忌的觀點,秘密與韓國使者達成協議,但沒有立即派出援軍援助韓國。[註 10][32]而韓國自恃有齊國的援助,與魏國作戰接連五次戰敗,不得不求救於齊國。齊威王於是派田忌、田朌為主將,田嬰為副將,孫臏為軍師,率軍援助韓國。[33][34]

孫臏再次採用圍魏救趙的戰術,率軍襲擊魏國首都大梁。龐涓得知消息後急忙從韓國撤軍返回魏國,但齊軍此時已向西進軍。孫臏考慮到魏軍自恃其勇,一定會輕視齊軍,況且齊軍也有怯戰的名聲,應採用誘敵深入的戰術,引誘魏軍進入埋伏圈後加以殲滅。孫臏命令進入魏國境內的齊軍第一天埋設十萬個做飯的灶,第二天減為五萬個,第三天減為三萬個。龐涓行軍三天查看齊軍留下的灶後非常高興,說:「我本來就知道齊軍怯懦,進入魏國境內才三天,齊國士兵就已經逃跑了一大半。」於是丟下步兵,只帶領精銳騎兵日夜兼程追擊齊軍。孫臏估算龐涓天黑能行進至馬陵[註 11],馬陵道路狹窄,兩旁又多是峻隘險阻,孫臏於是命士兵砍去道旁大樹的樹皮,露出白木,在樹上寫上「龐涓死於此樹之下」,然後命令一萬名弓弩手埋伏在馬陵道兩旁,約定「天黑能在此處看到有火光就萬箭齊發」。龐涓果然當晚趕到砍去樹皮的大樹下,見到白木上寫著字,於是點火查看。字還沒讀完,齊軍伏兵萬箭齊發,魏軍大亂。龐涓自知敗局已定,於是拔劍自刎,臨死前說道:「遂成豎子之名!」齊軍乘勝追擊,殲滅魏軍10萬人,俘虜魏國主將太子申。經此一戰魏國元氣大傷,從此每況愈下,而齊國則稱霸東方。[註 12][37][38]

其後[編輯]

成侯鄒忌一向與田忌不和。馬陵之戰後,孫臏對田忌說:「將軍有意做一番大事嗎?」田忌不知所以。孫臏說:「將軍最好不要解除武裝返回齊國,而是讓那些疲憊老弱的士兵來把守住主地(今山東省淄博市西南)。主地的道路狹窄,車輛只能依次通行,碰撞摩擦而過。如果讓那些疲憊老弱的士兵把守住主地,定能以一當十,以十當百,以百當千。然後將軍背靠泰山,左有濟水,右有高唐,輜重可直達高宛(今山東省桓台縣境內),只需輕車戰馬就可以直衝齊國首都臨淄的雍門。如此,齊國的大權就可以由將軍掌握決定了,那時候鄒忌必定出逃,否則將軍有可能不能安全的返回齊國。」但田忌沒有聽從孫臏的勸告。[39]後來鄒忌派公孫閱令人攜帶重金招搖過市,找人占卜,自我介紹道:「我是田忌將軍的臣屬,如今將軍三戰三勝,名震天下,現在欲圖大事,麻煩你占卜一下,看看吉凶如何?」卜卦的人剛走,公孫閱就派人逮捕占卜的人,在齊威王面前驗證這番話。田忌聞訊後大為恐慌,被迫出奔至楚國,後被楚宣王封於江南(今長江以南的地區)。[註 13][40][41]孫臏這時也隨田忌來到楚國,有可能一起去了田忌在江南的封地,與弟子潛心著述。[42]《孫臏兵法》的大部分篇章,可能是在楚國完成的。[5]齊宣王繼位後得知田忌被陷害,將田忌召回國內官復原職,[43]而孫臏也於此時返回齊國。《太平御覽》記載孫臏曾為齊宣王獻上收服燕、趙兩國來對抗秦國的計策。[44]後孫臏返回故地樂安頤養天年。[12]班固的《漢書》和曾鞏的《戰國策序》卻記載孫臏不得善終。[45][46]孫臏有子孫勝,字國輔,擔任秦國將領。[11]據記載,三國時期的東吳孫氏家族就是孫武、孫臏的後代。[47]

1972年山東省臨沂市銀雀山漢墓出土的《孫臏兵法》竹簡,現藏於山東省博物館

著作[編輯]

《孫臏兵法》又稱《齊孫子》,《漢書·藝文志》兵家權謀論著中記載孫臏著有《齊孫子》八十九篇、圖四卷。[48]《孫臏兵法》自《隋書·經籍志》便不見於歷代正史文獻著錄,失傳近1700年,造成歷史上諸多對孫武、孫臏其人及其著作的質疑。1972年,在山東省臨沂市銀雀山漢墓同時出土了竹簡本的《孫子兵法》和《孫臏兵法》,改變了學術界的認識。[註 14]現存的《孫臏兵法》由出土的竹簡整理而成,分上下兩編共三十一篇。學術界認為上編是在孫臏著作和言論的基礎上由其弟子輯錄、整理而成;下編在內容上雖與上編類似,但在編撰體例上存在不同,是否為孫臏及其弟子所著尚無充分的證據。[49][50]以下為《孫臏兵法》的篇目及主要內容:

篇目 主要內容
上編 [51]
擒龐涓 孫臏記敘如何在桂陵之戰大破魏軍,生擒龐涓。
見威王 孫臏初次見齊威王時陳述自己對戰爭的看法。
威王問 孫臏與齊威王、田忌關於用兵的問答。
陳忌問壘 孫臏與田忌討論在未能構築壁壘時,如何組織各種兵力來進行作戰。
篡卒 論述關係戰爭勝負的一些重要因素。
月戰 論述戰爭勝敗與日、月、星的關係。
八陣 前一段說明「王者之將」應具備的條件;後一段論述用「八陣」作戰,要根據敵情和地形確定戰法、配備兵力。
地葆 從軍事上論述各種地形的優劣。
勢備 以劍、弓弩、舟車、長兵作為比喻,說明陣、勢、變、權四者在軍事上的重要作用。
兵情 以矢、弩、發者分別比喻士卒、將帥和君主,論述只有三方面都合乎要求才能勝敵。
行篡 論述如何使士卒和百姓在戰爭中為統治者儘力。
殺士 闡述善於用兵的將帥能使士卒為之效死。
延氣 反覆強調激勵士氣、鼓舞鬥志的重要性。
官一 論述各種軍事措施及陣法的作用及適用的場合。
五教法 從五個方面論述了相關教戒的原則。
強兵 記述齊威王與孫臏之間關於富國強兵的問答。
下編 [52]
十陣 論述十種陣法的特點和作用。
十問 以問答的形式列舉了敵我雙方力量對比的各種不同情況,並對此提出不同的擊敵方法。
略甲 本篇簡文殘缺,無法看出主要內容。
客主人分 闡述作戰時人眾、糧多、武器精良都不足以依靠,只有掌握戰爭規律,明確敵我雙方情況,善於利用有利形勢和良好地形,才是取得勝利的關鍵。
善者 指出善戰者在作戰時能使自己處於主動而陷敵於被動。
五名五恭 《五名》論述用不同的方法對付五種不同的敵軍;《五恭》論述軍隊進入敵方境內時,「恭」「暴」兩種手段要交替使用。
兵失 分析了作戰失利的各種因素,提出軍隊要行「起道」的主張。
將義 指出將帥必須具備義、仁、德、信、智的品質。
將德 指出將帥必須具備不輕敵、賞罰及時等品德。
將敗 列舉出二十種能夠致使將帥作戰失敗的品德缺陷。
將失 列舉出三十二種造成將帥作戰失利的原因。
雄牝城 論述難攻的雄城和易攻的牝城在地形上的特點。
五度九奪 指出作戰時對己方不利應該避免什麼以及為了挫敗敵軍應當爭奪什麼。
積疏 闡述積疏、盈虛、徑行、疾徐、眾寡、佚勞六對矛盾的相互關係。
奇正 闡述奇正的相互關係和變化,以及如何運用奇正來以克敵制勝。

軍事思想[編輯]

孫臏的軍事思想主要集中於《孫臏兵法》,明顯地接受了先祖孫武軍事思想的影響。在軍隊建設方面,孫臏主張:1.注重將帥的選拔和培養,將帥必須具有義、仁、德、信、智、忠、敢、勇等素質,此外還要「知道」(懂得有關天、地、民、敵、陣各方面的作戰規律)和「數戰」(長期的作戰經驗)。為此,他提出了二十種致使將帥作戰失敗的缺點和三十二種致使將帥作戰失敗的情況。2.軍隊的編製方面,孫臏主張要以地方行政組織為單位,以鄉里之長作為軍中長官;軍隊編製時要精簡精良,不能濫竽充數。3.君主、將帥與兵、民之間的關係方面,孫臏主張君主要充分發揮將帥的軍事才能,不要橫加干預;將帥要取得君主的充分信任,以便不受約束地指揮軍隊;將官要對士兵「視如赤子,愛之若狡童,敬之若嚴師」;將官要照顧士兵的利益,關心他們的疾苦,不能一味責罰;要合理運用物質和精神雙重獎勵,提高士兵作戰的積極性;只有獲得百姓的擁護和支持,軍隊才能具備強大的戰鬥力。4.在法制與紀律方面,孫臏主張軍隊必須有嚴格的法制和紀律約束;將帥要賞罰分明,一視同仁;將帥如果明於道義,信於賞罰,會在軍隊中形成良好的道德風尚,士兵就會自覺地遵守紀律。

在戰略原則上,孫臏主張:1.戰爭之前要多作準備,要對戰爭結果進行謀算。2.將帥在指揮作戰時,必須根據戰場形勢,大膽果斷地執行戰略戰術。3.主張「必攻不守」,積極進攻敵人沒有守備或守備薄弱的地方;攻勢要猛烈,窮追猛打;積極奪取敵人的物資和戰略要地;運用攻心為上的策略,合理運用政治和外交手段配合軍事行動。4.鼓舞士氣方面,孫臏提出分為激氣、利氣、勵氣、斷氣和延氣五個步驟。5.戰術要機動靈活多變,作戰要創造有利態勢。

在戰術方法上,孫臏主張採用詭詐戰術誘敵上鉤、集中兵力以多擊寡、精選銳卒進行突破、在運動戰中殲敵、作戰時合理運用地形、陣法,發揮長兵和弓弩的威力。此外,孫臏還專門論述了攻城戰的策略和戰術。

但是孫臏的軍事思想也有其階級和時代的局限性。他對戰爭的性質分辨不清,把士兵純粹當作被驅使的工具,有些戰略戰術的表述過於簡單片面,有時還夾雜著迷信觀念,這也是應當指出的。[5]

評價[編輯]

孫臏作為一名優秀的軍事家,兩次擊敗魏國幫助齊國成就霸業,[53]並且著有《孫臏兵法》一書,為後世留下重要軍事理論。歷朝歷代對於孫臏都有很高的評價:魯仲連稱讚孫臏:食人炊骨,士無反北之心,是孫臏、吳起之兵也。[54]班固稱讚孫臏:當時吳有孫武,齊有孫臏,魏有吳起,秦有商鞅,皆擒敵立勝,垂著篇籍。[55]葛洪評價孫臏:孫臏思騁其秘略,而司馬刖之。[56]幼學瓊林》中稱讚孫臏:孫臏吳起,將略堪誇;穰苴尉繚,兵機莫測。[57]毛澤東對孫臏評價很高,稱他:攻魏救趙,因敗魏軍,千古高手。[58]

孫臏遭到龐涓陷害失去雙足,身體殘疾,但他沒有自暴自棄,最終兩次擊敗龐涓,得以報仇,孫臏身殘志堅的精神也得到了後世的稱讚:司馬遷稱讚孫臏:古者富貴而名磨滅,不可勝記,唯俶儻非常之人稱焉…孫子臏腳,《兵法》修列。[59]孔融評價孫臏:不能止人遂為非也,適足絕人還為善耳。雖忠如鬻拳,信如卞和,智如孫臏,冤如巷伯,才如史遷,達如子政,一離刀鋸,沒世不齒。[60]唐代的周曇有詩稱讚孫臏:曾嫌勝己害賢人,鑽火明知速自焚。斷足爾能行不足,逢君誰肯不酬君。[61]

孫臏雖然在軍事領域取得了輝煌的成就,但班固和曾鞏仍批評他鼓勵發動戰爭,最後致使社稷傾覆,國家滅亡。[45][46]

孫臏像

紀念[編輯]

孫臏墓[編輯]

孫臏墓位於山東省菏澤市鄄城縣箕山鎮孫花園村東北500米的向陽河東岸。1990年,在此地出土了明嘉靖三十七年(1558年)重修億城寺的墓碑一塊,上刻有「臏墓址深邃」,經考證確定孫臏墓址在此。經孫氏族人重建,孫臏墓佔地600平方米,其中墓丘直徑4米,封土高3米,立有縣級重點文物保護單位石碑。[62]

孫臏拳[編輯]

孫臏拳是清末民初在聊城館陶青島一帶流傳的一種外家拳術,由於習練者穿長袖過指的衣服,又被稱為「長袖拳」,但孫臏拳是否為孫臏所創所傳,已無從考證。[63]2011年,孫臏拳被列為第三批中國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64]

民間傳說[編輯]

孫臏在民間享有很高的聲譽,共有制靴、製鞋業、皮革業、燒炭業、豆腐業和泥塑業尊孫臏為祖神。

傳說孫臏被龐涓暗害後,為保護被削去髕骨的傷腿,用獸皮製成有史以來第一雙過膝皮靴,後世的靴匠將孫臏尊為祖神。

傳說孫臏下山遇到一位被毒蛇咬傷的樵夫,為了不讓蛇毒攻心,孫臏用劍將樵夫的雙腳砍去,然後砍下自己的雙腳獻給樵夫,而樵夫將自己鞋穿在孫臏腿上供其行走。因樵夫忘記詢問孫臏的姓名和住處,為感激孫臏的救命之恩,樵夫夫婦製鞋送人,使鞋匠一行逐漸興旺。鞋匠們後來知道了孫臏舍足救樵夫的事,就把他尊為製鞋業的祖神。

傳說孫臏被龐涓挖膝之後,只好跪步行走,需要用皮張裹纏膝部。因為帶毛的原皮非常硬,磨得膝部非常疼,他就將皮子去毛後加工柔軟,使用起來舒服方便,從此便出現了皮革業,而孫臏也成了這個行業的始祖。

傳說鬼谷子讓孫臏、龐涓二人外出尋找「無煙柴」,孫臏在烏鴉「哇喲」的叫聲提示下挖窯燒炭,找到「無煙柴」,鬼谷子對孫臏十分滿意,而龐涓則對孫臏更加忌恨。從此,人們把孫臏尊為燒炭業的祖神。

傳說鬼谷子為考驗孫臏、龐涓而假裝生病。孫臏為了讓老師吃點有營養的東西,就磨了豆漿,正巧他晾的鹽,被露水化成鹽水流進豆漿,豆漿凝固變成了豆花(還有一個傳說是龐涓往豆漿里灑了泡尿)。鬼谷子吃完豆腐後,誇獎了孫臏,要求孫臏再做點。龐涓十分嫉妒孫臏,偷偷的往鹽水裡加了點石膏水,沒想到也製成了豆腐。從此以後,人們就把孫臏和龐涓供奉為豆腐業的祖師爺和保護神。

傳說孫臏曾流落至吳地以做泥人為生,後來孫臏出任齊國軍師,以泥人、泥馬布陣,破了龐涓的「五雷陣」,無錫惠山人傳承了孫臏捏泥人的技藝,孫臏也被無錫惠山的泥塑從業者尊為開業祖神。[65]

文學形象[編輯]

長篇歷史小說《東周列國志》中,孫臏於第八十七回《說秦君衛鞅變法 辭鬼谷孫臏下山》中登場,孫臏原名孫賓,與龐涓都是鬼谷子的弟子。龐涓急於下山出仕,孫賓為其送行,二人流淚而別。次日夜晚,鬼谷子將失傳的《孫子兵法》交給孫賓習誦,三日後孫賓學成。龐涓出仕於魏國,在王錯的推薦下擔任魏國元帥,建立戰功。墨翟遊歷至魏國時,向魏惠王推薦孫賓。魏惠王於是命龐涓寫下書信,攜帶厚禮前往鬼谷迎接孫賓。鬼谷子推算出孫賓日後有劫難,於是讓孫賓該名為孫臏。[66]在第八十八回《孫臏佯狂脫禍 龐涓兵敗桂陵》中,魏惠王想要試探孫臏的才能,命孫龐二人演練陣法。龐涓所布陣法,孫臏全部知曉並能破解。而孫臏布陣,龐涓卻不知。龐涓於是私下詢問孫臏,孫臏告知他後龐涓先行報告給魏惠王。魏惠王又問孫臏,得到相同的答案,於是認為二人才能不相上下。但龐涓深知孫臏才能遠勝於自己,於是設計陷害孫臏私通齊國,將孫臏處以臏刑和黥刑,事後又假裝好人,治癒照顧孫臏,誘騙他寫出《孫子兵法》及註解。孫臏在侍從的告知下得知真相,用裝瘋賣傻的方法欺騙龐涓。在淳于髡禽滑釐的幫助下,孫臏逃奔至齊國寄居于田忌門下,龐涓以為孫臏已經投井自殺,沒有追查。魏惠王命龐涓攻打趙國,奪回中山,龐涓獻策直接攻打邯鄲來迫使趙國割地,魏惠王於是命龐涓率兵車五百進攻趙國。趙成侯將中山國故地獻給齊國,請求齊國出兵援助。齊威王命田忌為將、孫臏為軍師救援趙國。戰場上田忌布下「顛倒八門陣」,在孫臏的指導下,龐涓破陣失敗,損失兩萬人。龐涓得知孫臏未死,於是連夜撤兵,齊國取得桂陵之戰的勝利。鄒忌嫉妒田忌、孫臏的戰功,又收受了龐涓的賄賂,於是派公孫閱陷害田忌,田忌於是交出兵權、孫臏也辭去軍師一職來消除齊威王的懷疑。齊威王死後,齊宣王繼位,得知田忌的冤情,將二人官復原職。其餘記載與《史記》基本相同。[67]

此外,明末清初的吳門嘯客所著歷史小說《孫龐鬥志演義》,以《史記·孫子吳起列傳》為藍本,夾雜以歷代說部、戲曲的演繹,中間穿插了不少神怪小說內容,使孫龐鬥智的故事深入人心。

影視形象[編輯]

孫臏作為影視形象多次出現在電視劇、電影、戲曲等影視作品中。1988年上映的TVB電視劇《奇門鬼谷》中,孫臏由歐陽偉飾演。[68]1999年上映的長篇電視劇《東周列國戰國篇》中,孫臏由溫海濤飾演。[69]2000年上映的電視劇《孫子兵法與三十六計》中,孫臏由仇永力飾演。[70]2011年上映的電影《戰國》中,孫臏由孫紅雷飾演。[71]此外,孫臏還出現在京劇孫臏裝瘋》、《馬陵道》、《五雷陣》、《金光陣》中,其他如豫劇秦腔同州梆子等也有相關曲目。[72]

相關條目[編輯]

參考書籍[編輯]

Wikisource-logo.svg
維基文庫中相關的原始文獻:
Wikisource-logo.svg
維基文庫中相關的原始文獻:

注釋[編輯]

  1. ^ 孫臏真名已不可考,臏為綽號。《順治年鄄城孫氏族譜·序言》記載:孫臏號伯靈,[1]但此族譜所記載內容的真實性仍存爭議。[2]葉原宏認為孫臏和越人蒙為同一人,名蒙,字子臧,此說乃個人觀點,尚無定論。[3]
  2. ^ 關於孫臏的出生地,學術界有三種觀點,阿、鄄之間、吳地和楚地。根據現代的考證,學術界大多贊同《史記·孫子吳起列傳》的記載,認為孫臏出生於齊國的「阿、鄄之間」。葉原宏根據《元和姓纂·卷四·孫》和《新唐書·宰相世系表》的記載,認為孫臏的祖先孫武死於吳地,孫臏出生於該地的機率較大。[3]高誘認為孫臏是楚國人,[4]這是由於孫臏跟隨田忌出奔至楚國的原因。[5]經現代考證孫臏故里位於山東省菏澤市鄄城縣紅船鎮孫老家村,但仍存爭議。[2]
  3. ^ 樂安所在位置學術界尚存爭議,有山東省惠民縣、博興縣、廣饒縣三說。此外,孫武故里還有臨淄(今山東省淄博市)、高唐(今山東省高唐縣)、莒邑(今山東省莒縣)的說法,目前尚無定論。[9]
  4. ^ 《新唐書·宰相世系表》記載孫臏是孫武之孫、孫明之子,與《史記·孫子吳起列傳》所記載孫武既死,後百餘歲有孫臏相矛盾。趙虛舟在《趙注孫子·孫子考》引《開宗》的記載稱:臏者,孫武之孫操之子。據此可以確定孫臏為孫操之子。另外根據《溧陽孫氏宗譜》的世系記載:孫武生明,明生順,順生機,機生操,操生臏。此世系與《史記·孫子吳起列傳》孫武與孫臏相距年代基本吻合,[10]此宗譜所記載內容的真實性仍存爭議。
  5. ^ 孫臏與龐涓的師傅是鬼谷子的說法來源於《東周列國志》和《孫龐鬥志演義》等歷史小說,正史沒有記載。鬼谷子為縱橫家,非兵家,孫臏與龐涓的師傅為何人已無從考證,見楊善群所著《中國思想家評傳叢書—孫子評傳》第345頁。[5]
  6. ^ 關於孫臏所受的臏刑,許多著作理解為挖去膝蓋骨,這種觀點是錯誤的。《周禮·秋官司寇》記載:司刑掌五刑之法以麗萬民之罪…刖罪五百。鄭玄註:刖,斷足也,周改臏作刖。胡三省《資治通鑒》註:夏有臏刑,挖其膝骨,周改刖刑,即砍兩足,孫臏所受正刖足。說明夏朝時期的臏刑到戰國時期已改為刖刑,即斷足之刑。司馬遷在《史記·孫子吳起列傳》中記載龐涓…則以法刑斷其(孫臏)兩足,在《報任安書》中記載孫子斷足,終不可用。以上可為證據。[13]
  7. ^ 《史記·卷四十六·田敬仲完世家》記載鄒忌與田忌不和,於是採納公孫閱的建議讓齊威王派田忌南攻襄陵,但《古本竹書紀年·魏紀》未記載圍攻襄陵的齊軍主將為何人。《古本竹書紀年·魏紀》又記載在桂陵之戰之後,魏惠王調用韓國軍隊擊敗圍攻襄陵的齊軍,可知圍攻襄陵的齊軍主將並非田忌,《史記·田敬仲完世家》的記載有誤,見楊寬所著《戰國史料編年輯證》第327頁。[20]
  8. ^ 市丘所在地說法多種,唐啟耀認為市丘即陶丘,位於今山東省定陶縣西南;張震澤認為市丘即巿丘(富丘),位於今河南省長垣縣;鄧澤宗認為市丘即商丘,位於今河南省商丘市附近;譚其驤認為市丘位於河南省滎陽市和鄭州市之間;[25]趙呂甫認為市丘位於今河南省延津縣境內。[26]
  9. ^ 《史記》未記載桂陵之戰魏國主將為何人,更未記載龐涓如何被擒獲,見楊寬所著《戰國史料編年輯證》第331頁。[20]
  10. ^ 以上內容《史記·卷四十六·田敬仲完世家》也有記載,但參與討論的人物有所不同。《戰國策》記載為田侯,《史記》記載為齊宣王;提出及早救韓者《戰國策》記載為張丏,《史記》記載為田忌;提出推遲救韓者《戰國策》記載為田忌,《史記》記載為孫臏;《史記》還另外記載鄒忌反對救韓。楊寬認為《戰國策》的記載為原始資料,《史記》為推崇孫臏,故意將田忌的計謀描寫成孫臏的計謀,所以出現以上的偏差,見楊寬所著《戰國史料編年輯證》第369頁。[20]
  11. ^ 關於馬陵的位置,有四種不同的觀點:山東省莘縣、河北省大名縣南、河北省范縣、山東省郯城縣馬陵山。[35]
  12. ^ 洪邁的《容齋隨筆·卷十三·孫臏減灶》一文認為《史記》描寫馬陵之戰孫臏減灶誘敵多有誇大不實之處,已形同小說化。[36]楊寬參考《孫臏兵法·陳忌問壘》的記載,認為馬陵之戰孫臏以「示形」之法,偽裝退卻潰散,誘使龐涓率輕銳兼程追趕,在道路狹窄處設障礙,突然截擊而取得大勝。見楊寬所著《戰國史料編年輯證》第374頁。[20]
  13. ^ 《史記·卷四十六·田敬仲完世家》記載齊宣王三十五年,鄒忌派公孫閱陷害田忌,田忌率兵襲擊臨淄失敗後出奔。《史記·卷七十五·孟嘗君列傳》記載為田忌率兵襲擊齊國的邊邑失敗後出奔。楊寬參考梁玉繩的《史記志疑》和錢穆的《先秦諸子系年考辨·八五·田忌鄒忌孫臏考》認為田忌出奔楚國應在馬陵之戰之後,而田忌襲擊齊國也是子虛烏有。見楊寬所著《戰國史料編年輯證》第378頁至379頁。[20]
  14. ^ 兩宋之後,學者對於孫武和孫臏二人的質疑主要有三種觀點:葉適、陳振孫、齊思和為代表的否定說,認為二人在《左傳》中並無記載,否定二人的存在;錢穆、齋藤謙為代表的孫武、孫臏同人說,認為二人為同一人,武為名,臏為綽號;以牟默人為代表的伍子胥說,認為孫武即伍子胥,孫臏為伍子胥的後代。這三種觀點隨著1972年銀雀山漢墓同時出土的《孫子兵法》和《孫臏兵法》得以否定。[2]

參考資料[編輯]

  1. ^ 黃兆宏. 《孫臏問題述論》. 新鄉市: 《河南科技學院學報:社會科學版》2012年第九期. 2012年. 
  2. ^ 2.0 2.1 2.2 趙琳. 《檔案:孫臏研究及啟示》. 北京市中國檔案學會: 《檔案學研究》2000年第二期. 2000年. 
  3. ^ 3.0 3.1 葉原宏. 《孫臏考·第四章·第一節·孫臏之原始名字考》. 台灣: 天策府策略研究中心. 2010年: 第112頁至第119頁. 
  4. ^ 《呂氏春秋·卷十七·審分覽·不二》:孫臏貴勢。高誘註:孫臏,楚人,為齊臣。
  5. ^ 5.0 5.1 5.2 5.3 楊善群. 《中國思想家評傳叢書—孫子評傳》. 南京市南京大學: 南京大學出版社. 1992年3月: 第345頁、第362頁、第371頁至第411頁. ISBN 7305012394. 
  6. ^ 《史記·卷六十五·孫子吳起列傳》:臏生阿鄄之閒,臏亦孫武之後世子孫也。
  7. ^ 《新唐書·卷十五·禮樂》:建中三年…詔史館考定可配享者,列古今名將凡六十四人圖形焉…齊將孫臏。
  8. ^ 《宋史·卷一百零五·禮八》:宣和五年,禮部言:武成王廟從祀,除本傳已有封爵者,其未經封爵之人…齊將孫臏武清伯…東廡…孫臏…凡七十二將雲。
  9. ^ 吳如嵩; 霍印章. 《正確對待孫子研究的幾個重要問題—評陳允昌<孫武研究新探>》. 《炎黃孫裔》2011年2月號. 2011年. 
  10. ^ 桂士輝; 孫海英. 《春秋樂安地望考辯兼論孫武、孫臏故里》. 邯鄲市: 《邯鄲職業技術學院學報》2012年第四期. 2012年. 
  11. ^ 11.0 11.1 《新唐書·卷七十三下·宰相世系表》:孫氏…又有出自媯姓。齊田完字敬仲,四世孫桓子無宇,無宇(二)子:(恆)、書。書字子占,齊大夫,伐莒有功,景公賜姓孫氏,食采於樂安。生憑,字起宗,齊卿。憑生武,字長卿,以田、鮑四族謀為亂,奔吳,為將軍。三子:馳、明、敵。(明食采於富春,自是世為富春人。明生髕),髕(即孫臏)生勝,字國輔,秦將。
  12. ^ 12.0 12.1 《唐文續拾·卷十四·唐幽州內衙□將中散大夫試殿中監樂安郡孫府君神道碑》:周幽王遭犬戎之難,武公將兵,佐周平戎,其有功平王命命衛為公□□□□□□為衛上卿□邑於□其孫武仲,以王父字為氏焉。繼位上卿,良□林□,著於《春秋》。其後孫武入吳王闔閭將,善用兵□□□□□齊宣王將[臏]魏將[涓戰]於馬陵,虜魏太子名[申]護,子孫遂居齊安樂(應為樂安)。
  13. ^ 袁洪堂. 《孫臏的膝蓋骨被剔掉了嗎》. 西安市陝西師範大學: 《中學歷史教學參考》1998年十期. 1998年. 
  14. ^ 《史記·卷六十五·孫子吳起列傳》:孫臏嘗與龐涓俱學兵法。龐涓既事魏,得為惠王將軍,而自以為能不及孫臏,乃陰使召孫臏。臏至,龐涓恐其賢於己,疾之,則以法刑斷其兩足而黥之,欲隱勿見。齊使者如梁,孫臏以刑徒陰見,說齊使。齊使以為奇,竊載與之齊。齊將田忌善而客待之。
  15. ^ 《史記·卷六十五·孫子吳起列傳》:忌數與齊諸公子馳逐重射。孫子見其馬足不甚相遠,馬有上、中、下、輩。於是孫子謂田忌曰:「君弟重射,臣能令君勝。」田忌信然之,與王及諸公子逐射千金。及臨質,孫子曰:「今以君之下駟與彼上駟,取君上駟與彼中駟,取君中駟與彼下駟。」既馳三輩畢,而田忌一不勝而再勝,卒得王千金。於是忌進孫子於威王。威王問兵法,遂以為師。
  16. ^ 《古本竹書紀年·魏紀》:梁惠成王十六年,邯鄲伐衛 ,取漆富丘,城之。
  17. ^ 《史記·卷四十三·趙世家》:(趙成侯)二十一年,魏圍我邯鄲。
  18. ^ 《戰國策·卷八·齊策一·邯鄲之難》:邯鄲之難,趙求救於齊。
  19. ^ 《戰國策·卷十四·楚策一·邯鄲之難》:邯鄲之難…楚因使景舍起兵救趙。邯鄲拔,楚取睢、濊之間。
  20. ^ 20.0 20.1 20.2 20.3 20.4 20.5 20.6 楊寬. 《戰國史料編年輯證》. 上海市福建中路193號: 上海人民出版社. 2001年11月: 第327頁、第331頁、第332頁、第369頁、第374頁、第378頁至379頁. ISBN 7208031851. 
  21. ^ 《戰國策·卷八·齊策一·邯鄲之難》:田侯召大臣而謀曰:「救趙孰與勿救?」鄒子曰:「不如勿救。」段干綸(《史記·卷四十六·田敬仲完世家》作段干朋)曰:「弗救,則我不利。」田侯曰:「何哉?」「夫魏氏兼邯鄲,其於齊何利哉!」田侯曰:「善。」乃起兵,曰:「軍於邯鄲之郊。」段干綸曰:「臣之求利且不利者,非此也。夫救邯鄲,軍於其郊,是趙不拔而魏全也。故不如南攻襄陵以弊魏,邯鄲拔而承魏之弊,是趙破而魏弱也。」田侯曰:「善。」乃起兵南攻襄陵。
  22. ^ 《古本竹書紀年·魏紀》:梁惠成王十七年,宋景㪨、衛公孫倉會齊師,圍我襄陵。
  23. ^ 《史記·卷六十五·孫子吳起列傳》:其後魏伐趙,趙急,請救於齊。齊威王欲將孫臏,臏辭謝曰:「刑餘之人不可。」於是乃以田忌為將,而孫子為師,居輜車中,坐為計謀。
  24. ^ 《史記·卷十五·六國年表》:魏惠王十八年(應為十七年),邯鄲降。齊敗我桂陵。
  25. ^ 唐啟耀. 《<孫臏兵法·擒龐涓>通解》. 昭通市: 《昭通師範高等專科學校學報(社會科學版)》1997年第三期. 1997年. 
  26. ^ 趙呂甫. 《再論<孫臏兵法·擒龐涓>篇中幾個城邑的位置》. 重慶市: 《西南師範大學學報(人文社會科學版)》1989年第一期. 1989年. 
  27. ^ 《孫臏兵法·擒龐涓》:昔者,梁君將攻邯鄲,使將軍龐涓,帶甲八萬至於茬丘。齊君聞之,使將軍忌子,帶甲八萬至…竟(境)。龐子攻衛□□□(NoteTag|《孫臏兵法》出土時竹簡殘缺不全,全書由銀雀山漢墓竹簡整理小組整編,缺字處由□代替,補字處由[ ]加缺字補充。)。將軍忌[子]…衛□□,救與…曰:「若不救衛,將何為?」孫子曰:「請南攻平陵。平陵,其城小而縣大,人眾甲兵盛,東陽戰邑,難攻也。吾將示之疑。吾攻平陵,南有宋,北有衛,當途有市丘,是吾糧途絕也,吾將示之不知事。」於是徙舍而走平陵。…陵,忌子召孫子而問曰:「事將何為?」 孫子曰:「都大夫孰為不識事?」 曰:「齊城、高唐。」孫子曰:「請取所…二大夫□以□□□臧□□都橫卷四達環塗□橫卷所□陣也。環塗(途)彼甲之所處也。吾未甲勁,本甲不斷。環塗擊柀其後,二大夫可殺也。」於是段(斷)齊城、高唐為兩,直將蟻附平陵。挾笹環塗夾擊其後,齊城、高唐當術而大敗。將軍忌子召孫子問曰:「吾攻平陵不得而亡齊城、高唐,當術而厥(蹶)。事將何為?」 孫子曰:「請遣輕車西馳梁郊,以怒其氣。分卒而從之,示之寡。」於是為之。龐子果棄其輜重,兼趣舍而至。孫子弗息而擊之桂陵,而擒龐涓。
  28. ^ 《史記·卷六十五·孫子吳起列傳》:田忌欲引兵之趙,孫子曰:「夫解雜亂紛糾者不控卷,救斗者不搏撠,批亢搗虛,形格勢禁,則自為解耳。今梁趙相攻,輕兵銳卒必竭於外,老弱罷於內。君不若引兵疾走大梁,據其街路,沖其方虛,彼必釋趙而自救。是我一舉解趙之圍而收弊於魏也。」田忌從之,魏果去邯鄲,與齊戰於桂陵,大破梁軍。
  29. ^ 《古本竹書紀年·魏紀》:(梁惠成王)十八年, 惠成王以韓師敗諸侯師於襄陵。齊侯使楚景舍來求成。公會齊、宋之圍。
  30. ^ 《史記·卷四十三·趙世家》:(趙成侯)二十四年,魏歸我邯鄲,與魏盟漳水上。
  31. ^ 《古本竹書紀年·魏紀》:梁惠成王二十八年,穰疵率師及鄭孔夜戰於梁、赫,鄭師敗逋。
  32. ^ 《戰國策·卷八·齊策一·南梁之難》:南梁之難,韓氏請救於齊。田侯召大臣而謀曰:「早救之孰與晚救之便?」張丏對曰:「晚救之韓且折而入於魏,不如早救之。」田臣思(即田忌)曰:「不可,夫韓、魏之兵未弊,而我救之,我代韓而受魏之兵,顧反聽命於韓也。且夫魏有破韓之志,韓見且亡,必東愬於齊。我因陰結韓之親,而晚承魏之弊,則國可重,利可得,名可尊矣。」田侯曰:「善。」乃陰告韓使者而遣之。
  33. ^ 《史記·卷四十六·田敬仲完世家》:韓因恃齊,五戰不勝,而東委國於齊。齊因起兵,使田忌、田嬰(應為田朌)將,孫子為師,救韓、趙以擊魏。
  34. ^ 《史記·卷十五·六國年表》:(齊宣王)二年(應為齊威王十六年),敗魏馬陵。田忌、田嬰、田朌將,孫子為師。
  35. ^ 韓明林. 《馬陵之戰戰址之爭焦點問題探析》. 濱州市: 《濱州學院學報》2009年第二期. 2009年. 
  36. ^ 《容齋隨筆·卷十三·孫臏減灶》:孫臏勝龐涓之事,兵家以為奇謀,予獨有疑焉,云:「齊軍入魏地為十萬灶,明日為五萬灶,又明日為二萬灶。」方師行逐利,每夕而興此役,不知以幾何人給之,又必人人各一灶乎?龐涓行三日而大喜曰:「齊士卒亡者過半。」則是所過之處必使人枚數之矣,是豈救急赴敵之師乎?又云:「度其暮當至馬陵,乃斫大樹,白而書之曰:『龐涓死於此樹之下。』遂伏萬弩,期日暮見火舉而俱發。涓果夜至斫木下,見白書,鑽火燭之。讀未畢,萬弩俱發。」夫軍行遲速,既非他人所料,安能必其以暮至,不差晷刻乎?古人坐於車中,既雲暮矣,安知樹間之有白書?且必舉火讀之乎?齊弩尚能俱發,而涓讀八字未畢。皆深不可信。殆好事者為之,而不精考耳。
  37. ^ 《史記·卷六十五·孫子吳起列傳》:齊使田忌將而往,直走大梁。魏將龐涓聞之,去韓而歸,齊軍既已過而西矣。孫子謂田忌曰:「彼三晉之兵素悍勇而輕齊,齊號為怯,善戰者因其勢而利導之。兵法,百里而趣利者蹶上將,五十里而趣利者軍半至。使齊軍入魏地為十萬灶,明日為五萬灶,又明日為三萬灶。」龐涓行三日,大喜,曰:「我固知齊軍怯,入吾地三日,士卒亡者過半矣。」乃棄其步軍,與其輕銳倍日並行逐之。孫子度其行,暮當至馬陵。馬陵道陝,而旁多阻隘,可伏兵,乃斫大樹白而書之曰「龐涓死於此樹之下」。於是令齊軍善射者萬弩,夾道而伏,期曰「暮見火舉而俱發」。龐涓果夜至斫木下,見白書,乃鑽火燭之。讀其書未畢,齊軍萬弩俱發,魏軍大亂相失。龐涓自知智窮兵敗,乃自剄,曰:「遂成豎子之名!」齊因乘勝盡破其軍,虜魏太子申以歸。
  38. ^ 《戰國策·卷二十三·魏策二·齊魏戰於馬陵》:齊魏戰於馬陵,齊大勝魏,殺太子申,覆十萬之軍。
  39. ^ 《戰國策·卷八·齊策一·田忌為齊將》:田忌為齊將,系梁太子申,禽龐涓。孫子謂田忌曰:「將軍可以為大事乎?」田忌曰:「奈何?」孫子曰:「將軍無解兵而入齊。使彼罷弊老弱守於主。主者,循軼之途也,擊摩車而相過。使彼罷弊老弱守於主,必一而當十,十而當百,百而當千。然後背太山,左濟,右天唐,軍重踵高宛,使輕車銳騎沖雍門。若是,則齊君可正,而成侯可走。不然,則將軍不得入於齊矣!」田忌不聽。
  40. ^ 《戰國策·卷八·齊策一·成侯鄒忌為齊相》:鄒忌以告公孫閈(即公孫閱),公孫閈乃使人操十金而往卜於市,曰:「我田忌之人也,吾三戰而三勝,聲威天下,欲為大事,亦吉否?」卜者出,因令人捕為人卜者,亦驗其辭於王前。田忌遂走。
  41. ^ 《戰國策·卷八·齊策一·田忌亡齊而之楚》:田忌亡齊而之楚,鄒忌代之相齊…(楚宣王)果封之(田忌)於江南。
  42. ^ 錢穆. 《先秦諸子系年考辨·八五·田忌鄒忌孫臏考》. 上海市福州路401號: 上海書店. 1992年1月: 第247頁. ISBN 7805694745. "後忌終奔楚。孫子既斷其兩足,為廢人,常客田忌所,疑當與忌同奔。後杜赫為鄒忌說楚王對田忌於江南,則孫子亦隨至江南矣。" 
  43. ^ 《史記·卷七十五·孟嘗君列傳》:會威王卒,宣王立,知成侯賣田忌,乃復召田忌以為將。
  44. ^ 《太平御覽·兵部·卷二百八十二·機略一》:齊孫臏謂齊王曰:「凡伐國之道,攻心為上,務先伏其心。今秦之所恃為心者,燕趙也。當收燕趙之權。今說燕趙之君,勿虛言空亂,必將以實利以回其心,所謂攻其心者也。」
  45. ^ 45.0 45.1 《漢書·卷二十三·刑法志》:孫、吳、商、白之徒,皆身誅戮於前,而國滅亡於後。報應之勢,各以類至,其道然矣。顏師古註:孫武、孫臏、吳起、商秧、白起也。
  46. ^ 46.0 46.1 《戰國策序》:卒至蘇秦、商鞅、孫臏、吳起、李斯之徒以亡其身,而諸侯及秦用之,亦滅其國。
  47. ^ 《三國志·卷四十六·吳書一·孫破虜討逆傳》:孫堅字文台,吳郡富春人,蓋孫武之後也。
  48. ^ 《漢書·卷三十·藝文志》:齊孫子八十九篇、圖四卷。
  49. ^ 千龍網-千龍軍事. 《孫臏兵法》. 新華網-軍事頻道. 2003年6月9日 (中文(簡體)‎). 
  50. ^ 銀雀山漢墓竹簡博物館官方網站. 銀雀山漢墓竹簡博物館簡介 (中文(簡體)‎). 
  51. ^ 駢宇騫、王建宇、牟虹、郝小剛. 《孫子兵法·孫臏兵法》. 北京市丰台區太平橋西里38號: 中華書局. 2007年3月: 第106頁至第211頁. ISBN 9787101052732. 
  52. ^ 銀雀山漢墓竹簡整理小組編:孫臏兵法全文及凡例. 戰爭研究網 (中文(簡體)‎). 
  53. ^ 《史記·卷七十四·孟子荀卿列傳》:齊威王、宣王用孫子、田忌之徒,而諸侯東面朝齊。
  54. ^ 見《戰國策·卷十三·齊策六·燕攻齊取七十餘城》。
  55. ^ 見《漢書·卷二十三·刑法志》。
  56. ^ 見《抱朴子·外篇·卷十八·擢才》。
  57. ^ 見《幼學瓊林·卷一·武職》。
  58. ^ 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 《毛澤東讀文史古籍批語集》. 北京市: 中央文獻出版社. 1993年11月: 第66頁. ISBN 9787507301540. "毛澤東讀《智囊·卷二十二·兵智部·制勝》的批語。" 
  59. ^ 見《報任安書》。
  60. ^ 見《肉刑議》。
  61. ^ 見周曇《孫臏》。
  62. ^ 孫臏墓. 菏澤牡丹網 (中文(簡體)‎). 
  63. ^ 孟憲堂. 《中國孫臏拳》. 北京市北長街甲1號: 西苑出版社. 2007年3月: 序言·第三頁. ISBN 7801080122. 
  64. ^ 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門戶網站. 國務院關於公布第三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的通知國發〔2011〕14號 (中文(簡體)‎). 
  65. ^ 華夏經緯網. 民間行業神中的八大齊文化名人. 山東與台灣網. 2011年11月2日 (中文(簡體)‎). 
  66. ^ 見《東周列國志·第八十七回·說秦君衛鞅變法 辭鬼谷孫臏下山》。
  67. ^ 見《東周列國志·第八十八回·孫臏佯狂脫禍 龐涓兵敗桂陵》。
  68. ^ 《奇門鬼谷》(豆瓣). 豆瓣網 (中文(簡體)‎). 
  69. ^ 專輯:東周列國·戰國篇. 56網 (中文(簡體)‎). 
  70. ^ 孫子兵法與三十六計演員表 (中文(簡體)‎). 
  71. ^ 新浪娛樂. 電影《戰國》 (中文(簡體)‎). 
  72. ^ 京劇劇目考略-孫臏 (中文(簡體)‎).